【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4晚:拜登首次對華政策演講表態,英國關閉CGTN電視網

文字整理:茅屎坑 sdblack 青桐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2/4/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胡談):怎麽看拜登首次對華政策演講表態“既競爭亦合作”?中共外交部指責BBC發布關於種族滅絕假消息,英國關閉CGTN電視網意味著什麽?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先生: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博艾冠胡談。今天是2020年2月4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晚上8:30啊。今天我們來看看,這個拜登啊,拜登就任總統來,首次啊,確立對華政策的壹個演講,專門提到這個既競爭又合作啊,同時今天啊,演講結束之後,蓬佩奧在福克斯關於拜登政府的演講,進行了壹個專門的壹個節目,在瑪利亞的節目裏頭點評了壹下,我們來看看啊,這是壹個,第2個就是BBC啊,我們今天早上做節目說BBC這個揭露中共的啊,這個種族滅絕的這篇報道,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開始指責BBC啊,說假新聞,報道假新聞,隨機啊,英國政府然後把中共的這個CGTN,環球環球電視網啊,直接給關掉了啊。這裏面實際上就是壹個這個媒體戰啊,在開打,為什麽這個英國?這個到底是真找還是假打?是英國走在前頭還是說這個只是做做樣子的啊,我們待會來深入跟大家分析啊。首先博博士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博博士好。

博博士:大家好啊,今天有很多消息跟大家分享,撿幾條比較重要的說啊,首先就是說,今天淩晨,就是Space X發射了這個STAR LINK18,這是第18批次的STAR LINK衛星的任務,將60顆衛星送入軌道,然後呢,第1級也是安全著船了,所以這個都已經沒懸念了啊,但是啊,大家壹定要知道,這第1級助推火箭,在27天以前,就今年1月8號剛剛執行過土耳其的那個satellite5a的這個衛星任務啊,所以說這27天以後再次執行任務,可見這個Space X的這個翻新和這個啊,就是重新把這個任務給繼續啊,就是兩次任務之間的間隔,創了壹個歷史記錄啊,就是這個可見Space X的翻新火箭的這個技術已經非常非常成熟,而且,他這個以後的這個時間間隔會進壹步的縮短,這是壹,第二就是說,明天啊還會有壹次star link發射,這是這個延遲的star link17的任務,本來是上周的,這次是延遲到明天啊,所以說,這個密度真是厲害啊,所以今年是star link這個發射大年,可能會有幾十次發射任務啊,所以說大家壹定要拭目以待,非常非常有意思。第2次就是說,現在,就是在現在這個時間,尼米茲號航母打擊群正在穿過馬六甲海峽進入南中國海,所以說這個也是今天比較重要的壹個消息,可見這個尼米茲號是從海灣穿過,直接穿過印度洋,馬不停蹄的趕到這個南中國海,要來幹什麽?大家拭目以待啊,而且大家要知道,要在這個菲律賓海,馬上會有大型的這個美國和澳大利亞和日本的這個聯合空軍演習,而且尼米茲號和這個羅斯福號兩艘航空母艦都會參加啊,而且大家還要知道,這個附近的這個美利堅號,也可能會參加,所以說在這個上面,可見在菲律賓海將會有壹次非常非常大的壹次這個軍事演習發生啊,這是第2條,第3條就是,今天這個美國海軍麥凱恩號啊,這個導彈驅逐艦,穿過了這個臺灣海峽,而且這個壹如既往,就是這個中共這個外交部的這個戰汪啊,汪文斌,表示中方要繼續保持高度警戒,隨時應對壹切威脅和挑釁啊。就是在這個裏面,大家壹定要知道,這是拜登上任之後的首次這個臺灣海峽穿越行動啊,可見這個對於這個臺灣這個壓力,美國的軍方還是壹直保持著比較高的這樣的壹個壓力啊,然後今天還有壹條就是,中共啊,今天,半夜,就昨天半夜的時候,中共上新聞,發布新聞宣稱這個又壹次的中段反導攔截試驗成功啊,這個在外界是來,為什麽要忙不叠的,就是怎麽說,來宣稱這個實驗成功呢?主要是為了給拜仁政府施加壓力啊,這個反導的這個事情,所以說看來,現在拜登政府依然是沈默,依然是沒有給這個習總打壹個電話或者是作壹個溝通的表示來說的話,這個中共現在是非常非常的心裏不安,要用各種各樣的方式逼著美國有反應啊,所以我們看到後面會怎麽辦,今天節目裏面再跟大家細細的講。好的,艾麗女士,請分享壹下。

艾麗女士:好,跟大家分享壹下。先針對這個冠狀疫苗,今天呢,就是在巴黎,馬克龍在參加對這個對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發表演講的時候呢,他說到了1條,說中共國啊,中共國在向其它國家配發疫苗方面的初期,完成了外交的成功,可以被作為對西方領導人的這些他們啊,就是西方的領導人,感覺到有些羞辱啊,那麽另外,他也警告說,因為來自國藥集團或者是說來自科星生物疫苗的這個功效仍然不明顯,所以沒有這些出事的這個訊息,但是他說從中長期來看,如果這些疫苗不合適的話,幾乎他可以肯定,他能夠促進新變種的出現,這樣絕對不會解決目前這些國家這個出現了病毒的情況,所以大家聽到嗎?這就是西方的,法國的馬克龍已經開始聲稱了啊,就是疫苗問題,第壹羞辱了西方的領導人,第二,如果他真的達不到效果的話,可能會促進病毒的變種啊。那麽另外壹條呢,想和大家分享。就是在極限施壓對美國的極限施壓的同時呢,今天還曝出了壹條消息,就是中共國自主研發的70公尺口徑的這個最大的單口徑天線啊,就是壹個大鍋啊,可以360度旋轉,在國家天文臺完成了驗收,即將投入使用,為什麽呢?大家還記得之前,中國已經把探測火星的這個發射器已經發出去了,但是收不回信息,那麽這個在星期三正式將完成驗收,投入使用的這個大天線呢,就是主要為了回收火星探測的信號,那麽就是說很弱,因為有距離火星探測器4億裏啊,現有的天線無法滿足信號接收的要求,這個70公尺的天線呢,就是為了接受這個呢,大家想壹想,我們早就知道,那妳這個火星發射之前,妳都不能夠接受信號,妳怎麽就發射出去呢,而且發射出去這麽長時間了,才開始驗收這個天線,可想就是說,中國現在在衛星,在外太空的宣稱上呢,明明知道自己技術不夠,但是,也要依然像美國的太空軍宣誓,表明自己要在這個領域裏邊跟妳競爭啊,我們看的很清楚,好,就這兩條信息跟大家分享號。冠博士。

路德先生:好,冠博士。

冠博士:大家好,今天第1條要說的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發布了壹份報告,那這個報告就講,中共如何通過各種用手段來滲透和操縱全球各國媒體,其實翻譯成直白壹點的話,中共如何藍金黃控制全球媒體,那麽它這是壹篇非常全面的報告,那特別是他把這個事情用壹個詞來定義,叫做銳實力,即利用西方社會的開放性,來操縱外國媒體內容,那麽他就具體從某幾個方面啊講到了這樣的中共手法,首先就是說這個資金短缺,中共用中共國企業的合夥邀約廣告交易啊,然後還有就是外交部門的這種政治影響啊,通過這些來控制媒體,包括還贊助這個外國記者進行這個數千次旅行啊,通過這些方面去改變媒體的內容,那麽舉到的例子,就比如說,這次這個中共病毒爆發,中共在全世界講述所謂的中共國的這個成功的抗疫經驗,和把這個病毒來源的事情和這種族主義種族歧視搞在壹起,所以他這個報告是非常非常全面的說出了從頭到尾中共的策略,做法和結果,那麽這也看到了美國和西方世界,他對於中共的這種媒體超限戰的這種重視,現在已經落實到了這種這個類似智庫的紙面報告上,而且最後壹點他是說,他不僅僅是控制說這個某些小國家的媒體,而是說每壹個國家,幾乎全球的媒體,那麽都是被中共這樣玩弄和操縱了。第2條要說的是,這個來自美國兩黨的議員提名這個香港的返送中運動為2021年諾貝爾獎和平這個候選人啊,表彰這個香港所有為建立和維護人權民主人士。那當然了,這裏面其實雖然說是壹個這個表面上的壹個動作,但是這背後我們看到的是這個兩黨議員啊,這個民主黨和共和黨議員都有參與,所以不管怎麽樣,我們說從這些事情上可以看到,美國對待中共的這種底線和他的這些最低目標,所以也就可以看到,現在這兩黨共識的部分像這些種族歧視啊,香港的事情,新疆的事情,都已經形成兩黨共識,形成了壹條政治正確的底線,那當美國和中共的任何交往在這條政治正確的底線上的時候,那給中共的空間就確實不多了。那麽從這個今年,我們可以看到,確實這個從2020年開始,香港人來臺灣的居留許可,居留許可證人數達到10,813人,2019年是5000多人啊,是漲了壹倍,是30年來的新高,所以也可以看到,中共破壞了香港,在香港這個實行了國安法,但香港人用腳投票去選擇民主和自由,那這也給臺灣提了壹個醒,如果說臺灣不吸取香港的這種教訓的話,那以後臺灣人也會變成香港人。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好,胡博士。

胡博士:好,我給大家分享壹條是關於這個病毒,對這個男性生殖系統的這個影響的壹篇文章,今天是在這zerohedge裏面發出來的,而這個基本上是壹個中立綜述性的文章。世界上很多科學家,多國的很多科學家都發現,最早的時候人們發現這個病毒可以在這個睪丸中出現,然後呢,後來發現精子中也含有病毒,但是呢,這個精子中這個病毒對他有什麽影響?他當時還不是很清楚,後來呢,現在又漸漸的發現,他不僅影響精子的數量,還影響精子的質量,而且可以明確的降低這個他的著床,也就是說精子讓這個卵子懷孕的能力,然後更重要的是,它能夠引起妳這個慢性炎癥,引起這個細胞的壓力,所以說是這個男性的這個生育率是降低的,與此同時的話,今天這個,我們都知道goden qiang(音),他轉發了壹個,就是說中國現在其實真正的生育率,在2017年他說生育可能估計可能只有1.05,我們知道世代更替率應該是2.1,也就是說壹個女的生二個,這個整個種族才能夠速度才能維持不變的延續下去。現在已經掉到1:05了,如果是這個我不知道這個covid-19這個CCP病毒對這個,到底對這個整個的這個人群是怎麽樣,open biology這個雜誌就是說到,這個CCP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實際上是對這個全球的這個人口的壹次大的威脅。

路德先生:這個拜登啊,今天在美國國務院啊,發表壹個演講,主要是對華政策的,而被解讀為對華,美中關系定調,他這樣說的,他說中國是美國最嚴峻的競爭者,但是在符合美國利益的前提下,華盛頓願意與北京合作,然後呢,他說美國回來了,國際外交已經成為我們外交政策的核心,拜登表示,美國的同盟是美國最大的財富,在國際外交中發揮領導作用,意味著美國必須與我們的盟友和重要夥伴再次肩並肩的站在壹起,他說美國必須去面對,全球挑戰日益加劇的新時刻。無論是新冠病毒疫情,氣候危機還是核擴散問題,而所有這些挑戰,只有各國在共同努力下才能解決啊,這是拜登的,最核心的就是跟中共的啊,這個關系是什麽?跟中共的關系是競爭啊,跟中共國又有合作,我們看,然後呢,我們再多說壹點,這個美國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斯在白宮演講談到,拜登總統在國務院的首次外交政策講話,說美國的首要任務是應對中國,損害了美國就業和美國工人利益的貿易惡行,看看原話怎麽說,我們的立場是壹旦我們確立了這壹實力地位,我們將能夠更有效的與我們的競爭者展開全面合作。特別是中國在每壹個領域,包括經濟,外交,科技,安全等。我們的首要任務不是為高盛集團爭取進入中國市場,我們的首要任務是確保我們要應對中國的貿易惡性,這行為損害了美國國內的就業和美國工人的利益。因此不管是傾銷補貼,還是盜竊知識產權,還是世界上那家些有著令人質疑的貨幣行為的國家,我們在貿易領域的首要任務將以美國工人為主,而這些啊,這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所說的,基本上就是川普總統的這個政策延續,但是拜登啊所說的,既競爭又合作,博博士,妳覺得這個是延續川普總統的前面4年的這個政策呢,還是說啊,重新往回調啊。博博士,說完之後我們討論壹下。

博博士:好的,我覺得這是拜登政府可以預見的這個做法,它是壹部分的,延續了這個川普政府的做法,但是,拜登政府也會有它自己的特色,為什麽?就是說這是壹個民主黨的這種左派政府,首先,他不會像川普總統這樣的,就是說完全以America first,美國優先的壹個姿態去這個啊,就是處理國際問題啊,它在裏面,這很重要的壹點提到的,就是說,要把美國和美國的盟友,包括歐洲盟友以及亞太的盟友這個利益要放在比川普時代要重要的這個位置,這是壹,第二就是說,他跟中國的這個態度,不會像在川普總統時代那種硬碰硬的這種打法,但是在關鍵利益上面壹樣的,也不會有任何的讓步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我覺得個人來說的話,對於這個拜登現在的這個外貿啊,就是說這個對外政策來看的話,首先它是要以這個盟國的這個合作為主,第二,他對於中共的話,他會更有策略,所以說從這上面來說的話,對於中共來說其實並不是壹個好消息,因為大家要知道,如果川普政府它是直接是,完完全全的就是說硬碰硬的這種這種對打的話,中共還是比較有這個啊,就是能夠預測到這個川普政府到底是用什麽樣的,什麽樣的招數,什麽樣的方法,但是,拜登政府的話,它現在的預測難度就比較大,這段時間拜登政府對中共之間的這個交流幾乎是沒有,幾乎等於0,所以說在這個時候,這種不確定性對於中共來說是壹個非常大的問題,就是說,妳說好也罷,妳說歹也罷,總得總得要給個說法,最怕的就是說什麽消息都沒有啊,現在就這樣的壹個情況。而今天拜登這樣的壹個表態的話呢,也基本上體現了他的這種施政策略,首先就是氣候啊,環保啊,像這樣的壹些議題要提到議事日程上來,第二就是說,他壹樣延續了川普時代的對中共的這個貿易啊,這個貨幣操縱啊,知識產權侵犯啊,還有這個盜竊啊,像這樣的壹些行為,要嚴厲的繼續對待啊,所以說我覺得在這個裏面,拜登政府是延續了川普總統的,川普政府的壹些做法。而且也在這裏面也有他自己的壹些就是新的壹些做法在裏面。好,路德。

路德先生:艾麗女士,妳怎麽看,這個到底是,競爭和合作,是壹個什麽?怎麽理解的啊?

艾麗女士:嗯,我覺得他其實,就是因為他沒有表態,上臺這麽長壹段時間,10多天啊,兩個星期了,中共壹直在瘋狂的試探拜登政府最新的,在之前政府接下來的這樣的壹個燙手的,必須對中共進行制裁的這樣的壹個方向下,怎麽樣表明新的態度,當然是極力的施壓了。可以講到,那麽拜登政府,其實我覺得在這個時候,對這個整個的回應呢,他還是屬於壹個還依然是模糊的壹個狀態,就是說我對我之前的,妳看他講的,對中共的帶來價值觀,民主安全繁榮帶來嚴重挑戰的這個中共啊,他先是給他作為這樣的壹個定義,那麽對中共的經濟舞弊啊,反對激烈的這個強制性行動,回擊中共對人權,知識產權,全球治理的這個攻擊,其實他這個給的這個框架說的很模糊,但是我覺得他可操作的這個空間,他是給自己留了足夠大的余地。那麽他也說了,我也在符合美國利益的時候,我也可以跟您合作,那麽這個時候呢,其實,就我覺得更讓中共摸不清楚了。他這個行動它可以很激烈,他也可以慢壹點來,我覺得他是給自己留了壹個比較大的空間。那麽在總體上來講,方向上,就是之前帶來的這個挑戰的這個上面呢,其實是沒有退縮的,沒有退縮的,我覺得在這個問題上,那麽他有了壹個更大的空間,不像川普總統,我只有壹條路,那咱們就是這個,就是硬碰硬啊。就會有折斷的這種效果,那麽它這裏面留了壹個緩沖區,就說我在符合美國利益的時候,我也可以和北京合作,然後他主要還是說,但是他就說,大家要看到,之前的制裁就是經濟制裁,通過經濟制裁,然後知識產權制裁,人權制裁,這幾大問題上,其實都已經走到了這個非常極端的這樣的壹個對抗上,那這個時候,那就是拜登政府是不是能夠繼續延續之前的這個政策,然後繼續對制裁進行實施了,其實我們看,要是如果之前按照川普總統的意願,如果他能夠當第2任總統的話,那麽他這壹任是實施的過程,其實已經把所有的政策和定義都已經完成了,這個時候交在拜登手裏的這個可執行的板磚太多了,所以他完全有足夠的回旋的余地,所以他今天說的這個話,我覺得就是,依然是對中共,我相信中共是不滿意的,中共是希望來徹底的談判啊。放棄對抗,那麽這個在拜登手裏有這麽多籌碼的情況下,拜登是沒有放棄的。所以我們看到這壹點是還是比較可喜的,接下來就是看它的這個,就是看他執行的速度和力度。好,路德。

路德先生:大家知道。這個實際上這個競爭合作啊,他中共聽了以後,肯定心裏毛毛的啊,但是這個咱們聽了可能覺得不滿意,是不是啊?是不是啊?後面說,趕緊啊。

博博士:毛毛的這個詞用得特別好。

路德先生:對,中共聽了,完了,咱們聽了,很多啊,滅共的戰友覺得,拜登不行,妳應該上去,立馬宣布對中共開戰了。

博博士:抽他啊。

路德先生:打呀,是不是?什麽又競爭合作,肯定很多人對這個事情啊,實際上,這個說這叫做什麽?對未來美中關系定下基調,這只是美中關系的專家表示的,不是拜登表示的,我們的節目也不會說拜登,就這壹句話,就為美中關系定下基調,是吧,絕對不可能,拜登他的這個未來的這個表現,他是隨時會變的啊,就像川普總統,實際上從2017年壹上臺,是不是跟習近平搞好關系,到後來慢慢的都是在變的啊。隨時變,所以這個,包括川普總統,哪怕到後面,他也是,是吧,是跟習近平在有些方面也是合作的嗎?但是,這個競爭這句話,實際上讓中共心裏毛毛的,咱們的戰友啊,心裏明白,為什麽呢,川普總統之前的政策也跟中共,也是說了,我們跟中共,他沒有這樣說啊,沒有說什麽競爭合作這句話,既競爭又合作,始終說的是美國優先,美國優先,是吧,但是這個蓬佩奧在旁邊經常補,我們要跟中國合作,但是中共和中國我們要分開,對中共,我們壹定要,是吧,說白了就是滅共啊,等等這個概念,但是呢,拜登這裏現在還始終沒有分中國和中共的這個區別,所以這個說完以後,我相信中共聽了肯定是毛毛的心裏,冠博士妳怎麽看?

冠博士:首先拜登的這壹番講話,我們可以就分出兩個部分來看,那第1個部分就是說,美國的新政府對於中共新的政策的壹個底線的內容,也就是兩黨達成共識這部分,美國整體比較達成共識部分是什麽?第2個部分就是說,拜登的新政府,他在和這個中共接下來的交往中,他流出的這個空間或者留給自己試探這個前後左右來回走的空間在哪裏,或者說呢,這個留出這個空間以後作為和中共談判籌碼也好,後面看形勢再如何打牌也好的,這樣的空間在哪?那麽首先呢,拜登他還是強調了,這個競爭者的事情,那麽他把中國定義成壹個競爭者,但我們都知道,其實這壹屆政府他非常清楚,那事實上中共現在目前的位置就是美國的壹個敵人。因為他敢和普京通電話,現在遲遲不敢和習近平通電話,這就是壹個非常好的壹個這種顯示。因為這個美國的拜登政府它是把俄羅斯定義成壹個敵人,把中共國定義成壹個戰略競爭對手,但是,實際操作起來是反著的。那麽第2個就是說。他在裏面提到了這個美國現在要對抗威權主義,所以這個就是。我覺得是第1條底線。就是他在這裏面提到說美國和中國也好,俄羅斯也好。是這種的價值觀之戰,是壹種民主的政治和這種威權主義的價值觀之戰,所以在這壹點上,美國他是要擺出壹個對抗的這樣的壹個態勢,也就是說它這裏面所謂的這種競爭的事情。那麽拜登,他在這個說話裏呢,實際上是提到了壹些那個中共和美國之間的問題,因為我們說這個在過去4年,川普總統4年,中共和美國之間的這個極大的這個逾越在這中美關系之間的這種鴻溝啊,中共和美國之間,就主要就是說貿易的問題啊,包括華為的問題,知識產權的問題,那這個新疆西藏啊,這個香港的問題,人權問題,南海問題,臺灣的問題和最後最重要的中共病毒的問題,那麽我們數壹數拜登在他的這裏面演講中提到了哪些問題,或者說拜登的政府。現在主要提到這個貿易的問題肯定提到了,他自己也說這個國際貿易規則對我們不利啊,如果知識產權得不到保護啊,那我們就這個,我們就需要註意,就需要讓中共在這裏面和我們公平貿易,包括這個國家安全顧問,他也提到這個點,說中共對貿易補貼,知識產權的問題,其實這說白了就是強奸美國行為,現在美國要制止,那麽這個是完完全全的就提到了,那接下來,也就是說這個,新疆的問題,西藏問題,香港問題。這些我們統稱為這種人權的問題,實際上在拜登新政府,它在各種各樣的這種聲明中也提到了,包括這個確認新疆著種族滅絕的事情,等等壹系列事情,也都提到了,所以這裏面就是說,當它的這種美國和中共國的這條底線立在這兒的時候,那未來的空間就不會很大,那包括這個國家安全顧問,就說我們現在的目標不是讓高盛進入中國市場,是保證美國工人的利益,實際上這個也是在說,中共這個貿易戰的綁架利益鏈條的這個供應鏈的壹個事情,因為現在美國撕裂,很大程度上就是這個公務員中產階級和華爾街之間的這樣的壹種撕裂。所以美國政府,現在新政府,妳不管是哪個黨,都需要去平衡這裏面的利益。所以在這裏面我們基本上可以看到,這個美國的新政府的這種意見,拜登也好,或者是民主黨共和黨也好,他們設定的底線,這個叫貿易的問題,人權的問題,這些問題啊,如果說在將來中共要和這個美國談,要和美重新掛鉤的話,那妳就中共就需要在這些方面,至少要給美國跪下,那麽這個也是壹個兩黨的這樣的共識,也就是說,中共妳現在的這種要控制全世界,戰狼外交,這種情況下肯定不可能讓美國在這些問題上進行壹個松動。那麽第2個部分就是說,拜登他新政府這個談判的空間,我們看他沒有提到什麽。這裏面其實拜登自己呢,他在對於中共的這裏面呢,他沒有提到說這些,臺灣啊,南海啊,這裏面更加敏感的問題呢,特別是中共病毒追責的問題,他也沒有提。那麽反而呢,他是在提到,比如說我們在疫情啊,氣候啊,這些方面可以和這個中共,如果符合美國利益的情況下進行合作,所以我覺得這壹點就是他現在比較模糊的空間,它這些牌要拿在手上,還沒有打出去,但是他要看,接下來呢,是這個和中共合作,好讓中共給我這些利益,我把這些牌放了呢?還是說我用這些牌去打,去滅共了也好,那我覺得這個是他目前還在觀望的事情。因為畢竟這個所謂的合作和競爭符合美國利益,是由拜登政府來決定的。所以在這壹點說,在這壹點上,他也給自己留了這種空間,當然我們說,如果說拜登政府最後走向這種綏靖的這樣的道路,在這壹條中共和美國的底線下,顯然是不能滿足習近平的胃口,那麽習近平在接下來在這樣的壹種情況下,即使拜登綏靖,他也壹定會把這個戰爭升級,他也要去拿臺灣,拿下亞洲。所以說接下來這樣的情況就是兩種選擇,如果拜登不滅共的話,習近平壹定要這個,趁著這個拜登綏靖政策來滅美國,來滅這個拜登政府,所以基本上就是這樣壹種情況。所以說呢,無論是哪種情況,中共都是滅,只不過如果拜登不滅共,習近平把戰爭升級的話,那導致美國內部的重新壹次大變革,那拜登政府將是壹個最大的犧牲品,所以我覺得從這壹點來說,那麽拜登政府它的這樣的壹個政治選擇,就在接下來就和中共這樣角力的過程中,就顯得比較關鍵了。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好,我們看壹下這個蓬佩奧最近采訪怎麽說的啊,蓬佩奧(說),這美國人民現在意識到新冠病毒本來完全可以避免,數以百萬計的失業都是由於武漢病毒的爆發所致,導致美國普通百姓個人收入損失數千億美元,是的,我壹直都在說,如果妳們希望妳們的孩子,以及他們的子孫們,能擁有和妳們壹樣的機會,認識到壹個共產國家企圖要超越美國,全世界都應該為此感到擔心。那麽妳認為中國會嘗試奪取臺灣嗎?美國會支持臺灣嗎?其實,蓬佩奧說,我們只需要聽聽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在這壹點上我們應該相信他說的是真的,我們要承認壹個中國的政策,也是在法律層面上的承諾支持臺灣人民。川普政府做到了這壹點,我們對臺出售了數十億美元的武器以幫助他們保護自己,這才是正確的做法。瑪麗亞,對臺灣的錯誤做法則是采取綏靖政策或膽怯的態度,讓中共認為自己可以隨意霸淩我們或隨意欺負,隨意霸淩我們或誰欺負臺灣人。然後我確定了在中國西部新疆啊,在中國西部新疆所發生的事實,事情是種族滅絕,這也是自1930年以來,我們從未在世界上看到的可怕暴行,妳前面談到的強迫婚姻,強迫婦女絕育,將人們拘禁在勞改營中,對這些悲劇全世界人民需要團結起來,對中共說我們必須停止這樣對待這些人。布林肯國務卿也對此確認,他表示這是種族滅絕的行徑,我希望全世界團結起來,反擊當今在中國西部發生的這壹可怕且卑鄙的悲劇。這個胡博士怎麽看這個蓬佩奧在福克斯節目中的表態啊。

胡博士:我覺得這個蓬佩奧先生他的這個表態,實際上已經對這個拜登總統的壹個回應,怎麽回應呢?就是大家註意看他那個、其實我今天聽這個拜登今天的講話裏面,他反復提到壹個就是同盟者。所以我們可以看得出他的政策是要團結他的同盟,壹起來抵抗中共,他的想法是這樣想的,至少他覺得他可以做得到,但是事實上能不能做到呢?這個蓬佩奧已經說的非常清楚了,妳這個是不可能做到的為什麽?因為蓬佩奧先生已經跟中共打了四年的交道,這個過程中,他已經反復嘗試過這些東西是不可能做到的,如果不強硬就壹定會被他打回來,而且壹定會蹬鼻子上臉。第二點,我覺得非常重要的壹點就是實際上他講到了什麽叫符合美國利益?我覺得這個先決條件是什麽?就是妳中共妳得回到二三十年之前,壹九九幾年的時候那個水平,我可能看交情放妳壹馬。但是問題是現在有可能回到那時候嗎?不可能。大家現在看首先就是中共覺得自己膀子壯了,而且更重要的壹點是現在經濟混不下去了,它不向外擴增,它不去奴隸其他國家的地方的人,它根本就無法去維持它現在這種、這種癌癥型的這種畸形的經濟,在這壹點上它和這個美國的沖突,實際上我們可以看到它和這個拜登總統的這個沖突,這個政府的沖突實際上可能甚至比跟川普總統的沖突還要強,為什麽?因為川普總統是我壹切只要美國優先,妳別惹我就行,妳自己該幹妳的幹妳的事,妳別惹到美國頭上。對這個拜登政府來講的話,妳只要往外伸爪子妳就影響了,妳往東亞伸爪子,妳就影響我東亞的同盟啊,妳往歐洲伸爪子就影響了我在歐洲的同盟,實際上今天文貴先生也講到了中共真正的意圖,它是要做雙邊,就我拿下東亞,我拿下這個南亞,然後我拿下歐洲,然後甚至相當部分非洲還得兩不相幫,然後我和妳美國共治世界。大家聽完這壹點妳還覺得就算是拜登政府他聽完聽他講話,妳覺得他所謂的美國利益他能符合嗎?是絕對不可能符合。蓬佩奧先生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了,先不說他們對臺灣這個政策,他們是非常認真,他們壹定要把爪子伸出去,如果妳不把他爪子砍斷,那麽妳就只能是等事情發生以後再去收拾爛局了。這是我對這個事情的看法,謝謝。

路德:博博士妳怎麽看蓬佩奧對於這個在福克斯講話,對於這個拜登政府的這個,他這個今天的表態啊,妳是怎麽看?

博博士:我覺得拜登政府肯定是壓力山大,為什麽呢?
就是說蓬佩奧國務卿他秉承的壹貫的是鷹派的態度啊。第二就是說他跟這個中共是鬥了好幾年了啊,這個裏面他就壹直在這個裏面是直接跟中共硬懟的這種人啊這種前政府的官員啊,這是第二。第三就是說他的這些觀點,從瑪利亞的節目、從這個節目裏面都已經非常清楚的表達出來了,就是已經非常清楚的告訴世界知道了,假設啊我們假設,比方說拜登政府對中共采取懷柔政策,然後導致中共坐大,導致中共在這個亞洲像文貴先生說的壹樣,在亞洲在中東坐大,把整個美國的勢力擠出這個亞洲區域,那蓬佩奧國務卿所做的這些東西就是當前的警告啊,妳拜登不聽就搞成這樣的,那整個民主黨的這個選情,整個民主黨在這個議會,大家不要忘了中期選舉也就壹年多以後了啊,所以在這個裏面會造成各種東西極大的翻轉啊。而且這就是美國的兩黨政治的這個特點,就是說在野的下野的這個共和黨和這個平民主義和保守派力量的這個官員,可以在電視上自由的發表自己的言論,而這個時候的話,如果被他們說中的話啊,那臺上這些就是如坐針氈啊,這個屁股底下的可能這個這個啊叫坐錐子壹樣是很不舒服的壹點。所以說在這個時候蓬佩奧國務卿通過福克斯講話,我是跟大家保證,美國的就是現任的這個國務院的官員都會去看蓬佩奧國務卿的這些公開表達這些觀點,美國現任國務院的官員都會去考慮啊。所以說從這裏面可以看到,這就是美國保證它的這個政策延續性的壹種方式,用在野黨的這種實力以及包括媒體的這種力量來改正和修正現任政府的這樣的壹些錯誤,如果是他壹意孤行的話後果自負啊,基本上是這樣的壹個意思。所以這個話可以看出來蓬佩奧國務卿他對於中共的所有的這些行為,這麽幾年以來他所對中共的、在美國的上屆政府裏面對中共的這個本質看得最透,認識得最清楚的壹個官員。而且他是最早的說這個中共和中國分開的這樣的壹個官員啊,大家壹定要知道。所以說在這個裏面,他對於中共的這個本質以及中共的這種邪惡的這種目的啊,是了解的很清楚的,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他所說的話,就算他現在是壹個下野的官員,他通過媒體方放出來的話,美國政府也不能不考慮啊,壹定會聽的。

路德:對,是的,所以說啊拜登他的這個表態實際上意義不大啊,就是根本不是定下什麽基調。因為拜登說白了他沒有定基調的這個權利啊,因為大家知道拜登是背後的各個勢力推舉出來的,不是像川普總統這種啊,基本上啊就是在這個比較啊,就是稍微啊這方面的刺激,還能說有壹定的自己說話權啊,但是拜登這方面,還是隨時他會變,他會隨時變化,這是第壹啊。第二,更重要的其實啊,就是把這個最嚴峻的、中國是美國的最嚴峻的競爭者這個概念已經提出來了,這就是前面幾年,八年前奧巴馬的政府絕對不會提的這個概念啊,當時是戰略合作夥伴。所以說最嚴峻的競爭者這個概念提出,在拜登啊這裏提出來,這就已經讓中共啊心裏毛毛的,對咱們來說啊可能、我告訴妳就算川普總統現在啊,現在在也不可能馬上啊,馬上就已經開戰了,我就該幹啥幹啥,就不可能的啊,絕對不可能。他也是基本上時機不成熟啊現在,所以呢中共現在為什麽時機不成熟?為什麽呢?大家看到這個美國很多方面還是沒有準備好,美國的民意也還是沒有真正認識到中共的這種邪惡啊,至少現在民主黨這壹塊有壹定認識但是還沒有全面。那我們再看啊,但是壹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去走,為什麽呢?今天早上我們說啊這個英國BBC啊,報道的這個新疆種族滅絕的這個事情,然後這個中共外交部的汪文斌在答記者問的時候就否認這壹指控,指責BBC發表虛假報道。發言人王文斌說沒有對婦女的系統性侵犯和性虐待,中國在人權準則範圍內經營所有設施,然後BBC的調查啊,這個所有的報道的人說我們有證據,報道揭露了什麽?就是對著幹啊。大家知道啊,英國政府部長周四在議會中表示,該報道顯示顯然是邪惡的行徑。大家知道啊,這個我們早上做節目時候就說BBC的這篇報道能夠出來就已經不得了了啊,因為中共滲透BBC啊,可以說是不比滲透CNN差啊,不比滲透紐約時報差,居然都出來了。並且這個汪文斌外交部直接否認這個,BBC還跟他們對著幹,那可見在這裏頭啊,這個英國相應的媒體啊,已經和中共似乎在脫鉤了。並且英國下架了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就拿BBC開刀,這報道怎麽說的啊?英國通信管理局周四發表聲明,就是今天說啊,今天該機構取消了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在英國的廣播牌照,指之前的壹項調查認定,這家頻道最終編審是由中國共產黨負責,中國外交部今天宣布近日就英國BBC 1.29日播出的疫情假新聞向該媒體駐北京分公司負責人提出嚴正交涉,要求BBC公開道歉,並揚言保留采取進壹步措施的權利。妳看這等於說BBC現在和中共杠上了,英國啊這個通訊管理局,英國也和中共杠上了,這個英國被滲透的很嚴重啊,現在直接當排頭兵。這個艾麗女士,妳覺得這是這個又是壹個演戲呢,還是說真正的是英國覺醒?

艾麗:我覺得這個不應該是演戲啊,就是說大家被強奸久了,以後總有壹天是這個、強奸民意強奸她的思想總有壹天他們要站出來,而且在現在這個時候,特別是我們講到這個關於新疆的這個西方的媒體啊,最起碼還有壹個底線就是證據,因為大量的證據,我們看剛才這篇報道裏面他講到了大量的證據,就是在中方的這個汪文斌在回復的同時,這個BBC繼續播報說他們采訪了當時的壹個維族的這個拘留所的這個警衛。這個警衛就是也說確實是挑年輕的女性對她進行這個性虐待,那麽這個說明什麽?就是說這種證據壹個接壹個的會出來,妳否了這個我還有壹堆呢,抽屜裏壹堆壹摞子的證據在那裏等著妳來否認。所以就在巨大的事實的證據面前,我相信西方的媒體的這個底線就是說這個壓力啊已經足夠大,以及讓它第壹次能夠拿出來就已經做好了後續準備跟中共懟的壹個過程。那麽妳看這個警衛也講了酷刑和剝奪囚犯的食物,就不讓妳吃飯,我關著妳餓著妳啊,我然後性虐待酷刑整個證據。它就是說在汪文斌回懟的過程中在否認的過程中,這個BBC繼續在播啊,這個在BBC news裏再繼續放出更多的料來,所以看到這壹點,就是說絕對不會後退了。那麽在這壹點上大家就看到這就是現在的媒體的脫鉤,中共壹定會找理由,就像我們之前講,妳只要加拿大壹打擊中共的人權,中共馬上再抓兩個加拿大在中國的人壹樣的道理,那麽現在同樣的手段,妳BBC做了壹個真實的報道,那馬上就說BBC在北京的壹個什麽新聞是假新聞,我要對妳進行審查,嚴正交涉。這些都是壹種非常簡單粗暴的這種暴力行為,而這個方法如果繼續再這樣使用的話,我相信接下來就是媒體脫鉤,就是真正的讓這些媒體覺醒,因為他們使用的方法讓媒體人、媒體人士畢竟是壹個發聲的渠道,妳惹毛了他們就會更多更多的證據扔出來的,所以我覺得在這壹點上呢,中共的這個做法延續了壹以貫之的這種流氓行徑,已經徹底沒有任何的偏差的無偏差同壹個模式啊,復制粘貼式的這樣的、在這個媒體上進行實施打擊和制裁。那麽另外呢,他讓BBC督促駐京辦事處啊,要不然就對妳采取進壹步措施。大家知道上壹次是美國的媒體,這壹次是BBC享受了、英國的媒體享受這個待遇,所以我覺得在這些問題上呢,整個歐洲的這個態度,包括今天我們看到馬克龍的表態也是說這個歐洲的領導人感覺是被侮辱,被這個疫苗的假信息所蒙騙後感覺是壹種侮辱,我覺得這種話能夠在媒體上爆出來,其實都是壹個態度,就是歐洲現在的這個方向,特別是BBC英國為主的媒體這樣的壹個方向。之前這個也在上議院開始進行討論,要立法正式定中共的這個反人類罪,那麽在這件事情上,我覺得是絕對不會退步的,路德。

路德:冠博士啊,我們核心來給觀眾們,給我們的觀眾們啊就是深入的來剖析。不要這個來回胡扯,這個就是什麽意思呢?就是說這個BBC現在是吧,這個互懟啊,和中共的這種互懟。然後英國現在又把這個CGTN取消了這個它的牌照,這種現象啊現象的出現,冠博士妳覺得這種現象的出現預示著、因為英國絕對的白左啊大本營,BBC也是左派的大本營,這個裏面個BBC和中共之間,因為妳看他對的是壹個駐北京的記者,這裏面啊英國為什麽會這樣站出來做這個舉動?深層次的看看啊,看我們冠博士有沒有什麽好的的內容啊,給我們還能帶來壹些新鮮的東西好嗎?冠博士:我覺得這個事情,它的壹個本質就是說現在的壹種媒體戰在逐漸升級,因為英國它是這種老牌的資本主義國家,被中共強奸了很多年,那麽現在到這樣壹個地步,說這個國家被病毒搞成這個樣子,經濟也不行,那妳的這種國家的主流價值觀開始被中共滲透,政客開始被控制,在這個時候,現在在全球激起的這種反共滅共的反彈力是非常非常巨大的。因為我們說這裏面其實不是壹個左右的問題,我們說西方國家的左右它是在壹個這種民主法治的框架內說左和右的問題,那我們說即使西方的左派是比較偏社會主義的,但是和中共的共產主義它的這種本質的這種價值觀也是差的很遠的。比如說社會主義還是承認這個私有財產的,共產主義壹點都不承認,那妳的錢也是我的,我的錢也是我的。當然了,那西方現在左派還沒有走到社會主義那壹步,所以這裏面巨大的價值觀的鴻溝是存在的。很多時候說之前是西方的左派和共產黨它在這個反對川普總統,反對壹些右派勢力是有壹些利益的共同性的,但是到現在這個時刻,當我們說左派現在完全掌權了之後,面對國家撕裂的這種情況,不論是美國還是英國,它都面臨這個問題,它現在必須要對中共這種共產主義價值觀的滲透全面的反擊。因為種族滅絕這件事情,我們就可以看到設置了西方不管左右派對於中共的壹個基本的認識,基於巨大的證據,BBC這麽大的媒體報出來,妳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還拿著這個被采訪女士照片,還在說假話,還在傳播假消息。那這種事情實際上和這種中共包括CGTN的事情結合起來壹起看,這就是西方現在已經對中共的這種超限戰已經是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因為我們說CGTN也是壹樣的道理,這個媒體戰本質就是軍民融合,因為CGTN表面上是壹個私人媒體控制,但是英國把它下架的原因就是因為它背後實質上是中共政府在控制。所以說中共政府的這種掌控媒體、掌控輿論的這樣的壹種方式,是對西方的壹種超限戰,那麽,當妳的這樣的壹種超限戰、我們說以前給西方輸送利益的時候,但是到了現在這個地步,當妳現在用病毒把這些國家壹個個都擊垮,當妳這個真正的要占領亞洲,要占領臺灣,逼到不得不反擊的時候,我們就可以看到現在西方的這種主流的意識形態已經開始慢慢扭轉了。所以這個是全世界的、包括四年之前到現在的壹個滅共反共的大潮,是西方國家越來越意識到現在不是我要滅中共的問題,而是中共要滅我的問題,所以我為了自救我也要進行壹個全面的反擊,反擊就從這個媒體戰就可以看出來,媒體戰就是這個第壹步也好,或者開始也好,那麽後面這樣的反超限戰反擊會越來越多的,特別是在這種歐洲國家。

路德:胡博士來分享壹下。

胡博士:我是這樣看的,首先第壹這裏有壹個問題我在想,就是我之前其實像這種非人權的事情在中國發生很多,外國媒體也知道,為什麽就沒有發生現在這樣子的開打的事情。我覺得這裏面可能有兩個因素,第1個就是以前是沒有渠道的,如果沒有蓬佩奧國務卿定義了這個反人類罪的話,英國是不會開打的,或者是其他人是不會開打的,因為大家不認為這件事情政治正確。現在這件事去打是政治正確的,去打是正義的,所有的人就像這個壹看到這個狗已經倒在地上誰都想上去踢兩腳,妳知道這事中共也沒法在這個地方去給他做回應,因為妳如果說、妳不能說我承認我是種族屠殺,不可能承認的,所以兩者之間就不可能勾兌了,這是第1點。第2點就是氣氛已經到了,最重要的這個氣氛就是全世界對疫情對它造成了巨大損失的憤怒,我們可以說當時在香港的時候,香港事件發生,記得香港法院通過的時候節目中就記得很清楚,以後就可以正好可以依法滅共了。因為這就是壹個法案,但是當時為什麽沒有形成這樣的事?我覺得就是因為疫情沒有把這些人的怒火燃燒到足夠,現在英國可能包括歐洲各個陣營都是憋著壹股火,就是沒有壹場宣泄,正好妳蓬佩奧先生把這個種族滅絕的這個定義給妳頭上,我就借著這個事情就宣泄出來,就可以給妳開打,而且中共也沒法在這地方跟我勾兌,這是這是壹個。第2個我覺得從我看到壹個很重要的壹點就是依法滅共是可能的,今天文貴先生講這個依法滅共三十條的時候,我當時還在想這個東西它可行性有多高,就是從這件事壹下就證明這是可行的,這才是其中的壹條啊,三十條中的壹條,但是這壹條打出去以後,大家看看現在發酵才多少天?就已經發酵到現在這個地步,說明並沒有說讓妳真的派什麽三角洲部隊,這個比派三角洲部隊還厲害對不對?三角洲部隊妳才能打多少的地方,這三十條法案下來,我壹條壹條法案就把妳們勾兌的渠道斬斷了,把全世界滅共變成了政治正確,氣候全部改變,每個人都吐口唾沫都把它淹死了,所以說我覺得這就是可能給我們做了壹個依法滅共的典範,看看依法滅共到底是怎麽打的?這才是壹條也給戰友們信心,如果把那三十條壹條壹條我們把它推進讓它實行了,事情又會怎麽樣?謝謝。

路德:其實我看到之前啊川普總統在的時候,對吧,這所有的事情啊,汪文斌他會說啊,這個川普是極右翼啊,壹小部分極右翼啊,這個歧視華人或者對華的這種攻擊,現在啊這邊這個板子壹抽,突然抽走以後,這邊所有的啊之前攻擊川普總統的這所有的、當他們壹起上的時候,中共現在傻眼了,都不知道,哎,這怎麽打?這等於說之前它可以把所有的責任全部攻到像班農啊什麽叫做種族歧視啊等等啊這種角度,說他們是白人至上主義啊,然後這個右翼啊這種方面,現在板子壹抽所有的壹起上的時候,中共傻眼了,不知道咋處理,是不是?然後就是這些媒體啊像BBC啊包括接下來這些,包括現在英國的知道,因為他們看到這些東西都是之前要跟川普對抗,所以哪怕手上有這些東西它也不報,要玩政治正確。現在川普撤了啊,他們發現哎妳手上不報的話,妳沒看現在沒什麽熱點了,發現沒有?CNN也是收視率下降了44%,這所有的人發現川普總統在這四年實際上是媒體的壹個大盛宴,博博士妳發現沒有啊?絕對是這樣,不管左派右派,川普發個推啊大家還激動的趕緊、所以呢,川普總統沒聲音了以後,包括CNN這個整個點擊流量少了44%不到,這個少了壹半,大家都需要川普總統,就等於說這個社會就突然間啊,就沒有話題了呀。這啥話題都沒了是不是?啊,然後妳看所有的、妳看現在所有的話題,妳說美國內部的話題,也沒啥話題,基本上沒啥。就川普總統不發推了,他們也天天想著川普總統也盯不到了,是吧?無非就是彈劾,彈劾基本上不用說了,肯定過不了的是不是?因為共和黨內部都已經、他們不可能有17個人站出來支持的啊,這個、然後,那不就是臺灣、緬甸啊這些事情,國內的話妳天天玩政治正確也沒人去關註了,因為妳政治正確多了,我告訴妳,妳玩到最後妳玩的政治正確多了,大家也都膩了,基本上沒新意了。因為妳天天政治正確,妳就像拜登說既競爭又合作,這就是政治正確的話,最後大家壹定還是期盼,因為妳現在總共才幾天時間?才十幾天時間,就整個至少媒體界就感覺冷清的已經完全壹潭死水的感覺,是不是?

博博士:因為媒體是這樣,媒體壹定要有東西炒的,川普總統上臺時候他不管是往哪邊,他總是給媒體各種各樣的這個炒作的材料,川普總統就是我那壹站來炒我了,今天我發10個推有8個都可以讓媒體炒壹炒的,這就是流量啊,是吧?所以說這個裏面大家壹定要知道川普總統在臺上的時候其實是壹個娛樂性極強的壹個總統啊,所以說媒體是非常的非常喜歡這點。但是妳看拜登上來壹遭老頭子對吧,十句話講不了八句講不全的那種哼哼唧唧的,而且全部搞政治正確的壹個老政客,對吧?是屬於民主黨的壹個老黨奴這種感覺知道嗎?妳像這種人他根本就沒有話題啊,是吧?所以說這個裏面來說的話,對於媒體絕對是災難啊,但是大家壹定要知道媒體炒作不了川普總統,他們可以炒中共啊,所以這就開始了啊。第二,大家壹定要知道BBC啊,大家壹定要知道BBC,我剛剛看到BBC跳出來,就BBC跳出來扒中共的時候,我說這下麻煩大了,為什麽?BBC在英國以及在所有的英屬的這個英聯邦國家裏面,基本上啊相當於央視,妳知道嗎?BBC當年、大家不要小看這BBC,當年拿的是就是皇家特許令啊,這等於是奉旨發推啊知道吧?所以說BBC是奉旨,奉了英國皇室的這個特許才開始做節目的啊,大家壹定要知道,這是說明BBC的這個上層的這個他們的這個owner,是跟英國的皇室以及整個的這個歐洲的、歐洲的這個老的家族勢力和老的這種貴族勢力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啊,所以BBC在這時候跳出來絕對不簡單。而且妳看BBC跳出來戰汪,這個汪文斌懟BBC,然後誰出來罵這個中國外交部?是英國政府官員啊,是經政府的官員出來罵中國外交部的,替BBC講話,所以可見BBC在這個裏面是非常不簡單的壹個行為,這是壹。第二就是說當時中共做了很錯的壹件事情,就是說習近平開始搞香港,他先不管是他的那個什麽習近平和他的女人們這些書啊或怎麽樣他搞香港。但是習近平治下他把香港的那個中英聯合聲明當做歷史文件,完完全全給扔到歷史的垃圾堆裏面去的時候,狠狠的打了英國的臉啊,這壹點中共絕對會後悔壹輩子,為什麽?英國它是壹個、第壹它是壹個傳統的這種老式國家,它是對於契約是非常非常的看重的,當年鄧小平吐痰連這個撒切爾都忍了,為什麽?要簽壹個好的契約,這個契約可以以保證香港的繁榮,但是妳看妳中共做了什麽?就對於英國這樣的這種傳統的有騎士這個精神的這種這種傳統老式的資本主義國家和老式這種貴族國家來說的話,這是絕對不可容忍的啊,這壹點,只是時候未到,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這球絕對會啊報,英國對香港這個問題絕對不會咽下這口氣的啊,這是壹;第二就是說大家壹定要看到最近的這個軍事行動,美國,雖然說他自己也在南海這邊搞大規模軍事行動,但是5月份英國的伊麗莎白女王號要開始印太部署阿,大家壹定要知道,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的印太部署他的這個隨附艦隊裏面有美國的導彈驅逐艦啊,已經去了那個英國了,前兩天剛出發的,而且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上的艦載機有壹半是美國的海軍陸戰隊啊,大家壹定要知道,這是壹個英美聯合艦隊,聯合執法,知道吧。所以說在這個時候香港的問題,英國絕對不會就這麽就咽了這口氣了。如果這口氣咽的話,大英帝國的臉往哪裏擱,所有英國跟國外簽的這個什麽條約什麽的都是歷史文件,都可以扔到歷史垃圾堆裏去,對吧,如果按照讓中共把這個事情做了的話。所以在這件事情上面,在香港問題上面,英國絕對不會咽下這口氣,所以說在這個時候拿這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出來跟中共直接開幹,這跟這是等於是英國跟中共直接開幹這個事情絕對不尋常,而且這是壹件出其不意的事情,因為中共已··可能已經認為英國已經拿下了,是吧,已經沒什麽大問題了。但是這個事情突然出來的話,可以可見可見就是英國的朝野跟中共直接翻臉啊,這個問題是打中共壹個措手不及,所以說這個事情在後面,我我覺得可能會變得很大,有可能是在這個法律層面向中共呃···就是要求他負責的這樣的壹個法律戰的第1槍,由英國打響,這是我的觀點阿,路德。

路德:妳像這個剛才說啊這個所有的啊焦點都已經隨著120之後,基本上已經沒有了。像CNN直接它的流量,它在整個收視都降到44%,降低了百分之44,BBC也是壹樣,福克斯都是這樣,所有的等於說這,大家知道,媒體這幫媒體,妳說咱們比如說啊,從2萬在線降到壹萬二、三,1萬2、3,無所謂咱,畢竟啊咱本身也是以這個公益為主。但是他們這裏頭有多少人啊要吃飯的,妳想想有多少?是不是。這些他不可能天天指望中共給他發錢養著他,是不是,他的流量的直接的下降就相互之間,現在等於說左派互相之間都在競爭,左派的媒體,左媒,相互之間比如說CNN下來44%啊、BBC下45%、那個下百分之多少,互相之間都要找熱點,他壹定要找熱點,現在唯壹的熱點那不就是這個種族歧視,是不是,誰拿著了,他不報,回頭紐約時報就會報或者是CNN就報,如果在之前,大家流量都很高,像CNN之前流量都很高,壹沒有節目做的CNN就開始罵川普總統了,是不是?壹壹罵川普總統絕對有人看(博博士:對,壹試就靈)對,壹試就靈,(博博士:罵川普總統就壹試就靈,就就收視率的保證啊這是)對,這川普總統這沒事天天老發推,發幾十個,發幾十個推,他隨便找兩三個推他都做能做壹期節目能做能把今天的這個流量給撐起來,這就是真的是現實的啊,大家啊,是不是?所以妳想想川普總統現在推特也沒了,推特現在估計後悔的要死啊,絕對,川普總統推特沒了,是不是?都不知道,妳看,推特現在還有人還有人關註嗎?太少了,是不是?整個媒體啊,妳看現在整個經濟,啥都不行啊,這個這個經濟又因為疫情的原因,lockdown,什麽餐飲的更加很慘,是不是,現在媒體又開始慘了,慘淡啊,是吧,然後然後這個這個只有互聯網稍微好壹點啊,那是別的都不行,這個時候,大家就知道,這個時候,這幫就知道,原來啊,那中共在這個時候肯定更加更加牛逼轟轟的跟他們說話跟這些,妳要不要廣告、要廣告費就怎麽怎麽的?是不是,但是它內部的現在就等於說川普總統把這個板子壹抽這幾個人他們自己就慌了,絕對慌了,我告訴大家,他們就發現欸,沒川普總統真不行,咱至少做媒體的發現沒川普總統真不行,我跟妳說,知道吧,這個時候未來妳看這人從1···120之後現在是才14天,15天時間,大家覺得川普總統在的時候,欸,大家壹個個覺得唉呀這個好熱鬧,那沒川普總統的時候壹個個很多基本上就死水,死水壹片,無論是西方的政壇啊,還是這個媒體界,基本上都是。這個實際上其實就蘊藏著巨大的能量,大家感到沒有?我想說這個,那歷史啊,妳看人類歷史的進程都這樣,都這樣,是當在這個平靜的時候後面壹定有大事出來,壹定有大事出來啊,這個在去去去年的115簽了協議貿易協議之後,很多人,唉,這下沒啥事了,妳看這貿易戰都快結束了,基本上也差不多了啊,沒想到這個疫情出來了,是不是,這個119,而整個壹年,所以啊現在就後面壹定是有大事出來,所有人啊都在關註,妳看2019年,那就是香港的事情,是吧,他們都有事幹啊,這些所有的媒體剛開始沒人註意到,後來全部都關註這個,基本上都是跟中共,這這幾年所有的都跟中共有關系,妳在2017年之前,基本上老外的媒體誰去追蹤中共的事情啊,妳現在妳在谷歌隨便搜壹下,最火的所有的東西都是跟中共國有關系啊,所以這個壓抑久了就要爆發,說的是這壹段時間真的是,絕對是很,因為因為我這是有後臺數據的,這個幾年來的這個數據,我仔細在觀察,我發現現在在蘊藏著大事出來,蘊藏著大事啊,這個艾麗女士妳怎麽看?

艾麗:對,這個確實是這個很細致啊,確實我們講到在川普總統壹停推了馬上突然間就消失了,感覺到壹種冷落。但是另外呢,我也想說,就是其實英美背後的或者說英國背後的這個真正的力量它能讓BBC出來發聲,其實也是整體的壹個應該講是壹個互通,互相通氣或者說達成了壹致的共識的這樣壹個動作。另外不要忘了英聯邦國家都是看著英國的,54個國家不是開玩笑的,這些國家的風向標啊,誰不看著英國的新聞,誰不以他的新聞為主要的這個媒體和風尚,所以英國的媒體BBC壹曝出來,絕對是壹個陣營的要要開動;另外我想還想到1點,就剛才大家在談的時候,我就想到壹戰的時候,壹戰是什麽?薩拉熱窩的這樣的壹個大工啊,突然間這個被刺殺這樣的壹個非常偶然的事件導致了壹個大的事件,就說往往在發生壹個大事件(路德:對)呃···之前的這個導火索可能往往是出人意外的,不在妳預想的這個時間和地點,我們都覺得現在應該是在美國,是吧,這這個應該發生這樣更多激烈的這樣的媒體戰爭或者壹些動作,但沒想到是從英國開始,英國開始BBC爆出來,而且在這窮追猛打啊呃···怒,跟這個跟中共兩個就是完全杠上了啊,架起來了。所以看到這壹點的話,妳就覺得這個後邊的力量的運作英美是壹家呀,所以我覺得這個背後是有很大的壹股力量在後面,那麽媒體上呢現在就像呃··剛才大家講的,其實我覺得更主要的是因為左派媒體壹直在臺下罵呀罵呀罵呀,妳把人都罵走了,然後妳上臺了,妳似乎環顧壹圈,還找誰罵呢,罵自己總是不行的,(路德:對)那就是壹定要找壹個,對,標的,他把別人罵走了,這個時候不要忘了臺下的依然是反共的,那麽他把這個臺上的罵走了以後或者說它成為主流媒體又回到這個局··媄光燈下的時候妳妳上哪裏去找標的?妳以什麽來形成矛盾體?妳要談什麽問題?那這個時候妳還妳妳已經在主流媒體上,那這個時候就是之前要談的這個目的幫就是中共,那麽就成了他們必然的選擇,他不可能罵自己民主黨,也不可能再罵臺下,因為臺下的人已經被他罵到臺下去了,他現在在臺上了。那必須要找壹個真正的實體的,那這個時候就是說所謂的臺上臺下左派右派都合起來滅共的時候,因為沒有別的更大的敵人了,最大的敵人已經顯現出來了的,路德。

路德:是的,這個因為媒體這個風向很關鍵,很重要,很關鍵。妳看這幾年啊,基本上啊,這個如果說咱們排個十大熱點,就2020年吧,是不是,妳看福克斯閆博士出來,妳看多那個,後面又是這個三硬盤的事情,是不是,就全世界都在關註。反正呢這邊只要那個,然後他們也有活幹,CNN開始罵閆博士啊,說這個政治化,是不是,然後這個紐約郵紐約時報也有活做,也有活幹,是不是?基本上都是圍繞這個,別的基本上都是邊角邊料啊,沒什麽太大意義,BBC每天的壹些邊角邊料啊,這裏出個車禍那裏啊什麽參議員說個啥事,這都屬於邊角邊料,基本上影響力都不會有太大的啊這種熱的熱度的東西出來。所以呢,這其實啊這我想說這1點就告訴大家,這個根據這種這種事物的這種規律啊現在都憋著啊有壹個大事出來啊,這個大事,不可能沒有大事的,沒有大事,這幫背後的利益集團他都會創造大事出來,這就是這樣的,大家妳去看,這個是人類的壹個絕對是壹個共性啊,就是美國人、西方人也是壹樣,中共呢他就不希望妳搞事,為什麽呢?中共他是用超限戰他就是給妳滲透溫水煮青蛙,他現在覺得這挺好的啊,各方面挺好的啊,慢慢的慢慢的,但是就是這這個感覺就跟當時啊這個阿拉伯帝國滲透到耶路撒冷壹樣,他實際上他已經在布局,20萬大軍天天呆在這個耶路撒冷外面,是不是?實際上這種大事其實就要發生,就是這個意思啊,這個冠博士,妳來給大家用妳的科學家語言來解讀壹下啊。

冠博士:是,如果如果我們去看這個120之前這個所謂的媒體的熱點,其實所謂的熱點也就是等於政治正確,那麽之前呢反對川普總統是政治正確,那當然我們說這個政治正確的大氛圍他是由這個利益集團決定的,因為確實這些主流媒體都是利益集團用來玩弄民意的壹個這個最主要的壹個手段,那麽我們說之前雖然說這些主流媒體反川普那中共也反川普,但是他們這畢竟背後的目的不壹樣,但中共在在這個裏面就搞錯了,以為主流媒體和他壹起反川川普,就認為這些主流媒體就完完全全和他站在壹起了,所以這壹點不完全是正確,只是說在某壹個時間內在反川普這件事情上中共和他們利益是壹致的,那麽這個背後的利益集團,他們不喜歡川普總統原因是因為川普總統在很大程度上沒有代表他們的利益或者說川普總統更多的和人民站在壹起,不被他們操縱,所以說他不喜歡川普總統,而中共不喜歡川普總統,是因為川普總統他這個反共滅共的這樣壹個措施。所以說到現在轉過來之後呢,那利益集團他們認為這個民主黨上臺他們認為壹個老政客能被他們控制的政客拜登上臺之後呢,這些主流媒體也也是它的這個風向也是需要壹個變化,那麽現在的情況是利益集團想要主流媒體為他們做什麽,因為確實是不管利益集團再不喜歡川普,對於滅共這件事情上在很大程度上是是和這個川普總統的政策或者美國的大方向是有壹致的,因為這就像我們剛才說的,西方的這種利益集團,他再墮落、再和中共這種沆瀣壹氣、再和中共勾兌,他的也是有這個底線,畢竟是由這個基督天主教文明2000年下來延續下來的這樣的壹個信仰的系統所維持的這個底線和中共是截然不同的,所以說到到現在這個情況,我們說是這個價值觀之爭也好,那即使是價值觀支撐,社會主義和中共是共產主義他的底線也是不壹樣的,即使是這些利益集團想統治世界,他和中共這種殘暴統治世界的這種方法也是不壹樣的,所以說現在呢這個利益集團他會利用這個主流媒體的,他他們認為解決了川普總統問題,那現在呢就要處理中共的這些問題,因為現在他們和中共利益是完完全全也不站在壹起了。所以說呢在下面這個風向來看,我們就會看到主流媒體他在這種政治正確的大風向下,會對中共的壹些事情,比如說種族滅絕的事情、比如說人權的事情、比如說不平等貿易的事情會進行壹個猛烈的抨擊,那麽畢竟西方的利益集團也希望能通過這種壓力讓中共這個內部發生變化,然後再重新給他們跪下,就不說滅不滅共的問題,利益集團肯定是希望中共重新給他們跪下,希望中共內部發生變化了,所以這就造成了壹個很大的問題,因為習近平總加速師他面對這種情況顯然是他非常不滿意的,因為他自己他自己這個內憂外患情況不說他,而且他還面臨著壹個20大的問題,那麽20大其實距離現在也就不到兩年的時間,那麽如果說習近平想要這個無限連任的話,他必須在這個有限的時間內拿出這個證據可以服眾的這種政績在黨內可以服眾的政績來去得到這下面人對他的支持,所以說那麽在現在這種情況和美國重回以前在這樣的時間內肯定是不可能了,這個通過和世界掛鉤解決經濟問題也是不可能了,所以他只能再繼續升級戰爭的擴張,臺灣也好亞洲也好,新加坡日本等等等等,所以說在這樣的壹種情況下,那即使說這個西方之前不想有大事,總加速師也會把世界搞出大事來。所以這是現在的這樣的壹種情況,就是這個戰爭又是處於這個升級的狀態。所以接下來這個事情,這個中共和西方之間的角力會越來越激烈。好的,路德。

路德:知道之前啊這個大家都有川普總統川普往前面給他擋著,然後這邊的背後啊始終給他戳他,啊,川普啊妳現在不在了,那就戳拜登沒人看啊是不是,天天批拜登這幫左媒批拜登批著也沒人看,就批著也沒人看,沒人關註啊是不是,這個裏頭啊大家知道這個媒體的風向啊,很關鍵啊,媒體的風向,媒體的風向就決定了很多事的啊就這個走向,之前呢,之前這幾年啊就是美國人突然啊就是西方世界突然切換到壹個這種吵吵鬧鬧的感覺啊,他感覺不好,是不是,但是到那個感覺突然冷清下來啥都沒有的時候,很多人感覺更不好,更慌了,心慌了。所以啊這裏面,我就其實就告訴大家這裏頭有這種所有的東西,它會有東西有壹個口子,去發要壹定要發泄出來,壹定要釋放,咱不叫發泄,叫釋放,因為之前呢是不是沒有疫情,大家可以啊,晚上去酒吧是吧,然後該去看體育比賽,該看NBA該看英超,現在,基本上啥地方都沒得發泄。之前啊,沒地方發泄還可以在這個社交媒體罵罵川普啊,有左派罵川普,右派了就罵這個亨特拜登,來回胡扯壹下啊。也也過過癮,現在基本上啥都沒了,大家看到沒有,這就是問題,這就是問題,這啥都突然沒了,這就是問題,我不知道大家明白這個這個道理沒有啊,胡博士啊。

胡博士:嗯是的,其實這個啊川普總統這個時候突然離開了以後,大家想想其實所有的問題壹個都沒解決啊,問題還是留在那裏,病毒仍然很猖狂,這個經濟仍然很差,大家還是哪裏都去不了,而現在以前所有的東西都是壹股腦全推到川普總統身上。這是因為這個川普執政不力,所以哪哪都錯了,但現在問題是這個拜登政府上來後說了壹句話我不知道大家還記得嗎?他說未來幾個月這個疫情沒有辦法改變,該咋樣還能只能咋樣,這個東西是無可奈何的,當時我記得看到很多這個左派的推都已經忍不了了,他說這個妳說當時說的Science控制去哪兒去了呢?科學妳的科學哪去了呢?其實大家都有很大的期望,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失望越大了以後政府他怎麽去誘導這個,他不能說我錯了呀,那只能去找這個東西真正的源頭是哪裏啊,而且再想想這個不論是媒體還是這個這個社會上的這種怨氣,之前的話總有壹個宣泄口。現在妳在美國,這個妳總不能拿政治正確去說這個啊,這個這個拜登政府有什麽問題,而且之前他們說了幾次,發現都沒什麽人看,《紐約時報》還提了幾次,那現在發現噢就是講這個這個種族大屠殺就是中共的問題大家看,因為所有的人都受到利益損害啊,因為我們每個人想到自己不能出去工作,自己不能出去玩,有些人失去了工作,有些人是因為這個這個這個中共的這個它的這個貿易逆差導致的他這個企業的這個關鍵技術被偷竊,連蘋果公司都被偷竊知道吧,但是以前這些東西帳都壓在那都不算了,現在壹下子川普走了以後,我們這些人的帳是不都得拿出來翻過來好好算壹算,哪個東西都可能被當作熱點宣泄出來,我覺得。

路德:大家知道這個問題啊,現在關鍵更重要的是中共又把自己搞的壹枝獨秀,是不是。疫情啥都沒有,然後各個也不用戴口罩,哎就是正常出去吃飯,妳這就是啊,增加仇恨,告訴大家啊。妳看為什麽當時啊這個這個我們之前說為什麽西方世界當時有十字軍東征,為什麽教皇壹聲令下,各個,我們之前說啊,妳只要去妳就是騎士,這是壹。第二就說白了那時候整個西方的社會他的那種就是很低流量的啊這種這種存在啊,就是,就是叫咱們就是古代說的日出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這種生活方式啊,大家憋的慌,說實話憋得慌。寧願出去,為什麽,這就是基督徒啊,就天主教在這歐洲它特別特別容易傳播,因為它的這種文化適合他們那裏是不是,寧願啊十幾年出去去東征壹下是不是,也比在家裏呆著,就跟現在這樣,妳說很多很多老百姓啊,在家裏絕對憋的慌,我告訴妳,現在再過過段時間啊,這個妳壹看啊,妳中共CCP習近平啊,是不是,到處還指點這指點那,然後呢,妳在這裏啊還

博博士:不戴口罩。

路德:對,妳還不戴口罩,妳中共現在到處天天宣傳,妳看我們這裏啊零感染啥都沒了,哎,妳要知道這壹點啊,這個這個就跟當年啊大家知道這十字軍東征的壹個最主要的壹個原因,博博士知道吧,就是阿拉伯國家太有錢了當時

博博士:對,因為它占據了這個絲綢之路的這個路口啊

路德:對,太有錢了,知道吧,他們跑到耶路撒冷,哇

博博士:拉仇恨的這等於

路德:對,就拉仇恨,他們所有人去了耶路撒冷,哇,居然這麽繁華,這麽富裕。回去以後個個都說那裏就是天國,那裏是天國,當時整個歐洲是很窮很窮的,我告訴大家啊,基本上都是屬於很荒蕪的地方,所以這就是啥,就是就是中共這種拉仇恨,現在之前呢所有人都懟著川普總統去了,現在川普總統沒了,大家沒地方可懟了,知道吧啊,是不是?找責任,都沒地方可背了啊,妳像拜登他要出成績,妳看他這幾十個行政命令出來,壹點水花都沒濺起啊,是不是,我說什麽水花,沒人激動啊,有啥?什麽什麽奧巴馬回來,對於整個社會來說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哪怕說啊這個為什麽?妳可以看這個整個媒體反應妳就知道,妳可以看媒體反應,這麽遠不如川普總統隨便發個推所造成的整個社會的整個這種熱度啊這種。大家知道很多人說這個是媒體熱,我告訴妳這個熱度,其實就帶來了壹種希望。川普總統實際上就是通過告訴大家這個希望,就跟當年教皇去耶路撒冷壹樣的概念,現在突然間告訴妳啊,耶路撒冷不用去了,妳想想那啥概念,這所有的人之前啊吵吵鬧鬧啊,爭著要去突然說啊,比如說兩個人為了爭壹個騎士去耶路撒冷啊,能那壹種榮耀,現在突然耶路撒冷不要去了,我們全留在當地,妳都不知道,妳本來是妳的目標是爭壹個騎士,後來發現騎士也不用爭了,騎士也沒啥意義,妳整個社會的運轉的這個體系出問題了,這是未來大家可以看到,因為主要就是有這個疫情,妳之前妳可以什麽?說白了大家去酒吧裏頭壹起看球賽,妳所有東西都可以發泄出去,說白了啊,是不是?大家網上約這個party那個party是吧?美國,因為美國以前他的這種西方人啊他們那種就說白了因為他追求自由,所有的他很多東西他就要及時釋放,不釋放的話,他積累下就會出問題的。現在等於說啊,之前這種利益集團覺得川普總統這個太過了啊,趕緊換換個拜登上來,穩壹點,平穩壹點,他覺得穩壹點,但是現在又出了第2個問題出來,這是大家看到的,大家看到的啊,這個未來這個在積蓄這個能量,這個能量出來以後,事情不小啊,博博士,妳妳是怎麽看啊?

博博士:這個我覺得這個裏面啊今天這個事有意思了,就是說本來這個川普總統其實是在媒體前面幫著中共黨擋子彈的,川普總統他壹天到晚身上都是熱點啊,所以媒體就盯著川普總統打知道吧,川普總統啊他說這個了啊,今天川普總統又做了什麽動作是吧?他是壹個壹個壞人是吧?他又模仿誰了對吧?又又講粗話了,又怎麽樣,好

路德:吸引火力

博博士:川普總統,對,他其實是在幫中共吸引火力啊。要不然的話,如果川普總統很老實的話說,是什麽新聞熱點都沒有的話,那中共就會暴露在媒體的子彈下面啊窗口下面,現在好,川普總統下去了,壹天到晚也不發推了,媒體現在要尋找下壹個熱點啊,所以我們要恭喜習總啊,他終於當選這個年度熱點人物,現在所有的媒體都要找中共開始打了啊,剛剛看到,澳大利亞也開始是要要追責中共的這個這個啊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的事情啊,所以說這個事情剛剛開始啊,所以說可見媒體它是這樣,它壹定要有熱點,否則的話它壹定要有起碼它沒有熱點,它要炒熱點出來啊,所以說從這點上面看的話,因為沒有熱點就沒有流量,沒有流量就沒有廣告,沒有廣告就沒有生意嗎是吧,這都是壹個壹環壹環相扣的,而川普總統周身都是熱點啊,這壹點大家壹定要知道,這就跟現在這個媒體的這種冷清啊,就跟那種說高潮以後這種冷落或者是什麽什麽川普總統之後的這種這個這個這個失落啊,大家都有這種感覺是吧,所以說這個時候現在要要知道了,真正的下面的壹個壹個壹個這個熱點啊,全球的這種新聞熱點啊正在醞釀之中啊,我覺得這個中共這個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是非常非常有希望當選的,因為BBC已經挑出來了嗎,是吧?所以說從這個後面來看真的是中共這次又是打錯算盤,把川普總統弄下去以後,自己將會成為世界媒體的熱點啊,所以說這個習總真的是又又是加速這個油門上面又狠狠地踩了壹腳,是吧,路德。

路德:是的,艾麗女士,最後總結分享壹下,妳想想妳怎麽看啊,這個關於這點。

艾麗:嗯,就是其實我們說水漲船高看到的是那個打川普總統的,之前都是川普說什麽都是錯的。這是壹個主流的政治正確,不管他說對的還是錯的,他都是錯的,那這個時候他不發聲了,水落石出,那麽錯的就是錯的,對的就是對的,因為妳看現在的這個整個的我們看到整個媒體和全球的這樣在大選之後的這種挫敗感和消沈意誌的消沈,其實就是壹種價值的失落或者流失。到底我們在尋找什麽?就是剛才我覺得路德講到這個問題,其實也確實是代表了現在的整個的壹個思潮,或者是說妳退回來了,妳在緬甸問題上妳發現這個大選包括美國的大選壹切的民主的意誌都可以操縱的時候,人們有兩種選擇,如果他能找到代表人替他們去發聲,那麽他們就盡最大的努力去發聲,如果不能發聲,那麽就是消沈,就是這麽簡單,所以在這個時候如果是消沈的話,或者是說對主流的這個真正的價值觀的挑戰打痛了這個各個國家的信心啊,人民的信心的時候,我覺得這個是媒體不願意看到,也是社會的這種真正的這個勢力背後的這個經濟的主導人員不願意的。當人們沒有意誌、意誌消沈的時候,就沒有經濟動力,沒有消費沒有活動,沒有旅遊出行,壹切的熱鬧都沒有了,那這個時候妳這個世界,那妳經營是要靠這些大家的情緒來賺錢的對吧,對經濟的期待,我們為什麽說這個希望這個太重要了,就像新中國聯邦帶給中國人希望壹樣的道理,就說我們因為有希望,所以我們壹股勁兒壹直頂著,那當這個世界的主流媒體都看不到希望,或者在這個這個看的太清楚以後這個希望的消沈,那這個就是最所有的經濟實體不願意看到的啊,就是沒有沒有希望就沒有經營的熱熱情了嗎?沒有熱情還有什麽動力呢?怎麽去驅動這個經濟的發展和未來的這種經營活動呢?我覺得這是壹個大問題,所以在這個這是壹件事情,另外壹件事情,就是中共給世界這些所有的消沈都要跟中共掛上鉤,那麽給西方帶來的這種思考和真正的妳最後要帶要走壹個什麽樣的社會體制,要帶領全世界的人民走向何處,我覺得這些都是真正深層的這些,我們說沼澤地的主人也好,還是這些真正的這些定海神針,他們要考慮的問題,所以在這個時候引起熱點,引起人們在正義問題上對事實真相的熱點,就是水落石出以後看清楚什麽才是我們應該打的,我覺得這個時候真的是啊,可能是不會等很長時間,所以這種平靜它壹定會被打破,而這個打破下面就是整個局勢的變化,就不再是之前的因為川普總統最起碼壹段時間內不會出來成為熱點,他已經徹底在推特上都被關封了嗎Facebook。所以這個時候我覺得就是妳自己打自己,還是妳去打真相,真正的敵人,這是我對這個問題的分享。好,路德。

路德:這裏頭這個壹個國家,壹個社會的運轉它壹定得有個目標有個有個方向啊,這個如果沒有,妳看冷戰啊,冷戰之前那叫二戰。二戰的時候,美國發展速度最快,冷戰的時候美國速度也快,因為它有個敵人有壹個前蘇聯,贏了的時候,妳整個它整個社會它會上升到壹個新的臺階,但冷戰之後啊,後來馬上就是反恐,妳看90年代到2000年啊,中間經歷的小的那就是壹個反恐,反恐之後基本上啊,妳這個美國很多人說這個很平靜啊,好像帶來的這種虛假的這種東西啊這種平和的話語,沒有那個實際上妳就根本就無法去凝聚啊,很多人就不知道自由的民主人權平等的意義之所在,如果妳沒有壹個對比的話,所以現在啊大家會看到回頭看的就是川普總統他沒有被把幫中共吸引火力的話,現在我相信很多啊,很多這些左派媒體都會都會自己重新審視,之前逢川必反,到底對還是錯?是不是,跟中共到底要不要合作啊?現在靜下心來,他們就是之前完全是逢川必反是不是?哪怕為了反川普,然後和中共合作勾兌都無所謂是不是,想方設法抹黑,反正啊,反正編故事抹黑,只要能抹黑的都有人看,反正就這個意思,哪怕幫中共說話,現在這個他們就會反省,反省之後,我相信接下來這個時候可能就會有真正的啊大事發生。好了,謝謝啊博博士,謝謝艾麗女士,謝謝冠博士,謝謝胡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