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農村】魚塘風波(二)

五月花寫作組 | 作者:跟隨戰神 | 編輯:文合 | 美工、發稿:滅共小宇宙

往期鏈接:

【周末聊農村】魚塘風波(一)


自從村長書記牛二惦記上魚塘後,李福就在煎熬中度日如年。鄉里的漠視、牛二的霸凌、父母的焦急、妻子的哀嘆、孩子的待哺……像一座座大山似的向李福壓來,這個中年漢子再也無法忍受了。

懷揣著一把菜刀,李福氣沖沖地奔向了村委會。村委會在村莊的中部,一個大大的院子,高高的圍牆,厚厚的鐵門。院子中間矗立著一個旗桿,旗桿上掛著一面血紅色的旗子,由於沒有風的緣故,血旗就像一條死魚一樣懸在半空中,透出一絲陰森與恐怖。

門衛大爺隨著咚咚的敲門聲打開了鐵門,見到李福凝重的表情立刻提高了警惕,聲音比往常提高了八度:“李福,你乾啥?你找誰?有啥事?”,李福看了他一眼,啥也沒說,大步流星直奔村長書記辦公室。村委會的院子里共有兩排房,前排是會議室,後排是辦公室,牛二的辦公室在後排的最西側,也就是距離大門最遠的地方。可能是職業流氓的直覺和習慣告訴他哪裡最安全,牛二選擇了最西側靠高牆的一間作為他的辦公室,緊鄰他的房間是治保主任。這樣的安排是牛二能夠想到最好的、最安全的。

治保主任的辦公室里有三個人,治安保主任牛虎和另外兩個彪形體壯的漢子,都是村裡的小痞子,牛二當治保主任時手下,牛虎還是牛二的本家弟弟。門衛大爺的高聲喊叫已經引起了牛虎的註意,這是他們約定好的特殊預警方式,況且他們已經演練過多次,熟悉的很。

沒等李福趕到牛二的辦公室,牛虎和兩個打手已經站在了門口,因為聲音畢竟比腳步快。李福想推開攔在面前的大漢,但是沒有成功,相反,兩人一左一右分別扭住了李福的胳膊。這時,門開了,牛二春風滿面的走到了李福面前,嘴裡還叼著一根香煙。“噗”一口濃濃的煙霧混著一股臭味噴在了李福的臉上,牛二得意洋洋地說道:“哼,知道你會來。”“呸”李福的一口吐沫吐向牛二,牛二惱羞成怒,抬起胳膊輪圓了扇向李福的臉,“啪”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李福的嘴角淌下了一股紅色的液體。李福真的急眼了,拼命地掙脫,牛虎見狀從後面死死抱住了李福。“咣當”一聲,一把菜刀掉在在地上。看到菜刀的瞬間,牛二的眼裡略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恐慌,但是很快又恢復了往日的狂妄。“呵!你膽子不小啊李福!想要行凶殺人?報警!”

不到十分鐘,一輛警車停在了村委會門口,從車上下來三個警察,簡單的詢問了幾句後便將李福帶上了警車,來到了派出所。

中共國的“以警治國”早在1949年竊取政權後就開始了。王岐山曾經說過對待老百姓就靠兩樣:一是宣傳,二是鞭子。所謂宣傳就是洗腦、就是愚民、欺騙,而警察就是鞭子之一。中共國最基層的警察組織稱之為“派出所”,每個鄉、鎮設置一個派出所,派出所設所長一名、指導員一名、副所長幾名、警員若乾。截至到2013年上半年中共國共有14677個鄉、19531個鎮。可以說中共國的派出所數以萬計,警察更是多如牛毛,這里還不包括武警和協警,數量龐大的協警更是超出了正式警察。更可悲的是警察完全成了領導手中的“刀把子”,為領導服務、為領導保駕護航、為領導打擊異己。警察不是“為人民服務”,而是為人民幣服務,有利可圖就乾、無錢可賺就算,這在基層警察中體現的尤為明顯。這就是刑事案基本破不了,丟失物基本找不到,賣淫嫖娼基本跑不了,賭博基本被包餃子。

牛二可以說是派出所的老熟人了,還是小混混的時候就經常出入警局,一是為了鏟事,二是為了拉關系。其實每次鏟事也是拉關系,鏟事的過程就是送禮、送錢的過程,錢送到了、事鏟除了、關系建立了。說到底,警察也需要牛二這樣的流氓幫助自己做一些事情,比如強拆,比如恐嚇等等,這些都需要地痞流氓出面解決。警察和流氓互相勾結、互相利用,警察充當流氓的保護傘,流氓是警察的打手。再往深層次說警察就是流氓,只不過他們是帶著執照的流氓,或者說是領著工資、穿著制服的流氓。警察與流氓都是社會黑的一部分,由於中共的黑暗體製造就了警察與流氓的畸形關系。

當了村長書記後牛二更是如魚得水,公然利用職務之便和警察建立了更深入的關系,每逢節日送禮不說,派出所的領導們的紅包更是大大的,反正也是慷公家之慨,花的全部是村民的錢。

到了警局,首先是詢問、做筆錄。李福說了魚池的種種經過,警察勉強聽完了他的敘述,指著菜刀說:這是你的凶器,你要負刑事責任。這時的李福已經完全冷靜下來,警察的態度讓他感到了事態的嚴重。他指著嘴角說牛二先動手打人,自己什麼也沒有做。警察看了看李福的臉,稍微有些腫,看不出其他的痕跡。原來在警察到來之前,治保主任牛虎早已將李福嘴角的血跡擦的乾乾凈凈,已經為推脫責任埋下了伏筆。論耍流氓的手段牛二早已爐火純青。

從頭至尾李福一口咬定菜刀不是行凶的,眼看24小時的羈押時間到了,更重要的是沒有對牛二造成實際的傷害。牛二的用意也是用警察震懾李福,在全村面前樹威。最後牛二提出和解,李福賠償牛二九百元。李福想到父母已經在警局等了整整一天,嘆了一口氣,答應了和解條件。但是在簽字的時候李福冷冷地說了的一句話:魚塘的事沒完,走著瞧!

李福雖然是老實人,但絕不是膽小怕事之人,他懂得越忍越被欺的道理。正是因為村民們的一味忍氣吞聲,一味的膽小怕事才造成了牛二的飛揚跋扈。在中共國沿襲著姦民統治良民的商鞅之術,姦民管理良民、姦民欺壓良民,中共只需把姦民抓在手裡,就可以統治廣大的農村,控制廣大的農民。毫不誇張的說,中共國的村長書記絕大多數屬於姦民一類,這是可悲可嘆的現實。

李福賠了錢,牛二樹了威,但是不知為何牛二總覺得有點心驚肉跳。李福是村裡第一個敢於挑戰他的人。往日走在大街上,牛二看到哪個不順眼,上去就一個大嘴巴,沒人敢吭一聲。想起落在地上那把明晃晃的菜刀,想想李福那句冰冷的話,牛二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

(未完待續)


更多文章歡迎瀏覽波士頓五月花GNEWS官方號

更多直播歡迎關註GTV官方號五月花之聲五月花講堂

歡迎加入波士頓五月花農場,訂閱我們的官方推特賬號官方油管賬號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