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北卡崇尚毛臘肉的“革命社會主義者”教師協會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Revelation119熙攘

圖片來源: Ladyliberty1885

據<<國家脈搏>>2月3日報道, 美國北卡羅來納州最大的教師協會副主席、“革命”人物布萊恩·普羅菲特(Bryan Proffitt)是一個自稱馬克思主義者的激進主義分子,其與一個遵循馬克思和毛澤東主義的“革命社會主義”組織“解放之路”關聯甚密。他領導著北卡羅來納州教師協會(NCAE),該協會擁有43000多名成員,年收入超過800萬美元。

針對孩子們的社會主義

普羅菲特此前曾擔任達勒姆教師協會主席,並於2004年至2015年間執教,而且還是達勒姆公立學校年度最佳教師獎決賽的入圍者之一。

然而,在教學之外,普羅菲特堅定地致力於促進美國內部向社會主義的轉變。普羅菲特在《解放之路》這樣描述道,“我們是美國的革命社會主義者,致力於為一個社會財富不是由少數億萬富翁控制而是由人民控制的社會制度而奮鬥。”

《解放之路》將共和黨人視為“主要敵人”——在統一戰線的框架下,我們把新同盟當作主要敵人。新同盟是共和黨中團結在一起的由資本階層和中間階層中最反動的人士和右翼種族主義者組成。我們用這個詞來強調一個事實,即這個國家右翼力量植根於種族主義計劃和戰略。

更重要的是,《解放之路》公然申明遵循毛澤東主義——毛臘肉提出了群眾路線和統一戰線的方法,即如何從工人和廣大群眾在提出要求並進行盡可能廣泛和團結的、實質上挑戰體制的鬥爭的經驗和見識中汲取教訓;以及如何阻止在社會主義國家生產過渡關系中產生的新剝削者恢復資本主義。

《解放之路》還表示,“我們還可以從無數幫我們勘察前方道路的鬥士身上學到很多東西。這些人不僅包括卡爾·馬克思、弗拉基米爾·列寧和毛澤東,還包括馬爾科姆·利特爾、埃拉·貝克、艾米爾卡·卡布拉爾、何塞·卡洛斯·瑪麗亞特吉、安東尼奧·格拉姆西、何塞·馬蒂、弗朗茲·範農、迪格納·奧喬亞和貝塔·卡塞雷斯等等“。

普羅菲特為該組織撰寫的白皮書,希望他們“鼓勵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組織以及建立革命運動所需有關的對話”。他在白皮書開篇說,“為了透明起見,我們是解放之路的年輕領導人,這是一個革命組織,其成員遍布美國。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就是妳……年輕的左派。”

針對學校

在白皮書中,普羅菲特指導他的同誌們如何成功地在美國和其他地區實現社會主義——找到並支持來自人民運動的新的領導層。研究問題,設計長期解決方案,並創建計劃來組織我們所需的變革。在這些組織中,每個人都不必全能,文化工作者與組織者和有天賦的管理人員並肩作戰,因此每個人都努力填補彼此的空白,互助互愛。積極協調和提高。通過創建一個不同運動和地域的革命者可以串聯的方式,集體的力量比簡單的個人力量的總和要更強大。

他還談到了針對學校的特殊意義——與社會運動組織、社區組織、工會、學校和革命組織中的人們一起建立共同的項目或運動。人們基於對問題的本地調查的項目展開發展與合作。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民群眾總部機構、更多的群眾運動。這會展示我們如何為人們創造改變現實的空間。革命者們在這裏起著重要作用。與以前從未一起工作過的人進行這種工作將有助於建立信任和持久的政治關系,從而使我們能夠進行更高層次的鬥爭。

2008年,作為“抗爭傳統的繼承人:北卡羅來納州社會正義主義者的口述歷史”項目的一部分,普羅菲特接受了采訪。在采訪中,他堅持“資本主義必須消失”並呼籲成立革命黨派——我是一名革命者,因為我認為資本主義必須消失。不消除白人至上主義,我們就無法建立一個更美好、更多元化的社會。在我們結束所謂的父權制的制度之前,我們不可能結束對婦女的暴力行為。因為這種制度宣揚男人比女人更有價值,而且只有兩個性別種類,每個人都必須選擇其中的一個。不革命,我們就改變不了這個狀況。通過組建一個革命黨派,我們將會改革很多東西。

評:

眾所周知,美國及其他西方大國的教育系統是由一群有著強烈左派思維的理想主義者管理。他們不僅在教學實踐過程中向孩子們灌輸左派價值觀、洗腦年輕一代,而且還通過他們控制的教育系統對於異見人士(右派思維人士)進行打擊。強迫勇敢發表不同觀點的教授或者老師辭職或者被辭退的新聞,常常見諸報端。因此,看到本文,並沒有使筆者更加驚訝。

可是影響力巨大的教師協會領袖如此“無知的”推崇共產主義惡魔馬克思、列寧、殺人魔王毛澤東及其主義,著實讓我倒吸一口冷氣。基於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國家100多年以來的歷史中給人類社會帶來的眾多如此明確的歷史事實(諸如社會主義國家的貧窮、人治大過法治以及億萬人口被屠殺,以及資本主義國家的文明、科技發展等),左派領導人依然選擇前者道路,實在匪夷所思。正如我們在路德時評中所聽,這些人不是蠢就是惡!

原文鏈接

校對、發稿 文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