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11 路德社春節特別節目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通天大道、墨墨十七、hone_modaosi(文強)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2/11/2021路德社春節特別節目:閆博士、安紅、老江、艾麗、博博士、墨博士、冠博士、康教授、胡博士、唐博士、Lully、威廉、KC共同回顧2020年十大熱點

摘要

  •  中國農曆金牛年第一天美國除夕晚上,路德攜爆料革命博士軍團閆麗夢博士老江安紅艾麗已經戰友們,共同回顧2020年路德社節目熱點,特別是119閆博士通過路德社揭露中共病毒五大特點,繼續揭露九指妖SARA危害爆料革命出賣戰友信息,博士軍團及戰友們熟悉的有口才有內涵有深度的嘉賓們各自回顧心中的熱點。路德社作為爆料革命一面金子招牌,創下了youtube巨大的收視率,影響力巨大。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 0 )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節目啊,路德社今天是春節特別節目,今天在咱們大陸淪陷區屬於初一啊,金牛啊,新的一年的初一辛丑年,但是在美國今天屬於除夕夜啊,如果說正好相差12小時時區的原因,所以呢,今天我們這個路德社的這個特別節目啊,是咱們啊把2020年進行一個回顧。這2020年絕對是大家難忘的一年啊,這2020年裡頭我們有很多啊,跟咱們一起的,在《路德時評》的節目一起走過來的,從年初的老江是吧,還有一些別的名字咱們就不提了,我們後來越來越多的博士軍團,包括墨博士啊博博士,一直從去年開始包括今年新來的艾麗女士,安紅那就是一直在裡面,包括後來咱們的119這個閆博士給大家帶來的這種真相,還包括後來又有的唐博士,到下半年的時候我們有很多咱們的義工組翻譯啊翻譯,絕對是國內頂級啊同聲翻譯裡頭絕對是頂級的翻譯啊,嗯,還有後來我們有很多這個,比如墨博士的這個新聞解讀,還有冠博士的新聞解讀,徐博士的新聞解讀。這一系列的這種節目的推出啊,都讓讓大家啊,除了咱們這個一個小時20分鐘的這種節目,豐富了啊豐富了各種各樣的不同類別的節目。

所以今天讓我們大家啊,這個能聯繫到的啊,都聯繫到了,有些可能時差的原因啊不方便啊,所以呢我們再齊聚一堂。首先呢就是,我們啊這個主要就是我們回顧2020年每個人心目中的10個啊,讓你最難忘的,10個路德社的這個《路德時評》的節目的時刻。我相信每個人分別有自己不同的10個,沒有10個也可以123456,為什麼說10個因為有的人怕啊,覺得三個不夠,本來想說三個的啊,有的人可能三個不夠,反正10個以內你說一個也行,你說兩個也行,你說5個也行,你說6個也行,就是這樣一個事情我們來看看啊。

首先在這個之前,嗯首先從閆博士開始給大家打聲招呼,我們來一個個看看都有哪些人在這裡,閆博士。

閆博士(00:03:10)

路德先生好,各位嘉賓好,然後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再次給大家拜年了。

路德(00:03:16)

好,這個接下來啊,咱們的老江啊老江。

老江(00:03:23)

好了,首先呢,給大家拜年了,首先呢,要向美麗的閆博士,還有美麗的安紅女士呢這個問好,然後呢,就要向我們的路德先生,還有所有的博士軍團以及台前幕後的路德節目的這些,這些新生力量還有過去的元老。我們都是這個齊聚在一起的集聚路德社的一個大家庭的兄弟姐妹,好,謝謝大家,謝謝大家。

路德(00:03:54)

好,接下來安紅啊安紅,聲音靜音了沒聲音,沒聲音。戴耳機戴耳機吧,安紅穿的很喜慶啊。好,現在可以現在可以了。

安紅(00:04:23)

好的,好的,我在澳大利亞向全體的這個路德社和路德時評的所有的戰友們,美麗的閆博士、財神老江、路德本人還有我們這個墨博士,我能叫出來的胡博士各位博士,還有我們這個翻譯的這個像我知道的Leo、Leonardo還有其他的,我叫到名字叫不出名字的所有戰友們恭賀新年快樂,希望我們今年滅共順利,希望闔家平安幸福快樂,謝謝。

路德(00:04:57)

好,接下來博博士。

博博士(00:04:59)

好,各位好,安紅姐好,這是第1次跟安紅姐一起做節目哦,老江也是好久沒見了,這時間過得真快,不知不覺一年多這麼一轉眼也就過去了,這一年裡面真的有特有太多的這個激動人心的這個這個這個時刻也有太多的挫折在裡面,真的是一言難盡,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好好聊一聊,好的,謝謝大家。

路德(00:05:22)

好的,艾麗女士,艾麗。

艾麗(00:05:27)

好,大家好,真是非常多的感慨啊,說要總結,其實在這後半年來從特別是過了64以後或者是4月份以後在病毒的深入推進中大量的義工,其實做了非常多的默默無聞的工作,在這裡邊,我一定要感謝過所有的人,包括現在還在做著新聞啊,做著各種翻譯的義工們,一直沒有停,過年過除夕都沒有停的在工作,所以我在這裡邊為這些所有默默無聞的付出的義工,你們所做的是所有的事情,全天下的人都會看到,真正的推動了真相的傳播,所以我在這裡要感謝大家給大家拜年,希望你們全家在新年裡都是身體健康,謝謝。

路德(00:06:15)

好,接下來冠博士。

冠博士(00:06:16)

大家好啊,各位戰友們好,各位新年快樂,那特別是牆內的戰友呢,那更加這個艱辛的環境下和我們一起戰鬥真的不容易,那麼確實這一年來發生了很多事情,那爆料革命路德社作為這個一個非常重要的媒體平台發聲渠道,實際上這一年的節目也就代表這一年在滅共路上的各種這個喜悅啊,心酸啊,曲折啊成功啊,等等等等那麼接下來這條路呢,無論怎麼這個艱辛怎麼起伏,我們都會和戰友們一起走到底,走到滅共那天,好的,路德。

路德(00:07:0)

接下來是墨博士啊,剛才墨博士,墨博士忘了,墨博士。

墨博士(00:07:06)

嗯,好的。所有聚集在這個路德平台的所有的戰友們,大家好,本來我這個人是不大會說這個新年祝福的話的,但是我的太太一定要我跟大家說一聲,就是牛年實際大家要福至心靈,心想事成,好的,謝謝大家。

路德(00:07:27)

康教授。

康教授(00:07:28)

好的,哎,路德先生,閆博士,咱們這個路德社的各位嘉賓,還有我們這個翻譯組的,一個個辛苦的這個義工們,大家好,大家新年快樂。我就是在夏天的時候參加過一段時間路德先生的節目,我知道參加這個節目,每天付出真是很不容易。所以我覺得這位這些嘉賓們每天能夠堅持的這麼持續的付出在這個對吧追求正義的路上,這麼執著這麼堅定,是我們戰友們的好榜樣啊。我就藉這個機會,祝所有人啊新的一年裡都健身健心啊,身體健康,然後呢,我們在自己的世界上,在我們滅共的大業上都能有所成就。謝謝。

路德(00:08:19)

好,胡博士。

胡博士(00:08:20)

大家新年好啊,嗯,我在這裡就是啊,感謝各位戰友,也感謝路德先生和爆料革命啊給我們這個平台讓我們聚在一起,可以說說我們自己想說的話,然後特別感激那些啊在路德社為我們大家幫忙的一些義工和戰友,還有安娜戰友,這個在疫情戰報裡對我的幫助啊,特別還有像這個艾麗女士給我們大家協調提供這個平台,讓我們有更多發聲的機會,也特別的感謝。這是我想說的,謝謝。

路德(00:09:04)

這個唐博士啊,我們新加入的唐博士。

唐博士(00:09:05)

大家過年好,牛年大吉,給大家拜年了,今天特別高興啊,能有幸與閆博士及諸位戰友一起參加路德社的節目,那真是三生有幸,給大家在這兒鞠躬了,看不見我也知道我給大家拜年了。嗯,特別感謝啊,所有的這個戰友啊,特別是我們這個閆博士真正的這種無畏的這種付出,給大家這個爆料革命的這種無畏的這種付出,願我們在新的這一年牛年裡真正能夠滅共,感謝大家。

路德(00:09:43)

好,最後啊KC,KC是不是博士啊?

KC(00:09:50)

路德大哥還有各位博士們,還有艾麗姐,安紅姐,老江大哥大家好,我是KC,很開心,也很高興能夠來到我們路德社的節目上面,也做我也做過一段時間的義工,很開心,嗯,在此呢千言萬語彙匯聚成一句感恩感謝,沒有你們沒有119的話,真的兇多吉少,對於我們這些在牆內的戰友來說,你們給予了我們最大的信心與支撐,每日每夜與我們與我們同在陪伴我們,感謝你們願上帝眷顧你們。阿門。

路德(00:10:35)

好,這個2020年啊這個咱們YouTube咱們路德社這個節目,整個路德社咱們所有的人,你知道吧,我們整個一年觀看次數是9443.1萬次,觀看的小時是3812.8萬小時,是小時不是分鐘,38​​00多萬小時,總共這個展示次數是7.4億次,就光2020年展示次數,就是別人他不一點,但是他在所有的YouTube展示的啊,我們的整個啊。

這個2020年其實有很多啊,很牛的啊這個影響力最大的這一系列的節目,是吧,所以呢,在每個人心目中都有自己難忘的這個路德社的節目啊,不是說咱們這個爆料革命的時刻啊,就路德社的節目裡頭啊,咱們一個一個來好不好?首先這個閆博士你能不能說說你覺得這個你是雖然是4月29號出來的,亮相的話是8月啊,最早是7月29號7月28號在華盛頓是吧,但是你是半個啊,這個這個之前是幕後啊幕後,幕後製作人導演一樣推手,絕對幕後推手幕後推手啊,後面是自己參與,你覺得你覺得這一年中哪些啊哪些時刻啊,哪些節目讓你就是哪些事件讓你最難忘啊?

閆博士(00:12:22)

好,那個我想說的是我心目當中路德社節目當中最難忘的有以下幾個系列啊,第一當然是啊,我想說路德社在其實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時候,曾經請過尹隊長來介紹,哎,那是19年還是?

路德:我說2020年那是19年,那個不算。

閆博士:那是19年啊。

路德:對對,那是19年的,(現在講)2020年。

閆博士:時間過得太快了,2020年就是119開始吧。

路德:排名第一,你覺得是哪個?十大,如果說三大還是四大,你覺得哪個那幾個?

閆博士(00:13:00)

我想說119那個時刻之所以讓我覺得這麼重要,不僅僅是因為現在大家覺得它意義重大,最主要的是,當天我是在極度驚嚇當中,因為那個whatsapp的全球宕機對吧,我以為被發現了,然後要從圖書館轉移到其他教學樓的角落裡,跟路德先生溝通和傳輸所有資料。那是我第1次註冊Skype跟路德先生聯繫,就因為WhatsApp不能用緊急註冊了Skype,然後當天晚上我是在香港大學那個主校區的新的那個教學樓,那個就是LOBBY裡面的沙發上坐著一邊拿著手機一邊拿著iPad,然後聽著路德節目裡講的不停的在這裡給路德發信息,然後給他糾錯給他打字,告訴他應該怎麼說。這個路德先生雖然做了很多準備,但到現在我都耿耿於懷的就是路德先生,你把那個1月10號第1次上傳序列非說成是,然後1月12號第1次公佈非說成12月1號。如果大家現在倒回去看119那天,你們會發現路德當時改了三遍,最後還說是12月1號,我都在那邊要瘋掉了。12月1號的時候,第1例病人才出現,哪來的序列呀?然後這個事情在之後視頻翻譯的時候我極度的強調一定要糾錯一定要糾錯。

然後但是從那以後路德先生越來越嚴謹了,當然我知道,跟我們大家這個博士團在背後不停的給路德先生去灌輸這種嚴謹的學術態度有關,還有很重要一部分就是路德先生他自己確實很聰明,然後你給他講明白一點就通。所以路德的節目做得越來越有聲有色,越來越嚴謹,然後可以滿足大就是不同領域的人的需要。那接下來我覺得很重要的那就是啊,我對我來講的話就是710那天那個福克斯新聞。確實是,確實是那次是安紅姐和路德先生在這裡,然後還有趙博士,是吧。

路德:很激動啊,大家都很激動。

閆博士(00:15:00)

對對對,大家都很激動,我也很因為那個時候,就覺得可能真的是壓在那裡下,就是出不來這期節目了,一下子出來後,就感覺看到了滅共的路上更大的一道曙光吧,然後之後的話呢,第1次在路德先生節目跟大家連線很激動,然後路德先生告訴我說當時在線有2萬多人,我看不到,我只能看到這個手機屏幕,感覺好開心呀,然後這麼這麼久的節目終於跑到鏡頭前面去了,然後這個感覺很有意思,然後跟大家可以面對面的溝通。在之後就是三個硬盤我覺得非常重要,包括那前後一系列的這個關於這個共產黨內部的很多情報,比如說這個十億菲啊百億甜啊,這些這個我知道,因為我們大家都知道了,這剛說完馬上那邊就已經爆屏了,微博都已經爆屏了對不對?然後這個就說明明確的有我們的互動吧,國內在跟我們互動,大家熱情也很高漲,然後我們娛樂滅共對吧,大家滅共路上很嚴肅,但是也要開開心心的,不能老讓他們在那兒拿著我們的錢,用著我們的生命去給他們做犧牲完了以後他們開開心心,我們每天都愁眉苦臉。這是不可以,不公平的,對不對?

然後接下來的話我覺得很重要的是班農先生的父親出現在路德的節目那次。百歲老人第1次上節目然後就是跟我們中國人跟爆料革命的戰友來說話,非常的真誠,非常的讓人感動。

還有我覺得很重要的呢,就是啊那個天線寶寶,天線寶寶絕對是爆款詞彙對吧,天線寶寶這個事情並不只是我們想娛樂化這個,主要是告訴黨內的人,他都已經變成天線寶寶了,你們還在宿手就擒嗎?你們要知道他現在已經開始要清餘毒了,從20年前的餘毒開始清,清到5年前的餘毒,到三年前到半年前的餘毒,那也就是說除了鐵桿跟他的現在都叫餘毒,你們如果願意甘當餘毒束手待斃的話,那你們其實就跟被門上貼了封條,寧願餓死在家裡卻不敢出門的人一樣,這事情真的變得很可悲,我們沒有辦法幫到你們,每個人要自救。

好吧,我覺得這是一系列我覺得2020年讓我印象最深刻的話題。

路德(00:17:43)

好,我們很多網友互動啊,他說119129是吧,兩個報告就閆博士兩個報告,710,然後再加上這個三塊硬盤,基本上就是,嗯好像還有沒有別的,這就是我們叫拋磚引玉啊,我們很多網友啊,大家都可以,接下來啊,這個讓誰呢?讓老江啊,咱們老江今天出來看看,老江怎麼評啊,老江怎麼看。

老江(00:18:13)

好的,這個重迴路德節目啊百感交集,首先必須得感謝路德節目,我最初呢因為是一個在這個推特上,偶爾寫點兒什麼尖酸刻薄的推文啦,批判諷刺中共,然後呢,幫助那些大V啊去罵罵偽類,偶爾地給路德先生遞一點小料,轉轉推啊,然後這個非常有幸地參加了路德節目,然後引起了後來的許多關注,這個確實是發自內心的非常的感恩。但就2020年來說對我來說我只冒了個頭,然後因為特殊的工作原因讓人給支走了。就說我這個是就是當時這個支走,這個對我當然對我個人來說呢,就是說一個比較有意義,比較重大的一刻是3月中旬我記得,為什麼呢?因為那一天的路德先生一下把我的這個留著大鬍子的照片給漏出來了,本來了我那個時候沒有想,就是從路德節目,下了路德節目以後再也不想去做直播什麼的,結果就把我的大鬍子照片找出來以後呢,這個當時那個雞腿潘那什麼的就開始拿這個照片發酵。這下倒好,我不得不直播的時候上GTV我天天罵他們,天天都搞他們,這也是因禍得福,這些人不知死活啊,這是個值得紀念的事情,想一想非常的滑稽。也就是說敵人比我們呢,他們淨乾一些蠢事。當然除了剛才閆博士所說的那些,確實是119,119當天呢晚上我在做節目當時嗯,為什麼印像比較深刻呢?因為我本身就是一個SARS的一個倖存者。

所以說當天晚上做節目的時候很有感觸,我一提到這個這個肺炎的事,就是我第一反應就是與SARS非常相似的,因為當時在得SARS2003年的時候,就是喘半口氣,就是人整個的趴在地上腳在這個床頂上才能喘氣。所以當時我第一感覺這個我始終懷疑SARS是中共放的病毒,非常奇怪地出現,非常奇怪地消失。而且我是從這個從大連市的這個跑出去的,不然我讓人關進去進行隔離,不定是活不活都很難說,九死一生。但回去以後的家人也沒有受傳染,接觸的人也沒有受傳染,非常非常的怪異,大量的抗生素然後加上自身的免疫能力,就是一點點好過來。

所以119呢,對我的這個印像也非常深刻,當時是很多人,包括那個後來犯毛病的四魁首這個就是批判我們和路德嘛,她說路德老江你們就是製造恐慌,我是堅決相信有這個傳染病的,因為當時對吧。(路德:對。)

Sara當時衝著路德和我發脾氣嗎,她說你兩製造恐慌。

她說我都問過警察男朋友了。當時我和路德就是一起跟著說,所以後來出現四魁首的時候,文貴先生說的不對,那五魁首是這樣,四魁首、四魁首,所以這個人是很陰毒的,大過年的咱們不說了。咱說119給我們印像很深刻就是後來做節目的時候這個Sara是暴跳如雷。

(路德:暴跳如雷,對。)

119給我們帶來的台前幕後的故事非常之多,我是後來才知道是閆博士在背後呢這個提供的料,但是在當時第一時間我的反應,這絕對是真的,我本身就是這種類似病毒的一個受害者,我百分之百相信中共一定會幹出這種殘忍殘暴啊這個這種惡行的,這是一個。

第2個我想除了剛才閆博士所說的,我覺得到後期大選的時候,這個1103呢,106啊,還有120啊,這個路德社這整個的這個節目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包括我們所有的這些戰友,都是發心出願都希望川普作為我們這個滅共新中國聯邦的盟友啊,能夠當選。但是這件事情並不是說我們所能決定的,我們只能盡心盡力的去輔佐他,但是美國人自己決定,我們看到了全世界人,美國人由於他們自己的選擇,為此他們將來究竟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從現在往後是因禍得福,還是說他們要承受更多的這種病毒侵襲和中共侵襲的這個代價,這是美國人自己的決定,美國的背後的力量和這些大佬,華爾街大佬,媒體大佬,還有金融大佬是他們自己決定的,所以說這件事情呢,我倒認為這個並不是我們路德社這個這三次直播節目承受的壓力,實際上是全世界人民和我們一起在承受這種對未來未知的這樣的壓力。

所以說呢,這個非常的慶幸呢我們路德節目和所有的這些戰友啊,在最困難的時刻我們挺過來了,我們堅信滅共的這個大義這個天道不會變的,不管是誰上台,這個中共因為它逆天而行,它必然會滅亡,但是在天道的前提下我們還得做人事是吧,不可能說光天道什麼事不干,等著天來滅共,咱們該傳播的傳播,該揭示中共的這個病毒病毒真相,該去打這些偽類打偽類,揭示中共的這些假惡醜,還有普通老百姓承受的這些苦難和這麼多年來受中共的盤剝和殺戮到現在的威脅,沒有人有安全感的,所以說呢全年來說,雖然從3月份我已經光榮退休從這個路德社啊,但是時時刻刻沒有離開過路德社,所以除了閆博士剛才所說,我覺得路德這個節目雖然不能每期都聽,但是由於親身參與過,一直也很關注,對於我們尤其對於我們牆內的這個影響非常之大,無數個戰友無數次的給我發私信,再三強調就是由於2019年聽了路德節目聽了老江節目聽了安紅節目,然後呢決定把這個房子賣了,把錢轉到新加坡、轉到了東南亞、轉到了這個歐洲、轉到了台灣、轉到了其它國家等等,在這個2020年出現病毒以及後半年的整個經濟大蕭條的時候呢,逃過一劫。很多很多人發來的私信,數不勝數,全部都是感謝路德節目所帶來的真正的警醒世人的這些救命的這些非常有用的信息。

當然了,現在也有很多人說是這個對路德節目這樣或那樣的評判,沒有人能夠做到100%的準確,所以說我們是有預見性的,現在說你看不能兌現,你半年後再說。就像閆博士剛出來的時候,多少人懷疑,多少人甚至開始打壓路德社,包括這個大選之後還有人在這質疑這個路德社的信譽,就是全世界美國人所有人都不能預測的事情,他憑什麼要求?所以那三期節目就是1103,1月6號和1月20號,我在旁邊是非常著急的。你知道嗎?

我想當路德怎麼不找我,找我我就槓槓槓跟你好好講一講,我們幫助川普總統,是盡我們的心盡我們的力,那麼他自己有他自己的選擇,美國有美國自己這樣運作體系,我們只是本著一個原則,我們無論是誰上台,我們都有新中國聯邦的能力敦促他監督他,(路德:對。)讓他滅共,這是最最最重要的。現在就是弄一頭豬當了美國總統,他能滅共,這個豬也是偉大的。好了,謝謝。

路德(00:26:28)

好,好,這個老江,歡迎老江時不時回到咱們路德社用他詼諧的啊這個氣勢磅礴的這種語言啊,給大家留下非常很多很多記憶難忘的時刻。119120那幾期都是老江啊,都在的,所以也是一起參與,這就是緣分啊。好接下來安紅啊,接下來安紅。

安紅(00:26:57)

嗯,好的,謝謝路德,謝謝大家,非常感謝閆麗夢博士和老江的分享。

第1個呢,我也要放一下這個119,因為大家可以回看一下當時我那個目瞪口呆的樣子,而且對這些科學知識真的是懵擦擦一點也不知道,那路德呢是做了三天的培訓,現在我知道了等於是閆博士還在當時給他發短信不斷的糾錯,那我們整個是這個把一個根本就不知道的和艾麗女士一起跟路德配合的把第1期這個節目做出來。那之後呢,真的沒想到世界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同時呢,很多戰友也從那個節目裡得到了一些知識啟蒙,像我們後來說說起這個ACE2啊什麼100%的這個這個蛋白被複製啊等等的很多科學知識,我就我就覺得如果沒有119,我這輩子可能都不會跟這些所謂的生物知識這個掛上鉤啊,儘管當時在中學的時候,生物分還覺得還挺好的,這是第1個印象非常深,因為世界因119而改變。

第2感觸就是129,129因為當時已經跟墨博士在一塊做了,然後這個羥氯喹,那時候趕快去查了才知道它其實是奎寧,然後那個雞金納霜很多東南亞國家都用它來治這個瘧疾,這個藥本身是非常普及的,但是那個時候呢,我們也遭受了一些斥責,包括Sara當時也說過,(路德:在群裡說,戰友之家。)說我們是賣藥。對,在群裡說我們是賣藥的,路德你不能這麼說,那時候就非常尷尬,所以就說到底是還是不是、對還是不對,直到後來得到確認。這都是用事實和例證得到確認的,而且用整個一年多的變化來得到確認的,所以我覺得問心無愧,而且那個節目也是這個開始跟這個墨博士搭檔有一陣子哈,就是真沒想到是墨博士,而且他的太太和家人能夠給出這麼一個確切的這麼一個詳實的證明。

第3個我可能要放上這個530,我知道那幾天路德呢就是嗯做節目就是有點就是比較忙。(路德:430。安紅:430還是530?路德:430、430。)

哦,430。你經常不在,429,對,然後430那天呢他就突然說昨天將是改變歷史的一天,我們就都知道一定是發生什麼大事,只是路德說呢,他都要摟住不能說,後來告訴我們,說這個科學家已經出來了,那個晚上肯定是睡不著覺了,其實是我們悉尼的凌晨。那個時候當時我一直還以為是位男士啊,年紀可能挺大的,後來還是在路德後來的一次不經意的這個節目中他說出來,說那個警察有個警察去敲門也是個女的,我才在下面驚呼哇我們這個科學家可能是一位女士啊,當時路德還用另外一個科學家,說有一個逃到了歐洲不願意去美國啊,這到底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一直不清楚,那直到最終揭曉,我覺得那一段時間走過來也非常的不容易。

再下一個日子我可能要放上是7月10號,7月10號就是閆博士第1次在這個fox news,最終那個啊,整個那個視頻13分48秒被放出來,那天做節目因為直接報出了這個西班牙已經有這個變異的,我當時臉上還是打的很強的精神,但心裡都會有點覺得,我的天吶,那閆博士我們的科學家在哪裡啊?那個博士在哪裡?為什麼還不出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真的不知道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中共分分鐘可以甩鍋,說是其他國家。結果就在那個空檔,因為當時那個眼鏡看不清楚,這個留言區,後來那個路德突然就離座了啊,我當時還在那兒說呢,結果突然間路德就打上紅領帶,重新坐下,這個大呵一聲,然後就告訴大家說這個Foxnews已經把閆博士4個小時的節目放了一個將近14分鐘的片段,因為那種感覺就是馬上就是熱淚潸然而下,奪眶而出!就是不能抑制哈。

我覺得那天晚上對我來說也特別的震撼,是因為最終在西方媒體上第一次閆博士出鏡,而且呢侃侃而談!而且我也是被震懾到,就是因為不知道是這麼年輕、這麼美麗、這麼聰慧,而且沒有一個字,不是沒有一個句子和詞,是沒有一個字是廢話,整個的表述非常之清晰,儘管路德在之前給我們這個預備了很多啊,說你可以講滔滔不絕講4個小時8個小時或者是嘩啦嘩啦的寫,那個還是不如親自見到閆博士的面那種震撼力更強。我想整個世界在那一天也為之改變,嗯,當然了,非常感謝,七月十號啊。

再來呢可能就是這個,我要沒記錯的話是8月28,但那個有可能記錯了,8月28和9月17,後來是見到了這個班農先生跟朱利安尼先生。因為文貴先生曾經在2020年的3月初左右,跟我私下有語音,就說路德社會走向世界。我當時還在敲小鼓子,我們怎麼走向世界啊,都是中文節目,結果沒想到就是半年多的時間,那個班農先生跟朱利安尼先生都能來上節目,所以那天晚上就覺得:呀,天哪,這個一切成真都不是幻影。嗯,一切的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爆料革命呢已經真正走上世界舞台,而且不管我們是講中文的還是說粵語的,最終這個平台被西方世界西方媒體接納。所以那天晚上也非常之震撼。

下面一個就是九月二十四三塊硬盤,從來沒想到是中共方竟然可以用這種方式,把這個拜登小團伙的這些林林總總的資料曝光出來;而且因為呢,這個涉及比較yellow涉黃,所以整個節目做得既嚴肅認真又詼諧幽默。當然我們後來鋪天蓋地的13天到15天大戰,讓全世界看到了,最終的驗證呢,應該是10月初以後,就是西方尤其是美國正義力量,直接在下面的評論說,你看lude media這麼一個媒體,在兩個星期前就已經把真相曝光,到底有多少事情是我們美國人民不知道的。所以9月24號也可圈可點。

然後就是我也要放到一個,是這個10月3號,我們當時所有的情報,無論路德怎麼說摟住,無論文貴先生怎麼告誡讓我們摟住,但是我們其實還是堅定不移的告訴大家,這個正義一定戰勝邪惡。當然後來的結果呢,就是跟我們這個想像的不太一樣,但是我們要知道這個情況的變化不是依我們的意志,而是依美國的意志和美國人民意志。這裡面到現在為止都不能說最終是個定案,你就說拜登未必贏,川普未必輸,整個都還會變化,所以我就希望,在這里希望我們所有的戰友能夠堅定滅共的信心,跟緊爆料革命。只要你初衷不改,信心堅定,我們最終一定會把那個ccp滅掉,一定會把中共給滅掉!

好,謝謝大家,謝謝路德。

路德(00:33:33)

這個啊,謝謝安紅,謝謝安紅,這位網友說啊,還有一個119別忘了,就是2021年119,咱們說的是這個,是吧, 2021年的119,就是定種族滅絕啊,是吧?

有網友說還有兩個報告啊,就閆博士9月14號的是第1個報導,是不是,第2個報告啊,就兩個報告的出台。好接下來博博士!

博博士(00:34:04)

好,大家好,因為我嘛,我上節目的時候我記得是2019年12月初12月4號對吧,當時呢,也就是本著用自己的這個專業和自己的一些知識來給路德社的這個節目的軍事和科技方面的這個內容啊,就是說來添加一些啊。然後呢,後來呢漸漸的因為到了119就整個的這,大家就全部都到了這個病毒和疫情的這個方面,而且大家一直到現在都是在這個方面在著重了很多的精力啊,所以說這個整個的過程是非常非常驚心動魄,而且非常非常跌宕起伏的。我真的是感到非常榮幸能夠成為這個歷史的一部分啊,在這個里面。

所以說要問我這個最,怎麼說,就是記憶深刻的這些印象的話,啊,首先呢,當然肯定是119那天,那天晚上我記得,剛才老薑說的他以前得非典這個經歷,那天晚上是我和他一起的,我聽得也是毛骨悚然啊,說他趴在地上就是呼吸的這個情況,所以我當時……。而且當時我們講就是說,就算我們的節目能夠拯救一個人都值了,所以後來我從各個方面的這個渠道裡面聽到說,很多的這個聽眾,因為我們的節目而做出了一個可以說是能夠改變自己生命的、人生的這種決定啊,所以說也就是遠離了疫情這樣,然後大家也都是表達了這個感謝,所以我覺得這個真的是,我能用自己的一點綿薄之力能夠幫到別人。這是我感到非常非常高興的一件事情啊。

還有就是我自己做的這個片段裡面,還有一個比較深刻的就是這個429,覺得閆博士出來的那天,我記得是我和艾麗在這個節目裡面,路德一會兒出去,一會兒出去打電話,一會兒出去打電話!我和艾莉差點都接不住的那一天,就差點快接不住了那一天。因為當時是閆博士在這個就是入關啊,這個整個的過程中間好像也是非常驚心動魄,後來又是各種FBI什麼東西,路德一直在交流,我和艾麗在整個這裡面,在撐場啊那次,真的是那天晚上,不過後來知道閆博士一切都平安啊,我們都非常的、非常的高興啊。因為我是聽見閆博士是非常非常早的,因為在這個1月119那個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一些,然後呢,後來整個閆博士在路上的這個情況,我也是因為也幫著路德一點忙,所以我也是了解一些啊,所以整個真的是非常的驚心動魄,非常驚心動魄!所以說閆博士能夠平安的到達美國,然後呢,能夠平安的能夠把這個病毒的真相傳播給世界啊,這個真的是爆料革命和路德節目在這個2020年的這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也可以說是讓整個人類的歷史產生了變化的這個事情啊。

然後再回憶一下比較讓人感動的一刻啊,就是班農先生的父親出現在這個節目裡的這個時候,因為那天我是做翻譯的時候,我當時是真的是,差點就是眼淚就奪目而出,因為他是真的是,班農先生你看啊,他根本就沒有那些,你要看。因為那個雜誌報紙都說這個班農先生是美國最有權力的人,最有這個實力的人,但是他的生活是如此的如此的這個平易近人,如此的這個樸素對吧,而且你看班農先生,為什麼他能夠成為這樣一個不注重生活的奢侈和享受,而特別注重這個正義和對於理念的執著,就會看出他是一個什麼樣的家庭培養出來的;然後他的父親對於我們,對於我們的這個戰友們所說的一句話,他非常簡樸的一句話就是說我衷心的希望你們能夠成功,你們能夠實現你們所想實現的東西。我覺得這一點就是說,非常非常樸素,非常非常接地氣的一句話,真的是讓我非常的感動啊。

然後還有今年這個到現在為止最搞笑的一個時間,就是那天那個嗯,那個新華社在現場改了照片,那天我是直接參與了整個他們那個里面EXIF信息的讀取,然後把它放在推特上面,讓戰友們去進行這個驗證啊,然後所有的這個後面發現他們改時間,然後我們在這裡,一直在這裡給他們出主意,這個應該怎麼改,改早了也不行,改晚了也不行;然後居然還有路德還有現場的這個戰友在直播那個小朋友啊是吧,被拉到12樓去罵去了。(路德:笑死了啊)這個真的是看到中共真的是愚蠢啊,他們真的是,怎麼說呢,這個有一句話,我覺得很多戰友在在跟我們分享,說了一句話,就是說中共啊,他扯淡的事情很專業,專業的事情很扯淡。真的是一點都不錯,像這種扯淡的事情中共幹的特別專業,知道吧,比方說啊,就是說一些什麼整什麼,軍人疊被子啊,就躺在那個戰車底下練膽子啊,那種扯淡的事情特別專業;但是一旦牽涉到真正的,比方說,像那個把一些真正的這個東西做好,把這些東西實事求是的報出來,把這個整個的追求,追求真,對吧,去偽存真,像這樣的東西的話,一些專業東西就變得非常的扯淡。所以說這個里面,我覺得很多這個戰友啊,這個總結真的是非常非常恰當,我是在我的一個推裡面看見一個戰友這麼說的,中共真是這樣,專業的事情很扯淡,扯淡的事情很專業。路德。

路德(00:40:04)

好的,這個博博士多增加幾個,一個就是那天啊,新華社這個,是吧,這是一個。

第二個就是他們都增加了429,就那天說這個閆博士是吧,FBI找啊那天,是吧?哎,這個,那天我說的FBI這個找的這個,閆博士方不方便給大家爆個料,那天到底經歷了啥?FBI怎麼?方不方便啊,敲你家門是怎麼?餵,你打到靜音了。

(閆博士:博博士說的是我在機場,安紅姐提的是那個FBI敲門的事。)

對對對,就FBI敲門這個事,因為我之前說過一次。但是呢,如果你嘴裡說出來,那肯定更真實嘛,是不是?

你能不能給大家,給大家帶個彩蛋啊,今天新年給大家來個彩蛋。

閆博士(00:41:00)

好,因為這一段,其實我知道很多那個偽類、五毛、大外宣那時候說:怎麼可能有這種事兒,還不信!你不信是因為你自己見識不夠對吧,你愛信不信,今天我給大家講講這是怎麼回事。就是那天,因為我不是在機場,我的手機有被FBI扣下了,然後他們需要調動裡面所有的這個數據,包括微信,包括照片去核實我說的話,然後他們承諾兩天之後把手機給我寄回紐約,然後我說好啊,沒問題,所以我到紐約以後呢,那個我就把我的地址發給那個、那位女士,因為她是主要的執行這個任務的,最後我說有一個女士不是把我送到這個登機口嘛,這位女士,然後我就跟她講了我的住址,我說你寄過來就可以。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位女士她親自從那邊飛過來,這個是在FBI這種跨地區操作當中不常見的應該,因為她只要把這個管轄權移交到紐約這邊就可以了,我當時人在紐約。然後那天因為要跟FBI見的時候,那個一般的情況下,就是我會希望就是跟她們,我一開始是跟她們講,因為她發信息她當天是下午到,我當時是在大使館跟班農先生那個繼續在那裡給他講這個病毒的事情。我不是說班農先生抓我好幾天在那裡,一直在寫東西,寫完了就給他解釋,從早到晚。當時下午的時候,那個FBI的這個探員,她到了這個紐約這邊的時候,她就給我發信息了;然後我跟她說,我說我今天很忙,要不你就把手機留在我這個樓下公寓大堂裡面;或者我們約個時間白天去見,那個我說明天的話或者後天我們可以約一個時間見。因為真的很累嘛,晚上8點多才會到家,然後她說OK,然後之後那個溝通完了以後,我大概忙到晚上8:30左右回去,然後回去以後剛進了公寓不到5分鐘,突然間我公寓的門,就像你們能想像電影裡面那種最兇猛的敲門聲,就開始拍那個門。“路德:咚咚咚咚咚咚這種。)對,乓乓拍門!然後你們要知道這個,我當時第一反應是,這是哪裡來的人?這是什麼人來找我,誰知道我住在這裡,然後我就,我就沒出聲,這個沒出聲那邊聲音越拍越大,然後呢就看一下,哦,她叫我英文名,她說Scarlett,Scarlett我知道你在裡面,裡面亮燈了嘛。

(路德:哦,太恐怖了!

閆博士:我知道你在裡面!然後,

博博士:中共的“殺手”啊這是!)

開門呀,我一聽,我聽到這嚇死我了。然後她還說,為了表示讓我放心嘛,她說:我是那誰,FBI,不記得了嗎?她不喊還好,她一喊我想,這是執行什麼任務的FBI啊?這個FBI是可以帶槍的呀,這她到底是為了讓我打開門幫誰啊?我當時真的是都,就因為我覺得,就從這個正常操作來講,我們兩個下午剛剛溝通過,你就算要見面,你是不是應該先給我發個信息,打個電話?那我才進家門5分鐘開燈,你這邊把門拍得山響,也不是咚咚咚這樣子友好的敲門,啊然後拍著門跟那個“小兔子乖乖,你把門開開”一樣,Scarlett你開門。

我覺得我腦子里當時都炸了,而且我這個人以前看美劇看的比較多嘛,這個美劇裡面經常會出現反水的警探呀,什麼對不對,乾一票就走了!我當時都不敢靠近那個貓眼,因為我覺得,貓眼比較容易讓子彈穿過來,對吧,而且可以直接中頭,你去看貓眼!所以我當時就直接,我真的我在洛杉磯的那個機場的時候,我都會很鎮定的。但是,那天晚上這個狀況實在讓我蒙了,我壓根就不敢回答她;然後我就跑到臥室裡面去,因為臥室離門遠點,一顆子彈不能直線穿進來的位置,然後我就打電話給郭先生。郭先生他手機正在忙,然後我就撥班農先生電話,結果班農先生也沒有接聽到,也可以理解嘛,剛剛聊了一天,累得要死。然後我就打路德先生。然後路德先生接通的時候,我這邊至少敲門已經敲了10分鐘了,一點都不誇張,就一直是以這個頻率邦邦敲,一邊敲還一邊喊著你名字,我也不知道他身後還帶沒帶別人。我當時打電話給路德先生的時候……(路德:我正在直播,當時我正在直播。)

對。當時第一時間我沒有想到先找你。路德到了以後,我嚇得坐在床邊的地上,我覺得我可以我做好了犧牲的準備,但是,這樣就死了是不是太不值了一點兒。對吧?過五關斬六將,就在這麼一個場景上,而且莫名其妙的對不對?然後我心裡面記得,我跟她見面之後,我對那個女士還是覺得挺友善的,所以我還搞不清狀況,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

路德先生協調好之後,郭先生找了律師出面,直接打給那位女士,因為我有她手機號碼。律師打電話的時候,事情就變得很戲劇化,外面還是不停邦邦邦敲門,我們至少花了5分鐘溝通協調。路德先生一直在安慰我。我當時也想大不了就死在這兒啦,無所謂吧。突然間外面電話響了,那位女士接電話,應該是律師給她打的:“哦,okay!”然後人就消失了。之後我就收到電話說,沒有關係,我們約好明天白天的時候她會去見你,有其他人陪同啊什麼的,律師也會在場。

這個事情就這麼結束了,當天晚上就解決了。

第2天那位女士見我時候,其實一開始她就覺得,她執行任務來見我,我為啥對她那麼不客氣?我就直接告她,我說你們對待客戶,就是溝通合作的對像都是這樣子的嗎?我說我覺得我從香港來的,我不了解你們美國文化,但是據我所知,美國文化不是這樣對待別人的,公事公辦的態度也不是這樣的。然後她沒辦法才跟我道歉,道歉之後呢,她最關心的是,你這個case我是不是第1個接手的?

博博士(00:47:51) 對,她們是搶功勞的,路德之前給我們講過。

閆博士(00:47:53) 我很明確地告訴她,她是第一個,你們內部怎麼分配我不管,對吧。她聽到這句話說如釋重負,特別開心。謝謝你。之前一直都神情肅穆,因為她們也怕我們投訴,我們當面講的,她們是一定要記錄下來的,要上報的,我親口講了她是第一個,這也是要上報的證據,對吧?(路德:好激動,)所以她那一刻什麼都顧不得了,又很釋然的,開開心心的就結束了。

其實她本人沒有惡意,只是太急於把這件事辦成了,她可能沒有想那麼周全。但對我來講,那一剎那,一下腦子裡面什麼樣的情況都出現了,什麼帶著三把槍的,後面跟著黑幫的,全都出現啦,這個還是很歡樂的一件事情!

路德(00:48:49)

所以現在想想,大家要知道啊,作為你具體真正的當事人,就在那一刻,心髒病都會嚇出來,我跟你說,絕對的啊。因為當時閆博士跟我視頻說話,我看到閆博士嚇得發抖,渾身。好像是躲在一個牆邊。

閆博士(00:49:10)

FBI開槍是合法的呀,她不是隨便什麼人,因為我樓上是有保安的,他能上來,必然是她出示了FBI的證件,所以才會沒有任何通知就上來的。

路德(00:49:33)

是,所以大家知道,閆博士走到今天的,真的是承受了很多很多。現在,為什麼當時我直播非常激動,或者有各種情緒,就是因為一直從頭到尾看著當事人在經歷著什麼。所以用直播表現出來一定是不一樣的。這個是彩蛋啊,大家一定會感到很激動的,是不是?

好謝謝。下一位是艾麗女士,艾麗女士好!

艾麗(00:50:01)

好,應該講2020年是整個的全年地在參與爆料革命,在路德社,整個的都參與了,特別是剛才講到的119,還有一個是4月18號,是第1次咱們華人參與班農先生的War Room節目,提前了三、四天文貴先生安排的,可以去warroom上節目。上節目之前,整個的119,123以及2月份全月全都是對病毒問題的學習、翻譯。印象非常深刻一直在學,因為太難了,開始的時候聽不懂,最後能夠聽懂要感謝閆博士一直在教我們。但是我覺得從4月第1次中國人上WarRoom開始,全面啟動了華人在英語世界裡對病毒事件的傳播和怎麼樣共產黨對中國人的統治。我跟班農先生談的時候,講無症狀帶菌者的傳播力很大,但是中共不談這件事情,中共故意隱瞞;他就很驚奇的在笑,他完全不了解中共國的信息。可以將,從那個時候1期1期的,秘密翻譯組很多人,木蘭女士以及文貴先生安排多少人一直在上,最後把WarRoom又翻譯成中文,整個的中英文之間的互通就是從4月份開始。而且那時候正好是閆博士最要緊的一個月。

我再說一遍429,429還有一個別的意義,前兩天找新聞聯播的時候突然發現,429那一天開始,國際銳評,大家去看,一直到520,每一天一個專題全部都在罵,美國在把病毒事件甩鍋到中共。之前從來沒有過,國際銳評每個月也就一次到兩次,但是從429開始,一天都沒停,一直到5月20號。大家去看,美國甩鍋病毒,中共的反應說明在這個時間是最恐懼的,可以講它們是尿不濕帶不完的,就是完全嚇尿了。

那個時候閆博士剛剛出來,對整個中共的高層的震動是遠遠超出我們想像的。它們最怕閆博士跟美國合作,或者把這些信息報給美國,因為他們肯定有情報,已經和班農先生見面了。那個時候罵班農,第一次罵班農就是5月2號5月3號的國際銳評,在病毒問題上,班農先生要把這個引向中國等等等等。所以我覺得這個是非常的,非常不一般的一段時間。

另外呢,就是9月10號路德節目正式開始有翻譯,今天在我們群裡面也有三位翻譯:威廉,Nick,Lully。剛開始翻譯的時候,我印象特別深,因為我在做這個翻譯的直播推流。我推流完Nick就跟我講,他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他翻譯到最後我已經聽出他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因為他一個人翻全場,一個半小時​​,我們還輪著說,他一個人翻全場的時候,到最後他就已經累到喘不上氣來了,他說太累了,我真的堅持不下來。

但是就是這樣,憑著這樣的堅持,每次都堅持下來了。堅持不來的時候,大家就說我們看一看路德,每天做兩場,要說這麼多內容,他是在說,我們只是在翻譯,翻譯和創造又是不一樣的,阿瑟、韓梅梅我們有十幾個,還有喬巴,里昂那多都在各種節目中出現過,我覺得他們能堅持下來,就是被爆料革命的精神鼓勵,能堅持就是大家一直在互相的鼓勵,沒有力氣也要堅持,一定要把它說好,一定要讓英文的這個頻道做好。最後留言的人越來越多,從歐洲的荷蘭,北歐,瑞士,瑞典,芬蘭,包括英國的愛爾蘭和蘇格蘭以及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各地發來的,最開始一段時間非常熱鬧,特別是到了病毒和三塊硬盤的時候,哇,全球發來賀電啊,感覺。

就是關注的人數非常的多,所以我們才感覺到英語世界太重要了,讓他們覺醒太重了,所以我覺得這是讓我感觸特別深,而且我特別的感激我們這些翻譯,很多時候像現在早上的翻譯就Lully一個人,有時候一個半小時​​有的時候延長就一個人翻譯下來,大家說話都非常快。現在他們的語速我都覺得我都聽不懂啊,非常的快,大家水平猛的往上提高。確實讓我太感觸了。要是時間不對得話大家可以指出。

最後要提今年的119,我覺得到最後的那天晚上的時候路德還在信心滿滿,我們都還在信心滿滿,只要不到12點,第2天120的12點,都有可能甩出來很多的重磅,真的,我覺得就爆料革命路德社,還有文貴先生這邊所有能夠動用的滅共的力量,真正對中共制裁起效的,大家都乾了,已經用盡了所有的力氣,當時就是這種感覺,就是等待,等待簽發,這種感覺真的就有點像,429那天晚上路德一會兒走了一會兒走了,我就想,唉呀,這應該一定是好事,一定是馬上就要安全到達了,就是有這樣的一種期望,所以我覺得119那一天也是對我印像很深,也是和莫博事是和冠博士在一起,所以印象非常深,這一天彭佩奧先生對中共的定義:反人類罪的定義,那已經非常激動了,那個時候的心情真的是一晚上睡不好覺,就等著120看看中午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真的是數秒,所有的電視幾台電腦全部打開、手機都在看不同的頻道,等消息,所以這一天對我的感觸太深了。

真的我覺得可能這樣的挫敗正是上帝的意志,就是需要更多的人的覺醒,只有所有的人的覺醒,才對這個地球是有希望的,因為每個人都是生活在地球上的主人,所以我覺得這可能也是上天的安排吧。

路德(00:57:40)

艾麗女士分享、分析的非常好啊,接下來是我們墨博士。

墨博士(00:57:51)

好的,大家好,我覺得2020年是路德社的平台上了一個新的台階的一年。大家也可以看出,自從119到現在,基本上整個路德社的團隊更加專業了,包括我自己。119的事情,當時我並沒有很重視大爆發的情況,因為人傳人我是知道,但是我太太非常的敏感,從那天開始,我太太用了很多資源,包括我去查這個事情,最終129羥氯喹也是因為有119的事情讓我們重視到這個事情。認識到這是一個危險的時候,我們才去做這些工作,也就是說我認為這件事情剛出來的時候,聽說的時候,不如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去回溯,去用的時候,才會有真相,所以說我覺得有時候懷疑或者質疑並不是問題,而路德社一直給的東西就是:我們給你信息,用你的自己的思想去驗證和去推動才會得到更好的。

還有一點就是我第1次做節目是1月13號,那時候最早是跟老江路德一起做,為什麼我會做這個節目?因為當時路德社的節目已經講到了中共的科技脫鉤,講到了很多病毒和醫療的問題,但是我這麼多年一直心裡知道,中國最大的威脅來自於科學界,還有來自於與世界的科學界的勾兌,因為中國的科學界跟世界科學界是融合最好和最深的,所以那個時候我一直想發聲,路德當時給了我這個發聲的機會,這個一年過來我發現我的判斷至少沒有錯,但也可以看到,當有知識的科學家,有高級知識的教授,開始站到邪惡一邊的時候,對這個世界的破壞,遠遠大過那些偽類,當時我做節目看著老江罵那些偽類,罵那些渣滓特別爽,非常的開心,但是我沒有那個本事。我只想暴露一下或者揭露一下科學界真正的黑暗,讓大家認識到,這些黑暗的科學家對社會的危害,特別是在中共領導下的科學界的危害,遠遠超過那些偽類,超過我們看見的人。事實也證明了,現在是科學界阻擋了滅共的進程,WHO,美國的科學界,美國的環境科學家,美國的各種經濟科學家,現在都在阻撓滅共的潮流,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共還能活到現在的一個重大的因素,這也是我當時為什麼要出來做節目的初衷。只是我沒有老江那麼好的口才,能罵的那麼爽,罵的那麼痛快,罵的那麼讓人警醒而已。所以我覺得我可能慢慢還會提高,這一點是我錄的節目,真正的是成長的一年。

還有一期,是5月11號還是12號,那時候我們講G系列種子的事情。現在回溯過去,會發現我們那時候講的實際上還是蠻正確的,如果只講情懷的爆料革命實際上非常的縹緲虛無,沒有利益、沒有生存、沒有回饋的物質的幫助很難讓這個G系列真正的和滅共融合在一起,那時候我覺得這麼半年下來,雖然經歷了很多的困難,但是我覺得這個種子好像已經可以說是發出芽來了,也是非常非常好,所以說這幾個事件,除了閆博士119和那兩篇報告以外,剩下我覺得這個對我感觸最深的是這三期節目。

還有一點我稍微吐槽一下,跟路德先生做節目非常非常的壓力大哦,特別是安紅女士,因為每次弄完以後路德經常是爆料一砸下來,第2句話是:安紅,你點評兩句。這還好,安紅女士在我之前如果直接砸在我頭上,我真的有時候沒有5~10分鐘的緩衝啊,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因為我腦子的迴路有時候真的跟不上,有大量的信息的衝擊,因為就像喝了一口水,你馬上讓我說話,我肯定會噎住,但是我很佩服安紅女士做的,給我一個緩衝的機會,我相信其他的幾位博士也有這個感受。

路德(01:02:35)

好的,謝謝墨博士。接下來冠博士。

冠博士(01:02:42)

好,大家好啊,今年確實很多事情。我說三條線吧。

第1條線當然就是病毒的這一條線;第2條線是病毒帶起來的後面中共內鬥,包括大選實際上也是一個中共政治和美國政治一個大混戰;第3條線呢,就是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自己的發展的這一條線。

9%就中共實驗室來,然後後面我就去自己去,這個自己在這個辦公室裡,我就去查,然後查完了果然是這樣,因為當時因為我也怕路德被人忽悠嘛,路德也不是專業的,然後我是這個在那兒是我是翻來覆去的,這個前後的這個仔細校對,然後後來發現是100%,我就知道,路德背後的這個爆料人呢,肯定是有真材實料的,從這個就能看出來了,那後面呢就是閆博士在路德社上的一系列這個爆料說的這個病毒的內容,當然這些內容我每次都會聽的,那我聽完了,每次也都是自己看的,所以這些內容從這個整體的邏輯上前後都是可以對的上的,所以當時呢就很明白是這個確實是這麼回事兒,那麼病毒的事情確實在一個節點就是4月29號,這個是天意讓閆博士逃出來了,那當時我記得挺有意思的,路德說這個六七十歲,然後我還自認為自己挺聰明的,我當時說那不是袁國勇就是管軼跑出來了唄,但確實是真的是這個閆博士她的這種勇氣,她的所作所為是文貴先生說她是天使,真的就是閆博士,我們怎麼誇她真的都不過分,這個就是為了拯救人類,而她到來的這一系列前後的這樣的事情,真的是這樣的一個天意,那麼這個429閆博士過來之後,然後就是這個後面的一系列的,這個兩個多月了閆博士沒有上鏡,但背後肯定有很多角力的,那我記得當時是這個7月份,閆博士是第1次上這個福克斯,那上福克斯的時候我當時上班嗎上班要把車停到停車場,然後停車場下去在走路。走一段去上班,那麼我就在路上的時候,但是聽錄的節目聽一半,然後後面突然是看哪兒發了一個信息說這個閆博士上鏡上福克斯,然後我當時點過去,那個時候真的是非常激動,我覺得我走路都走過了,因為閆博士上鏡,這個真相能在福爾斯得到推動,她一定是導致中共滅亡,對於這個巨大的民意和這個事實已經是無可辯駁了,這個科學上的事情,然後後來就是這個閆博士的兩篇報告,那麼閆博士兩篇報告,其實每一篇我們說從前到後那最早我記得路德節目做這個64的時候就暗示過,是不是報告出來啊什麼的,然後後面的話,嗯,這個一步一步,反正也是有很多較量的,最後兩個報告都出來了,那也是在這個科學界引起了巨大的這樣的反響,那

當然第1條病毒的線出來了,緊接著就是第2條是中共內鬥的事情,那因為病毒的真相閆博士真相揭露它就使得這個病毒的這個壓力,使得你不管最後發生什麼,這個壓力都會導致中共的滅亡,或者至少是某一派的滅亡,所以它這個內鬥就出來了,那包括到後面三個硬盤的事情,因為大家都把大選當一個角力場,總加速師,是他認為只有大選才能把這個所謂的病毒反過來,他這麼認為的,然後就是江澤民、曾慶紅、孟建柱甩出來三個硬盤,後面呢路德社的節目又爆了這個馬明哲樂心於這些事情,因為這些事很重要,包括張博,這個是真正報導了習近平現任政權的這個核心的白手套的管家,那麼特別是十億菲百億甜背後就是馬明哲,那這些這個爆料革命走到這一步,說明文貴先生之前的戰略,把這個中共真正最壞的核心層王岐山這個孟建柱,孫立軍這些人在這個內鬥的過程都已經打掉了或者打得半廢了,那在這個過程中中共內部掏空的時候,在這個時候那麼最高權力的脆斷就可以導致政權的崩塌,而當時這個方面的,這樣的條件都已經具備了,所以當時那些節目從這個三個硬盤到十億百億的這個事情,到後面這個天線寶寶的事情我都是這個中共內鬥的這樣的一種,我們給中共內鬥添油加火,那麼確實,走到今天也使得這個中共使出了全部的力量去搞了大選的這麼一件事。當然了這個不管,雖然說最後的結果120的,結果呢,我個人來說有一些意外的,但是這並不代表說這個中共內鬥就會結束,因為你不管,因為病毒的事情放在那兒,你要么是總加速師,要么是其他人兩個只能活一個,最後一定是你死我活。

那麼這個第3條線呢,就是這個新中國聯邦的這條線,我印像這個也是非常清楚的,因為當時64那天是建國儀式,我的這個建國的那個儀式我記得非常清楚,那也是在直播那天,其實我自己在家裡,我是這個穿了正裝的,然後坐在坐在家裡看的,那麼,我記得那天第2天是我第1次上路德節目,這個我記得很清楚,但是我還說了一下這個6月4號這個建國的事情,我自己的一些感想啊,這樣的事,這樣的事情當然是第1天直播嗎,確實非常緊張,當時我覺得我一開麥說話,我覺得真的是心都快跳出來了,畢竟路德社這麼大的平台能讓我上去,那麼到後面的話就是我們就可以看到這新中國聯邦建國的事情,到後面這爆料革命班農先生、朱立安​​尼先生。做英文節目,真正讓這個爆料革命這個一點一點的從這個路德媒體宣傳平台,慢慢的走向了國際,這個也是爆料革命真相帶來的影響力,其實說到最後的這個新中國聯邦的這一條線走到最後,最重要的是還是我們自己的這種實力要強大,因為現在這個世界上,你無論是中國也好,還是美國這些其他政體也好,它的本質都是很多地方都是精英他控制,然後他拿民意當籌碼來踢來踢去互相玩互相較量的,這樣的一個過程當然了,這美國體系還是比中國好很多,那中共他是這種完全壓制,美國是民意拿來當做工具,所以說最後,如果說我們以後的這樣的新中國,那麼真正的能有這樣我們新中國聯邦喜馬拉雅聯盟,這樣一股真正的自己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這樣的一種力量,那麼只有自己強大了最後才能保證這個人民的利益不被當球來回踢來踢去,所以說從本質上來說這個新中國聯邦做強做大自己是這個能達到本質滅共的這種最核心的這樣的因素,所以這一年從這個路德節目上我們也可以看到,這個過程是一步一步的這個一步一步都在往上走,所以說接下來的過程中,中共的內鬥中我們自己越來越強大,都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

路德(01:11:20)

好,謝謝啊,咱們說的是路德社節目的回顧,不是說整個2020年不在路德這節目的全部包在一起啊。

那肯定是絕對是最值得,但是文貴先生當時不讓咱路德節目直播啊,沒辦法。接下來康教授。

康教授(01:12:00)

在路德節目裡,真的是學到很多知識,每天都在成長,真的是提高你的認知水平啊,相對這個大重啟的這個認知啊,這個概念以前是完全沒有的,對吧?這些宗教在其中起到這個作用啊,這個氣候問題跟他怎麼掛上鉤啊,像這個Bigtech這些大公司啊,還有這個這些東西都是以前完全不知道,然後在這個潛移默化中學到很多東西,其實這個時間點有時候都模糊掉了,每天都能聽嗎?你都不記得是哪天聽到了,但我說記得印像比較深的就是,就是我就跟病毒這個事兒相關的參與的節目,所以我就說三個跟這個病毒相關的節點啊,那第1個肯定是119,雖然大家都說過,但我覺得這點實在是太重要了,因為這個真的是閆博士在那麼早的時間點上把這個病毒的事說的這麼清楚,而且把中共掩蓋這個事兒的企圖從那一點上那麼早,就給他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就給他把路給堵了個差不多,這個非常非常了不起的,首先她救了很多人,其次呢真的是給了全世界這些善良的老百姓的一個了解真相的機會,不讓中共把這個事混過去。真的,我現在身邊的人有的時候跟他們說這事兒的時候,我說我都不用提,有人說這個事,我相信是生物武器或者實驗室出來的,他說你你知道一個叫閆麗夢的人嗎?就是外人,我說你知道他說這個對呀,他說,就從你了解她的生平,她為什麼會放棄在香港那樣的生活放棄自己的親人出來就為了撒謊嗎?對她有什麼好處啊?這不合邏輯啊,她說的肯定是真的呀,對不對?所以就是這個人還不一定是一個說美國的保守派,我覺得他不是啊,我沒有了解那麼深,但我覺得從他這個邏輯上正常的邏輯上就能想明白這個事兒,語言不是這樣的,說話這件事兒就已經啟迪了很多人,讓他已經明白這個事兒。可能是像主流媒體說的那樣,哪怕一直在傳播這種東西,所以我覺得閆博士那時候站出來真的是給世界一個機會,不被中共把這件事混淆過去混過去對吧,同時當然救了很多人,當然閆博士所講所說那時候說的,咱們強調那5條到現在還在驗證啊,這個事太神奇了,我覺得閆博士這個水平就不用說了哈。其次路德社爆料革命,在這個過程中,在那個時間點把這事說出來,真的是得到老天眷顧的一件事情,真的是 我覺得這個真是非常偉大的,所以119太偉大了,而且從我個人來說,我經歷跟那個冠博士特別像我說的是119聽了路德之後,因為我們是做這個生物的嘛,我當時也不信,我當時也同樣有感覺是不是路德說過了,我有那種感覺,我應該來看一看呀,不是讓我告訴他一聲,然後我當時也是過了幾天,我沒有第2天,過了幾天之後我自己去看看,看完之後,我也是第一眼看完之後就,哇,這個真的是真的是中共做的,然後後期我就好像給路德發了一些什麼私信的,基本也沒理我,然後後來呢,我就自己寫了博客,寫了博客之後,3月初寫了一份,然後也沒有這麼大影響,後來5月初又寫一份之後我又發給路德先生私信,想要幫他傳播一下嗎?結果就是這就是延到第2個時間點就是5月初,那是我第1次上路德節目,就是路德當時就是早上讓我周六早上去的,是讓我給他打電話說就聊一下。你就聊一下,剛聊不長時間路德說那個你晚上上節目吧,嚇得我腿都抖了,然後當時我就答應了,但是答應之後我就是站在那個陽台上,好久不敢回屋裡啊,一個是太緊張了,我說我晚上路德節目,這麼大的平台,我能不能說出話來,再有就是我說我回去怎麼跟我家人交代?我沒跟人說一聲就答應了,但是後來呢,上了那個這個節目,然後當時就也感覺特別的興奮啊,上完節目之後還好久睡不著覺啊,現在自己能參與到路德節目裡,從一個真正的看客觀眾到成為這個路德是一個家庭能去說一些話,我覺得特別激動特別的感覺真的是受到眷顧,我自己覺得是這樣子的感覺啊,所以這個事對我來說很值得紀念,5月應該是6號或者7號,記不清了,我記得當時還是第2天吧,應該是在電話裡,好像是跟閆博士說了幾句話,但是我不知道是閆博士,我當時也跟這個冠博士想法一樣,應該是一位年齡大一些的男士。我當時聽這個女士說話,我沒想到這個是我們的英雄科學家啊,這是第1次跟閆博士交流,當時居然是沒認出來,這挺有意思的,然後呢,再一個就是第3點,第3個時間點就是7月10號吧,應該是閆博士上這個福克斯節目那天呢,閆博士都不記得了,然後安紅姐也不記得了,是我跟安紅姐一塊做節目的,我自己當時記得特別清楚 ,因為當時可能是墨博士有事就沒來嘛,所以我就跟頂班一樣就去了,然後當時我跟安紅姐可能還不太一樣,因為我大概知道閆博士接受了採訪,就是這個採訪就始終出不來,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來,然後呢,當時路德去換領帶是我就想會不會有這樣情況,真的是路德帶紅領帶出來的時候,然後安紅姐馬上就哭了之後我就看見我的眼淚就一直掉啊,我都記得,而我就一直在笑,但是大家看不到我的笑,真是太開心了,就是看著閆博士出來的時候覺得如釋重負啊,因為閆博士雖然我們都知道她的存在,知道她的這個爆料的這些真實性,但是她沒站出來之前,這個事就沒有做實對吧,但是等她在媒體上這麼站出來之後,那就回不去了,對這個事兒就全世界都知道,你信和不信已經全都知道了,這個事就已經中共已經完全無法抹掉,所以這個歷史意義特別大,當時我就是特別開心,其實到後來我有點很激動啦,但是沒有像安紅姐那樣就哭了,最後就我就感覺咱們現在這個爆料革命呢,因為經歷了川普總統沒有能聯任這件事,好像大家有各種各樣的這種挫折感挫敗感,我覺得我也是這樣,有這個心理路程,但我覺得這個很正常,就像我們這個前面幾個嘉賓分析那樣真的是這種就是就是上帝讓誰滅亡必先讓誰瘋狂,我覺得這就是讓他瘋狂的一個前提,那也就說明我們現在這個火候還沒到,滅共的火候沒到,還需要我們每個人更近一步去努力啊,對吧,它就是一個對吧,我們的可能就是我因為我們每個人沒做到這個位置上,沒有啟發更多的人,讓更多人了解這個真相,所以老天覺得時候不到,然後把它再推遲一下,給之前更進一步瘋狂的這種。這種這種機會啊,這樣有可能滅亡的更徹底,我覺得這個它滅亡這件事我是一點也不懷疑的,但是他是不是這麼快的滅亡,這個誰也不好說啊,那從個人角度來說,我覺得就是不管現在我覺得從我們現在認識到這個程度了,已經知道這個世界的黑暗了,這個世界不是說現在才開始黑暗的,他早就黑暗了,以前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現在我們知道黑暗的時候你有什麼選擇嗎?我覺得對我們這樣的戰友們,大家渴望光明渴望正義的人,你現在沒有選擇你只有去去跟他做做鬥爭,把它推翻,對不對 ?這個過程中我們每個人去努力就好了,這個路長一點短一點我覺得都可以接受,差一點我們有更長一段時間的奮鬥的,這個快了,有可能的話,這是一個每個人提升的一個提升的一個好機會,所以我覺得這個沒什麼,大家只要堅定的放下這種負擔去追求就可以了,而且我最後再分享一個就是咱們班農先生這個上節目這個我也很感慨,他的老父親上節目的那一瞬間我也特別感動,當時我記得這位老父親就是好父親,有句話我當時印象特別深,他說,put your stare into it就說,你做什麼事說你要用心去做,你用最真的心去做,就是咱中文說的,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我覺得這個是說的太對了,任何事都是這樣的,對吧?你做你的事業的工作,包括咱們的事業上,你用心真想去做它的時候你才能做到最好,你自己也能得到最大的滿足也能達到最好的效果,那麼這個就是我們跟在我們一起共勉吧,我們就是要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把自己的心放進去的話,這個事一定能做好,謝謝路德。

路德(01:21:00)

康教授做事絕對是,就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你去看他的博客那些東西啊,那真的是太高了水平,這個閆博士最有發言權啊,是不是啊?

閆博士(01:21:03)

康教授是我非常佩服的人,當然,其他的我們不能涉及每一位,包括幕後的默默付出的這些戰友啊,義工啊,包括在所有下麵點贊頂推,然後傳播郭先生這些事蹟的朋友們大家都很不容易,但是我想說的就是,雖然康教授沒有露面對吧,也有很多外界的這些中共操縱下或者影響下的聲音在質疑是有沒有這麼一個人,為什麼是個假名對吧?但是我一直說,大家當有一天共產黨不在的時候,我相信康教授冠博士啊,所有我們這些博士啊嘉賓啊,都會很樂意走到前台,沒有必要現在給他們帶去風險。但是大家現在在跟他們朝夕相處的一些節目中的接觸當中,你只要知道我們有這麼一群人默默的在一起和你們奮鬥,用每一個人的知識,像康教授剛才講的那樣,那就每個人在接受他之後,他會用自己的這方面去分析,然後去綜合去提出他的意見,然後再傳播給其他人,這就足夠啊,這是康教授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因為我跟他接觸最多嘛,我們在合作的過程當中是非常好的搭檔,然後互補的地方很多,所以我可以講康教授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位學者,然後我也很期待以後有一天,就是我們大家都可以這樣大大方方的和大家一起直播和他在一起談話。

胡博士(01:22:35)

哦大家好,嗯,新年快樂哦,這一年以來我比較印象深刻的,除了119以外,就是5月8號,路博艾康談就是康教授那次打假這個Rtg13那次的節目,因為其實這個為什麼我提著兩次呢?因為其實這個119對應的是9月14號那份報告的第1份報告,5月8號這次的康教授和閆博士一起的那個對這個同意不同意分析的,對應的就是10月8號的第2份報告,因為這個這個報告的這個邏輯就是第1份報告。我證明這個它是人工操作的,第2份報告去證明他們造假,掩蓋,這兩個之間其實是互相密不可分的,比如大家因為我們最關心這個報告出來的這個反饋嗎,因為如果你看這個地方報告出來後,幾乎鋪天蓋地大部分的人,就問一件事,你們為什麼不用Rtg13,你們為什麼一定要死咬住ZC45和ZX21,而且現在大家可能也認識到了,把模版弄對有多麼的重要,因為你模版不對,他的最後一招一旦給你甩回來後,你就不知道誰對誰錯了,對吧,所以這個模板是極其重要的那麼那幾個迷惑人的魔法,當時這個5月8號的時候,當時我一聽哎呀,怎麼能把這個東西說的這麼專業。

  這個絕對是行內高手啊,我當時第一反應就是這樣,他說之前全靠這個閆博士,這個在短信,然後這個交流給這個路德先生,但畢竟路德先生他不是這個行業內的人,所以他轉述的時候有些東西特別像如果說複雜了的話。可能還是有的時候不能100%的全部轉收到,但是這個後來有了康教授冠博士以後啊,這個很多信息就基本上可以100%地傳達出來,甚至還可以傳達的更清楚,然後當時我當時我的印象就是5月8號我當時一聽完我就知道,這個因為造假是個很敏感的一件事情啊,特別是對這個科學圈的人來講的話,如果你知道他這個造假的話,這個你往下接著順著這條線來分析,一連一串後面他幾個病毒全部都是用同樣的方法造假,你就可見那一次是多麼的重要,然後後來我印像比較深刻的就是9月3號這個雲南礦洞打假這個事情,當時最早的時候就是從這裡我對這個也是非常佩服的,一點就是閆博士有一點是我我覺得我們身上都沒有,就是她經常能從一些很小的事情能看到這個事情背後,而且她敢於把這件事情說出來說清楚,就像這點跟路德先生非常像,還不會說哦,有2%的可能5%的可能,有可能是這樣。有可能是那樣啊,從來不是這樣子的,她只要吃準了這點,我很少在我們的同齡人裡面見到這樣子水平的人,然後在雲南還弄這個事情,不是當時,你大概做到9月3號的時候,你們去看雲南礦洞,說那時候僅僅是網絡上,我說不好聽只是個謠傳而已,但是現在的話,當時閆博士就說這個是一個非常重要德事情一定不能讓這個事情最後攪渾水,在我們如果一開始沒把它壓住的話,以後的話你就站不住了,所以我們的節目呢,大家都可以看見,提前7個月6個月就把證據立在這裡了,再也不會變了,再也不會拔了,但實際上,你看看後面這個10月到了11月的時候鋪天蓋地,12月份鋪天蓋地。但是你們去看看那個外面的這些節目,那個特別是一些左媒鋪天蓋地都已經是礦洞說了,現在礦洞說就像講那個洩露事件,有70%的專家都在站在那一邊,但這句可見,當時那時候是在9月份的時候,這只是一個非常微小的一件事情,竟然沒有一直做,我覺得這個本領我覺得實在是太佩服了。然後就是9月10號 朱利安尼老先生第1次那個神秘三重照,還記得嗎?那一張照片裡面,照片中的鏡子中的鏡子,鏡子中的鏡子,為什麼認為那一次特別重要,因為那一次事應該是閆博士第1次把這個東西經過這麼嚴格的審核把他上報。還有一次就是我們的自行車事件,自行車這兩次加在一起都是一,終於這個信息在7月10號第1次在福克斯News出台以後,慢慢慢慢終於走進了政府的真正的這個關注的圈子裡面,我覺得這也是極其重要的,然後還有一個大家,可能不知道記不記得9月23號的時候這個魯道布斯老先生採訪閆博士,我記得那時候路德先生說這個老先生採訪閆博士一定是黑屏的,但是閆博士那個眼神就能讓他100%的確信說的這一些東西是真的,當時這個我當時身邊有一個人也是看這個,就跟我說,哦,他說你們那個閆博士是太厲害了,她這種面對媒體的能力她眼睛都從來不躲躲閃閃,這簡直是非一般人了,這個是非常罕見的一個特徵,我說是啊,因為他說的是真話,所以你有底啊,當然眼神不用躲躲閃閃,我們正常人上台演講的時候,就算你說自己的報告有時候心裡都會有點發虛,可見對這件事情有多麼的肯定,而且當時我的印象非常深刻的就是魯道柏斯先生就問,如果這件事情要調查,到底該怎麼辦,閆博士:首先推到CCP,你看這件事情,每一件事情都是跨越了六七個月,現在WHO出去調查的時候,我們終於看到了,是你可以去派國際組織去調查,但是能行嗎?做得到嗎?你能公正的調查嗎?只能喝酒吃肉。可能呢,我們還想著拿病毒樣本拿實驗室樣本去比對,最後這個事實又一次證明這一點,他也不是對他們對每一件事情,實在是能提前七八個月就能100%說出來,這一點我是非常佩服的,就是跟路德先生,他們倆之間真的是有異曲同工的作用。哦,每次都是我們在討論事情的時候,嗯,我們總是對一些事情不敢說,就像嗯那個路德經常說你們老是科學家不敢說百分之百可能有百分之五十六十的可能性嗎?但是如果這樣的話,這件事情真的是什麼都做不成,然後這個最後一個就是115,就是可能剛才大家都沒提了,就是彭培奧先生在這一點,我個人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佩服,真的是極其有膽 氣,而且這個115能抓住事物的關鍵的時間,你像119那一個橫槓在那裡的,使得後面有多少事情沒法走向我們不想看到的方向。而115這個fact shid也幾乎是給WHO病毒真相形成極大的推力,最後形成極大的製約,這樣你能找出一篇報導,沒有一篇不提這個115的,什麼人都得去提115 ,就是他那個對於病毒真相提出的三個大的疑問,而這三個其中第二和第3部分幾乎都和閆博士的這個報告非常相似,我想分享的就這樣。

路德(01:30:28)

謝謝啊,謝謝胡博士啊,謝謝胡博士,博士也是牛人啊,唐博士,唐博士好!

唐博士(01:30:37)

謝謝大家,嗯,我是來得最晚的一個了,去年那個12月10號我記得是第1次上路德節目,嗯,當時是怎麼回事呢?是啊,因為我在我們農場有一個每週直播節目,當時做了一段時間,據我們那個農場主反映還不錯,所以呢,他就推薦了我能不能幫助路德,就是說這個啊,在這個在這個路德社節目幫一些忙,實際上呢,我這幾年來一直關注路德社,學到了很多東西,就是說一直聽到了很多料啊,我特別喜歡戰友各種評論,真是受益匪淺,但是我自己呢,有的時候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也會有一些,就是能表達出來的那麼一種緣分嗎?正好有這麼一個機會,然後我們農場主問我說說你敢不敢去,路德是要求很高,經常說話越來越快,你看那個莫博士原來說話挺慢的,現在說快了,然後我就跟他說,我說沒問題啊,我相信我可以做到,實際上我的想法呢,就是說我想利用自己的一些東西吧,就像大家能夠分享一些我我想的東西,能幫助一點也好,實際上呢,最後這個就是為達到目的呢,乾脆我就也顧不得這麼多了,也也不跟家里人商量了,直接就乾脆就光著膀子就上了,然後就這樣子了,嗯,雖然上的時間不多了,但是,我的體會還是挺深的,上路德節目你真的要有準備,而且你的頭腦一定要很清楚,反應要很快,不僅僅是說你說的很快的原因,而是說你的這個反應和這個觀點啊,或者等等的,真正是能夠讓大家就是說不是浪費時間而是使人真正得到什麼東西能真正就是說分享到一些很重要的東西,比如說最後就是說2020年吧就是說,對我來講當然是119,大家提了這麼多了,確實是個特別重要的一天,因為那一天呢,我記得我聽完了之後呢,嗯,就是說雖然說就是還是心裡面很難受,就是說很吃驚。但是呢,因為我知道CCP的這種無底線呢,並沒有太讓我完全的這種就驚呆了,而是我我倒是心裡面暗暗的罵了一句,共產黨你還真就敢干了啊,這個毒你還真有,真就下了,就說你還真就這麼想,以後的事情你就真下得了手,所以呢,當時我後來有件事情,我記得轉天我就跟周圍的這個同事就說了,因為當時還沒有傳到美國嗎,他們呢就是還不是特別關心,但我記得到3月份真正美國,就周圍這些人,因為他們就不是真正在美國土生土長的有好多呢,也是從別的國家等於說移民到美國來,後來等於說入籍等等的,他們這個背景呢都很雜,有從伊拉克來的,有從中東來的,有從土耳其來的,也有從前蘇聯這些地方來的,就是說這些人的背景呢,我發現特別奇怪的是像這些剛才我提到這些這些外國移民過來的,他們就普遍認為。這個肯定是中共放的,這個叫做生物武器,特別讓我吃驚的事,尤其是這些,有一些好像從原來共產國家出來的,由前蘇聯等等他們就特別相信,這個肯定是中共幹的,然後呢,很多美國人呢,就是說比較偏右的這些創普的支持者這些呢,他們心裡面也是這麼想,但是他們呢?就是說是一種跟那些這個這個地方來的人呢,他們又有點不一樣,但是他們就有一種模模糊糊,但有很多別的人呢,他確實是不相信,因為這些人呢就有點像是那個啊,怎麼說呢,我們說它比較白左也好啊,或者說他沒經歷這些中共的這些啊,這種行為也好,他們就覺得不對。是中國的地方鬧的也比更厲害啊,他們不怎麼可能自己來放毒呢,他們怎麼會自己來害自己人呢,所以我就要費很多的口舌,我記得當時就是說給他們講這件事情,所以就可見CCP對他這種這種邪惡是多麼超出一般人的這種範圍。方來的人呢,他們又有點不一樣,但是他們就有一種模模糊糊,但有很多別的人呢,他確實是不相信,因為這些人呢就有點像是那個啊,怎麼說呢,我們說它比較白左也好啊,或者說他沒經歷這些中共的這些啊,這種行為也好,他們就覺得不對。是中國的地方鬧的也比更厲害啊,他們不怎麼可能自己來放毒呢,他們怎麼會自己來害自己人呢,所以我就要費很多的口舌,我記得當時就是說給他們講這件事情,所以就可見CCP對他這種這種邪惡是多麼超出一般人的這種範圍。方來的人呢,他們又有點不一樣,但是他們就有一種模模糊糊,但有很多別的人呢,他確實是不相信,因為這些人呢就有點像是那個啊,怎麼說呢,我們說它比較白左也好啊,或者說他沒經歷這些中共的這些啊,這種行為也好,他們就覺得不對。是中國的地方鬧的也比更厲害啊,他們不怎麼可能自己來放毒呢,他們怎麼會自己來害自己人呢,所以我就要費很多的口舌,我記得當時就是說給他們講這件事情,所以就可見CCP對他這種這種邪惡是多麼超出一般人的這種範圍。

路德最讓我感就記憶尤深的,就是7月10號福克斯第1次採訪閆麗夢博士,但一直沒有等於說得到這個,這個正是媒體的這種就是說嗯採訪一直等的就是特別的心急,就覺得怎麼還不出來。就覺得這個你美國是這麼重要的事情,你還在這等什麼呢?這人天天在死為什麼呢?到底什麼東西阻力呢?所以特別的急,所以那天出來就好像一塊石頭落地一樣,就感覺真正的是,總算有人來報出來了,這回總算是大眾能看到這個真相,尤其7月底呢,等閆博士到DC去參加共和黨的會議啊,我就覺得應該有一個說法了,應該有個說法了,但是讓我可惜的是這個,這個雖然說是各種方面都有這種,好像就是要滅共的,馬上行動呢,可惜就是一直到大選前也沒有出來,然後真正到10月底呢,讓我10月中旬到10月底就大選之前呢,特別重要的我們就是也都參與了,我們農場很多戰友就是這個不派人跟中共的勾兌啊,還有他的三塊硬盤等等的這些爆料,因為我們這一切就是為了我們知道11月3號的大選,他就是滅共,和不滅共的這麼一個真正的大選,已經完全不是兩黨了,因為當時的這種觀念已經完全是爆出了文貴先生說出來,大家已經真正接受到了,所以為什麼要有這個就是整個的三塊硬盤啊,包括這個這些事情的爆料呢,也是為了這一切。

然後我們轉眼就說到了。1月3號是個大選,當了大選那天路德社一直在報導,尤其1月4號有絕對的大選之後的跟踪,我只想跟大家分享一下那個1月3號那天晚上的這個那個事情我就特別記憶猶新,因為當時那個聽完了路德的時候,講的時候,我記得當時看不懂。就是一直是領先的在各個地方,然後到了10:30的時候川普在各地搖擺州佛羅里達都已經贏了,可以說大選就基本是勝算了,然後下面那五六個州才是第2層,當時我就在想。文貴先生一直說這是一個滑稽的結果,滑稽的結果,然後我當時心裡面還在想,特別是我在想,這次好像是不是您說的,怎麼沒有那麼滑稽,不懂,結果剛想完這個事情就特奇怪,10:30一過。這6個搖擺州全部停止計票,說到93% 90%就不在計票了,當時我一直等到了一點,我發現他們還不計票,這件事情一直到最後。哇,這個整個到那個1月20號就讓我們對整個世界和美國政治的這種看法就完全不一樣了,所以這些都是整個可以2020年路德爆料節目帶來給大家的這一切,所以謝謝大家的關注。

路德(01:38:00)

咱們的這個翻譯人員,也是跟墨博士一起做新聞解讀的這個KC。

KC(01:39:20)

嗯,好的,路德大哥好,各位博士們好,還有老江大哥閆博士好,嗯,是啊,我呢是在咱們路德是這一塊做莫博士的新聞快訊的播報工作,也會做一些音頻的剪輯工作,然後呢,非常感謝有這麼一個機會可以跟大家分享和交流,而我呢是在武漢工作和生活,119的直播節目,恰恰對我們而言是最為重要的一期節目,我們真的是在武漢能夠逃離出來,感慨實在是太多了,我就慢慢跟大家聊兩句吧,其實呢就是在19年底的時候,哦,我們是看到新聞說東西湖那邊是有那個SARS的,這個新聞,但是因為我們堅持和長期看咱們郭先生的直播,還有路德社的這個節目呢,其實對於信息來講,我們會去反向理解,那個時候就覺得不對勁,但是呢,1月初我大概記得路德大哥其實有節目有提到過,但是我們不小心錯過了,整個1月的上半月,就是那個李文亮醫生,他們的這個微信聊天的記錄的內容在微信裡面傳播,那個時候是覺得確實非常的不對勁,在1月19號那一天的時候呢,就是我們聽完節目的當天晚上這個老闆我之前的一位老闆他就跟我說他要回回國,因為他在東南亞做生意,然後我就說,趕快把這個票退掉,因為我感覺我很可能有點不對勁,很有可能會封城有SARS,結果呢,他就真的把票退了,然後呢正好也是我。離開武漢的那天晚上,他呢就沒有回來,但是他其他的幾個合作夥伴呢,就沒有聽他的話就回武漢來了,一會就出不去了,然後就整個上半年都是這個情況,我後來呢我就預感我覺得有可能接下來會進一步蔓延,因為畢竟是生化武器,有可能是湖北省封或者是全國封。然後我當時就跟我身邊很多人說了,但是沒有人相信我,甚至跟我身邊的親戚和家人說了,我說你們一定要囤糧食,還真有家人是在囤完之後三天之後就被封了,然後另外呢也有在北京的親戚,結果呢,從那個3月份之後回到北京。結果滿大街什麼人都沒有,還好買了一些糧食,所以說當時這個階段對我們來說非常的至關重要,嗯,確實逃離出來的真的是誠惶誠恐,因為我們出來的時候感覺到非常的緊張,因為我不知道會面對什麼?後來呢,就是大家的手機都可以查和搜尋那個航班是否有檢測出來的這個飛機上面這個病毒的攜帶者,但是 前面的飛機有,但是我們後面的飛機也有,就我們那一架飛機沒有,所以說真的很平安,而另外呢就是我也跟大家說一個情況就是在武漢省公安廳有熟人,就是跟我們說,其實二三月份最兇的那一段時間,省公安廳安排了公安干警去背屍體,然後結果呢,就是有40多個人感染,然後有幾個人還死掉了,這個情況是他真實告訴我的,當時的那個階段,後來怎麼樣?我沒有具體去問,但是這個情況確實讓人感到非常非常的壓抑和凶險,確實非常感謝閆博士,還有路德大哥,你們當時119這期節目,對我們來說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因為也確實是因為長期看你的節目,所以我們才對於信息有預判和這個分析解讀的這個能力,所以我們在牆內還有非常多的戰友,一直以來就是堅持和支持我們的這個爆料革命,很多很多的戰友都喝茶了,但是我們大家都沒有放棄大家,依然是一條心,感謝大家再次感謝,祝大家新春快樂,也感謝各位戰友,謝謝。

路德(01:43:55)

謝謝KC,接下來叫Lully,是咱們這個文案組的專門做了很多文案。

Lully(01:44:12)

各位戰友好。我是Lully,然後我做路德早間的同聲傳譯,然後非常非常榮幸能夠代表路德社新中國聯邦向英文世界傳遞真相,然後非常非常感謝啊,各位在過去這一年路德社的這個精彩回顧,我是一個00後,作為一個年輕一代,我我展望未來,我非常期待新中國聯邦制度的改善,就比如說能夠學習西方以下對上製度,就比如說天主教的僕人文化,做上的必先做僕,就像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常自省,因為好的製度能夠使偽類變戰友,那麼壞的製度能夠使戰友變偽類,就然後爆料革命是我們人生一輩子的健身健智健心的這樣一個過程,所以我希望爆料革命的戰友可以找到真正的幸福,喚醒心中的騎士,以愛為力量的源泉,做上帝忠誠良善勇敢的僕人,傳播病毒真相,那麼我相信神的國就一定能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謝謝路德。

路德(01:45:40)

Lully是同聲翻譯組的,翻譯的英文節目水平特別高,特別高,都是特別厲害的,最後還有一個同聲翻譯組,最後一位威廉。

威廉(01:45:58)

大家好,我現在是負責晚間的翻譯啊,然後閆博士好,安紅姐好。各位博士好啊,這一年的話我覺得最印象最深的肯定還是119,因為我也算是這個03年SARS有經歷過,這可能也暴露了年齡是吧,所以,看到那個新聞的時候,當然在1月初12月底,其實路德節目已經有了鋪墊,嗯,當時就也沒有特別的重視,但是我當時跟家里人說了,我說這個武漢可能要封城,大概是這個十四五號吧或者十六七號吧,然後呢,跟大家說了,以後家里人沒有當回事兒啊,因為我也並不在武漢,1月3號突然封城,就是那個震撼的話,包括我覺得就是對對家人的震撼非常大。用個聖經裡的一個小故事吧,我覺得就是通過這一年的話呢,就是非常感受到中共就是巴比倫那個大淫婦,很難想像到全世界各個國家對吧,利益的家族也好,還是什麼也好。特別是閆博士那次,講出來應該是路德社有一期節目,我忘了是哪天的了,就專門講述了,嗯,美國的這些高級的科學家居然在2月6號,我那天也在翻譯,居然在2020年的2月6號沒有去想著說怎麼去定性這個病毒是哪裡來的對吧?當時沒有在想這找病毒的起源,一年以後在武漢去查,然後在2月6號大家就在一起發郵件勾兌,我覺得其實我們發現了很多的證據,其實現在在整個英文的媒體上和主流媒體上,還是沒有得到很大的一個重視,所以我覺得可能這也是2021今年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事情要去做吧,我大概就是這樣,然後祝大家新年快樂。

路德(01:48:42)

好的好的,謝謝啊,謝謝,今天咱們這麼多人,所以大家很疲勞啊,剛才在放炮竹啊,雖然咱們這裡還有幾十分鐘才倒計時,咱們今天就不不繼續下去,最後閆博士啊,給大家來總結分享一下咱們就結束。

閆博士(01:48:58)

就想說的是,就像剛才很多嘉賓們也提到了那樣,可能只是時間還沒到。然後我們還要等待,因為畢竟滅共也好,重建一個大覺醒的這個社會形態也好,都不是我們一個人的事情,也不是爆料革命,這樣一個群體所能夠承載的,也不是新中國聯邦這樣一個國家形式的政體所能夠一力推動的,必須要全世界的人共同努力才可以,就像我們病毒真相想用共產黨的真相還試圖讓美國的兩黨能團結合作對吧,但是這個要花很長的時間並不會像我們想像中的有這種思想,其實我一直在想,那都是因為我們受共產黨的教育,黨的教育就是今天告訴你啊,黨說了啥話,明天就全部下那個開會傳達指示政治學習,然後學校裡面開始辦徵文比賽,小朋友上去朗誦,然後對家庭作業要在家默寫爸爸媽媽簽字對吧,這個傳達效率太高了,而且由不得你不聽的。人家覺得就是你說這個我要去看、判斷,我看到的時候我也不一定當頭號任務去判斷,他可能不一定現在關心,就好像病毒的事情一樣,7月份的時候很多老外他也沒那麼關心,覺得這跟感冒差不多,現在WHO去檢查,你們看看網上那些翻車的評論對不對?左中右都站出來表示不相信,我們推動的能在半年一年之內推動到這個成果,我覺得我們大家真的應該是開心,那我也就說就是大家全世界的人,都還沒有醒悟的時候,我們去推動,必然遇到重重阻力,但是只要我們站在前面開始推動這股力量就會變得越來越強大,我們一點都不要灰心,一點都不要氣餒,不管誰在當政,不管誰想去勾兌,那個利普金病毒學家去中共勾兌,2月份回來就先得了新冠,對不對?然後英國首相那個時候,約翰遜對中共這個事情不以為然,他自己進入ICU,所以,很多東西都是要到那個時機,時機到了才會做到,時機沒到,我們永遠都在行動,我們永遠去做充足的準備,我們已經開始準備了,郭先生準備了30年,然後等到15年離開中國,然後又等到了17年出來爆料,又等到了之後一系列的事情。到去年的6月份才正式提出新中國聯邦,所以每一件事情不做準備是不行的,你不行動也不行的,我們中國人還有一個很神奇的想法,就是我以後啊要什麼什麼,等我以後啊,我也去滅工,等我以後,以後這個 詞是教小朋友的,我長大以後要當老師,我長大以後要去做醫生,等到你已經長大了,你要么就在準備做老師考證的路上,你要么就在學醫當醫生的途中,如果你連這個都不去做的話,那你的以後你就一直做夢,一直夢到很以後,這個取決於壽命長短,但是與實際情況來講是完全沒有幫助的。所以我再次感謝所有已經行動起來,所有已經準備好的戰友,所有朋友們,不管您是不是已經加入了革命,擁有共同的目標,我們覺得正義,善良,真誠應該是這個世界主導的價值觀的話,那我們就一起努力,我相信過去的一年過去的幾年。爆料革命戰友已經推動了這麼多的事情,接下來的一年只會越來越順利,好謝謝啊。

路德(01:53:00)

謝謝,謝謝閆博士,謝謝咱們各位博士,謝謝諸位啊,安紅女士啊,老江還有艾麗女士,2020年已經過去,就是閆博士說的,就是把真正的進一步往前推動,文貴先生說2021年就是以毒滅共,在今天之後咱們不會再去回顧2020年,哪怕有多大的功績,多大的成績啊,我們都不會在乎,我們展望就是2021年,一切從零開始, 2021年一切從零開始,新年快樂啊,新年快樂!祝所有的我們屏幕前戰友新年快樂,拜年啦,拜年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