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中共數字集權貨幣體系(二)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普彤人
校對 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 daoinsights.com

關於中共鼓吹的區塊鏈數字貨幣,筆者對其公開資料做了學習與研究,逐漸形成了一些自己的理解,在此與讀者分享。

本文是中共集權數字貨幣系列的第二篇。

四、數字極權

所謂共產主義,就是藉助“按需分配”的口號掌握全部社會資源的控制權,即公有製,然後再按照權力運行的需要進行再分配的社會制度。在這個制度下,一切財富、資本甚至每個個體都必須依附於權力。

在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國家中,普遍因濫權導致市場的自主調節能力完全喪失,貨幣貶值,民生凋敝,最終以社會動盪慘淡收場。中共所設計的數字貨幣體系,通過配額、時效、信用等附加屬性,在現代貨幣的基礎上,強行植入非市場因素,使得自由市場以及等價交換原則僅存在於權力體係可控的特定階層內部,對於社會稀缺資源或需要重點關照的個體,可以靈活運用前面提到的多維度屬性進行高效、低成本、定點、秘密的管理。

在宏觀層面,需要全民創業經濟起飛之時,可將配額鬆綁激發市場活力;到了內外交困閉關保命之際,則勒緊配額的褲腰帶穩固政權。對於這邪惡的配額制度,可以藉助貨幣貶值的東風,將其包裝為“社會主義特色的新型福利體系”而得以推廣。
最終,中共的數字貨幣體係不僅是其荼毒中共國70餘年結出的惡魔之果,更成為中共極權維持其體制長期存續不可或缺的重要工具。

五、疫情加持

筆者留意到,利用中共病毒疫情,中共為數字貨幣登場悄悄做著準備工作。

首先從2020年初武漢封城開始,我們看到百姓物資匱乏,心理崩潰。奇怪的是,政府禁止民眾自發組織自救,故意用垃圾車運送蔬菜,直到民眾忍無可忍上街大喊打倒共產黨再派軍隊鎮壓。這些舉動怎麼看對當局的政權都沒有好處,拋開官場內鬥,從數字貨幣體系分析,這似乎可以成為一個典型的壓力測試。

簡單講,當極端條件下貨幣大幅貶值,只能依靠配給制度,如用糧票來調配維持民眾基本生存所需的糧食。那到無法維持生存的時候,民眾能承受的下限在哪裡呢?我們不知道答案,但可憐的武漢人民卻給了共產黨答案。

2021年春節前中共病毒再次在國內小範圍爆發,這時無疑成為驗證這個答案的最好時機。在北方不同的城市,共產黨用極低的成本就維持住了社會穩定,幾乎沒有再出現成規模的“群眾事件”,不是嗎?

而配套的供銷社制度,物流管理、軍警調度,都在一次一次的封城運動中變得成熟,民眾也在一輪輪的折騰中,習慣了被高壓管理,被實時監控,接受了生計困難,經濟凋敝。同時,與數字貨幣配套的配額管理與國家機器協同管理的方案,相信也得到了極大的磨合與完善。

六、奴役之路

由於疫情的影響,全世界各國政府都開啟了舉債補貼模式,由於大規模發債,迅速吹起一個無法收回的全球貨幣大泡泡。這個泡泡破滅之日,就是舊的貨幣體係被新的貨幣體系取代之時。

我們已經看到,中共利用疫情導致的經濟蕭條,通過數字貨幣消費券和送紅包活動,在快速推進數字貨幣發展進程。當數字貨幣滲透率達到一定程度以後,甚至可以人為將數字貨幣與紙幣脫鉤形成匯率差來逼老百姓換用數字貨幣。

下一步,共產黨完全可以在西方世界不停地製造混亂,使其維持在不斷自我崩潰的苦難循環中,借助全球經濟崩潰和主要貨幣貶值的掩護,推出數字糧票這一“社會主義新型福利”體系,利用疫情積累的維穩經驗控制國內民眾,迅速恢復生產,在供給側發力,迅速搶回並穩固世界工廠的位置。

同時對於中共而言中共國人口基數龐大,所謂的讓少部分人先富起來,另一層意思就是大部分人永遠無法富起來。這少部分富裕階層不需很多,只要有2%左右,即2至3千萬人口達到富裕水平,對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講都是不可忽視的巨大消費市場。

供給側與消費側同時發力,西方國家如果想要合作,必須接納共產黨的數字貨幣體系。唯資本是親爹的西方資本家以及政客們,該如何抉擇?

第二篇結語:

上面展示的都是中共打的如意算盤,相信有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在,他們無法得逞。我們清醒地知道面對的是一個邪惡的中共,它的貌似強大建立在無底線奴役自己百姓和控制全世界的狂妄野心之上。只有勇敢地面對才能體會滅共的抉擇有多麼偉大,需要極高耐心、智慧以及勇氣來完成滅共事業,中國人和世界才能有更好的未來。

第一篇請參考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