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黃金掛鉤能否成為瑞士走出負利率時代的解決方案

翻譯:正常人

圖片來自網絡

《 零對沖》的泰勒·德登(TEDLER DURDEN SUNDAY)於2021年2月7日轉發了由布倫丹·布朗(Brendan Brown)通過米塞斯研究所(Mises Institute)撰寫了題為《黃金可能為瑞士失敗的通貨膨脹提供壹條出路》
美國財政部去年年底對瑞士作為貨幣操縱者的起訴但未被證實,不必介意這個結果,因為那是基於壹些有瑕疵的證據。 華盛頓與博尼(Berne)之間的沖突標誌著對這個阿爾卑斯山國家,與其追究從前外國的幹預及金融的歷史問題,還不如將它建成全球金融避難所和自由的燈塔 。偶爾有亮點但沒有形成氣候,因為以美國為首的全球國家,25年來貨幣超發問題不斷地加重,現已全球盛行。

川普政府的財政部對瑞士的起訴是基於三個方面:自奧巴馬國庫外匯賬戶盈余,對美雙邊貿易盈余以及過去壹年在允許上限之上的外匯幹預所繼承的三個方面。 沒有人提到操縱失敗導致逆轉過去的巨大幹預和世界上最深的零利率。 瑞士最高貨幣官員對起訴書的反應自鳴得意,宣布瑞士國家銀行(SNB)將繼續進行適當的大規模幹預措施,相對於歐元,似乎給瑞士法郎(CHF)遠低於病毒大流行高點的市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 如果瑞士政府認真爭取與美國達成自由貿易協議,官僚們可能還必須更加歉虛些。
可能壹切都如此不同

回想1970年代初和中期,當時瑞士在抗衡亞瑟·伯恩斯聯邦儲備銀行的壓制性通貨膨脹貨幣霸權方面領先於德國。 瑞士央行建立了嚴格的貨幣主義制度,並允許其法郎自由浮動並大幅上漲。
但是,1970年代實行的貨幣主義並不是瑞士在1990年代及以後時期賺錢的可靠基礎。 瑞士央行完全沒有建立壹個更堅實的基礎。 取而代之的是,在1999年,它跟隨美國和全球中央銀行俱樂部制定了通貨膨脹目標,盡管其有效條款略低於美國和歐洲中央銀行的目標,在此過程中拋棄了自動機制和貨幣控制措施。這只在貨幣主義時代起作用。

瑞士人應該做些什麽

如果認真對待瑞郎作為可靠貨幣的未來,瑞士央行將重新設計其貨幣體系,以擴大和加深對貨幣基礎的需求(有時被稱為高能貨幣)。 屆時將有理由相信,將貨幣基礎擴展嚴格控制在較低的年度限制之內,從長期來看,將意味著國內商品和服務價格趨向於恢復均值的趨勢。 重新設計的壹個有希望的要素是取消存款保險,同時修改法規,以允許銀行發行壹種新的超級安全即期存款,由中央銀行的鈔票或儲備(所有不計息)100%支持。 在重新設計的貨幣體系下,在2000-07年間不會有瑞郎的套利交易熱潮,這證明了瑞士央行當時的通脹立場。 在2008年的大崩盤以及隨後的2010-12年的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期間,都是套利交易的破產,這給法郎帶來了巨大的上行壓力。 為此,瑞士央行采取了大規模的外匯幹預措施,以此來應對無序的市場。

瑞士法郎貶值

危機過後,瑞士央行並未將其龐大的外匯儲備恢復正常水平。 相反,瑞士央行將自己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主權財富基金之壹,通過發行實際上要繳納高額貨幣壓抑稅的法郎證書來為其提供資金。 SNB堅持不懈地增加了外匯儲備的數量(到2020年達到GDP的130%),以便不斷穩定法郎對歐元的匯率,盡管有時會失去控制。 在假設的穩健的貨幣制度下,由於動蕩不定,瑞士法郎很可能已經升至最高峰,甚至可能超過1.40歐元/法郎(1月底為0.93)。 這將給瑞士某些集中在出口部門或進口競爭區域的企業帶來壹定的痛苦。 起初,那裏的企業很可能已經大幅削減了以名義法郎報價的總體工資。 在這些早期階段,瑞士法郎的進口價格將急劇下降; 所有部門的平均法郎工資也將下降,但下降幅度小於總體價格。 瑞士法郎資產的內部購買力,最重要的是外部購買力將提高。 從長遠來看,隨著貨幣基礎的持續擴大,瑞士的這些價格下跌將會扭轉。

堅挺的瑞士法郎的好處

開至關重要的是,瑞士儲蓄的巨額盈余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會流入可購買的外國資產,而瑞郎的價格卻很高,而不是直接或間接地以低於零利率的利息流入瑞士央行債務。 隨著瑞士貨幣在峰頂出現時,人們普遍預計,從長遠來看,瑞士貨幣會有壹定程度的下降趨勢。 因此,從瑞士投資者的角度來看,非法郎資產的收益率與法郎資產的收益率相比,在瑞士以外的利息收入饑荒世界中,個人收益率要高。 作為全球投資資金,瑞士法郎本身將獲得復興,為瑞士金融業帶來巨大優勢。 早期采用瑞士法郎的外國人也會有所收獲。 瑞士人本來可以避免壓力和勞累或住宅房地產價格上漲,而房屋仍然可以負擔得起。 在過去十年及以後的劇烈全球資產通貨膨脹之後,瑞士家庭在壹定程度上可以從挫折到繁榮得到庇護。 不過,全球範圍內的不良投資也會在壹定程度上給瑞士帶來損失。 即便如此,瑞士的榜樣還是通貨膨脹政策失敗時的燈塔。 回到現實世界:在維持貨幣現狀的背後,瑞士現在有很多政治力量。 突然向穩健貨幣過渡將觸發瑞士房地產市場崩潰,給瑞士央行造成巨大損失,並實際上使養老基金和財富行業的廣大部門破產,而該行業的主要策略壹直是通過購買外國資產來挽救收益。 那麽,作為壹個國家的瑞士如何才能為自己的過去而懺悔,並打開壹個光明的天堂為了歷史上的自由,為了金融體系 ?

基於黃金的解決方案這裏是壹個建議
它借鑒了該國在世界黃金市場上的關鍵地位。 瑞士可能會違反全球無處不在的法規,這些法規抑制了黃金作為非國家貨幣全面發展的潛力。 瑞士銀行業已很擅長為客戶提供黃金存款帳戶服務,他們將獲得許可在蘇黎世建立票據交換所,以結算彼此之間的黃金交易(例如,在瑞士可交付的千克金條),從而促進直接付款。 客戶無需買賣美元即可獲得商品或資產的黃金。 所有以黃金計價的貸款的監管限制都將失效。 除了對黃金的放松管制之外,瑞士央行將終止負利率,將銀行準備金恢復為永久零利率。 也許自己邁出了小步子,但是卻開始了巨大的進步。

全文翻譯自:

https://www.zerohedge.com/geopolitical/gold-could-offer-way-out-switzerlands-failing-inflationist-experiment

素材&審核:Jenny 編輯:MG1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2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