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可以篡改歷史,但能把人們經歷的傷痛抹掉嗎?

新聞來源: 《The Economic Times》
原作者:LI YUAN
發布時間:2021年1月23日
簡評/翻譯: 阿娜 發稿人: Ting Guo

簡評:

2020年1月23日武漢開始封城,沒有想到的是,武漢當時的疫情的嚴重程度可以用慘烈來形容。就是在中共防火墻高築和網絡管控嚴重的情況下,作為身在海外的人看到那些呼救和真相報道的視頻都不忍落淚。可以問問周邊多少人,都是在這病毒的事情上,看清了中共體制的邪惡及對待中國老百姓的殘忍。多少醫生護士喪失生命,多少滿載醫生、護士的飛機和汽車去到武漢支援,回來的卻是噩耗。聽說封城結束後的武漢,每到晚上,多少社區裏壹棟棟的樓是漆黑壹片………

如果拿中共病毒給世界造成的人員傷亡情況,與傳統意義上的戰爭相比的話,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慘烈的壹次戰爭。沒有任何壹場戰爭,可以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殺戮如此之多的無辜百姓。最可恨的是殺人者–——“中共”還在大搞病毒經濟,無理收取各項檢查、隔離費用。正如中共的監獄裏判處死刑後,還要向死刑犯的家屬要被槍斃時的子彈費壹樣的道理。聽起來太滑稽,但這卻是如此殘酷的現實。

原文翻譯如下:

北京如何將中國的病毒悲劇變成其優勢

壹年前的這個星期,中國共產黨正處於幾十年來最大的危機邊緣。冠狀病毒使武漢市陷於癱瘓。在接下來的幾天裏,政府公然掩蓋這壹大流行病,在網上引發了中國互聯網多年來未見的強烈反對。

然後,當政府打擊的速度快到似乎連中國的宣傳機器也無法應付,許多有自由思想的中國人開始認為這是不可想象的。這場悲劇也許會迫使中國人民退縮。經過數十年的思想控制和日益嚴格的審查制度,也許這是世界上最大,最強大的宣傳機器將要瓦解的時刻。但結果是這部宣傳機器還在。

壹年後,共產黨對病毒的國內言論已經絕對的控制。按照北京的說法,武漢不是證明了中國的弱,而是證明了中國的強大。至少從在線內容來看,去年恐怖的記憶似乎正在消失。即使是中等程度的異議也會被中共所制造的更大的聲音所掩蓋。

中國人民本周本應該低下頭,以紀念遭受痛苦和死亡的人。相反,壹位中國女演員及其代孕嬰兒的醜聞卻在國內互聯網上火爆,這就是中共的宣傳機器所制造的小報新聞。(譯者認為這都是中共用來吸引百姓的眼球和轉移對病毒關註的技倆罷了。)

本周,我瀏覽了我壹年前的中文社交媒體時間表和屏幕截圖。我為刪除了多少帖子,文章,照片和視頻感到震驚。特別記得對李文亮博士在2019年底警告大流感被沈默後死於該病毒感受明顯。

那天晚上,無數中國人發動了壹場網上起義。他們發布了“悲慘世界”歌曲“您聽到人民唱歌嗎?”的視頻。他們反復分享李克強的壹句名言:“壹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壹個聲音。”

甚至中國的壹項宣傳指示都警告說,李文亮醫生的死是“前所未有的挑戰”。年輕人告訴我,官方新聞媒體已經失去信譽。

我的微博上的壹位追隨者為以前攻擊我而道歉。他寫道 : “我曾經以為像妳這樣的人是邪惡的。”現在,他補充說“我知道我們被騙了。”

壹位中年知識分子告訴我, “他希望有自由思想的中國人(那些希望從北京的控制中獲得更大自由的人)將從他估計的總人口的5%增加到10%,再增加到30%到40%。”

隨著這些希望的升起,其他人試圖壓抑熱情。壹位政治學家猜測,具有自由主義思想的中國互聯網用戶所占份額將會減少而不是增加。她預言,在三個月內,中國公眾將在中共領導力下慶祝他們光榮戰勝病毒。不幸的是,她是正確的。

正如我的同事所報道的那樣,為了重述大流行初期的敘述,中國政府開始了巨大的幕後努力,以確保審查掌控到方方面面。他們傾聽並閱讀人們所有的發帖。然後,審查員要麽解決問題,要麽讓持不同政見者沈默。中國官員說,警方已對17,000多人進行了調查或以其制造謠言、散布虛假大流行病相關的信息的名頭去處理這些人。

11周後,武漢的封鎖結束了。到了夏天,世界上許多網站的首頁上都出現了壹張擁擠的武漢遊泳池的照片。中國成為成功的典範,而美國和許多其他西方國家的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數激增。這種對比使中共強大的力量的有效性變得容易售賣出去。

中國共產黨的控制歷史由來已久。在美國,歷史敘述轉換和競爭,導致爭論甚至暴力,但不斷闡明新的觀點,並加深對支撐民族身份的因素的理解。相比之下,在中國,中共政府成功地告訴人民,除非有強有力的掌控者敘述,否則中國幾乎無法統治。

共產黨篡改歷史最嚴重的事件,包括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和天安門廣場的鎮壓。文化大革命之後,緊隨其後的是所謂的疤痕文學,即那些在那段困境中受苦的人們的回憶錄風格的小說。黨很快意識到了讓公眾分擔個人創傷的危險,並取締了書籍。

在習近平領導下,該黨已不再容忍非傳統的歷史觀念。在2016年,《炎黃春秋》每月出版壹本,是壹些溫和的退休官員們在此發表文章,後被迫將其編輯權交予中共當局。

關於當前大流行的敘述也不例外。報道形式與正式版本不同的記者,作家和博客作者已入獄,失蹤或沈默。武漢小說家方方成為2020年中國互聯網上最受辱的人物。她的罪行是?在網上日記中記錄她所經受的封城的經歷。

網上有人稱她為騙子,叛徒,小人和帝國主義的狗。他們指責她騷擾政府,並在美國出版日記的英文譯本,從而使中國人在世界上丟臉。壹名男子呼籲政府調查她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壹位高級醫學科學家譴責她缺乏愛國情緒。沒有出版商願意或能夠在中國出版她的作品。支持她的社交媒體帖子和文章經常受到審查。壹些公開場合為她辯護的人受到了懲罰,其中包括武漢的壹名文學教授,她失去了黨員資格和教學權。“我想方方寫了發生的事情,”武漢殘疾人誌願者組織的組織者葉艾米(音譯)說。 “實際上,我認為她沒有寫進去那些最嚴重的情況。她的日記很溫和。我不明白為什麽這樣的事情都不能被容忍。”

像方方這樣的人所做的對她自己是有風險的。它使那些可能在政府做壹些愚蠢的事情之前的吹哨人保持沈默,例如陷入沖突中(可能是網上被罵)或被稱作幹擾中國的經濟增長。

它也掩蓋了中國人民的真實感受。在大街上,大多數中國人都會很樂意告訴您他們的想法,也許是詳盡的細節。但是中國在2020年變得更加不透明。在線審查制度變得更加嚴厲。很少有中國人願意冒險與西方新聞媒體對話。北京驅逐了許多美國記者,包括《紐約時報》的記者。

武漢誌願者團體的組織者葉艾米不相信武漢可以宣稱自己戰勝了大流行。她說:“我的整個世界已經改變了,它可能永遠不會回到過去。” 她仍然在沮喪中掙紮,害怕離開自己的公寓。作為大流行前的外向型人,自2020年4月封鎖結束以來,她僅參加了壹次社交聚會。 “突然之間,我們被關在家裏很多天了。這麽多人去世了。但沒人追究責任。”她說。 “如果有人為自己沒有做好的工作道歉,我可能會感覺更好。” 她說:“我無法忘記痛苦。” “刻在我的骨頭和我的心裏。”

原文鏈接:
How Beijing turned China’s COVID-19 tragedy to its advantage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