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聞】「國安法」凌駕於《基本法》與人權公約之上 以「不得保釋」為前提

蒐集\編撰:西西

壹傳媒主席黎智英被控違反【港版國安法】案件,高等法院早前一度批准黎保釋,律政司不服決定上訴,終審法院昨日頒下判詞,一致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黎智英須繼續還押。終審法院判詞指,原審高院法官錯誤詮釋國安法 422)條,確立國安法下申請保釋門檻較一般刑事程序嚴格。判詞同時闡明,法院無權針對國安法進行違憲審查。

圖片:立場新聞

終審法院:【港版國安法】以不得保釋為前提

終審法院頒下長達35頁的判詞。判詞指,雙方的爭論主要集於「國安法」第42(2)條的解釋。 「國安法」第42(2)條寫道:「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不得准予保釋。」

終審法院五名指定法官,包括首席法官張舉能、常任法官李義、霍兆剛、陳兆愷及司徒敬,一致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判詞指,原審法官在處理唐英傑及黎智英保釋案時,錯誤詮釋國安法42(2)條,把條文中「除非法官… 有充足理由相信被控人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不得准予保釋」,變成「法庭須以信納確實有理由相信被控人將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作為拒絕保釋的理由」,是錯誤剔除國安法就保釋問題設立的嚴格門檻。

圖片:立場新聞

張達明:終審法院「投降了」 承認人大決定等同法律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指出,終審庭指出,國安法第42(2)條與《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G條,雖然均以被告可能於保釋期間犯案的風險作為拒絕保釋的基礎,但前者的著眼點在於如被告獲准保釋,會否繼續干犯危害國安行為的風險。

終院認為兩者起點截然不同,當中《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G包含有利保釋的假定,但國安法第42(2)條則即時排除該假定,並開宗明義指出不得准予保釋,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犯罪嫌疑人或被控人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顯然後者門檻要求嚴格得多。

終院判詞訂明「有利保釋假定」不適用於國安法,同時承認法院無權裁定國安法違憲,​​變相若有條文違反人權,香港法院一樣「無法爭辯」,直言「終審法院已經投降了」。

社民連曾健成也到場聲援。 (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監察:香港法律分水嶺

英國人權組織「香港監察」發表聲明,直言終審法院的這份判決是香港法律的「分水嶺」,並請香港終審法院的海外法官審視自己的良心,是否還要留在香港法院,為一個破碎的制度蒙上一層畫皮?

根據終審法院的判決,香港終審法院無權評估「國安法」是否符合《基本法》、人權公約中保障的權力。判詞引用1999年的「吳嘉玲案」,說明中共人大與人大常委會的立法無法進行覆核。

「香港監察」指出,終審法院在判詞中認定了「國安法」凌駕於《基本法》與人權公約之上。法院不允許任何以人權為理由挑戰「國安法」,為香港確立了新的憲政秩序。換言之,中共人大可以任意為香港立法,不需要考慮《基本法》。 「國安法」中模糊不清的「國家安全」定義,可以凌駕於憲法保障的權利。

戴大為(Michael Davis)

戰友點評:

美國法學家、政治學家戴大為(Michael Davis)曾在香港大學及中文大學教授人權及憲法超過三十年,他在《中國簡報》(China Brief)上發表了《香港基本法與人權的倒退》(The Rollback of Human Rights and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文章,戳穿《國安法》的出台與實施侵犯了這些《基本法》的保證。 《國安法》由中共中央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草擬,並立即公佈實施。 《國安法》忽略《基本法》在中國大陸涉港事務方面的限制,建立了直接的中共對香港本地事務的干涉機制。一個由香港特首和行政會議成員、執法官員組成的「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簡稱「國安委」),如今在中共中央的包庇下直接操控《國安法》的實施。 「國安委」接受中聯辦主任、現任國安事務顧問駱惠寧的監督。

戴教授認為《國安法》標誌著香港獨立司法的結束,並且造成了刑事司法範圍的濫權和侵犯人權。諸如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以及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在《國安法》中的定義廣泛而模糊。另外,因違反《國安法》而被逮捕或指控的人中,有一半以上被指控僅是說出或發表言論或發表公眾評論。

戴教授認為,中共有系統地干預香港,在經歷逃犯條例及國安法,香港在人權、法治、教育、法庭等全方位受壓。在《國安法》陰影籠罩之下,香港步向類似新疆及西藏的管治模式。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

資料來源:大紀元香港立場新聞

審稿:卡西歐 上傳: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