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二

撰稿:法國巴黎七星農場;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路德社自2/9/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嘉賓閆博士):川普彈劾案參議院通過不違憲投票;美國蓬佩澳以及白宮對中共聯合世衛的溯源報告紛紛否定意味著什麼?軍事科學院出版的教材揭露起開始探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這本書,而這本書可以說是中共關於基因武器的最權威的理論基礎,截止本稿發稿前路德社已經連續在2/10/2021路德時評(路安墨談):2/10/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拜登和習近平最快今晚通電話會勾兌哪些?繼續深入挖中共軍事科學院教材的內容揭示眾多真相(第三期);作了三期解讀,什麼是基因武器?到底哪些人參與了編制這本書,在這本書裡到底談了哪些關於基因武器的問題,本系列將根據路德社的解讀和《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書中的內容進行詳細解讀。

以下為《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的第二部分,在這一部分裡我們從《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第9頁重要文字摘錄和照片說起——

1、胡錦濤指示:[“人類傳染病史告訴我們,任何重大的傳染病,都不會在一閃發作後就銷聲匿跡”]摘自胡錦濤在全國防治非典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03年7月28日)。

請注意非典作為第一次生化武器實戰的收尾階段時任中共党和國家領導人的胡錦濤既是這場生物戰爭的指揮者也是這場生物戰爭的見證者,胡對於非自然起源的非典的“預測”其實應該更多的是在展望和規劃下一次如何再次實施這種生化武器戰爭。

2、習近平在2014年5月4日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的講話:[“我們要虛心學習借鑒人類社會創造的一切文明,但我們不能數典忘祖,不能照抄照搬別國的發展模式,也絕不會接受任何外國頤指氣使的說教”]。

翻譯過來就是在生化武器方面我們要發揚能偷就偷能騙就騙的無底線下作招數,掌握一切生化武器的最新技術,在發展生化武器和實施生化武器戰爭方面不要顧忌任何國際法和國際準則更不要受任何倫理道德的制約。

3、習近平在2014年10月30日古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摘錄:[“當前國內外形勢發生深刻複雜變化。。。。。。要把戰鬥力標準在全軍牢固立起來,把戰鬥力標準作為軍隊建設唯一的根本的標準,聚焦能打仗、打勝仗……]。

潛臺詞依然是戰鬥力是唯一根本標準,此外的國際法準則、倫理道德都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4、世界衛生組織(WHO):2007年世界衛生報告:構建安全未來——21世紀全球公共衛生安全(中文)[“作為一種新的、致死性以及真實知之甚少的疾病,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非典)引發的一定程度的公共焦慮事實上造成向疫區的交通終止而且在整個區域內造成了數十億美元的經濟損失。該病挑戰了對新發疾病和易流行疾病相關風險的公共和政治理解,並且將公共衛生整體水準提高到一個新高度。並非所有國家都感覺到了未來生物恐怖主義的威脅,但是所有國家都關心類似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的疾病的來臨。”]

2007年時任世界衛生組織的總幹事是陳馮富珍,世界衛生組織的這一段話開宗的挑明瞭非典引發的未來生物恐怖主義的威脅,而陳馮富珍的國際共產主義組織成員身份使她和她的繼任者譚德塞共同致力於幹死美國的極端目標,關於陳馮富珍和譚德塞的身份郭文貴先生是這樣論述的——[大家要搞明白一個概念啊,大家很多戰友不瞭解,什麼叫P3、P4實驗室?就是世界WHO認可的,官方認可並且你要接受WHO監督,你的領導機構就是WHO,監督某個地區的傳染病和流行病或者整個生物發展平衡,或者防止生化武器的,這是一個世界聯合國的官方機構。它的爹、它的祖宗、它的老闆、上管機構就叫WHO。WHO原來叫什麼?陳馮富珍當老大,後來交給了今天的譚書記譚德賽。譚德賽千萬別忘了,這倆人千萬別忘了啊,譚德賽、陳馮富珍,包括香港今天的P3實驗室,Dr. Peng還有Marik等4人,全部是國際共產聯盟的中心會員。這些共產主義聯盟只有一個敵人,美利堅合眾國,或者說白人!這幾個香港實驗室的老大、老二、老三全來自哪裡?Sri Lanka斯里蘭卡,全是共產主義絕對的極端主義者。他們只有一個目標、幹掉美國,幹掉白人!](據202052日郭先生GTV直播爆料香港P3實驗室

5、Holmes KV.SARS-associated coronavirus.N Eng J Med.2003 May 15; 348(20):1948-1951.——[“因此,SARS(非典)冠狀病毒既不是任何已知冠狀病毒的突變體也不是重組體。它是一種既往未知的冠狀病毒,可能來自非人類宿主,並以某種方式獲得了感染人類的能力。”]

這一段引論算是對編者關於冠狀病毒定性的佐證。

6、Michael Ainscough, Next Generation Bioweapons: Genetic Engineering and Biowarfare(April 2002).(注:此檔約在2012年12月28日解密)——[“5)跨宿主(交換)的疾病:如前所述,絕大多數的病毒不會引起疾病。在自然界中,動物病毒的明確(完全適應)宿主範圍往往窄……動物病毒往往有一種自然的動物貯存宿主,並在該區域內居住,導致很少或根本沒有危害……當這些病毒“跨物種”,它們有時可能會導致嚴重的疾病。這些例子說明,處置的傳染因數可以自然地(naturally)改造成具有非常強毒的生物體。當這一切自然地(naturally)發生,結果出現一種新的疾病。如果是由人引起的,它將為生物恐怖主義。在有能力、決心和資金幫助生物恐怖分子的實驗室,一種動物病毒可能是由基因發行和專門開發製成,並感染人群。新出現的這些疾病,可能為生物戰或恐怖主義應用嚴重的出人意料之後果。]

關於這一點,最佳證據就是中共在全世界幫助恐怖主義國家建造的P3實驗室——[但我要告訴你,共產黨自己在作死。此時此刻全人類受到共產黨最大威脅的,不是我、不是你,不是你我他。我郭文貴現在一舉手:我不爆料啦。然後共產黨可以給我幾千億美元還回來,還要啥給啥,每天都想跟我做交易,我真的可以安全的消失生活去,戰友們也不會受到什麼太大了不起的傷害,我們都在國外啦,但是國內肯定水深火熱。可是共產黨要綁架的14億中國戰車,它可真不(僅僅)是綁架了14億人。它在過去這不到6個月的時間內,它在伊朗正在建設一個已經即將建成的P3實驗室,跟香港實驗室是一個級別的;正在幫埃及建設P3實驗室;正在幫忙中東的某個國家,地下室已經挖了300多米、初具規模;巴基斯坦是3年前我向美國政府報告的,我說共產黨給他們承諾的有生化武器基地。昨天報紙已經爆出來了,你們已經看到了啊——巴基斯坦,北朝鮮也正在建設中。大概有5個國家是共產黨…你看啊,伊朗、埃及、中東的某個獨裁國家我不說了,因為這都是我哥們,巴基斯坦,你看有一個像樣的一個政權的國家嗎?

這些國家要了生化武器,請戰友們你們想想,你不知道這有多大的事。他這幾個國家要了生化武器,他去幹誰去?誰它都不幹,就兩個目標,第一都是美國。這5個國家幹的都是美國,只要你不聽我話、只要你惹我,老子就往你家放毒去。這個是最簡單的成本、殺傷力最強,而且最不可控對吧。第二個幹誰去?幹猶太人。所有中東這個伊朗和中東這個國家、包括埃及,它幹誰去呀?包括巴基斯坦都是穆斯林國家,幹誰去呀?幹你以色列。全人類沒有記住,記住我郭文貴今天在韓國站,在我們朴昌海先生、咱們韓國戰友面前說的話,整個美國和以色列和猶太人將面臨著一個最根本的選擇。他根本不用聽我們爆不爆料革命,一、等待死亡,被共產黨的所有生化基地一次又一次的生化襲擊,被它們給滅了;第二、他們把共產黨給滅了,把這個獨裁系統給滅了。沒有第三個選擇。](據2020730日郭先生GTV連線朴昌海先生及韓國戰友團

7、本書第七章《非典病毒的逆向進化及其非自然起源》:[“究其緣由,不言而喻,因為SARS-CoV為非自然起源,是人為所致;由此可見,SARS-CoV的出現之本身,在人類微生物學、傳染病學和流行病學,甚至生物學發展史上具里程碑意義:這是地球上第一個非自然起源(經基因改造和動物群體性適應試驗製成的人工)生物新品種!我們首次探察到這類生物新品種產生並進入自然界和人類後所經歷的進化和逆向進化之歷程!其後果可能將遠遠超出一種新發傳染病所帶來的影響,而對生物學、醫學、生態學等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甚至國際其他領域產生巨大衝擊!”] 這一段再一次清晰地對2003年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及進化方式進行了定義。

續上篇——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一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2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