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羥氯喹救治中共病毒染疫者的瑞士醫生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錦

圖片來源:COVEXIT

中共病毒新聞和政策分析網站COVEXIT於2月6日刊文,介紹了一位瑞士法語區蒙特勒內科醫生克勞斯·舒斯特德(Klaus Schustereder)用羥氯喹治療中共病毒染疫患者的故事。

克勞斯·舒斯特德醫生在歐洲和非洲都有豐富的醫學經驗。2005年,他去了中非共和國。在那裏他既是醫生,又是瘧疾患者。他曾患13次瘧疾,深知病重的感受——連幾米都走不動、發燒整夜發抖、瘋狂嘔吐等等,對當年照料他的人他心懷謙卑和感激。

屢患瘧疾的刻骨銘心經歷,令他對傳染病本身及療法的認識不斷加深。如今舒斯特德醫生對診治患者持開放態度,學會了通過觀察、傾聽和實際檢查來評估病人,而不受任何模式、意識形態以及世界觀的影響。

舒斯特德醫生在非洲看到了對簡單、安全、有效和廉價治療的巨大需求。他一點都不會遲疑用羥氯喹治療中共病毒患者,為痛苦的病人緩解病情。他不會拒絕這種已經被世界傳染病權威之一——法國馬賽的拉烏爾特(Raoult)教授研究過的藥物,不會拒絕這種便宜的、醫學界熟悉了60多年的老藥。他在遵循指南和國家建議的前提下,首要目的是想方設法令患者康復,而不是拘泥於官方的指令。

在中共病毒疫情中,克勞斯·舒斯特德醫生發現西方醫學界癱瘓了。只要國家建議(最好是美國建議)中沒有明確定義的治療方法,醫生就無法用來對任何人進行治療。這樣的做法讓醫生束手無策,因為官方還沒有在雙盲隨機臨床試驗中證明任何一種治療方法是有效的。也就是說,病人只能送回家,並被告知,如果妳的情況不好,就去醫院。對醫生來說,這沒有法律問題。但是,這明顯有一個道德問題! 甚至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每個醫生,每個護士都該先學會相信自己的親眼觀察,而不是刻板地執行大型臨床研究試驗得出的結論。現在有所作為的醫療界同行是那些在抗疫一線充滿勇氣和熱情工作的人。他們願意冒險,因為他們內心深處知道自己依照希波克拉底誓言在做正確的事。

希波克拉底誓言

圖片來源:Slidesplayer

這是醫學生第一課就要學並正式宣誓的誓言,向世人公示了四條戒律::對知識傳授者心存感激; 為患者謀福利,做有能力做的事; 絕不利用職業便利做缺德乃至違法之事; 嚴格保守秘密,尊重個人隱私。

該誓言是對行醫者的道德要求,是人類歷史上影響最大、最深遠的誓言。

舒斯特德醫生將該誓言銘記在心並踐行,用羥氯喹治療中共病毒患者。如今,那些身居高位、為中共站臺的的醫學界磚家、叫獸有誰還記得入醫學院第一課時立下的誓言呢?

原文鏈接

The Hippocratic Oath & COVID-19: Dr Klaus Schustereder’s Perspective

校對 小鷗

發稿 文錦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