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媒爲涉疆“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洗地

作者:墨爾本雅典娜農場 人民公敵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2月5日發文《關于涉疆問題的謊言與事實真相》[1],羅列出24條所謂的涉疆“謊言”,並一一對此進行“駁斥”。時值中共涉疆“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在國際社會醞釀發酵之際,中共黨媒刊出此文似有替中共“洗罪”之嫌。

文章開篇引言即粉飾中共國內太平,並將國際社會流傳的涉疆信息首先定性爲“虛假信息”,再圍繞涉疆“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的24條相關信息逐一“辟謠”。顯然,該文行文的基礎是建立在國際涉疆信息是“虛假信息”這個假設之上。

從邏輯上來說,應先對假設進行驗證,驗證的結果只有兩種:假設正確、假設錯誤。文章隨後針對其羅列的24條“謊言”所進行的“駁斥”可看作其驗證假設的過程。那麽,這個驗證過程和結果又是如何呢?

對于未親眼所見中共在新疆所作所爲的吃瓜群衆來說,美前國務卿蓬佩奧代表美國政府認定中共及其執政的政府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這一事件是既定事實。

作爲一個國家來說,指控他國犯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的依據一定是基于可靠情報提供的大量無可辯駁的證據審慎指控,畢竟這事關兩國外交和各自的國際聲譽。若要自證“清白”,將“證據”提交海牙國際法庭進行辯護是有效途徑,而不是利用自己的“喉舌”大放厥詞、聒噪于衆。這是作爲一個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來說最基本的常識。

但中共黨媒卻自恃“防火牆”獨有的“洗腦”特異功能,把吃瓜群衆當做只會接受信息、不會對信息進行思考加工的一群“傻子”,采用一貫的信息單向流播手段,企圖“一言以蔽之”,先入爲主搶占牆內民衆大腦空間。從方法論的角度看,該文依靠中共管控信息單向流播的手段,自說自話地驗證其假設,這種驗證方法已顯中共特色的獨斷專橫性,毫無客觀性和科學性可言。這樣的“驗證”又有多少可信度呢?

其次,文章在“驗證”過程中所舉“事實真相”是否是如其所稱的“事實真相”呢?

文章以新疆及維族人口增長的數字說明法來“駁斥”蓬佩奧先生的“種族滅絕”說。牆內民衆,尤其在中共體制內任職的人都知道,中共的公開數據對民衆來說從來都是一個迷,就如2020年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之際,因缺乏裝屍袋,一個裝屍袋裏裝2-3具兒童屍體,武漢所有殡儀館的焚化爐每天24小時不停火地焚燒屍體,中共政府對外公開的疫情死亡人數卻只有區區幾千人。這樣的統計數據你信嗎?用缺乏公信力的政府統計數據力證維族人口的增長,這樣的“證據”你敢采信嗎?

對身在海外揭露中共“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的證人證言,文章以身處中共國內的證人親屬的“發聲”,或者以中共政府的調查結論駁斥證人證言。這就如同一個被受害人指控犯罪的黑幫組織在爲自己辯護時,以被自己牢牢控制的受害人親屬的“發聲”作爲證據,或者以黑幫內部人員對事件的調查結果作爲證據,這樣的辯護未免太荒唐可笑。

當然,文章也不忘“邀請”聯合國人權高專巴切萊特訪問新疆,但世衛組織溯源中共病毒調查小組在武漢與中共病毒之“母”——石正麗喝白酒、唱卡拉OK的笑梗還未從人們的談資中消散,誰又能保證聯合國人權高專進入新疆後能夠進行不受中共幹擾的獨立調查呢?

限于篇幅所限,本文在此就不對該文列舉的24條所謂的“事實真相”進行一一揭露。中共所謂的“事實真相”在以上從常識和邏輯角度進行的分析中已原形畢露,這樣的“事實真相”不過是中共在對信息管控極爲嚴厲的前提下搶占被“牆”所困的民衆大腦的“毒器”而已。

總而言之,《關于涉疆問題的謊言與事實真相》—文的立文基礎完全建立在—個中共臆想的“假設”基礎上,其驗證“假設”的方法缺乏科學性,其所舉例證也缺乏足夠的客觀性。

最後,提醒一下中共,若要證明自己的“清白”,就請上國際法庭去爲自己辯護,這是作爲正常人應該具有的常識,不要再授意毫無常識和邏輯的禦用媒體爲自己“遮羞”,撒謊者的“遮羞布”只會起到適得其反的作用,“遮”不好反將自己最後的“底褲”暴露無遺!

(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參考鏈接:
[1]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21/0205/c1001-32023176.html


責任編輯:華盛頓DC農場 光之子(沙加)
編輯/校對:多倫多楓葉農場 孫行者
發布:京都富士會農場 孤獨的小生(文留)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