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羅裏達大學華裔教授因涉嫌隱瞞與中共的財務往來被起訴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小溪
校對 發稿 雲起時

圖片來源:Rebelnews.com

據國家脈搏(The National Pulse)2月4日報道,佛羅裏達大學教授兼研究員楊林(Lin Yang)涉嫌隱瞞與中共的財務往來,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騙取了近200萬美元資助款而被起訴。

據司法部消息,楊的指控包括六項電匯欺詐指控和四項向美機構作虛假陳述的指控:

楊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獲得了175萬美元的資助,用於開發和宣傳普及用於肌肉的成像信息學工具,稱為“ 肌肉礦工(MuscleMiner)”。2014年9月至2019年7月間,楊擔任了佛羅裏達大學美國國立衛生院資助項目的首席研究員。作為首席研究員,楊負責按照適用的聯邦法律和機構政策合規的引導使用並管理資助款。除此之外,楊被要求披露其外國研究支持和財務利益沖突,包括其在外國公司的所有權或權益。

在同壹時期,楊2016年在中共國建立了壹家名為“深度信息學”的公司。 起訴書還稱,楊用以提升他中共國公司業務的相關產品是美國政府數百萬美元資助下多年的研究成果。同時,楊申請並被錄取入中共國“千人計劃”(TTP),對接位於中共國西安的西北工業大學。“千人計劃”是中共政府制定的壹項人才計劃,旨在鼓勵外國機構(如美國大學)轉讓原創理念,技術和知識產權。

為了維持他在佛羅裏達大學的工作並繼續獲得美國國立衛生院的資助,起訴書稱楊有意隱瞞與他的中共國業務、他參與的中共政府人才計劃,以及與中共國研究機構有聯系的其他支持和利益沖突。楊多次向美國國立衛生院提交披露,就有關與外國政府及公司隸屬關系、研究工作做出虛假陳述和重大遺漏。2019年1月,佛羅裏達大學工程學院要求所有教職員工以書面形式提供有關在中共國和另外兩個國家與外國實體活動的最新披露。起訴書稱,楊向佛羅裏達大學提供的書面答復,虛假地表明他與中共國的任何企業、實體、大學沒有任何關系。

起訴書於2020年12月15日由川普政府領導的聯邦大陪審團送達,但在今日被解封。

佛羅裏達北區美國律師勞倫斯·基夫(Lawrence Keefe)說:“由納稅人錢資助的,楊的研究,是為了改善美國公民的健康和福祉。但我們的起訴書稱,楊從事故意欺騙行為,以便他可以進壹步推進中共政府的研究目標,並提高自己的商業利益。”

評:

人生的轉向往往就是在關鍵路口上的那麼幾步,壹不留神踏錯,人生就此可能誤入歧途。佛羅裏達大學的教授兼研究員楊林的厄運就始自2016年與中共“千人計劃”交集的那壹刻。那壹年中共政府為擴大竊取美國的技術和知識產權範圍,而在美開展了壹項所謂“人才招募”計劃,吸引了很多美國知名大學的教授和學者,楊林就是其中壹員。

2016年他申請了中共在美招募的“千人計劃”,並被錄取。成為了有軍工背景的中共國西北工業大學的研究人員。同年他在中共國成立了壹家公司,把美國政府數百萬美元資助下多年的研究成果盜取用來發展他在中共國的業務。中共正是利用了楊林貪慕名利這壹弱點,給他在中共國的公司提供經營便利,冠以海歸專家教授,千人計劃海外引進的重點科技人才等虛名,提供大筆資金支持作為誘餌,下套利用楊林盜取美國國家科研項目,這是多位科學家歷經多年花巨資辛苦研發才得到的研究成果。

應該說楊林對中共其實是有壹定認識的。他知道中共不可能給他穩定安全的生活,失去美國大學教授的位置、光環和便利之後,他在中共眼裏將變得壹文不值。因此他沒有放棄佛羅裏達大學教授兼研究員的身份,在明知道這壹切違反美國法律和校規的情況下,多次隱瞞謊報校方的信息披露要求,刀口舔血壹般的嘗試平衡這壹切,他可能天真的以為被中共利用的同時也能利用中共賺壹筆錢,也是人生壹次不可錯過的機會。特別是在中美之前40年的蜜月期裏,被歷史大潮裹挾下的他,“法律“、”校規“、”誠信“,這壹切看起來似乎並沒有那麼可怕和重要。

等到潮水褪去的時候,他才發現被拋棄後裸露在沙灘上的只有他自己。當中共之前所做得惡被美國逐漸清醒認識後,所采取的果斷止損措施,當然就包括對之前政策的糾偏和彌補。這其中包括中共“千人計劃”的內幕被曝光 牽扯其中的140名學者遭到FBI調查,結果不難想象,也如同本文所述那樣,楊林被以電匯欺詐和虛假陳述罪起訴。此時,中共壹定早已和他恩斷情絕,視他為棄子壹顆,而他的所謂中共國公司,重點引進人才的名號不過都只是夢壹場。就連他現實生活中的教授職位也不會再有了,他壹生為之奮鬥的事業也離他遠去。他要面對的還將是漫長的,飽受折磨的法律訴訟,甚或是多年的牢獄生活。

中共給他的誘餌太大了,讓他心動了,為此他不惜鋌而走險,觸碰法律紅線,不顧美國國家安全和國家利益,最終毀掉了他。原本壹位有建樹的科學家,就這麼被中共利用→玩弄→拋棄→毀掉,而利用的就是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的弱點和天真。這讓我想起了張守晟教授,同樣是年輕才俊,大有作為和前途的科學家,分分鐘就被中共毀掉,甚至連痕跡都沒有留下。我們每個人的生命在中共眼裏都如同草芥,分文不值,他們眼裏只有中共的利益、他們家族的利益,私生子女的利益,為此可以不擇壹切手段。

對於共同生活在地球上的我們每個人來說,認清中共邪惡的本質非常非常重要,正確的認識才會有正確的選擇,現在已經到了我們應該選擇的時候了。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壹個值得考慮的問題;默然忍受中共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這無涯的苦難,通過鬥爭把它掃清,這兩種行為,哪壹種更高貴?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