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九) 集體濫權和發洩

蒐集\編撰:文燕

審稿:卡西歐 上傳:文粵

2019年社會運動期間,香港不少示威區內出現了「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這句塗鴉,意為「監管之人,誰人監管」,而這句塗鴉正正點出了當時香港非常嚴重的問題:示威者上街抗爭被警方以「暴動罪」控告,受害者變成被告被捕,但警察濫暴又有誰來拘捕他們呢?

「生命無分貴賤」,然而9名當值的警員並沒有把對生命最基本的尊重給予「阿十」。

去年2月,深水埗警區在通州街公園進行代號「晴天」的反罪惡行動,有露宿者投訴被便衣警員用鐵鎚打爛露宿者的物品,其家當、罐頭及油米散落一地,又被警員扯頭髮及踩下體等。 「阿十」是事主之一,更被警員「屈(冤枉)藏毒」,5月提堂時被當庭釋放。警方5月就事件共拘捕9名警員,涉嫌「妨礙司法公正」、「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和「刑事毀壞」,全部停職,獲保釋候查,但始終未被起訴。

香港懲教署於2020年10月公佈,一名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還押候訊的54歲、涉嫌藏毒的越南裔男子,於囚室內以「長褲纏頸自殺」,送院搶救後翌日不治。事後證實,死者正是早前投訴警員「屈藏毒」(誣陷藏毒)的黎民十( Le Van Muoi )「阿十」。

9名警察涉破壞露宿者家當:關鍵原告「阿十」離奇死亡。

「長褲纏頸自殺」疑點重重

協助「阿十」跟進「通州街警暴事件」的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接受媒體採訪時稱,以其過去多年探監和曾入獄的經驗,認為「阿十」於囚室內以「長褲纏頸自殺」事件疑點重重。他稱,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的囚倉均是單獨囚禁,樓高七呎,四面牆沒有窗口,根本難以吊頸。據他了解,囚友事發時仍未換季,「即使在本星期四去查詢囚友,都仍然是穿短褲」,除非有非常特殊醫療需要,否則不會獲派長褲。邵家臻又強調,「阿十」雖然有吸毒習慣,但精神狀態良好,不相信他會輕生。

邵家臻續稱,被送入小欖的囚友都在醫療觀察名單(Medical Observation List)之內,按監獄規則,懲教職員需每15分鐘觀察有關人士一次,並在紀錄冊上簽名確認。 「在如此緊密觀察,莫說自殺,要自殘都不容易」;而囚房的牆壁都有護墊的「棉花房」,必定有閉路電視24小時監察,有關閉路電視會保存30日。

康文署拒交閉路電視,為何?

「阿十」的「自殺」疑點重重,本來最能還「阿十」真相的應該是警方,然而,警方在回覆查詢時一直托詞「有關案件已交由屯門警區重案組人員跟進」,或說「有關案件仍在調查中,現正等候律政司法律意見」。警方以行政程序作為擋劍牌,一次次地把想替「阿十自殺」尋找真相的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和媒體擋在門外。

邵家臻最難過的是,「通州街警暴事件」仍未查明。他指一直循《公開資料守則》要求康文署提供閉路電視片段,考慮以私人檢控方式控告涉暴警察,但一直被康文署以案件「進入司法程序」而拖延。康文署一直拒交閉路電視供當事人查看,令「阿十」的死更添疑問。到底,閉路電視片段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隱情?

「阿十」。

《警務條例》如同虛設

根據《警務條例》第17 條,警務處處長基於公眾利益需要,若警務人員面對「紀律處分或刑事檢控」,可要求停職,並按每宗個案指示最多扣薪一半,直至被定罪為止。惟該條文賦予警務處處長自行決定「不扣薪」或是「扣半薪」等不同幅度。但「阿十」案件涉案警員,始終未被起訴,更免談處分。沒有處分就是縱然,到底,警隊裡誰在包庇和掩護著這班集體欺凌一個露宿者的警員?日前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說,警方非常重視警員的操守和誠信,作為警員違法罪加一等,又說作為警察更加需要「知法犯法」。正如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說:「作為警察更需要知法犯法」,他們的確是「知法犯法」。

濫權和發洩

露宿者是香港社會最底層、最容易受欺負、最無力反抗的弱勢群體。他們沒房子、沒社會地位、沒工作、沒錢,有不良嗜好、身犯疾病甚至有情緒問題,使他們與人相處困難重重。

「絕對的權力帶來絕對的腐敗」,當警權無限大,必會衍生一班濫權的警員。前年的抗爭運動,防爆警員的棍子高高舉起,重重地打在抗爭者的身上,這到底是防暴,還是合法的發洩?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但是這9名警員,以掃蕩為名,打爛了「阿十」的家當,甚至對「阿十」進行襲擊。我們想問,「生命無分貴賤」這些執勤的警員為什麼會如此殘酷對待一位露宿者?社會還有公義嗎?

「阿十」案中這9名被捕警員的濫權和發洩,與警員棍打年輕示威抗爭者的心態同出一轍: 認為抗爭者破壞社會安寧、破壞社會秩序和反政府, 但是這些都是不能被接受的原因。當今香港社會「監管之人,誰人監管」?

香港警務處長鄧炳強脫口說出「作為警察更需要知法犯法」,事後改稱是口誤。 (獨立媒體)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一)藍絲,你還要撐警嗎?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二))6.12 我犧牲了第一隻眼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三)急救員的眼淚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四)生於斯,死於斯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五)黑暗中的黑色眼睛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六)骨折的花季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七)死因存疑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八)六四的子彈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

資料來源:自由亞洲電台立場新聞自媒體 (森直口快)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