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布亞新幾內亞落入中共的債務陷阱

加拿大草原三省戰友之家   重生之鷹    

校對   小溪

發稿   文錦

图片来源:pngbuzz

羅伯特•波特(Robert Potter)是東京規則制定戰略中心(Centre for Rule-Making Strategies)的研究員,也是Internet 2.0的首席執行官,此前曾擔任澳大利亞政府的部長顧問,同時他還是哥倫比亞大學的訪問學者。作為外交家網站(The Diplomat)的撰稿人,羅伯特•波特2月2日在該網站報道了一個以合作名義,被中共拖入債務陷阱,最終其所欠債務壓垮政府,並陷入無可選擇境地的典型案例——非洲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電信業。

關於中共、債務和基礎設施的討論都被刻板印象所困擾。一方面,中共更願意被視為發展夥伴。基於這一觀點,它是值得信賴的、不帶偏見的專業知識和技術提供者,讓各國快速發展。另一方面,人們認為中共在設置債務陷阱,令小國陷入誘使其戰略資產被沒收的計劃中。李約翰(Lee Jones)和薩哈.哈梅瑞(Shahar Hameiri)的研究稱債務陷阱是一個“神話”。他們認為地方因素、錯誤的選擇和腐敗,導致國家深陷債務泥潭。在這種觀點下,中共提供的貸款不是掠奪性的或戰略性的,只是戰術性和增量性的。他們確實警告了未來,他說:“如果中共想在不滿足批評者指責債務陷阱的情況下,繼續在太平洋地區扮演重要角色,就需要對其策略做出實質性調整。“

以巴布亞新幾內亞為例,遠在債務陷阱到來之前,債務緊縮就出現了。僅在電信領域,中共國公司就做出了新的光纖連接、4G發射塔和數據中心的巨大承諾。目前,巴布亞新幾內亞政府公司因兩個項目——NBN1 3/4G項目和庫穆爾(Kumul)海底電纜欠中國進出口銀行4.7億美元,同時還有國家數據中心的近5600萬美元貸款。此後政府別無選擇,為保留和維護這些項目只能再去找更多的資金。加上其他債務的數十億美元,巴布亞新幾內亞政府現在面臨這些項目未來支付的不確定性。

如今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和中共國多年關系中,那些項目還能留下什麽? 國有企業數據公司(Dataco)庫穆爾電纜有80%可用;在NBN1項目期間建造的數百座塔樓中,有很大一部分已經損毀;數據中心,因其可疑的設計選擇而出名,也損壞了。華為方面則直接將責任歸咎於巴布亞新幾內亞政府,稱數據中心是根據政府要求建造的。

這一討論對巴布亞新幾內亞的發展有進一步的影響。華為建造巴布亞新幾內亞附近沿海電纜的同時,澳大利亞在該國建設了珊瑚海電纜。當項目啟動時,人們預期巴布亞新幾內亞的互聯網訪問價格會下降。然而,項目實施過程中,巴布亞新幾內亞互聯網成本仍然非常高。

現階段由於財政需要,國有企業數據公司被迫使用澳大利亞資助的珊瑚海電纜交叉補貼中共國進出口銀行的現有債務。其他被允許用來保留和維護項目的政府資金,被沈重的債務所吞噬。盡管不是債務陷阱,欠中共國的錢卻是阻礙巴布亞新幾內亞電信發展的一個主要的沈重枷鎖,巴布亞新幾內亞政府切實警覺到這一點。

由於需要償還債務而非進行資金維護,NBN1項目的許多塔樓都損壞了,巴布亞新幾內亞擬議的二期項目如今已被擱置。中共國推動這一問題的努力遭到了前兩任總理的無聲指責。此前一直信任中共國的做法,巴布亞新幾內亞領導人現在要謹慎得多。

對中共國而言,其與太平洋島嶼間文化面臨著挑戰。2018年,巴布亞新幾內亞外交部長在一群中共國官員試圖闖入其辦公室後被迫報警,引發了憤怒。這讓中共國陷入了困境。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官員當然希望能吸引到很多國家註意,但美拉尼西亞的文化並不喜歡違反尊重禮節的憤怒戰狼行為。華為也處於困境,其在該國的重大項目都遭遇慘敗。澳大利亞的項目可能面臨波動,實現全面收益會有障礙,但交付質量沒有問題,而且其面臨的許多問題都與中共國無法履行交易義務有關。

放眼未來,澳大利亞和巴布亞新幾內亞將面臨該國大部分電信基礎設施的全面重建,而中共國在該地區則將面臨一個更加多疑的合作夥伴。外界關於這是否構成了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債務陷阱的辯論,很可能把門檻設得太高了。巴布亞新幾內亞完全處於中共國的債務壓力中,這從根本上限制了該國發展和維持電信進步的能力。

評:

中共以國家名義推行的“一帶一路”和“亞投行“計劃,以及“2025,2035,2049”等一系列對外侵略擴張計劃,對內欺騙中共國人是為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共國夢”,對外標榜著為中小型經濟欠發達國家提供低息貸款,幫助他們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推動科技進步和現代化建設,幫助他們擺脫貧困,實現共同富裕的目的。

但凡了解中共歷史的人都知道,中共從來都是靠謊言治國, 而上述一系列計劃當然也沒有例外。本篇報道中的典型案例,就生動說明了一個經濟欠發達的非洲小國,由於輕信了中共的謊言,讓其參與該國電信設施建設。結果幾年下來,不但沒有收益,反而欠了一大筆債務,落入中共的債務圈套,現在非但要償還沈重的債務,而且中共在該國建設的所謂“塔臺“等電信設施已幾近報廢,更可氣的是中共把責任也歸咎於該國政府。期間還派人硬闖該國外交部官員辦公室。其無理和狂妄可見一斑。而這一切和中共當初的承諾,顯然是截然相反。被騙後巴布亞新幾內亞陷入了更加貧困而且喪失了部分主權的境地。這就像一個流氓闖入了窮人家裏,把家裏僅有的一點東西也搶掠一空,然後威逼恐嚇,打砸一通後揚長而去。中共的流氓本性真是一覽無余。

中共利用“藍、金、黃”等手段,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威逼利誘,通過賄賂這些國家的領導人拿下項目,然後對外輸出剩余產能,用中建投、中鐵建、華為等中字頭所謂央企或軍企(實則是盜國賊家族的私企)參與建設,不斷追加項目投資,最終變成這些國家難以承受的沈重債務負擔,不得已只能按照合同約定抵押港口、碼頭、鐵路、機場、礦產等戰略資源給中共。 對於經濟欠發達國家如此,而對於美國這樣的發達國家則通過賄賂、造假等手段,在其股市瘋狂圈錢,坑害他們的普通投資者。利用欺詐等各種無底線手段操控和影響他國選舉,扶植親共勢力上臺。對個別不合作的國家,不惜一再利用釋放病毒等下三濫手段破壞甚至攻擊全世界。中共通過控制世界資源,控制他國政府,利用民主制度的漏洞,試圖最終象奴役14億中共國人一樣奴役全世界人民,利用其私生子女打造的“基因地圖”和受控於他們的各國軍、政、商、學等各界”精英“,推行“大重置”計劃,來實現控制世界的瘋狂目的。

中共在一段時間的“韜光養晦”、“夾著尾巴做人”後終於露出了猙獰的獠牙,國際社會如果一任中共瘋狂下去,二戰後以美國為首,付出巨大犧牲建立的,和平穩定的國際秩序就會喪失殆盡,人類社會將進入相當漫長的黑暗時期。通過爆料革命幾年來的持續努力,相信世界上越來越多的政府和民眾已經逐步認識到了中共的邪惡。中共病毒已經給世界人民造成了人員和財產上的巨大損失和傷害,世界人民不會吞下這個“苦果”,他們一定會尋求真相,提出索賠。藉由追查病毒真相,世界人民一定會聯合起來。他們終將知道,只有滅掉邪惡的中共,才能控制病毒的進一步傳播,才能避免讓全世界人民落入中共血腥恐怖統治中,世界人民才會有才會有未來,有希望!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