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之花的培養需要民主的土壤

作者:喜馬拉雅的文雅

爆料革命戰友來自四面八方,跟隨郭先生,領滅共要義,無欲無求,唯視滅共為己任,上至四載有余,下到感懷見聞,即刻加入。革命的路上我們戰友在不同的驛站相遇,遂即面臨不同的挑戰和機遇,戰友奮力投入,發揮著每壹個小螞蟻、小星光的作用。通過爆料革命,我們了解到中共最擅長也是最邪惡的,就是利用媒體和宣傳機構,對內洗腦中國人,對外欺騙世界人,以配合其反人類犯罪目標的實現。

爆料革命應滅共而生的媒體GNEWS,GTV自然成了敵人覬覦已久和瞄準攻擊的對象。我們戰友投入這兩大爆料革命的滅共平臺施展十八般武藝,充分發揮爆料革命媒體的基本職責,傳遞真相、唯真不破,我們戰友成為投稿寫作的戰將,無論聯合作戰、亦或獨立奮戰,默默發揮著各自的力量。

這壹時期我們贏得了壹場場戰役,同時面臨著敵人新的挑戰和攻擊。國際風雲亂象之余,中共又混入爆料革命內部,分化、瓦解革命隊伍,VOG九指妖Sara(即魏麗紅))的壹時得逞,讓戰友們不禁焦急、憤慨。許多戰友的生命受到威脅,財產面臨傾吞,更有甚者,大批勇敢站出來的最早期的戰友們,由於遭遇這樣的打擊,使追求自由、民主和正義的力量受阻,信仰之光被遮蓋。唏噓之余,冷靜下來,我們認識到不能讓郭文貴先生因發起爆料革命、行滅共大義、因悲憫中國人、因善意讓所有有良知和正義的中國人擺脫中共奴役而有尊嚴地生活和體面地投資致富,因所有的善行善德卻落得獨自承擔爆料革命因中共破壞而可能蒙受的損失。

壹方面,郭先生進行法律訴訟,欲將罪犯Sara等中共團夥繩之以法;另壹方面戰友們合力對抗犯罪分子,討回所失,嚴懲壞人不貸;再壹方面,我們戰友痛定思痛,反省這個過程中,壞人如何鉆空子,欺騙得逞。我們發現,過去長期輕信九指妖Sara很大程度其實來源於我們自己的判斷能力和遇事辨識真偽的“慣性”思維存在誤區。中國人由於受中共洗腦和欺騙太久太深,爆料革命來得太猛太強、敵人太過狡猾,讓我們急於渴求找到光明和真理的依托。我們口頭喊著民主和自由,然而大腦的慣性仍然選擇依賴性,喜歡被“灌輸”結論和被“指引”方向。我們太需要樹立自己的獨立思考和邏輯判斷能力,以及增強勇敢鬥爭的精神。試想,在過去錯誤跟隨VOG的過程中,難道就沒有遇到過任何“破綻”、任何不合理的現象和事件嗎?可是那個時候,人們的反應如何?是不是因為縱容和姑息放過了壞人,使錯誤壹錯再錯,正可謂,不以善小而不為,不以惡小而為之。試想,如果當時我們勇敢質疑、勇敢反抗、勇敢鬥爭,不縱容,不姑息,可能今天的錯誤就不會如此大、如此深,甚至錯誤已經被發現和清除在了萌芽階段。

與此同時,我們戰友與極權中共抗爭,我們反對獨裁,我們渴求西方民主和法制的社會,那麽,我們是否也要從自己的身邊首先行動起來?我們戰友為什麽在全球建立這麽多農場,我們戰友為什麽有機會在GTV滅共媒體上自由發聲,我們為什麽要“去中心化”地建設管理模式,就是要讓壹種民主之風、自由之風吹遍新中國聯邦,首先在我們戰友的心田生根發芽。

過去很長壹段時間以來我們戰友以各種方式為GNEWS投稿,每日如暴風驟雨般寫文章發新聞,完成無數大大小小的作品,在滅共的呼聲中擴音揚聲,有的振聾發聵,有的宛如靜夜裏落地的針響,這些都形成了滅共合奏交響樂中重要的樂章。有的新聞小組聯合作戰,打造新聞平臺,戰鬥力持續猛烈;有的獨立撰稿人不辱使命,靈活作戰,秉承唯真不破、質量和效率至上。他們也許尚未包裝體面,就持槍上了戰場;尚未顧及優雅的外表就轉身化作奮勇的戰士沖到了前線。我們戰友能夠利用過去來自不同領域的長槍短炮,也必將具備在新時期下不斷充電學習新知的能力,升級作戰武器,呈現更專業和優質的作品;不但能夠配合喜聯盟GNEWS編輯部的工作進行整改和技術提升,如同過去所做的貢獻般繼續在新時期為GNEWS建設發光發熱成為滅共利器,更加能夠有利於去中心化建設、引入自由民主的風氣。我們戰友必須深刻吸取VOG Sara的教訓,發展壯大之時杜絕VOG臃腫和官僚的中共作風。只要中共不滅,GNEWS升級後同樣面臨“VOG九指妖”侵襲的風險,因而尊重所有撰稿人、保持去中心化建設、統壹落實政策、規範和監督、兼容並進發展才是我們期待看到的。

滅共進程中,我們壹面反省中共極權的弊端,壹面見證西方文明過濾和演進的過程。2020美國總統大選由於被中共嚴重幹涉的主流媒體集體失聲,壓制言論自由,導致信息嚴重不對等,全社會真相丟失。也幸虧出現了不少非主流媒體的“小媒體人”發出獨立的聲音,不因身單力薄、不隸屬任何大媒體而被淹沒了聲音,他們的聲音反而如刺破蒼穹的光束,帶來了真相和正義的力量,這也讓人們認識到權威、財力、聲音過於集中的“主流媒體”的可怕性,因為林林總總的那麽多主流媒體,其實背後的控制也只是區區幾個人而已。因此美國發出了“我們人民”的聲音。“我們人民”群起反抗社交媒體推特、油管、臉書的橫行霸道、隨意剝奪自由言論、關停賬戶之舉。而美國前總統川普,即使在發現230條款中的弊端和缺陷後,仍然不是像中共國總加速師大筆壹揮就能裁決任何公司、任何人,而是也只能靠走法律途徑推行任何增加和刪減、任何改革和舉措。任何人,不論國家總統還是公司老板,不論組織的領袖還是獨立的個人,都是平等的。即便在中共3F美國、政體遭受侵蝕、社會凸顯對立的情況下,美國仍然能夠在憲法的秩序下運行。正如郭先生所表達,“美國在這種混亂之下仍然保持著法治社會的基礎依法運行”,而我們中國人生活的環境太缺乏這種精神、風氣、習慣和制度了。目前美國形成了四股力量,在原有老派民主黨、共和黨的基礎上,出現了原川普總統的MAGA黨(使美國強大)和原蓬佩奧國務卿的滅共黨。這壹過程也正體現了民主之風,民主之路。

最後,再次鑒於VOG九指妖事件,我們深刻發現我們中國人、包括我們戰友由於急於渴求真相和真知而形成盲從“權威”、盲目服從和被“指引”“走捷徑”的怪圈,我們每壹個人,尤其新中國聯邦人有責任、有使命帶領所有中國人建立思考、喚醒邏輯思維和辨識能力,少壹點盲從,少壹點“權威”和“典範”,多壹點自我判斷和常識,開創去權威去中心化的法治進程,早日與文明和民主的世界接軌,這樣才能有效杜絕滅共後,新中國聯邦內部二次“滅共”,祛除中共管理模式、去中心化、去共毒的的現象。杜絕VOG九指妖,人人有責。

民主之花的生長需要民主的土壤,其酸堿度就來自於爆料革命的每壹位“我們戰友”。

本文謹代表作者觀點。

審核:YDWS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馬拉雅的文雅 Wenya Himalaya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爆料革命让我用它找到了光明和自由。The night gave me dark eyes, and 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find me the brightness and freedom. 欢迎深入探讨[email protected] 2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