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拒絕向世衛組織提供早期中共病毒病例的原始數據

  • 編輯:Victor Torres
  • 發稿:Ranting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2月13日電/西喜社——據《華爾街日報》2月12日報道,據世衛組織調查人員介紹,中共國當局拒絕向世界衛生組織調查人員提供有關早期中共病毒病例的原始、個性化數據,這些數據可以幫助他們確定中共病毒如何以及何時開始在中國傳播,他們描述了關於缺乏細節的激烈交流。

中共國當局拒絕了提供174例病例的此類數據請求,這些病例是他們從2019年12月在中國武漢市爆發的早期階段確定的。這些調查人員是世衛組織團隊的壹部分,該團隊本周在中國完成了為期壹個月的任務,旨在確定疫情的起源。

世衛組織團隊成員表示,中共國官員和科學家提供了自己對病例數據的大量總結和分析。他們還提供了在武漢疫情被發現前幾個月通過病歷進行回顧性搜索的匯總數據和分析,稱沒有發現病毒的證據。

但世衛組織團隊未獲準查看這些回顧性研究的原始基礎數據,而這些數據可以讓他們自己分析病毒在中國開始傳播的時間有多早、範圍有多廣。團隊成員說,成員國通常會提供這樣的數據—匿名,但分類,以便調查人員可以看到每個病例的所有其他相關細節—作為世衛組織調查的壹部分。

“他們向我們展示了幾個例子,但這並不等於做所有的例子,這是標準的流行病學調查,”世界衛生組織團隊中的澳大利亞微生物學家多米尼克-德懷爾說。”所以,妳知道,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對這些數據的解釋就變得更加有限了,盡管對方可能會認為這是相當不錯的。”

中共國國家衛生委員會和外交部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中共國不願意提供這些數據,使許多外國政府和科學家更加擔心中共國在尋找疫情起源的過程中缺乏透明度。美國國務院本周表示,希望看到世衛組織調查的基礎數據。

世衛組織的調查探究了中共病毒是否在2019年12月初之前在中國傳播,當時中共國當局表示,第壹個出現中共病毒癥狀的患者被報告。更早地發現這種疾病可能會在它爆發成世界範圍的大流行之前阻止它的傳播,到目前為止,這種疾病已經造成230多萬人死亡。

據《華爾街日報》周三報道,據世衛組織調查人員稱,在武漢疫情被發現前的兩個月裏,華中地區約有90名醫院患者出現類似中共病毒癥狀。

中共國當局在壹年多後對該群體進行了抗體檢測,當時抗體可能已經消退到無法檢測的水平。所有的結果都是陰性。失去的時間讓研究人員無法說清這些患者是否可能是中共病毒病例,還是患有類似的呼吸道疾病。

世衛組織無權強迫成員國政府—它們選舉領導人並為聯合國機構的預算提供資金—向其提供數據。這使得它不得不依靠中共國的合作來幫助世衛組織尋找疫情的來源。

德懷爾博士說,中共國當局拒絕提供174例早期中共病毒病例以及2019年12月前幾個月肺炎患者等潛在的早期病例的原始、個性化數據,導致世衛組織團隊與中共國同行在考察期間進行了激烈的討論。

“有時候情緒真的很激動,”世衛組織調查人員中的丹麥流行病學家西婭·菲舍(Thea Fischer)周二說。”我是壹名科學家,我相信數據。我相信基於數據的記錄證據,我不只是相信任何人告訴我的東西。”

菲舍博士說,她沒有看到武漢提供的數據有任何不壹致的地方,但在沒有看到原始數據的情況下,無法進行更深入的分析。她說,其他大多數國家都會提供這種數據。

德懷爾博士說,在世衛組織團隊本周離開武漢時,還沒有就中共國提供原始數據達成協議。

荷蘭病毒學家馬裏恩·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也是該團隊的成員,她說,該團隊的中共國同行做了大量工作,涉及到來自幾個機構的數百名調查人員。她說,團隊的時間有限,以後可以嘗試獲取此類信息。

“在這些情況下,妳試圖做的是妳做出假設,每個人都在真誠地運作,”哥倫比亞大學流行病學教授伊恩-利普金說,他不是世衛組織團隊的成員。”妳不想關閉未來對可能是關鍵的信息的訪問。”

世衛組織團隊的負責人彼得-本-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周二表示,該病毒很可能是從動物身上傳播給人的,而不是從實驗室事故中傳播的,並且可能是通過冷凍食品從中國境外傳入的。

北京—它曾多次表示,病毒來自中國境外,很可能是通過進口冷凍食品—對調查結果表示歡迎,並呼籲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邀請世衛組織進行類似調查。

但美國表示,它沒有看到其他來源,並呼籲中共國提高透明度。

中共國國家衛健委中共病毒專家組組長梁萬年周二表示,中共國當局已經對血液樣本進行了抗體檢測,並檢查了233家醫院和診所的醫療記錄,但沒有發現2019年12月初之前病毒在武漢周邊傳播的證據。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說,聯合國機構沒有排除任何假設。”我想澄清的是,所有的假設都仍然是開放的,需要進壹步研究,”他在周四與外交官的會議上說。

他周五表示,考察團的調查結果摘要報告將有望在下周公布,未來幾周將有壹份完整的報告。

世衛組織團隊成員表示,他們仍在尋求獲得中國其他潛在的信息來源,包括血庫和呼吸道疾病患者的存儲樣本,這可能會揭示病毒是否在2019年12月之前傳播。

庫普曼斯(Koopmans)博士說,他們曾尋求中國中部的廢水樣本,以檢查是否可以從2019年底的汙水中檢測到病毒,但被告知這些樣本在壹個月後已按照標準政策被丟棄。

德懷爾博士說,中共國當局提供了2019年12月之前的流感監測數據,但只有壹家兒童醫院和壹家綜合醫院的數據。當局告訴世衛組織團隊,其醫院壹般不存儲呼吸道疾病患者的物理樣本。

“他們說他們被銷毀了,等等。妳知道,我想壹個人在表面上接受這些,”德懷爾博士說。

他說,中共國當局最初告訴團隊,除了在某些特定的法律情況下,他們不能對血庫中的樣本進行追溯測試—這是許多國家的共同政策。

“這並不妨礙人們通過適當的倫理和監管機構提出申請,進行這樣的研究,因為這顯然是針對壹種具有公共衛生重要性的疾病,”德懷爾博士說。”我不知道這樣做的政治或法律壓力是什麽。但我認為這是應該做的事情。”

他和費舍博士說,武漢壹家血庫最終同意加入未來的壹項研究,尋找健康捐獻者代表群體的樣本中的抗體,比如其他許多國家已經開展的研究。

“如果妳真的想看看病毒在人群中開始循環的時間有多早,妳必須系統地、結構性地工作,例如看壹段時間內有代表性的選擇人群的血清研究、血液研究,”費舍博士說。

“在第壹例臨床嚴重病例為人所知之前,病毒肯定已經在人群中流傳,”她說。”有很多壓力的假說病毒是在武漢這裏開始的,世界各地都有零星病例的記錄,但到目前為止,我認為我從世界其他地方看到的科學證據還不能以任何方式(與武漢)相提並論。”

新聞來源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