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時評》重磅揭露拜登想方設法替中共取消種族滅絕罪,及納瓦羅爆料巴爾才是阻撓滅共的潛伏力量

直播視頻:

《路德時評》2021年2月8日早間節目主要內容:

一、拜登想方設法替中共取消種族滅絕

聯合國新聞網2月7日報道[1]:美國總統拜登5日宣佈撤銷將葉門胡塞武裝指定為恐怖組織。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杜加裏克在媒體聲明中對此表示歡迎,這一決定將使數百萬依賴人道援助和商業進口來滿足其基本生存需要的葉門人深感寬慰。這將有助於確保急需的必需品能夠毫不延遲地抵達有需要的人。

葉門衝突始於2014年。在發源於北部的胡塞武裝不斷取得軍事進展的情況下,沙烏地阿拉伯領導多個阿拉伯國家組成盟軍針對胡塞武裝發起軍事行動,以支持國際承認的哈迪總統領導的政府。五年多的衝突給葉門造成了嚴重的人道主義後果。五年來共有23.3萬人死亡,其中13.1萬人死於間接原因,如缺乏食物、醫療服務和基礎設施。目前該國有2410萬人需要人道主義援助。

圖片地址

路德社評論:

1、胡塞武裝是葉門的一個伊斯蘭教什葉派的反政府武裝組織,被多個國家定義為恐怖組織,興起於2003年伊拉克戰爭,前國務卿彭佩奧在今年1月10日宣佈將胡塞組織定義為恐怖組織,拜登總統上臺後隨即撤銷將胡塞武裝定義為種族滅絕的命令,這關乎人道災難問題,此舉影響了美國政府的國際信譽。

2、中共已經清楚意識到種族滅絕罪將對它造成嚴重打擊,中共手握拜登政府高層的黑材料,這對拜登政府構成極大的威脅,因此,中共私下肯定對拜登政府進行各種施壓和威脅,拜登總統撤銷將胡塞武裝定義為恐怖組織就是在為撤銷中共種族滅絕罪做準備,拜登政府為了繼續與中共勾兌宣佈撤銷胡塞武裝恐怖組織命令,這也削弱了國際社會對美國政府的信心。

3、拜登政府上臺後,大重啟計畫大有興盛之勢,雖然拜登總統至今沒有和習通電話,但背地裏都在配合中共推動一系列計畫,此前,楊潔篪在與布林肯的對話中強調美方要回到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秩序中解決問題,中共極有可能通過和聯合國勾兌推動美國取消將中共定為種族滅絕罪。

4、路德社在節目中明確爆料革命一貫堅持的不變立場,無論誰滅共就絕對支持,如果和中共勾兌,爆料革命絕對會檢舉揭發,絕不在乎對方身份高低實力強弱,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就是一股堅定不摧的滅共力量,同時,路德社再次呼籲所有戰友繼續在各媒體平臺勇敢發聲

5、2016年川普政府上臺時與中共國關係非常緊密,經過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戰友們的不懈努力,川普政府最終在2017年調轉政策決定滅共,現在的拜登政府雖然親共,但是爆料革命依然有信心,有實力調轉拜登政府對共政策,拜登政府只要繼續親共,一定會葬送美國的未來,葬送世界的未來。

二、納瓦羅爆料巴爾才是阻撓川普滅共的潛伏力量

2月7日,納瓦羅先生接受Maria訪談時說道[2],川普的行政命令抵達總統辦公室前,必須經過司法部審查,拜登上任第一天就簽署17項行政命令,請問這是何時去司法部排隊的?其中根源原因就是巴爾幫助拜登快速插隊,最終通過行政命令,巴爾早該在川普政府最後一年就被解僱。納瓦羅先生4年任職期間起草了50多項行政命令,川普總統每次準備執行這些命令時,都碰到來自司法部的阻撓。拜登上任後不久就撤回禁止中共國參與電力設施的行政命令,另一個就是他在商討的數萬億刺激計畫,這兩個簡直就是災難。

路德社評論:

1、路德社此前多次爆料納瓦羅就是川普政府行政命令的草擬人,納瓦羅在採訪中親口承認此事,這再次驗證爆料革命情報來源的準確,同時這也是中國歷史上首次有團體能夠直接影響到美國的政策制定。

2、納瓦羅制定的眾多行政命令中涉及到制裁中共國銀行,凍結中共資產,調查中共病毒真相等眾多能消滅中共的命令,最終都被司法部攔阻,巴爾一直潛伏在川普政府中,班農先生起初非常信任巴爾,經常和他商量滅共的行政命令,但是他在最後最關鍵的時刻才暴露出真正本性,雖然他被川普總統撤職,但是他在美國司法部依然有巨大的影響力,這就是美國沼澤地力量與中共勾兌的結果。

3、雖然爆料革命在川普總統任期沒能滅共,但是我們在總結經驗後依然會繼續前進,接下來我們與中共將進入拉鋸戰和爭奪戰,每個人都要盡自己一份力,咱們中華民族要學會在逆境中鍛煉出永不言棄的騎士精神。

三、從巴爾的暴露看Sara的邪惡

1、巴爾潛伏在川普政府中就像Sara潛伏在爆料革命中一樣,都在最關鍵的時刻暴露,路德先生爆料剛開始只是建議Sara退出鳳凰農場管理,但是Sara隨即自行解散鳳凰農場,然後又被爆出挪用戰友投資款,配合中共謀財害命,如果Sara再晚些暴露,爆料革命將被中共一鍋端。

2、在私自挪用戰友投資款建口罩廠的事情上,Sara一方面欺騙路德先生說這是文貴先生同意的,另一方面欺騙文貴先生說這是路德先生提議要建口罩廠,她始終在玩資訊差的把戲來迷糊戰友。

3、此前由於文貴先生忙於滅共,不能期期觀看路德社節目,Sara就安排戰友向文貴先生彙報路德社節目的總結資訊,她向文貴先生抹黑路德社,說路德社很少提及爆料革命。然後,Sara又欺騙路德先生說:“文貴先生批評你很少提及爆料革命,但是你放心,我已經給文貴先生說好了”。Sara就是通過這種方式挑撥戰友,她也挑撥老江與其他戰友的關係,經常假裝哭訴,所以才導致原先VOG的很多戰友因誤會選擇離開。

4、我們必須承認巴爾和Sara的暴露暫緩了我們的滅共進程,給爆料革命帶來傷害,但這也是爆料革命滅共路上要學習的必修課,我們面對的是這個世界上最邪惡的力量,這就是一場戰爭。

點擊觀看往期《路德時評》節目總結文章

參考文章:

[1]https://news.un.org/zh/story/2021/02/1077482

[2]https://twitter.com/andy5_123/status/1358781113821405185

文章撰寫:【重生】  編輯:【香柏樹】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