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農村】魚塘風波(一)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跟隨戰神 | 編輯:文合 | 美工、發稿:滅共小宇宙

1988年李福承包了村西的一片荒地,有20多畝地,經過半年多的忙活,變成了十幾個大大小小的養魚池。第二年春天,撒上魚苗,就這樣“李福魚塘”正式開張了。

李福是個典型的農家漢子,黑黑的、中等個,由於早年在鄉里開過車,在當地也算是“見過世面”。所以抓住時機,在村裡包了塊地,踏上了養魚致富之路。魚池雖然建成了,但是花光了他的所有積蓄,而且還欠了一屁股債,能夠想到的親朋好友都借到了,還好他開車的這幾年幫助了不少人,攢下了好人緣兒,大家都願意幫他。經過千辛萬苦,魚池總算建好了。

每到出魚的時節他都會雇上幾個夥計,出魚、送貨,一陣忙活,到年底算賬,還算不錯,小有盈餘。隨後他有開闢了一項新的業務:垂釣。漸漸地他的魚塘在當地有了些名氣,縣城的許多人都會驅車來這里釣魚,因為他的魚又大又肥、鮮嫩可口。每到中午還會給釣友們提供免費的午餐,雖然只是簡單的面條,但是客人從熱氣騰騰的面條中能感受到他的真誠。就這樣,李福的魚池越做越好,所有的欠賬也已經還清,正式踏上致富之路。

可惜好景不長,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富”,中共國體現的尤為淋漓盡致,一個普通農民哪能輕易致富,怎麼可能讓你致富,雖然李福還沒有富,只是剛剛有了脫貧的苗頭。

村書記的大舅子在李福的邊上開了工廠,在當時的農村叫鄉鎮企業,做塗料生意,就是用於牆壁粉刷的塗料。村民們都知道大舅子的塗料廠是在村書記的關照下建起來的,土地白白使用、不繳費,蓋房子的木料是村裡提供,蓋房子村民出力、村裡出錢,就連水電都是村裡無償供給。在中共國這是普遍現象,但凡是個小小的芝麻官,都要把權力發揮到極致,用手中的權力換取利益,權錢交易、權色交易無處不在。究其原因,官員的權力來源不是人民,而是更大的官,所以官員只對上級負責,媚上成了大大小小官員的行為準則。媚上者必定欺下,媚上的動力有多大欺下的壓力就有多大,媚上是為了得好處、欺下是為了撈好處。

這不,撈好處的來了,村書記通知李福:魚池年底到期,明年不再續約,你的東西抓緊處理。這無異於一記晴天霹靂,李福驚呆了,明明自己的承包合同期限是30年,這才過了三年啊。“鄉里有規劃,土地收回”,村書記冷冰冰的話像刀子一樣扎著李福的心。

村書記姓牛,在家排行老二,村民們私下裡都叫他牛二。牛二果然不負眾望,和水滸傳里的潑皮有的一拼。中學時期經常打架鬥毆,結果高中沒畢業就被學校開除。混跡於社會後更是如臭魚得污水,借著本家叔叔當村長的光,進入了村委會,混了個治保主任的差事。村裡的領導組成一般是書記、村長(大多是書記兼任)、兩個支委、一個治保主任,一個婦女主任,治保主任的職責是維持村裡的治安,其實就是書記村長的打手,是維護書記村長的安全、恐嚇村民的一條惡狗。自此,牛二開啟了他欺男霸女的旅程,更可悲的是過了幾年,這樣的人渣居然入了黨,並在選舉中勝出,順利當上了村裡的書記兼村長,徹底掌握了村裡的所有權力。

有村民評價說:只有這樣的人渣才能入黨,這話不無道理。中共國農村的現狀是:大家族、大姓氏的人出任書記村長,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究其原因,一是大家族、大姓氏的人能夠獲得本族、本姓、本家的支持,在村裡有較大的勢力和話語權;二是入黨已經被壟斷了,雖然這個黨不入也罷,村裡的黨員就那麼幾個人,只有本族、本姓、本家的人才能被支持入黨,而入黨的目的也只是為了把持權力、攫取好處。所以說,中共從最基層就已經爛了!這個龐然怪物說不定哪天就會轟然倒地。牛二就是在幾個本族黨員的支持下成了一個中共黨員。

李福當然不同意,獨自一人找到了鄉里,官老爺們一句“村裡的事找村裡解決”,就將李福打發了回來。坐在魚塘邊的李福心急如焚,魚塘里可不是一般的東西,那是幾萬斤歡蹦亂跳的魚啊,怎麼處理?!自打從鄉里回來後李福弄明白了一件事:根本不是什麼鄉里規劃,完全是村書記牛二搗的鬼。他越想越氣,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隨手抄起一把菜刀奔向村委會。

知道李福到鄉里碰了一鼻子灰,牛二這幾天正是春風得意。自從大舅哥說塗料廠的貨供不應求,打算擴大生產,想再找個合適的地方,加大規模。兩個人不約而同想到了李福的魚塘。一是和塗料廠相鄰,圈上圍牆就是一家;二是,魚池留一半填一半,填上的用於生產,留下的繼續養魚、垂釣。這樣魚池可以有一部分收入,更重要的是招待客戶們釣魚,這是留住客戶、招攬客戶的有效手段,兩全其美。牛二和大舅哥一拍即合,牛二著手實施他的魚塘侵吞計劃。

也難怪牛二得意,事情進展的很順利,鄉里的領導他早已打點好了,當然不會出什麼紕漏。李福雖然能乾,但畢竟是個老實人。只要是老實人就意味著要受更多的不公和欺負,這在中共國幾乎是普遍的現象。可悲的是,中共國老實人占了絕大多數,這也是少數的地痞流氓卻往往能橫行鄉里的重要原因。統治者正是利用老實人的膽小怕事,一次又一次的欺負,一次又一次的壓迫,一次又一次的收割。

想起那些數以噸計的魚,想起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想起年老體衰的父母,老實人李福急眼了,這是將我往後死里整啊!李福實在忍不了了,氣沖沖的李福握著菜刀來到了村委會。

(未完待續)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