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7早間(路郝葉安墨談):與郝海東,葉釗穎暢談大家最近最關係的話題!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強)、freecat、Amber仰望星空、通天大道、蓉兒(文蓉)、四十而立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1.  2/7/2021路德時評(路郝葉安墨談):與郝海東,葉釗穎暢談大家最近最關係的話題!

摘要

  1. 中共所謂的“獨生子女”給給你家庭帶來心理上的上海,挫敗的教育與喪失殆盡的社會功德,其邪惡淋漓盡致表現出來,中共體制就是把人從心靈上家庭上社會上最後人格上破壞扭曲,中共的邪惡終將被歷史淘汰。
  2. SARA把人性醜陋一面表現出來,利用手段騙取錢財。“戰友之家”2018年路德全面幫助一步步成長,“鳳凰農場”又利用路德名義來組建。
  3. 中共體制下的足協,操縱比賽,控制球員,殘酷訓練,普遍假球,拖欠球員薪酬。運動員出成績時,中共反過來說是黨培養的,太邪惡,他們怕球員“單飛”。
  4. 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開天闢地第一回,誰都沒見過沒經歷過,吃一塹長一智。珍惜自己建立信用發展好G系列生態圈,遵循十字軍騎士精神,建立主權國家。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0)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墨談。今天我們特別的嘉賓是郝海東主席和葉釗穎女俠啊來到咱們直播現場,自從這個120之後啊,這個大選之後,很多觀眾們說郝主席和葉女俠一直沒來節目啊,大家很多人非常想念郝主席和葉女俠。所以今天呢,我們在這個週日,這裡面,在一月二十號之後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正好我們來暢談一下很多方面,今天可以天馬行空的來談。因為很多人期待咱們郝主席給大家來講講,講什麼呢?就是現在啊,很多人覺得心灰意冷了,爆料革命又有SARA這個事啊,然後等等啊,甚至你看美國這個大選都輸了,這感覺我相信郝主席在球場上經常經歷這種事情,很多人非常期待郝主席來談談,來給大家來分享一下,談談這個最近這段時間郝主席怎麼看的。我們直接進入郝主席這個環節吧,然後咱們安紅啊,墨博士負責點評。今天咱們就不分享其他相關資訊了。郝主席,非常感謝啊,還有葉女俠。

郝海東(00:01:51)

路德好。非常感謝,很多的戰友們說,非常想念我們。很好啊,不是懷念就好,哈哈,所以這就是人生,很多人非常多的人他們可能從小在我們這種體制裡面教育裡面,沒有這種挫折教育,是吧?尤其是近一段時間,就所謂的獨生生子女政策以後,我們一個家庭裡面,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爹娘所有的這些6個人就弄這一個孩子,都被灌輸所謂的這些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就所謂的竭盡所能的給孩子吃好喝好,當年什麼我們沒有吃到的東西多給孩子;當年的這些人坐不上汽車,我們現在自己可以有車了;買不起好衣服,我們自己不吃不喝買幾個名牌,還有為了買個什麼蘋果手機連腎都賣了,或者是全家都節衣縮食給了這些孩子。所謂的為了他們好,最後的結果都是害了孩子,最基本的這種規則意識,挫折教育,心理承受能力,團結溝通,為別人著想,所有的這些都沒有了,社會公德喪失殆盡。這是共產黨這幾十年慢慢慢慢給社會留下的這種遺毒,剛才路德說到這個SARA的事情,也是給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戰友非常大的傷害,它是什麼?它是屬於圖財害命,大家一定要把這個概念理清楚。她不僅僅所謂的是欺騙你點,她跟P2P還不一樣,P2P比如說他只是騙了你的錢,所謂暴雷了,你的錢沒有了。SARA要連你的命都害了,她在國內向共產黨,給這些公安局把所有的戰友的資料都洩露出去了,讓共產黨很容易的找到戰友,使戰友們的人身啊,家庭啊,各方面受到了威脅和損害。

為什麼會有SARA這種現象?類似SARA這種,我認為就是說他們從小受的教育以及人格養成的缺陷;他們最後應該是不被承認,沒有獲得感,成為邊緣化病人啊,算邊緣化人格,這種人格養成極度的缺陷。那麼她到了美國,在這美國的這種社會裡也是比較底層的這種,利用中國人她能獲得一些收入,一點點的保障;那麼有了爆料革命,她一下子得到了這麼大的利益,以及尊重,最重要的是,她得到了別人的尊重, 認可和她有了獲得感。這個很關鍵,在這時候,她沒有從小的這種教育以及人格的養成的時候,她有很大的缺陷,她最後慢慢的就走向了這條危害害人啊圖財害命的這條道路。她的危害性,邪惡性就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加上旁邊有人對她用共產黨的這種這些所謂的燕子啊,所謂的這些藍金黃,而且一個女人這麼長時間,沒有家庭沒有愛,是吧?她就單獨的的孤苦伶仃的帶著一個兒子,她可能受到這種壓力很大,沒有愛情感情,沒有自己愛的男人和愛她的男人給予她的溫暖,她的心理上生理上絕對的是有很大的缺陷啊,非常大的隱患在裡面,她就是不平衡,沒有獲得感,沒有認同感。在這個時候,慢慢的通過爆料革命有了,一旦有一些風吹草動,一旦對她有一些觸動,一旦對她有一些的這種做法上和行為上影響到她的這些人出現的時候,她自己很難把握;她沒見沒吃過,沒看到過,沒經歷過,沒得到過這麼多錢,他們哪看到過這麼多人,她曾經被別人認可。不可能。當然,我們有過兩次好像一塊視頻會議上,第1次看見我們也說是我們的球迷啊,她是在一個可能非常小的城市裡那種成長環境最後通過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到了今天她這種高度, 得到這麼多人的認可,金錢權力名譽的時候,圍繞在身邊,加上這些藍金黃, 她很難把握住。她一旦被利用,一旦權力的膨脹不受制約,一旦她可以操縱別人的時候,她的心理就會失衡。那麼失衡的結果就給她為了得到金錢,為了這些東西她不擇手段,她去坑害了我們這些所有戰友的真心良知啊,這個東西簡直是太邪惡。而且我相信美國的法律,我們在這裡講她的所有這一切,都不是共產黨的這種莫須有,隨便給你扣上一頂帽子,什麼反革命了,什麼人民的公賊了,這些所謂的帽子,他們沒有任何的法律依據就可以給你投進監獄,在美國這不可能。你說郭先生是騙子,新中國聯邦GTV是騙子,你有任何法律上的依據來證明嗎?我們所有的G系列是你願意來投資,對吧?有美國的法律和證監會保監會所有的這一切去審核的,你願意投就投,不投拉到啊,對吧?只有你共產黨的股票可以上市,我們不行,全世界沒有這個道理啊,你馬雲行,王健林行,我們郝海東,安紅,路德,墨博士就不行,只有你共產黨弄的這些可以去比賽去訓練,我們自己有俱樂部,我們自己去踢去打怎麼就不行了呢?就說你是騙子。我們組織一個羽毛球俱樂部,組織一個足球俱樂部,大家來踢,郝海東你就是騙子了?找人來投資你就是賣國賊?你就是敵人特務?胡說八道嘛,他根本邏輯理論上不通。但是SARA這個事情就是他們從小從心靈上,家庭上,社會上最後的人格養成,確實有非常大的問題,這種爆發是危害性是極大的。本邏輯理論上不通。但是SARA這個事情就是他們從小從心靈上,家庭上,社會上最後的人格養成,確實有非常大的問題,這種爆發是危害性是極大的。本邏輯理論上不通。但是SARA這個事情就是他們從小從心靈上,家庭上,社會上最後的人格養成,確實有非常大的問題,這種爆發是危害性是極大的。

路德(00:09:51)

像這個絕對啊,郝董和葉女俠是功成名就啊,最有資格去點評這些,為什麼呢?因為你像郝董啊,上過世界杯,這全世界中國十幾億人能在世界杯賽場上就那幾個人;葉女俠,幾十次代表中國的世界冠軍,就很多人在這個時候根本抵不住,我跟你說安紅。就是你像SARA就屬於一下子捧的這麼高,平時說白了就是一個基本上沒人關注的。然後說白了,很多人說她話也說不清楚,是不是?到這個地步,人馬上就大頭症啊;當然剛開始是大頭症,​​再後面可能是內心徹底的變化了,她覺得我可以這個跟郝董跟葉女俠平起平坐那種感覺一樣,是不是啊?實際上真的如果不是爆料革命,說實話郝董葉女俠誰會去跟她去有個電話有個溝通的,是不是啊?你接觸的層面真的是不一樣,說實話雖然說這個社會咱不講階級論,但是這個事實,這個社會它就是分,說白了就至少講圈子嗎?你這個圈子,大家真不會浪費時間,跟你聊東西也學不到東西,是不是?大家的經歷又不一樣,這裡是天天世界冠軍,你這里天天還處於一日三餐溫飽,你說誰會去那個,所以這個爆料革命啊把人性中的很多這種啊全部展現出來。我覺得這是一個好事,葉女俠你怎麼看?

葉釗穎(00:11:51)

對呀,就是說我看見她做了一個圖,他們包括還有那個什麼海洋的,然後G系列的什麼跟郭先生的關係圖,GTV,GNews,GCoin,GDollar,GFashion,GClub這所有的這些東西哈,然後他們就說郭先生是騙子。那我覺得她真的撒謊都不帶打草稿的,張嘴就來,你說郭先生是騙子的話,你這個鳳凰城基地是不是那個郭先生給你建的?是不是郭先生拿錢出來給你租的房子,對吧?有這麼多員工在那兒,員工而且都是她自己招募的,對吧?這些人的錢是你出的嗎?SARA能出得了這個錢嗎?你說郭先生是騙子,騙子能這麼騙嗎?騙子如果給你弄個辦公室,那也是地下室,不可能給你租個這麼貴的辦公室,對吧?這是很簡單的一個邏輯,而且她這個圖說G系列是郭先生圈錢的這個手段,那我就想問問這個GTV有沒有這個平台,GNews有沒有這個網站? 對吧?大家那些投資GTV的那些戰友們拿沒拿到股票?GClub是不是買GFashion有這些會員價,對吧?GFashion有沒有做衣服出來?怎麼騙呢?對吧?你怎麼說郭先生是騙子呢?你可以不買,你可以不投資,你怎麼就張嘴說人家是騙子呢?所以我就覺得戰友們都要擦亮眼睛啊。

郝海東(00:14:05)

在這個時候人性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就是她真的沒有這種經歷閱歷,她沒有站在世界冠軍那種獎台上,沒有站上幾萬人萬眾歡呼,萬眾給你加油,為你的表現歡呼鼓掌或者唾罵的經歷,你是要經歷多少才能站上去,對吧?你要經歷很多的這種不快,缺憾和打擊,甚至失去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好的。當SARA站上了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的這個舞台,而且是非常高的舞台,她一下子得到的都是好的,她控制不了,控制力她沒有。為什麼?她從小沒有經歷過這些訓練,這些東西是不是人人都可以的,你講沒有用,你再回頭往回說,啊這個人從89往0歲活,就是這些人最可能。人都是從0歲往80歲活,沒有一個人可以80往0歲活,那大家人人都是這樣,那就是最後人生要給予……

但是Sara她真的是讓人性表現出來了非常多的這種醜陋的一面,也是非常好的,那就是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使我們很多的人性裡面光輝的一面也展現出來了。我們很多的戰友,那真是他就是這樣,他就是信任,就是堅定了。剛才這個大家在說嘛,說共產黨這種邪惡最終一定會被歷史淘汰,為什麼?因為每一個規律的時候都是走到了這一步,我們一直在說的前蘇聯,東西德柏林牆的倒塌,前南,那是多大的一個真正的所謂的它們,因為我們的教練像科薩都是前南的,這個他們當年都經歷了,到了今天,最後大家分開,為什麼?因為它太集權了。共產黨給老百姓洗腦的開始就是愛國主義,完了慢慢的是社會主義,又到了共產主義,最後了它所謂的一切的一切,它就是為了集權獨裁主義,對吧?它愛國主義不外乎就是公私所謂的兼顧,公私兼顧算是愛國主義,對吧,那是社會主義是先公後私,誒,它一點一點的給你那個,但是它一定給你洗腦成共產主義。是吧?讓你大公無私,所謂大公無私是為什麼?最後就成了極權了嘛,它最後了假公濟私,全是它的了。它建的這個共產主義對吧?建的它們的這個大公無私,它把你的也是我的,我的也是我的,它給你們全部的財產都弄成了它的極權獨裁。

就是這樣,它們一定是把我們老百姓,把人的這種整個的你能活著的這種自我的東西全部弄成了它的,包括它們現在在國內所謂的它的改革改造…… 它可以不改革,那有啥用呢,對吧?你永遠沒有工會,沒有運動員的這種保護我們的,不可能成立讓你,它到現在為止,足球改革多少年了?94年開始我們的職業化,到現在的職業聯盟還沒成立呢,它們全都是騙人的,這是我親身經歷嘛。到現在為止,它們還是足球管理中心,足協它底下派個人,每一個都是它的什麼局長兼什麼處長兼什麼科長兼它的工作人員,它們為什麼到現在為止沒有去真正的,就像羽毛球也好,乒乓球也好,所謂它們為什麼不把這些也極度的市場化呢,學習足球一樣不得了嗎?對吧?它們害怕了,因為什麼,因為這些項目有可能在世界上得世界冠軍,而且他們非常多的人可以到國外隨便,包括足球啊,我們再不好,你們抨擊了中國足球那麼多事情,中國的這些老百姓,中共的官員,包括體育系統裡面的你們這些打乒乓球,打羽毛球,游泳這些,你們想一想:我們被你們詬病成這樣,依然可以在世界各個俱樂部,我們憑自己的本事去拿合同啊。很多人是吧?這些我們曾經的隊友們,我們都是在國外拿到我們的職業合同,而且這中間有我們很小的時候你們就不讓我們出去,我們都20、30多了,你們才把我們放出去,才有這種可能。

葉釗穎(00:19:38)

而且你們那時候你們這個合同啊,就是這個俱樂部是人家都是正兒八經的都是外資,沒有中資的這個成分在裡面,不像現在都…..

郝海東(00:19:59)

現在都是中國人在控股,玩完了七八個中國人,是吧?我們都是真是憑自己的本事去拿到了合同啊,這個東西你們誰有?共產黨它肯定害怕,它就像現在害怕GTV,G系列G生態圈一個道理,它們嚇死了。所以它們現在遲遲也不會讓什麼乒乓球羽毛球類似這些項目能在世界上好的項目它去職業化,因為它知道萬一就像網球一樣,它沒想到網球單飛了以後能拿個大滿貫,李娜能拿個大滿貫,它們嚇死了,對吧?它們肯定不會再讓你這樣了啊,再讓你成為這些人。一旦這樣的時候,人所有的思想所有的認知所有的這個,都會認識到你共產黨的惡,他就不會再去在你這個體制裡面了。所以它們不會讓這些項目在中國,非常像足球這樣的話,有那麼大的資金來讓他們都會有俱樂部到那個。

當然了,現在他們全都是欠薪,都是扯淡,都是打白條!我可以告訴你們,在我們那個年代就是它的打白條,只是他們沒有給郝海東打過白條,而且我一份兒合同沒簽過!我在這兒講你們沒有人相信,我除了在英國的謝菲聯,簽了我的三年職業合同,我基本上不踢了,我35歲簽到38歲的時候我第一份職業合同,從來從24歲到34歲沒簽過一份兒合同;因為在八一隊你不需要簽,你簽了也沒有用,因為是軍隊,是吧?他們都替你簽了。在大連從萬達到實德,我不會跟王健林徐明簽一份合同,因為沒有用,因為我只跟他們單獨說我要幾百萬,我要多少錢啊,大家就拿嘴說啊,沒有一次有合同啊,白紙黑字,你們可以去足協查,郝海東沒有簽過一份職業合同,沒有啊!這些沒有人能知道,沒有人理解,沒有人會相信。( 葉釗穎:不簽合同的能拿到錢,簽了合同的也拿不到錢)沒錯!謝暉,這牛吧?100多萬200萬,當時在重慶力帆,就是不給他,仲裁他贏了,你找尹明善有用嗎?明善今天不在屋裡;明天不在廁所裡;後天出差了;大後天財務有事兒,對吧,你拿不到錢。仲裁是你贏了!江津的老婆挺著個大肚子,8個月的身孕堵朱駿去拿他的工資,說你給我們什麼80多萬你怎麼一分不給?就為了80多萬,你要把我弄了,一屍兩命!好不容易堵上他,是吧?這都是我們所有就是在共產黨的這個體系體制內,沒有一個人是安全的,純屬扯淡!我就憑本事就憑自己的這種,沒辦法,他們當時的情況底下,他們不敢得罪了我,所謂的啊。我不管怎麼樣我還是真進球,對吧,我還就在這個整個中國足壇上,我可以說我們是最高水平的代表。對啊,你不要我,有的是地方要我,你八一隊不要我遼寧隊要我;遼寧隊不要我那大連隊要我;大連隊不要我那山東要我;我總能拿到我一份合同,對吧,因為什麼?職業化了。如果還在體工隊,那就麻煩了,很有可能對吧,我早早的可能30歲,28歲就被他們弄死了,也就踢不了了。

它們慢慢地走到今天,我們倆站出來,是對它這個體制最大最大的這種不肯定,給它們最大最大的警醒,最大最大的戳穿它們的謊言。因為你們真的沒把人放在第一位,沒有說,至少自由,我沒有,我們幹什麼,結個婚還得打報告,對吧,我到法定年齡我結婚還打報告,還得政審,我們還得被人家查一查啊,你行不行?你想一想在這種體制裡國度裡,一個人活著的話,還有什麼意義呢?那我們還能讓我們的孩子、子孫後代還依舊活在這種謊言專制的它們這種營造出來的洗腦給你的假大空嗎?我再說一遍,它們這種洗腦就是愛國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所謂的最後就是它的極權主義,它們最後一定要弄成它們的這種,能去集權獨裁的可以操縱你任何事情。好的,路德。

路德(00:24:50)

這裡呀,你像郝主席也是經商的是吧?後來經商生意做得很大嘛,郝董,董事長,在國內都是響噹噹的;葉女俠也是一樣。所以這種做生意做項目啊,我們就做了一個商業項目,合作合資是個很正常的現象,是不是啊?你在國內是不是?比如說郝主席出去,因為我之前認識很多名氣很大的牛人,他只要出一個名,別人啪就投多少錢;比如郝主席,比如說葉女俠吧,我說我只出葉釗穎這三個牌子,好別人肯定:我馬上投兩個億來做全國的什麼葉釗穎羽毛球學校,這個叫做連鎖,是不是啊?這是一,難道別人說啊:你這葉釗穎你啥都沒投,你就是騙子,你這所有東西都還沒幹起來就騙子。有這種說法?文貴先生就光這個名頭就值多少錢!你Sara一輩子我跟你說,你三輩子你都到不了這個名頭,就光文貴先生靠這個名頭,至少我,很多人都願意投錢,明白不,為什麼?因為你成功的過去就已經驗證了你必然未來是成功,這是毫無疑問的,是不是啊?你說你之前幹啥啥都失敗,你指望,你跪在地上給別人求啊,求爺爺告奶奶能不能投我,給我兩塊雞腿錢,別人都不會投。但是你過去成功,你站在那裡,你說我這要開個什麼東西,大把人願意投錢。這是這個社會的一個現象,就必然的,所有人都是跟著什麼,就像那個以前叫馮侖就是什麼,找大款傍大款,或者是,是不是?就是找這種過去的成功的人去那個,這是很正常。

然後在這個過程中是不是,為什麼讓Sara 參與,那不就是因為中共嗎中間作梗嘛!是不是,又是投訴啊又是非法在這裡什麼起訴啊,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如果沒有這個環節,你說這個給文貴先生大家要投個幾百億美元,那不是輕輕鬆松嘛!那個時候文貴先生給我展示了當時一天都幾個億美金,十幾個億美金,後來全部打回去了,錢被中共投訴說什麼什麼詐騙什麼什麼全部打回去,幾十億美金,你說這個東西,是不是?那你只能想別的辦法,中間給Sara你一個機會這個。然後你就,比如說這個安紅那個你幫我代收一下啊,然後你就說我是騙子,你這個錢不能,然後別人讓你退錢你還不退,你說你這個錢,因為別人是騙子,別人給你打的錢已經,我為了保護你這個錢,我已經控制下來了,這不是胡扯嗎?!

所以說啊,這裡頭所有的這個所有的這一系列的這個邏輯鏈其實就在這裡啊,這個邏輯鏈,我相信郝董葉女俠,是不是?你什麼都沒有,就靠你的品牌,你都可以融資,現在隨隨便便,為什麼?因為這就是人心人性,這就是這樣的。你Sara 哪怕天天讓別人幹義工啥的,讓別人給你打一分錢別人都不會打,我跟你說。當然了也有傻子打幾個雞腿錢我相信還是會有的,以她現在那個。但是你說,別人讓你那個什麼融幾千萬九千萬美金,別人有人會這樣嗎?不可能,是不是。這個安紅,你那個打到靜音了,你要把它解開一下。

安紅(00:28:49)

好的。這個挺有感觸的,其實我這也是在補課,我看小皮匠女士還有這個文斌文蕾還有一些以前美國的一些戰友那些視頻大概了解一下。也有一點感觸,就是幸虧這個隔得遠,雖然我們以前法治基金法治社會開會的時候每週一次,還都能碰上,但是真的沒有談過那麼深,所以Sara事件出來的時候對我來說絕對是一個震動啊,我想更遑論普通的那個戰友,沒有經歷過沒有在平台做過,那真正是遇到這種事情恐怕很難能夠這個拿捏把握,更何況呢,這個我還聽說了很多多奇葩的事件啊,比如說戰友是超過10萬甚至超過100萬以上的投資也是給了Sara,那Sara 那時候就講大椅子小椅子。我們不在她那個戰友之家裡面,真的很難能預料到說為什麼還會這樣,我個人甚至都認為她用這種方式截流了很多真正的想投資這個GTV的大額資金的戰友,否則也就不至於說把這個資金額度…..她那邊有8000多個戰友了對吧?至少有這麼多,那現在每天在總聯盟上里邊這個看了很多戰友,就是這個這個,我覺得也很替他們報委屈抱不平,但是就是說呢,畢竟這個事情發生了,它發生然後被戳穿的越早,我們其實也能更警醒。

第2點,為什麼國內開始強調這個所謂的這個男孩子變成女孩子這個這個很娘的這種教育,其實也是因為我們整個中共這個體製本身,他沒有讓你有血性的人能夠真正存活,你有個性有看法有見地,你有著與這個傳統教育,或者說被他洗腦下要有不同的這種聲音,他一般都會把你活活掐死在搖籃裡。所以真正能夠從一步一步挫折走過來,真的不是特別多。那麼可能那個郝董大俠那個葉女俠,那可能跟別人還是不一樣的,他們是一路憑實力打拼過來的,在那種競技賽場上有輸有贏有奮鬥,而且還有不公平和潛規則,能夠真正經歷過這些的真的是不一樣。所以他經歷多見識廣看到過,所以他處理問題就一定比別人要有經驗得多。

第3条想谈的一个就是说这个,因为刚才郝董也提到李娜哈,我记得李娜有一句最著名的话;就说我用尽世间一切言语都无法形容你们的无耻。那在那种体制内,她就没法拿大满贯,但是一旦给她自由,给她哪怕一个很狭很崎岖狭窄狭窄路,只要能够敞开一道口子,我相信任何一个中国人都应该能发挥自己的这种特长和自己的这种成就感。毕竟她用她的亲身实例证明了这一点,就说中共体制不行,而不是中国人不行。我同时在这个例子里面再补充一个另外一个,就是一个非常著名的芭蕾舞演员,舞蹈演员,他叫李存信,在国内的时候他的名字是不知道的。我只知道当时同在加拿大跳舞比赛得第3的另外一个姓张的,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一起的被这个招那个同学,也不知道这个李存信先生当时是山东人,也是家里头哥8个还是哥7个,那当时这个都差点被这个考官马腿掉那个筋道压舌的时候忍着痛通过了考试,然后最终凭借自己的能力,最后是到国际上这个那个参赛而拿了大奖。当然呢,他看到了这个外面的所谓中共说的花花世界,坚定的决定这个留下来,所以闪婚跟一个美国芭蕾舞那个女演员结婚,最后呢是到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打拼这么多年,以这个知名的华裔人士在墨尔本。那么他的回忆录里写过,一个最那个让我感动的话就说,他当时在国内被教育说国外水深火热,国内是人民生活很幸福。到了海外这个橙汁或者叫这个汽水是免费喝的,非常好喝。他当时就看见那一点,他就决定,他说我要留下来。我刚到澳洲的时候也是,很多地方像我们公司,牛奶啊咖啡啊,很多那个饼干什么的茶什么的,那个都是免费的,它有个专门给这个公司员工设计的这个或者制造的这个果汁,是外面市场买不到的。我曾经一度也大杯大杯喝了好多,免费的干嘛不喝?对不对啊?随随便便时时刻刻你想喝都可以,而且是,等于是不是特供,就是这种。那一种社会,我当时看他的回忆录也非常感动,就是说他在国内没有经历过,可能全部的这个信息都来自洗脑;当他以亲身的这个经历20岁所以不到就到国外去比赛的时候,国外那种世界一下子就颠覆了他所有的被洗脑。

第4條我想說什麼?我那天跟一個戰友聊天,也是說,我們整個之前腦子都是,他是部隊的,我也是部隊大院長大的。也是說我們之前整個腦子也是不對的,對共產黨對毛賊東都充滿了樸實的那種崇敬和那個愛戴和愛護。那64那天晚上,大家都是有共識,那個槍聲一響在北京市。你知道有多少北京市民徹夜難眠,有多少人從那一天就開始清醒認識到,這個共產黨和這個軍隊不是給我們教育的。所以你一定要親身經歷過,是非經歷不知難,他一定經歷過才能真正有過這些體會。那麼我想呢,我有時候心裡真的暗暗覺得自己很慶幸,因為畢竟跟這個SARA的一個交流的非常之少,這個過往。我甚至在她的前一陣子這個不太那什麼時候,我還發了封短信還安慰她呢,就是去年12月底今年年初,去年12月的時候我還安慰她,因為不知就裡不明就裡嘛。那整個這個事件被曝光的時候,我也一頭霧水,真的是難以想像會這樣。那麼戰友們也跟大家一樣,沒有經歷過挫折教育,沒有在賽場上跌倒過。那爬起來其實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為什麼?吃一塹長一智。我希望所有的戰友,無論是在總聯盟的問題,還是在我們那個過渡的DISCORD那個地方,這裡面真正因為戰友們有個人的問題,但是請大家相信,最終一定能夠得到很好的解決。

此時此刻有這麼多人來投訴,你再忙就說你再著急的話,也未必能,欲速則不達,也未必能夠馬上,但是前提是,只要這種事情出來了就一定會解決好;所以請大家耐心等待,給那個總聯盟給我們爆料革命一點點時間。好謝謝路德。

路德(00:34:49)

這個因為SARA這裡啊,這個我想再說一下啊。

你想戰友之家啊2018年,我是最了解的,因為他每走一步都是我全面可以說是幫助他們一點一點成長。SARA之前都打著我都是為郭先生做的,這個聊天室都是為爆料革命,是吧?最後你看這就是,這就是撒謊。這人啊,最那個,到最後,跟爆料革命沒關係了,又屬於她自己個人的,是不是?然後鳳凰農場,是吧?當時我是不願意弄做農場的,她就是“你過來那在一起,我來幫你做,”她說這我SARA這個鳳凰農場,只是幫你路德做的;我當然我從來沒…但後來又變成,就是什麼事情她都這樣,就是屬於這種。但跟我沒有任何關係了,對吧?但是她打著我,就第一,戰友之家直接打著郭先生,鳳凰農場打著我路德的名在那裡,是不是?在那裡。

然後這人啊就這樣,我就剛才說的,到了那個,到了一定的時候,到了,當看到這麼多利益的時候,你想想,這個接近兩個億美金,這是多少錢?14億人民幣啊,我跟你說。你去在中共國,你隨便上市一個企業,能上市在上證能融資三個億人民幣4個億,那就是可以說是燒高香了。我跟你說啊,很多企業做了幾​​十年能融資有個三個億四個億人民幣,那都不得了。我跟你說,那就說我這次融資很成功,都是到這個地步,我告訴大家啊。這十幾個億,並且如果說這個不被戳破的話,她後面還源源不斷,還可以那個。這人心態馬上變化,基本上可以說是就覺得幾百萬都不是錢了,我告訴大家。

我當時就問她,唉,我說你這個開這個什麼口罩廠,這個錢從哪來?文貴先生知不知道?它說這個錢我有了,她說500萬美金第1次投入。哎,我說這錢從哪裡來?這麼多錢?“都有的有的有錢的,錢都已經到位了”,現在知道就是從這裡面的錢。

哎,我說這個錢不是,我後來想這個錢都不屬於你,根本跟你沒關係的。說白了是別人暫時放在你這裡的錢,你怎麼能夠挪用呢?是不是這?我還以為她這還有專門有人投資這個口罩廠有一批錢,原來根本不是,她就是從那裡投錢。就這個里面的錢,到底?舉哥例子啊,安紅,你看國內有人信任她,就說我要投個100萬美金;她麼馬上給你個賬號,這個賬號呢也沒公開,就是和別的賬號不一樣。萬一這個賬號,那個人待會投了100萬美金;她就故意嚇唬你,哎你彙的錢沒收到,或者說那個賬號整個文貴先生也不知道,咱們都不知道;那她能收10筆100萬美金,不就1000萬美金。10個人這種投100萬的太多了,跟我聯繫至少投200萬美金的人多的去了,我跟你說真的很多;但是我從來我說,“哎這個要投資路德社什麼什麼從來都不搭理”,我跟你說啊,明白吧?太多了,知道吧?

當然我知道,這個別人不是投資你路德,別人是投資爆料革命,這是賦予了一個巨大的一個責任和一個期望,你肩膀上你扛得起嗎?扛不起,這種錢千萬別去要。要了,這就是說白了你可能命小命都不保。就是不是你的錢,你去動了,我告訴你,絕對的絕對,咱們有句話,就是損你的福報的,明白吧?這個錢不是衝著你來的,你中間你搞了一下,我告訴你,遲早倒霉,這是100%的。是不是?該是你的就是你的,這個人就這樣,是不是?別人這個錢啊,一樣的到SARA那裡,我相信肯定很多。就是這種現狀啊,別人投個200萬,然後給他賬號,再投兩百萬,又用另外一個賬號;她可能開了20個賬號,一個賬號收個10萬100萬200萬,那都是幾千萬。這種錢多的去了,我想肯定有這種現象存在。

這就是為什麼她當時500萬美金要投一個口罩廠;我當時說500萬美金那也太有錢了,是不是?我還以為文貴先生同意了,實際上她就打這個信息差,知道吧?打信息差。因為我覺得SARA做的每件事都是跟文貴先生商量,我以為都知道了,所以呢在那裡,所以這裡頭就很多問題。當然這也體現了咱們爆料革命,因為咱們說白了都不是,就在跟中共對抗的過程,咱們都不是專業的職業人員。不是,這沒經驗很正常;你說郝主席郝主席,你說是不是?這中間沒經驗,不知道怎麼完善這個很正常。我相信文貴先生也是一樣。如果說你是做一個,像那個做一個房地產做一個酒店項目,大家駕輕就熟;你想如果我去搞個工程,那絕對駕輕就熟,那這滅共誰玩過?都是第一次,你說是不是?這裡把你賬號停了,那裡也把你賬號停了,那你還得想辦法,這個時候每個人都是第1次啊,並且個個都打著啊,你想個個都打著滅共這種啊,我這個不要錢,啥都不要,就SARA打著義工的名義嘛。每個人也都是第1次遇見,也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出現什麼樣的問題,這很正常。是不是?所以啊,實際是其實經歷這些,都是好事。

但如果你想想,如果他如果說晚一點發現,如果弄了個幾億美金,10億美金那就更慘了,知道吧?所以文貴先生說,那天晚上我跟閆博士還有三個人一起,一個視頻一個會議,把這個事提早戳破,那真的是爆料革命的最大的,可以說是最大的一個天意。他說如果再晚一點,大家想想這事情就不得了,為什麼呢?因為你大家就知道,這個里面這個它滲透到裡面,你想想,他會把爆料革命一鍋端。什麼叫一鍋端?因為你要知道這一點,咱們,告訴大家這裡頭,你像很多跟咱們的很多站在一起的老外的這種戰友,這種戰友,是不是?這裡麵包括咱們法治基金及法治社會,這裡面很多事情,他如果繼續滲透進去,它會?你要知道一點,就中共,沒有事他都可以給你找事出來,是不是?沒有事都給你找事。咱們一切按照法律走,但是它一樣的可以給你抹黑,知道吧?所以在這因為它這個滲透,她如果這個心思她就想著,“啊,這個錢我要變成我自己的。怎麼樣把你們一個個滅了,那我自己拿到,我就合法了。 ”兩邊,所以她基本是兩邊嘛,一邊牆內的匯錢的人:嚇唬你,是吧?你如果到美國來告她,告不了。你美國怎麼來告她,是不是?她就賭這個。第二,然後說,你們這邊咱們這邊全是騙子,這個錢在她那裡,她不就合法了嗎?沒人告,就剛才說她給比如說郭先生的這個什麼幾千萬準備一個多億是一筆,但是還有這叫做小金庫,就別的那裡頭的錢,咱不知道多少。而那些人彙的錢,人在國內的牆內的,她只要,比如說安紅,她看你匯了200萬美金,你是個有錢的主,好,你這200萬我就給你一個單獨賬戶。你如果只匯5萬的沒問題,匯到那個公開賬戶裡頭。你是有錢人,200萬300萬,我給你一個私密的賬戶。而這個賬戶,知道因為你肯定有錢嘛,你不在乎這個錢,你才匯200萬,是不是啊?她就賭你不敢到美國來告。為什麼?就因為你不會在乎這200萬,因為這200萬就把你的身份公開了,中共不就也把你幾十億家產全部給吞了嘛,就全部給沒收了。所以她這裡頭有這個問題,就在這匯錢的過程中,很多人,很多就是有錢的人就被她這樣給搞走了。我不知道你們明白這個邏輯不?墨博士。

墨博士(00:43:57)

首先我覺得這個爆料革命反共這個大潮的來襲,一定會出現各種各樣的人,特別是這種金錢和大筆的財富和資金的轉移,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但是那我覺得SARA這個事情,就猶如小兒持金行於鬧市一樣,問題不在於金也不再於鬧市,在於持金之人有沒有能力行保護這個金,或者安定這個金能行使正確的方式。這個金是可以的,這個鬧市也沒有問題,問題是這個小兒還是不是不是一個完全有能力行使的大人,這是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國有一組話叫做誠意正心,修身齊家,也就是說你在做事之前,先要誠意正心,如果這兩點做不到,就說你再給再多的錢,再大的事業你也就無法撐起來。也就現在造成這種事情,就是說她在最基本的正心與誠意上沒有達到這個水準,就說白了,就是她的自身的能力無法承載她所擔任的任務和承載這些資金的流量和控制就會造出的問題。但是我覺得最大的問題為什麼說她沒有誠意?因為錢再多可以再貪,但是你不可以害人,害人這是最過分的一件。就是你在拿錢之一,至少還有一個道,就是說盜亦有道的這個道有時候很多社會即使在黑社會和犯罪集團中仍然有個底線,但是拿錢害命,害命這個底線如果突破的話,絕對是對人性一個最大的衝突。錢不是問題,問題是在你對人的損害這一點上我是非常非常的痛恨,因為這個事情會挑戰到世界上最後一個問題,就是說會讓這些錢、會讓這些事情,由於你做的這個對人性的破壞會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因為這種人會對整個事業和整個誠意失去信心。為什麼?當至暗的時候很多人的內心動搖的情況是非常非常大的,而且我相信這次事件最大的東西不在於錢,是在於對人性的黑暗的這種發酵,會讓很多人突然會之間失去了以前剛剛萌發的一點反共的熱情和誠意,這一點我覺得損害是遠遠大於這點錢的。

還有一點我就是安紅女士剛才說的這個中國男孩子沒有什麼,這個是太娘性,實際上就是前一陣子我看也就是中共鼓吹這個大秦賦的時候,實際上一個商鞅的就是以姦民控制良民,強民進行清除的一個方式。就是說你任何的人,良民和強民一定要在其他控制之下,過強的民一定是坑殺和奴役,不能讓他有發聲的渠道。就說得很簡單,如果中國國家足球隊都是郝海東這樣敢說敢發揮的人,中國國家隊一定衝出亞洲,但是問題是上面的領導一定不可以讓這種事情發生,他寧願要一幫草包在那裡自娛自樂,也不能讓有本事的人自由發揮,這是他的底線,這是他政治和控制的底線。這也就是造成中國人和中國現在出現這種局面的一個特徵。它的本質在剝奪人的這種特性,所以會出現各種東西。這個沒有辦法,就像我們爆料革命,包括我們自己在出來的時候,在清洗中共毒的時候,必須承受的一種痛苦,一直是在這裡,只是可能Sara和很多戰友無法承受其痛苦,寧願去自己叫做釋放出來,造成更大的損失。我覺得這個還是共產黨之毒的所害。所以說有時候不得不承認共產黨對人的人性的70年的損害實際上是無處不在,整個過程是非常非常痛苦。好的路德。

路德(00:48:14)

郝主席、郝主席啊。你打到靜音了,郝主席,你把靜音解開一下。剛才因為有噪音,所以給你按成靜音了。

郝海東(00:48:40)

突破人類底線,她一定要受到法律的嚴懲,因為她以為她這樣去做是不會被發現,她利用各個方面的這種時間差也好,這種不對等也好,使人很麻煩啊,中國到美國這種類似,但是你不要忘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最後一定你會受到美國法律的懲罰的。因為一個這樣的國家裡面不可能麼,你害人、偷錢、做壞事,在這麼一個國家裡面,讓你逃脫法律制裁,那他還怎麼來去到今天的美國?就像當年的我們的假球黑哨一樣,很多人他們不會認為自己受到懲罰嘛。有一個就是這個成都謝菲聯的,當時就跟我講,我是論壇那天,我說你現在在哪呢?他說在匈牙利。我說那挺好,我說你就不要回來了。那時候掃毒打黑,就是假球黑哨剛剛開始,剛剛從新加坡那邊抓了個賭球的啊,原先那個原先遼寧隊,後來就是這個出國什麼的,應該叫這個人他們在新加坡操縱,把中國的小孩過去比賽,讓俱樂部他們操縱俱樂部,然後讓這些隊員打球打輸多少比分,完了從新加坡剛剛開始就抓了他們一兩個。那麼我當時就跟他說,我說你在匈牙利就不要回來了。他就說了一句,他說海東,都能逮嗎?全打全都打,對吧,都就是公開的秘密啊,都在賭球,都在打假球,都在吹黑哨,都在操縱比賽。我說是,我說都打,都抓不抓我不知道,我說你打沒打,你有沒有過這種行為?但凡你有了,你就不知道抓不抓你,是吧?可能他沒錢抓,確實他也不可能全抓了,共產黨體系裡面其實當年假球黑哨幹操縱最多的徐明,他有事嗎?沒事兒。對吧,最後鬧了個徐宏還是都已經過去了多少年以後,足協處罰徐宏不讓他5年當主教練。真正的沒有處罰到真正的這些,因為當時習的勢力還沒有達到,對吧,當時李嵐清管,後來也抓不到,後來習近平真正當時還是國家副主席是常委,但是他還動不了當時的薄熙來。所以當時呢遼寧大連那種,操縱最多的的是徐明,他也沒事,那最後抓的這些所謂從足協開始南勇、謝亞龍、楊一民這些後來被進去喝茶的賈秀全啊這些人,所有的最後呢,可能徐明這邊沒有一點事情,因為最後抓他們都在遼寧公安廳在那具體辦事啊,但是最後抓出來的還是上海的一些包括申思啊他們包括祁宏都屬於。你說他們幹什麼了?只是在這個體制底下 ,他們拿著錢還得南勇給,讓他們做球,南勇的錢是天津市政府給的,是吧?你說這些東西你按理說人哪沒事,這都是大官,是吧,政府人員,都是上面所謂的來去這個讓你們打的,怎麼我就不行了?都這麼幹,是吧,你們都這麼幹,都互相之間打招呼,這場球你放給我,我下場球你放給他,他們最後怎麼都受到懲罰了呢?這就是人的底線。當年我33,34歲,主教練兼隊員了,那當時他們不是給我3000萬啊,就有這些開球的這些莊家的就找到我,說海東咱們拿3000萬,我給你3000萬咱們做兩場球。我說你別因為有這錢,我們贏了球你發獎金,對吧?當時04年開始那從03年麼開始就世界杯02年以後慢慢慢慢的這個中國的職業聯賽已經被這些禍禍禍害得這個已經沒法再看了,大家都屬於,就像徐明控制幾個隊,張豪控制幾個隊,那邊幾個隊,完了裁判員也賭球,足協的人有的也操縱比賽,是吧?球員開不出工資來啊,也去打假球;健力寶沒有一個全世界不可能,健力寶當時拿了一個中超冠軍,好像最後一年04年整個,一年都沒有發工資,他都拿了冠軍,你想一想,能可能嗎?對吧?他們就是利用所有的比賽,來去最後操縱,來去最後得錢,讓大家來買賣球啊,達成多少股份啊,完了莊家來操作啊,最後就出現了這些,所有的你恰恰是在共產黨的體制裡面,你一個球隊、一個俱樂部、那地兒隊員和教練員,他能操作了嗎?沒兩天就給你抓起來,還黑社會、黑啥社會。我說一個派出所所長抓得你們滿處跑,是吧,那大連的黑社會什麼董海波,一個公安局局長抓得你們滿處跑。這錢,我們贏了球你發獎金,對吧?當時04年開始那從03年麼開始就世界杯02年以後慢慢慢慢的這個中國的職業聯賽已經被這些禍禍禍害得這個已經沒法再看了,大家都屬於,就像徐明控制幾個隊,張豪控制幾個隊,那邊幾個隊,完了裁判員也賭球,足協的人有的也操縱比賽,是吧?球員開不出工資來啊,也去打假球;健力寶沒有一個全世界不可能,健力寶當時拿了一個中超冠軍,好像最後一年04年整個,一年都沒有發工資,他都拿了冠軍,你想一想,能可能嗎?對吧?他們就是利用所有的比賽,來去最後操縱,來去最後得錢,讓大家來買賣球啊,達成多少股份啊,完了莊家來操作啊,最後就出現了這些,所有的你恰恰是在共產黨的體制裡面,你一個球隊、一個俱樂部、那地兒隊員和教練員,他能操作了嗎?沒兩天就給你抓起來,還黑社會、黑啥社會。我說一個派出所所長抓得你們滿處跑,是吧,那大連的黑社會什麼董海波,一個公安局局長抓得你們滿處跑。這錢,我們贏了球你發獎金,對吧?當時04年開始那從03年麼開始就世界杯02年以後慢慢慢慢的這個中國的職業聯賽已經被這些禍禍禍害得這個已經沒法再看了,大家都屬於,就像徐明控制幾個隊,張豪控制幾個隊,那邊幾個隊,完了裁判員也賭球,足協的人有的也操縱比賽,是吧?球員開不出工資來啊,也去打假球;健力寶沒有一個全世界不可能,健力寶當時拿了一個中超冠軍,好像最後一年04年整個,一年都沒有發工資,他都拿了冠軍,你想一想,能可能嗎?對吧?他們就是利用所有的比賽,來去最後操縱,來去最後得錢,讓大家來買賣球啊,達成多少股份啊,完了莊家來操作啊,最後就出現了這些,所有的你恰恰是在共產黨的體制裡面,你一個球隊、一個俱樂部、那地兒隊員和教練員,他能操作了嗎?沒兩天就給你抓起來,還黑社會、黑啥社會。我說一個派出所所長抓得你們滿處跑,是吧,那大連的黑社會什麼董海波,一個公安局局長抓得你們滿處跑。

就是說在這種體制之下,你如果真的沒有一點良心、底線,沒有剛正不阿,沒有理直氣壯,沒有錚錚鐵骨,一定最後被同流合污了,因為你不同流合污,你就不可能有生存的空間。對吧?我公然的,你們可以在中央電視台那個剪輯裡面都看見我,我說你們再這麼大膽下去,不要讓我踢了,我說你們tmd是吧,都這麼踢是吧,就是假球麼。我說tmd,你們這麼幹,是吧?但是問題是他不會讓你這種人在這裡面,你能最後站到更高的平台,讓你的本事、讓你真正的這個人得到話語權。剛才說了你看看,最後足協選的那些國家隊的教練,包括在國內的這些,也包括這些管理者最後成什麼了?就是那種唯唯諾諾,對吧,膽小慎微,跟上麵點頭哈腰。你想高洪波當管理主教練,他能自己拿出錢來,再給這些助理教練和守門員教練補貼一些啊,你想想這麼一個體制裡面,他一共可能百吧十萬,在這一年這個費用他們都去當。你就像我們這種,你一個外國教練幾千萬,哦,給我們的百吧十萬,憑什麼?我們曾經我們踢得不行,再不行我們也是拿合同的,也是能在國際舞台上得到認可的,我們怎麼中國人,你們口口聲聲說我們都強大了,我們都站起來了,tmd到了這個錢上,你就讓我們都跪下來。我們100萬,他們是1000萬歐元,我們100萬人民幣都不到,你還讓我們足球帶出好,球員要聽話。所有他們要的都是奴才,以及聽話的啊,他們來去操縱,哎,誰進不進國家隊,誰能不能上場,他們在中間領隊足協主席操縱了很多,那麼也就有了拿錢進國家隊這種情況。魏少坤就是最典型的啊,他去,最後他也被抓啊。包括抓中國足協主席的時候,這些足協的人當時在體育局都鬧,你們要知道. 抓南勇下樓,他們說,哇,你們體育總局這些人好嗎,其他那些中心的主任都好嗎?啊,你們只抓我們足球的,那些人你們不抓啊,你們不保嗎?當然了,足球當時引來所謂公憤麼,就是上面,據說要收拾麼,要去清理麼,所以他們就不管了,沒人保他們。抓吧,判了10年、8年,一翻出來受賄那點錢啊,100多萬,百吧十萬,啊,就但是當然他危害行業啊,咱不說,就說他們的危害,他們的比什麼李永波,什麼周繼紅,什麼這些,王義夫什麼這些這個什麼什麼的,少多了!前一段我都講了麼,讓他們退錢,最少的退了600多萬,什麼劉國樑這些人他們都是要抓,那比足球厲害多了,收教練員的錢,運動員的錢,是吧,這幫孫子收得多得多了去了。只不過他們打著說我能拿到奧運冠軍,有一個保護傘而已。但是你這種體制的惡,最後教育出來的人,不可能有錚錚鐵骨,你沒法有男人。你以為所謂電影裡你弄的個打架的就行了?這個錚錚鐵骨男子漢不是打架,是吧,他是在規則範圍內,你遵守規則,你有自己的勇氣善良底線,你可以不畏強權,為了自由,是吧?為了規則,你去爭取。而不是說,我為了錢、為了利益,為了那個我有力氣,是吧,我能打,我最後贏。這不是最後的體育和你要表現出來的陽剛之氣,對吧?男人不是說最後說所謂的那時候五大三粗,肌肉塊大,所謂的男人就陽剛了,是吧?別人稍微的纖細一點,稍微有一點形象,穿得更整齊的時候那就不叫陽剛。後的體育和你要表現出來的陽剛之氣,對吧?男人不是說最後說所謂的那時候五大三粗,肌肉塊大,所謂的男人就陽剛了,是吧?別人稍微的纖細一點,稍微有一點形象,穿得更整齊的時候那就不叫陽剛。後的體育和你要表現出來的陽剛之氣,對吧?男人不是說最後說所謂的那時候五大三粗,肌肉塊大,所謂的男人就陽剛了,是吧?別人稍微的纖細一點,稍微有一點形象,穿得更整齊的時候那就不叫陽剛。

他們都是矯枉過正,都是以這種東西來操作操縱人而不是真正地陪伴、鼓勵你關心你,像我們最有體會,他們老說國家培養,我說沒問題,那你再培養幾個葉釗穎這樣的嘛!你看跟我們一塊進隊的那些80年的我們1316的這些,王紅光、李建軍、汪榮他們,對吧?你也都培養成國家隊嗎,你們幹嘛不培養呢?培養10個葉釗穎才好呢,年年出幾個更好嘛?現在的林丹,你們再弄20個出來,怎麼不培養了你們都?把你們自己的孩子也培養成我這樣,你們吹牛逼,你們會培養。你也培養培養,天天也給他們吃運動灶,10歲讓他們當兵進八一隊!你們也培養出幾個來,你們怎麼不培養啊?所以他們這一切全都是謬論和對你的禁錮,它要奴役你,它不是讓你真正成長。

沒有人真正的跟你最後說到了真正的成長,但是陳正達承認了,在我17歲的時候,當時他還是亞足聯副主席,人家都是給我寫一封信啊,說海東我不同意你到國家二隊,那是因為你還小,來了讓你打不上主力,你不如在八一隊打主力,人的職業生涯很長,要有控制力!你看,1987年,這個老教練就說了,要有控制力,那時候他們誰懂控制力?他們連屁都說不出來。他當時就說:什麼叫殘酷的訓練,胡說八道,訓練怎麼就要殘酷?訓練應該你非常享受非常願意的去訓練,去接受。你都殘酷了,都累得不行了,都已經老虎凳了,你還有什麼自發的這種意願去訓練呢?那肯定都是有逆反心理的。但是共產黨一定要把你弄成這樣,你為什麼沒贏?你為什麼不行?你看你不吃苦吧?然後你沒有聽黨的話吧?你沒有加班加點吧?

所有的一切,你不行,你沒努力。反過來說要是贏了,你看,組織上牛逼嗎?黨培養了你吧?以後為了拿世界冠軍,全都是黨員火線上戰場。都是你這個訓練的、培養的,你怎麼不把曲棍球培養成世界冠軍,冰球不是也能培養嗎?你咋不能培養了?甭說A組了,連B組都到不了呀,你怎麼不培養呢?是吧?

所以他們是極度的不要臉、沒有邏輯的洗腦。但是,沒辦法,我們的老百姓太窮了,被他們禁錮了,被他們弄窮了以後,還不認為是被他們弄成這樣的,而是認為自己不努力,這是他們最王八蛋的,對吧?

他們現在公然搶錢,已經有了,前兩天這個網易登出來,我們6大國有商業銀行說了,以後3月1號開始,你存定期存款利率按活期利息算。從3月1號開始,之前的定期從3月1號以後的都算成活期了。

葉釗穎(01:03:50)

之前不論你存的定期,應該每年多少利息,但是,自從3月一號以後不管你是之前存的這些相當於利息多少,它都是按照活期算,就給你降了這個利息了。因為我老家溫州的,那些親戚們都說這還算新聞嗎,在去年溫州的銀行都已經這麼乾了。

郝海東(01:04:29)

你說說我們聽一聽,中國的老百姓有多可憐,明著搶,你沒有發言權。對吧?它隨意一張紙寫出來,你的錢就沒了對吧?你辛苦放在這兒,我多掙一點利息給我存一個定期。啊,它變成活期了,那這些錢不知道又去哪了,他就有了嘛。

我看到說了,黑龍江綏化一個地方到零下30-50多度的天氣裡面將近兩週沒有供暖,老百姓現在都上政府抗議去,但是問題是政府根本就無力去改變它,為什麼?因為你沒有選票,你不是公民,我再講一遍,現在北京共產黨你們給我們的是居民證,你寫的憲法說公民怎麼怎麼樣公民權利,放​​屁,你給我們的是居民證。你們這不是公然的騙人嗎?就在這種情況下,老百姓被奴役著,很多人不敢站出來,為什麼?被嚇怕了,對吧?他們對他們的這種體制,幾十年來的帝王統治底下的這種被嚇住了。但是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新中國聯邦一定會給這些所有的中國人越來越多的警醒,為什麼?我們不僅有我們的G生態G系列,我們能生存、自我發展、自我有保障,我們還要有未來自己的護照就是國家,也許是別的國家給我們的,而且一定要讓大家明白國家的概念不是指有了邊界邊境軍隊才能叫國家,對嗎?我知道,就像路德先生說得,梵蒂岡,比如說馬耳他騎士團,只有一棟樓。那就是我們的主權意識,我們未來都會有,那中國人都會有這個希望,都會有這種最後的選擇。那我為什麼在你共產黨那裡要受那種罪,零下三五十度你都不給我供暖,我們為什麼不能出來到新中國聯邦這兒,找一個好地方,不管在民主社會裡也好,還是我們自己建立起了我們自己的主權認知也好,我們都有能力掌握自己命運的,而且能掌握未來,我們子孫後代,我們孩子的孩子。為他們,為孩子為很多的人,我們站出來來去做這種東西的時候,我相信未來的光榮榜上就有我。未來恥辱柱上就有你共產黨,制裁所有這些為虎作倀的人作惡的人。一定是這樣。好路德。

路德(01:07:58)

這個馬耳他騎士團,他就是一個主權國家啊,它是聯合國的,和台灣地區是一樣的級別的觀察員身份。因為一個主權國家只需要三個條件,他就可以了;第一,不是要有邊界,而是要有人,比如說你有個幾千人上萬人。第二,這些人得有各種方式,比如說議會、投票。第三,你還得有一個哪怕是1棟樓,就是有一個地方;這三點具備,去聯合國,你就可以去註冊,就變成一個實體,就像跟營業執照一樣,就叫做一個主權國家。馬耳他就這樣的,所以世界最小的國家不是梵蒂岡,是馬耳他,梵蒂岡還有一個1萬多平方米;這馬耳他就是在意大利羅馬就有1棟樓,那棟樓就是主權國家,它的議會什麼都在那裡。他有自己的護照,有自己的貨幣,你要知道這一點啊?有自己的法律。中國人沒這個概念,總覺得咱新中國聯邦在自由女神那裡宣布的,這就是馬耳他,它經過了接近1000年它才成為了聯合國成員,因為主權國家概念是在二戰以後才有這個概念的,之前沒有這個概念,但是實際上這些東西都可以去做的,核心是什麼?核心是大家齊心合力地去往前推,這是關鍵;而不是,明明知道中共國根本是邪惡的,你不去想辦法。文貴先生說,你有比咱們新中國聯盟更好的通道沒有?你有沒有比新中國聯邦更好的方法,創建一條更好的通道沒有?你沒有別的通道,是不是?只有這個。除非你有這個本事,你也去自由女神像和班農先生或者是你找個老外吧,哪怕找個老外願意跟你一起宣布一下,你也行,你有沒有?沒有。就只有兩種選擇,一是跟中共搞在一起,二是和新中國聯邦。或者是中華民國和台灣啊,別人台灣要不要你啊?關鍵是這一點是不是啊?很多人先要台灣護照,不給你。

葉女俠,你來點評一下。

葉釗穎(01:11:04)

這個,其實挺為Sara可惜的,因為她都已經站在了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最高的台子上了對吧?你說她就,只能說她目光短淺,鼠目寸光,她只看見目前賬上的匯過來這點錢,看不到她的未來。未來她比她現在得到的會多的多的錢。之前我有個朋友就是突然一個朋友去世了,然後我就跟一個大姐聊起來,說為什麼他突然去世了?那位大姐就跟我講,有可能他就是財大壓身,他可能掙了他不該掙的錢。我想這句話應該很適合現在Sara身上。她得了不該屬於她的錢就會要了她的命。就像海東說的這個控制力,當然每個人都需要錢,每個人都想要好的生活,但是我們怎麼來界定哪些錢是該我們掙的,或者哪些錢不該我們掙?就像路德剛才說的,我們的名字可以隨便給別人用,人家就能給我們錢,我建個羽毛球學校或者足球學校一樣。當時也有很多人來找我,退役了以後就借用我的名字來做連鎖學校,我沒同意,因為我一聽他們的方式方法,就是拿你的名字他們自己運作自己弄。那我就在想,他拿著我的名字會為我負責任?對吧,他只在乎錢,我的品牌我的名字就被他們用爛了,然後他們就是不擇手段的用的你的名字騙錢,但是在我們的這個體系裡面,正常的,運作做這些體育的培訓,是不可能掙錢的,所以他們肯定就是用一些亂七八糟的這些事兒,不擇手段運用你這個品牌。所以作為我來講,這是我個人的品牌個人形象,就是我吃飯的傢伙,我肯定不能亂用,這個錢我不能要,不可以掙的。那所以就很多東西,你要思考什麼東西,什麼錢是你該掙的,什麼錢是你不該掙的,大家也要有一個這樣的一個思考,一個判斷。還有一個,出了這個事情以後,郭先生一直在跟大家道歉,一直在道歉。就說我們在現在這個新中國聯邦的這個體系裡面,大家就能感受到,無論是誰,大家只要做錯了事情,就會道歉,就應該很真誠的道歉,沒有說是郭先生比大家高一點,做錯了事情他就不會道歉。

在咱們共產黨領導底下有哪個領導能這麼真誠的一天三番五次的給大家道過歉了?這個我覺得不管是在過去在新中國聯邦裡的這個蛇也好,燕子也好,你們自己應該有很深刻的感受,就是體驗你在這裡面人與人之間的一些交往也好,交流也好,大家是不是比你在牆內,那個共產黨的體系裡,大家相互更真誠,而且沒有說大家相互踩踏,也是大家相互扶持來真正的幫你解決問題,對吧?我相信人都應該有一個這樣的一個比較一個對比,你能做出你的選擇,因為在這個人的一生當中能夠有幾次重要的選擇呢?相信一次是你的婚姻,你的事業,你的工作。然後你在這個大的世界面前,正好你能有選擇的時機的時候,那不光是你的選擇,你其實也為了你的子孫後代,你的家人做了一個選擇,對吧?

就是人老話都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們所有的人都是肯定要為我們自己著想,首先我跟海東我們能站出來也是為了我們自己。我們的選擇也幫助影響到了我們孩子的選擇,我們當然是要去選擇一個,我們能看見希望能有未來的一個方向,一個更好的選擇。我們肯定不會選擇這個沒有什麼自由,也沒有什麼權力,看似好像給你這個那個,但是其實你啥都沒有話語權,你只能被別人奴役,就像這個銀行存款一樣。你找誰說理去?它說你沒有了你就沒有了,找誰說理去?你有病,他說把你弄走了。你能怎麼辦對吧?我相信很多人都會碰見這些事情。就像我們有時候在國內你花錢都花的不痛快,都還得求別人,給人當三孫子。所有的這一切,我們都是一個循環,它都是一環一環扣一環的,就像我們人生下來大家都是一張白紙,所有的人大家都是好人,只是這個環境把你各種各樣的環境,你在任何生長的環境當中,把你變成了你自己都不想要的那種人。但是那沒辦法,對吧,因為你就在那個環境裡沒見過、沒吃過、你看不到別人的這個環境是什麼樣,所以你只能坐井觀天。只能看見那一點。沒辦法。

這些共產黨的臥底也好,我希望,你們能夠真正的思考一下。郭先生也一直在說,這個王岐山如果現在站出來能夠反對共產黨的話,大家都可以接受,所以我希望你們在這個時候有一個能真正去考慮你們是想要什麼樣的生活,你們自己能不能有一個正確好的選擇?我給大家一個思路,好好考慮一下你們的未來。好的路德。

路德(01:19:14)

是的,葉女俠說的太對了,就像郝主席和葉女俠剛才說得,在人生中,那就是功成名就。真的,一般人站在被千呼萬喚的體育場都會眩暈,我經常去看恆大的比賽,那時候在廣州,雖然當時沒有郝主席在裡面,但是一看到鄭智,大家都喊鄭智、鄭智,歡呼的那種感覺,就是人啊在那個時候,他的整個的內心這種變化是完全不一樣的,等到那個時候。能保持一個平常心是很難很難的,是不是啊?很難很難,因為很多人都想認識你,都想接近你,特別是郝主席,100%的,那肯定的,那些主持人中央電視台主持人都想跟郝主席接近。我在90年代的時候我上大學,葉釗穎這個名字就已經響噹噹了,我跟你說,絕對的,我們大學宿舍的都知道葉釗穎打球太厲害了,各方面耐力啊、並且關鍵各方面,青春活力啊,還包括傳遞給人的那種韌性。

所以你現在經歷這麼多年,在爆料革命中都願意站出來,就知道這個事業是多麼偉大。因為是什麼,別人經歷這麼多,大家都願意加入到咱們中來。當然不一定是看咱們路德節目,肯定是看到文貴先生,看到希望。這個就是人到一定境界以後,他才可以知道自己追求什麼。像馬斯洛層次需求理論,你像Sara這種估計連溫飽問題都還沒解決的​​人,是不是?稍微有點錢那就不得了了,是不是啊?住個8000美金一個月的房子都可能,說白了,腦子都已經飄了,是不是?但是對郝主席和葉女俠來說,追求什麼?追求的是真正的社會責任!

那Sara肯定就是打著追求社會責任,忽悠大家,來騙錢;但對於文貴先生來說,這個世界上誰都有可能是騙子,但文貴先生100%不可能,為什麼?因為他沒必要!我跟你說。我在2017年我就站出來就說了,郝主席葉女俠,你們都在國內都經歷過的。文貴先生他的盤古、裕達、政泉,就這些錢,他可以不出來爆料的,他花個5億人民幣5億美金疏通疏通,跟王岐山搞通關係,要不了5個億,我告訴你這就是2015 16年,他根本花不了這麼多錢,疏通一下,搞通一下關係。或者是跪下,然後說王總書記啊,你就把我當個屁放了,就像馬雲或像一堆這種人一樣,你就讓我在海外好好過日子,別的事咱都不提,一筆勾消這種,千萬富豪億萬富翁多的去了,我都認識很多,我告訴大家啊,都是過萬億資產,是不是?花點錢去疏通一下,找個關係你在海外落個幾十億美金是輕輕鬆松。對文貴先生來說,你說是嗎?他有必要嗎?自己啥都不要。就誰都有可能做騙子,文貴先生絕對不可能,為什麼?因為他在2015年16年,他完全可以輕鬆的轉向,可以花很少的錢就可以把這些事情擺平,沒必要繼續拱上去,一直拱拱到現在,是不是?把所有的資產全那個了。你說有必要嗎?我相信郝主席64之後站出來,一定有人給你打電話:唉,你那個只要稍微你就不要繼續了,你的資產照樣給你,你的學校照樣歸你。100%有人跟你這樣說,是不是郝主席啊?

郝海東:我們因為這個事情不是成立了專案組重案組嗎?

路德(01:24:17)

對呀,所以你看看這就是。但是對你Sara來說你付出了啥啊?她說啊,我付出了時間,說白了跟那個比你算啥?九牛一毛,我跟你說啊。真的,當很多人啊,很多人說,說實話,咱們任何一個人,除了文貴先生之外,當你有這樣的身價的時候,你能不能站出來?這在你內心你真正要打一個問號,真正要打一個問號。是不是?你敢不敢站出來,真的,我曾經問我自己很多遍,我說如果我有文貴先生身家這種,又是私人飛機又是那個,我問過我自己很多次,我都沒有這個把握,知道吧,安紅,咱們每一個人。現在啊,說白了,你真正能不能那樣,真不一定我告訴大家啊。真不一定,我跟你說,因為很多人人性是過不了的,人性是很難過的,是吧?所以這是要一個巨大的勇氣。他有必要?說白了16年15年還有5個億美金就可以搞定,5個億人民幣就可以搞定的事情,他有必要現在為了兩三個億美金騙你嗎?有必要嗎?所以。最基本的邏輯,最基本的邏輯,知道嗎?說白了,文貴先生2017年,哪怕現在說我不爆料了,不那個了,我告訴你。估計他的資產,別人都可以給他送回來,他照樣日子過得比這好。說什麼搞這個融資啊,是搞個幾個億要多得多得多,他完全可以用他自己以前的所有的過去的經歷。馬上跟這個機構組織組成一個什麼私募基金去賺錢。太簡單了,因為我知道,因為你這個人的層次,就是不一樣。是吧?

你這普通的欺民賊,每天是為雞腿錢活,你見了一兩萬美金都不得了,這個大錢知道吧,但是對他們這個層次來說一兩個億美元就跟你見一個一兩萬美金一樣,根本都不是錢,就跟你吃個雞腿一樣,不是錢。只不過是對你來說對Sara來說哇,這個幾千萬美金不得了。但對他們來說,真的就跟你口袋的零花錢一個概念。我相信郝主席肯定是這樣,那時候一年幾百萬的收入,90年代花個一兩百萬人民幣裝修,對很多人來說天文數字,對你來說這根本就是口袋裡的零花錢,是不是?一樣的概念對文貴先生。講真的,根本就沒必要說為了口袋的零花錢去騙錢,有人這麼傻嗎?根本不可能是不是啊,所以說只對你來說你覺得哇,這個錢好大,對他們來說真沒這個概念,真的把這個當做零花錢的概念,你說是不是?有必要為這零花錢那個,所以說這些人的這種純粹就是胡扯,是吧?這種指控啊完全就是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想把這個錢自己吞了,所以呢,說你這是騙子;那邊嚇唬你,你千萬別來告我;這邊說你是騙子。目的就是為了把自己錢搞到自己口袋,這合法的把錢搞到自己口袋這就是他最終的目的。

因為她之前所說的很多事情,現在驗證都是騙,當時解散鳳凰農場,我沒說讓她解散,我說你退出吧,退出就把東西交出來,讓別人來管。她來個解散,然後呢當時做節目,她只要是保證一個平常心;共產黨的官你也有個退休的概念,你不可能做了省委書記這一輩子做到底呀?是不是?你也得放權。你連共產黨都不如,就共產黨到60歲該退休退休,你該交權交權。第2個,這個農場你搞了半天就是你個人的啦,是不是啊?VOG就是你個人的了,讓你交錢你不願意交,交錢交給別人,很正常的事情,因為共產黨都這樣,美國所有的企業,喬布斯自己創立的蘋果都被別人踢出去了,你有能力有德者來做,當時就表態啊,後來你不就擺爛了,你就覺得好像啊,你中間付出了,你就有資格把它毀掉,這就是什麼心態,這是典型的CCP的心態。是吧?這就是人品,最終驗證了,驗證了就是人品不行。

我們做生意,大家做生意,我在我公司的員工,不是說你在這裡頭,就是你跟別人合作的時候,不是看你大家關係好的時候怎麼樣;看你的人品,就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這個很正常;當你不在一起的時候,最能檢驗這個人的人品,知道吧,是不是?因為這個有緣、有聚、有散嘛,說實話你處理的好,你不在這個位置反而是你一個人助力,你會飛得更高,你看你這個人多好啊,什麼都交接的很好,是不是?交接的就像喬布斯一樣交接的很好,未來又回到了蘋果。所以Sara自己把自己的路堵上了,本來她未來是有更好的機會,比如說她的鳳凰農場、戰友之家,什麼都交接的好,還不斷的那個,未來大家可能一兩年以後,歡迎她回來,更加那個尊敬她,等她自己把自己擺爛,是不是?覺得這個我付出了,這就是我的孩子,說實話這樣比CCP還邪惡,所以她天天講,之前我們有一次直播,她說沒有利益什麼事情,什麼東西都是要義務付出,實際上她的所謂的義務付出是讓別人義務付出,自己賺大頭,明白嗎?是這種心態。郝主席。

郝主席(01:31:36)

對!我就想說的就是,在這人那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羽毛,就是自己的無形資產。咱們中國人啊很難有這種感受,就是說自己的信譽,因為我們沒有信用體系,最後有人提出來過什麼建立一個道德什麼評審。這幫孫子有多壞!就是他們真正的不打自己,不珍惜自己的信用,信用是無形資產,用你的名字建立起來,這是最大最大的人的資產,是吧?你可口可樂燒了再多,你把它所有的廠房燒了,摔了瓶子,它這四個字,它這個商標永遠都在,它永遠值錢。就像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一樣,我們珍惜好自己,珍惜好我們自己的羽毛。就是給我們最大號、最多的資產財產。無形資產是不能拿,有量化不能衡量,對吧?無形資產是多少?10個億、5個億、1000個億、1萬億都是他,你沒有一個量化的。你說郝海東、葉釗穎、王定剛、安紅、墨博士這幾個字值多少錢?一定有一個說法,值一塊錢、5毛人民幣?沒有。對吧!所有對你的無形資產的評估可以放大很多,這裡面有很多就是因為你自己來經營自己的信用。你把這個東西放在社會上,你有了信用就是有了口碑,有了口碑就是有人,人脈。就是人信任你,這是最大的錢!什麼美金、什麼黃金、什麼都不如你最後你的口碑和信用,你自己的無形資產,你有了這個,你到哪都不怕!共產黨為什麼沒有?因為他沒有信用,他沒有無形資產,他們講話從來不算數的,對吧?你們騙這些老百姓,當年跟著你,打完了以後你就分他們的土地,當然了你們還有更不好的睡人家地主小老婆,是吧!這幫孫子你去拿一些冠冕堂皇的什麼自由啊,最後法制什麼也出書,什麼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給你土地,你有自己私有土地,到今天了,你連足球職業化聯盟都沒有成立。這幫孫子他們講話空口白牙,講話從來不算數,因為我跟他們打過無數交道,他們一點誠信沒有。他們為了利益,為了你能贏球,他們可以不擇手段,但是你讓他們再去履行他們的最後的承諾,不可能!等你退役了,他不會管你的,那個宿茂臻也是一個很強的例子,當年就是因為他在全運會上,沒有說每一場比賽都踢,最後回到俱樂部之後就讓他退役,山東魯能就不跟他續約了。這個東西就是很多啊,還是在俱樂部體制理。你想 想在體工隊裡面,我們八一隊無數的老隊員,張宗文那時候讓他踢的時候,就像要跪下求他,你多提點兩年啊,我對你需要什麼的,當你有傷病、當這些年輕隊員上來,馬上分配你回家,不會給你解決工作,不會為你所有人生未來給你保障,什麼醫療保險、什麼社保啊一個都沒有。我們都一樣,一個都沒有。問題是你交了沒有用,你交的那點錢還不夠你住院他們收你的錢。所有的這一切都是最後我們對於一個世界一個真正的認知,被洗腦了。我們所有新中國聯盟爆料革命的這些戰友,一定要珍惜我們自己的羽毛,把我們的信用建立好,有了我們的無形資產,這是共產黨最怕的,他沒有什麼能剝奪了我們建立起來的我們的無形資產,我們的信用,我們在G系列和G生態所有的這一切。他沒有用,他殺了我們沒有用,他們把我們撞死投毒,郝海東葉釗穎安紅什麼都沒了,什麼不在了,他們滅不了,泯滅不了,磨滅不了曾經的我們做過的!未來100年、一千年以後,我們就像十字軍東征一樣,都會留在這個世界上,它抹不去當年葉釗穎得了世界冠軍,抹不去我在亞洲杯上世界杯上的出場記錄以及我進的球,他們再封殺了我沒有用,當年郝海東、葉釗穎做的事情,他們磨滅不了!好的路德。00年、一千年以後,我們就像十字軍東征一樣,都會留在這個世界上,它抹不去當年葉釗穎得了世界冠軍,抹不去我在亞洲杯上世界杯上的出場記錄以及我進的球,他們再封殺了我沒有用,當年郝海東、葉釗穎做的事情,他們磨滅不了!好的路德。00年、一千年以後,我們就像十字軍東征一樣,都會留在這個世界上,它抹不去當年葉釗穎得了世界冠軍,抹不去我在亞洲杯上世界杯上的出場記錄以及我進的球,他們再封殺了我沒有用,當年郝海東、葉釗穎做的事情,他們磨滅不了!好的路德。

路德(01:37:20)

是的,所以說人的所有的這個信譽,它是你過往的所有東西一點點建立出來,是不是?你一個普通老百姓像Sara這種,你之前站出來滅共,你和郝主席和葉女俠完全不一樣,是不是?因為Sara動不動就說文貴先生什麼這個騙那個騙,要讓別人相信她,你覺得你值得讓人相信你嗎?不可能!是不是?你先給我搞個100億、200億美金的這個商業帝國,然後再把它不要了,你先給我做到這樣,我才可以相信你。你先給我幾十次在這個世界冠軍的上給領過獎,然後你再說兩句滅共,我相信你;你如果像郝主席世界杯戰場第1個站出來,亞洲足球先生,是不是?還敢說滅共,我相信你。你說現在都是獨一無二,你像咱們閆博士,你在這個最牛的科學家裡頭你混過啊,你最終有成績,在自然雜誌發過,你還敢說滅共,我絕對相信。但那你啥都沒有,要說滅共,對普通老百姓來說滅共兩個字很容易說,但是對有的人來說它是很難、很難、很難的,我跟你說。這是為什麼?對有些官員來說,我跟你說他寧願命都不要,讓他說滅共兩個字,他敢不敢說?絕對不敢說。你像對這個資產,在國內的企業,別說幾百億,就這幾十億人民幣的,你讓他敢說滅共兩個字,你看那以前那個叫做啥,不是吃飯的時候,說了一下毛澤東那個,不就整個就沒了嗎?那個叫畢福劍,這就是對他們的傷害,你一句話可能都是致命的,致命的啊。你對咱普通老百姓,說實話你說1萬句,你天天在大街上天天喊滅共,估計也沒人搭理你,知道吧?你在中國大街上,但是你像馬雲他們敢嘛?他哪怕有那麼一個念頭,我想滅共或者對共產黨不滿,第2天就會被別人滅了。所以說有的人說一句話,他是很難的,難於上青天的,我告訴大家啊。所以對這就是Sara他們動不動說這說那,等你到如果你們有文貴先生1/10000的這個過往的成就,你敢說滅共這兩個字,我告訴你,我告訴你,你早就已經結束了。絕對的啊,很多人這個念頭都不敢去,去什麼呢,念頭都不敢起。所以這是最難能可貴的。最後,葉女俠,葉女俠來總結一下。

葉釗穎(01:40:16)

別我總結了,安紅墨博士總結吧。

路德(01:40:18)

安紅、墨博士再分享一下。

安紅(01:40:26)

第1句話,夏蟲不可語冰,他都沒有見過,他沒經歷過,你說對於你經歷過、建立過的,你說你跟他講,真的沒法談,對吧,所以這一點有很多要我們自己重新感觸,因為畢竟暴力革命這是開天闢地頭一回,我們誰都沒有見過,誰都沒有經歷過,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一路走來,吃一塹長一智,成長壯大,而且最重要就是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要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做,我認為爆料革命最大的好處在於,讓所有的華人願意挺身而出,成熟的人找到了自己可以去追求那個自由,那麼這一點呢是用任何金錢是無法衡量的。

第2句話,剛才有一個感觸就是說,你必須是這塊料對吧,再好的種子撒在青石板上,沒有土壤,沒有陽光,沒有水,沒有空氣,你就無法成長,但只要有一款適合的土地,無論是貧瘠還是富裕你都能發出芽,但是這個芽好芽壞和這個土壤有關係,但是本身和我們自身有關係。那我希望戰友們能夠在這裡面吃一欠長一智,就說成長為最好的自己,然後藉鑑別人的失誤,借鑒別人栽的跟頭,來成就自己。每一個人願意成就自己,其實就是在成就我們的爆料革命。

第3個呢,有一個非常感觸啊,就是說很多人都是為了情懷來的,當然也不排除戰友們是為了投資,是為了一些利益,是為了其他的,但是不管每個人抱有的初心是什麼,在這個過程中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已經把自己放在了滅共的大潮裡,不管你是再承認不承認,不管你最終能不能看到那個效果,還有說不管這個時間有多麼長還是短,但是最終每一個人我們也結成了一個新的利益團體。這個利益團體是以人能夠享受自由,享受尊嚴為目標跟代價,所以最終我們的目的不管承認不承認,我們是要滅共。只有滅共,我們才能真正完善自己,找到自己。同時我們還可以不斷的把我們自己改造成最好的那個人,同時我們因為改造了自己,才能真正的改造我們的整個在中共70多年的洗腦下的那整個的一場荒誕泡沫劇!我的分享到此。

路德(01:42:33)

墨博士最後分享一下啊。

墨博士(01:42:39)

好的,就是說整個爆料革命走到今天,實際上文貴先生感觸說一句話,就是道不同不相為謀,志不同不相為友,總是會有親友和戰友出於何目的,這個事沒有強求的,就是做滅共事業和這個沒有共產黨必須經歷的一個過程,所以說只要做好本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在滅共上做出自己那一份子和自己能做到和可以做到的事情,我覺得就是可以了,因為為什麼?匯聚大家的力量,最終會變成一個不可抵擋的勢力,所以說滅共這個事情不要強求,走自己的真心就可以了。好的路德。

路德(01:43:26)

好的,很多這個彩蛋是什麼。聽到沒有,剛才郝主席家裡的這個貓,貓聲喵貓叫,這就是彩蛋啊。這個是一個好像是一個幸運貓,是不是啊,郝主席?有話說嗎?打開了靜音,剛才因為貓的聲音啊。

郝主席(01:43:05)

是是是,非常非常神奇、非常有意思、非常非常幸運的一隻小黑貓到了我們家,它真的非常非常好,非常高興接受它,很聰明。它來到我們家,就像我們家的那個彩票都能中獎了,各種好運都來了!

路德(01:44:16)

是啊,是啊,是啊,好,今天節目這個彩蛋是這貓咪,對是的!

今天節目就到這裡,謝謝郝主席、謝謝葉女俠、謝謝安紅、謝謝墨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大家別忘了點贊分享啊,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