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一

撰稿:法國巴黎七星農場;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路德社自2/9/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嘉賓閆博士):川普彈劾案參議院通過不違憲投票;美國蓬佩澳以及白宮對中共聯合世衛的溯源報告紛紛否定意味著什麼?軍事科學院出版的教材揭露起開始探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這本書,而這本書可以說是中共關於基因武器的最權威的理論基礎,截止本稿發稿前路德社已經連續在2/10/2021路德時評(路安墨談):2/10/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拜登和習近平最快今晚通電話會勾兌哪些?繼續深入挖中共軍事科學院教材的內容揭示眾多真相(第三期);作了三期解讀,什麼是基因武器?到底哪些人參與了編制這本書,在這本書裡到底談了哪些關於基因武器的問題,本系列將根據路德社的解讀和《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書中的內容進行詳細解讀。

以下為《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的第一部分,在這一部分裡我們要先把參與編制這本書的作者逐一列明,我們要對這本權威教材的出版前言進行詳細解讀,為什麼要這樣?因為我相信這些人都是反人類的罪犯!因為透過前言我們可以清楚地讀出編者的編制思路和本書的宏觀架構。

以下為第一部分:《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的編者及出版資訊匯總——

這本書的主編:徐德忠  李鋒

這本書的出版單位:軍事醫學科學出版社(北京),地址:北京市海澱區太平路27號,郵編:100850;發行部:(010)66931051,66931049;編輯部:(010)66931127,66931039,66931038;

策劃編輯:孫宇;責任編輯:呂邊婷

編委會成員分工和單位、職稱

主編:

徐德忠:第四軍醫大學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教授;INCLEN,CEU,主任;

李 鋒:總後勤部衛生部防疫局,副局長;中國健康促進與教育協會,副會長;

副主編:

王安輝:第四軍醫大學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副主任,副教授;

李廣林:陝西師範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

張磊:第四軍醫大學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副教授;

吳秀化:陝西省武警醫院消化內科,主任,主任醫師;

編委:段廣才:鄭州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教研室,教授;

楊瑞馥: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分析微生物學研究室,主任,研究員;

宋亞軍: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分析微生物學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員;

張景霞:第四軍醫大學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高級實驗師;

唐曉鳳:第四軍醫大學門診部,副主任醫師;

王波:第四軍醫大學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副教授;

孫慧敏:第四軍醫大學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博士後;

李端:第四軍醫大學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講師;

編者:

蘇海霞:第四軍醫大學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副教授;

王穎芳:河南科技大學醫學院公共衛生教研室,博士;

趙甯寧:第四軍醫大學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助理實驗師

以下為第二部分:《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出版前言部分內容摘錄——

[雖然,給我國和全球帶來沉重災難之非典(傳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流行已過去十年多,為何其“來無影、去無蹤”的問題卻始終未解。即便在其發生十周年之際,發表了諸多議論、文章和專著,卻未提及到頭重要的非典“起源”!然後,不揭示其真實起源,如何能預防和控制非典捲土重來或類似非典的奇怪新發傳染病(如2013年春又在我國首發、同樣“來地影”的有H7N9禽流感)發生呢?!這原是個十分淺顯、稍有頭腦者一想即明白之道理,但關注的人卻不我。可能有人認為,非典已經沒有了,何必還多此一舉追根究底呢?我的回答:否,否,否也!

解開非典真實起源之謎,是關係到防控類似新發傳染病、我國和全球安全甚至人類未來之萬分重要的科學命題!這是否危言聳聽?!請讀者將本書閱畢自有公論。當然,這也是編寫本書的唯一宗旨。

首先,告知讀者提及此科學命題或編寫本書的起因和過程。在2003年非典流行終止前後,我在中央電視臺新聞台、焦點訪談等欄目和衛生部組織的多省區培訓班上多次提出:“今冬明春非典必將再次流行“,必須做好應對準備。這是根據幾十年對我國傳染病流行病學理論理解及其實踐,結合非典流行具體規律做出的學術推斷。但實際上,僅當年年底到次年年初廣州出現4例輕型無續發患者之小爆發和2004年5月結束的3起實驗室感染外,全球再無病例和感染發生。

此種意想不到之流行結局引起我極大的關注和深沉的思慮:非典違反了新發傳染病流行的自然規律,很可能暗含著或大或小深層次之奧秘。我感到此事非同小可,決心探其究竟。然而,飛來橫禍,諸病纏身。2010年前後有所好轉,思忖儘量應在有生之年,揭示非典起源之謎!

廣泛查閱國內外有關非典及其病毒(SARS-CoV)的專業文獻,發現了許多非典異常起源之流行病學證據。但是,我深知,這些宏觀的論點難以服人,尤其是高科技和DNA知識深入人心的今天;必須挖掘出分子病毒學甚至分子進化的資料作為證據鏈之有力支撐!功夫不負苦心人:在日夜的思索中,終於有一夜,腦海突然閃現已研讀多遍的一篇描述SARS-CoV分子進化論文中的一幅圖,並將其和“逆向進化“聯繫在一起。頓時,豁然開朗:找到了夢想多年、打開非典大門之”金鑰匙“——”逆向理化“理論和技術!在自然界長期自然進化、先適應於與人親緣關係很近的動物、再逐漸適應於人並在其群體中流行之新病毒,必須以”順向進化“為主;相反,若是非自然起源、未經這個自然適應性進化過程之新病毒,在流行中必然不能適應於人類這種新宿主而出現”逆向進化“,最後離開人群!

第二,非典病毒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之間的關係。本書以流行病學、傳染病學、分子病毒學、分子生物學和分子進化等大師證據判定SARS-CoV為非自然起源,即人為起源。目前,各種恐怖主義活動猖獗,無疑生物恐怖亦豪無例外;隨著生物技術日新月異地發展,生化武器、基因武器的研製手段和種類迅速更新。因此,非典病毒的人為起源,不能排除其是恐怖主義者所研製的新型(當代)基因武器。不期,此種推想在2013年夏得到了證實。當時,我查閱文獻時,偶然發現了某國空軍大學空軍戰時學院空軍上校邁克爾.安尼斯可夫(Michael Ainscough)於2002年4月撰寫的第14號防擴散系列檔全文,題目為:“下一代生化武器:基因工程應用于生物戰和生物恐怖主義“(簡稱安文),其解密時間可能為2012年12月28日;同時還收集到西方其他學者發表在權威雜誌的有關當代基因武器具體研製和防擴散技術之論文。從這些發表的文章中,使人們看到了連接非典病毒和當代基因武器之間的橋樑,即在學術上、技術上證明了兩者之間的可靠聯繫(詳見本書第四章)。因此,本書對當代基因武器的敘述及其與非典病毒聯繫的論證,均是以公開發表的文章為依據,並應用我國傳染病學理論及其實踐經驗加以剖析之結果。

第三,主編的感受。某雖不才,然也主編或參編過多本當時國內未見的專著,但從無撰寫本書中的下列各種。書寫時,似感全向血液在奔騰、每塊肌肉在用力;悲憤時欲蹬地使穿,惱怒時欲推倒書桌,激動時欲放喉高歌。因為我國和世界受害者太受傷害和冤屈了!恐怖主義者太和殘酷了!而我國傳染病流行病學理論太高明和微妙了!深信,讀者在閱讀本書時可能也將會產生同樣的感覺。

第四,本書的內容緊緊圍繞主題安排,讀者一看目錄便知。需強調兩處。首先,“第四章當代基因(人制人新種病原體和致病基因)武器及其施放“,是在撰寫過程中臨時增加的。因為看到安文後異常震驚,2002年4月恐怖主義者研製基因武器的技術竟已如此高超:6種內至少2種,尤其是第五種產生”跨宿主的疾病“(host-swapping diseases)之方法,和SARS-CoV起源及其所致流行是何等相似!但在其流行前半年,研製的思路與步驟已經詳細記載於此檔之內!所以,我決心更全面深入閱讀有關論文,同時結合我國剛發生的人H7N9禽流感流行,思考當代基因武器的實際水準應該已達到何種程度?其具體的實驗和試驗步驟又怎樣?其戰劑類型和施放方式可能有何種變化?其所致流行狀況和結局又如何?在理論層面又如何解釋和深入?凡此種種,作者應在自己透徹理解、聯繫實際、合理推斷和理論創新之基礎上,進行逐層深入、具體翔實、全面剖析、理論和案例結合,才能使讀者更清晰、更全面掌握上述有關”當代基因武器“的各種知識,才能使讀者理解本書的宗旨和兩大主題”非典非自然起源“與”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之間的內在聯繫。所以,我持這種心態撰寫了此章。

其次,附件在本書占很大篇幅。因其雖為“附“,但作用不可小覷。其一,內容專一而系統、具體,如”附件二 和某國際組織總幹事的來往信件“中一篇學術報告,僅引用文獻即達95篇(其中英文90篇),全面敘述和論證了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附件六‘人感染H7N9禽流感分佈異常及其異常起源之可能’轉載“,該文發表於2003年8月,系統描述了當時人感染H7N9禽流感流行病學這反常及其病原體分子病毒學的有限證據,表明不能排除其病毒為非自然起源之可能。其二,附件一至四,多方面引證國際上對” 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的透明或半透明甚至”猶抱琵琶半遮面“之態度和看法或旁證;顯然,此對實現本書的宗旨非常重要,但放在正文似欠妥。其三,附件五為發表於”Negative“的”R.sinicus should be reservoir of SL-CoV but not SARS-CoV: critical comments on Ce at al.’s paper in Nature“論文,逐條駁斥了國際某頂級雜誌關於”中華菊頭蝠為非典病毒(SARS-CoV)的貯存宿主“的錯誤學術觀點。這不僅表明高不可及的雜誌也會發表誤導讀者之論文,也反映遲至今日仍有某些人可能有意無意地阻礙” SARS-CoV 真實起源“的尋見!可見,本書出版之緊迫性和重要性不言而喻。此外,為點明每個之主題,均在其首頁加”編者注“,便於讀者將該文和本書宗旨加以聯繫。

對於本書,還有幾點須談。魯迅曾說:“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我了,也便成了路。“現更有言:”沒有創新的民族,是沒有希望的民族。“雖然現代化之起點較西方晚,但中華民族已有五千多年文明史,群體內傳承著”四大發明“的基因,因此即使現在,我國人民的聰明才智和勤奮精神不亞於任何民族,不斷湧現出令華人自豪甚至轟動世界的一流技術和突破性理論!在編寫本書過程中,自始至終我真切地體會著此種情感!本書多處提及並舉例說明,我國現在的傳染病流行病學理論之系統性、嚴密性和實踐性強於西方有關的理論;在應用”逆向進化“理論破解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之前,我們即先應用我國傳染病流行病學理論,結合透過現象看本質的哲學思維,在流行病學和臨床醫學上提示了SARS非自然起源之真相,並且指出其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間的聯繫。不僅如此,在2012年9月,即人感染H7N9禽流感在我國流行半年多之前,以我國傳染病流行病學理論為指標,我即在學術報告中判斷:恐怖主義者進一步推出的為“生態型基因武器”。本書對這些均做了詳細描述,並由此上升到新的理論高度,以中文形式首次提出國際上尚無的16種新概念或術語且加以定義,編入“本書提出的新術語”中。

本書雖有7章和6個附件,但僅2個主題,1個目的:闡明“非典病毒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及其相互關係。因此,各章節所引的實例或邏輯推理可能重複,甚至多次重複,然而,其均出自不同的目的,說明不同的學術規律;故實際起到兩個作用:其一,強調其重要性;其二,便於讀者領悟本書之宗旨。

(以下致謝及客套話不再摘錄)

                                          徐德忠2015年3月11日]

為什麼說前言很重要呢?因為前言可以告訴我們,這套關於基因武器的權威教材從根本上否決了2003年SARS-CoV的自然起源!為什麼這很重要?因為為2003年SARS-CoV粉飾自然的石正麗們、王林發們、Peter Daszak們至今不僅仍然是2003年SARS-CoV的背書者,而且也是2019年SARS-CoV II起源自然的粉飾者!而且中共也是這兩起非自然起源病毒的自然起源的堅定捍衛者,因為中共必須要粉飾和掩蓋自己的反人類罪!

還有一點為什麼前言非常重要的原因,因為前言告訴了人們這本書的結構——

本書雖有7章和6個附件,但僅2個主題,1個目的:闡明“非典病毒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及其相互關係。

接下來我們就按照這個結構對中共的這本關於基因武器的權威教材進行按圖索驥!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2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