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逐孔子學院後,美國從台灣尋求中華文化的替代

新聞來源:NIKKEI ASIA《 日經亞洲新聞》| 作者:NICK ASPINWALL 尼克•阿斯潘沃爾| 發佈時間:2021年2月2日

翻譯/簡評:wmorpho|校對:SilverSpurs7|審核:萬人往|Page:小雨

簡評:

由於對學術自由的擔憂,中共國的孔子學院在美國的大學校園中被關閉,因此美國駐台灣最高代表正在呼籲講普通話的民主台灣來填補中文普通話教學這一空白。這為全球各國樹立了中文普通話教學的一個典範,隨之會有其他民主國家效仿美國來邀請台灣替代中共國,開始從意識形態上驅除中共國。

30年前,美國大學和地區圖書管的中文藏書大部分來自台灣和香港,那些書籍內容廣泛豐富,無論是歷史還是文學,真正頌揚的是中華傳統文化的核心——仁、義、禮、智、信。後來,美國大學和地區圖書管的中文藏書都逐漸地被中共國的大外宣書籍和影視劇所取代,現今已經很難看到來自台灣或香港的書籍。中共國在意識形態上下的本錢和功夫是有成效的,例如,“九指妖”之所以能興風作浪、妖言惑眾、傷害無數,除了她自己作惡,還因為有產妖的土壤與氣候,使得受害人失去了分辨妖魔的能力,失去了中華傳統文化的基本核心——仁、義、禮、智、信!推動與宣揚中華傳統文化,光靠台灣是不夠的,需要我們全球熱愛中華傳統文化的每一個人的鼎力推廣。

滅共,不僅僅是要解除共產黨這個組織形式,還要從意識形態上徹底除去CCP的毒素,不然,滅共就會成為空中樓閣,你永遠也擺脫不了中共的控制。即使中共被滅,你也擺脫不了“九指妖”之流的欺騙與控制。我們要從自身做起,去除假大空,重拾仁、義、禮、智、信,真正的讓世界了解中華傳統文化的魅力與偉大,讓全球的華人能夠重拾尊嚴。

原文翻譯:

由於中共國孔子學院在美國被關閉,美國請求台灣填補空白

美國大學為普通話學習者尋找替代方法

2018年12月,代表們參加了在中國西南四川省成都市舉行的第十三屆孔子學院會議。©美聯社

紐約——由於對學術自由的擔憂,中共國的孔子學院在美國的大學校園中被關閉,因此美國駐台灣最高代表正在呼籲講普通話的民主台灣來填補中文普通話教學這一空白。

美國在台研究所所長佈倫特•克里斯滕森(Brent Christensen)告訴《日經亞洲新聞》,台灣可以在滿足美國學生學習普通話的興趣方面發揮“主角作用”,並應藉此機會大力宣揚台灣的文化和民主。

中共國的孔子學院在美國校園內提供普通話語言和文化課程,由於擔心中共對美國大學學術自由產生影響,各大學正在迅速關閉孔子學院。去年八月,美國國務院將孔子學院的總部標記為中共國的“外國使團”,更加速了孔子學院衰落。

克里斯滕森說:“中共認為台灣以及許多其他議題在政治上是敏感的。然而,中共國的敏感性不應該決定美國校園的學術環境或課程。”

相反地​​,他說:“台灣與美國一樣鼓勵並確保知識和學術自由。”

去年啟動的美國台灣教育計劃為兩國提供了一個增加教育交流的框架——通常這是一個輕量級的政治議題,但由於華盛頓終止與北京的教育聯盟的舉措,使得這一框架具有重要意義。

儘管雙方尚未敲定這項啟動的規劃,但它已經導致雙邊教育計劃的擴大,這將使更多的台灣教師前往美國教授普通話。

克里斯滕森說:“從台灣老師那裡學習普通話,意味著學生是在沒有審查或脅迫的環境中學習普通話。”

孔子學院自2004年成立以來,一直飽受爭議,原因是它被指控審查諸如台灣和西藏等敏感話題的教育。

這些學院的職員也被指控企圖影響其附屬大學現有的亞洲研究課程,儘管他們在學術上是分開的。

2018年,國會通過了一項支出法案,美國國防部削減了在託管孔子學院的大學中為中文課程提供的資金。此舉導致數十所大學關閉其孔子學院。

2020年8月,時任國務卿邁克•彭佩奧(Mike Pompeo)稱孔子學院是“推動北京在全球進行大外宣和惡性影響運動的實體”。

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0月份在北京對記者說,孔子學院“為世界人民學習漢語,了解中國,加強中國與其他國家之間的文化交流提供了橋樑。 ”

他說:“出於意識形態上的偏見和政治上的權宜之計,彭佩奧等美國政治人物通過抹黑孔子學院並干擾其正常運作,有意破壞了中美之間的文化和教育交流與合作。”

根據美國國家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收集的數據,目前,只有55所美國大學仍開設孔子學院,其中大多數是公立學校,他們缺少資金來源。

美國去年還結束了在中共國和香港的富布賴特(Fulbright )交換計劃,引發了台灣對富布賴特計劃的高度興趣——這可以增加美國在台的資金注入。

2011年1月21日,中共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左邊,參觀位於芝加哥沃爾特•佩頓學院預備高中的孔子學院。©路透社

台灣富布賴特計劃負責人林麗莎(Lisa Lin)表示,在2021-2022學年,將有多達60名台灣人在美國大學教授中文,而2020年為39名,2019年僅為25名。

林說,在過去的幾年中,這些助教“受到本地教授的邀請,討論有關台灣社會,台灣社會運動以及台灣和中共國之間的文化差異。”這使他們有機會分享有關台灣社會的諸多方面的話題,從土著群體到台灣的向日葵學生運動。

富布賴特台灣執行董事蘭德爾•納多(Randall Nadeau)表示,從2018年到2021年,申請富布賴特台灣計劃的美國人的數量翻了一番。

納多說:“我們當然看到了美國對台灣的興趣越來越大。” 他強調:“中共國對學術研究的限性越來越多,台灣成功地處理了這次疫情並獲得了國外的高度關注。”

台灣和美國已經在其他教育計劃方面進行了多項合作,例如與AIT共同啟動的人才網絡計劃以及美國大學的多項台灣研究計劃。

儘管台北可能缺乏涵蓋北京孔子學院範圍的原始資金實力,但專家認為,那樣做反而是不明智的。

華盛頓大學台灣研究計劃助理教授詹姆士•林(James Lin)表示,台灣可能會效仿韓國和日本的模式,它們通過無條件的學術賦予在美國建立學術影響力,而不是效仿孔子學院的強制與霸道。

自1972年成立以來,由政府支持的日本基金會(Japan Foundation)就資助了美國大學的日本語言和文化的學術計劃,而韓國基金會(Korean Foundation)自1991年以來也做了相同的事。台灣已經通過華盛頓大學的自有資金支持開始了類似的計劃。

詹姆士•林說:“如果台灣外交部想複製孔子學院的模式,僅用台灣來替代中共國,那台灣也會遇到干涉學術自由的問題,就會面臨與孔子學院相同的命運。”

他補充說:“資金可能是一個長期的問題。它必須沒有政治上的限制。”

林說,他還沒有看到美國大學的管理者對建立台灣相關的課程感到抵觸與恐懼。

在歐洲和澳大利亞,那些開展了與台灣有關活動的學校收到了中共國大使館的來信,揚言要進行報復,例如禁止中共國的留學生進入這些大學就讀。

倫敦大學SOAS台灣研究中心主任達菲德•費爾(Dafydd Fell)說,為了加強台灣的國際教育影響力,台灣政府和私人的計劃傾向於“分散而不是集中”,從而形成“許多短期的海外台灣研究計劃”。

他說:“國際性的台灣研究項目比過去更加多樣化和充滿活力,但是許多中心或計劃運行並不十分穩定。”

他補充說,無論如何,台灣的全球教育計劃目前是“相當健康的”,並且可以作為中共國和香港的獨裁政治環境的替代者而受益。

費爾說:“對台灣研究的需求在某種程度上取決於我們如何設計台灣或設計台灣研究計劃。但是它也需要台灣的支持,關鍵是長期和有針對性的資金支持。”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