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CIA局長提名人與中共關連之深令人擔憂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𤦍(Manpui)

圖片來源:neonnettle.com

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特別顧問(前國家情報局代理局長,及前美國駐德國大使)理查德·格倫內爾(Richard A.Grenell)2月12日在美國法律正義中心(簡稱ACLJ)撰文表示比爾·伯恩斯(Bill Burns)與中共的關系令人不安。

文中指出,最初得知拜登提名職業外交官比爾·伯恩斯擔任中央情報局局長之時,作者完全支持該認命,因為他覺得局外人會為中央情報局帶來新觀點的想法絕對是值得支持的。伯恩斯擔任美國外交官三十三年,他在2014年奧巴馬政府時期卸任副國務卿後,轉往經營國際事務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任該智庫主席。

六十四歲的伯恩斯在國務院服務期間,歷經共和黨與民主黨總統,擔任過駐俄羅斯和約旦大使。伯恩斯也曾在前總統奧巴馬任內,主導秘密談判協商,為2015年伊朗核協議鋪路。伯恩斯從2020年開始在《外交事務》等刊物撰文反對川普政府的外交政策。拜登聲稱伯恩斯是模範外交官“他和我都深深相信,情報必須不被政冶左右”。

但隨後作者得知了伯恩斯與中共的密切往來,他指出,伯恩斯在2015年開始與中共緊密合作,接受中共國商人的大量捐款,敦促美國國會工作人員訪問中共國並與中共領導人親密交往,這種關系的揭露令作者對伯恩斯的被提名深感不安。

作為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主席,伯恩斯的年薪為540,580美元,其中壹些錢來自智囊團與中共的聯系。《每日傳呼》(Daily Caller)的查克·羅斯(Chuck Ross)2月8日報道,近年伯恩斯領導該基金會接受了200萬美元來自中共的利益。

伯恩斯擔任美國駐約旦和俄羅斯大使時,還領導了奧巴馬政府就伊朗協議進行的談判。在2018年6月8日的《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馬克·蒂森(Marc A. Thiessen)曾寫道:

“首先,前總統奧巴馬傳遞核協議時,沒有向國會透露存在秘密協議。 (只有在時任堪蕯斯州共和黨眾議員邁克·龐培(Mike Pompeii)和阿肯色州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在維也納與國際原子能機構官員會面時才偶然發現它們。)然後,據悉,奧巴馬政府在伊朗釋放四名美國人質的同壹天,秘密地向德黑蘭派遣了壹架載有4億美元等值的瑞士法郎、歐元和其他貨幣的飛機,隨後又進行了另外兩次秘密飛行,攜帶另外13億美元現金。現在,由參議員羅伯· 波特曼(Rob Portman)領導的參議院常設調查小組委員會的共和黨人在壹個重磅炸彈的啟示中,在壹份新報告中透露,在向國會保證伊朗將無法使用美國金融體系後,奧巴馬政府暗中試圖幫助伊朗利用美國銀行兌換價值57億美元伊朗資產,然後就其所作所為向國會撒謊。”

作者最後指出有關伯恩斯外交後任期和與中共國的關系應該促使參議院拒絕他的提名。政府需要像比爾·伯恩斯這樣的局外人,但需要沒有與中共糾纏在壹起的人。

伯恩斯與中共的關系異常密切

早前《國家脈動(national pulse)》獨家報導稱,伯恩斯任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主席時,該基金會與中美交流基金會和其他與中共有聯系的團體有十多年的關系。

伯恩斯自2014年起擔任智庫主席,監督其與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的合作,該基金會至少可以追溯到2009年。中美交流基金會作為中共統壹戰線努力的壹部分,旨在”聯合和中和潛在的反對力量”,並鼓勵外國人”采取支持中共首選政策的立場”,曾贊助中共官員前往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演講。

2009年,該智庫接待了前上海市市長、中共政協副主席,並在中美交流基金會支付的旅行中進行了”主題演講”。

同樣,兩年後,根據中美交流基金會的宣傳手冊,中美交流基金會的創始人董建華(他是中共統壹戰線的”最高級別監督機構”)在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壹次活動中發表了演講。

更重要的是,《南華早報》稱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是中美交流基金會的”資金接受者”,並經常與他們壹起開展尋求促進中美合作的項目。

2012年,中美交流基金會與該智庫合作開展了”美中安全認知項目”,該項目分析了”政府、企業、學術界、軍方和媒體五個不同類別的公眾和精英對廣泛的國家 安全問題的看法,從美國和中共國在全球和亞洲的權力性質,到對彼此的國家性格所持有的形象”。

同樣是與中共國戰略文化促進會(CSCPA)合作–其領導人、前中共海軍軍官羅援主張中共軍隊要”強大”–這份62頁的報告向美中兩國決策者發出了壹 系列”建議”,包括”強調合作而非競爭”,以及”防止臺灣問題破壞更廣泛的合作”。

卡內基基金會的壹眾領導人–包括副總裁帕爾(Douglas Paal)–也為中美交流基金會的季刊《中美聚焦》撰稿。自2014年以來,在伯恩斯領導下,包括高級助理黃育康(Yukon Huang)、駐校學者馬特-費琛(Matt Ferchen)和駐校學者王濤與中共官員和解放軍領導人壹起為該雜誌撰寫了至少6篇文章。

卡內基基金會與中共還有壹個聯系:設在中共國的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該中心設在清華大學,由七位在中共政府資助的大學工作的人擔任指導學者——石誌勤、孫雪峰、趙克金、唐曉陽、陳琪、張麗華、張傳傑。兩位高級研究員與中共的關系更為明確,如”曾在北京市人民政府外事辦公室工作”的趙通和”中國商務部諮詢委員會委員”閻學通。該中心旨在“促進美中合作”,曾舉辦過中共官員和美國議員如保羅-瑞安(Paul Ryan)、趙小蘭( Elaine Chao)和約翰-克裏(John Kerry)等出席的會議。

前國防情報局高級情報官員、國務院官員尼古拉斯-埃夫蒂米迪斯(Nicholas Eftimiades )稱,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母校清華大學,甚至對美國政府發起了網絡攻擊,並與CNN和紐約時報等西方機構合作開展”馬克思主義新聞”項目。

從目前看來,拜登政府的眾多提名人與中共長期有著密切的關連,他們在任上將會如何作為呢?讓我們保持密切關註。

原文鏈接

相關鏈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