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牛津疫苗無法抵禦來自南非的“變異CCP病毒”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 – Freeearth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 – 煙波浩渺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Antsee-GTV

South Africa

上周共享的數據表明,阿斯利康(AstraZeneca Jab)- 牛津CCP病毒疫苗對南非首次分離出的新CCP病毒變體的療效明顯較差,這將對第壹波疫苗功效提出更多疑問。 英國《金融時報》警告說,壹項新的研究表明,AZ疫苗對南非變異株的效力甚至比最初認為的還要差,並且通常無法預防涉及新菌株的感染。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盡管研究中只有2千以上的患者(大多數是健康的和年輕的患者),沒有死亡或因重病而住院,但研究結果“可能會因為新毒株的出現使推出疫苗的競賽變得更加復雜。”

對於歐洲頂級的疫苗之壹來說,這絕對是個壞消息,而且來得太不是時候,因為西方國家最終承認,俄羅斯研發的“斯普特尼克五型”(’Sputnik V)疫苗出奇地有效。

與其他突變株(包括首先在肯特分離的B117株)相比,最早出現在南非的病毒株“更令人擔憂”。而且除了AZ外:強生(Johnson&Johnson)和諾華(Novavax)的疫苗也被發現對南非株的效力較低。

根據《金融時報》看到的壹項隨機雙盲研究,在人體試驗和對接種疫苗者血液進行的測試中,牛津疫苗均顯示其抗501Y.V2病毒變異的功效顯著降低,該變異在南非占主導地位。研究稱:“對於[南非變異體],兩劑疫苗未顯示針對輕度中度CC P病毒的保護”,並補充說,針對重度CCP病毒患者,住院和死亡的療效並未得到證實。盡管到目前為止,所有CCP病毒的疫苗都在很大程度上抵制了英國出現的B.1.1.7變種,但源自南非的毒株卻更加令人擔憂。強生和諾華公司都表示,在南非進行的臨床試驗中,他們的疫苗對這種菌株的效果較差。在試驗中,兩種疫苗均提供了針對CCP病毒的全面保護,可防止嚴重疾病和死亡。

盡管認真對待這些研究數據,但仍有壹些警告:壹位與英國《金融時報》交談的科學家仍然將調查結果描述為“警鐘”。

牛津大學/阿斯利康的研究有壹些警告,因為樣本量相對較小。這項由南非威特沃特斯蘭德大學和牛津大學領導的研究招募了2026名HIV陰性患者,年齡中位數為31歲。該組中的壹半接受了至少壹劑安慰劑,另壹半接受了至少壹劑疫苗。南非基因組監測網絡負責人圖裏奧·德奧利維拉(Tulio de Oliveira)告訴英國《金融時報》這壹發現為“控制病毒和提高全世界對CCP病毒的反應敲響了警鐘”

新研究定於周壹發布,幾乎可以確定會有另壹輪針對該疫苗缺點的媒體報道。這是否是新壹輪與疫苗有關的恐慌的開始,以證明在歐洲實施更多的封鎖措施?我們只需要拭目以待。

原文作者: 泰勒·杜登(Tyler Durden)

發布時間:2021 年2月7日

原文鏈接: https://www.zerohedge.com/covid-19/wake-call-astrazeneca-jab-fails-prevent-south-africa-strai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