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VOG的一群作者們在Sara暴露前從未意識到稿費問題

撰稿:法國巴黎七星農場;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自從郭文貴先生2019年12月1日郭先生報平安直播中提到以後[希望所有的有抱負的戰友們踴躍的,對門戶網站的建設提出技術性意見和幫助,踴躍地加入到Sara這個團隊及編輯團隊寫文章,原始文章,踴躍的加入到戰友之聲咱們這個G-News咱這個團隊,給提供更多的關於國內外猛料,G-News是郭媒體的重要門戶網站,現在由戰友之聲頂著,接下來一定是全部戰友參與!真是全部戰友參與。希望他儘快的,實現我們的目標!],我就開始了給G-News投稿的歷程,和其他十一位作者們或早或晚先後在G-News上頻繁發稿,並最終先後被單獨拉進一個WhatsAPP作者群,在這個時候G-News也有了邀稿公告——

說句心理話,寫稿子有稿費更好,沒有稿費也沒問題,不是說不缺錢,而是因為比起郭先生的付出這些實在算不了什麼,這也許是我們這個作者群裡大部分戰友的想法,後來是第一次接到通知在北京時間2020年1月12日中午十二點在VOG的“守護香港滅掉CCP”房間開會,大概是從那個時間起幾個經常在G-News上發表文章的作者們開始了一段時間內的定期開會,提交自己發表稿件的點擊率、字數和算出來的稿費匯總,而接受稿費的帳戶要麼是提供Paypal帳號,要麼是再改成銀行帳號,總之九指妖總是以種種理由要麼中東公司在進行金融戰沒有時間處理,要麼是由於報稅等原因,要麼是國內戰友的什麼問題,總之我們這些作者們直到現在我瞭解到的人中沒有一個人收到過一分錢稿費。

再到後來某個作者由於遲遲得不到稿費在WhatsAPP群裡大發脾氣,其他的作者也與他或爭吵或不發表意見,畢竟大家並沒有想到是九指妖的問題,後來某作者就到曾巨集那裡上視頻把群裡的作者們及九指妖的聊天記錄和G-News的邀稿公告貼出來,把稿費爭議全部暴露出來,某作者在這個時候大概有幾千美元的稿費沒有到手,但是由於作者們的WhatsAPP帳號全部暴露了,於是大家紛紛改名、換號重新集結,再後來九指妖上了戰友的直播平臺很巧妙地說出了G-News上發表文章沒有稿費的通知。

在這個時候大家雖然心裡有不同想法,但是並沒有人去找九指妖,而九指妖也在此時退出了作者們的WhatsAPP群,當然群裡還有非作者的戰友們在,只是我們不知道這幾個非作者戰友到底是組長還是別的什麼角色,大家依然按以前的方式向G-News投稿,另外已經有了自己G-News發文帳號部分作者則直接自己發稿,大家依然按以前的節奏持續發稿或投稿,因為在大家的心裡一直是最樸素的想法——有稿費最好,沒有稿費也沒有問題,因為我們是在用我們的方式為滅共加稻草。

說起來三句話兩句話的事情,但是時間已經跨過十四個月,在九指妖暴露之後作者們又重聚在一起,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的戰友們也在介入調查這件事兒,那麼為什麼VOG的一群作者們在Sara暴露前從未意識到稿費問題呢?其實原因很簡單,大家在此前都相信了九指妖的種種說詞,再加上大家都是以非常虔誠的心情希望能夠以自己的力量為滅共加上一根稻草。 就在最近我看到了下邊的這則視頻——

那麼對於九指妖的欺騙和背叛,我們還能沉默嗎?當然不能!我們可以不在乎錢,但是我們必須在乎並且向Sara討回我們的公道!因為,這同樣不是錢的原因!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2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