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寄語】:教育不應淪為政治的工具

編撰:心聽見

教育,通常有廣義和狹義兩種概念。廣義的教育泛指一切傳播和學習人類文明成果,即各種知識、技能和社會生活經驗,以促進個體社會化和社會個性化的社會實踐活動,產生於人類社會初始階段;狹義的教育專指學校教育,即制度化教育。廣義的教育則包含社會待人處事的方方面面,例如家教、禮儀等文明與社會的教育。而中共就是用狹義中共特色愛國教育,有目的,有計劃,有組織的通過學習教育工作,對受教育者的身心施加影響,有目的用意識形態控制人民思維。

圖片:Telegram-反送中 文宣谷

所以,在香港通識科的改革引起廣泛的爭議,而香港回歸之後,反對中共洗腦意識形態愛國教育,一直以來都是香港人堅持原則。然而,中共想改革香港教育也是賊心不死。在香港反修法至今,因為那些不畏強權暴政的年輕人站在最前線,使港共政府和中共組織更將矛頭指向通識教育。當前的社會矛盾不斷激化,不正是邪惡中共實施暴政取代民主言論自由法治體制,破壞《基本法》和“一國兩制”而造成的嗎?強制推行只會進一步激化社會矛盾,把一切社會矛盾歸咎於人民和通識教育,只能說港共政府中共的邪惡,無恥至極。

當然,港共政府中共組織多年的政治教育改革,終於在國安惡法的帶領之下,得以實現。然而我們見到邪惡的中共把教育工作者帶入到政治鬥爭中,使最終受到傷害的是那些下一代。中共根本就沒有尊重教育工作者,只是進一步的正在摧毀教學的專業,企圖用政治來控制教育制度,把學校變成政治宣傳洗腦工具,形成中共意識形態洗腦的一言堂。

在獨裁者中共統治範圍是不允許有民主言論自由的法治制度存在。經過反修例風波後,而香港人捍衛民主自由不屈服暴政的抗爭,世界矚目。使極權暴政中共,顏面無存,從而導致中共進一步對香港各個方面,針對性的打壓。

圖片:Telegram-反送中 文宣谷

而中共在中國71年的謊言愚民政策治國,我們可以看出來,經過幾次中共邪惡的整肅運動,從小的意識形態洗腦,人民基本沒有了獨立思考和明辨是非的能力。而有著西方民主自由制度的香港,曾經就是中國人尋求民主自由,逃難的避風港,老一輩的香港人都知道中共的邪惡作風,所以當中共要將中共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取代香港原有的民主法治體制時,可以見到,香港人義無反顧的走上街頭,進行捍衛民主之地不被暴政吞噬而抗爭。

圖片:『立場新聞』2019年9 月 4 日,小西灣多間中學默站,築成過百人人鍊

而且,只有極權暴政統治者才會將政治凌駕於教育之上,把教育變成政治工具。因為他們懼怕人民有獨立思考能力,所以禁止人民應有的言論自由的選擇,害怕人民知道他們無惡不作的事實,謊言背後隱藏著邪惡和腐敗。

所以,暴政獨裁者只能把老百姓的思想進行意識形態控制,被他們永久的奴役,這樣就不會對他們政權有所影響。而港共政府及中共官員的子女都送去西方民主自由有通識教育的國家留學,為何不是選擇共產主義特色有愛國主義教育的國家,比如朝鮮?好明顯,就是通過下一代的洗腦教育抓起,把人民反抗之聲消滅。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复核:文喬 /上傳:文粵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