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郵報》出報道替閆麗夢博士說話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所未聞

圖片來源:NFSC

據《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post.com)2月12日報道,病毒學家閆麗夢博士在9月發表了壹篇爆炸性的論文,揭露中共國在研究實驗室裏制造了致命的冠狀病毒之際,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和其他美國壹流大學的科學家們以罕見的速度行動起來。美國科學家們得出結論,這篇論文漏洞百出。而且在閆博士發布該論文10天後,專門為審核與SARS-CoV-2相關說法而設立的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的壹份新的在線期刊稱,閆博士的說法 “毫無根據,也沒有數據支持”。

但是,在壹個任何人都可以通過點擊幾下在網上發布任何東西的時代,這種回應並沒有足夠快地阻止閆博士的爭議曝料大量傳播,迅速地在社交媒體和福克斯新聞上達到數百萬的觀眾。根據虛假信息專家的說法,這是壹個新狀況,其凸顯了為促進科學解釋而建立的系統如何被用來傳播與科學共識嚴重不符的政治性主張。

9月14日,閆博士的論文在沒有經過任何審查的情況下被發布到科研庫Zenodo上。根據哈佛大學研究媒體操縱的研究人員周五發表的壹份報告稱,在共和黨戰略家史蒂文·班農(Stephen K. Bannon)等保守派影響者在”戰鬥室:大流行病”在線節目中反復推送幫助下,閆博士的論文在Twitter,YouTube和極右翼網站上爆炸開來。10月8日,閆博士擴展了她的說法,明確指責中共國政府將冠狀病毒開發為 “生物武器”。

在線研究資料庫已成為揭示和辯論該流行病的重要論壇。它們的建立是為了更靈活地推動科學發展,它們壹直站在報告有關面罩、疫苗、新的CCP病毒變種等發現的最前沿。但這些網站缺乏傳統的,同時也是遲緩的同行評議的科學期刊所固有的保護措施,在那裏,文章只有在經過其他科學家的評議後才會發表。研究表明,張貼在在線網站上的論文也可能被劫持以助長陰謀論。

根據哈佛大學虛假信息研究人員的說法,盡管有幾項引起軒然科學批評和對其所謂的缺陷的廣泛新聞報道,閆博士在Zenodo網站上的論文現在已經被瀏覽了100多萬次,使其可能成為關於冠狀病毒大流行起源最廣泛閱讀的研究。他們得出的結論是,在線科學網站很容易受到他們所謂的 “隱蔽的科學 “的影響,試圖給可疑的成果 “披上科學合法性的外衣”。”在意識到這個平臺被濫用程度方面,他們滯後了很多年,”制作該報告的哈佛肯尼迪學院肖倫斯坦媒體、政治和公共政策中心的研究主任瓊·多諾萬(Joan Donovan)說,”在這壹點上,壹切開放的東西都會被利用。”

此前在香港大學做博士後,但4月逃往美國的閆博士在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時也認為,在線科學網站很容易被濫用,但她不認為她的情況屬於這種情形。閆博士說,她是壹個持不同政見者,試圖向世界發出警告,即中共國在制造冠狀病毒中扮演的角色。她使用了Zenodo網站,它能夠不受限制地即時發布信息,因為她擔心中共國政府會阻撓她的論文的出版。她認為,她的學術批評者將被證明是錯誤的。”他們都不能根據真正的、確鑿的、科學的證據來反駁。”閆博士說,”他們只能攻擊我。”

Zenodo網站承認,這場風波促使其進行了改革,包括在《華盛頓郵報》詢問Zenodo是否會刪除它後,周四在閆博士論文上方貼註標簽,稱 “註意:潛在的誤導性內容 “。該網站還在顯著位置設置了喬治城大學病毒學家和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的批評性鏈接。”我們對虛假信息真的很重視,所以這是我們想要解決的問題,” Zenodo是由歐洲核研究組織作為壹個通用科學網站來運營的,該組織發言人阿奈斯·拉薩特(Anais Rassat)說, “我們不認為下架這個報告是最好的解決方案。我們希望它能留下來,並說明為什麼專家認為它是錯誤的。”

但主流研究人員看到閆博士的論點在互聯網上傳播的速度遠遠超過了他們反駁的速度,他們對這壹經歷感到不安–他們新近相信,傳播虛假信息的能力遠遠超出了大名鼎鼎的社交媒體網站。任何沒有強大和潛在昂貴的保障措施的在線平臺都同樣脆弱。”這與我們關於Facebook和Twitter的辯論類似。即我們在多大程度上創造了壹個加速虛假信息的工具,而妳又在多大程度上對此做出了貢獻?”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的在線期刊《中共病毒快速評論》的主編斯斯蒂法諾·貝爾托齊(Stefano M. Bertozzi)說道。該期刊對閆博士的觀點提出了質疑。貝托齊還說:”大多數科學家沒有興趣在網絡空間裏搞壹場徒勞無益的比賽”。

十多年來,在線科學網站壹直在增長,成為眾多學術領域提出和審查觀點的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但由於迫切需要傳播關於致命流行病的新發現,它們的增長勢頭迅猛。其中壹些最著名的網站,如medRvix和bioRvix,擁有快速評估系統,旨在避免發表沒有通過科學可信度初步測試的作品。medRxiv和bioRxiv的聯合創始人理查德·塞維爾(Richard Sever)表示,他們還拒絕接受只評論他人工作的論文,或者未經同行評審就發布重大聲明的論文。”我們希望創造壹個足夠高的門檻,讓人們不得不做壹些研究,”塞維爾說,”我們不想成為壹個有壹大堆陰謀論的地方”。

在線出版網站通常被稱為 “預印本服務器”,因為許多研究人員將其作為傳統的同行評審的第壹步,使作者有辦法在更全面分析開始之前,將其成果公開,並有可能被新聞報道。預印本服務器的倡導者宣揚他們能夠為重要發現創造早期可見性,並引發有益的辯論。他們指出,在傳統的同行評審歷程中,也有其偶爾會發表壹些騙局和糟糕的科學的歷史。”非常有趣的是,即使從整體上看,期刊在防止虛假信息流出方面做得並不好,大家卻在擔心預印本的問題。”塞維爾說道。不過,他和其他支持者都承認風險。

當科學家們唇槍舌劍,非科學家們也會掃描預印本服務器,尋找可能出現的數據,以支持他們所喜歡的陰謀論。計算機科學家傑裏米·布萊克本(Jeremy Blackburn)領導的壹個研究小組追蹤了來自社交媒體網站的預印本鏈接,如4chan,受到陰謀論者的歡迎。布萊克本和壹名研究生(Satrio Yudhoatmojo)發現,在2016年至2020年期間,4chan上有4000多篇論文引用到主要預印本服務器上,主要科目是生物學、傳染病和流行病學。他說,參差不齊的評審過程給預印本 “披上了壹層可信的外衣”,專家們可能很快就會發現這些預印本有缺陷,但普通人不會。”這就是風險所在,”賓漢姆頓大學的助理教授布萊克本說,”來自預印本服務器的論文會出現在各種陰謀論中……並被瘋狂曲解,因為這些人不是科學家。”

ASAPbio是壹個非營利組織,推動更多的透明度和更廣泛地使用預印本服務器。該組織的執行董事傑西卡·波爾卡(Jessica Polka)說他們依靠類似於眾包的東西,其中來自外部研究人員的評論可以快速識別論文中的缺陷,但她承認基於服務器工作人員和顧問的審查層面的漏洞。ASAPbio最近的壹項調查發現,有超過50個預印本服務器在運行–審查政策也幾乎壹樣多。

而且,也許重要的是,這項調查並不包括Zenodo,波爾卡說,鑒於其更廣泛的使命,Zenodo不應該被視為預印本服務器。相反,她說,它是壹個在線存儲庫,恰好托管壹些預印本,以及會議幻燈片、原始數據和其他 “科學物件”,任何有電子郵件地址的人都可以容易上傳。波爾卡說,Zenodo沒有主要的預印本服務器常見的審查,也沒有組織以有利於將批評或沖突的研究暴露出來。”如果沒有這種背景,預印本服務器更容易受到虛假信息傳播的影響,”波爾卡說道。但她補充說,壹般來說,”預印本服務器沒有資源成為某事是否真實的仲裁者”。

閆博士在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時表示,Zenodo的開放性是促使她決定使用該網站的原因。她最初將論文提交給bioRxiv是因為,作為壹名研究人員,她的工作已經出現在《自然》、《柳葉刀傳染病》和其他傳統出版物上,她知道這個預印本服務器在其他科學家看來會更加合理。閆博士說她擁有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的醫學學位和南方醫科大學的眼科博士學位(這兩所大學都在中國),並曾是香港大學的博士後研究員。她在福克斯新聞上首次露面後,香港大學在7月宣布她不再隸屬於該校,並在壹份聲明中說,她關於冠狀病毒起源的說法 “沒有科學依據,而類似於傳聞”。

閆博士說,在逃離香港後,對當局可能阻止她的論文發表深表懷疑。當她在提交論文48小時後查看BioRxiv時,該網站似乎已經離線,閆博士說,由於擔心出現最壞的情況,她撤回了論文,並將其上傳到了Zenodo網站。bioRxiv聯合創始人塞維爾表示,他無法對個人提交的材料發表評論,但他表示,盡管偶爾會出現故障,但據他所知,9月中旬該網站並沒有出現 “長時間中斷 “的情況,也沒有跡象表明中國人或其他任何人對其進行了黑客攻擊。

在Zenodo網站上發表的論文,閆博士沒有按照研究的慣例來列出學術所屬性。相反,她列出了法治社會和法治基金,這兩個組織是由郭文貴創立的紐約非營利組織,班農在2018年被宣布為法治社會的主席。閆博士說,她列出這些法治實體,是出於對他們幫助中共國異見人士的尊重,他們為她從香港飛來的機票支付了費用,並提供了安置津貼,而她主要靠自己的積蓄生活。她說自己的工作是獨立的,她拒絕接受班農幫助傳播政治訴求的說法。”我在香港的時候,不知道他有這麼大的爭議。”閆博士告訴郵報記者。

9月15日,也就是閆博士的論文出現在Zenodo上的第二天,她做客福克斯的塔克秀,根據哈佛大學研究人員的說法,這次出場有480萬廣播觀眾觀看,YouTube上有280萬觀眾觀看,這也在Facebook和Twitter上引起了廣泛的參與。班農在同壹周出現在塔克秀中,並討論了閆博士的說法。在Zenodo發表前後,他還在 “戰鬥室:大流行病”上采訪了她22次。

在熱火朝天的選舉中,政治環境顯而易見。川普總統攻擊他的民主黨對手拜登(Joe Biden)據說過於同情中共國政府,稱他為 “北京喬”。包括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內的共和黨人,在推送閆博士論文的同時,還附上了#CCPLiedPeopleDied的標簽,這是指中共。檔案顯示,這篇論文在Zenodo上的第壹天就有超過15萬次的瀏覽量–對於壹篇科學論文來說,尤其是壹篇還沒有經過任何獨立專家評審的論文,其瀏覽量驚人。但這種關註度的激增也引起了反響,包括《國家地理》等媒體的批評性新聞報道,讓人們對閆博士的說法產生了嚴重質疑。

在學術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健康安全中心在閆博士的論文出現在Zenodo上壹周後,發表了逐壹回應,在報告中提出了39個單獨的問題,並稱 “對報告中包含的細節進行客觀分析,這是同行評審過程中的慣例”。幾天後,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的在線期刊《中共病毒快速評論》刊登了四篇嚴厲的評論,其中壹篇來自著名的艾滋病研究者、病毒學領域的巨人羅伯特·加洛(Robert Gallo)。他稱閆博士的論文具有 “誤導性”,並列舉了 “可疑、虛假和欺詐性的說法”。大多數觀點都具有很高的技術性,但加洛還質疑她關於所謂中共國軍隊在制造冠狀病毒所扮角色的邏輯,加洛指出,如果那樣,中共國軍隊將容易受到中共病毒的影響。”那中國人將如何保護他們自己呢?” 加洛在他的評論中問道,”好吧,根據那篇論文,中共軍方知道瑞德西韋可以防止這個病毒,”(瑞德西韋後來被證明在治療中共病毒方面有壹些好處,雖然不壹定能降低死亡風險。)”如果他們那麼天真,我肯定不想呆在中共國軍隊裏”。

招聘加洛的想法來自貝托佐(Bertozzi),他是期刊編輯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公共衛生學院的名譽院長。和加洛壹樣,貝托佐也曾廣泛從事艾滋病研究。在看到閆博士在福克斯節目中的露面後,他急於利用幾個月前才創辦的在線期刊來糾正這個科學記錄。”我覺得它需要被具有科學公信力的人迅速揭穿,”貝托佐說道。他很快就想到了加洛。”我們需要像妳這樣的人說這是垃圾科學,”貝托佐回憶當時對加洛這樣說。加洛和其他三位科學家的評論還附有編者按,對預印本程序本身提出了質疑,他說:”雖然預印本服務器提供了壹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傳播改變世界的科學研究的機制,但它們也是壹個論壇,通過這個論壇,誤導性的信息可以瞬間破壞國際科學界的信譽,破壞外交關系的穩定,並危及全球安全。”

但是,這些來自病毒學界壹些大腕的公開指責並沒有讓閆博士望而卻步。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0月21日詳細報道中引用了她的批評者的話和以及文檔漏洞,也沒有讓閆博士退步。她拒絕接受CNN對於這個事情的采訪,她說,因為CNN不允許她在電視直播中逐壹解讀他們發掘的問題。而她卻於11月21日在Zenodo網站發表了自己的回應,標題為 “CNN利用謊言和虛假信息攪渾了SARS-CoV-2的起源”。

在她的郵報采訪中,閆博士承認–正如CNN所報道的那樣–她在9月14日的原始論文上的三位合著者是假名,用於保護她所說的其他中共國研究人員,這些研究人員的家人在國內仍然處於危險之中。通常不鼓勵作者在學術工作中使用假名。當世界衛生組織派往中國調查疫情起源的小組發表聲明說,中共病毒來自實驗室是 “極不可能 “時,她的說法在本周又遭受了壹次打擊。

閆博士最早的評論家之壹,病毒學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在閆博士的論文首次傳播時就在哥倫比亞同意世衛組織的評估,但並未排除中共病毒實驗室起源的可能性,盡管可能性不大。但她說,這壹論點缺乏具體證據。”需要少壹些猜測,多壹些調查,”拉斯穆森說,她現在是在喬治城全球健康科學與安全中心的附屬機構。”搞清楚這些東西需要很長的時間……這將需要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來解決它,如果我們做到了的話”。

然而,閆博士繼續捍衛自己的說法,並攻擊批評者散布 “謊言”。她仍然認為中共政府故意制造冠狀病毒,並繼續竭盡全力讓她閉嘴。閆博士也不諱言與班農和其他川普盟友共事。她說,作為壹個持不同政見者,她並不完全能選擇支持者。”如果中共要犯這個罪,誰能追究他們的責任呢……川普才是對中共強硬的人”,閆博士說,她的說法 “是基於事實,我不想誤導大家”。

即使是現在,她也在準備另壹篇接近30頁的論文,希望這篇論文能駁倒批評者,讓人們重新關註她關於中共、中共病毒和她所說的國際掩蓋真相運動的說法。她計劃在幾周內出版,將會發布在Zenodo上。

評:

中共對全世界科學界的收買和滲透經年已久,在這次中共病毒的問題上可見壹斑。所謂科學界的公知,良知和公允性在金錢利益面前蕩然無存。閆博士是上天派來的天使,壹女子抵擋全世界的科學偽類,可嘆、可敬、可期!如果沒有閆博士出現,真難以想象人類的命運將是如何。

在CCP多年BGY下,不但科學界黑暗如此,主流媒體界也是同流合汙,真假莫辨,混淆視聽。這次《華盛頓郵報》的采訪報道,字裏行間還流露了壹些基於事實的描述,沒有壹味的偏向,還算是有壹絲希望。希望疫情肆虐下,越來越多的人逐漸認識到CCP病毒的危害和真相,越來越多有良知的媒體人和正義的科學家都能站出來。

2021年,以毒滅共,以毒攻毒。閆博士身後,有無數爆料革命戰友和追求真相的人跟隨。全世界都在覺醒,中國共產黨,妳完啦!

原文鏈接

校對 文錦
發稿 雲起時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