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被封鎖前後顯現的價值與問題

作者|YMO

2月8日前,美國語音社群軟體Clubhouse由於尚未遭到中共當局言論審查,因此吸引了大批牆內用戶加入,平台也湧現大量關於人權、國家認同和其他敏感議題的討論。而在2月8日大約晚上7點中共出手封鎖,牆內民眾需要翻越網絡防火牆才能使用。

而在Clubhouse被封鎖後,阿里巴巴計劃於農曆新年前推出語音社交應用MeetClub,該應用與Clubhouse相似,同樣有邀請入口以及創建房間功能,都可以選擇角色(例如:管理員、聽眾以及特邀嘉賓),也可以舉手申請發言或提問。另外,房間可以選擇為公開或私聊。從UI設計來看,MeetClub與Clubhouse的極高相似度讓人不得不懷疑其背後目的。

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和羅賓漢首席執行官弗拉德·特內夫在該平台上進行了令人驚訝的討論後,於2020年初推出的Clubhouse見證了用戶數量的爆炸性增長。當然,Clubhouse背後有著那些大家所顧慮的地方,比如資本流向以及技術安全。但它也擁有在當下這個社會中所能閃光的價值,那就是這個以聽覺、聲音主導的社交方式。

雖然大多數的外界信息是經由視覺獲得的,但就筆者個人來說對於視覺的東西並不感興趣。就像台灣校園民歌運動前後的發展一樣,之前的年輕人借美軍電台來跳脫戒嚴束縛,聽到自由的聲音,其中包括當時的西洋流行樂。而後來在民歌運動中大家唱自己的歌,中廣陶曉清陶姐的節目中另開了一個“中西民歌”時段,來介紹年輕人自己創作的歌謠,現在來看成為很重要的一個平台。

視覺雖然能很有效地接收信息,但如果大腦思考的深度跟不上信息接收速度的話,只會讓你感到目不暇接,最後被完全誤導,就像官媒上的各式照片以及視頻中的各種大廣角鏡頭一樣,真相通通被埋在了深處。但在屏蔽視覺、只靠聽覺的狀況下,你必須通過更有深度的思考來填補視覺的空位,這樣離真相當然就更近了。 Clubhouse以及現在台灣很多音樂人開通的個人Podcast其實就是聽覺、聲音、電台這些關鍵詞的現代化演繹。

就是因為這其中傳遞的真相以及每一個個體所做出的思考,所以中共出手封鎖也在意料之中。而中共的反製手段向來不只是封殺這單一層面,畢竟不山寨出新的傀儡來頂替也無法向民眾交代。封殺谷歌之後有了百度,封殺推特、臉書之後給你一個新浪微博。阿里巴巴這麼快推出MeetClub明顯就是維穩需要,快速填補空缺,不讓大多數人知道這回事,所以沒時間搞自己的UI設計。當然Clubhouse也有可能很早就被盯上了,只是因為這個時間段出現了這些議題才選擇出手,至於MeetClub的設計那隻能歸結為極權體制對創造力的扼殺了。

而就像前文提到的那樣,技術安全對於Clubhouse來說是一大問題。它的應用程序基於Agora進行構建,而Agora作為一家總部位於上海的公司,所有用戶的個人信息就會受到中共國法律的“合法招待“。這就是一個簡單的九層妖塔,在躲過了封鎖,識別了MeetClub的虛偽之後,你的個人信息還是會被中共所掌控。本來多麼好的一種方式,最後你得到的結果卻還是刑事指控,甚至人間蒸發。

與其四處滅火徒勞無功,還不如去一舉抓住縱火的人。只要中共還存在世上一天,無論再好的創意都會被它收為己用為非作歹,而消滅了中共現在社會上的許多問題都會迎刃而解,創造力、生命力也會得以回歸。屆時像聲音所能帶來的價值就可以真正影響整個社會,傳播給不明真相的人們。

(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參考鏈接:

Clubhouse users could face arrest under Chinese law
Chinese users flock to US chat app Clubhouse, evading censors
【商業熱話】Clubhouse內地被牆後,阿里計劃於農曆新年推meetclub

責任編輯|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錦
編輯/校對|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孫行者
發布|台灣寶島農場: Cute panda、wenwu

+4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