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病毒疫情 急診室裏出現僅10歲的自殘兒童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阿黎

校對、發稿 文錦

圖片來源:KVC Hospital

據BBC News 2月2日報道,該電視臺以“出生在布拉德福德(Bradford)研究” 為題,就兒童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中所受到的影響在布拉德福德皇家醫院對醫護人員進行了一次訪談。

接受采訪的醫護人員普遍反映,兒童是這場流行病中的失落的人群。雖然他們仍然(大部分)對中共病毒具有令人費解的免疫力,但正常生活卻被顛覆了。他們焦慮、孤獨和無聊,更多兒童患有抑郁癥,年齡也更小,最小的只有八歲。患有抑郁癥的,病情更加嚴重。他們過量服用藥物、自殘、想死、試圖自殺和上街鬧事。然而采訪者在醫院裏看到的只是兒童精神疾病的冰山一角。

約翰-萊特(John Wright)醫生寫道:”這種流行病對兒童產生了深刻的影響,來到急診室的自我傷害或服用過量藥物的人數更多,年齡變得更小。” 處於心理健康危機中的兒童過去每周大約會被帶到急診室兩次。自夏天以來,更多的是一天一兩次。

急診室顧問戴夫-格林霍恩說,封鎖 “極大地加劇了任何已經存在的心理健康問題–恐懼、焦慮、隔閡感和孤立感。雖然布拉德福德的封鎖時間比該國其他一些地區長,但沒有理由相信這是一個本地問題。戴夫說,他在蘇格蘭、樸茨茅斯和北愛爾蘭的A&E顧問同事都報告說,心理健康就診人數顯著增加–在所有年齡段的人群中,兒童和成人都是如此。

兒科病房的護士長露絲-托裏(Ruth Tolley)說:”自我傷害 “過去是年長的青少年的心態,但現在我們看到更年輕的孩子這樣做”。如果認為孩子們回家不安全(會自我傷害),他們會被帶到醫院。這時可能需要幾位護士的共同努力,才能防止病房裏出現更多的自殘行為。

兒科醫生海倫-傑普(Helen Jepp)說,飲食失調在上升,用藥過量的情況也是如此,兒童或服用父母的藥物,或服用自己的藥物,有些兒童會沖出家門,在街上做出魯莽或危險的行為。

一位在布拉德福德兒童和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務機構(Camhs)工作的兒童精神科醫生說,病例數量在流行病開始時下降,然後恢復到正常水平。對他來說,新的情況不是數量問題,而是病情的嚴重性。”我們已經看到了更強烈的困擾,”他說。”年輕人的狀態比平時更糟糕。”

顧問戴夫-格林霍恩(Dave Greenhorn)描述了最近在急診室的一個晚上發生的關於一個男孩的事。這名男孩兩周來每隔一天去急診科一次。在此之前,他服用了小劑量的過量藥物,並告訴工作人員他想死。這個男孩之前曾提到,他很想念和朋友們一起出去玩的時光,但現在他和家人被困在家裏。他的媽媽說她(一天)無法得到幾個小時的安寧,已經到了極限,在這個特殊的夜晚,如果兒子呆在家裏,她將無法應付。

戴夫試圖哄男孩和他說話,但沒有成功,男孩也沒有與醫生的眼神交流。在以前入住兒科病房的時候,這個男孩一直很難照顧,所以大家一致認為不應該把他送到那裏,但他不想去成人病房。最後,他在急診室過了一夜。

這一流行病向所有人強調了學校對兒童的重要性。教育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還有社會生活,兒童從家庭以外的常規、界限和成人權威人物中受益。老師們也幫助發現孩子們的精神問題。

對於年齡較大的孩子來說,學校是他們進入大學或就業的基礎準備,當學校關閉時,有些人就會受挫。

去年夏天考試被取消時,熙瑪(Seema,化名)試圖自殺並開始自殘。她說:”我們為了考試非常努力, 妳被教導說妳的整個未來都圍繞著這些考試,但這在妳面前崩潰了,這真的很令人震驚。它的影響很大。…我感覺像刺傷自己……我一直處於焦慮狀態。”

17歲的她現在已經好了很多,盡管她仍然懷念與老師和朋友的聯系。家人一直無法理解她的問題,但她現在已經得到了專業的幫助。

約翰-萊特教授是一名醫生和流行病學家,是布拉德福德健康研究所的負責人,也對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霍亂、艾滋病毒和埃博拉疫情十分富有經驗。他正在為BBC新聞撰寫這篇日記,並為BBC廣播電臺在醫院病房進行錄音。

中共病毒流行造成了更多更嚴重的精神疾病,由此產生的一個重要的有益變化是,來自布拉德福德所有不同機構的專業人員走到一起,在兒童面臨危機的時候為他們提供支持。不同團隊之間的轉診延誤現象已經消失,衛生服務和社會服務成為一體。

盡管孩子們的精神疾病得到了治療,但這對他們的生活造成的傷害來說,並沒有什麽安慰。過去10個月的封鎖和學校關閉對父母來說可能是無休止的,但對10歲的孩子來說,他們會覺得是一輩子,他們的青春正在被偷走。

評:

牛津大學的一項研究表明,年輕人在封鎖中一直感到孤獨,他們比父母更孤獨。巴斯大學的研究表明,孤獨感與精神健康問題如抑郁癥和焦慮癥有關聯。劍橋大學的一項重要的新研究表明,“由於中共冠狀病毒封鎖,整個人群的壓力增加可能導致年輕人自殺的危險遠遠超過精神病所導致的自殺。

在封鎖期間,我們要求年輕人生活在加劇自我傷害和自殺的關鍵風險因素的條件下,這些因素包括社會孤立、孤獨、家庭問題以及被困、挫敗和絕望的感覺。

我們已經看到兒童和青少年的孤獨感,行為和心理健康問題有所增加,經濟不景氣會加劇不良的心理健康和自殺率。在這次中共病毒危機中,青少年的犧牲是巨大的。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3條)規定:“在與兒童有關的所有行動中,無論是由公共或私人社會福利機構,法院,行政機關或立法機構采取的行動,均應以兒童的最大利益為準。主要考慮因素”。現在必須糾正我們在這場危機中對年輕人的忽視。年輕人是世界的希望,我們應該把他們放在更重要的位置。

中共病毒危害全世界,全人類只有一個選擇-消滅中共這個世界上最惡的體制,中共病毒才有可能消失,世界才得以安寧。

原文鏈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