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9早間(路安墨談):為什麼說世衛與中共聯合溯源發布會正式宣布轉守為攻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葉落知秋(文秋)、hone_modaosi(文強)、文渺、Amber仰望星空、通天大道、蓉兒(文蓉)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2/9/2021路德時評(路安墨談嘉賓大衛先生):為什麼說世衛與中共聯合溯源發布會正式宣布轉守為攻?接下來要用病毒來源推給美國來全面圍剿川普等政治勢力;

摘要

1·世衛組織與中共聯合無恥發佈滑稽結論:新冠病毒溯源從境外海鮮(冷凍)輸入。說明新一輪的戰略佈署全面正式鋪開,中共開始轉守為攻。

2·拜登政府已作好準備向中共靠攏,要全面肅清川普總統的政策。Barr扣壓的30個行政命令每一道都劍指中共,若川普總統一旦歸來,中共必亡。

3·路徳社第一時間戳穿中共計謀,中共利用媒體宣傳作鋪墊精心策劃與美國的’帶路黨’配合,妄圖把中共病毒嫁禍給川普總統。

4·香港打破陪審團制度改由法官組成的審判庭,徹底撕掉偽裝變成了一個人質集權社會。

5·大衛先生在2018年就看清Sara偽裝的本質與人品,與之決裂離開VOG自己單獨做節目。Sara利用戰友的信任,搬弄是非打壓欺騙戰友,圖財害命,無徳無腦無才。

6·揭露Sara事件的重要性,因為這是戰爭,是中共國安典型的一系列套路,有目的全面圍剿爆料革命。

7·中共出的每一爛招數,都讓我們新中國聯邦越來越強大!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00)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墨談,今天我們有嘉賓大衛先生,大衛先生有兩年多沒來咱們路德節目啊,今天非常榮幸邀請到大衛先生來到路德節目。我們首先啊還是前面有幾十分鐘後我們來點評一下,這個世衛組織和中方聯合召開了一個新冠病毒溯源發布會,裡面非常滑稽啊,可以說是我們叫做無恥發布會啊!這裡頭說沒有證據顯示武漢2019年12月前有疫情,然後說海鮮市場,這個病毒來源於海鮮市場,是從境外輸入,他是為組織得出這個結論,說病毒來源海鮮市場的境外的海鮮。牛啊,太厲害了啊,這就是PETER DASZAK啊,你看和中共搞在一起,我們待會兒詳細來看,這個到底怎麼說的啊?

這個閆博士今天下午將上WAR ROOM啊,在WAR ROOM班農宣佈和PETER DASZAK可以辯論啊, 辯論啊,大家今天下午的這個WAR ROOM節目可以看看。

首先讓大衛先生給大家打聲招呼。

大衛(00:01:19)

路德先生好,尊敬的戰友們大家好,安紅女士好!這個兜兜轉轉啊,我們這個兄弟又回來了,然後今天也是非常開心,高興啊,參加路德先生節目,這個還是那麼親切,這叫什麼呢?真戰友從未離開,是兄弟背靠背。謝謝路德先生。

路德(00:01:57)

好,謝謝大衛先生。之前是大衛小哥,當時咱們2018年大衛這個在路德節目,當時掀起了這個小哥幫的這個一陣旋風啊,大家全部都在瘋傳啊。

好,安紅分享一下其他相關資訊。安紅、墨博士。

安紅(00:02:19)

先説一句話吧,我今天完整地聽完2月7號長島哥和老班長還有小飛象女士以及大衛先生的那個視頻,我強烈建議大家都去聽一聽,因為我真的不知道那個變聲的大衛小哥就是大衛,那裡面講了很多故事,我們待會節目裡細分好吧,但是這個非常震撼,也非常感愧啊,就說真戰友真的是一直在。

第1條消息來自香港前沿,土瓜灣竟然被突襲。這個市民的抱怨說新年來峰區,總之呢,他們這個政府就這麼胡作吧,不作不死,這個也就是說新年臨近的時候,這個港府依舊還在恣意妄為,想封哪封哪。

第2條消息呢,是來自這個也是香港前沿,當時的連儂墻呢也有很多這個年輕人,他呢做了一些這種挂歷哈,從今年2月份到明年1月份,那麼這樣的年輕人有不少依舊留在香港,也有很多呢去了英國和其他國家。我們看到了整個反送中運動到現在為止,依舊是這個雖然不是烈火熊熊,但是依舊保存著這個這個火種,所以一定有一天這個正義會戰勝邪惡。好,其他我們節目裏談,謝謝大家。

路德(00:03:28)

好,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3:31)

路德先生,安紅女士,大衛先生好。這裏先分享一個紐約市的一位70多嵗的老人周日在接種中共病毒疫苗25分鐘後突然猝死。所以説現在這個老年人接種疫苗的事件逐漸越來越報道很多,但是仍然認爲疫苗是安全的,由於疫苗的政治化需求,所以說現在的疫苗安全問題至今沒有得到科學的論證和解決,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事情。

再一個說到香港,香港的國安法現在直接對23歲的青年唐英傑的審訊的時候,改由法官組成的審判庭,打破了香港司法沿用已久的陪審團制度,也就是說香港徹底地撕掉了偽裝,從一個法治國家變成了一個人質的集權的一個社會。

還有一個就是說最近這個國內很多用戶突然發現一個club House,是一個可以自由聊天的一個軟件,很多大批量的中文註冊軟件剛剛開始進入,但是隨即被中共大陸無理由地封殺,可見中共對人民的這個封口和封嘴是多麽的嚴厲。也可以看出打破這個防火墻對中共囯的統治是至關重要的。好的路德。

路德(00:05:01)

好的,今天世衛組織的專家組和中共召開了一個聯合的新聞記者發佈會,說就是新冠病毒的溯源,他們經過世衛專家組認證,說首先得出結論,沒有證據顯示武漢2009年12月前有疫情;第2個呢,說啊,這個雖然蝙蝠與穿山甲可能是導致疫情宿主,但在這兩個物種中發現病毒以及與新冠病毒相似度不足以就是病毒不是來自蝙蝠啊。然後來自哪裡呢?來自海鮮,這個境外輸入,就是海鮮市場的境外收入。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病毒傳播爆發點之一,但武漢其他地方似乎也有可能存在傳播性,但目前無法判斷病毒如何引入華南海鮮市場,但是他們共同走訪了什麼白沙洲貿易市場華南市場,湖北省疾控中心,武漢市疾控中心,等等啊,得出這樣的一個啊,滑稽結論。說發現了重要線索,重要線索就是中共之前一直做鋪墊的,鋪墊什麼呢?這個海鮮啊,三文魚也可以傳病毒啊,是吧,然後這個案板上也可以傳病毒,現在就是海鮮市場的病毒是來自於冷凍的這個國際上的啊,是不是這種海鮮裡面輸入,不是蝙蝠了啊。這個首先安紅你怎麼看?

安紅(00:06:38)

這個滑天下之大稽,恐怕也就是只有中共能做出來的。我們之前知道遠在2018年的這個4月份,中共自己CCTV就曾經報導過,他專注於這個研究這個病毒已經經年累月。在2019年的2月初北京台的一個節目,還專門請了P3專家來給大家解釋那個是造假的數字裡面的數字是人數從400多變成…..,但是起碼那個時間在那。我們還知道,哪怕他們說這個武漢軍運會他們是在2019年的9月18號還做過這種演繹,當時很多人發現呢,你要進入這個醫院去真正去那個測量溫度的時候,它把這個溫度就設在37.2度。所以林林總總中共自己一年多以前做的事情這都還沒有,這個這個墨跡還沒有乾,他今天可以既然可以大筆一揮把這個一筆勾銷全免了,所以真正造假造到現在也可以說是無恥之極了。難怪說什麼北歐的三文魚,智利的櫻桃以至於從哪進來的鋼材上面都有這樣一些東西,我們真的可以看到哈中共,他已經無路可走,所以就是謊言套著謊言,但是由Peter Dazak這一撥人,WHO的人來把這些這個說定性為所謂的海外,那對不起,我們真要讓他出具證據,而且你能否把之前你自己所有的演繹也重新自己推翻自己,那簡直就是他自己的這個矛攻自己的盾,這不能自圓其說。謝謝路德。

路德(00:08:09)

你看他說主要的聯合研究成果已經基本成型,說在蝙蝠、穿山甲中,雖然發現了與新冠病毒基本急需的,具有高度相似的冠狀病毒,但其相似度不足以使其成為新冠病毒的直接祖先,水貂和貓等動物的新冠病毒高度易感染,提示蝙蝠、穿山甲或者幼科貓科動物以及其他動物,都可能是潛在的自然宿主。華南海鮮市場啊,說這個可能通過感染者被污染的冷鏈產品,動物產品的途徑引入,但尚無法確定。對該市場動物產品大規模檢測未發現陽性,對湖北省蝙蝠及中國各地大量的家畜,家禽動物野生採樣監測均未發現新冠病毒,所以呢,意思就是說啊這個是被污染的冷鏈產品啊,動物產品,這種可能性會很大。所以他們還說要呼籲對全球的各個地方啊,都要開始要就是現在啊,這個基本上判斷不是來自於中國啊,這個病毒是來自於哪呢,可能是來自海外,所以要在海外進行檢查了啊。這個大衛先生你怎麼看?

大衛(00:09:30)

謝謝路德先生。首先讓我們回憶一下這個,你看到這條新聞的時候,你發現裡邊提到的幾個關鍵點是不是似曾相識,比如說冷鏈這個詞,比如說這個海鮮啊,跟這個冷凍方面的這個食品、商品有關的這些東西,大家回憶一下這些東西是什麼時候出現在社交媒體的這些關鍵詞?這是去年2020年,尤其是伴隨著咱們爆料革命路德社爆出來,這個病毒來源真相,包括武漢實驗室一系列揭露的時候,共產黨怎麼樣,他為了撒第1個謊,後面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一系列的謊跟在後面。大家還記得網絡上放出的虛假消息,什麼石正麗女士捧著乾冰,大家還記得嗎?然後賴到三文魚,大家還記得吧?還有華南海鮮市場的7號攤、8號攤,大家也都記得吧?那麽現在這個世衛組織所謂來的新一輪的調查,為了把共產黨曾經撒過的謊,把共產黨曾經放過的屁給它圓回來,怎麼樣啊?就像那個劇本里一樣,第1集我提到了某某一個人物,那麼我在第8集、第9集後面我是不是還得提回來啊?怎麼樣這樣鏈接在一起,然後呢,製造一個虛偽的邏輯,從前到後能夠自圓其說。所以呢,這一波這個定調就是把之前的撒過的謊給他聯繫起來,讓之前撒過的謊變成什麼樣,變成聽上去那麼的可信、可靠,是不是?但這個動作、這個痕跡,戰友們用一個常識,如果說你從一個冷鍊或者冷凍食品上能夠檢驗這個病毒的來源的話,這個技術對於泱泱大國CCP來說,會至於到今天嗎?會至於用世衛組織一起來背書嗎?他們的實驗室我相信咱們的戰友,咱們的幾位博士團,在實驗室裏都能研究出來這東西能不能來自這個寒冷的這個冷凍食品,或是所謂的海鮮類的東西,這個有這麽難麽?過去一年了,爲什麽到今天得出這樣的一個結論?最後是這樣一個論斷性的假説也好,證據性的定調也好,你的目的是爲了說冷凍食物有關,還是為了原中共之前撒下的謊,所以說你看他這個結論就看上去那麼可笑,因為已經實在是沒法再演下去了,第1集撒過的謊得在最後一集再圓回來。所以這個中共現在這個新聞發會我覺得只需要一個人就可以做到,共產黨中宣下面的任何一個編輯和導演,隨便找一個劇本,草台班子的小組就可以完成這個報告了。謝謝路德先生。

路德(00:11:35)

這個大衛說得太對了,就跟說登陸火星一樣,中共登陸火星只需要中宣部就可以做到,這火箭往天上一發,接下來就是導演的事情了,跟這個火星探測器沒關係啊。墨博士你怎麽看?

墨博士(00:12:24)

首先,我覺得他這個最後的報道與前幾次我們分析的PETER DAZAK的分析實際上有邏輯衝突。首先第一點就是我們說過說他們當時在華南海鮮市場的時候,他們說是跟這個管理人員談,跟下水道採樣的人談,但是在這個最終裏面他卻説是跟很多水產跟樣品發現問題,這説明什麽?説明他的前後開始出現矛盾,當時做的事情和隨後報道的事情,兩個説的是分別不同的族類,這也就是說他是臨時更改的。為什麽臨時更改?我覺得他們很可能是因為聽到我們路德節目的分析。還有一點可以證明呢,就是說他居然不再說蝙蝠是直接的祖先,為什麼?當時記得嗎,就因為說是蝙蝠他Peter Dazak要去自然的那個山洞裡找蝙蝠的時候,特別強調要去自然裡面找,說明他已經有一定結論,想要往蝙蝠身上掛這個病毒,但是被我們批得體無完膚,甚至要讓他舉證或是直播去蝙蝠洞採樣,我估計聽了以後他害怕了,所以臨時在最後的結論把這個蝙蝠取消,也就是說他前後明顯出現了這個邏輯和口誤。

還有一點就是說,大家知道,他所說的所有樣品和序列在他們到達中共的時候,實際上他們並沒有進行任何的採樣病毒實驗室的工作,我們所有的跟踪和報道都看到。那麽就奇怪了,他們所得到的所有的樣品全部來自於中共的人員和中共的醫學人員提供,那麽你怎麽證明這個病毒是來自海鮮而不是來自於實驗室自己製造呢?這是一個問題,你沒有直接採樣,你沒有直接拿樣,你沒有直接攥樣和沒有直接測序,你怎麽知道你看到的樣品是從冷鏈進來的?這是一個邏輯錯誤,這首先證明你接受的完全是中共的信息。

還有一點,一年以後如果華南海鮮市場所有的試驗樣本都在武漢實驗室保留,為什麼一年的時間沒有任何的證據和事情出來,而武漢實驗室只有在世衛組織到了一個禮拜後,突然證據全部可以確鑿,難道除了這個世衛專家沒有進實驗室就可以完成所有樣品的測序和認定麽?那你這個P4實驗室裡面的所有的院士和工作人員、博導都是吃乾飯的嗎,你們這一年拿著這麼多的樣品在幹什麼,在造翔嗎?好的,路德。

路德(00:15:20)

好,我們再深入地說,因為這裡頭牽扯得比較多,我們一個個來說。

首先他說,無證據表明2009年12月前病毒就在武漢傳播,他說對4500多份早期樣本回顧,沒有發現在12月之前就已經有了。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什麼事情呢?就是現在啊,這個前幾天昨天我們做節目,汪文斌在外交部的記者發布會上說,有證據顯示,2019年10月份美國的這個血液樣本里頭就已經有新冠病毒的抗體。那現在說武漢沒有證據顯示12月之前有,那現在意思說,現在接下來,因為他後面還有說,現在要對早期的血庫樣本進行深入的研究。PETER DASZAK自己說的,世衛組織要對全世界的早期血庫樣本進行深入研究,不只會在中國,要覆蓋全球。

看見沒有,這個皮球馬上要踢到美國去了,這絕對的。意大利美國全世界,就都會成為

這個病毒來源的這個,反正跟中國沒關係了。這就是他們的這個這種做法。

我們看看現在這個安紅你覺得這種做法,這種所謂的專家的這種做法,美國這邊美國的拜登政府會不會認?你覺得?

安紅(00:16:50)

拜登政府肯定是不會認的,為什麼?因為他現在是執政府,他現在在台上,民眾可能發現感染率已經在降低,但是死亡率天天在增高,所以真正拜登政府他要認的話,他多難受啊,一邊拿著中共的吆喝聽使喚,還要給中共跪下;另外一方面,美國人民不會饒了他,死了40多萬,46萬人了,對不對?

還有他並不是不知情,他是恰恰是很主動的表示,知道閆博士,也知道整個這個閆博士兩篇論文的結果,非常願意了解這個真相的。說他們口頭上跟中共勾兌,或者私下里已經跟中共暗通款曲,這個我們都拋開不講。但是他過不了美國人民這一關,也畢竟是一票一選。哪怕你是造假上了,但是你畢竟要對美國人負責,他不對中國人民負責,對不對?他得對美國人負責。

第2個想說一下意大利。意大利當時這個還舉國歡慶,這個知道這個川普敗選的時候還舉國歡慶,很多街道還慶祝呢;然後意大利本身遭逢這麼深重,那真正把這鍋甩給他們時候,我記得我當時看過一個視頻,是意大利某一個市的市長,這個200%斬釘截鐵的說他們不會這樣,結果馬上那個區就LOCKDOWN,就已經封街了。那意大利死亡人數有多少,意大利遭逢有多少?多少個街道像我們浦東、東莞什麼上海那個繁華區一樣,整個那個店鋪全部都關掉,全部都倒閉。所以他們最終能接這個鍋嗎?那如果中共用這個方式,想把這個鍋扔到全世界,象扔飛鏢似的全部扔出去,那肯定是一個一個全世界全部扔回來,砸死他。謝謝路德。

路德(00:18:32)

這裡頭大家看,他說這個華南海鮮市場只要售賣冷凍海鮮及動物養殖產品,今後將在全國各地以及進口食品方面等供應鏈做進一步研究。就現在等於說這個鍋,首先他說有4種假設,他們說的:第一,動物直接傳人;第二中間宿主說;第三食物鏈傳播特別是冷凍食品;第四實驗室洩漏。動物直接傳人,他已經否掉了,穿山甲傳人,不可能,已經否掉了;中間宿主說,他們想辦法,現在是找不到;現在是往食物鏈傳播,特別是冷凍食品,這個可能性會很大;實驗室洩露,他們已經否掉了,PETER DASZAK昨天做節目已經說了,我們去P4實驗室看了,不可能洩露.對吧?就是冷凍食品。

所以啊這個這就是咱們爆料革命節目最重要的一個點,就很多人看不出來,因為咱們有閆博士在背後;就告訴你,他現在正在做這個鋪墊;接下來就是全世界,第一怎麼到中共國來的?他說唉,為什麼他說,為什麼武漢先爆發?冷凍食品,冷凍食品,食物鏈傳播;第二,然後呢我們在12月份之前沒有發現,好你美國血庫樣本里頭有,你美國最早發現的;第三,然後這個至於說,然後接下來就到你美國來檢測,到底怎麼回事。然後把鍋甩到美國,或者甩到意大利,等等所有的這些國家。然後在這裡頭,是不是,你有些世衛組織,什麼PETER 照樣DASZAK照樣從中共拿錢。然後昨天我們做節目,就已經揭穿了。他們說,為什麼說是美國的生物武器?美國製造的。昨天什麼巴拉克啊這些他都有這個水平技術,然後所有的,然後拜登政府估計就會低頭,說你只要承認,給你多少億,給你多少套這個資本啊,房子啊,什麼什麼資金、財富,那就所有的東西就踢回到美國去了。

這個就像那王健之死一樣,讓他們用合法的方式把這個東西就下個定論。

大衛先生,你覺得這種,世衛組織畢竟代表官方,你覺得他這​​種做法,未來有沒有效?會不會有影響?

大衛(00:21:10)

好,謝謝路德先生。首先這種東西,我們還是看,世衛組織你作為國際上這樣一家有權威專業性的一個機構,你在過去2020年這一年所做的,其實已經讓所有全世界的人都已經看明白,你跟中共的關係了。對不對?比如譚德賽當時的言論,還有最早誰對全世界說沒有人傳人,這些東西都是他說過的話,對不對?這是在網絡上、在新聞媒體上,全世界大家都看在眼裡了。

那麼以當時世衛組織你的能力,我同意剛才安紅和各位博士說的,他的技術能力他能不能驗證出來這個東西的來源?從一個基本的範圍,譬如你說不清這個具體的過程,它大概的來源,是不是來源於自然界,一個基本事實;有沒有人傳人,這樣的定性你都去撒謊。那麼現在你圓回來,說今天的這番言論,其實本身就像剛才博士講的,他本身就是矛盾的。對不對?你世衛組織,你的公信力早就已經不存在了。

但是他為什麼這樣去說呢?大家要看到這個,這是我的理解,這裡邊有兩點,第1個中共首先要摘掉它作為生物武器,把來自實驗室這樣一個最邪惡的本質,首先這是他最不敢提及,也不希望他再圍繞著武漢P4實驗室,因為有咱們這個爆料革命路德社的節目,關鍵是閆博士重磅的報告和這個過去這個大半年來,從她出境以來在美國、在西方,官方的,就是這個媒體平台下面,多次提及的有理有據的事實。對不對?這是一個基礎。另外呢,就說中共至今沒有人敢正面回應閻博士相關提及的報告,這是事實吧?那麼你世衛組織能不能就閆博士作為一個專業人士,針鋒相對的提及,正面的這個交鋒,來把你的這個報告,你可以講你的道理,世衛組織做到了嗎?

一個連正常的學術交流的正面的報告都不敢回應,不敢去面對的,這樣的一個國際機構,他現在來重新定性病毒的這個來源,或者說來自什麼冷鍊和食物鏈裡面,這不是荒唐可笑嗎?

所以第一個共產黨做到的目的,是把這個來自實驗室生化武器這個超限戰生物武器帽子摘掉,對不對?這是我們能看到的,站在他的角度,他也這麼希望。

另外我們還看到第二點,拜登政府成立以來,十幾天了,對吧,你看,拜登表現出的對中共的態度。實際上從CCP的角度,他有一個巨大的壓力,所以他希望把這個壞事呢,一石二鳥,既推出去,同時又不要讓國際社會擔心中共下一步…..。中共這裡他想幹什麼?談經濟,對吧?我還有一個市場,你還能跟我合作。那麼如果他把這個病毒推到其他的未來希望發展的,或者說讓西方經濟進來這種領域,是不是影響他未來所謂經濟上翻身的戰略和民生啊。所以他希望推到一個不會影響到他未來經濟生產和國際社會各方勾兌的一個地方,又把之前撒過的謊劇本里的那些關鍵詞聯繫起來,那怎麼辦呢?就還往市場啊食物鏈啊…..。

大家想想中國一年老百姓消費的,咱就說三文魚,說這個冷凍食品有多少,對吧?這個數額是在那擺著的,他並不能以這個消費的這個東西來改變一個大的市場的供需關係,或者說改變你的經濟,好吧,那我就往這方面推,往這邊賴。這樣的話呢,我同時又把美國西方社會發生的事情,跟這個相關有些關聯性的東西混在一起,所以叫什麼,脫身、胡攪蠻纏,同時把自己這個來自實驗室的事實這種東西給摘掉。所以呢,我們通過他這波操作可以看出來,他本身就是想什麼呢,恰恰把之前撒的謊更加證實了。

還有一個什麼心虛,另外一個就是趁亂想通過這個病毒突圍,因為他下一步要推疫苗,他下一步要扮演救世主,是不是?他下一步要扮演這個全世界復甦了,那你看我中共扮演著積極的角色,那得站到這個天使的這個位置上和感覺上啊。所以呢,他要摘掉這些東西。同時呢,又表現出自己願意跟國際社會擁抱,願意希望跟西方資本社會擁抱,展現出這些虛偽的一面,所以這要看到。那反過來看,中共的虛偽、孱弱和內部政治上的這種高壓。謝謝路德。

路德(00:25:44)

這裡頭大家有一點,拜登政府他很可能會這樣做,他反而會承認,這個不是他的,是川普政府的。我跟你說啊,把鍋全甩給川普政府,甩給共和黨,就是共和黨裡面的川普這一派。這絕對有可能的啊,中共肯定是給拜登下的這一盤棋,說你甩給川普,讓川普等等這反華的所有的右翼象班農啊,所有的全部永世不得翻身。這真有可能做得出來。拜登說這跟我沒關係,是川普他們做的,是來自生物武器,是來自川普總統指使的什麼德特里克堡。

大家你看,中共今天在抖音,你看這抖音,這有個什麼叫主持人叫張洪濤的,開始利用抖音,說來自美軍基地基因改造,所以他們在已經在全面地做鋪墊啊,在做這個事情。所以你看著這一連串的操作,就是生物武器的痕跡他不可能抹去,這就是要把球一定要踢到美國;然後呢,踢到美國呢,拜登肯定不認,那就踢給川普,川普這裡做的操作的,對吧?這裡頭,大家想想,說反人類罪,他們反而提了,說這是美國反人類罪,故意投放。也說是故意投放,這個張洪濤,這絕對是中共大外宣,就中宣部做的,這100%。是不是?能在抖音裡宣傳這?如果你說來自中共,抖音早就給你封了,說是找一個這樣的這個這種主持人來做的,說故意投放反人類罪。

所以你就可以看到,現在,所以說最核心的最關鍵的點就是我們昨天說的,這個骨架舟山蝙蝠,所以你看世衛組織他就否掉,說不是來自於蝙蝠,跟蝙蝠沒關係。他是這樣,這叫什麼呢?就要想否掉這個舟山蝙蝠的所有的一切,他們想方設法就是要把這個舟山蝙蝠這個骨架的痕跡給抹掉。

但這個東西,所以說啊,你看這個仗一定會是往這邊打,往美國推,推完以後要查美國的德特里克堡軍事基地,北卡羅來納州的這個實驗室,然後再進一步追查,追查完以後球踢給美國,然後拜登政府說承認是我們美國做的,是川普做的。這個路數,墨博士你覺得有沒有可能?分析一下。

墨博士(00:28:28)

我覺得有可能,因為這麼短的時間裡面,他們應該沒有完整的就是說可以把自然特別是我們閆博士的出現,讓他們既定的戰略其實出現了重大的偏差,這也是我們爆料革命,特別是閆博士出來以後對他們的戰略的一個巨大的影響。我估計他們這麼多年一直到一年以後世衛組織的出現,基本上是新的戰略的實施,而新的戰略指示就有可能是路德社剛才分析的,他們因為無法抹去這個人造和生物武器的結論,那隻有找一個可以背黑鍋的地方,那川普總統特別是川普總統下台以後就會成為一個天然的非常好的一個背鍋的,特別是川普總統的彈劾案可以看出,只要輿論只要有幾個議員操作到位,任何的罪名都可以加在川普頭上。

而且大家知道,美國的這個醫藥NIH的伏地魔這些人都已經可能做好了各種準備。中共已經…..,特別是大家知道鐘南山馬上就要跟這個伏地魔進行會談和勾兌,那麼這就會出現一個問題,可能3月份以後就會逐漸他們把娛樂和科學界的東西全部轉向於美國,而且美國內部有人配合。這個事情我覺得是非常可能的。好的路德。

路德(00:30:01)

這個大衛先生,你覺得剛才說的這些,怎麼樣越發體現咱們爆料革命過程中,未來絕對的重要性。不管那個…..,你覺得會不會把火燃燒到咱們爆料革命這裡,說咱們爆料革命配合川普總統和班農先生在一起搞這個那個,你覺得有沒有這種可能啊?

大衛(00:30:34)

這是一定的,路德先生!你看啊,這個從去年2020年1月19號這個石破天驚的咱們重磅爆料以來,從去年開始,中共一面製造虛假的假新聞,不是這個,不是這個,沒有人傳人,繼續撒謊,然後世衛組織跟著配合。其實世衛組織在整個過程當中就像一個做了案的人,另外一個人完全是在幫兇,對吧?你說警察來抓小偷來了,問你看這人往哪跑了,世衛組織給你指往那邊跑了,指反方向,是不是?你說市委組織現在扮演的角色是乾啥的,對不對?所以說其實很low了。

另外一個就是你看社交媒體。我給大家舉個例子,從去年的閆博士在福克斯,有個13分鐘的最開始的這個小的一個亮相,正式提出對世衛組織質疑人傳人中共的這個病毒來源的問題,然後陸續你看突然在推特、社交媒體上,包括在油管上大量的節目,中共製造的這種所謂的什麼揭露病毒,他們來代表著科學了。你一年前武漢到處是屍體的時候,你中共的那個調查部門和中共的文宣部門,為什麼突然就不提病毒,不敢提麼。那麼為什麼到了咱們爆料,尤其是閆博士出來以後鋪天蓋地的網上的假新聞,大家還記得吧,咱看他的時間節點,研究共產黨很簡單,就看他在那個關鍵時候他幹嘛,什麼套路,什麼手法,是不是,很容易。那個時候大量的大家去啊,看推特上,每個國家比如說咱們這個加拿大,美國,澳洲、包括英國,你看都有,突然推上出現了多餘的一些這個小號,然後呢他們也沒有前面的這個經歷,對不對?你看他們前面的記錄都基本上沒有,上來突然就給你這個打咱們爆料革命,打閆博士,包括路德社,那他最終的目的很簡單嘛,他就是讓整個的這個推特世界、社交媒體平台上,讓大家對閆博士的報導,閆博士的言論產生困惑、產生不信任,或者叫陰謀論,然後把真的假的信息混在一起。大家發現沒有,推特上從什麼時候開始,突然出現有個推,扮成閃亮的大V或者神秘人士,然後動不動給你玩那些猜測的料,實際上過頭來看都是假料,引導著你。他為什麼把這些東西丟在社交媒體,大量地丟在社交媒體,就是為了跟閆博士、路德社我們報出的真的信息混在一起,然後讓牆內的那些戰友,他看到以後他有一種反感,他覺得這不是扯淡麼,這能是真的嗎,對不對?尤其是讓那個西方人他覺得這個就是一種陰謀論或者是有帶有某種政治目的這種言論,這就是那個七哥前面提過的,為什麼閆博士從不跟任何的黨派、政治團體或者有經濟利益的往來,不跟任何人接觸,就做自己獨立的一個爆料,一個專業人士,原因就在於此。

中共特別想把閆博士這樣的人,敢於說真話的人和這些假的信息混在一起,然後降低你真爆料的公信力,降低爆料革命這個說話的爆料的本質,然後在這個當中渾水摸魚,從中摘掉自己背負的巨大的犯罪本質。所以你說會不會對暴力革命,那一定會的,他下一步會編各種劇本,各種版本,然後呢不停地唱戲、演戲,包括最近現在共產黨對G系列的打擊,還有最近發生的很多這個爆料革命裡邊的這些大事情,都跟這個有關,都是一樣的說法。路德先生。

路德(00:34:09)

安紅,你覺得呢?咱們分析一下。

安紅(00:34:13)

我認為也是的。像他們想實行南普陀計劃,結果沒想到文貴先生跑到海外來,把戰場拉到美國。他們當時想做終身成就所謂習王一體,然後永遠是這個領導人,但是沒想到文貴先生曝光了海航,直接戳穿了這個王岐山所謂的無兒無女的這種真相。

當他們想說的這個病毒本身疫情啊,不是他們的實驗室產品,但是真正有閆博士,然後法治基金或者法制社會來背後強有力的支撐,能夠讓真相曝光於全世界,而且真正引發了西方很多人的這種共鳴。你像我們澳大利在官方媒體沒有正式曝光之前,老百姓心裡都在猜測,那我們戰友是一共發了至少25萬加8萬,33萬的宣傳冊子,那最終整個民間他就會有一種潛意識,老百姓心裡知道的清清楚楚的,連掃碼的人他都知道,他是知道這是病毒,但是只是口頭上他不說而已,心裡明鏡似的,只要願意了解真相的,他們都一定是這樣的。所以所有這些橫空出世的包括我們爆料革命,都打破了中共的佈置精心的這種盤算,或者說他們的佈局,徹底被爆料革命擊穿打破,而且包括我們路德士的節目,就像那天我們戳穿這個習包子照片是假的,那麼他既然可以到這邊做著節目,同時那邊就給你改,一會改早了,一會改晚了,那我們就非常非常清晰地看到中共到底是什麼貨色。

更何況前國務卿蓬佩奧離任之前,把這個梁頂這個鐵板釘釘的哈,就一個是種族滅絕,一個是反人類罪,再加上閆博士爆料曝出這個生化武器,這三個板子三座大山其實壓得中共是喘不過氣來。那這個時候呢,藉著拜登政府,畢竟是他剛上台,那他一定是會利用這個方式,想做他能夠達到的一切事情,但是這個歷史或者說這個正義或者這個真相,能讓他這麼做到嗎?那所有那些死了家裡的親人的人,能讓他們就這麼恣意妄為嗎?所有世界上包括像我們爆料革命戰友在內的,我們知道真相的,能夠讓他們繼續跟邪魔惡鬼沆瀣一氣嗎?一定不能!但是中共有可能在某一個階段上小小占了上風,尤其是最近,他非常惶恐地想把這三個牌子扔出去、推出去、散出去,但是能讓他們得逞嗎?一定不能!謝謝路德。

路德(00:36:48)

首先告訴大家,這個聯合發布會可以說是正式的把新冠病毒啊,大家知道冷了一段時間後,就溯源的問題,正式地擺到桌面上了,中共出招了,看了沒有,正式叫做官方出招,這對咱們說絕對是好事!大家說120之後沒什麼事,所以你出招了,這就是一個戰場啊,這個戰場中共先已經出招了。第一,說這個病毒是華南海鮮市場食物冷凍的;第二,沒有證據證明來自武漢啊,就是最早的,12月之前沒有證據來自武漢,那12月之前,你美國現在有這個抗體,意味著啥?你就是要接下來檢查美國,知道吧。所有的中共已經出招了,這個招,接下來所有的我告訴你,都一定是圍繞爆料革命形成這個戰場,大家未來去看。這就是對咱們來說,中共的不可能是束手就斃啊,這絕對不可能說,就算是他做的,這個殺人犯就算是殺了人,他也要會說自己是冤枉的,這100 %的,這是正常的。你不要指望中共就承認這是他們做的,不可能!這是很正常的,所以接下來就是一個新的戰場正式全面形成。這個新的戰場我們就第一時間先戳破戳穿他的計謀,未來會怎麼走啊,這裡頭你看又牽扯到多少人拉進來了,拜登政府,川普政府,這兩個政府相互之間,一定拜登政府會把球踢到川普政府操作的,一定說是來自於美國,一定說來自於美國的實驗室。這個仗打起來就有意思了,墨博士你覺得呢?

墨博士(00:38:51)

實際上我覺得這並不是一件壞事,就是說,不要認為就是說拜政府已經做好準備會推給川普,就一定川普這邊無應對和無招式,我相信由於爆料革命和班農先生,其實這邊已經是有所反應。這是最好的事情,就是說料敵為先,總是會有一個好的準備。

還有一點就是說砸給川普總統並不是說川普總統一個人接招,實際是整個美國跟川普有勢利的人全部是接招的,也就是說美國在這個方面拜登即使能扔,他也是撇不干淨的,因為這個事情很容易,他是前總統奧巴馬的副總統,也就是說無論怎樣追述,他也是有關係,包括奧巴馬政府也有關係,那是整個美國的問題。也就是說這個病毒事件會把整個美國所有的病毒界,科學界和政壇全部拉下水,也就是說拜登到時候想和稀泥自保的時候,會發現他有可能無法抽身,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局,並不是壞事。好的路德。

路德(00:40:08)

對,墨博士分析的也有可能,就是說拜登一看扯來扯去最後還是扯到自己的身上,這裡頭扯到相應的建制派和深層政府身上。這個深層政府之所以邪惡就邪惡在哪裡?他會自己有人站出來,就像PETER DASZAK一樣,或者像巴里克一樣說,這是我做的,主動承認都有可能,反正有錢撈就行了。你知道在美國把這個F22的這個戰鬥機所有的參數情報全部偷回去,最後只判了4年還是5年,如果偷個這個能賺幾十億美金,他判個5年在美國,他願意,至少你要知道,因為美國要定罪是很難的,要12個陪審團全部搞定他才可以定罪,他只要有律師,一直打個10年、20年官司都有可能,所以美國的這個規則,大衛你覺得美國的這種規則會不會讓中共在這個過程中啊,很多人願不願、會不會替中共來背這個鍋,來賺這個錢,有沒有這可能。

大衛(00:41:26)

好的路德先生,我說一下我的個人看法啊。首先呢,我們把這個共產黨這一波他的這個出手的節奏,你再看一下美國,美國大家看一下這個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最近的這個動態啊,包括拜登他自己表示的,很多這屆政府和上屆政府雖然不一樣,但是在有一點關於新疆這個問題上,對吧,你共產黨扣著這個種族滅絕的這個帽子,這個罪在這擺著呢。那麼最新的消息就是我看到剛才的這個報導,最新消息是中共希望邀請拜登團隊去新疆考察一下。大家你看這個東西,你心不虛的話,你不用這麼急,來跟拜登政府在新疆的這個問題上,來這樣子去糾纏,因為你特別想摘掉這個帽子,所以說這就反過來說蓬佩奧國務卿之前在最後的這屆政府,最後的出手有沒有對中國造成傷害,他在不在乎,他下面共產黨要翻身,他還想去跟那個美國和西方的資本去勾兌,對不對,那這個巨大的法律上的帽子和壓力扣在頭上,這是一個政治也是一個政治籌碼,對政府來說也是政治籌碼。但是現在呢,你一個事情沒有解,你沒有一個事情給國際社會一個交代,比如說在香港問題上,你的強硬給西方、給歐洲,多個國家你並沒有一個真正的想去改善國際關係的這個前提,結果你又拿病毒最刺激大家的,這個全世界死了多少人,每個國家的經濟現在受打擊到了什麼程度,美國這麼強大的國家蒙受這麼大的損失,歐洲、英國像我們這兒也非常嚴重,那麼正常來說呢,你從外交的角度你應該怎麼辦?你應該迎合外交關係,應該通過這個病毒,至少說你要表現的不要這麼鋒芒畢露,這麼急於去否認以前。那麼他現在做的其實就是什麼呢?想通過這種強制的壓迫手段,來讓美國拜登政府屈服,你看病毒我可以往你這裡賴,那我再強硬一點坐下來談判的時候,有可能會和拜登政府談摘掉這個新疆的種族滅絕這個帽子的問題,所以這都是中共在為自己積累籌碼。所以他想坐下來談的時候,首先自己手裡得有點東西啊,得跟人去交涉呀,手裡啥也沒有,其實真正的情況是他手裡真的什麼也沒有,因為你靠撒謊,騙來的東西那不是籌碼,那隻是你的罪孽和你的這個負累。那麼日後呢,對於國際社會來調查整個新疆和武漢疫情病毒真正的問題的時候,這些恰恰成為你今天的 罪狀。所以中共在給自己背著這個原罪,背著這個包袱,因為你在犯罪,你在破壞原來的證據,對吧,而不是真的想去跟國際社會坐下來解決問題。但凡有一點想解決問題的,有一點面對自己曾經做過的錯,一點點都沒有,何況他是一個犯罪,赤裸裸的犯罪,就像咱們現在爆料革命最近發生的Sara事件,她不是說打著信仰的騙的問題,她是赤裸裸的在犯罪,它是一個犯罪集團,對不對,所以這個道理是一樣的。

所以我覺得拜登這個政府不會這麼簡單的,被中共這個壓力所蟄伏,因為這個你退一步,是中共摘掉了這個帽子,他逃脫了,而最後世界上病毒這麼大的這個來源的問題,你去讓美國去背嗎?這個是誰也背不起的,而這個恰恰是最好的全世界聯合起來,來對中共追責和滅共這樣的一個最好的契機。戰友們想想,如果這個由頭,這個最好的證據都沒有了,我們都不去追這個責了,那麼這個世界還上哪裡去找真相,對吧?全世界死了這麼多人,全世界國家這麼大的這個這麼多的這個經濟上的打擊,這個帳就這樣了了嗎?那這不是荒唐嘛,對不對?那麼這是非完全地顛倒,那麼西方國家也不會去接受這個局面,去跟美國去要這個債嗎,去要這個求償嗎?

對這個完全是什麼,我認為啊,他撒的這個謊完全是想製造一個籌碼,想坐下來跟美國去談,或者想跟未來其他的國家包括歐洲坐下來勾兌,那這恰恰證明爆料革命在過去的這個過程當中起到了應有的作用,對吧,和滅共的這種打擊。謝謝路德。

路德(00:45:41)

這裡頭我再來說一下這個我們昨天做節目說這個皮特納瓦羅啊,在節目裡頭在福克斯採訪明確透露有30個行政命令,被司法部最後卡著了。這30個行政命令他裡面他說的就是針對CCP的,其中里面有很多包括這個病毒溯源,甚至實驗室還包括生物武器,這所有的東西據說啊據說,因為至少有一個我是可以得到確認,就是說要成立(the president of commission)總統特別委員會,裡面其中就有閆博士在裡面,說要對關於這個病毒,這後面的一系列事情,不僅僅是溯源的,就是這後面的調查等等一系列這種事情,被卡住了。就這個30個行政命令,一定中共知道了,他一看,我這每一個下來我都要死啊,關鍵是川普總統這些人4年以後,就算他們再怎麼操作,就4年以後,一旦回來的話,這些行政命令照樣是發下去,中共還是死,知道吧啊,他只有先一定要把這4年之內,他一定是要把川普總統咱們這一派全部要滅掉,不滅掉等那個上來了,那中共還是死。因為納瓦羅說了,他說川普總統4年以後不一定川普總統上,反正只要是這邊的人上來以後,因為美國是鍾擺效應嘛,是不是啊?鐘擺效應一定會恢復這些行政命令,一定就整死你CCP,知道吧。他怕不怕?他絕對怕,所以我覺得你看他現在就是主動進攻,就是他用防守的態勢去主動進攻,他選擇了進攻啊,這有點當年納粹那感覺一樣啊。我跟你說跟希特勒當年感覺一模一樣,直接進攻先下手為強,我主動進攻,這個聯合發布會,這就吹響了中共主動進攻的這個號角。開始一直都想著去對中共進行溯源,他來反過來,接下來就是要對你美國,他應該已經布好了各種局,有人已經要跟他配合實驗室來源,主動進攻,針對的就是川普以及班農、納瓦羅等等咱們這一系列的。你看前段時間推特上是這樣寫的,說閆博士,雙面間諜都有可能,文貴先生雙面間諜,閆博士什麼配合什麼班農來做這個東西來,把這個鍋推給中共啊。你看很多五毛都這樣做,這就是他們要接下布的局,用這個方式配合拜登政府,把我們一鍋端都有可能啊。這個安紅你怎麼看?

安紅(00:48:46)

這個當年納粹集結波蘭,然後長線直接他想去的地方不管簽沒簽什麼所謂友好協定,最終納粹是可以說橫穿了整個歐洲,甚至向其他地方進發,但最終又如何呢,對不對?

第二我們想一下這個日本,所謂的日本軍國也是一樣拉長了戰線,在中國大陸打陣,最終也是被阻擊和阻止。

那個長時間我個人希望啊,就說這個不作不死,希望他出手,希望他出招,因為只有他出招,我們才有應對,而且才可以變被動為主動,要知道這種較量和角逐裡面也是想知雙方兵力的。真正川普下台之後,他偃旗息鼓並不意味著他這些事情他沒有在做,對不對?我看了一個這個消息,就是說川普總統起碼應該有5-12項左右的這個上訴這些狀紙他都在一直在做,根本就沒有停。他的兒子小川普也一直在Facebook上和這個能看到這個媒體裡面一直在大聲呼籲,而且要知道那將近7000-8000萬支持川普總統的,不可能被中共這種要挾壓低下頭,更遑論美國人民知道真相之後,一定會反擊。再加上這一大鍋不是光甩給美國,是甩給全世界的,所有被這個病毒侵襲的地方,所有死亡人數的地方,每個國家的人民都會聯合起來。

所以真正有可能在一開始納粹閃電襲擊的時候,整個世界猝不及防,但最終全世界較力,正義聚集在一起直接把他滅掉。當然咯,我個人不希望這時間很長,但是這個中共有可能算好這個算盤一定是在4年以內,甚至可能更早一些,2022年對吧,有個中期選舉。那我們真正看到只要川普不是滅共的,那川普本身一定是遭逢滑鐵盧,川普遭逢滑鐵盧,任何一方能上來的,因為他參眾議院的這個席位肯定是要大為改觀,那真正能上來的,大家可以想一想,拍拍腦子都知道是誰,那中國還能活幾年?所以這時候不怕他出手,就怕他不動,而那真正才是我們找不到這種破綻或者露出的地方。同時,也能讓全世界看到野心。我們就舉一個例子,這個巴爾,巴爾可能無論跟中共勾兌有多深,或者跟拜登勾兌有多深,但是巴爾可是前川普總統的一個大將,你是國防部的,那你最後就有權利,你就有義務背這個鍋,為什麼?川普30項行政命令發給你的,你那個地方卡住了,那如果說川普要甩鍋的話,直接甩給巴爾就可以了,謝謝。

路德(00:51:23)

這個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00:51:26)

我覺得美國現在實際上並不是很太平,包括我這個最近拜登還有他的新政府上台,他們在很積極地肅清川普總統的政策,也就是說他們已經開始逐步向中共靠攏。也就是說中共已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讓這個拜登來跟他們勾兌,但是我覺得病毒這個上面,他們的籌碼和代價應該是大到兩方面都很難談攏。我相信他們一定會朝著這個方向走,但是最終就會談出線的問題就是當這個利益和傷害達到一定臨界值,雙方都吃不住的時候,兩個人方向只能有一個,就相當於什麼,已經到了黑吃黑的境界的時候,兩方面最終會鬧翻的,而這個時候兩個方面的人才會下死手,我覺得拜登上面一定是在等待機會。好的路德。

路德(00:52:25)

大家知道當年二戰是吧,這個德國當時去打法國或者打前蘇聯的時候,一樣前蘇聯都有帶入黨,它裡面一樣的。法國總理貝當直接簽投降協議,這都是就跟那個一模一樣,所以大家千萬不要以為美國啊這個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人,那100%跟他們配合,帶入黨主動承認、主動繳白旗。當年打蘇聯的時候,那個前蘇聯很多軍隊一樣的,馬上反轉槍頭說啊這個世界大救星來了,說希特勒納粹屬於文明的這個先進文明的代表,咱們這個前蘇聯是被這個共產主義啊給統治得不行了,很多人還把它帶路,包括法國也是一樣。所以,這個任何時代都有,都有這樣的事情都有這樣,但是當時法國是戴高樂將軍,照樣在英國組織抵抗力量。

最終這些告訴大家就是這個所有的這個現在的風向就是中共在全面進攻,轉守為攻啊。這個120之後,你看冷靜了,冷了十幾天以後就開始轉守為攻了,接下來中共你看現在中共無論外交部發言人啊,不僅僅是戰狼了,現在戰豹戰虎都有可能,然後各方面啊什麼各種瑞平社論都是極端的,極具攻擊力、攻擊性,包括咱們爆料革命,這個你看Sara,這攻擊性多強,是不是啊?大衛,你來說說啊,怎麼個攻擊性強啊?

大衛(00:54:12)

這個感謝路德先生啊,我們呢這樣我們作為爆料革命的戰友啊,我們只說事實,為真不破。咱們呢這個其實3年爆料革命啊,我們大家要明白,是文貴先生給了我們一個戰鬥的平台,一個機會,對不對,路德先生?如果說沒有爆料革命,沒有這個文貴先生給的我們這個打下的基礎,我們沒有一個明確的方向,滅共這個終極目標,咱們現在這些戰友可以說我們可能大家在各個行各業,各個國家,我們可能沒有機會或者沒有這個緣分,大家能相識,走在一起,所以我覺得人要有…..,一句話就是人要不忘初心,或者說要學會飲水思源。所以說你回看爆料革命這三年其實就是即使跟共產黨較量的,這麼一個塗塗會,也是人性整個展現出來這麼一個過程。我覺得所以說,嗯,從我個人來講,我學到了很多,都是一種考驗,那麼就這個我跟路德先生,其實咱們倆也是很有緣分了,對不對?

那麼2018年5月份我跟路德先生從最初做這個,這個節目從談一帶一路,從做原油這個節目開始,所以我覺得其實心裡啊都是對對方、對戰友的這種珍惜、這種感情,因為不容易。那麼反過來講,我們都不是想做網紅,對吧,我們也都不是想去利用爆料革命讓自己獲得什麼。那麼如果這個話三年前說,戰友們可能覺得微微一笑,那麼三年過去了,現在4年了,我們回看今天,是吧,什麼人在什麼位置,做了什麼,我覺得交給時間。就像三年爆料革命,七哥在2017年出來的時候,他報的海航,他報導國內中南坑爆了這麼多中共的本質,還用去誰證實嗎?我們爆料革命我們這些戰友,包括路德先生,咱們做了那麼多事情,我們在意誰評價嗎,我們在意誰的看法來證明我們自己做了什麼嗎,對吧,戰友們?包括安紅女士,你看看在這個,最早在澳洲,對吧,那麼難,那麼這個看不到我們前方誰是真戰友,誰是假戰友的時候大家就在那兒做這個各種直播,最早出來堅持咱們的這種信仰,堅持對文貴先生我們這個正道主義,對吧,最早我們叫郭七條。一直堅持一路走來,所以我只想說什麼,這是時間在這擺著呢,事兒在這擺著呢,結果在這擺著呢,所以有些東西呢,不是你用謊言,你就可以去把事實給掩蓋掉了。所以三年爆料革命有無數的戰友,對吧,優秀的…..,我們幾位今天有幸坐在這兒,那還有多少他們因為種種的原因他們不能出來,或者不能發聲,甚至在牆內,現在迫於各種壓力。所以我們坐那兒,我們說的每句話,我們要對得起自己,對吧,三年所做的我們也要對得起那些戰友,唯真不破。

那麼你像Sara這個事情,那麼回頭來講,現在這個路德先生也知道了很多鮮為人知的這個蒙在鼓裡的這個真相,就是說什麼呢,她利用你戰友之間那種信任,利用爆料革命的這個平台,因為大家現在都是在各個國家、各個不同的時區,然後呢打著大旗正確,打著文貴先生的各種名頭由頭,我為你好啊,是吧,路德我只信你啊,是吧,一會兒讓路德自己說說,路德就認你,是吧,然後呢,你像那個我2018年當時給路德做節目的時候啊,因為那個時候路德先生這個平台,很多這個各種人物都出來了,對不對?嗯,那個時候呢,說實話來講,我們並不是說想利用這個平台讓自己覺得多麼偉大、多麼正確,是想有一個發聲的機會,然後呢,把爆料革命的這種勇氣,心中點燃的那種希望的東西分享給身邊的人,讓給身邊的人打開一扇窗,或者說一個開智的那麼一個觀點,我們就找到了這種這種我能為爆料革命做點什麼的這種感覺了,並不是說這個,我們去拿它去做一個掘起的利益,三年前四年前戰友們那有啥利益啊。我本人我三年四年我跟七哥一分錢,我想吃七哥一根冰棍兒,七哥到現在還沒給我吃上呢,對吧?回頭我得跟七哥說說,呵呵。所以說咱們說什麼呢,你自己就是這個,我想起那句話無欲則剛,對吧,安紅姐,我們沒有那個欲求,心裡坦然,開心願意去做,我們把它當成一個戰鬥的機會去珍惜,同時也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我們心裡很坦然。但是呢,你像Sara這個事情回頭來看,她跟我最早說,唉呀,這個路德也不可靠啊,你不能一直給他做,這文貴先生也在考察路德先生,裡挑外掘。我當然知道她是在一個這個她幹嘛,他想讓我多給她做事情,她想讓我多給這個VOG這個Sara多做這個義工。尤其是那個時候,Sara她喜歡打著神秘的招牌,你是這個什麼所謂的神秘人物,使這種東西在2019年我離開VOG的時候,我就把這個所謂的那個虛偽的光環摘下來,我不想當什麼小哥,因為當時是路德先生給我的,我自我介紹我叫大衛,他說那你就大衛小哥吧,畢竟上節目這個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們在生活裡我們不要裝神秘,對不對,生活裡不要把自己欺騙了,生活裡不要跟自己再去演戲,而S ara錯就錯在,她把爆料革命當成了生意,她把爆料革命把真實的跟人與人的接觸,跟戰友的接觸,她當成了什麼演戲,而且演到最後,把自己演進去了,自己相信了,自己在欺騙自己,因為什麼,因為你身邊會越來越多的小人。因為你身邊會越來越多的人圍著你轉,知道你的弱點,知道你喜歡聽什麼,知道你的弱點是什麼以後,然後圍繞著你,迷惑你、擾亂你,借你這把刀去殺其他的戰友,去滅其他的戰友,去滅爆料革命,所以三年來你回看Sara現在通過撒謊,對戰友陣營之間的傷害非常之大。我相信現在很多戰友在下面看節目呢,在VOG有過經歷的,都有各種不同的經歷,我們不是說現在來一個叫什麼牆倒眾人推,我們只說事實。那麼是什麼呢?是因為我們這些戰友我們看的是爆料革命的大局,我們看的是我們的目標,我們沒有跟她一般見識而已,我也不喜歡說把七哥掛在嘴邊,我為了七哥,我不行,就像我離開VOG,其實當時的情況是7哥都好奇,因為那時候七哥在守孝,對吧,我不想因為個人之間的一個紛爭,實際上她已經超越個人了,因為我最早發現Sara的本質和人品,包括幾次戳穿了以後,我們之間是產生很大的隔閡,我知道她什麼本質,所以呢,這種所謂的戰友的感覺已經漸行漸遠,只不過最後做那幾件事情,包括文欣、她下面那些人被我發現了以後,這種不正常,跟她正面交鋒以後產生爭吵,徹底決裂,我說那我自己做節目,我不用你找一幫戰友給我做節目。可是那時候我還沒想說離開VOG,我說我還繼續幫你,我自己孵化一檔節目,這個時候跟我就已經翻臉了。然後呢,對外打的這個招牌是什麼?大衛想做節目,掙廣告費。了解我的戰友,我們戰鷹團的兄弟姐妹都知道我這人,我對待戰友,我花錢還有對待農場建設,我眨不眨眼睛?然後呢,我會在乎那個廣告費嗎,兄弟姐妹們?我三年爆料革命,為了上路德節目有的時候在車裡直播,家裡頭沒法說話,或者我那個環境,我還有公司呢,我還有工作呢,我的生意徹底cut off,和中共國的社會關係徹底斷了,現在的北京上海幫裡面還有我那些大哥呢,到現在他們聯繫不到我。現在我不知道他們能不能看到節目,為什麼我不回他們的信息,我為了保護他們,對吧?我放棄了,我放棄了我一年在倫敦一區,七哥知道,七哥用的布料,七哥穿的那個布料,我知道在哪兒做的,倫敦的薩維爾街哪一家會所,我不說我都去過,有一些我也是常去的,因為那時候陪國內的客戶,我小日子過得雖然不是很富足、多牛,但我過得很悠哉悠哉,所以我沒有任何的負累,我沒有任何的索求,說白了,哥們牛逼,我就是挺七哥挺暴料革命,就這麼簡單!我都不要了無所謂!

所以说我跟Sara在最初,在价值观上,包括对战友的感觉上,粗暴地对待战友,包括对暴料革命、对信仰,这些问题我们有重大分歧!那么她后来做的这些事情使我坚决离开VOG,只是那个时候我没法揭穿她,为什么?当时的VOG是唯一的一个爆料革命的战友聚拢的平台,还有七哥正在守孝,我那个时候出手或者我们俩闹了矛盾,会让整个共产党看笑话,对吧,安红姐,咱们就说实在的,谁的实惠?共产党最实惠。所以无所谓,我大不了就当吃了个苍蝇,我咽下去,我就走了。细节我并没有多讲,包括7号在老班长联盟那里我都没讲,对吧?关于她跟男战友之间搞的一些私下里…..,不用我来曝,干闺女、干儿子会出来一堆来慢慢爆她的,对吧?那是她道德品质品行的问题,是另外一码事情。我们现在就想说什么呢,爆料革命,容不得任何私心私欲,和你拿这个东西把你的价值观,你的欲望放在里面成为你的发展壮大扩大自己,然后打压战友,欺瞒战友,对吧,包括最后伤害文贵先生,这些都是最low最low的。换句话说,她现在做的事情把战友们置于生命危险,置于图财害命的状态,这是我们看不下去的,所以我们才坐在这里和安红女士、路德先生、还有几位博士,我们去分享这些,我们是告诉战友们,她真正的这个人的本质和中共他们在做什么……

我再举一个例子,从凤凰说我不玩儿了,对吧,说白了,我翻脸了,好聚好散人之常情,对不对?这么短的时间内她搞出个服务器,搞出个博客论坛,然后呢里面现在的人都是去年12月底,2021年1月、2月刚刚进到服务器里的人,打着什么请来的有个叫韭菜醒来的写博客,里面罗列的转款账号信息。它是什么呢?截一段语音上面配一段文字,用说明式的引导你,误导你,然后来得出结论。可是你纵横上下,但凡有点脑子的,一看那上面的是啥啊?说明这个钱恰恰是合理合法安全地转移到了G系列,恰恰这个钱没有花到七哥包里么,没买奔驰、宝马,没买迈巴赫么,这恰恰说明七哥把战友们的钱财保护的好啊,对不对?所以你要看你们代表谁,就这个人他发的这个东西他代表谁,你用的论据论点来自哪里。

我们是反共灭共的,我们当然要规避共产党的围剿,是不是这个道理?我这个钱我没花到伦敦一区那会所去,我没去Sgabol买布料去,所以说这个拿出来的东西,恰恰是帮了我们,告诉了我们这个钱该怎么花。

还有一点战友们看到吗,你既然想说这个钱的来源,你为什么不上来谈VOG的钱是怎么回事,她先谈凤凰。就相当于长岛哥昨天答疑说的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安红姐你在对面坐着,你说大卫,还我100块钱;我说,安红80打你账号啦;你又问我,还我那100块钱,我说,80到你账上了……我就不提那20,我就提打给你80,啥意思?很简单,把咱俩的银行流水,100块钱单子怎么来的,往这一摆,迎刃而解了,对不对?你想去杀爆料革命,你想去灭文贵先生、G系列,很简单啊,拿出实锤证据,银行账单往里一对,一剑封喉!就像我讲的,你至于脱裤子放屁费这么大劲吗,是不是?你演得这么low吗?还一条文字配一条语音,其实很简单,上下这个东拼西凑剪接,因为你听不到的那个上下文语音,你为啥不敢放?是不是这个逻辑?上下文语音她不放,她用编好的文字放在那儿,叫什么?引导你的思路,让你想象下一句话,对方怎么答的,这是最low的招儿,这是中央电视台里边就像我说草台班子的剧组,整个剪辑师都能做到的。而他们现在这个手法,服务器里边你注意看她那个语言,就是当年共产党“扫地僧”出来打爆料革命、诋毁七哥那一套活是一样的。

而且今天我在这讲,我当着这个视频直播,Sara你听着,今天我就再次爆料,最早在战友里你亲口跟我说过一句话,你说你怀疑文贵先生的啪啪啪,郭三秒的视频就是真的,是不是你Sara?对吧,是不是你Sara说过这样的话?这就是Sara这个人。所以说我想说什么呢,一个人的本质和本性她是掩盖不住的,只是早漏或晚漏。我们是因为暴力革命,我们都不care,我知道她很low,就像我7号给她概括的无德、无脑、无才,这个人就是三无人员!OK,所以说只是你玩得太烂了,现在你去伤害那些战友,对不起了,老天都看着呢,你会遭到应有的报应和惩罚。路德先生回应两句吧,谢谢!路德先生,Sara很多事情其实是奔你来的,你只是并不知道,我只是没讲。

路德(01:08:22

对,你知道那个Sara当着我面一直都说,啊呀,路德我这个…..,意思就是绝对最挺我啊,就是要让我100%相信她,然后再跟我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这个一定是特务,那个一定是特务,说大卫是特务,老江是特务,然后你不要跟大卫做节目,她说大卫怎么怎么啊,老江也是一样,反正就是这种。现在我还没想到她原来在你面前是这样说我的,这些我们都不care,说白了,因为我们往前走,你看照样的该怎么滴怎么滴,是吧?

那时候战友之家你也知道我不跟他们联系了,因为我觉得这里面完全就是一个比文革还不如的一个地方,知道吧?我们这里做直播,做着做着Sara突然来一句,这个谁不能说话啊,谁少说点。你说这比共产党还共产党,说白了,就是这个意思啊。但是当时文贵先生对战友之家没有多的微辞,咱们就不去说,但是现在实际上她一直再搞一个类似于这种借着文贵先生、一会儿借着大卫,一会借着路德,然后在这里给自己说白了狐假虎威,找一个…..。然后呢实行那种洗脑的东西,实际上危害很大!

文贵先生也知道,我们在最后我们都没有说要对Sara怎么样,Sara还觉得我跟郭先生一起故意陷害她,胡扯,知道吧?当时我跟Sara说的,凤凰农场你别搞了,因为本身我也没参与,我当时是为她好,我说既然这么多人说你权力欲啊怎么怎么,她经常给我打电话就是哭啊,说啊,你看我多惨啊,无线网说我是江青啊,说我是什么权利欲啊。我说,如果这样你就别搞了嘛,你不搞了不就得了么。我说不搞也没说让你解散,她突然来个解散,除了解散,啥都不交接,啥都不那个!这在我们公司里头就相当于在公司里员工,做了一个副总或者一个销售部经理,最后走的时候摆烂么,是不是啊?什么都不交接,你肯定要交接,你不能说你没拿工资你就不交接,明白不?因为这是一个同盟组织,你肯定是要交接的,她不交接,然后就开始摆烂,然后慢慢的一点一点,到现在这个地步。当时她说得很清楚,绝对不会砸爆料革命,她不会跟咱们来那个什么,一直会挺郭,当时还做了一个直播她自己说的,是不是?

那就没问题啊,那就挺好的,因为之前你自己说这个,“极端挺郭”始作俑者就是Sara。大卫,你承不承认,是不是啊?从2018年开始极端挺郭就是她,“无脑挺郭”始作俑者也是Sara。你说是不是,大卫?

大卫(01:12:13

没错,我跟你这样讲,看一个人是不是可以信赖的人,很简单,就看在利益面前,就是两个人,利益来了,一堆金条摆在面前,咱俩咋分?你知道盗亦有道,黑帮也是这样的,看在利益面前的表现;还有一个最重要,看在危机面前,就说在压力面前,你说咱俩谈不拢,谈不拢也有谈不拢的,这个时候才恰恰看一个人的人品,谈不拢,互相敬一步,我们不共事,谈不拢不意味着互相捅刀子。

所以你看Sara在2018年我离开VOG的时候,我转身离开,我并没有揭露他,为了大局,无所谓了,我不跟你共事么。但是她反过来把我打成了什么变了声的,在她VOG做节目的是真大卫,出去现在在其它地方开频道的是个伪类,是假的。这种谎她都能撒,然后VOG里边把大卫设成关键词,现在VOG在这儿,包括康州的小帅,面具先生都能证实。我这人做人光明磊落,我三年四年我所有的跟七哥的私信我说过我可以公开拿出来晒出来,无所谓,因为什么?我没去做过什么,我留意七哥的话呀,截屏呀、录音呀,咱不干那些下三滥的事儿,我们灭共,只要奔这个目标干啥都行。咱们做人是这样的一个心里,坦荡嘛,无所谓,但是她呢把你设成屏蔽词,然后到后面发生的一系列,战友啊踢呀打压呀,踩死碾死。她曾经亲口跟我说过一句话,倘若共产党把我给拿下了,我绝对不会挣扎,因为我害怕,我绝对第1个投降,这是跟我说过的话。我当时想,你一个女人嘛很正常,对吧?但是呢,就是说在最后,在我离开VOG的时候,你用我的时候你恨不得天天管我叫爹叫爷,不停打电话,让我给出主意,路德先生是知道的。这是一件事情,她对你什么态度,你能看出这个人的品性、本性,对不对?我并没有伤害你,但你伤害我了,这是一个。

第二一个,她拿法治基金,拿七哥说的这种资源她当生意,你让法治基金最早4位董事,路德先生,你知道Sara跟我怎么说的吗?她让我死心塌地跟着,你好好做啊,我跟文贵先生说了,会推荐你,最早有4把椅子法治基金,我这给你留一个,这是跟我说的原话。Sara,你现在敢不敢跟我对质?就这么一个人。我听她这话的时候,说实话战友们,别说有1把椅子,10把椅子我都不要,我不配,我没有那个能力去做那个事儿,我自己知道几斤几两。何况当时的2018年、2019年我还跟我的工作,我的这个生意伙伴我还有很多这个生意上的事情,我没法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我不可能去惦记一个什么法律基金的董事,对不对?但是她能拿这个东西,变成一个筹码来跟你,这个给你画饼,这个就是一件事情,等等等等,包括后面他跟我多次对路得的这个就是路德有问题了,最近你要注意啊,路德有问题了。其实就是做这种人设,让什么呢,让她觉得她有资源,你看制造神秘感,然后呢,那个这个我现在我能掌控局面,你要听我的,你不要跟他瞎搞,你不要轻举妄动,就这些小儿科对我来说很low的。路德我说句心里话,咱们都在国内混过,对不对?我们混社会时候她在哪儿穿开裆裤呢,只是说拿你当战友了,我们有的时候怎么样,就跟你做面上过了,对不对?我不想去揭穿你,但是你现在做的事还是那句话,你现在伤害爆料革命,伤害战友,你让千千万万战友墙内被喝茶,你让这些战友的资料曝于危险之中,你做的这个事儿现在你是引起众怒了。对吧?咱们说的是这个,为真不破,对吧,路德?

路德(01:16:13)

现在其实她经常做这些,就是经常动不动“哎,郭先生对你有意见了,你这不提那个”,我就很奇怪,咱们什么时候没提过爆料革命,什么时候不提?她就说“哎,这个…..”,其实她都是一直故意在这设的那个,所以呢,在这里呢玩的啊这种剂量真的是…..。现在其实啊这个都是来回挑,来回挑啊。安红,你怎么看啊?

安红(01:16:43)

我記得因為我是後來才去法治基金的麼,我記得那時候開會上她也說過路德,說誰看路德社呀,沒時間看路德社。我記得那時候她,只是覺得是個玩笑話,現在看來恐怕不是玩笑話。我應該比較早的是在2018年的,我想應該是新生的時候六七月份、七八月份,甚至再稍微晚一點,那時候曾經有那麼兩三個戰友就是來跟我傾訴過,就是有加拿大的也有美國的,因為畢竟隔著時差麼,他就說因為Sara那個地方戰友之家裡那個經常是這個打擊異己,排斥異己,這個她當時有​​句口號,就是說只有文貴先生說的是對的,其他人都是錯的,那文貴先生也會有口誤的時候,萬一說錯了怎麼辦?那個意見不同就被踢走。對,而且踢的都是乾活的,幹事情的。其中有一位戰友,就憂鬱了好久,他後來一度有憂鬱症,這個情緒很糟糕,他無怨無悔來奉獻的,結果做了很多事情被一腳踢飛,那你想想最後就有點憂鬱症,憂鬱至少了挺長一段時間,那後來那時候聊開的時候,我也跟大衛先生特別像,我就覺得,畢竟那個VOG戰友之家是個挺大的平台,還沒有那麼多,那這個人的個性上呢可能…..。文貴先生也說過他們這個太小心眼,太爭強好勝,容不得這個不同意見,我說能…..,但是很多戰友是因為那時候就是因為這個聽到這個她這種做法、做派,人家就走了,然後又到了別的農場去幫忙。你像我們當時新生的時候也有一些戰友來幫忙,我就覺得….. 。唉呀,那時候就听一耳朵。我現在覺得心裡蠻慶幸,我那時候本來就是電腦和這些discord大白,我好不容易進了戰友之家,一直在那個新人培訓區,玩不轉裡頭到底怎麼回事。我記得我去過幾次,她當時給我發過語音就要求,哎呀,安好你來一塊來做節目,參加我們戰友之家,怎麼著怎麼著。後來進去以後呢,她當時24小時都是那個聊天室裡都有人,然後那個里面我就覺得有點烏煙瘴氣的,我就覺得唉呀,不像我想像那樣,那我還是踏踏實實做我們這邊的。那時候我就推脫了一下,我說我們這邊有時差,那個沒想考慮到這個,而且我真的不是特別會玩discord,所以相對而言畢竟就心存僥倖,覺得我在南半球離得還比較遠。後來咱們多少次連線對吧,比如說64連線,之前的那個母親節啊什麼的這些連線,也沒覺得她不太對,反正人前那畢竟她展示人前那個挺積極挺power那一面,所以就沒什麼覺得。但是有兩件事情,我想想應該三件事情吧,第1件就是說這個文貴母親往生的時候,她說的她做了個小視頻,她說的那段話,我覺得那段話就怎麼都我都不可以理解,是從Sara嘴裡說出來的,就是當時我想很多戰友看著有問題,大家知道我說的是什麼。對吧?我就覺得,怎麼說話都不應該這麼說話。第2件事情也是因為是我想是什麼事情,這個這個,就是她到了大使館,她後來醉醺醺的那一次。我覺得如果是那種狀態你就不要做視頻了,她當時這個戰服這晃晃晃。唉呀,我當時覺得也可能我自己也是個女性,我要是醉成那樣子,我就擺脫,我就不去上視頻了。結果這個似醉非醉半醒非醒,然後做那個視頻,唉呀,我也勉勉強強看看,還是覺得好難受。第3個事情就是說這個,我那天其實已經吐槽了,我們澳洲戰友平時不是特別多,當時男女號大大小小拉了個單子60件還是50套戰服,七八次貨退來退去就不知道在哪,那時候頻繁的跟那個是不是就是那個公司打交道,最後才知道那個貨到了澳洲又退回去,到了澳洲退回去,最後我們終於收到的時候就20件戰服,而且那個沒分男女號,就是那麼一個中號,一個大號就沒有了。我當時其實一直想能不能跟Sara再….. ,我就一直好久,因為戰友們都沒拿齊麼,我就特別想給Sara發個信息如果那個戰裝有富裕的話,能不能再給我們澳洲寄一批。我也知道那個郵費挺貴的,我也知道挺不容易的,她負責全世界那個戰服投遞,可能真的不容易。好多澳洲戰友再提。等到事後後來聽文貴先生說她那邊至少還有1000件戰裝的時候,我真的是心裡覺得太替這些戰友這個抱不平,我覺得太難受了。我們這邊能體諒她,盡可能都不去騷擾她,都能不添麻煩不添麻煩,但是就這件事情弄得我也好尷尬,我覺得呀,1000多件戰裝,我們最後都沒有,知道嗎?很多戰友就是哪怕想留一件,你知道我當時有兩位,一位大哥,一位大姐,我幫他們捐款,每個人都捐了1000刀,那位大姐是每個月加200,一直在捐,就跟我說小愛能不能這個弄一套戰裝,我想完全合格,我手裡都沒有。唉喲,就覺得特別特別難受,就是她拿我們戰友當什麼了!而且我是聽完完整地聽完這個我說的那個2月7號這個。好的,路德。

路德(01:21:41)

這個,很多人說我們為什麼要討論Sara這個,首先我要告訴大家,這個很重要。你像這個閆博士當時啊,如果這個西斯啊,如果不揭露的話,她當時就是聯繫西斯了,有119這個事嗎?那肯定的,第一時間可能就被賣了,知道吧?這就是一個概念,這是第1。你像那我們來聯繫路德社,閆博士現在好好的,是不是啊?這就是一點一點我們叫日拱一卒一點。那Sara當時也針對我,但我們做事就是日拱一卒,一天一天用行動來驗證一切,知道吧,所以這個就是說我們…..。你像川普總統身邊都有…..,你像巴爾到最後暴露的,那川普總統、班農都對巴爾多信任,大家知道嗎,因為文貴先生在去年幾月份的時候就說,啊,我們跟巴爾,班農跟巴爾正在商量這些對中共的各種行政命令呢。巴爾當時都是很支持的,沒想到到最後你看…..。納瓦羅直接說了,不是我們說的,所以很多事情這是戰爭,知道嗎,Sara的這種事你就知道啊,就是他的中共就是轉守為攻。

大家看啊,今天晚上我們做節目將會來談,是不是中共這個,這個轉守為攻啊,現在全面的啊,要來圍剿咱們,這絕對的啊,告訴大家啊。這個事情不是大家想像的這麼簡單,戰場上,你以為啊,光享受著大家這個千呼萬喚那種感覺,隨時一樣的,就會斃命的。你身邊的每一個人說不定啊像Sara這種,她的暴露,她的曝光,主要的目的就是什麼,目的就是在之前就收集大家…..,現在其實就驗證了,不斷地來回挑,是不是?到後期你知道她怎麼挑嗎?因為她挑我和文貴先生,挑不動,挑了可以說挑了兩年多幾年,到後期她換策略了,知道吧啊?他就整個戰友之家直接就把我抬起來,哎,我們只聽路德節目,我們只聽…..。這個又是另外一個跳的方式,知道吧?所以當時文清發文說啊,我們只聽路德和Sara的,她是另外一種挑的方法,知道吧,她就換挑方法。然後在鳳凰農場,鳳凰城那裡說啊所有人天天就只聽路德節目啊,吃飯也必須得看,就把這個東西傳到文貴先生那裡,知道吧?讓別人覺得好像我跟她是一起的,所有的東西包括推特上,你看很多人也在這發推說什麼啊,什麼我是背後什麼什麼,說什麼搞什麼口罩廠。首先第一啊,口罩廠不是Sara的這個核心的問題,核心的問題是別的, 知道嗎?第二農場當時就是要建立這個叫生態圈,是不是啊,當時你記不記得,安紅咱們直播的時候,你農場就是要讓自己各自能夠存活,你能發展自己的項目,這多好,是不是,是站在這個前提條件下。現在一個個說什麼農場是我策劃什麼,首先第一啊,這個東西如果要能搞成,當然好,我絕對支持,如果說哪個地方如果是不是啊,能搞成自己每個農場能有自己的項目,能運轉,那個肯定是好事啊,是不是?但是這個資金怎麼來,所有的東西是不是規則沒有定,未來按照規則走,這是很關鍵的。但核心的問題不是這個,核心的問題是什麼?你不交接,說白了你在這裡擺爛,然後最後反過來做這些事情,你說是不是啊?所以這是最核心的!但是你看著推特上就很多人來攻擊啊,這個一系列又開始了。所以她的這種做法,就是一系列的這種做法是典型的,我們現在往回看,她是就是應該是這種國安的,就國寶的一系列的整套的運作方式啊,現在慢慢的,基本上看清楚了。

之前咱們也不是說隨隨便便,如果說Sara第1天我們就路德馬上就做節目說把她打成特務,就跟Sara一樣,啊安紅你不在VOG了,大衛不在VOG了,第2天大衛就是特務,就開始…..。我們從來不這樣做,都是一點一點一點一點,那十幾天的,幾十天,一個多月了,是不是?那文貴先生也沒有說一開始就對她Sara說什麼,這不是她一點點,天天啊,那所有的事情都她做的事,逐步地驗證她所有的這些東西啊,他是有目的有策劃的,這就基本上我們才開始來說這些事情。而說這個事的主要目的,不是說我們有多好啊,我們有多偉大,只是讓更多人不要被騙,為什麼呢?就像那個西斯一樣的,如果不揭露出來,那閆博士可能當時就聯繫西斯去了,是不是,西斯這個電話可以做節目都可以去打嘛,是不是啊?就打完了估計也沒啥效果,這是第一;第二條可能隨時就被滅了,閆博士在香港,是吧?這是我們為什麼要站出來,要做這個事情。那包括納瓦羅也要揭露巴爾,那納瓦羅這行為是不是也是文革?那不對,那就告訴大家,這裡面是有問題的,這個問題是大家要看到的,未來在這個過程中會出現一系列這樣的。戰場上很正常啊,你身邊的人一看原來是別人的特務,對方潛伏進來的,所以中共啊,就是在這裡頭搞事策劃這一系列,擾亂咱們的軍心,擾亂咱們的這個啊這個打心理戰,這是中共的強項,但是沒事,這更表明了咱們的強大啊。這個墨博士。

墨博士(01:28:11)

據我所知,當時我跟Sara基本上沒有接觸,但是我知道好像我們去年在這個病毒閆博士爆出來以後還有我那時候說羥氯喹以後好像群裡很多的這個打壓和不信任的聲音,可能當時我記得,路德先生也是承受了巨大的壓力,這個事情可能好像也是來自於Sara那邊的。所以說這個事情說明我們整個報了革命中,仍然在組織結構和形式中有很強的中共的特色,這也是給我們一次警鐘。我們過於的對人不對事的一些作風讓這些人有了可乘之機,那麼現在這個事情暴露出來,其製,要有一個去中共化的機制,要像美國一樣,即使總統出錯也有人能指出和糾正,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制。這一次真的是給我們一個深刻的教訓我們在滅共的同時仍然要在自己身體中去中共的毒。好的,路德。

路德(01:29:26)

這個大衛先生最後再分享一下,我們慢慢地說。

大衛(01:29:29)

非常感謝路德先生,安紅女士還有博士們對我的這個評價。我覺得路德先生這點說得特別好,我們不是製造爆料革命的麻煩,但是爆料革命就像七哥說的,共產黨給我們製造的這種愚民之術,讓我們黑白不分、善惡不辨,很多事情是原則性的,真就是真、假就是假,對吧,善就是善,惡就是惡,中間沒有一個模棱兩可的中間地帶。爆料革命更是這樣,不能去,你去首鼠兩端,是吧,然後呢這個我們在Sara這個問題上不是說我們去打她Sara一個個人,Sara現在的言論,她的出手和她現在後面這個團隊已經完全跟共產黨站在一起了,對吧,而且配合現在的社交媒體、推特,蓋特等等整個社交媒體,油管呢,一伙的來,打病毒、打閆博士、路德社、然後爆料革命平台、G系列,如果G系列、爆料革命沒讓共產黨害怕,沒讓共產黨疼,他至於這麼折騰嗎,戰友們就反問一下,至於花費這麼大的精力,這麼些人來跑到這裡面去混淆視聽嗎?所以說這個本身就是第一輪較量裡邊。過去的這4年爆料革命起到什麼作用,這些都是佐證。那麼現在越是到這個時候,我們戰友不能心就亂了,對吧,共產黨欺負你,你能忍,你能認,是不是?然後爆料革命裡邊真相爆出來了,你不敢接受,你不敢面對,那是你脆弱,對吧,那是你沒有心理準備,你善惡不辨,你有這個本事你跟中共去要去,討真相去,海航投了多少錢,對吧,海航在海外的公司裡註冊轉移了多少錢,對吧,海航破產了那麼多人,你不敢要真相,突然在服務器裡冒出來的,他要真相,他要退款的,哪一個退款聯盟委員會沒接受啊,對吧,按照法律七哥直播也說得很清楚,對吧,該報SEC,該籤的字,款怎麼給你,股票怎麼取消,所以說一切按照流程。

但是突然蹦出來,跟Sara現在抱在一起的,這是一個敵我的問題,是誰是黑、誰是白、誰善、誰惡的問題,所以戰友們一定要在這個問題上不能混淆,不能軟弱,尤其是不能在這個時候,這個哭哭啼啼喊疼,像七哥說喊疼,反擊呢,對吧,打回去!這是咱們爆料革命要的!為真不破,再次感謝這個路德先生,還有這個安紅女士,還有這個博士,還有咱們這個戰友,一路以來的支持,所以我覺得在這個時候我們更加團結,爆料革命這個平台裡面,更要展現出我們唯真不破,堅持正道主義的這種精神來,共產黨你這下三濫的招對我們不好使。越是這樣,我們各農場越強大,越把G系列做好,對吧?咱就跟他較上勁,就跟他較量一番,對不對路德先生?謝謝。

路德(01:32:23)好,這個謝謝啊大衛,謝謝安紅女士,謝謝墨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今天咱們節目就到此結束。謝謝,再見,別忘了點贊分享,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