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議員呼籲加拿大必須聯袂台灣對抗中共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硫酸羥氯喹64
校對 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 frdepositphotos,com

來自艾伯塔省的知名保守黨議員邁克爾·庫珀(Michael Cooper)於2月10日在加拿大著名自由媒體ThePostMillennial上刊登時事評論文章,就當前加拿大與台灣政府應該建立更緊密的經濟和政治合作聯繫,提出了自己的觀點和看法,相信作者的這些理論也是該議員所在保守黨大多數成員長期以來所達成的外交策略共識。

文中以大量事實為依據明確指出,及時迅速地加強與台灣的貿易和外交同盟將給加拿大的國內和國際發展戰略帶來以下巨大的優勢契機和實質利益:

是完全符合特魯多政府渴望擴大國際貿易的核心宗旨,是聯合同盟力量有力對抗中共政權霸凌和盤剝的必須,是有效提高各自就業率,促進本國經濟繁榮的雙贏策略,是保持現政府“進步形象”和良好國際聲譽的促進劑,是民主國家自由,人權,法治和多元化價值觀的根本體現。

文中還特別強調了加拿大目前最大的威脅來自於中共正在實施的全球侵略和擴張政策,而聯合像台灣這樣和其他西方民主國家擁有共同法治理念的同盟力量,是抵禦和反抗中共霸凌和壓榨加拿大的唯一選擇!

全文編譯如下:

面對中共霸權對加拿大政治和經濟日益加劇的侵略和盤剝,重點加強與印度洋太平洋地區那些和我們有共同民主價值觀念的盟友們的密切聯繫,是非常符合加拿大現今發展戰略及利益的。

賈斯汀·特魯多(Justin Trudeau)在2017年向歐洲議會發表的演講中談到了自由貿易的好處,他說,“自由和公平的貿易意味著可以使我們各自的國民負擔得起質量更好的生活,並能為雙方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總理的這一觀點是完全正確的。自其上任以來,特魯多因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本國貿易量的增長而獲得了這方面良好的聲譽。

但是,在與台灣這一加拿大在印太地區的固然盟友進行貿易和其他有意義的往來方面,特魯多政府卻完全忽視了這個擁有2350萬人口、充滿國際貿易活力的民主和經濟的強國。

至少到目前為止,這種缺乏與台灣進行雙邊貿易意願的結果,幾乎可以肯定是特魯多執意與中共加強合作關係所致。世人皆知,中共以卑劣的人質外交手段向加拿大政府遞出了“橄欖枝”,還威脅在香港居住的超過30萬加拿大人的安全和福祉,同時對加拿大採取了各種懲罰性貿易措施。

面對中共日益加劇的欺壓,立即加強印太地區盟友的緊密聯繫,將會更符合加拿大目前和未來的各項戰略利益,而聯合台灣是目前最合適的起點。

台灣是加拿大在全球的第13大貿易夥伴,在亞洲排名第5,雙邊年貿易額近80億美元。此外兩國間的民眾享有緊密的人倫聯繫,台灣是世界上第4大加拿大僑民的故鄉。兩國具有共同的價值觀,包括對自由,民主,人權,多元化和法治的承諾精神。

從2017年1月起,加拿大和台灣之間開始實行避免雙重徵稅的經濟協定,這是邁向雙邊自由貿易的第一步。而特魯多政府應該更深入推動該貿易協定的執行,並與台灣進一步商討簽署《外國投資促進和保護協定》(FIPA)。

加拿大目前已經簽署了38個有效的FIPA,其中甚至包括了一些國際貿易活動有限的國家,例如塞內加爾(2019年為8220萬美元),幾內亞(2017年為6250萬美元),馬里(2018年為2310萬美元)和科索沃,而後者與加拿大的貿易幾乎為零。既然如此,特魯多為什麼不努力與我們的第13大貿易夥伴和亞洲最具活力的經濟體之一的台灣建立FIPA呢?其實,加拿大與台灣已經進行了FIPA談判,但礙於中共國肆意拘禁了兩名“邁克爾”加拿大公民之後,原本和台灣的這些貿易談判就被迫停止了,而現在是該恢復這些談判的最佳時機。

台灣渴望加入由11個環太平洋國家所達成的跨太平洋貿易和發展夥伴關係(CPTPP)。為此,加拿大應與日本一道支持台灣的加盟。由於台灣先進的經濟優勢已經在印太地區得到了良好且充分的整合,這使得它將成為CPTPP中第五大經濟體。同時,台灣還擁有強大的法治和合理的貿易投資法規。根據2020年世界銀行提供的排名,台灣在經商便利性方面位居世界第15;而根據國際管理髮展研究所發布的2020年排名,它在世界綜合競爭力方面位列第11。

此外,台灣擁有加拿大所需要的關鍵產品和重要服務,其中包括人工智能和半導體製造等極具戰略意義的核心領域。台灣的半導體製造公司是全球高端芯片生產的領導者之一。同時,台灣將可能成為加拿大能源的主要出口目的地,並為增加我國農產品的輸出提供無限商機。

台灣加入CPTPP,或者加拿大力求本國與台灣簽署雙邊貿易協定,這對加拿大和台灣是雙贏。如果特魯多政府擔憂與台灣貿易額度的增長會觸犯到中共,那麼我們可以在參照台灣與新加坡和新西蘭都簽有雙邊貿易協定,而這兩個國家與中共都有牢固的政經聯繫,能得出該策略的可行性。

除兩國貿易外,加拿大還應加強與台灣的外交關係,包括派譴部長與台灣進行會晤。事實證明早就該這麼做了,要知道最後一位訪問台灣的部長是20多年前的工業部長約翰·曼利(John Manley)在1998年完成的。相比之下,捷克總統米洛斯·維斯特拉西(Milos Vystrcil)於去年8月曾率領其參議院90人代表團訪問台灣。美國最近也派出了一系列高級官員,包括其衛生和公共服務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爾(Alex Azar)和副部長基思·克拉希(Keith Krach)都對台灣進行了相應的國事訪問。去年秋天,日本前首相森喜朗(Mori Yoshiro)率領了兩個高層議會代表團訪台,期間還會晤了總統蔡英文(Tsai Ing-Wen)。

最後,既然特魯多政府熱衷將自己視為世界上領先的“進步”政府之一,那麼加強與台灣的合作完全符合其所謂的“進步”形象。更何況台灣已將同性婚姻合法化,並為與其原著人民的和睦相處付出了重要的努力。他們還致力於與特魯多政府所描述的世界最大挑戰,也就是所謂的“全球氣候變化”作鬥爭。因此,與台灣加強外交聯繫具有良好的經濟和政治意義,此舉也會讓像特魯多這樣自詡“進步主義者”的感覺無比良好。鑑於斯,特魯多總理還需等什麼呢? !

原文鏈接:

https://thepostmillennial.com/trudeau-government-must-embrace-taiwan-in-diplomacy-and-trad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