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貴看春晚V連線閆博士1是否有神秘力量在主宰和安排著閆博士

編輯整理:

洛杉磯天使准農場:文琪🌹

康州盤古農場:Ara

紐約香草山農場:某某(文成)

法國巴黎七星農場:楓丹白露

郭文貴先生在辛醜年文貴看春晚對庚子滅共年爆料革命的成就進行了回顧,把辛醜年定為以毒滅共年和以錢滅共年,與各位戰友進行連線,在三小時四十三分鐘的時間內全球戰友們與郭文貴先生共同辭舊歲迎新春,本系列將根據本屆辛醜年文貴看春晚的不同內容逐一上傳。

以下為第五部分——連線閆博士1是否有神秘力量在主宰和安排著閆博士

辛醜年文貴看春晚時間點1:42:41——

郭文貴先生:好,現在是絲兒,絲兒,是吧?現在要星星兒,我們是,.該我們的閆博士了,是吧?

(播放閆博士和滅共視頻)。

郭文貴先生:哈,科學家博士,我們的女神你好,新年快樂。

閆麗夢博士:郭先生好,郭先生好,新春快樂,祝所有的觀眾朋友們新年快樂、闔家幸福。這第一次跟郭先生一起直播連線,很開心呀。

郭文貴先生:我今天專門換了這個最新的咱們G-Fashion的戰袍。這個戰袍看看這個後面,這是帶有中式的、現代化的戰袍,這是今天專門穿出來,為您穿的。

閆麗夢博士:謝謝郭先生。

郭文貴先生:特別是今天,這個時候你看這都是這個樣子的。今天特別高興,咱倆第一次出現在自然的螢幕上,本人沒見過面,非常的,非常得我都有點激動了,你知道嗎?激動了。

閆麗夢博士:我也很激動,郭先生。

郭文貴先生:今天我們的女神非常漂亮,非常中國,像新娘一樣。

閆麗夢博士:專門穿一身紅衣服,喜慶一下嘛。

郭文貴先生:對,非常非常的好。今天的山東的青島聽說天氣不錯,咱們的老家的地方。而且是昨天晚上大概淩晨兩點的時候,青島的一個我特別特別好的,我過去的一個老師現在搬到青島去很多年了,昨天給我發個資訊,他說明天聽說是閆博士要上節目,他說代我問兩個問題,後來我看到問題都很奇怪,我說你的問題一個也不能問,我說我們準備了一些問題。今天特別是.我覺得閆博士,我真的是無法用各種語言,我是想了很久,今天我在刷牙時想,我給科學家問題的時候,我想所有的問題,就是說幾乎到最後終結的時候都是兩句話上,一個是你的安全,一個是對你的感謝。但是我當時就在想,我可能要用任何語言都無法形容的就是對你的感激,這個感激真的是就像我一再給你說的那樣,你坐在那裡你覺得就像你是一個人,這是我做的事兒嗎?我做了這麼大的事兒嗎?我值得擁有這樣的讚美嗎?那麼另外一種人就像九指妖一樣,她覺得全世界的所有找我的都是因為我Sara長得好看,我這九個手指頭比別人特別,她完全是一種變態的心理。而你恰恰是健康的心理,你就會想說我真的做得那麼重要嗎、那麼大嗎,我剛才我相信你聽了班農先生的節目,再一個昨天就是晚上四點多鐘的時候,歐洲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 我相信他會是歐洲未來最重要的領導人之一,特別的是一家人家給我打電話說,我不擔心共產黨會對我們怎麼樣,郭先生我想錄一段視頻感謝我們的閆博士。後來,他發給我以後,我覺得為了他的政治前途我今天也沒有往外放。但是他其中的家人有一句特別特別重要的話,他說我家裡三個女兒,他說現在的不是男人沒有勇氣,他說作為一個母親或未來可能作為母親的女人,我們對所有的正義和利益已經辨識能力絕對的模糊了,他說這就是共產主義帶給我們的威脅。哎呀,我覺得這當時我就一下子我就受不住了,我眼淚就下來了。我特別想跟你說一下今天第一個,科學家你一定記住,不論你來自於哪裡、不論是你是在什麼地方,不管你曾經是什麼人就是在一年前回憶路德訪談在119這個節目的時候,你所做出的驚天的事件和對人類的整個的大拯救和喚醒,包括你提出所有專業上的這些事實,還有您給所有的我們每個人帶來的對這個病毒的警醒其中包括我,如果我沒有你這樣的人、沒有爆料革命,我一定是最不戴口罩的那個、最不在乎的那個人。我覺得我活下來,我還告訴我身邊的人、我的家人,以我為例,你絕對是給人類帶來了最最偉大的一個警告,所以說你值得稱得上,你真的是天使,所以說我必須對你絕對的感謝。那麼現在我要請教你問的問題,就是為了您為了當這個天使和不自覺地當了天使,由於香港的這個整個孩子的呼喚震撼了你、由於爆料革命影響了你,最後路德訪談讓你發出了聲,那麼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勇敢地和你站在了一起,我們過得這種災難性的考驗和一次次的威脅,只有你我、路德知道,沒有人知道,我們每次都好像有一個巨大的手在幫我們一樣,那麼叫你和我、我們躲過了一次次的災難而且達到了我們的目的在西方發出了我們的聲音。你的兩個報告,已經是成為人類上科學界、知識界、政治界,任何人都必須尊重的一個有權威的報告。就像昨天我說的一樣,很多政治家說,閆麗夢博士說的事它叫知識、科學和專業,說政治家們這些政客們對病毒的包括WHO它都是政治,老百姓不相信政治對一個科學醫療專業的判斷,相信像科學家這樣的人對這個專業的事情和醫療的判斷,也因此,所以說就昨天早上你和路德先生的節目引起了共產黨極大的再次的慌恐,因為您這個所有的向全世界打擂和你說的專業知識再一次震撼了世界。這就是唯真不破,再一個就是天意在幫我們。我想請教您閆博士的第一個問題,那麼首先在回答我問題前,你可以戰友們先問一下,第一個問題:你是在實驗室出來的,你是山東青島出來的,你是一個女士,那麼你經過這麼多事情以後,你相信不相信在人類之外有神也好、有佛也好、萬佛萬神也好,你相不相信人類有一種神的力量? 我們有上天,我們是有主人的人類,請您回答戰友這個問題,提前你可以向戰友問一下好。現在交給您時間了,十分鐘,你隨便說,說完再問第二個問題,謝謝,科學家。

閆博士: 謝謝郭先生的這段話,我非常感動,我也想跟戰友們說想跟所有的朋友們說,感謝大家對我的鼓勵和支持,也感謝大家在幫助我們、幫助爆料革命、幫助新中國聯邦,把這些真相帶給全世界。因為只有我們最懂中國共產黨,我們知道它的邪惡,只有我們把他們內部的真實資訊傳遞出去、去瓦解他們。同時呢,這也是一場戰爭,戰爭當中就一定會出現間諜、叛徒、背叛、傷害、犧牲,我們一定要認清我們並不只是在網路上給大家做直播、講課、講故事,不是這樣子的。現在是一場新型的戰爭,如果你一旦認清這個事情,當你看到我們的隊伍裡出現了背叛大家的人、出現了傷害大家的人,不管你曾經多麼信任你認為可以兩肋插刀的兄弟他可能一夜之間就變了臉。我們要知道,這是人性根源的問題,這是戰爭當中本質會存在的對立的問題。這是價值觀最後底線的暴露,那麼,所有的這一切當你想明白的時候,你就會發現,錢財也好、感情也好,這些關係、這些紐帶、這些曾經的信任也好,只有當我們擁有同一個目標,這個同一個堅定的信念的時候,我們有同樣的信仰的時候,我們才有可能一步一步走下去。因為在這一路上永遠充滿了各種艱難險阻,就算今天中共滅了,某人種族滅絕天線暴露了,這個都不代表我們一切都結束了,人類歷史的長河幾千年,所有的朝代都是這樣更迭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像上臺階一樣一步一步上,上去是一個平臺你很開心、你休息一下,但是馬上要面對著下一個臺階。不管什麼宗教,只要是教人向善的宗教,它也永遠會告訴大家,你在這一刻你享受當下,你為你的信仰去奮鬥、去努力,但是你的未來也是要靠你的努力去開闢,沒有任何人能夠坐在家裡面就等著別人給你帶來平安、幸福、健康。所有的這一切是靠我們去爭取、去推動的,當然這一切的底線就是你的信仰是否真、是否善、是否勇敢,對待壞人的時候你是否狠、能夠站出來揭穿他們。因為同樣的東西被不同的價值觀的人去運用的時候它會達到不同的效果,就好像很多概念被包裝以後WHO拿出來 ,我們就知道它是在為中共的說辭而服務、為掩蓋真相而服務,而中共更善於用的就是像九層妖塔這樣把真的話和假的事情包裹在一起,那麼所有這些東西其實最終根本就像郭先生說的一樣、就像那位政治家講的一樣,就是迷惑你、讓你看不清是非黑白,甚至分不清這個自己是男是女、是否還活著、是否已經死了,他要達到你的迷惑的效果,只有混亂才能讓他們達到這種樣的效果,那我們要做的是什麼,我們要做的就是就像郭先生一直說的一樣、我一直說的一樣,就是這樣子的情況,不管有多少的這個干擾、不管有多少阻力,我們就是沿著這個真相細細的一根鋼絲把它傳遞給越來越多的人。那好像這個概念是可以改變的,所有的概念都可以說說它只是一些文字,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我跟你說免疫這個詞,你是中國人你聽的懂,英國人聽不懂,我跟你講immunity美國人聽得懂,中國人不懂英文它也聽不懂。但是這個事實表明的是什麼呢,它告訴的就是我們體內一種防禦機制叫免疫系統。那如果當初我們創造這個詞的時候它不叫免疫,它也可以叫其他的名字,對不對?但本質是我們體內永遠都會有這個系統的,然後這個系統在運行,對,它只要是我們活著,它就會幫我們阻擋病原體的侵入,它也有可能時常會出現別的問題,但是這就是我要說的,我們只要把這個事實的真相講出來,我們可以給大家闡述,我們不知道免疫這個詞、不知道immunity這個詞,我們也可以用別的語言方式去表達出來,讓大家都明白有這麼一個實際上存在的系統,你看不到它但是它在為你工作,對不對? 所以我們在講述所有的真相的時候,也是這樣,不管這些詞被很多人是怎麼樣的濫用、不管他們出於什麼目的去更改了概念,科學家可以更改、政客可以更改,但我們實際上就是只要把本質的東西暴露出來、秉承著真,然後用我們的善意去對待別人,這些東西都會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這也是一個大喚醒的過程。然後,郭先生問的天意,其實我想說的是,我們中國人都受唯物主義教育,像我真的是從小紅色教育受得非常多,我們這一代裡面我絕對屬於看紅色教育看得多的那種孩子,因為我從一兩歲就認字開始讀書的時候,四五歲的時候我就看那個文字版的那些書,很多都是講的那個革命故事的嘛,我的父母也很欣賞這種教育,他們會帶著我去看很多這樣的展覽啊什麼的,但是你看得越多的時候,你就會越多發現這些東西它是實際和你看到的它是完全不一樣的、它是矛盾的,那這個過程當中你說我們是怎麼樣意識到的呢? 有的人他這樣子去了以後他就願意跟隨他們這種主題、這種價值觀,但是有的人像我們一樣,就會被喚醒,那你說這事情怎麼解釋呢?我們可以說,這是因為有天意,我們這些人可能就是這種會在一定情況下會首先醒來或者是不能說首先醒來、就是作為前排醒來的人然後再去帶動更多的人、去喚醒其他人。還有的就是像我在整個爆料過程當中,從第一天開始、甚至從我開始執行WHO任務開始、甚至從我為什麼轉行從一個眼科醫生讀完博士以後會變到一個病毒學研究者,會進入這樣一個WHO實驗室和這樣一群頂級的科學家朝夕相處,這個我沒有辦法用言語去解釋清楚,那是不是天意各位可以去做判斷,以後有機會我們也可以講一講這方面的事情,包括我整個一路來到美國一切遇到的事情,你如果跟我講這些是我計畫的,絕對不可能,沒有人能夠計畫到,郭先生也計畫不到,班農先生也計畫不到,誰都計畫不到。然後一路上遇到驚心動魄的事情,有包括在機場的時候差一點都死過去了,郭先生當時可以作證對吧?然後路德先生可以作證,這個我覺得沒有辦法解釋,所以我相信有天意,我也確實之前花了很多年的時間去看了很多東西,然後我也有我自己對這些的認識、對這些的理解,我相信以後有機會的時候,我們和戰友可以更多地去分享這些經驗、這些自己知道的東西,然後我們大家會通過這樣交流的過程去建立起自己對這些事情的看法,謝謝郭先生。

郭文貴先生:科學家你講的我覺得就像你做醫學一樣,非常簡單直接就讓人明白了這個事情,我相信你已經給了大家很好的答案。第二個問題我想請教您的是,也是很多戰友要問您的,因為你為了揭穿真相、拯救人類加入了爆料革命,那麼你失去了您的,您有先生、您有丈夫、這位先生也是你的同行,而且在這次共產黨病毒當中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包括你的前老闆馬里克,這都是目前看來這場共產黨病毒最最關鍵的角色,所以說沒有上天的安排幾乎不可能讓一個女士從山東的青島那麼年輕、獲得這麼高的專業的博士學位,然後還是兩三種專業的學位都是和病毒有關係的,然後您又轉到了香港在香港這麼重要的P3實驗室,然後您又嫁給了這位這麼重要的同行的先生,包括你的老闆馬里克又是整個冠狀病毒可以說是世界上排一排二的人物,那麼只有您有這樣一個同床共枕的壞丈夫,還有一個天下第一惡魔穿著這種所謂的實驗室還有科學家的馬里克博士,還有你那麼年輕美麗漂亮,你又講流利的英文,受過這麼高等的教育,來自中國的山東青島,似乎這一切的安排都是冥冥之中的。也就是說共產黨這次的病毒,它做夢也沒想到出來一個閆麗夢博士,而且你有這樣的勇氣,而且你的勇氣又受到了香港運動和孩子們的巨大的影響和感染,喚發出了你內心裡面很多人己經沒有的正義感和辨別是非的能力,然後您又看到了爆料革命又看到了文貴在爆料革命當中每天在講的視頻,還有我們路德訪談、我們的路波切兄弟又跟你聯繫上,這一切一切不可能都是人的安排,這不可能那麼多偶然,我們不相信這麼多偶然只是是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我相信自然而然背後的力量,我相信就是上天萬佛萬神,那麼但所有戰友的問題很多,未來我們會有更多的機會去談。

接上文——

文貴看春晚I送走庚子霹靂滅共年迎來辛醜以毒滅共以錢滅共年

文貴看春晚II聯線簡體中文戰友談中共經濟危機四伏/G-News病毒專題

文貴看春晚III聯線七星戰友:全世界已沒有選擇必定火戰滅共

文貴看春晚IV連線班農先生,99%的兄弟姐妹希望川普回歸白宮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