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12晚:怎麽看同壹天哈佛出報道攻擊閆博士,華盛頓郵報出報道替閆博士說話

文字整理:茅屎坑 kimkim(文沙) 戰友長江 墨墨十七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2/13/2021路德社春節特別節目(郝海東球王、葉釗穎球後、安紅、艾麗、墨博士):郝海東、葉釗穎回顧幾十年,2020這壹年排得上最值得回顧的第幾?

 

視頻



文字

路德: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博冠康胡談今天是,我們還有嘉賓啊,這個閆博士啊,今天是2021年2月12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晚上8:30,今天啊這個是大年初壹啊,美國時間的大年初壹。但是啊,這個今天我們看這個兩大重要的平臺,壹個是哈佛大學啊,壹個呢就是華盛頓郵報啊,可以說是在大年初壹啊就貼出了兩個,壹個是報告,壹個是這個華盛頓郵報的壹個報道啊壹篇,這個這個哈佛的是對閆博士的全面的攻擊啊,因為為什麽哈佛?因為之前我做節目說啊,說啊,妳這個什麽Gallo這個搞艾滋的,不是搞病毒的,什麽麻省理工算啥,應該找個哈佛的過來,沒想到沒幾天這叫哈佛就過來了啊,這就是妳看這就是咱們咱們節目的影響力啊,中共這個這個很聽話,但是華盛頓郵報實際上就是對哈佛的這篇壹個綜合式的壹個壹篇啊壹篇報道,實際上,這裏頭意義重大這裏面,因為大家知道這兩個都是左派的,那左派的華盛頓郵報可以說是左派的這第1次啊沒有說全面攻擊閆博士,而是替閆博士在這裏至少的中立了報了很多東西很多內容,這裏頭大年初壹啊,這個文貴先生以毒滅共,大家就可以看到啊,這裏面這個重磅的信息全部在這裏頭,看看他們在關註什麽?這是我們需要看到的啊,好,首先這個讓博博士給大家分享啊,其他相關資訊。博博士好,稍等稍等,稍等,稍等啊,稍等,博博士,(博博士:我在,我在,)好,可以了,(博博士:聽見了啊。)對。

博博士:好,今天我給大家分享兩條啊。今天年初壹恭祝大家這個牛年大吉啊,然後首先壹條消息就是說今天有消息出來啊,就是說我們大家都知道這個卡爾文森號航空母艦現在正在裝備這個魚鷹式的這個運輸機取代以往的這個C-2灰狗對吧。我為什麽要要裝備這個魚鷹式運輸機呢?主要壹點就是它的機艙夠粗夠夠寬,所以可以裝下這個F-35戰機的這個F-135的這個發動機啊,今天終於是第1次實驗成功,就是說整架的這個整組的這個F-135的這個引擎啊被由壹架這個魚鷹運輸機啊順利的運輸到了這個航空母艦上面啊,所以說這是壹個非常比較重要的壹個事件,就標誌著這個整個的這個F-35c的這個航母的後勤和這些所有東西都已經準備都已經完備了,所以說很快啊,很快這個卡爾文森號航空母艦會搭載F-35戰機進行這個太平洋方向的這個戰備值班啊,所以說這個是壹個比較大的壹個事情,跟大家分享壹下,第2條也是航母的消息,在這條呢有點奇怪,就是說今天海軍海軍消息出來,說要給這個艾森豪威爾號航空母艦戰鬥群的5000名官兵接種疫苗,所以說這是壹個非常非常臨時倉促的決定,而且是就在這個艾森豪威爾號航母壹樣,開始這個呃···海啊就是呃···大西洋和這個中東海灣方向的這個部署的之前,所以說這是壹個非常比較重要的壹個消息,所以說可見現在這個軍隊裏面對於疫情的這個防控還是緊張程度還是非常之高啊。好的,路德。

路德:好,接下來這個冠博士啊,分享壹下。

冠博士:好的,這個今天說的第1條是給大家推薦壹個這個北京臺的春晚啊,非常有意思,因為什麽呢?這個春晚最後壹個節目是壹個唱歌的節目,那麽這個唱歌的這位先生呢,他是非常的這個有氣質啊,這個身材也很苗條,穿著禮服,那麽也沒有肚子,雖然可能扛不了這個糧食,那麽但是呢,他的這種氣質是擺在那的,而且看上去很健康,沒有這個心腦血管疾病啊這些都不應該有,腦子裏也不會有瘤啊,那長得也不像面食,不像包子,不像燒賣,那麽這位先生的名字呢,叫閻維文,唱歌唱的確實非常好聽,那麽大家呢也可以去北京電視臺春晚去看壹下這個節目;第2條要說的是這個趙樂際也就是常委趙樂際的弟弟叫趙樂秦,那麽他最近被這個壹個廣西的這個日報爆出來說他不再擔任中共桂林市委書記,所以這個可能也就代表說中共內部的它的這種內鬥現在已經進入到了壹個白熱化,因為如果說連壹個常委他自己的弟弟都保不住的話,那麽可能這個情況就是非常嚴重了;第3條要說的是這個,CGTN它被英國摘牌之後呢,又在這個德國被停播,那麽當時是歐洲是有壹個這個歐洲跨境電視公約,那麽電視臺只要在其中壹個國申請到播放牌照,那就有權向其他簽署國播放,那麽基本上還說了CGTN的這個牌照他是在英國申請的,但是呢,他並沒有在德國特別申請牌照,所以現在的情況是英國的這個牌照被撤銷以後,他連在德國這節目也被停播了,所以說呢,現在中共的他這個大外宣被停播的事情,在歐洲也開始在繼續發酵,好的,路德。

路德:好,這個胡博士啊,咱們經常上節目,妳有沒有什麽分享的?胡博士。

胡博士:我今天沒有什麽特別分享的,可以進入主題。

路德:好,好,那我們正式進入啊咱們今天的這個話題啊。首先啊,大家要看到啊,這裏頭這個今天首先是哈佛的壹篇報道啊,壹篇所謂的報告,說什麽啊,什麽很多人濫用了這個不需要預印版 Zenodo的這樣的網站啊,這樣的網站上傳很多信息誤導很多民眾啊,是這樣壹個。但是華盛頓郵報這兩天實際上采訪了,秘密的采訪了閆博士,隨即今天也出來了,這個其實針對的就是哈佛的這篇報道啊、報告,啊,這個哈佛的這篇報告壹看這就是中共啊,中共安排人搞的,為什麽呢?因為那個那邊教材裏頭啊,這個生物武器的教材裏明確說了,就是讓這個西方國家的某些正義人士,民主人士啊,讓他們混淆視聽,讓妳們稀裏糊塗的,就啊意識到啊,站出來說這個東西啊要證據啊什麽東西啊來誤導,這實際上,但這兩篇報道啊,都是非常啊,這個猛壹看特別是華盛頓郵報的啊,他的這種寫法我們待會首先啊關於華盛頓郵報的報道啊,首先讓我們的冠博士給大家來,給大家說壹下,呃···是,噢對,哈佛的這篇這個抹黑閆博士的這個攻擊的報告讓冠博士給大家啊來說壹下它裏面到底內容怎麽寫的?

冠博士:好的,這個首先他這個哈佛他···,但是他不是這個科學的這個人來寫的,他是這個哈佛所謂的這個肯尼迪政府學院是有政治的這個人來寫的,所以這個首先在這壹點上,中共不是說壹直這個問題妳要病毒的問題要科學家來解決嗎?他現在這個美國這個媒體推的背後有非常明顯中共影子,它竟然是用政治的這個問題來說事。所以說這個真的是,首先從這個角度看,就是很是不合規範的壹件事情,那麽他這裏面具體內容呢就是首先這個報告分5部分,那第1部分呢,他就講了壹下這個閆博士的她的這個前後的經過,但是他把所有的這些關鍵內容都略去了,那比如說他就說這個壹開始是閆博士在這路德節目這個爆料嘛,然後就說是這個陰謀論啊之類的,然後又說這個GNEWS在1月25日發表的這個文章,然後又說GNEWS後面是文貴先生是班農先生,然後這位文貴先生班農先生是這個又是右翼媒體,然後就是這個傳播陰謀論,所以在這個事情從頭到尾都是有非常大的這個政治背景呢,那他實際上表達的是這個問題,那麽他也,它這裏面最關鍵的是他完全沒有說到這個閆博士的這個爆料,最開始119都說了什麽,那個人傳人大爆發等等的事件全部驗證,他壹個都沒有說,那麽後來呢,他又提到說這個閆博士後面呢來到美國然後又去這個福克斯新聞啊,又去壹些其他的新聞啊去這個上節目去說這些事實,但是他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閆博士具體說了什麽,沒有說閆博士的這樣的從頭到尾遭受的危險和遭受的迫害,他從頭到尾都是在強調這個右翼、強調班農先生、強調文貴先生、強調像Raheem先生這樣的戰友;那麽第2部分呢,就說到閆博士的報告,那麽他就說閆博士的報告呢實際上是發表在這個Zenodo上,所以他這裏面他就是在攻擊這個平臺了,他意思是說妳的這個科學的這個論文應該是在所謂的同行評議啊,發表在正式的這個雜誌上,但是他說這個閆博士報告發表到了這個Zenodo這樣的服務器上,那他就說了這Zenodo的服務器實際上是這個沒有經過評議等等等等不專業等等這樣的問題,那麽然後呢,它這裏面實際上,他這裏面實際上還有壹點就是說他比較了這所謂的BioRxiv和Zenodo,他說BioRxiv妳上傳之後要四五天審查的時間,但Zenodo可以立即提供,所以說Zenodo這種情況導致了這個論文這種陰謀論被這個放大;那麽第3個部分呢就說的是這個各種社會的回應包括媒體啊,包括政客啊,就比如說閆博士的這個報告出來之後上福克斯有多少多少人看,有很多人看,那麽然後說班農先生呢又就這件事情啊這個上福克斯新聞又說閆博士的事情,又說了納瓦羅的事情,用閆博士的報告去說這個事,病毒是中共的錯,那麽它同時還把這個,呃··閆博士,他反正就是還把這件事情有的沒的和這個川普總統連在壹起啊,就是說了這個是就暗示說閆博士這個是幫川普總統說這個病毒的問題是中共的錯;那麽第4個這個第4個部分呢,就是說找的就是之前的這個霍普金斯這些人MIT這些人對閆博士報告寫的那幾篇文章的這種打擊,那實際上就是引用了他們的話嘛,就是說這個沒有論點啊,這個科學的信息不準確啊,雖然有術語,但是沒有這個前後邏輯不對啊等等這樣的問題,但是他並沒有說出任何關於中共的···呃····任何關於科學本身的,到底這病毒是來自實驗室還是來自自然?那麽實際上最後還這個采訪了這個Zenodo的人啊,顯然這Zenodo在後面也遭到了中共巨大的壓力,那麽他就說Zenodo說了說這文章啊,我們之所以沒有把它放下去,是因為我們把它這個擺在這讓更多的科學家來看來這個批評和揭穿,這種所謂的這種可能存在錯誤信息的論文,這是第4部分;那麽第5部分呢,是說到的這個閆博士在這個社交媒體上的這樣的事情啊,他就是說閆博士的這個社交媒體這個推特賬戶呢,她實際上第1個是被封了,但是推特也沒有說到底是為什麽被封?那麽他還說閆博士創立創立了第2個推特賬戶,還說這是作為戰術調整的壹部分啊。那當然了,第1個號被刪了,建第2個賬戶,他就說是戰術調整,所以我就不知道他這個人的邏輯到底是在哪啊?說閆博士(路德:他就幫中共說話,他就幫中共說話)是啊,我就說這人實在是太荒唐了,他就說閆博士建立第2個推特賬號呢,是為了推這個第2條,第2篇論文,實際上就這個意思,那後面還說這個閆博士還這個建立了壹個Gab的賬戶,然後就說Gab是壹個這個白人至上主義陰謀論的人等等經常用的這個平臺,然後他大概就是主要是說了這個這樣的壹個問題,那麽總結下來呢,他就是在把這件事情的前後刪去重要內容的部分,刪去最重要的部分呈現了出來,然後把所有的這個閆博士的事情和這個政治掛鉤,然後說成是陰謀論陰謀論,那他結論裏就說的很清楚了,是因為這是班農先生和郭文貴先生在這個病毒期間利用閆博士去推進他的政治目標。所以從頭到尾這個事都不是為左派用的,這是完完全全為中共來洗地的壹篇文章,好的路德。

路德:作者啊就這個人妳看啊,看到沒有啊,就這個啊,是吧,是不是,這PhD什麽哈佛肯尼迪學院的Director,Director是講師,是吧?啊,就是Research Director啊接著。這壹篇是華盛頓郵報的啊,也,華盛頓郵報的他也推出來了,華盛頓郵報的內容,這個具體是大概介紹壹下這個讓咱們讓胡博士來說壹下好嗎?然後待會來補充壹下各方好吧,胡博士。

胡博士:這個華盛頓郵報的內容,其實這個它的主體就是基於那個哈佛的那篇文章,但是他稍微有點不同的,就是他實際上,我認為華盛頓郵報的這篇文章寫得要比那篇哈佛的文章要科學得多,為什麽這麽說啊?雖然他那邊號稱是科學論文,因為那篇論文幾乎不能叫做論文,應該把它叫做propganda,是個宣傳,因為宣傳的特點就是沒有假設沒有驗證沒有沒有這個沒有這個分析,它只有壹個,就是我來告訴妳他是怎麽樣的,這個華盛頓郵報呢它是這樣,它是有壹定的這個分析在裏面,咱們先不管他分析的結果是什麽,但是他他至少把閆博士的很多的這個論點說了出來,那麽它這個它的這個主體呢,它也是在講,他就是說這個他當然這個站在左派媒體,他也認為這個閆博士的這個論文這些東西說的很踏實,作為美國科學家我是不理解他,不知道為什麽他們總是能代表所有美國科學家這個,那那麽多的奎伊博士不知道算不算美國科學家我不太清楚啊。那他是這麽寫的,他說美國科學家認為這是假的,這個地點經常讓人覺得很,然後呢,緊接著他就說這個他們是怎麽樣他的圖片呢主導主導就是說Zenodo這樣子的網站可以被利用為作為這麽壹個虛假宣傳工具,然後呢,但是呢,他自己呢又想要偽裝著很中立,所以呢要把這個閆博士的壹些話那表達出來,但值得肯定的就是比起以前的CNN啊紐約時報啊,要麽就不放閆博士的話,要麽就篡改閆博士的話,這個華盛頓郵報他畢竟是把閆博士的話原封不動的放出來,這壹點我覺得還是蠻好的,因為這讓明眼人啊自己可以去做判斷至少,雖然他很努力很努力的想帶風向,但至少讓部分人先明白,其中還有壹點他講的特別做好的,就是花了很大的篇幅就比較BioRxiv Rxiv和這個和這個Zenodo之間的區別,為什麽呢?因為他知道很多科學家都是發表在這些雜誌上面,他就不想把自己雜誌的壹起都打掉了,他就說啊,噢,這些雜誌還是好的,他會審核的,稍微看壹下,他說Zenodo就什麽都不看,所以說就被利用了,然後呢,最重要的時候最後它有壹個專門的板塊就把閆博士對自己的這個報告的這個回擊和這個把它放了上來,包括這個也閆博士為什麽不發在這個BioRxiv上,為什麽會發在Zenodo,還有壹些包括MIT阿和CNN的反擊也把它放在上面,然後最後很重要的壹點就是這篇文章,最終呢有壹個它有壹個帶的風向,就是說閆博士的這個東西是跟壹個政治的這個smear這個抹黑的這個這個東西是扯在壹起了,但實際上我們自己是很清楚的,這個閆博士的所有的報告裏面沒有任何政治的因素,沒有任何中美政治任何的東西都沒有,它就是壹個科學討論,也僅僅是簡單設出假設,然後用自己憋出的事實去證明自己的假設,甚至還有****這個東西哪些地方還沒有分析到閆博士也都列的很清楚,這是非常典型的科學論文,反而是華盛頓郵報的這個分析,我覺得可能還需要進壹步的能夠有改善的空間,就是這樣。

路德:這個華盛頓郵報,妳看這邊報道啊,我們這個用這個谷歌的機翻,但是翻譯的不好啊,翻譯的不好,但是呢,妳看這個照片是昨天啊這個大過年的閆博士還專門很冷很冷零下多少度專門他們的記者啊專門攝影師專門去拍的,這裏頭啊這個具體的我們會深入,但是有沒有補充啊,康教授有沒有補充、博博士有沒有補充啊?關於華盛頓郵報這個。

康博士:嗯,我沒有補充,但是我可以簡單評論壹下嗎?還是等?

路德:可以,噢,不,就等壹下再評論,等壹下再評論啊,博博士有沒有補充啊,華盛頓郵報這塊?

博博士:有補充,就是大家要註意這個就是啊,就是美國的所謂的壹些科學家啊,比方說是加州大學那位,他是他們組織反擊的時候把那些艾滋病的那些那些大佬們拿出來反擊的時候,所用的這個理由非常有意思,我們大家馬上要好好要好好的去分析分析啊。他們為什麽要用艾滋病的人來來反擊閆博士啊?所以說非常能夠說明問題,非常能夠說明我們壹直在說的問題啊,路德。

路德:好的啊,這個首先這個哈佛的這個站位啊,壹看就是替中共站臺,是典型的肯尼迪學院大家知道肯尼迪學院就花錢就可以上的啊,這種地方是吧,就是中共每年有多少官員跑到肯尼迪學院啊去培訓妳就知道啊,並且在裏面完全是胡扯,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根本沒有問過閆博士也沒有發郵件啊,說這個事情是不是這樣的,從來沒有。但華盛頓郵報啊,實際上,這個自己就問了閆博士,說這裏要有關於妳的壹個,欸,閆博士馬上就給他回應,回應了以後然後相應的啊這個東西它就相對來說是客觀很多,但是華盛頓郵報他知道他叫都是著名的左媒,但這裏他都不可能完全,畢竟閆博士是跟,他們覺得是他們覺得是跟什麽班農先生在壹起啊等等,所以呢他是比較中立的,但是就這壹點已經非常難能可貴了,我們現在就是讓閆博士來說說這華盛頓郵報對妳這個這幾天這個采訪的壹個過程,這是第1點啊;第2點妳對這篇報道妳自己是怎麽看妳自己覺得這篇報道對妳是壹個抹黑了,還是說妳覺得還是比較認可的啊?有沒有把妳想說的基本上都說了?有沒有歪捏造妳妳的意思啊,華盛頓郵報這個。稍等稍等稍等,好,現在可以了,可以了,可以了。

閆博士:不好意思,我剛才關了,首先這位記者呢,他其實壹直在想要聯系我,然後我應該是在周二到,周二左右吧,收到他的通···就是首收到他這個郵件轉過來的,然後我壹看這個情況呢,因為他其實直接開門見山的就說他知道哈佛正在準備壹份那個就是以我為反面例子來講預印版網站這種形式有缺陷備案用的這樣壹份報告,嗯,所以呢我作為裏面的典型反面教材,我都不知道它有這麽典型啊,我我當時以為準備壹份報告,哈佛吧它可能中間把我引用壹下,我哪想到他的題目就是以我命名的叫偽科學閆的報告,這是讓我覺得太榮幸了,對吧?中共花多大力氣?好,言歸正傳,那個華盛頓郵報這個記者就想聽壹下我的意見,他在這方面做的不錯,他至少持續發了幾封郵件給那個,就是用不同的方法,最後這封到了我手裏,而且他並沒有像CNN和那個紐約時報那樣子就是提出很多限制,尤其是當時紐約時報,那國家地理直接沒有找過我,紐約時報當時就是換個名字就直接說我們今天下午要出稿妳妳有什麽評論?也就是說提前大概半個小時發出郵件了,就是完成任務這樣子,那我就算看到,我也沒有時間去回應,他這種完全就是走過場的客套壹下,假客套。那這個華盛頓郵報的記者我覺得他還是蠻有誠意的,然後我也不怕他來問我這些問題,所以我就也沒有問他,就是妳要問我什麽,他本來是說妳願不願跟我就是文字溝通這樣子,我就直接回復他,我說我們約時間我喜歡直接用視頻聊天,因為這樣子我們更可以彼此明白表情的溝通啊什麽的,對吧,然後他也很痛快答應了,所以我們就約在星期三進行了壹個大概壹個多小時,他本來以為大概采訪我10分鐘就差不多,因為他對我本人和所有的這些背後的故事實際上基本是屬於不了解的,這個可以理解,因為這個記者本身不是政經類報道的記者,他是那個技術類報道的記者,嗯,但是在整個溝通過程當中我覺得是蠻好的,就是他在聽我的敘述當中啊,明顯的就是他的表情的變化,讓人感到就是她發現這些東西他都不知道,而且當時問過我,他說,那妳為什麽妳說那個妳要告訴壹下妳為什麽只去跟班農先生還有只去跟那個福克斯講?然後我跟他講我說我壹直就是open的,左中右所有的媒體全世界的媒體都可以采訪我,我說我在這裏等他們,妳知道中間有多少媒體最後由於中共的施壓而突然間消失了嗎?路德先生我可以報媒體的名字嗎?(路德:可以、可以)好,有BBC,BBC的早間新聞,最大的全球播放量最廣的這個早間廣播,在9月份就聯系我要求做壹個早間廣播,實時廣播,但是這個在廣播前壹天晚上莫名其妙的這個人就再也不跟我聯系,再也不回應了,之前我們溝通都是很好,他來邀請我,然後包括其中還有就是那個英國的那個獨立電視臺ITV的Loose women,因為他說我是當時評選就是20世紀呃··不···2020年還是我不記得了,反正就是最(路德:20年,20年)20年,噢,對,20年來他們他們節目 20年來最有影響力的女性第1位,然後當時對我的那個十幾分鐘的采訪,現在在YouTube的播放量超過140萬以上,當時他第1天播出以後他就覺得反響非常好,然後馬上就還約我要求做下面的采訪,並且壹直在持續跟我溝通,都是非常積極的,突然間也在采訪的就是前壹天早上那個時候我報告都已經發了,他們也看過。就在采訪的前壹天···那個前壹天晚上突然就跟我說了壹句,好像就是被嚇掉魂了壹樣就扔過來壹句話說,那個我們封城啊,再也不能不能錄節目了,所以那個明天取消,我說妳們封城了,就這個要封到什麽時候?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敢跟我聯系過,實際上他們在當時的節目還是在持續的,所以,這些大的媒體包括紐約時報跟在我後面玩這些玩戲玩了很多,(路德:還有澳洲的)還有蘋果,澳洲的60分鐘,(路德:新聞60分)澳洲60分鐘節目的那個制作人過來,就是60miniute,過來跟我解釋,也是在我發報告那個時候非常感興趣,跟我壹聊就聊半個小時壹個小時,然後就要壹定好好的溝通,說他們的那個制作人非常喜歡這個話題,結果聊著突然人就神秘消失了,然後後來這個60分鐘這個,就用別的這些話題來取代了這個病毒的話題,妳們去看壹下就知道了,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呢,我覺得就是像華盛頓郵報這個態度,我們這次溝通我覺得還是蠻好的,而且他確實壹開始他準備了很多很有這個偏向性的問題,比如說,那個法治基金為什麽那個和我連在壹起,我就直接跟他說,我說,我講過很多次了,只是媒體不報道,我說法治基金我寫這個是因為我知道我這些話能寫出來,只是我這個人不壹定會存在多久,但是這些話我要寫出來而能夠讓我把這些話這些證據傳遞給全世界的背後,是來自法治的基金所有的戰友,所有捐款者所有默默付出的人的支持,我跟那個人說,我是,我說,那個我們中國人知道,如果想給法治基金這樣反共的基金,這個反共的基金捐款的話,承受的事會被喝茶,會被抓到監獄裏會被判刑,所有的這些風險和壓力。我說我作為被他們救出來的人,我只是希望不管我在世界上存在多久,我的文字和我的證據和我們在反抗中共的這個病毒暴行當中的這些事情可以被記錄下來,然後讓大家知道,這並不只是我和作者們的貢獻,這背後有法治基金爆料革命反共所有戰友們默默付出默默支持的力量,我說我僅僅是表現敬意,我說我跟法治基金就是並不存在妳們說這種它通過資助來左右我的這個這個研究,包括班農先生,這完全是不可能,他也沒有給過壹分錢,對我來說這完全是獨立的研究。那個當然了,妳如果說支持,那麽我的機票和我在和我把因為把所有的積蓄都在出逃的時候留在了這個香港對吧,我賬戶裏面那妳們現在還有這個好幾萬港幣的這個存款我也沒有,壹共也沒有多少存款,對吧?都留在那裏了,現在也出不來,那我這個是法治基金提供給我,就像提供給其他反共滅共人士的這種幫助是壹樣的。(路德:對)嗯,然後當時說了,那我還跟他說,我說妳知道我為了寫法治基金的名字經受多大壓力嗎?我說很多人來跟我講這樣會涉及政治,我說,但是我沒有把它政治化,我們每個人都在經受病毒,是有人要把它政治化,而對我來說這個不重要,只要話能傳遞出去,大家能記住,在揭露病毒真相的事情上法治基金我們的戰友們無名戰友,我們致謝裏面有專門寫了致無名的戰友,對吧,致無名的有付出的人們,這個就足夠了,以後大家都能看到這是壹份記錄,然後看到那個時候,其實他我覺得他那個當時還是有觸動的,然後後來我也跟他講,我說這個Gallo妳要來問我的話,那妳不如去,妳說這個艾滋病的Gallo,我說Gallo在山東醫學科學院那裏有中共給他做的Gallo病毒研究所以及個性化基因診斷中心,以Gallo的名字命名,他在擔任馬裏蘭大學醫學院的這個啊病毒學所長的同時也兼任中共Gallo這個病毒研究所所長,這是2007年的事情,然後同時2020年去年底12月份就在Gallo幫助中共寫了這個對我的汙蔑的文章之後兩個月他榮獲了中國國家級別的最高科學獎項表彰他的忠誠度,我說還有很多其他人這裏面知道的,不如去問問他們,我說我覺得這是壹個平等的問題,妳來問我,我很感謝,但我也希望妳能夠同樣的去問壹下這些這些大學這些教授,他們有沒有得過中國的基金,中國的資助中國副部的這種旅行或者是中國給他們資助的旅行,對吧?以及現在有那麽多的形式,妳們美國都知道中共國在,中共的國家政府在以各種巧妙的形式通過學術機構,通過這個其他的壹些組織或者是商業行為資助這些學術人士,不如問壹下這些攻擊我的人,他們背後的事,力量到底有沒有跟中共聯系在壹起,對吧,那這樣是壹個平等的問題,而且有利於大家對事情的理解,當然這個記者在這部分上他沒有講,但是我覺的這個記者難能可貴是他寫出了很多,就是我的談話過程當中有很多重點,他確實也寫出來了,那個比如說他明確的寫到就是我在CNN的那件事情上,我指的是我沒有拒絕過CNN,我說的是要先提供直播,以免誤導別人,這個他寫了,然後他也寫了就是我當時跟他講我之前給我,我知道為什麽我不能投這個同行評議的這些雜誌,他也寫了我是發表過這個自然和柳葉刀這個傳染病以及其他傳統,那個醫學雜誌的作者,並且他跟我反復確認過這些文章,那個也確認過我是在哪裏獲得的學位,不是像有壹些報道壹樣就說我是香港獲得的學位啊或者什麽。到山東師範學院中共造謠的地方,他清楚的列出了我的這個讀書的過程,然後他也寫明了,就是我知道那個我投這個同行評議雜誌肯定會被拒,因為中共會盡力阻攔這些,但是我也是先選擇了全港創立的相對在預印本行業最有這個話語權的這種網站,然後我還提供給他們證據證明我上傳之後那個保爾k被黑過,所以我才敢投到Jnote,因為我怕這個證據被那個我的文章被中共拿去亂用,並且我也直接告訴過他,我說另壹版網站不是我創造的,我也不擁有他們,這個形勢妳要問他們的擁有者。如果預印本網站被濫用,那是預印本網站的問題,我沒有濫用他,同時傳統媒體主流媒體也會被濫用,也已經被濫用了,那這件事情應該怎麽講呢?我想說的是,還有很多細節,我覺得我們大家壹起討論嘛,不讓我壹個人都說吧,

路德:妳壹直壹直說下去就很枯燥啊,這個我們要互相的那個。要這篇報道裏頭啊,妳看首先啊,這個他首先啊它壹點啊,我看那裏面他第壹,他承認了,他說納瓦羅替閆博士在站臺啊,這裏頭寫的阿納瓦羅,他說包括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在內的共和黨將閆的論文與帶有cpplt壹起推向了中國共產黨是吧,第2個他說啊這個閆博士啊,在福克斯采訪的他得卡爾森有接近1000萬的啊點擊率,480萬是廣播觀眾啊,就是電視280萬在YouTube觀看啊,他說,關鍵他說閆博士報道。壹開始就是爆炸性的論文,爆炸性,9月發表了爆炸性的,他說現在所有的主流媒體不管他說,任何壹篇都無法,無法什麽呢,把閆博士的這個爆炸型的這個論文去進行啊,不管就是想方設法。他想把這個蓋都蓋不住了,現在他自己說的,就是,哪怕他們所謂的主流啊,說這個有什麽有這個問題,但他們都蓋不住啊,這是這是妳看這是裏面的重要的這個壹個點啊,這重要的點,這是我看到我們嗯互相多交交流壹下啊,這個從博士開始啊。妳看的這個報告妳看了哪些點啊?給我們觀眾們多溝通壹下

博博士:我看到的這個點了,其實跟我們以前跟大家壹直宣傳的東西是非常接近的,就是說科學是個圈,妳不在這個圈裏的人,妳就最好把嘴巴給閉上,就是這樣的壹個意思,為什麽要說啊這個事。不可信的對吧,誰都可以提議,誰都沒有經過同行評議,然後這些東西就是說只要不是那些在這個圈子裏面的人,來經過評議的圈同意了妳發表的東西,妳都不能發表,妳都不能見光,不管妳有多少人看是吧,就說在這個裏面這個裏面就是說她還是口口聲聲的說啊我們的事這是我們的科學。不能把它政治化,但他們就在口口聲聲的做著壹樣的事情,把它給政治化好,我們可以在這個文章的下半部分有壹個question about research on process,裏面講到了怎麽樣把伽羅傑弄出來的OK,首先是recruit是什麽意思啊,是招募,是這個guide這個人把他從外面給招募進來專門用來攻擊閆博士的,然後為什麽呢?他說我想啊,我們應該趕快要把這個回擊給做出去,但是呢,要壹定要有這個科學的這個quality,壹定要是壹屆大佬,他立刻就想到了蓋婁了。然後他底下說什麽,他說we need somebody of your stay to say this is the garbage,為什麽就是說我們需要有妳這樣的壹個江湖地位的人來說,這是壹篇垃圾論文,是不是他就是說這完全就是壹個拉山頭啊,就是說我們是這個圈裏的,我們這個幫派裏的,我們要這個幫派大佬出來指責妳這個外來戶,說妳說的是垃圾,根本就不管裏面寫了什麽,根本就不管裏面的東西是不是經過科學論證,比方說閆博士說的不對,拿出論點來拿出論證來是不是?現在就是說我們需要somebody of your schedule,就是說要有壹個又有妳這樣江湖地位的人來說這是幹嘛?這個地方把這個學術圈的骯臟和這個學術圈的這個黑暗啊,講的真是淋漓盡致啊,真的是淋漓盡致,這就是壹個圈子,就是壹個水泄不通的壹個小團體,就是說妳只要妳要想進我這個圈,妳就必須交我這個圈的保護費,然後跟著我這個圈的人混是不是?妳要必須要維護我這個圈的利益,妳要立刻我要叫妳咬誰妳就咬誰是不是,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現在的這個,對於這個病毒和這個生物這壹塊的這個這個研究的黑暗到了什麽程度啊,各個地方就是說這種學霸知道吧,這種這個他們這些學霸就各個大學的那個系裏面的系主任啊。這個大學研究的帶頭人啊,以及像這壹些這個媒體這些這個就是說科學媒體的這些主編的這些東西,他們都已經結成了壹個小團體,而這個小團體就在他們那壹畝三分地的這個小沼澤裏面,對吧?他們不是華盛頓的大沼澤,壹畝三分地的小沼澤裏面呢。幾條本地小鱷魚,但是就這些人就把他們這個小沼澤搞得烏煙瘴氣,我們也看的很清楚,我覺得壹定要有壹個牛人來懟她,然後我就想到了妳,只有妳這種人妳知道江湖地位才可以來懟他,這個裏面寫的真的是太亂了。太露骨了,這個記者他真的是我們的戰友,

路德:這個Jnote創始人他在裏面回復說啊,確實Jnote就因為閆博士太火了,火的不得了啊,是不是這是第壹,第二然後這裏面所有的科學家搞了壹輩子八九十歲了,從來沒有壹篇這個論文超過5萬10萬點擊率呢。沒想到100萬第1天就15萬,這幫人絕對要羨慕嫉妒恨,我跟妳說妳什麽幹了什麽,妳有本事妳也發個論文就放在這個運營版裏頭不需要同行評議評的,妳看有幾個人點,是不是,隨妳選妳去看,妳就放在經過同行評議的,妳都沒人看妳。別說放的沒經過同行評議的是不是啊?這個同行評議就相當於主流CNN,這個什麽福克斯,非同行評議就相當於這個自媒體啊,類似於這種自媒體,閆博士這種不經過同行評議都有這麽高點擊率,如果放到妳這個自然那不就至少過千萬,是不是啊?這個康教授妳怎麽看啊?

康教授:大家說的非常對,就是這個裏邊我覺得他的目的性非常的明顯,它以打擊預印本這個模式說他不靠譜非科學主流,以這個為借口,它其實真正的目的呢,就是打擊閆博士,打擊閆博士這個報告,這個非常的明顯,而且這是它是壹個協調的壹個動作,就是從他這篇文章出來到這個華盛頓郵報的文章馬上跟上,這是非常明顯的做了這麽壹個協調,剛才那個我在給博博士說的那點做壹個補充就是galou這個人呢是壹個特別大的大佬,這不是任何壹個人隨便說我想去record妳我想去招募妳就能招募的來的。就沒有中共給他發大獎,沒有中共給他去建立壹個專門在山東建了壹個學院,沒有這樣的利益撬動,撬動不了他。壹個小小的這個叫叫這個編輯的人怎麽去找壹個最大的大佬不可能的,肯定是中共說妳去找他,他有身份,而且已經被我們撬動好了對吧,這是壹個很明顯的在科學從業者來說,妳怎麽可能隨便壹句話就把galou叫來了,對吧,xx也叫不來了,這不可能的,這肯定是背後的中共的操作是非常明顯的,那回頭說到最開始這個哈弗這個呢,我覺得這個裏邊非常有非常大的問題啊,就是這個發表這個文章的人呢,他們是。Political scientist, 對吧,他們是政治科學的文科的對吧,但是呢,他在裏邊說的話,他他的評論是壹個是壹個自然科學的壹個問題,自然科學問題的本質是什麽,誰對誰錯,他完全沒辦法去理解,對吧?他沒有能力作為壹個political30。這種背景的人,搞政治的人,他來理解科學誰對誰錯,然後妳這個這裏邊妳就明顯出發點就錯了,而且他這個立項的時候他就是完全就是只要是galou說的,只要是這個這個攻擊閆博士另外兩個人,就是xx和xx兩個人,還有就是這個嗯,這個這個嗯霍普金斯大學壹共就三個人攻擊閆博士。他就把這事拿出來說,只要是攻擊閆博士的,那他們就是對的,不攻擊的就是錯了,對吧,這個東西妳作為根本沒法判斷的情況下,妳這個出發點就錯了,妳這個項目妳在做這個項目的時候,妳的出發點根基就沒有了,妳就已經偏頗了對吧,妳不是壹個真正能判斷這個東西的人,妳就說壹方壹個人對,壹方壹定是錯了,這個項目已經就錯了,而且他在描述的時候。把自己說成是壹個內部人士,好像裏邊的所有的壹些怎麽去布局的,說郭先生跟班農先生怎麽布局的,怎麽去壹步步運行的,好像他都完全知道已經知道內幕壹樣,這完全是非常滑稽非常毫無根據的這麽壹個東西,而之後呢,這個華盛頓郵報呢,就是在這個哈弗這個報道出來之後馬上跟上用這個媒體放大的方式。把這個說法就是加強音量把它放出去,就說只要是預印本的文章,那麽就是包括尤其是暗指閆博士的這個報告,就不能相信的是不被這個認可的,對吧?所以這個就是,當然閆博士報就是跟我們說壹下這個背後她跟這個記者交流後面這個內幕也讓我們了解這個事兒,為什麽這篇文章讀起來稍微會有壹點模糊,就是他明顯是在攻擊閆博士的報告的,但同時到最後的時候又說了很多實話,這到底是怎麽回事,現在我們知道了這個事,可以說這個我覺得這個記者肯定壹開始接的任務就是啊,妳們現在妳現在去寫壹個報道去這個打擊這種預印本文章這個模式,就去打擊閆博士這個報告,但這個在這個和閆博士交流的過程中。他有可能真的是被閆博士說的話感染了,所以他最後留了這麽壹段,反映真實情況的這麽壹小段,這裏邊有好多的數據也說出來了,說閆博士的爆料這個有多麽大的影響啊,就可以說,可能最後這個他人性中的壹點光輝流入了壹點點吧,所以這是壹個比較,感覺讀起來有點有點亂,有點亂套,但是呢,現在我們就可以理解為什麽會出現這個情況了。

路德,所以妳看啊,咱們再看看剛才這個康教授說的太對,這個galou是屬於這個病毒界的太佬,就不是病毒,艾滋病的泰鬥,說白了就是華山論劍式的人物,突然打壹個妳報個名號過來,是不是妳妳說怎麽定妳這個丐幫幫主妳不可能去對壹個名號都沒有的,閆博士跟他比是不是?在這個江湖上肯定沒他那個是不是主動出來還不止壹次,然後霍普金斯也出來,現在哈弗也要搬出來,妳看基本上就是有點像啊,之前這個孫悟空啊大鬧這個,那個時候的四大金剛出來不行,然後就是這個二郎神出來不行,然後太乙道長的什麽都不行,玉皇大帝搬過來也不行,只能帶如來佛,我告訴大家啊,告訴妳啊,妳這個什麽哈弗太垃圾級別真不,夠我告訴妳,那那天我我就跟大家說了,石正麗在組織人,他們就找不到人,最後只找了這哈弗這種,妳看看這個哈福出的東西,沒有壹句是說閆博士的報告的,啊,針對性怎麽樣?純粹全都是這個就是比如說這個東西怎麽樣不講這個這個他講妳加這個啊,別的什麽又是法治基金,又什麽跟班農的關系,妳扯這些去了,妳去扯報告他沒人敢去扯報告。這是他們最悲哀的,所以說很多5毛想去攻擊閆博士,告訴妳妳級別都不夠妳怎麽滴,妳也是哈弗也要混個博士後出來,妳才有級別,這很多那什麽壹些什麽在推特上也在這攻擊啊,說白了妳太low知道嗎?妳看中共都請了哈弗,霍普金斯醫學最牛的,這個泰鬥級的這種華山論劍人物都出來攻擊,都壓不住,因為這是真相,這個胡博士啊。

胡博士:首先是這個哈夫的報告,我以前從來沒有看過政治的論文,我壹直覺得這個政治的論文要拿壹個PHD特別難啊,因為他們說他們要坐8個小時的辯論,能拿到他們的PHD,我現在看完這個以後我很驚訝,就是嗯大家,嗯有空喵壹眼就可以知道,我簡單給大家說,這其實就是壹個小學生的日記的流水賬,為啥說是流水賬的,就是我剛才講的是個科學論文,科學論文必須有假設,有驗證有分析,必須有這個分析很可能證明回來以後他必須比較多可能的假設是錯的,然後回過頭來再重新分析根據證據了,但他這個基本就是記錄,它實際上是壹個recording,妳知道吧,他就是把咱們這個歷來幹了所有的事情給我們記錄下來了,然後呢,這個再加點這個這個這個抹黑的言語,僅此而已。這個根本就沒有任何分析,比如說像他說他自己給的閆博士壹個模式,首先什麽,其實啊,然後再撒種子啊,然後再做調整了戰術調整調整呢,首先妳和閆博士壹句話都沒說過,妳怎麽知道閆博士在戰術調整呢。實在是難以理解。第2個呢,就是他說的閆博士接受了所有的右翼媒體采訪,但是他分析了壹下為什麽會這樣子嗎?就像剛才所說的,妳左翼媒體妳不敢報啊,告訴妳們了甚至跟妳們交談完了,妳們拿著手上就把它咪掉了,但是他這裏面就沒有任何分析,那妳覺得這個東西還有什麽科學可講嗎?然後另外壹點我發現這裏面很有意思的壹點,就是大家看他。講每壹件事情的時候從來不講這件事情是什麽事情,比如說他說119,119怎麽了?他不說,119疫情大爆發他他不敢說這個,因為他把這個寫上來,怕別人壹看後覺得很神的,真的預測準了,CNN的報道,他也不敢說CNN說了什麽。他光說CNN打擊了,然後閆博士反擊就完了,然後呢,其實就是想說啊,妳看CNN這麽有名的都打擊她了,科學家不應該註意應該是獨立思考嗎?妳為什麽光看CNN身上的光環妳為什麽不敢說,CNN當時說閆博士抄了別人的論文,結果證明是閆博士和自己和他那個康教授兩個人壹起合寫的,他不敢說這種事情,因為他怕說出來。讓人笑妳知道嗎?因為他寫出來CNN在這個犯了錯誤,那我這個報告引用這個東西不是壹個沒有無厘頭的事情嗎?他不敢說,這就叫選擇性的隱藏證據,他把證據隱藏起來,光說出了壹些這些模棱兩可的事情,他這篇報道是壹篇真正的壹個典範,什麽典範,就是隱藏證據的典範,他把自己寫的那麽好,可能就是因為這個人這個人的這個所謂的專家的頭銜,就是這個不實信息專家,專門的不實信息專家,但是他自己呢,就是用這篇文章證明了什麽叫做不實信息,第壹羅列,但是不采用兩邊的意見,光用他自己的意圖去去抹黑,去收集證據,而且搜集證據還隱藏對他自己不有利的證據,只說對自己有利的證據,把這兩條加起來不就是不實信息嗎?然後第3點我特別想說的就是這篇文章全圖看下來了,給人第1種情緒反應就是仇恨,這個人就是寫這篇文章的人充滿了對這個保守派和右派的仇恨,但是問題是誰在挑起或利用他的仇恨去寫這樣的文章。這種仇恨是他有沒有公立的重點,他到底有沒有看過閆博士的博客或者閆博士的文章,閆博士的文章裏面沒有任何壹絲的政治觀點,純科學討論,而他在這裏壹點科學都不提,把閆博士往各種的政治上去推,讓我想到前段時間我們就能專門講了這個ccp最近的策略就是壹定要利用種族仇恨,大家可以看這個作者。如果看了以前的這個文章都是以前的文章,全部都是什麽攻擊這個種族主義白人至上啊,閆博士不是白人至上主義的,不是很明顯的嘛,但是他就可能我相信壹定能找到壹通電話,是ccp或怎麽樣給這個人打電話,甚至通過他這個學生,這個閆博士啊,她就是被這個班農利用作為攻擊的棋子,所以他才寫出如此仇恨性的攻擊性的語言,所以這也是這個,我覺得這篇文章真正的起源與科學毫無關系,純粹就是他利用自己手中的政治資源,進行了壹場政治攻擊,就是這樣,

路德:哈夫的報告妳不得不承認啊,到2月10號閆博士報告的觀看次數是104萬3337次,下載次數735,879次,大家想想很多東西啊,比如說啊,如果這個東西不好妳去強推妳打廣告都沒人沒人給妳去下載,知道吧,妳這個東西為什麽別人真的要下載就是覺得好,明白不?這就叫是不是妳去打再多的廣告,再爛的東西,別人都不會去那個,閆博士的這個報告為什麽,妳還沒打任何廣告,直接壹出來第1天就15萬次下載啥意思?那第1天妳還沒有做這個福克斯的節目,是不是閆博士啊?是不是到晚上才做的?是不是啊?我記得9月15號那天做的,超過這些所謂的什麽大佬,什麽泰鬥級,我發現我這壹輩子也沒有我的加起來的報告,估計也沒這麽大下載次數,這幫人羨慕嫉妒恨吧,說白了啊,咱們這裏博士啊,剛才妳看哈佛的耶魯的是吧,霍普金斯的這些攻擊炎博士的報告算啥?是不是根本都不值壹提,冠博士妳怎麽看

冠博士:中共的邏輯呢?就是妳跟他說政治的時候說妳隱瞞疫情。它說隱瞞疫情的病毒是要聽科學家的愛,妳說不算數,那等科學家出來說是病毒來自實驗室,他就說妳這個是政治目的,妳是背後是有政治力量支撐的,所以它是跟科學家說政治跟政治家說科學,只有當他控制的科學家說科學的時候,當他控制的政治家說政治上的事。唉,妳看人家科學家都說了,妳看這人家南非哪個誰誰都說了,不是種族滅絕,中共他壹貫就這邏輯,它這裏面核心就是要掌握它這裏面的話語權,那麽其實這個所謂的哈夫這報告它的邏輯呢,就是從這個Jnote這個平臺開始說這個其實剛才幾位都說過了,那麽Jnote這個平臺呢?他是這個熨板的,就是這種平臺呢,他這個哈佛報告意思就是說妳這種開放平臺那誰傳的陰謀論很快就傳開了,這個炒作等等,但問題是這種科學報告如果說他不是專業的內容,因為它下載觀看都是專業的人士去看的,那如果不是專業的內容的話,他是不會有人去這個訪問啊下載,因為這個很簡單的,妳這個內容科不科學,到底是什麽?這個懂科學的人大概不用仔細看上面前後上下大概瀏覽個10分鐘,就大概能知道這東西到底是不是科學,所以這個事情這個完全是說明了這份報告它的科學性,他的這種證據的完備性,而不是說他這個所謂的這個陰謀論等等這樣的事情,那麽還有壹個問題,他就是說把這個所有的媒體政治化,我現在是第1步是要把妳這個平臺給妳,這個說妳是這個陰謀論的話,第2個就是媒體。所有的媒體它都是有政治傾向的,那麽只要是有媒體曝他就可以說啊,妳這媒體是為了政治目的,只要是有人出來說這個,就說按妳們是為了政治目的,所以他這裏面從頭到尾就是通過他掌握的話語權,掌握在科學家的話語權掌握的科學平臺的話語權掌握的媒體話語權來把這件事情來定性,所以說無論是怎麽樣,他只要掌握著話語權,他就可以把這個任何事情打成陰謀論,所以這個從頭到尾就是中共的邏輯,那反而反過來說呢,之前已經找過很多科學家的什麽這個啊,什麽galou呀約翰霍普金斯的那個生化武器專家等等。寫來寫去也沒有寫出真正能反駁閆博士報告的東西,所以現在科學的牌快打完了,開始打政治牌了,所以中共的他這個壹個壹個搬啊現在,但是他的東西呢是越來越拙劣,說明打到最後也沒牌了,那不行最後就習博士自己出來直播壹下,說這病毒不是來自實驗室,來自自然吧,我估計最後就只能習博士親自上了,

路德:就是妳要知道啊,這個戰場上妳看他們出動了什麽樣的啊,這個來對閆博士攻擊,就知道這個閆博士的這個重要程度啊,這個江湖的水平啊,是不是啊橫空出世,別人馬上這個華山論劍的泰鬥就過來了,如果說妳像如果到galou這壹層,沒有後續的了,galou基本上就已經贏了,就把閆博士打的體無完膚了,但是後面還有哈弗,覺得妳galou不行,妳看妳搞了半天這閆博士越來越厲害了啊,這個壓不住啊,哈夫上,是不是因為路德時評說了,讓哈弗就搞哈弗,愛。那個覺得比哈佛還牛的還有呢,因為之前為什麽霍普金斯因為醫學最牛的就是霍普金斯,之後就galou泰鬥,然後用麻省理工的名義啊,是不是又不夠,現在只有這個,這個我覺得最後應該要出港大了,是不是?閆博士妳覺得是不是要出港大了?閆博士的師傅要出來了。過兩天港大,別再給我搞什麽政治,什麽什麽什麽,妳妳找個真正的馬利克,妳得親自過來,從這個報告的科學角度來壹個個回應。閆博士港大出來,妳覺得會不會下壹個,

閆博士:妳想的太天真了,如果港大會出手的話,馬利克為什麽要在7月份我上福克斯的事情確定下來的前幾天辭職呢,馬利克已經離開港大了,他怎麽可以代表港大呢?中共現在對我的攻擊就是我沒有壹個港大的這種身份啊,妳這個名字上寫個法治基金,就被他們拿來小題大做的在這裏不停的吆喝,馬利克是壹個退休的教授,如果馬利克可以被用來當擋箭牌,為什麽會放了他回斯裏蘭卡,現在臨時再把妳請回來,對不對?那個我們的那個福田那位日那個美籍日本院長,就是在這個我離開我就開始爆料以後7月份之後沒,他不就是說那妳不夠資格,所以就不跟妳續約,那可是馬利克從世界衛生組織挖出來的人,前秘書長陳馮富娟那都是好交情的呀。對吧,而且是在美國之前是在cdc這邊做的,也是專門做傳染病結合的,而且福田進二啊本人也認識我,我們倆那個之前也有過聊天,就包括在他辦公室裏面,對吧,那個為什麽這些人都走了呢?中共本質上對外國人是不相信的,如果他信任這些人的話,他就不會在這些who專家都已經過篩以後,去這個武漢訪問的時候還要前呼後擁的,這個對吧裏三層外三層隔絕他們跟這個外界的聯系,妳們如果去看壹下那個就連達紮克自己在他那個推上,這兩天在那裏洋洋得意的講他的武漢收貨的時候也都說漏嘴了。我們這十幾個人都被這些天為何做出這個東西,就在賓館的那壹角呆著對吧,然後有很多人貼身的照顧我們,對吧?然後說我們這個行程很趕呀,要把這個做出來,換個角度想跟新疆集中營有區別嗎?只不過吃的好點玩的好點,對吧,那個陪床的,這個可能多點看看咱們說的,

路德:咱們說的港大,港大如果出來講,

閆博士:他敢嗎,他現在是不敢。因為港大出來講的話,港大已經在7月10號被用過了。他們說我逃離香港的過程是沒有科學邏輯的,我也不知道買機票上飛機在家過海關需要什麽樣的科學證據才能證明對吧?他們對科學的定義讓我很奇怪,包括他們現在把我定義為偽科學,如果偽科學是這樣,就跟郭先生是騙子壹樣,那麽我想我們對於世界的認識應該改變了,也可能我們現在說活著其實就是死啊,這些詞可能都要反過來對不對?白天就是黑夜,那只是他們的說法,至於港大他們真的現在拿不出人來說我,港大有人倒是想跳出來,像那個那個哥倫比亞大學那個網紅安吉拉啊,幫普京教授做打手的那個女的壹樣,到處出來指責我,有壹個呀,在推上攻擊過我好多次,終於有壹次我不小心發現了這個推,對吧?然後他還要在下面那個說他是我的前同事,我也不知道這個匿名的是哪來的前同事反正我想了想,正經有資格說話的不包括這個人,然後這個人就說我是偽科學啊,然後說完後就跑到那個達紮克推底下,就是蝙蝠洞聚會的壹條推下面,問達紮克我可不可以參加妳們聚會啊?但就像那個黃教授在推上講的,妳這貢獻顯然不如人家哥倫比亞大學網紅安吉拉做得多,所以達紮克連理都沒理,妳們去看達紮克推,有用的人的推他都回了,因為本來也沒多少人搭理他,要不是這個病毒溯源溯源事件的話,他的推上面每次能有三五個人回應,都已經挺捧場的了,所以這個事情就是非常可笑。港大我斷定它不敢出,因為我也覺得像袁國勇教授這樣的人,其實他是不會站出來回擊我,就包括其他的壹些教授,我認識的人說明天可能就回來了,因為這些人在他們各自表述當中妳能聽出來。雖然他們不會明著站出來支持我,到現在為止也沒有站出來實名的來,就是抨擊我啊或者怎麽樣他們人在香港人在中共我可以理解他們有他們的顧慮啊或者什麽,但是在這個情況下,如果中共能把這些人抓出來早就抓出來,我從報告裏面到電視上到接受采訪忽略過多少多少,昨天我跟華盛頓郵報的記者還說,我說名字都列給妳了,石正麗對吧?包括王林發,但是王林發有可能是下壹個,王林發現在開始活躍了在新加坡,對吧,同時還在泰國兼職,然後軍科院的這些人,包括什麽陳薇、曹富春,包括包括寫生物武器這個指南教科書的這個徐德忠妳們都可以出來,對吧妳們英語講得這麽好,但母語交流更加愉快,大家都站在這兒說說妳知道的我知道的,說說這個病毒是更像自然的還是更像實驗室的,大家愉快的交流壹下,也不用說誰對誰錯就放給那個公眾聽就可以,對吧,咱們還可以同步翻譯,很多很多形式啊,中共國它真的找不出這種人過來,石正麗自己說我的表述不夠好,作為頂級的科學家,她到底怎麽個表述不好,我也不知道啊,那個然後她嫌媒體的記者寫的都不到位,對吧?那個很焦慮,但是她現在想找人能找到嗎?我現在等著呢,最好趕緊寫,寫完了以後咱們最好直播,對吧?妳也有理有據,我也有理有據,而且我的證據現在都還都已經擺在這兒給妳看了,妳就跟作弊壹樣,隨便拿去抄,隨便拿去改,妳只要有本事把這個事情說成是自然起源,讓公眾信服,我服妳啊,沒問題啊。

路德:好,我來說啊,這個習總加速師啊,聽咱們節目啊,記住,妳看妳這個搞的哈佛的這個真的白花錢,根本就沒打到點子上,丟人丟大發了是吧,這裏頭全部又是跟以前的《華爾街日報》那個有啥區別,就是從政治的角度來談,妳真正的啊,妳找的Gallo妳也沒啥用,是不是啊?也沒有談到點子上,所以到現在為止啊,這個他們為什麽要做漫畫來攻擊,為什麽要組織這壹系列的來攻擊,就是看到這個影響力太大了,並且揭露他們的真相,這個妳看是不是?他們都說當代基因武器,中共搞的當代武器就是壹種無形是不是,隱秘很難認別其施放方法,材料地點和時間,是不是?其施放者研制者以及策劃者,因上述施放種種原因無法揭示,最終可能不了了之,這就是他們這本書說當代基因武器,就要研發這個,說美國不要當代基因武器、就要傳統的,我們是要搞當代基因武器,就是在和平時期能放出去,最終不了了之。這就是他們目的知道吧,所以說啊,他們搞這玩意說白了就是之前所有的招都用了,基本上沒用,所以現在啊,妳看這個哈佛的這個,然後呢,《華盛頓郵報》,《華盛頓郵報》完全看完以後,我相信10個人看完9個都是支持閆博士的,毫無疑問啊。雖然這可能有可能啊他們有可能啊,但是這個記者看妳跟閆博士接觸完以後發現,這個還是良知在那裏的這個筆墨啊,就往這邊靠了壹點拔河壹樣,然後接下來的,妳還有什麽招壹直等著,這個咱們博博士。

博博士:是的,這個裏面可以看出來,這個中共和這個整個它所能操縱的這個科學圈啊,已經基本上是亂了營了,就是怎麽講呢,有壹種這個閆博士初生初生牛犢亂拳打死老師傅這種感覺啊,所以說這個老師傅壹個壹個壹個來接招,結果壹個壹個敗下陣去了,這個也太精彩了,這是壹。第2個就是說今天那個那個Washington post的這壹篇這個文章裏面也提到了那個安吉拉拉斯姆森,就是那個哥倫比亞大學那個老師來懟閆博士的那個,而且我們還知道安吉拉拉斯姆森還記得剛剛閆博士還提到了在這個Peter Daszak推底下說妳們去白酒卡啦OK我能不能也壹起去啊,所以說都是這種人在這裏來懟閆博士,都是跟著中共後面舔腚舔不上這種人來到這裏,來到這裏來攻擊閆博士,所以妳講這個中共妳也找點有路數的,其實真正的看出問題來的這些都知道閆博士說的是事實,在這個裏面要麽就是說沒有站出來發聲,要麽就是說因為各方面的原因不敢發聲,所以說從這裏面大家可以看到這個江湖,這個有人就有江湖,是不是,所以說整個這壹個這樣的壹個這個病毒圈學術圈,它就是壹個江湖,壹點都跟以前的這個這個幫派啊什麽這些東西啊,從這個香港的這個黑幫到以前那個金庸小說裏的那個幫派都是幾乎是壹樣的這個道理啊,所以從這裏就可以看出來,為什麽為什麽說閆博士這樣的壹篇東西會引起這麽他們這麽多人這麽多的大佬出來出招想反駁為什麽?就是因為這篇東西的殺傷力實在太大,中共實在是招架不住啊,所以壹定要用他們的這些所有能夠雇傭來的,能夠召集來到這個科學家都出來來趕緊出各種各樣的招啊,不管是什麽西洋拳,還是TM中國武術啊,全部都來啊,是吧,但是真的東西假不了,假的東西真不了,所以說這些東西到了閆博士都說了嗎,有種的咱們是不是要開個擂臺嗎是不是,接下來給妳掰開了揉碎了講清楚嘛是吧,就是說如果敢接招的話那就來嘛是吧,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可以看到啊,誰是真正在這個裏面是說的是真話,代表的是這個事情真的,而且誰在這個裏面是真正的是拿了錢來辦了壹些黑心的見不得人的事情,我們可以看得非常清楚,而且最近這篇這本這個這個教材啊這個神書橫空出世很又給這所有這些都找到了理論依據啊,現在這個真的是太牛了,為什麽?就是說大家壹定要知道,中共它厲害就厲害在它很多東西都是以政策導向,就是說它要在做事情以前它要找到壹個政策,就是說要以這個政策去指導這個事情,而不是反過來。像很多東西就是說它美國有它的它的研究方式,就是說看這個學科是怎麽發展,然後從這個學科這個角度,從實用的角度或者是從這個理論角度來進行引導,對吧,中共不是,中共是以政治的需要來進行引導,所以說他只要是以政治需要來進行引導的話,它就必須會要有把科學和這個研究跟政治結合在壹起的東西,這個引導是怎麽扯在壹起的,這壹本書就是怎麽扯在壹起的,所以說這個東西,其實我以前見過很多中共的內參,他們那裏面東西跟妳在外面看的完全不壹樣,這本東西的東西就非常非常像內參,我覺得中共給高層的因為不同級別的內參它的東西不壹樣的,省級的,市級的和這個國家級的或者是中南坑級的都不壹樣啊,但是這本東西裏面有很多東西寫得非常像內參,因為大家要知道,高層的這個當官的,中共當官的從省級市級到往上到那個叫什麽啊中南坑像李宇這樣的水平呢非常非常少,大部分這個這個這個學歷啊,什麽見識啊,什麽知識面比路德差的遠了,我跟妳說啊,就說從這裏可以看到,他們真的需要有壹些科學家要能夠像壹個解釋給壹個5歲小孩聽壹樣把這個事情給他們解釋清楚他們才知道哦,原來這個東西是這樣玩的,所以我們要用要去找。妳看習總老是說什麽區塊鏈對吧,他懂個屁啊是吧,他他知道什麽叫區塊鏈嗎,肯定是有科學家幫他們講清楚了嗎是吧,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壹定要知道,中共的很多政策都是這麽來的,都這麽來的,所以說這些東西像這樣的,這本書就是把政策和科學連接在壹起的東西,所以非常之關鍵非常之重要啊,這是真的是理論依據啊,路德。

路德:好,這個冠博士冠博士分享壹下,怎麽看啊?

冠博士:好,其實我們說這個病毒這件事情本來是1月20號,大家都在說這個大選的事情都在說美國內部的事情,但是現在突然回到了病毒的戰場上,重回焦點,這個就是因為上周中共這個和WHO共同搞的這個報告,壹下子把全世界所有人的目光都拉回來了,那麽WHO的報告我們說中共為什麽要在現在這個各國病毒高發的時候突然推出這個,因為總加速師沒有時間了,他必須把病毒的事情解套,他才能把他自己危機解決,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顯然各國政府是不認的,那麽在這樣的壹種情況下,中共只能繼續加速去把這個病毒真相的民意給抹平,那麽病毒真相他如果想抹平的話,就是針對這爆料革命,就是針對閆博士,因為這個是誰在說病毒真相都跨不過去的壹道坎,所以現在我們可以看到這兩個這個壹個《華盛頓郵報》壹個這個所謂哈佛大學的這樣的壹個文章,兩個壹起出來呢,就是說中共現在已經是動用它所有能用的力量來進行了新壹輪的抹黑,這壹輪的抹黑就是把這個思路非常明確,那麽就是把這個閆博士的內容和這個什麽政治啊右翼啊,這些完完全全攪在壹起,那麽現在這種情況是之前其實右派右翼的很多媒體已經采訪過閆博士了,那麽現在從《華盛頓郵報》開始,那畢竟美國它還是有底線的,如果說中共它在這種情況下動用這種左派的力量,它可以控制左派力量,想要抹黑的話,那麽美國這種底線會使得就像《華盛頓郵報》這位記者去采訪閆博士,但是他在采訪閆博士的時候,他也了解到了很多他不知道的真相,因為美國實際上作為這個親民主黨的左派,他們自己也是壹個信息孤島,他們對很多信息也是完全認識不到的,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被中共這個壓迫逼著去接觸閆博士接觸這些真相,反而從壹定程度上能這個在他們這些左派親民主黨的內部開始讓他們也慢慢覺醒,那麽當這個美國兩黨都在這個方向上達成壹致的時候,那病毒真相的事情也就可以解決了,而現在我們看美國的他的拜登政府在病毒真相這件事情上他還在觀望,他還在等,等的就是這個到底真相互相的較量,到底那麽誰能勝,然後他要是他會是按照這個輿論按照風向最後去做壹個選擇,所以說現在中共已經著急了,但是它的這種瘋狂反而會加速它最後這個病毒真相的出來和它的滅亡。好的,路德。

路德:好,這個在這裏啊,這個我們在深入的啊,再說壹下,深入的這個《華盛頓郵報》啊,剛才說妳看,他們找來找去已經找不到人了,這可見啊,找來找去找不到人,這什麽意思?就是他們找的真正的牛人不願意站出來,找來找去Peter Daszak是吧?死活就這個臉孔,然後就是Gallo說來說去,然後就是什麽什麽這個安吉拉啊,這種說白了根本就是無名小卒,根本就是說白了上不了臺面的啊,然後現在找來找去哈佛又不是專業人士,啊這些記者再上臺也不會給他們再寫了,因為妳比如《華爾街日報》攻擊閆博士攻擊壹次,他不可能天天攻擊吧,那不是跟閆博士有仇啊,再寫壹篇它不可能,《紐約時報》已經寫了兩篇,它也不可能再去攻擊了,基本上能用的用完了。CNN搞過壹次了,不可能再來又揭露閆博士是不是,所以他們能用的地方已經沒地方用了,現在只有哈佛,哈佛已經攻擊壹次,每攻擊完壹次,實際上這個炮已經不管用了,知道吧啊,為什麽不可能哈佛明天再出來壹次,別人說我的天吶哈佛跟閆博士這個是不是有仇了,整個壹個是大學給閆博士站臺相當於啊,是不是?所以接下來他們還有啥招可用,只有唯壹的壹個招,習總加速師親自出報告親自指揮是不是啊?康教授。

康教授:嗯,說得太對了,確實感覺中共這個行為就明顯說它太害怕了,就是我們之前壹直分析了,它就是因為害怕才導致這樣各種各樣的手段啊,但它其實打擊閆博士和閆博士報告最好的手段,它的首選肯定是科學的方式,以科學的方式打擊是最有效的對吧,是最能夠把它幫它翻盤的,對吧,但它反而做不到,不管它用任何媒體來宣傳,它引用總是這三個人。要麽就是Gallo,要麽就是這個這個霍普金斯大學那個那個那個那幾個人,要麽就是這個安吉拉拉斯穆森這樣的芮普金這個走狗,就這三個人,不管是任何報道,CNN啊,今天的Washington Post還是《紐約時報》啊,它全是這三個人,他沒有人再有其他的資源,科學上的這種所謂的專家站出來供它來引用、供它來打擊閆博士來用了它已經沒有了,就說他在這個科學上是真的是沒有能力來反擊閆博士也不能反擊就是這個報告了,這是中共最可悲的壹點,為什麽現在越出的招越混了壹點,他這樣用其他方式來打擊的這個過程中反而暴露了自己這方面的無力,其實真的是他越來碰瓷兒,我覺得他越來碰瓷兒也把這個閆博士這個報告和閆博士爆料的真實性做得越實錘啊,這真是我覺得是這個總加速師這個又在發揮自己的作用啊,就是鞏固自己這個總加速師這個歷史地位,我覺得他們這個真是沒有辦法,但是會不停的出這樣的招數,然後呢,我覺得這個過程中會讓這個閆博士這個報告越來越實錘了,越來越難以反擊了啊,路德。

路德:妳看這個這本教材,妳以為中共對他們對這個不了解寫不出來嗎,還是說妳看妳看別人,之前把SARS寫的多清楚s蛋白,然後每個片段怎麽怎麽這麽片段字母片段都分析的這麽詳細,他完全可以請徐德忠來攻回擊閆博士的報告,從這個報告裏通過的就說啊,閆博士的報告裏說這個片段錯的,妳這裏錯的啊,實際上是應該是什麽樣,他們很專業呀,這個教材妳看,都專業到片段這個水平,康教授妳說是不是從結構,啊從各個方面E蛋白什麽蛋白都很寫的很詳細了分析,妳應該找這樣的人來回擊呀,為什麽不回擊?因為他知道回擊不了,知道嗎?妳中共不是妳最了解SARS冠狀病毒的就在妳中中共國的中共自己的國人啊自己,因為妳從2003年就開始,是不是,妳看片段的時候Orf1什麽我都看不懂,但是他們已經研究了這麽多年,閆博士的報告如果有任何壹個漏洞有壹個字母,比如說是s1區87478啊,這個寫錯了,妳這個閆博士明明是479,妳這搞錯了,所以妳的邏輯後面全全都是錯的,就像拼積木壹樣,妳說可以拼起來,但是妳這個積木這壹塊明顯是拼不到壹起的,我給妳展示出來。妳的所有的全坍塌了,是不是,就是妳的積木拼的最底層這個,妳的邏輯是基於這個底層的就可以拼起來,他如果牛他就找到那壹塊妳沒拼上的那壹個積木,他把它抽出來,然後說妳看妳這裏都是錯的,我隨便指妳兩三個地方,妳這報告不就不攻自破嗎?明顯是錯的,別人妳看別人的教材裏頭都已經研究到結構這麽詳細了,他也找不到人去來攻擊,妳不用寫英文寫中文也行啊,是不是啊啊?為什麽不回應?胡博士,妳說他為什麽不回應啊,別人都研發的水平這麽高了,妳看啊。

胡博士:我覺得這個還有壹種可能性是因為這個如果壹旦開始真正的這種針對這些細節的科學討論,等壹下,壹下就把真理辯出來了,本來好多東西,這個國際上還看不清楚呢,兩個閆博士爭論爭論壹下壹不小心,哎,壹下就把平時他隱藏的東西說出來了,他們可能也很害怕這些東西,因為這個東西說句實在話,他們現在來講的話,妳們發現每壹次他們報告,無論是這個《紐約時報》還是CNN還是現在這個《華盛頓郵報》它只能談政治,包括這個哈佛,只能談政治,裏面唯壹的就是這個叫做這個這個約翰霍普金斯的那個公衛學院,公衛學院啊它非常努力的嘗試了這個我就說和閆博士開玩笑說,這壹看就是兩個博士生打壹杯咖啡坐在那兒壹下午看看文獻就開始打了,為什麽?這個實在是丟了這個約翰霍普金斯的這個臉,我不知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校長看到他那篇報告是不得氣死,因為他開宗立祖就把很多東西基本概念都做錯了,他甚至說這個Mos和這個SARS是同壹類的,他們連它們這個亞枝不是同壹類的都分不清楚,唉,我們火來戰友都把這個分得很清楚,這個他們所謂的這個這個各種這個專家教授既然把這個分不清楚就開始寫評論了,這是讓人覺得莫名其妙啊,包括它裏面還有壹條寫出來讓我們覺得很搞笑啊,當時看完都笑肚子疼了,他說這個閆博士說這個來自於軍事院校,是他說這不很正常嗎?我們美國的軍事院校也研究這些東西,憑什麽不指責美國就指責妳們中國?我當時看完就說妳妳是哪國人?他們不知道妳了不了解這個美國,那個DHS就是那個國家安全部那個國土安全部,人家的報告裏寫的很清楚,凡是攻擊這個美國的這個東西它這叫misinformation component 人家說的外國攻擊才這麽攻擊的,妳這個妳妳拿的這個美國納稅人的錢攻擊美國的軍隊這個,而且說句不好聽的話這兩個東西這能是壹回事嗎?美國的軍隊屬國家,中共的軍隊屬黨,這個東西能是壹回事嗎?我不知道他是怎麽想的,但是他報告裏就這麽寫的,堂而皇之就是這麽寫的,然後這個包括他裏面講的很多地方都是錯漏百出,當時我也非常希望閆博士能夠早點把他就是他這種搞笑報告的這個錯漏百出給他給他回應回去,但是這個我們這個閆博士壹直沒有騰出手來,不願意去跟這麽低級這麽low的人去這個這個這個具體回應,所以說現在大家也看不到這份搞笑的回擊報告。然後這個其他兩個就更更不用說了,就Gallo這是科學界的大牛,但是他是研究艾滋病的大牛,就像我們也知道妳是做這個的大牛,妳不壹定妳不了解那個方面的細節,對吧,其實從壹個細節妳看那個Gallo的回擊,包括這個華盛頓時報它回擊的時候抓住了哪壹點,他說閆博士說這個啊,他們中國早都知道了這個這個這個用瑞德西韋就可以保護自己了,但實際上沒有保護嗎,他說好我們現在先說中國是不是現在來講是在全球壹枝獨秀沒錯吧,第2個,閆博士當時在裏面她是討論這個RdRp有兩個可能的方式,當時他們采用RdRp人家討論兩種方式妳就只看壹種,而且這壹種妳是把我們的壹種討論說成我們的壹個結論,就說為什麽?說明他在科學上他不知道該反擊什麽,他就拿了壹條我們的討論當中我們的結論,然後拿過來說,妳看如果他們早知道有這個解藥,他們為什麽自己不用,這個咱們先不說這個當時他們搶註瑞德西韋的專利的事情,而且在不說他們當時人家我們說的是他在設計思路的時候,他有沒有考慮到這方面,他把這個概念都搞反了,他把我們的設計思路的討論變成了結論,這只能說明他對主體的科學討論,沒有辦法去攻擊,也不知道該怎麽攻擊,說白就是拿了錢不認真辦事,看壹下想壹想就是拿這句話好像不太對,就這麽說了就完了,反正我的名聲已經在那給妳鎮場子了,妳還想讓我幹什麽,我還要回家睡覺了,所以這就是這樣子的壹種感覺。我是這麽理解的。

路德:然後這個啊我們今年今天啊這個美國的初壹啊,妳看這個壹下哈佛壹下華盛頓郵報這出來,可見接下來就是病毒來源真相,是吧,所有的聚焦點關註點,其實就是閆博士的這個報告,想方設法要把它蓋住,它就蓋不掉,妳100多萬呢,70多萬的下載,下載完了還不知道怎麽傳,妳去互相,妳有沒有這個啊?給我發個郵件,然後妳每發壹個人發壹次,乘以2就100多萬是不是,整個科學界有多少人都不知道,現在啊,有沒有這麽多就搞病毒的肯定都沒這麽多,那可見就真是壓不住啊,壓不住,所有的他這些東西,這就是什麽,就是所有人都會用這個去驗證啊,去驗證,現在妳看WHO也在說這個東西也在什麽到美國啊,到武漢去,這個檢查這個壹看所有人科學界根本就不認WHO這次,說白了就是忽悠的啊,就是跟中共去舔腚的,是不是,騙人的啊,這些東西根本就妳想轉移視線是轉移不了,所以接下來啊閆博士啊,最後啊時間原因妳覺得現在啊,接下來這個妳想想,他這個華盛頓郵報的報告啊,還有這個哈佛的這個,妳覺得是有壓力呢還是壹個動力啊?妳是怎麽看?

閆博士:好開心呀,就是我覺得第壹點我不怕妳們來講我也不怕妳們來挑戰我,就怕妳們在那裏悶著頭不出聲裝死對吧,那個競技場上的人最喜歡有對手,反正我擺事實講道理,我擺證據妳也講盡管講,妳要是能捉出壹堆蝙蝠,我都說了嗎,妳把蝙蝠訓練的講普通話也好講英語好站壹排跟我講,按照動物實驗裏樣本量這個小型動物要大於10才有樣本數的這個統計性的那個意義,所以我找10只以上的蝙蝠過來挨著個站著對跟妳講,稍息立正報到對吧,向右轉向左轉,我們蝙蝠就是這個事情的罪魁禍首,絕對不怪石正麗,我們自己飛出來而且妳還冤枉了石正麗,石正麗是我們的好媽媽,她們對待我的恩情就是雖然沒有黨多,但是他們也是我們的再生父母,對吧。妳妳隨便,妳派壹些這個蝙蝠過來唱贊歌呀,什麽都可以對吧?這個這個我們公開在這裏,而且我的東西,我真的是,我我想說我知道妳們中共為什麽心虛,就像剛才就是康教授啊,那個徐博士他們講的壹樣,中共就怕真理越辯越明,如果他不不怕辯論不怕講道理公開說話的話,他為什麽要鉗制言論自由呢?因為說句不好聽的,我這報告現在只是科學報告,我壹再強調,而且我放的全部都是讓人挑不出錯的實錘,妳如果讓我講科學證據,如果不是百分百,我敢肯定放在這兒的,那我跟妳講,基本上我的報告還得再加厚好幾倍。可以問我們團隊的成員,大家都知道的,我壓下去多少條本來可以拿出來討論討論,但是會導致歧義或者是被對方攻擊的這個我都壓在這兒,另外我也說了我也了解這些專家,妳們講過什麽話做過什麽事兒對吧?我本來我現在還等著咱們找壹個大的平臺壹起說,妳們壹直沒給我機會對吧?現在牛年開始了,妳們有新的政治任務啊,趕快咱們過來壹起講壹講,對吧,妳講講妳知道的,我在實驗室裏到底是養倉鼠的還是我是香港大學醫學院年度內部評選的時候,我們公共衛生學院的A+的那個內部評選,這是馬力克和裏奧給我評的,對吧,因為A+壹般來講壹個學院可能都沒有,因為它涉及到馬上就要按照學校系統裏面最高級別漲工資,所以壹般的其他的系都不願意給這種評比,畢竟它是壹個軟性的嗎,學校資金有限的時候,年度評比是不願意這樣來的,但是為什麽我能夠拿到,要不要我給妳們看看妳們自己親手跟親自跟我交談,完了看了成果以後親手簽名由院長全都過關了這個等級評定,對吧?養倉鼠能養出香港港大這個公共衛生學院這個全球頂尖學院的A+的內部資質的話,那我覺得妳們實驗室全部去養倉鼠還更好點,中共也不用那個趕超英美的什麽top1top2了,中共馬上清華北大全部改養倉鼠,壹夜之間進入全球頂尖科研型大學行列,對吧?妳們妳們盡管過來,我壹點都不怕,妳看這個我跟這個華盛頓郵報講了,我說我還在準備報告,他說那妳為什麽回擊壹直都沒說呢?這個記者挺細心的,他看了我的那個第2份報告以後他說,那個妳後面提到妳會有回擊是吧,我說對啊,我說我之所以沒說,是因為時機不合適,我早就寫好了。我說但是我出來講這個事情的目的,不是為了我跟他們1對1的吵架,對吧?我為的是讓大家盡快的知道這個事情的真相,盡快的可以采取正確的措施去處理這個疫情,所以我當時不需要馬上回應他們,因為等別人看我的報告自然會有定論,對不對,我之前準備了幾次要把我那份將近30頁可能以後就是最後定稿還會再多壹點,想把這個報告寫出來,但是問題是那個時候我們覺得到遊戲到最後我想大選之後馬上出,大選前壹天這個蓬佩奧先生都已經在國務院發文了,85%以上的專家都不支持自然來源,我在這個時候,再把這些人扯出來,是不是很沒有意思,不如讓大家先去接受這個概念,大家明白,對哦國務院都說這話啊,他就是這樣,妳看WHO現在出來洗地自然來源全球群嘲,各個國家都在嘲笑,有沒有生物醫學背景都在嘲笑,所以回頭看看這篇文章什麽那個安吉拉的文章,對吧?站得住腳嗎?它如果站得住腳,為什麽大家不在這個時候說對奧對奧,WHO有這些人作證,對不對,這個事情就很顯而易見,並且這個華盛頓郵報他也專門寫了壹段,他說啊那個最近WHO也出來說他們他們的那個就是也說了,這個不是來自中國的也不是來自實驗室的,他們的這個想法呢和閆的報告是相反的,哇塞這簡直就是給我背書對不對?妳問問現在華盛頓有人真的相信WHO這次說的話嗎?所以我覺得這篇報告對我來講我蠻開心的,我本來就想找個機會說哎我要出這個點對點的回應了,妳看他最後壹段還說那個閆說了她有30頁的報告,她會逐字的去逐段的去回應回擊這些,對不對?他也說我是,他們要來打擊我,反而戰鬥得越勇,對吧,有腦子的人自己都知道它其實相當於給我做了壹個預告,就是開篇說啊,我受到攻擊,實際上結尾是哎她她還沒回應呢,妳們大家等等,對吧,我覺得這個很有意思呀。那我我希望多壹點這樣的平臺,哪怕今天我在warroom的時候班農先生問我他說那個妳是歡迎所有的平臺過來吧,那如果CNN呢,我說CNN它只要敢直播我歡迎啊,他敢不敢呀,然後班農先生和拉希姆他們都在笑,他說他當然不敢了,對不對?我人在這兒實名,就在這裏,隨時來聯系我好不好?我我希望大家把我的話這個傳播出去,包括國內人都讓他們知道,想知道這個疫情是怎麽回事,想打擊我也不用花那麽多錢,我不要出場費,找個平臺,對吧,路德平臺也好妳們包括妳中文的那些什麽大外宣的平臺也好,還是別的,只要妳,環球時報那個不是都罵了我那麽多次了,對吧,不如讓我直播跟妳們講壹下,講完了妳們要是想往我這兒砸錘子,妳看看我遞的證據是把我砸死還是把妳砸死。

路德:對,中央電視臺第1頻道新聞聯播也可以,不怕是不是閆博士,焦點訪談更不怕,春晚也沒問題,還有這個元宵元宵晚會都可以知道嗎?

閆博士:我其實特別期待啊,特別期待,既然現在就是文史類的博士、政經類的博士都出場,不如讓我作為壹個自然科學類的理工女去跟親自指揮的政治學博士對吧,壹起來,我們談壹談,我們壹起講壹講這個事情,千萬別汙蔑了您老人家,這事兒要是坐實了,您連那種族滅絕的帽子,可能都可以摘了,對吧,國際社會對您的汙蔑太大了。

路德:好,今天這個這裏面啊,最後我們再說壹下,這篇大家看著啊,咱們的戰友要行動起來啊,200多頁,咱們的這個翻譯啊,不夠啊,咱們要要把它要翻譯,至少要幾十二十個這個咱們英語好的,趕緊跟咱們博博士或者艾麗啊推特發私信啊聯系,和冠博士報名啊報名啊。所有的每壹頁我們會底下寫著誰翻譯的啊,每壹篇底下用妳的筆名,妳想出那個都行,我們要把它讓全世界都知道,中共的這個當代基因武器啊,妳看他怎麽研發的,哦在這裏啊,這個今天又是初壹,所以呢,嗯,今早上已經給大家拜年了,然後我們就咱們的小扳手啊也非常感謝咱們的小扳手,每壹次節目啊都在這裏給我們清理這些5毛啊這些這個混淆視聽的非常感激。最後啊博博士,我看妳剛才笑得很歡,妳來妳來結束壹下好嗎?

博博士:我覺得今天真的是挺歡樂的壹件事情,感覺這個整個的這個生就是病毒學界和中共都是這樣,跟閆博士打牌對吧,閆博士1對2,中共小三,閆博士3個5,中共小三。感覺就是說沒有牌打,就那幾個,是吧。閆博士出兩對,中共還是壹張3,妳就是完全感覺真的是沒有牌可打,我們都已經見到他們的所有的招數了,這個裏面連這個妳看現在連這個哈佛的社會學博士都出來了,這個實在是有點這個這個這個太太low了吧這個,就說好歹也是,所以我覺得今天妳講的有壹點其實很重要,就是說真正的啊,對於病毒學有研究的,看過閆博士的文章,了解其中的東西都不敢出來,要麽就是說因為各方面的原因自己不好出來,要麽就是說頂著太大的政治壓力或怎麽樣,所以說在這個裏面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真的是希望真的有壹些這個有識之士真的是有有見識的人能夠站出來,就是說閆博士寫得好或者不好,真正需要有壹個有見識的人能夠站出來,能夠來給出壹些真正中肯的意見,我們也看到幾個美國的這個,嗯,就是說出來來挺閆博士的文章,那些他們都是說的,就是說裏面內容是怎樣怎樣怎樣,我們認同這個觀點,對吧?如果妳們不認同的觀點裏面的內容請來批駁嗎,是吧,但是我覺得中共真的是可能不敢啊,真的是壹批的話整出這個病毒的真相了,因為這個病毒在全世界已經有那麽多人生病,那麽多人受到了傷害,而且死了那麽多人了,到底是它是哪兒來的,到底誰應該負責,我們真的需要有個說法啊。路德。

路德:最後壹個位置,Gallo如果說錯了,我是搞艾滋的,是不是?我只是從某個角度來說是不是我又不是搞病毒的,所以這是真正的專業的他不敢出來,因為他知道壹看明顯太明顯了,就是中共的這個痕跡啊,好今天節目就到這裏結束。

冠博士:路德,路德我插壹句。

路德:好。

冠博士:哈佛大學它有壹個公共衛生學院是這個陳曾熙冠名的,是這個香港恒隆地產冠名的,應該也是中共的人,所以提醒壹下中共啊公共衛生學院可能還有幾張3找壹找。

路德:對,全找出來啊,是不是。康教授要不要補充?

康教授:沒有補充了。

路德:胡博士要不要補充?胡博士,沒有是吧?

胡博士:沒有沒有。

路德:好,閆博士,嗯,要不要補充有沒有補充?

閆博士:就給大家壹起拜壹個大年初壹的年,對吧。我們下壹年再接再厲,妳看現在大年初壹,中共哈佛啊什麽壹起給我們送大禮,大家開開心心牛年咱們紅紅火火壹起用病毒的真相來滅共,好吧?

路德:好,再見,謝謝閆博士,謝謝冠博士,謝謝博博士,謝謝康教授,謝謝胡博士,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別忘了點贊分享啊,點贊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