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7晚:爆料革命內部戰友爆料拜登為什麽說沒有“時機”給習近平打電話

文字整理:茅屎坑 sdblack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2/7/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親共者”拜登對華政策首提習近平,表態美中未來會發生“極度競爭”的經濟碰撞,爆料革命內部戰友爆料拜登為什麽說沒有“時機”給習近平打電話?拜登需要什麽時機?

 

視頻



文字

 

路德先生: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博艾冠談。今天是2021年2月7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晚上8:30啊。我們今天首先來看,這個拜登今天接受媒體采訪,首次提到了這個中共啊,這個提到了習近平,說為什麽不給習近平打電話,這裏面啊,看他怎麽說的啊,咱們這個標題是,這個親共者拜登對華政策首提習近平,表態美中未來會發生極度競爭的經濟碰撞,但爆料革命內部戰友曝光為什麽,拜登為什麽假裝不給習近平打電話?這個話題很大啊,所以呢,我們會結合很多事情跟大家來分析壹下,告訴大家這裏頭,為什麽拜登不給習近平電話,然後拜登啊,這壹番話,這個傳遞壹個什麽樣的信息啊?好,首先這個博博士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博博士:好的,大家好啊,給大家分享兩條,第1條就是說,今天是美國的在這個超級碗這個橄欖球賽的這個壹年壹度的這個日子啊。就跟這個中共國墻內的這個觀眾看春晚壹樣啊,這個東西是每年壹年壹度的這個體育和娛樂的大戲啊,然後每壹年呢,都有軍方在這邊助陣助興啊,今年是有壹架b1-b加b2和1架b52戰略轟炸機啊,就是說在奏響國歌的時候啊,飛經這個體育場的這個上空。這也是軍事迷可以壹飽眼福的壹個壹個機會啊。這是1,第2條就是說,上個星期我們給大家分享了美國的最新款的f15-1x戰機,第1次試飛,然後第1次試飛,今天就有壹個這個嗯,就是采訪出來了啊,說就是他的第1次的試飛員談這個飛機的這個情況,然後呢,居然說在第1次試飛的時候就已經飛到了4萬英尺的這個高度和這個兩倍音速的這個巡航啊,所以說這個時候可以可以看到,就是說,美軍是對於和這個波音公司對這個f15-1x這個平臺是多麽的有信心啊,在第1次試飛的時候就已經飛出了非常極限的這樣的壹些參數啊。所以說這個時候我們可以看到,美國後面空軍也會大也會有成批量采購f15-1x,而且會成為這個外銷的這個型號裏面非常非常重要的壹款戰機。所以我們可以看到f15-1x,以後,我們會經常會在這個世界各地的這個新聞裏面,更多的這個提到他。好的,我今天就分享這麽多,謝謝。

路德先生:好啊,艾麗女士分享壹下。

艾麗女士:好的,我們看今天有壹條消息啊,就是壹個新的社交軟件啊,叫做club House,俱樂部,最近開始在美國的這個語音的這個社群軟件,應該講它是很流行,他現在由於這個馬斯克和網絡券商羅賓漢的這個執行長官的突然在平臺上,在這個平臺上使用對話,然後頓時那就很多人加入啊,這個據目前所知還是很流行,而且也沒有得到審查,沒有在大陸內得到審查,那麽它這個現在有很多的人在這個裏邊做各種各樣的標題,包括現在被封殺的,國內被封殺的各種新疆問題,臺灣問題,以及滅共的問題啊,都在裏面有啊,歡迎大家去關註這個軟件啊。另外壹件事情呢,就是說到了這個漢語,在內蒙古啊,我們繼續說中共對中國人的這個教育課本的重視,遠遠超過了中國人的意識,就是說我們不知道,我們其實被洗腦就是從小學課本,幼兒園開始的,那麽現在呢,內蒙的這個新的使用的這些小學課本呢,已經全面通用,要用漢語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就是用漢語來教學,已經開始推行,而且這個在內蒙古自治區,要求各級黨委政府把推行這三科,就是道德,語文和歷史,作為重大政治任務,大家看到嗎?這就是中共對教材的重視,而我們也應該看到,這就是他統壹化集體化全中國,無差異化中國人民的壹個這種事情,其實這就是反人類的啊,就是人民就是應該有差異的,地區之間就是應該有差異,無差異的統治就便於他的統治,這個才是最可怕的。好,就分享這二條,謝謝。

路德先生:好,冠博士分享壹下。

冠博士:好,大家好,今天要說的第1條是,中共的軍方在2月7日將在這個黃海的北部執行軍事任務呢,這是中共海事局在2月7日說的,所以說呢,這個又是說中共軍方又將在黃海北部進行這個15天的這樣的演習啊,所以說現在中共他和美國之間的這種狀態,他在這個習近平在這個三胖話這個過程中,除了在臺灣、緬甸給自己拿了籌碼之後,他現在又想在黃海這個地方軍演,再次給自己多攢壹些籌碼,所以這個也暴露出了中共的他現在真實的這種面目。第2件事情要說的是,參議員克魯茲呢,他最近在這個接受采訪的時候呢,他說中共是下世紀對美國構成最大的地緣政治威脅。那麽他就說在這個拜登的提名人啊,就是拜登政府提名人身上,看到了急於擁抱中共這個最惡劣的部分呢,他就說他們將繼續與同事合作,保護國家的安全,所以這個就是說,作為共和黨的壹位議員克魯茲,他也是繼承了這個川普總統在共和黨的這個政治遺產,那麽用這個來去監督這個現任的拜登政府去走向滅共的這樣的壹個道路,所以在接下來壹定會這樣,如果說拜登政府它要走向親中的這個道路的話,那麽作為共和黨壹定會站出來去反對和監督。第3件事情要說的是,川普總統的之前的高級顧問Jason miller他周六的時候說,川普總統正在決定如何重返社交媒體上,包括考慮在不久的將來推出自己的社交媒體平臺,他沒有具體說會怎樣做,他只是說川普總統有很多選擇,包括加入現有新平臺或者推出自己的品牌,目的都是對抗這個矽谷科技巨頭,所以這個我們就可以看到,像川普總統說的,在這個1月20號早上的演講中說的,他說,我會在某壹種形式中回來,所以現在呢,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個已經越來越清晰了,就是說川普總統將會以媒體的形式繼續它的這個平民主義的這樣的壹種運動。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好,我們看,今天這個拜登啊,這個談對華政策首提習近平啊,咱們標題是親共者拜登為何假裝不給習電話啊?這裏面啊,這個咱們,我們在這120之後,我們壹直說啊,拜登也會反共,是吧,這是我們的壹個啊,就是呼籲,但是我們現在是應該說是叫做這個監督者,是不是啊?妳只要稍微有壹點啊,這方面啊,想這個什麽,這個就是之前咱們做節目說過啊,想假裝偷情,然後表面上作出,好像沒事啊,做出好像跟中國沒點關系壹樣,我們都可以看得出來,也別忘了,咱們有爆料革命的戰友啊,在裏面,是不是?所以我們的標題是親共者拜登為何假裝不給習電話,他在接受采訪的時候,美國媒體采訪的時候,談到他,為何他上任後壹直沒有跟習近平通話?在談到美中關系問題時拜登表示,美中在全球經濟舞臺上將經歷極度競爭,但不會彼此陷入直接沖突,這個CBS啊,周日采訪,當問及為何沒有給習近平通話?他說壹直沒有時機與他交談,沒有理由不給他打個電話,這個話我壹聽啊,這絕對是心虛啊,心虛,所以我們看到,拜登也不是壹個,就是這種理由,聽的怎麽,就是說啊,咱們這有些電影,就說啊,妳為啥不給這個妳的相好打電話,或者是地下偷情的相好打電話?(說)沒時間,沒有實際,這多假啊,博士妳覺得是不是假啊?這個理由真的是太假了,是不是?我忙,我沒時間,妳怎麽看?這句話透露出心虛,是不是心虛啊?

博博士:我覺得,在這個裏面,我從今天這個采訪裏面,這個整個的這個東西裏面看啊,這跟川普這個時代,就已經是完完全全的兩個感覺,都不用說川普時代,的就是比以前奧巴馬和這個小布什的這個時代啊,跟中共的這個感覺都不壹樣,這個裏面完全就感覺到,有壹種怎麽說呢,就是完全是有示弱的這樣的壹種這個啊,給人的這種印象啊,而且這個裏面,我覺得很不好的壹點就是說,他就是說對於軍事沖突這壹點非常非常的忌憚啊,所以這壹點來說的話,可能會給中共很不好的這樣的壹個虛擬的這樣的壹個信心啊,所以說這壹點我們在節目裏面再跟大家講啊。路德。

路德先生:咱們先說啊,艾麗女士,這個為什麽不打電話,別的,咱們待會再談啊,關於什麽競爭這些,妳覺得這句話透露出拜登啊,反正就是心虛,我說是心虛,妳覺得呢?

艾麗女士:他這個表示出來的這個話,就是這個回答的話是非常沒有水平的,露出他沒有理由不給他(打電話),就像剛才講的,妳明顯的感覺到是壹種情人之間的,明明心裏勾著想,然後表面是說我不認識不太熟,我最近很忙,我們家裏有事,就這種感覺太明顯啊,這種感覺太明顯了,我也有這個感覺,就是好像有壹種情人之間的似是而非,欲言又止的,這樣的壹種感覺,真的很糟糕,這就是說,妳想……欲蓋彌彰啊,就是說妳想幹什麽?妳實際是什麽?他也沒有更強的掩飾的能力,所以我覺得在這壹點上也確實是他老了。所以這個話說的想蓋也蓋不住,所以就像大人看小孩,壹撅屁股就知道妳要放響屁還是臭屁,就是明顯的感覺到他就是在欲蓋彌彰。嗯,就是這樣,所以我覺得在這壹點上,要打電話,為什麽不給他打?因為我很忙,這壹點上就可以表明,他在這個問題上根本就沒有態度,或者是說他上來,從他大選上來壹直走到現在,他都是心虛的,可不僅僅是對中共心虛。整個都是心虛籠罩著他,整個他是這樣的壹個心態,所以我覺得在目前問題上呢,他的這個所有的應該講,政治班底和政治決策,我們壹直說在期待他的這個政治決策出來,應該講就是他的這整個的班底的決策,或者是說,他的這壹套班子的整個的決策,而不僅僅是說它有多少的對世界格局的或者對中共的政策,完全其實應該講是它這個整個班底的決策,路德。

路德先生:對,妳看這就是啊,這就是咱們路德社啊,告訴大家,爆料革命,任何妳壹絲念頭咱們都看得出來啊,是不是?啊,很多人說,有些5毛,還有些砸咱們的說什麽啊?120之後拜登上臺了,我們就……我們什麽時候舔過他們?我們壹直說,妳只要滅共,咱們絕對支持,但是妳只要流露出那麽壹點,啊,這個猶抱琵琶半遮面啊,然後還想跟中國勾兌,第壹時間我們是站出來,絕對的,絕對的站出來,妳要不來把我們遣返,把我們抓起來,沒問題,知道嗎?所以說啊,很多啊,誰有這個膽量,大家看了沒有啊?現在誰有這個膽量?所以說啊,這些,我們之前是說什麽,我們期待妳去滅共。但是啊,妳這如果透露出那壹點點那個小心思,照樣站出來,照樣有咱們墻內的戰友啊,這個習近平的死對頭會站出來,會揭露的,這就是為什麽說,我們爆料革命內部戰友爆料,為什麽假裝不給習近平電話,怕什麽?說白了,他對習近平他周邊的人不放心,知道他這個電話打過去,隨時會暴露的啊,所以說啊,這個裏頭說什麽啊,沒有理由不給他電話,沒有時機,這個時機是什麽?時機,大家想想,他需要時機嗎?啊?是不是,這不就是,等習近平把內部的事情搞定,是不是?等習近平啊,我之前說了,這個手術做完以後有壹段時間,他要把內部的問題(解決),這就是時機。有咱爆料革命戰友盯著,他當然沒時機了。是不是?冠博士,我不知道妳是否明白我說的這個意思沒有啊。

冠博士:是的,這個我們就可以看到,其實拜登他上來之後,壹直在說什麽中共是戰略對手,說美國是敵人,但是卻壹直不敢給習近平打電話,所以說這壹方面是因為之前爆料革命4年川普總統4年的這樣的壹個政治推動美國大方面轉向的結果,那另壹方面或者說真實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對習身邊的人不放心。其實習是這樣的,我們就講說現在習近平內部無論做什麽,無論他最機密的身體狀況,都可以有中共內部的戰友去把這個話傳出來,傳給爆料革命,就可見習近平身邊他是沒有任何信息可以藏得住的。如果說拜登在這個時候和習近平去打電話,因為如果妳要打電話,妳壹定是要談交易,妳壹定是要談壹些這種桌子底下的這種勾兌的事情,那麽在這個時候,這個信息如果暴露出去的話,對於拜登來說是極為不利的。因為拜登他現在剛剛上來,各方面面臨著都是非常巨大的壓力。那麽我就舉個例子,比如說上周五白宮新聞秘書,他在這個發布會上就有記者問他說,亨特是不是還有中國上海的BHL公司股份,那這個新聞秘書就說,享特壹直在努力撤出自己的投資,所以這話就已經很明顯了,努力還在努力,所以這個投資還有沒有,那麽這個答案就比較明顯,所以說從這個角度上說,拜登他現在對於這個中共的事情,對於習近平的事情,都是小心翼翼,因為壹招不慎,他就有可能招來這個內部民意的巨大反彈和在他自己內部的反對勢力的這種巨大的反彈。所以說呢,在這樣的壹種情況下,壹個是國家的大的局勢,壹個是總加速師身邊這種內憂外患的局勢,拜登,他只能等待。這也是壹個這個美國和中共之間壹直沒有接上話的這樣的壹個原因。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妳看,這個納瓦羅今天接受瑪麗亞采訪,明確說了川普總統下臺之前那幾十個命令,被司法部給擋住的就是什麽?滅共的,就是針對CCP的,咱們沒有吹牛嗎?是不是,所以,告訴大家,任何事情,任何事情,拜登不敢打電話,第壹,他內部,他必須得,如果他心不虛的話,說白了,拿起電話就打,不管妳怎麽錄音都不怕,是不是啊?沒有任何的,沒有任何的心虛,有啥不敢打電話的。第壹,拜登他要整理壹下,看看這裏有沒有裝攝像頭啊?那裏有沒有安裝監控裝置啊?川普總統有沒有安排什麽東西啊?把人啊,整理好,習近平那邊也是壹樣啊,是不是,壹系列的,內部的,這就叫做時機,所以告訴大家啊,妳看,這首先,120之後,很多人說,咱們這個說了享特·拜登,924我的視頻還在那裏,大家趕緊去舉報,趕緊告訴報告給白宮啊,這個路德社給妳享特·拜登的(爆料),還在那,趕緊把我們抓起來,有嗎,為什麽?大家知道啊,因為他們知道爆料革命不是這麽簡單的事,背後有壹種力量啊,如果說啊,就我壹個人站在這裏,爆料革命,把文貴先生滅了,我滅了,咱們博士團滅了,如果說這把咱們加起來10個人滅了,然後最後爆料革命就偃旗息鼓了,那太容易解決了,把我們幾個人滅了不就得了嗎?是不是?那為什麽他不滅我們?就是因為他知道滅咱們沒用。背後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知道嗎?所以說啊,他也知道這個視頻啊,這個享特·拜登的924的那些東西,所有的東西,我們只是壹個發聲渠道而已,背後真正的這個,肯定是通過人問,妳這個,妳這硬盤到底怎麽流出來,妳給我查清楚,查清楚之後,咱們在打電話,明白嗎?想到這裏頭,他也在查清楚,這就是沒有時機,這就是我們告訴大家的,不敢電話,妳看這就是心虛啊,沒有理由不給他打電話,妳沒有時機。妳想想,這句話,就透露出啊,所以我們隨時在,川普上臺,在臺上,最後他們幾個行政命令沒有發出去,我們之前錯怪川普總統的,覺得是川普總統不敢,後來壹看,納瓦羅說了,是司法部,是不是?那拜登,是不是?拜登上臺,他如果說他滅共,沒問題,因為文貴先生說,跟文貴先生接觸啊,對咱們閆博士很尊重,那沒問題,咱們照樣那個,但是如果說,妳這裏跟我們接觸表面上的,但私底下還是跟那邊眉來眼去,關鍵說的話還是基本上跟著中共走的,那咱們照樣上啊,是不是啊,博博士。

博博士:是啊,這個裏面大家壹定要知道,就是這個裏面,因為拜登和這個大家,現在是個人都知道,拜登有把柄抓在這個習近平手裏,對吧,是壹個地球人都知道,對吧?還有很多爆料革命戰友甚至看過很多的這個兒童不宜的這個東西啊,是吧,所以說這些東西大家都已經留在世間了,就是只要在互聯網上出現過的東西,就壹定會有記憶,是抹不掉的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我覺得,拜登啊,他要再跟這個習近平通話,他要再跟這個習近平的這個關系正常化以前,他要滅火,習近平那邊也要滅火,知道嗎?所以說這樣才能在以後他們倆的交流中間才能夠正常,是吧,但是這個裏面,我覺得拜登啊,他可能這個後面,他因為妳要知道,連川普總統身邊都有親共的人士,我們都知道他起到起到多大的作用,而拜登身邊啊,就得幾乎全是親共人士啊,是吧,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到,這個裏面,他們在這個之間啊,這個各個方面的利益在裏面的,這個糾結就更厲害啊。就是各個利益,各個家族,各個來的拜登政府裏的利益,都是非常非常錯綜復雜的,而這個時候拜托妳要把這個東西給處理好才能夠給習近平打壹個電話啊,所以說他這個時候說啊,我還沒有準備好,就說,就真的是感覺做賊心虛的感覺,我還沒有準備好,我還沒有采點,采點還沒有結束,是吧,所以說啊,這個時機還沒有到,這個時機到了呢,我沒有理由不給他打電話,就是意思就是說,妳先再等壹等啊。等我這邊這個都協調好了,我壹定給妳打電話,妳知道嗎?所以給人感覺就是這種,真的是,但是呢,美國國內現在還有壹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啊,就是說,以前有很多這個記者啊,他們是非常的這個討厭中共,但是呢,他們更討厭川普,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他們就是啊,非常非常的很多的這個反共滅共的這些東西,被川普總統這個光環和川普總統的這個大牌子給遮住了,但是現在川普總統下去了以後,很多很多的這個反共的這個記者,反共的這個人就都站出來了,開始了啊,所以說這個後面大家可以看到,拜登想跟中共勾兌難度是非常之大的,因為甚至很多左派媒體啊,左派大媒體有很多的記者開始來追蹤,那疫情是壹條,然後是那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是壹條,新疆幹什麽事情,對吧?西藏幹了什麽事情,是吧?然後中共在這個香港幹什麽事情,這些東西都會有人在追啊,所以說從這個時候可以看出來的話,拜登想跟中共勾兌,也沒有那麽容易。路德。

路德先生:從這裏妳可以看到啊,就是反過來,我們從另外壹個角度來看,拜登實際上都是很忌憚跟習近平打電話,為什麽說叫忌憚呢?就知道,如果,就比如說啊,咱們說啊,就像那個叫無間道,無間道劉德華演的那個黑幫的人跑到這個警察局當了壹個高官啊,很高頂級的高官居,他壹輩子不想再回黑幫的時候,他最怕的就是接觸之前認識他的人。為什麽?為什麽?大家知道嗎?

博博士:因為有他的黑賬啊。

路德先生:對,習近平直接壹句話,哎,2013年咱們這裏壹起談的東西,妳記得嗎?就壹句話,如果錄音,妳拜登不就死了嗎?知道吧,他沒有到那個位置,像劉德華沒到那個位置的時候,天天啊,給這個叫做什麽什麽,曾誌偉演的那個角色,給他報信。壹旦到這個警督,高級位置的時候,他再也不可能去給他做打下手,他覺得他想回歸正常的生活,所以這裏頭他這壹句話其實就透露出很多信息,大家看明白沒有啊?咱們這幾點,第壹,我們要告訴拜登政府,中共絕對是無恥啊,妳只要打個電話,我告訴妳,他壹定會威脅妳,就跟劉德華不敢去見啊,之前跟他認識的所有的黑幫的人壹樣,妳的所有底細,中共掌握掌控啊。是不是啊?妳現在打個電話,因為那都是直接錄音的,如果是過去的,妳可以說那都是做的假錄音啊什麽的東西,妳完全可以否認,完全可以否認,但是現在有壹點,壹句話對不上,我告訴妳,這個,妳就知道啊,這問題很大很大,我告訴大家啊,因為壹定要知道,這個中共不是鐵板壹塊,就中共啊,習也不是100%全能控制,中共復雜就復雜在這裏,他們內部的這種啊,相互之間奪權,比妳美國要厲害得多得多,中共裏面,本身就是假騙偷,相互之間啊,說白了,都掌握著對方的這個蛋蛋,所以啊,這裏面,打電話可得小心,可得小心啊,是不是啊?因為之前我們都說,拜登在哪壹年啊,在副總統,他自己說擔任副總統期間曾與習近平交互很多啊,然後在這裏頭,他跟習近平有壹個私人的,有個長達36小時的這個對話。到現在沒有放出來,這裏面有多少?有多少東西?亨特·拜登的那些東西是假的嗎?絕對是真的,100%是真的,我告訴大家啊,所以這裏頭啊,這裏頭,咱們之前啊,是說啊,是壹種呼籲,現在咱們是直接盯著啊,盯著。是不是啊?不可能說,不可能說什麽呢,就告訴啊,告訴美國政府這裏,美國政府,咱們爆料革命,說白了,至少咱們路德社,隨時啊,妳只要有壹點點想跟別人勾兌,想這個眉來眼去,咱們都知道啊,都很清楚,艾麗女士。
艾麗女士:沒錯,要知道,那個剛才路德講的,拜登的36個小時,在中共國這個沒有記錄啊,在美方是沒有結果的,但是不要忘記,在中共這邊壹定是有記錄的,妳上廁所都給妳拿記錄,妳的生物指標都給妳留下來,是不是?所有的壹切都會留下記錄,所以,其實我覺得拜登這個心裏就是這樣,他壹旦坐上了總統的位置,他現在應該想跟中共斷絕,或者是說再也不提老事。過去的醜事最好沒有人放出來,但是不要忘了,924的時候放出來的這些事情,可不是習近平放出來,是誰放出來的?是江曾孟放出來的,是他的政治對手,習的政治對手放給美國的,美國是壹個開放的市場,除了妳,除了1種勢力,可不是壹種勢力在這個國家,有多方面的勢力,平衡或者均衡的在控制著這個國家背後的力量,所以大家手裏都有料,這個時候,拜登,如果想跟習走的太近的話,壹定就是,爆料革命不出手也有人會出手,壹定會把這些料,更多的料放出來,是吧,這就是這個問題,也就是妳在中國登記的,大家人手壹份,妳在中國說過的這些話,大家人手壹份,都有這些信息,千萬不要以為妳跟習倆人偷偷說的話,就沒有第3只耳朵,就沒有錄下來啊,所以這壹點是,其實我覺得是最重要的壹點,其實我想說,他在習的面前沒有底氣,或者是說他上臺以後跟中共的政策,他老找不到時機,就是希望對方,象習能夠擺平他的政治對手,如果他壹直擺平不了政治對手,那這個時機是不是老得往後退呢?所以這真的是個問題了,所以,這就是說,他的這個虛,另外也可以看出來,在這個虛的背後就是真心的他希望斷了過去,那麽如果習被搞下來,搞定或者習被對手搞定,突然間消失了,或者出了什麽問題了,忽然腦子裏的血管蹦了,等等,那麽我相信,拜登是第1個拍手叫好的,路德。

路德先生:對,這個裏頭啊,還有因為習現在是不確定性,雙方說白了,都是不確定性,習屁股能不能坐穩,他這個頭隨時爆,是不是啊?這裏頭,歷史啊,告訴大家,所有的歷史,所有的真相,絕對不是妳們在媒體看到的那點事情,是不是?都是啊,這裏面都是,妳不打電話,絕對是有大量的事情在這裏頭,還有壹點就是說,這裏面,互相間剛,才說啊,第壹互相不信任啊,我打個電話,萬壹妳這裏啊,抓著我小辮子在電話裏說,那不是,不是背後捅我壹刀嗎?要寫我或者,是不是啊。第2點,那這裏頭。習,我們告訴大家,習的頭是絕對啊,作了這個介入手術,隨時那個,拜登這裏,那跟習,要不要跟習見建立壹個這樣的關系,那習在這裏,跟拜登他也壹樣的,是不是?拜登都78歲了,這麽大年紀了,是不是?能不能做得穩,那不壹定啊,大家都有很多事。所以這裏頭都很多事,大家去看看啊,歷史上美國啊,特別是歐洲咱們說歐洲吧,這1000多年的這種歷史中的很多這個英法之間的英德之間的相互之間都是啊,不是大家想象的這麽簡單,都是壹個個細節沒處理好,就出··就變化就出大事了,所以千萬不要以為啊,這個這個什麽現在啊,他都是唯壹不變的就是變,隨時發生變化,這個變化,這裏面又牽扯到很多事情在這裏頭,很多夾雜著很多因素比以前要復雜很多很多,所以這裏面剛才我說的啊,這個因為大家知道,剛才習的腦子的變化這是壹個大變量,這個變量的概率是很大的啊,是不是?那拜登這裏的他也是壹個變量,概率也很大,所以這兩兩邊這又是壹個牽扯到裏面壹個事情,所以這個電話不敢隨便打,知道吧,這個冠博士。

冠博士:是。如果我們去看這個爆料革命的話,實際上爆料革命是由這個文貴先生開始,但是是在這個黨內有真正的想解體中共這樣的壹批有實力的戰友和美國政治界這個真正為了美國利益和這個新中國聯邦站在壹起為美國人民中國人民這樣的像班農先生,朱利安尼先生這樣的戰友,所以說呢,爆料革命是壹股可以說是橫跨中美政治界壹股具有絕對實力的這樣的壹個政治的這樣的壹個實體或者說也是壹個管道,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說是拜登和習近平去打個電話,我們就不說我們絕對的戰友,那即使是黨內反習不反共的,它也要把這個機會要用這個爆料革命的管道把信息傳出來,所以說這就是中共內部他的現在這種不穩定性已經讓習近平的這樣的和拜登的通話變得非常非常的危急。因為現在就像剛才路德說的,首先習近平他的這個頭隨時出事;第2個就是說美國內部的利益集團現在有很大的聲音,都是想要去把習近平習近平換掉的,因為他們也看到了,壹方面中國14億的奴隸確實用著這個利益非常大,那另壹方面呢,這習近平上來又把中共這體系發揮的這麽惡,又對美國造成了實質上的這種安全,那怎麽辦呢?很多人就想說,那我們把習近平換掉換壹個上來繼續給美國跪下,還能輸送利益多好,所以說如果是這樣的聲音在美國內部很大的話,作為拜登的話,他也要自己考量和習近平是什麽樣的關系?如何處理和這個習近平以及中共內部其他政治實力政治實體的這樣的關系?那麽第3個就是說從這個實際操作的角度上來說,如果說拜登在電話裏顯現的非常親習近平的說習近平的話或者親共的話,那麽這個肯定就會作為有渠道的內部作為證據傳出來,那麽到美國很有可能就會變成壹種類似這個通共門或者通習門在這個敏感的時刻,在大選之前三個硬盤或者硬盤的事情爆出來的這個時刻對於拜登是非常不利的,那如果說拜登不親習呢,壹上來就把習近平罵壹頓呢,那總加速師他也不是吃素的呀,他這個這麽強硬的人呢,也許馬上就開始對拜登進行威脅了,那這壹通威脅這個證據還是會通過這個這個情況傳到美國來,那又是給之前的事情相當於再次坐實了,所以說不管怎麽樣。他如何取決這個態度對他來說都是有很大危險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拜登自己他最好的辦法也是拖,最好是拖到中共內部先有變化,要麽習近平完了,要麽習近平掌權,他再和習近平進行這樣的壹個溝通。好的,路德。

路德:在英國歷史上有壹位國王是亨利四世還是亨利五世我不記得了啊,他當時,他就是當時是篡奪了國王,他自己知道自己啊不是合法的。為了證明自己不合法,後來他知道必須跟法國開戰,把法國打勝了,打贏了法國他才可以證明他的王位的合法性,後來他果真對法國開戰,知道吧,後來又成了法國國王啊,是亨利四世應該是。大家可以去翻這段歷史,就是歐洲這個啊,他們自己心裏很清楚啊,心裏很清楚,這很多事情,所以說這裏面這裏頭我告訴大家,這個拜登不打電話這裏頭是有很多事情的,很多事情啊,不是大家想象這麽簡單的。好,這裏面大家想想,那麽習近平打電話他們肯定第1件事是說什麽?毫不無疑問就是這個種族滅絕,妳得啊趕緊否掉,妳必須得否,妳不否的話怎麽怎麽,但是拜登否的話,它沒有合法性,他沒有這個權利否,是不是?那這裏如果妳不否的話,這可能這邊啊,可能就會對妳有各種各樣的啊威脅啊、恐嚇、要挾,大家知道妳是心虛,畢竟是這樣的,是不是。所以啊在這裏頭,他知道不知道怎麽去應對,所以就剛才我說的他必須去滅共,我們之前120之後所說的壹個重要的壹個啊,說啊拜登也會滅共,是什麽?是未來會滅共。當然這中間它會反轉啊,反轉什麽呢?因為我們剛才分析,就像無間道這劉德華坐到那個位置,他第壹時間是要把曾誌偉滅了,他曾誌偉果真就是他滅的,是不是啊無間道那個電影裏頭啊,就是劉德華滅的,這啥意思?但是中間他壹定會反轉,他壹定啊這個自己啊很可能過不了這壹關啊或者是啊這方面,逹·····是吧有可能。所以我們得盯著啊,這就是盯著。所以很多什麽這個有些砸路德的砸咱的,說啊,拜登上臺了,怎麽地就把我們。趕緊來啊,能來趕緊來啊,是不是。這,所以說啊這騎虎難下,對,是有點啊。然後在這裏啊,然後他說啊妳看拜登說,說表示美國和中國沒有理由卷入戰爭,但這兩個超級大國很可能在未來幾年內發生經濟碰撞,問題是我壹直對習近平說我們不需要發生沖突,但會極度競爭,而我不會以他所知道的方式來做,我們將要聚焦走國際規則的道路,冠博··噢,博博士,妳怎麽理解這段話啊?這個拜登的這段說法。

博博士:對,這個裏面這個裏面其實最主要的壹點就是跟我們前幾天跟大家分析的東西是壹樣的,就是說他要走國際道路就是說(路德:國際規則)第壹要聯系盟友,第二要回到國際社會啊,要發揮在這個,發揮這個國際這個組織的這樣的壹些作用,比方說巴黎和平協議呃···氣候決協定啊,比方說這個什麽啊這個啊聯合國的各個組織WHO像像這種東西,為什麽呢?就是說這些東西第壹講出來好聽,知道吧,是壹個作為壹個負責任的大國,要跟這個國際國際這個組織要搞在壹起;第二,跟很多的這個中共的這個精英勢力和歐洲精英勢力來跟精英勢力們在壹起勾兌啊這個容易,知道吧,所以說在這個裏面他所做的這些他所做的這個動作的話是有這樣的意義在裏面的,這是壹;第二,就是說他跟為什麽跟習近平到現在還打不到,就是因為··打不了電話,就是因為習近平肯定要求他做了很多事情,但是現在拜登只能說臣妾做不到啊,所以他不敢打這個電話,知道吧,所以說,所以說在這個裏面真的是很多很多的事情啊,我覺得啊,怎麽講呢,拜登在執政,他慢慢的這個開始繼續,就是說執政的進入了這個壹個節奏了以後,他還會他肯定還會跟中國中共和跟習近平要有壹些這個互動的,這是肯定的啊。但是現在還在壹個互相雙方的這個定調,雙方這個試試探的這樣的壹個過程,其實我覺得我個人覺得這個天底下最希望習近平這個這個腦子腦子爆掉的,就是拜登了啊。因為這個裏面,的確是因為習近平現在這個做法他的這個啊這種這個啊比較不符合傳統的這個中美關系的這樣的很多做法以及這種這個戰狼外交啊什麽這些東西的話,非常非常的給美國造成巨大的麻煩,這是壹;第二就是說習近平壹直強調的壹個東西叫做底線思維,他習近平就是壹個壹個怎麽說呢,我們壹直跟大家說啊,其實是壹種賭徒心理啊,什麽叫賭徒心理?就是說那我第1把壓三塊,第2把壓5塊啊,這個這個不叫賭徒心理啊,如果我第1把壓房子,第2把壓我老婆,這個才叫賭徒心理啊,就是他玩玩的很大,知道吧。所以說在這個裏面拜登對於習近平想··後面想做什麽事情的話,他心裏其實沒有很好的壹個把握,這樣這樣的話就就造成了現在他這樣的狀況,就是說壹旦他和習近平開始交流、開始電話的話,如果習要提出什麽要求的話,他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是吧?所以說在這個裏面真的有很多的這個這個這個啊互動啊,就是底下的人的這樣的壹些互動和這個協調先要開始,才能夠有習近平和拜登的通話啊,所以說,所以說在這個裏面這個整個的事情都是在發展之中而且大家要要知道,美國政府並不是說只有並不像並不是像中共那樣的啊,只要有人上了臺了啊,那就是他是壹個人說了算,其實不是這個樣子的。拜登政府壹上臺的話,有很多很多的人都盯著他看,尤其是沒有了川普以後各個這個媒體都在尋找下壹個新聞熱點啊,所以說有各種各樣的人都在盯著拜登啊,所以說他現在真的是非常非常難做,如果習近平現在給他提壹些什麽很非分的要求的話他肯定是做不到的,所以說這個電話還是暫時先不打為妙啊,路德。

路德:是的。這個所以呀這裏頭他說啊以國際規則的道路這就否掉了川普總統的美國優先的道路,就是以美國的規則為準,走國際規則,國際規則就是聯合國的規則啊,這個說白了,這句話在我看來就是給什麽呢?就是給種族滅絕這個在聯合國裏頭給他找臺階下啊讓中共,否掉這個啊,否掉這個種族滅絕,替中共鋪路的,這句話,然後還有說什麽啊,我們不需要發生沖突啊但會極度競爭,這個話啊這個這個意思是什麽呢?就是不管習近平啊中共對臺灣對香港啊怎麽做,意思就是說啊這個都不都不會沖突,就是妳只管去幹就行了。我是這樣理解的啊,艾麗女士,妳覺得我的理解過了還是說啊,這個他裏面還藏著別的意思啊,

艾麗:呃,確實是。他這個裏邊講的極度競爭啊,極度競爭,其實他在講這個極度,還有壹個極度忍耐,戰略是要極度忍耐的,就是說,看,妳把我壓到底了我還能對妳進行忍耐,就是所以這個現在拜登的這個這些說法呢其實是引起了壹片的這個反駁之聲啊,(路德:對)除了這個國會議員啊Jame bans他也講到他說,哦,我們對政府,對川對這個川普總統當時對中共的這種強硬的這個現在呢,現在拜登似乎對中共就要做壹個最友好的總統啊。但是在這種最對抗的條件下,做壹個最友好的總統,這得多撕裂啊,妳根本就無法出政策,所以他就是遭到了很多的批評,更不要說蓬佩奧先生直接說說妳現在要走回老路啊,重新回到由中共來擺布美國的外交政策的這樣的失敗的外交政策,而且我們都知道,其實是在奧巴馬時期,整個的外交對中共是最大的綏靖容忍了中共在南海的這個建島礁以及壹切的這個這個擴張的行為,軍事擴張行為都是在他的閉上壹只眼睛的政策下的那個實施的發生的而且已經成了既成事實,那現在這個這個前國家情報總監這個叫做拉拉客拉客,拉特克裏夫他也在這個接受福克斯采訪這篇文章裏說,說到了反駁他的這種戰略忍耐,就是說在這種,對中共妳不能給他說我們有壹個底線,因為我們不知道妳的底線,所以我們先規定我們的底線,這種做法是不對的,就說他不管做什麽,我們都不對他進行這個實際打擊這種做法是不對的,所以我覺得這幾點呢其實都可以看出,就是現在的這種呃··對拜登的現···他還沒開始出對中共的政策或者剛開始要表達的這個態度的時候,已經有大量的反對之聲,就說明他其實現在要走的,他現在說的這些話其實是有壹點自相矛盾的,哦,我也我也同認同意,就是說他其實想拉回到國際社會這個做法是非常危險的,最後拉回到國際社會,所謂盟軍所謂聯合國,就等於放棄了美國的主導權,就等於把主導權給到了這些聯合國下屬的各個機構的主席國或者總總秘書長由他們來決定來主導了就可以勾兌了,這樣的話妳壹旦放出去以後就它都是各個組織都是很多國家的,然後最後大家就投票,壹投票又投跑了啊,全部拿,花錢買票了,所以這個事情呢,我覺得這是很危險的很危險的壹個風向,所以剛才講到這兒的時候,我覺得就是拜登的現在這些做法這些這個講的這些話就是很矛盾,似是而非啊,然後呢走國際路線,然後我們不需要發生沖突啊,然後又極度競爭,怎麽樣叫極度競爭?這個詞都是新鮮的詞啊,就是說我極度忍耐,但是妳可以挑戰我,我就要極度的忍耐,還是我允許妳極度的挑戰我,不管妳怎麽樣挑戰我都要忍耐,怎麽說都是這壹個意思就是說我們怎麽競爭?用那習近平沒有意想到的方式來做,什麽叫習近平沒有意想到的方式?這個這些話其實都是壹些似是而非的話,他是想表明他的極度的態度,就是對抗的態度,但是事實上呢,又是要有壹個有壹個矛盾的啊,就是說不希望產生實質意義上的這個打擊和戰爭,所以這壹點上這個底線壹旦放在這裏,那其他都是呵呵呵了,就都沒有辦法了,我覺得就是這樣的壹個問題,而且他裏邊最後還講到,他說,習近平很聰明,妳看這個訪問裏也很強硬,但是他骨子裏沒有民主意識,他說的這些,這些其實就是為他自己挽回壹些面子,但事實上可以講他這個沒有講出來實質的對中共的這樣的壹個對抗態度在哪些證明上要對抗,他沒有說出實質的東西,所以我覺得這個就是還是非常含糊的壹個表態啊,就是由真的是為他走回老路或者他底下的人去辦事給出了壹個比較大的空間,還是壹樣迂回的空間,讓,就是壹個壹個我們就要說外交詞匯吧,就是似是而非不痛不癢啊。路德。

路德:然後,我們要通過歷史上的事情啊,剛才來來說壹下啊,為什麽呢?因為咱不能用中國的歷史當時事來說美國人,因為他思維不壹樣啊,因為他經歷的事情沒有,他從小學的東西不壹樣,我們看,最重要的就是英國,是不是?妳看在1399年英國英王查理二世,他被廢除,由亨利四世啊,開啟了蘭開斯特王朝,這亨利四世是篡奪得權的亨利,除了···為了確保王位鞏固將目標移到法蘭西的王位啊,王位上,就來征服法蘭西。為什麽呢?因為只有征服法蘭西才能確保他才能證明他的王位啊是合法的。因為他自己心虛,為什麽?就是當時查理二世啊這個為什麽被廢除,?妳看就是亨利四世當時他呢就結合了壹些啊貴族利益集團就把這個查理二世給廢除了啊,當然這個查理二世,查理二世本身啊,裏查二世Richard也是有些啊這個實力不行啊,能力啊各方面不行,但亨利四世是壹個很偉大的王啊,很··偉大的國王。這我我想說的是什麽意思?就說在這個歐美的歷史上啊,就說不是說妳坐了這個位置,妳就都很穩固,而是妳必須得有什麽?妳得有文功武職啊,妳得有,我們中共叫什麽?叫政績。他們來說妳得,妳得有能力,妳來證明妳配這個位置,可不是說啊,妳這個啊這個像理查二世,二世妳到了繼承,他理查二世什麽他繼承他父親的,是不是?後來妳不行,那別人就把妳踢下去,踢下去以後,那亨利五世亨利繼承了這,踢下去以後,別人看妳說妳比他強,妳必須得展現出來,是不是?後來他果真展現出來他要把法蘭西給,直接做了法蘭西的國王他等於說又做了英國國王又做了法蘭西國王,這就是他厲害的地方,就是妳必須得展現出妳憑什麽妳可以廢除他,而沒這麽簡單啊。所以這個裏面和咱們中共國的概念不壹樣,是不是?中共國的歷史上就繼承了,就不管妳在爛啊,再怎麽差,妳,依然妳是叫天子啊,但是在英美··英國歐洲的這個基督文明的力量,那個這個這個壹貫的這種歷史的傳承來說,他們的概念不是說妳到了這個位置就是穩的啊,妳必須得展現出妳比別人更強,妳更··妳才可以說啊,服眾,所以說啊這個裏面,我相信這個拜登啊表現出的這種軟啊,軟啊,當然了,才15天,咱們畢竟還是要給別人時間的,他也有可能打太極啊,這種都有可能,但是至少表現出來的這種軟弱和懼怕壹定讓什麽左派更加醒悟,更加覺醒,大覺醒啊,真正的,右派那更加,我覺得反而是好事。這個這個冠博士妳覺得呢?

冠博士:我覺得拜登在這裏他的這樣的壹種表面上的這種軟弱這樣的行為還是為他為和中共的這樣的談判留空間,當然他這麽做確實會讓民意看的更加清楚,因為我們就看這個像文貴先生說的,美國現在的事實上形成了4股政治勢力,壹個就川普總統這個MAGA另壹個就是蓬佩奧先生的西點幫,然後就是共和黨的這些傳統建制派還有這個民主黨,那麽MAGA和蓬佩奧先生的西點幫,這兩個絕對是民意最大的支持人數最多的也是堅決要滅共的,那麽再過來就是這個共和黨的建制派,共和黨建制派和民主黨,雖然他們背後呢大體都是這個最大的這種利益集團,但是共和黨建制派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他必須要這個繼承川普總統政治遺產就往這個不說滅共至少是反共弱共這件事情上要去給民主黨施加壓力來自己占據這個政治制高點,所以說在現在這種情況那麽四股政治力量三股已經是反共弱共滅共了,那妳剩下這壹股民主黨的力量,妳必須也是順著這個勢頭走,這是第1點;第2點是美國現在的沼澤沼澤地主人利益集團,他們確實也已經意識到了這種反共弱共的必要性。所以說拜登他現在的這樣的壹種做法呢,更是這種大概是比較這個貼近於這個利益集團這種純利益的角度來看呢,就是說我給妳壹個這個中共留可能給留壹個活口,但是我有壹些底線,這個我也不給妳松,所以我用這種方式給妳施加壓力,那麽希望妳內部能發生改變,用我拜登自己的個人魅力去感化習近平也好,還是說用我的政策去給妳內部施壓把習近平換掉也好,上來壹個重新給美國跪下的,不論他是習近平還是其他人,反正我讓妳給美國跪下,然後再給美國輸送利益。所以看他的這個政策呢,大概也是這壹個這樣的壹個意思。第壹個就極度競爭,那意思就是說我給妳施加壓力有競爭,但是我呢不對抗就說我不把妳至於死地,那總結來說呢,就是壹個綏靖政策施加壓力,那麽國際組織的事情呢,因為之前拜登政府他壹直在說我們要這個重新加入國際組織在有限的地方和中共合作,所以他壹旦要說這種合作呢,可能就是給中共壹些這個勾兌啊、交易的留壹定的空間,所以說在這樣的壹個大背景下呢,接下來我們可以預計到中共和美國之間的這些問題,我們就說他目前大概走的方向啊,這個貿易的問題、知識產權的問題、人權的問題,這不是不太會松綁的,那麽人權的問題雖然有種族滅絕的問題,但是拜登呢他會不會用這個去制裁中共,那這也是要畫壹個問號的。那麽包括這個接下來就是病毒的問題啊,這個包括種族滅絕,臺灣這些,真正能打死中共呢,他現在是不會提的或者說現在通過不提這個去給中共留壹些空間,所以說我覺得這個是他現在的這樣壹種弱共的往前走的壹個大的走向,但是這種走向能走多遠呢?我覺得最後是走··這條路是走不下去的。因為首先現在病毒巨大的壓力,包括川普總統即將出來的這樣的壹個帶領了巨大的民意,這兩點都會給這個拜登政府給美國現任政權施加巨大的壓力,那麽另外壹點呢,是習近平他現在對於解套的自己解困的這樣的壹種情況,他也是要給美國施加巨大的壓力,去逼使拜登政府就範,所以習近平那接下來壹定是包括臺灣的事情,包括在世界各地事情,他壹定是還要把戰爭繼續升級的。第3個就是說拜登自己他有這種兒子硬盤門的事件,他之前自己和習近平和中共之間的這種關系,使得他在被逼到某壹種程度的時候,他自身安全受威脅的時候,他可能是最想滅掉習近平或者中共的這個人,所以說從這樣的壹個局勢來看,我們不是說拜登他自動的坐在那兒就會像這個很多戰友壹樣有情懷要滅共,不是這個意思,而是說通過這種政治、民意、病毒包括各方面的施壓,包括總加速師的施壓,使得美國現任政府拜登政府只有滅共壹條路可以走,我覺得這個是未來會發生的,當然了,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前,會有壹些這個來回啊,前後左右的試探,這都是有可能的,也是比較符合現在的這樣的形式的,好的,路德。

路德:這個啊,大家知道明天後天是這個參議院啊,對川普總統這個彈劾啊的這個壹個啊過會相當於這個事情,所以很多人啊,這個,大家知道這個之後啊,接下來可能就會有壹系列的啊,這個可能,各方面的阿滅共的行動才會開始啊,這裏頭妳看中共為什麽這麽著急?妳看現在找非洲人民非國大南非的執政黨總書記發表聲明,強烈譴責前國務卿蓬佩奧之流什麽在中國新疆問題上炮制所謂種族滅絕謊言,這就是中共啊。現在,是吧,找壹堆這種啊早就被他們這個喝茅臺或者這個什麽搞定的這些,這就是,這就是中共玩的,就是這就是這個拜登說的國際規則國際規則啊,走國際規則的道路,這就是胡扯,這絕對的,是不是。妳看中共現在我跟妳說,他最害怕的就是這個種族滅絕,現在妳看非洲國大出來了,接下來各個非洲這些被中共買通的那些都會壹個個發聲,很明顯啊,就準備讓聯合國來處理這個事情來調查這個事情,最終聯合國給他否掉,是不是?然後在這裏頭,這個英國啊,然後英國無下限挑釁中國底線胡錫進說可以像對待澳洲壹樣暴揍他,所以啊這裏頭中共有多猖狂啊,是不是,中共。然後這裏頭崔天凱說啊,崔天凱怎麽說?妳看WHO應該要開始要調查這個美國冠狀病毒的起源,說2012年2019年12月份,說什麽血液裏頭就查到了美國的這個有什麽新冠病毒的抗體說應該要調查這個起源,2009年12月份,妳看這就是狂妄啊真的這種這種啊,未來所有的東西都會驗證爆料革命所說的啊,這壹系列的,中共真的這個就這十幾天十幾天,120之後,那中共覺得天下已經是盟主了,武林盟主在哪裏都是老大了,是不是?很多還沒出招呢,著啥急。(博博士:丐幫幫主)。對,武林盟主啊,這這哪裏都是他說了算啊現在啊,是不是?但是這很多事情都還沒出招呢,是吧?著啥急?博博士妳怎麽看?

博博士:真的這個這個給人這個非國大的這個事情非洲這個黑兄弟的這個事情,真的給人感覺真的是中共現在是丐幫幫主了應該很開心才對啊,(路德:對,)所以說這裏面大家要知道妳像非洲這些國家的話,怎麽講呢,這些東西是用都可以是用錢買來的,為什麽只有有非洲國家來跳出來來來來來幫中共那個來打蓬佩奧呢?因為非洲國家的這個要要他們來講這個話便宜,知道吧,中共出的起,這妳要是真要搞壹個歐洲國家或怎麽樣的話,那得出大價錢,這中共他出不起,所以說只有靠什麽非洲啊,第三世界國家的這個窮兄弟啊來幫妳來幫妳來在這個聯合國這上面來來這個跟這個美國這些國家對著幹啊,所以說這個真的是中共是丐幫幫主啊,壹點問題都沒有啊這個問題啊,為什麽呢?就是說妳要知道在聯合國投票的時候,是吧,這個南非啊,什麽津巴布韋啊,什麽什麽這些(路德:對)什麽什麽贊比亞啊什麽這些國家是壹票對吧,美國英國法國也是壹票是吧,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應該要看到,中共在這個通過這個啊第三世界國家啊,然後用這個他自己的藍金黃的這個手段去這個啊滲透第三世界的國家然後在國際組織裏面擴展其影響力啊,這個是壹個非常劃算的事情,知道吧,因為中共是算過的,沒那麽多錢去去去搞定全世界,但是呢,給這個這個非洲的窮兄弟啊來點兒好處來點實惠的,而且當地的這個政治腐敗程度,妳可以去看南非啊什麽啊這些國家有壹個這個腐敗程度列表的啊像這些非洲國家都是在在防守的,所以說,所以到非洲這些援助啊什麽什麽壹帶壹路的項目啊什麽這些東西全部進了當地的這個大佬的口袋裏了啊,所以說這個裏面大家可以看到,中共它就是靠腐敗起家的,所以說他到外面去幹這些腐敗的事情,簡直是壹幹壹個準。這個時候這就要看出來中共他苦心經營這麽多年,他真的是現在當了丐幫幫主。我覺得心裏還是很爽的啊,這是壹;第二就是說妳看連崔天凱像像他這樣的都開始出來來講這個來搞這些子虛烏有無中生有的這些東西,可見中共的這個戰狼外交已經到了什麽程度啊?我覺得這是習給崔下了下了命令死命令啊,壹定要出去講壹定要出去把這個病毒這個屎盆子扣到美國人頭上,妳如果這個事妳不幹的話提頭來見啊,所以說我覺得這個這個老崔也是也是沒辦法啊,這個時候大家可以知道,這個完完全全是等於就是說無理取鬧,完完全全的這種無理取鬧,為什麽?就是因為中共在所有的WHO WTO啊什麽什麽聯合國這些東西通過他的這個丐幫幫主的這個身份啊,已經已經是可以掌控局面了啊,所以說他又覺得只要是把這個牌繼續打的話,他就可以繼續玩下去。這東西大家壹定要壹定要知道,還是這句話,拜登在競選的時候他是民進黨的這個候選人,他當了總統以後他是全體美國人總統啊。他就算是他個人願意跟中共勾兌,就是他個人願意去跟習近平這個暗通款曲。妳以為美國老百姓都願意嗎?是吧,如果現在去搞壹個什麽全民公決啊,咱們是不是跟中共勾兌的話,我敢我敢打賭90%的美國老百姓不願意和中共勾兌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壹定要看到啊,大家壹定要看到它所後面拜登後面的事情將會非常難做,他就算想和中共勾兌,也只能做在暗處,也只能做壹些技巧。但是妳看這個後面,如果他做的不好的話,明年的中期選舉會大量翻盤,然後總統4年之後總統又會是壹個非常新的新的壹個天地啊,所以這個時候大家壹定要看他在這個時候絕對不敢絕對不敢非常公然的和中共搞在壹起啊。路德。

路德:是的,然後這裏面啊,這個妳看這個中共啊,最近非常狂妄啊,非常狂妄。各方面,對英國也進行恐嚇是吧?然後對美國,現在對拜登也是啊,是不是?也是壹種威脅是吧,然後對這個蓬佩奧啊也開始制裁。然後全世界都是他說了算了,這種加速師啊習總加速師生怕他加速不夠,現在就不僅僅是這個坐著火車啊,馬拉火車吃火鍋,現在可以說是比火車要快快什麽?坐著高鐵往前沖了,是不是艾麗女士?

艾麗:是啊,這個這個可見,確實是他們很得意啊。而且他的動作是非常的快,我們想說就是他這個中共在這個想抹掉兩件事情,非常清晰的想抹掉兩件事情,壹個就是這個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啊,因為這個事情大家知道這個有多大的意義,壹旦把新疆這個坐實接下來香港西藏所有的他對中國人民內部的這個都可以論處。因為這個案例已經坐實了,所以這件事情就是對中共來講那就是隨時吊在腦袋上的這把斬斬它的斬龍刀就要斬掉它。這是非常重要的,然後就是病毒,妳看他現在滿世界跑,無非就是說這兩件事兒,就是搞非洲兄弟們曾經把他擡到過被騙以後被錢拉攏以後,把他們擡進聯合國。把中共擡進聯合國,把臺灣踢出這個聯合國的這個常任理事國,它來做這個常任理事國,就是這麽幹的,就是拿錢買的,然後去非洲黑兄弟很便宜嗎。這個,然後讓他們來來做這個非國大也好,就是這壹這壹個壹貫的做法就是他要拉壹派來打壹派跟另外壹派來打,所以這就是壹貫的動作,那麽現在就是馬力開足,趁著美國沒有緩過神來或者是說趁著美國在這個猶豫的階段,它把它拉得更長,就像我們之前壹直講中共就是利用時間換空間,就是讓妳老是我在這邊壹直嚇唬著妳,在臺海這邊搞著妳,弄得妳不敢出招,不知道用什麽政策,不知道中共在幹什麽?其實它的主要的動作非常清晰,就是幹這兩條,就是在世界上拉攏更多的人,想把這個對中共的非法性抹去。把非法性抹去不談它的合法性它就已經足夠了,不要說談它的合法性,它本身就沒有合法性,這麽70年來壹直沒有合法性,它怎麽幹的,為什麽能存在這個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就是因為不談合法性和非法性,所以就只要壹個中國就行了,不管哪個是合法非法,它就能活下去,它就能夠去這個奴役中國14億人綁票這14億人來和世界人民來對抗啊,就是說。但是如果妳把它打成非法,那它日子就倒數了,所以這是對中共來講最可怕的。從中共這邊來講,我覺得這個意圖非常清晰,而且就像剛才路德講的各大媒體各大宣傳機構又開足了馬力啊,在世界各大媒體上開始去宣傳,然後開始走動各種關系,拿著這個錢去買啊,買這些票拿錢買票,絕對是拿錢買票,這些疫苗掙來的錢都換成了把中共的非法性抹掉這個這個動作了,所以我覺得這是目前中共最想做的,另外壹個剛才講到就是說拜登這邊,如果他能夠允許他這樣做下去,我覺得這個體制嗯,就是妳這種做法,它的這個反對聲以及它內部的建制派內部的民主黨內部是不是能允許他這樣做下去,到底最後有多少人能站出來反對拜登這個,就是說最後形成的這種抗力,我覺得嗯,在中共的急速的施壓下和它的迅速的要向世界各國買買回它的合法性的就是說啊,這個取消這個種族滅絕這個罪的說法的這個動作中,我覺得會讓更多的人警醒,這壹件事情應該講對拜登來說也不是壹件好事。嗯,路德。

路德:那個有個電影叫做《波斯語課》啊,大家去看壹下啊,這個裏面啊,這個這個故事情節是這樣的。是去年的電影2020年。這個男主角他是猶太人啊,然後勒這個這個這個德國納粹要對他進行啊這個全部槍殺的時候他裝死,裝死了然後被抓回來,然後他說他不是猶太人,他是波斯人,然後這個正好這個這個集中營裏的上尉說我要正好學波斯語,妳就教他,他根本不會說波斯語。他就天天每天教他5個單詞,他就編啊編故事,這個這個比如說他先學這個飯怎麽說,他就天天編,編了兩個月以後實在編不下去了,突然,後來這個上尉就安排他去記錄這所有的猶太人的人名啊登記,唉,他說這好好主意啊,把猶太人的人名的頭壹個字母去掉,這不就是用這些啊,用用這些東西來給他編,因為他不會波斯語嗎。妳知道他壹天就給天天教,教這個上尉完全是純粹教壹個鳥語啊,就自己純粹編了壹套語言去教這個上尉,教這個德國納粹上尉。教了兩年,但是在這教兩年的他記住了2800多個人的人名,這每壹個猶太人全部的被種族大屠殺滅絕了,後來啊美國人把這個集中營給救就是就就是德國納粹滅亡了啊,然後呢納粹滅亡之前,把所有集中營所有的證據全部銷毀。啊,所有的焚屍爐全部都摧毀,然後這個猶太人然後跟壹個是吧,當時啊這個美國美國人來登記,然後他就說他說這個集中營殺死了1萬多個人,他說不可能,妳這是撒謊,我們在這個集中營裏頭沒有看到任何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的證據。當時美國人不相信的,然後這個人就跟他說他的故事,他說我可以背出2800 、2848個人的人名,他說妳開始背,誇誇誇壹開始背,背完以後在旁邊所有人全震驚了。1萬多個人,妳想想,博博士妳咱們所有的在坐博士妳再牛,妳能背出多少個人的人名?他能背出2800多個人。這壹下子把他們給震驚了,震驚完以後就知道,因為他根本就沒有證據啊,美國人都不相信這裏納粹大屠殺種族滅絕,這下徹底相信了,就這2840多個名字,讓他全部那個了,讓美國人這就是最好的罪證啊,但是我就告訴大家,中共現在做的絕對比納粹還要那個。妳能找到證據嗎?我告訴大家啊,是不是?所以看到那壹幕的時候,這每壹個人都會,絕對的啊,背2000多個人的妳的這名字背出來的時候,每壹個人當時啊,所有的在那個做做記錄的人全部痛哭流涕啊,因為每壹個人名背後都是妳想想,都是壹個什麽?活生生的生命啊,這《波斯語課》這個,所以大家想想這個中共這些東西都會被揭露的,都會被揭露,我告訴大家啊。包括啊這個病毒來源,所以很多人妳中共再怎麽隱瞞,再掩藏什麽非國大給它去什麽發聲明,沒用,絕對沒用。冠博士。

冠博士:是的,我們就可以看到種族滅絕這件事情實際上是美國它包括這個蓬佩奧先生,包括之前這個文貴先生提到爆料革命告訴美國的那些東西包括提交的這些證據,都是建立在鐵壹樣的事實上,才有了這個119蓬佩奧先生的那壹張紙,所以說這個情況下當美國前任政府已經定義的時候,後面除非說妳有完整的這個證據鏈,證明這些東西不存在,妳才能完全回去,不然的話是回不到過去,我們從英國的這種左媒的BBC的報道。包括這個美國拜登團隊的這個回應都可以看到,這這裏面的內容是所有的這個西方主流國家,它都是認可的,而中共現在藍金黃找這個南非這個人實際上就說明了,這個對於中共來說,實在是太害怕了,因為種族滅絕可以限定美國和中共未來的這樣的交往的寬度和走向,所以說中共現在我們如果整體看的話,它對美國的這樣的壹種策略,表面上說我們要合作,我們要壹起要經貿合作要科技合作這樣才是雙贏,這樣才是歷史的必然,但是實際上它光這麽喊它並沒有做出對應的它需要讓步的這樣的壹些動作,因為我們說呢在這種情況下,妳對西方做那麽多事情,妳光喊這些流氓的話是沒有用的,不但沒有讓步,反正在臺灣,在緬甸,現在在這個黃海還要軍演,那麽這個種族滅絕的事情還要找人找這個南非的人過來汙蔑這個汙蔑這件事情,還要混淆視聽,那麽包括崔天凱就戰狼外交,就說要調查美國實驗室等等這壹系列的這樣的態度,我們就可以看到中共的這種狂妄,它實際上是這個是它對美國的無知,它認為拜登上來美國就和它好了,完完全全不是這樣的,而且它的這樣的壹種態度就好比說我是壹個強奸犯,那以前我強奸妳,那美國現在就不讓妳強奸了,現在換了壹個人上來。那他就跟新人喊話說妳必須讓我強奸妳,妳拒絕我,妳就沒有未來,讓我強奸妳是歷史大勢不可阻擋,那我強奸妳是雙贏的,為什麽呢?我強奸妳妳才能有這性生活妳才能有下壹代,妳老了才能有希望,所以這就是中共明明白白的在這個字裏行間寫出來的這樣的壹種邏輯,所以我想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民意不會看不懂,那美國的這些真正的利益集團也不會看不懂,美國的政客更加看得懂,所以說這個就中共的這種狂妄就決定了它未來這種滅亡的必然的事實。好的,路德。

路德:好,這個博博士。

博博士:是的,這個裏面這個裏面大家要要看到的就是說中共它現在的這個情況,我覺得它現在對於在國內的和國外的情況這種內交外交內外交困已經到了壹種沒有辦法這個啊,就是很好的這個解決的這樣的壹個程度,它壹定要壹定要找壹個非常啊怎麽說呢,壹個大的這個勝利啊,來來就是說,就沖淡國內的這個問題,所以說現在這個時候我覺得拜登他講出來說啊,我們要在各方面要強力的這個這個競爭啊,我們只是競爭啊,我們不搞軍事沖突啊,對吧?我沒有沒有這個軍事沖突的這個計劃啊,所以說這個時候我覺得可能會給這個習近平啊,比方說如果想就說啊,統壹臺灣啊什麽這些事要打又又打壹劑強心針啊。就是他這個講法我覺得非常非常的有趣啊,因為在這個時候畢竟大家知道談判裏面把自己的底牌露給對方的話,是極其不明智的行為啊,我覺得雖然說拜登他雖然很老了,很昏聵了對吧,但是他畢竟在政治裏面搞了四五十年啊。所以說這個裏面他應該不會犯像這樣這種低級錯誤,所以我覺得它這個裏面把自己的底牌說我們不會跟中共開戰,但是我們要和中共在各個方面進行強力競爭啊,這個說出來的話我覺得非常耐人尋味,我覺得很有可能就開個腦洞啊。有可能是給習近平下個套說我不打妳,妳還打臺灣,但是只要妳壹動立刻打妳啊,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壹定要知道,這個拜登是個老狐貍啊,所以說大家可以看,因為這個時候大家大家壹定要知道其實把中共搞死的話對川普來說的話,它只是壹個功績對吧,我是結束中共的人,我是在歷史上有豐功偉績,但是把中共搞死是對拜登來說是壹件救命的事情,他自己的整個家族的這個錢、聲譽,整個家族的甚至以後是不是要吃牢飯這個事情都決定了要不要把中共弄死,所以說在這個時候我覺得全天下最希望中共滅亡,全天下最希望這個習近平立刻腦就說這個包子變燒麥的,就是拜登了啊,所以說這個人大家壹定要看到,拜登是壹個華盛頓的壹個老狐貍,他在這個裏面承接著特別各個方面的這個這個勢力在裏面,而且大家不要忘了,妳看拜登選擇的國防部長是誰?是雷神的這個board member所以說這壹點上面來看整個的這個軍火和這個軍工行業在川普這4年已經已經怎麽說呢,壹個仗都沒打,大家這個意見已經很大了啊,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也有可能啊,所以說啊,拜登說出來啊,跟習近平絕對不開戰啊,這個我們看習總有沒有有沒有要要要好好利用壹下這個這個聲明的這樣的壹個意思啊。所以我們大家要拭目以待啊。好,路德。

路德:對,完全贊同博博士說的啊,這個拜登對習近平習近平對拜登來說,他表面上啊,覺得啊,之前私底下那個。但是他更知道,絕對不是不是像川普總統的這麽啊,這麽這麽單純的,在政治上很單純,絕對是個老狐貍,老流氓啊,所以這個也有這個剛才博博士說的這種可能,習近平對他不信任,互相之間黑幫之間啊壞人之間絕對互相是不信任的,就是黑幫之間,為什麽?因為知道妳這樣做是面上壹套背後捅刀子,那肯定啊比比我更狠,所以相互之間啊,所以這個拜登說的這些話,都有可能都有可能是故意讓習近平加速的,這也有這個可能啊,有這可能,但是我們還是要隨時關註啊,這個拜登政府的行啊,比如說啊,他的這個會不會這個關於種族滅絕這個事怎麽處理啊,會不會怎麽讓聯合國啊,還包括WHO這個調查這個事情,妳看是吧怎麽處理?WHO表示中國已授予其對武漢Covid-19的起源完全訪問權限,也是Peter Daszak說的。這純粹胡扯,是不是?這就完全是為為中共來站臺的,這些都沒用,我告訴大家。當時納粹,是吧,壹樣把所有的證據全毀掉,最終事實,事實全部揭露出來了,這個最終啊最終人類歷史這些,妳中共做的這些惡,難道咱們在中共國生活的能不知道能不清楚嗎?是不是?文革然後對新疆人,對少數民族啊對各個民族,自己殺自己人它多少?中共的這種這些事情,未來壹定會大白於天下的,所以說啊,所以說包括WHO現在去做都沒用,就像就跟當年納粹也是壹樣邀請什麽什麽壹些國際組織去考察啊他們的集中營包括當時就是考察日本的集中營也不壹樣嘛,是不是?日本在包括這個南京大屠殺這些去考察,壹樣的。都說沒有啊,報紙上都寫了,是不是?包括還有給他們站臺的壹些美國媒體也說了。各方面日本大東亞共榮圈管理的非常好,這個南京政府當時汪精衛的政府啊,非常支持啊,媒體報紙壹張張都現在都可以大家可以找得到的,最後的歷史是什麽?歷史就是真相壹定會揭露出來,所以這個我們完全不用擔心他們去偽造這個歷史,偽造的歷史未來壹定會揭露,包括什麽Peter Daszak這些啊,這個幫中共說什麽?完全可以給權限來接觸整個武漢的醫院的各種數據。那數據都是假的,有什麽好那個的,是不是?還根據他的數據來分析,說過幾天將會新聞發布會總結啊其發現瀏覽數據並與中共專家進行磋商啊,說已結束實地考察,就這幾天時間結束實地考察。妳看多麽滑稽,現在推特上很多老外很多人都看清楚了,這個所謂的這個完全是忽悠人的騙人的啊,人心啊民意啊根本是不容妳中共這樣欺騙的。這個艾麗女士。

艾麗:對,是的,這個要看到,嗯,其實在剛才講到二戰以後到現在啊,幾十年來沒有停止過所有的猶太人只要他有血脈延續下來,就每年或者每壹段時間都要發這個所有二戰期間就是對猶太人大屠殺的這樣的電影新聞記錄,所有的都在全球再弄。中國人也是壹樣,不要忘了現在中共統治下殺了多少人?有多少人的記憶沒有了,但是有多少人的記憶他是不能夠被表達出來的。壹旦中共沒有,現在啊,就現在中共國什麽生意最好做,之前文貴先生講過監獄的生意最好過最好做,是不是?拿政府的錢,然後抓人關監獄,然後妳可以在裏邊每個月政府維護監獄的費用,妳跟監獄租的嗎,妳蓋房子等於租酒店還不如租監獄的生意好做,為什麽?1000多萬人將近2000萬人的這樣的壹個在押人員。1000萬人他的人口他的家人有10口人的話,那就是壹個億的人,大家身邊的人都有被關牢的,那麽這個事情沒有人報道,難道人沒有人在心裏裝著嗎?難道這些人的家人都是傻瓜嗎?都不會記錄嗎?然後這些人當他被放出來的時候,他的記憶能被抹去嗎?不可以的,所以我們看到這壹點就看到當妳被壓制的越厲害,他的憤怒和反彈越厲害,所以當真正的我就相信中共滅亡的時候,所有的這些人的記憶,新疆人西藏人所有的這些被關押在這個監獄裏的人和這些維權人士,宗教信仰人士,所有的這些人的記憶都會拿出來,因為它是百萬級的來抓這些人,當時對人的這個滅絕在監獄裏怎麽屠殺別人,怎麽樣進行這個活摘器官,怎麽樣就把妳抓進去,死在牢房裏這個多少人絕食死在這個這個沒進牢房呢在看守所裏就給妳弄死了,多少人啊,我認識的朋友都有這樣的,所以大家看到這絕對不會消失掉,壹定會成為記憶,它壹旦有了壹個先例,就是對新疆的這個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後邊的就是啊案例啊,就是說就是說按照案例就是如法炮制就可以直接把中共弄死就是法律上,國際法上壹定是可以的,所以我覺得這些都不用擔心,而且我們華人中國人可以講是這個地球上真的文明的巨大的貢獻者和各個國家都是最勤奮的人是吧,所以這些我相信不會在記憶裏抹去,中國人壹定會把這個中共滅了以後,可能壹百年幾百年都會流傳這些故事,所以我就是非常充滿信心,中共現在作惡只是壹時,那麽像光講到這個嗯病毒的問題,其實胡博士最近也在揭示這個也在做節目,在講這個啊也歡迎大家去看,就路德平臺GTV都有播的,就是揭露,真的我們要大量的傳播,就是當這個信息到壹定程度時候,他作假做的太明顯,最後就是死得會更快。大家會群起而攻之啊。路德。

路德:好的,最後啊冠博士最後分享壹下。

冠博士:好的,這個今天我們說了幾件事情,最重要的壹件事情就是拜登他這個談到了這個對中共的政策,那麽他目前還沒有跟習近平交談。他說壹直沒有時機與習近平交談,同時沒有理由不給習打電話,所以說這個是表面上的壹種這個示弱,但是不得罪習的這樣壹種行為。但是這個實際上呢,今天這個路德節目透露出來這個爆料革命內部戰友的信息就是說因為習近平現在情況不穩定,他內部的人隨時會把拜登和其通話的這個信息透露出去,因為我們說這是建立在爆料革命的這樣巨大的這種實力的基礎上,包括有內部的這樣的戰友和美國和堅定和爆料革命站在壹起的戰友,形成了壹種橫跨中美政界的壹個通道也是壹個最有實力的壹股力量,所以在這樣的壹種情況下呢,拜登想等習近平在內部的事情解決之後再和習進行通話,而這裏面習本身的問題,包括他自己頭的問題,包括這個美國利益集團有些人現在想要這個換習的問題,那麽包括這個習近平掌握拜登的這個黑材料的問題,這些語音內容被透露出問題都可能對這件事情形成變數,所以說拜登和習近平兩邊都在這個互相觀望,那麽這裏面的這個變數是隨時會存在的,那麽從表面上拜登話來說呢,他對於中共的這樣的壹種政策,所謂的極度競爭不對抗那麽主要還是壹種像我們之前說過的,弱共的這樣的壹個政策。對中共施加壓力,然後想讓中共給美國跪下,繼續這個輸送利益的這樣的壹種情況,所以說我們也說在現在的這樣的壹個滅共大潮中,這個病毒的壓力,包括習近平他現在急於要給美國施壓給自己解套的這種情況,最終會使得不管妳美國誰當總統,妳只會有壹條路可以走,而且拜登自己他之前和習近平和中共的這樣壹種勾兌他的硬盤的事情,對於他自己家族以前來說真正的走到那步,時機到了之後他滅共來說對他自己的利益也是最大的,那麽除了這件事情,我們還說到這個非洲有壹個這個南非的壹個政治人物啊,他發表聲明說譴責所謂的種族滅絕問題,那麽包括這個崔天凱說要調查美國實驗室這些問題,這都是中共現在在戰狼外交,想給自己解套,他通過藍金黃想要解決這個種族滅絕的這樣的事情,因為這個是限定了中共和美國交往這條底線的,所以說呢現在雖然說中共表面上對於美國要示好要合作,但是實際上背地裏或者說動作上,臺灣的是緬甸的事情,這種對美國喊話的是戰狼外交的事情,完完全全是在這壹種這個就是狂妄的要讓美國屈服的這種事情,包括用WHO的事情,我們也說到了欺騙民意,想要做局去欺騙美國民眾解決它病毒的問題,所以這壹系列的事情都可以看到中共的它的這種和民意對著幹和世界大潮對著幹的這種行為,最終會導致自己的滅亡,最終會導致西方的政府還承受不了這個壓力的情況下,只有滅共壹條路可以走。好的,路德。

路德:好的,啊這個從下周之後可能接下來這個熱點會越來越回來,大事會越來壹個個回來啊,大家啊等著啊,好,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謝謝博博士,謝謝艾麗女士,謝謝冠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再見。點贊啊別忘了。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