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大學醫生抨擊福奇對羥氯喹治療新冠的否定

新聞來源:《華盛頓檢查家》|作者:Michael Lee邁克爾·李|發佈時間:February 01, 2021 /2021年2月1日
翻譯/簡評:clau |校對:感恩|審核:萬人往| Page:拱卒

簡評:

耶魯的醫學專家在福克斯的採訪中直接質疑了安東尼·福奇博士,該專家的研究結果表明羥氯喹是早期治療新冠病毒的有效藥物,而福奇一直以來否定羥氯喹作為有效藥物的觀點缺乏證據。來自耶魯的專家認為以羥氯喹為代表的一系列仿製藥在治療新冠病毒方面的有效性和用法被政治化了,因為這些藥價格低廉,不能為製藥企業帶來巨大的利潤。川普總統去年公開談論羥氯喹的有效性,也使得此藥的應用受到了更多的阻礙和打壓。

爆料革命早在疫情爆發之初就廣而告之了羥氯喹的預防和早期治療作用。隨著疫情的蔓延,更多有正義感的醫生們也開始研究羥氯喹的療效,並公開為羥氯喹的作用站台,最著名的就是“大鬍子醫生”(Dr. Zelenko)。我們的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直到最近都還在不遺餘力的向公眾推薦羥氯喹。與羥氯喹的安全有效、價格低廉相對應的就是各大跨國藥企上市的高價新藥,以及最近副作用事件頻發的各類新冠疫苗。CCP病毒對全世界的人們來說都是一場浩劫,但對於醫藥行業的企業來說確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一些檢測試劑公司、藥廠和疫苗企業已經賺的盆滿缽滿。資本家永遠把追逐危機中的機會放在第一位,他們的貪婪和嗜血本性得以充分展現。目前疫情正在持續爆發中,再次呼籲大家要戴口罩、注意衛生,必要時吃藥預防,不要打所謂的疫苗。

原文翻譯:

耶魯大學醫生抨擊福奇否定羥氯喹在新冠病毒治療中的應用

耶魯大學耶魯大學哈維·裡什(Harvey Risch)博士

耶魯大學的醫生將矛頭指向了安東尼·福奇博士,因為這位傳染病專家拒絕將羥氯喹作為COVID-19的潛在治療方法。

“我真的希望福奇博士能在證據方面說點什麼。他從不引用任何研究。很難知道他是否有任何證據。”哈維·裡什(Harvey Risch)博士在出席英格拉漢姆·安格爾( Ingraham Angle)節目時對福奇否定該藥物的說法表示。“我們發表的研究是對早期治療的所有證據的整體回顧。”

裡什繼續指出,除了羥氯喹之外,還有很多有效的治療方法。

“這不僅僅是一種藥物,”裡什說,“不僅僅是羥氯喹。有許多藥物可以使用,正如我們本週所看到的那樣……有一個全新的在早期治療中起作用的藥物清單。我們將它們聯合應用以獲得最大的好處。這就是我們治療早期新冠病毒的方法,效果很好。”

“這是令人驚訝的,”裡什繼續說道,“一切都變得政治化了,就像老大哥在幕後用一個沒人理解的劇本監視著每一個人的舉動(老大哥源自小說《 1984》)。這些藥物價格低廉。它們是仿製藥。沒有人能從它們身上(藥物)賺取巨大的利潤,也許這就是底線。”

裡什還針對拜登總統的新冠病毒應對團隊和福奇的一些自相矛盾的說法,表示有很多“灰色地帶”,沒有人知道真正的答案。

“有很多灰色地帶,缺乏具體的知識,”裡什說,“沒有人完全知道答案…新的病毒株——疫苗和自然免疫力似乎對它們有一定程度的免疫力,但沒有對正常毒株那麼多。這是否足夠,我們需要疫苗的備選方案,這是我們基於以往使用疫苗的經驗總結的。”福奇沒有立即回應《華盛頓檢查家》的評論請求。

裡什的評論是在新的研究開始出現之時發表的,(這些研究)表明羥氯喹可能是治療一些新冠病毒症狀的有效方法。

“我們明確表示,我們不能推薦它(羥氯喹)。”約翰·瑟勒(John Theurer)癌症中心的淋巴瘤醫生和結果和價值研究部主任安德魯·葉(Andrew Ip)說,他幫助撰寫了一項研究。“這只是一項觀察性研究。我們只能在臨床試驗的背景下推薦它。在門診環境中使用這種藥物可能有好處。”

該研究是在11月另一項研究之後進行的,該研究發現“治療過的患者住院的機率比未治療的患者少84%。”

當時任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提到羥氯喹的有效性時,羥氯喹成為了爭議的焦點,導致許多醫學界人士和媒體對川普的樂觀提出質疑。各大科技公司也紛紛採取行動,對含有該藥療效的正面消息進行審查。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