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社》精選新聞:辣評《華盛頓郵報》之閆博士報導

出品:《路德社》 編輯:《路德社》精選新聞專欄組

閆博士不懼生死大聲疾呼病毒真相警世人

偽專家身披畫皮惡意詆毀混淆視聽害蒼生

《華盛頓郵報》美東時間2月13日撰寫題為《科學家說”指控中國製造了病毒”是誤導資訊且已四處肆虐》的長文,報導對閆麗夢博士的採訪。

譯者導言:當《華盛頓郵報》發表這篇長文時,距離我們的閆麗夢博士通過《路德社》,在2020年1月19日向全世界發出病毒警告,已經過去了一年之久! 在這一年中,閆麗夢博士經歷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變故,被迫離開自己的丈夫和在香港熟悉的工作環境,驚險的逃離中共的追殺,她把自己個人的安危置之度外,只為了警醒世人,傳遞真相! 她告訴我們:病毒是中共針對全世界特別是針對美國發動的一場超限生物戰爭,美國和全世界都要去追責中共,她大聲疾呼: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可是,主流媒體及科學界、WHO 卻全然不顧世界人民已經陷入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災難,不但不報導閆麗夢博士關於病毒的真相,反而用盡各種手段、方式批評、誣陷、攻擊、詆毀閆麗夢博士, 所幸上天讓閆麗夢博士遇到了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遇到了郭文貴先生和路德,遇到了諸如班農、彼得·納瓦羅、蓬佩奧等一眾美國愛國者,所以我們才有了過去一年一 起精彩紛呈的戰鬥旅程,更讓真相得以被世人聽到,相比CNN等左媒的卑劣,《郵報》此文沒有對閆博士明顯的”攻擊”,但通過文章,我們卻可窺見他們的立場及想法! 筆者對於閆博士由衷的佩服、喜愛時日已久,故譯評此長文,在西方的情人節之際,敬獻給我們新中國聯邦眾戰友的心中的天使——閆麗夢博士!

自去年9月中國籍病毒學家閆麗夢發表報告,揭露中共國在實驗室創造了病毒,美國Johns Hopkins的科學家 和其他一流的美國大學以罕見的速度跟進閆博士的報告。
這些美國科學家得出結論,認為閆博士的報告有嚴重的缺陷; 一個麻省理工出版社的網上新期刊,在閆麗夢博士發表報告十天后,說閆博士的報告是”沒有數據支援和無根據的”。

《華盛頓郵報》首先從媒體傳播的角度描述了那些所謂的專家對閆麗夢博士的批評,介紹閆博士的”陰謀論科學發貼”。

這是一個任何人都能網上發貼有人點讚的時代,公眾起初對閆麗夢博士爭議性的聲明並沒有那麼快的反應,後來在社交媒體和Fox新聞上獲得了百萬的觀看量,這是事件的發酵,根據專家們的虛假資訊,我們認為”前瞻性的科學”會被當作賺取”政治籌碼”的機會。

先是9月14日在科學研究資料庫Zenodo上發文,沒有任何人看,但是後來經過Twitter,YouTube 和極右翼網路諸如前總統川普的前戰略師班農先生的 ” Warroom:大流行”節目,閆博士的影響開始爆炸了,在10月8日,她明確地指控” 中共國製造了病毒生化武器” 在線研究資料庫成為了揭示病毒真相和辯論的關鍵場所,這裡變成了揭示口罩,疫苗,病毒變異和其它關於疫情討論的前線! 但是科學類的專欄都沒有發聲,顯得很慢,只是在起初有過科學家參與爭論。
《華盛頓郵報》寫道,研究表明發表在網路上的報告可以被劫持助長陰謀論。

《華盛頓郵報》引用哈佛大學研究媒體的專家Joan Donovan 的話:他們認識到平臺會被濫用已經許多年了,在這點上,每一件事情的漏洞都會被利用”

什麼是他們所謂的”紕漏利用”呢? 因為閆博士發表的論文是在Zenodo ,沒有得到同行評議,還因為她的報告已經被查閱超過一百萬次,這可能是中共痛毒大流行傳播最廣的研究報告,所以哈佛大學研究虛假資訊的研究者得出結論:披著”科學合理性外衣”的報告讓人半信半疑,這種通常發表在網路上的「隱秘科學」是容易被責難的!

《華盛頓郵報》說,之前閆麗夢博士已經同意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但不同意把她作為個案研究!

閆博士用Zenodo 發表論文,是因為可以快速的發表,同時也因為害怕中共阻撓報告的發表,她想要警告世界,中共製造了病毒!
閆博士說,「沒有人能反駁真正鐵的科學證據,所以他們能做的只有攻擊我本人”

在《華盛頓郵報》詢問zenodo是否會移除閆博士的論文之後,Zenodo 承認已經在上週四將她的論文貼上了「潛在的誤導內容」標籤,並且還突出的顯示了Georgetown 大學病毒學家和MIT(麻省理工大學)出版社的評論鏈結。

(評)是不是覺得很無厘頭? 本來閆博士一直強調的是「病毒真相」,那些所謂的病毒學家不與閆博士對擂辯論,卻把焦點轉向攻擊閆博士發文的平臺Zenodo ,開始討論這些預印本網站是不是推波助瀾了「陰謀論」,是不是被濫用了? 閆博士向《郵報》記者明確說道,預印版網站如果被濫用,這是濫用者的問題,閆博士她本人並沒有濫用Zenodo 平臺。

歐盟核研究員Anais Rassat 說:”我們非常認真對待錯誤資訊,因此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Zenodo只是一個普通科學網,我們認為刪除報告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案,我們希望它留下來,並指出為什麼專家們認為是錯誤的。”

看到閆麗夢的聲明在互聯網上比主流研究人員觀點跑得更快,這讓他們非常擔心,他們新近更堅信在這樣的預印本平台傳播虛假資訊的能力遠超知名社交媒體,MIT 出版社在線期刊《快速回顧:COVID-19 》主編StefanoM. Bertozzi 對閆麗夢的指控提出了質疑,他補充說:大多數科學家對參加網路空間的小便競賽都不感興趣!”

(評)大家有沒有被這位主編的講話震驚到,自大狂妄且無恥,像一個科學家的言論嗎? 這位Bertozzi 除了擔任麻省理工出版社在線期刊主編,同時還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公共衛生學院名譽院長! 因為他只是個研究愛滋病毒的,我都懷疑他是否能看懂閆博士的冠狀病毒論文,但他被中共買通的可能性更大,因為此人介紹了研究愛滋病病毒的泰鬥來攻擊閆博士。

《華盛頓郵報》繼而描述因「閆博士的病毒論文」而引發的在線科學網站(預印伺服器)論爭

病毒助長了在線科學網站問題凸現,這類網站已經發展了十多年,已經成為生態系統中眾多學術領域提出和審查聲明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由於傳播有關致命性大流行新發現的緊迫性,在線科學網站的發展變得超負荷,在線科學綱站其中最著名的網站有MedRxiv 和BioRxiv .他們都具有快速評估的系統,他們拒絕發表未進行同行評審過的科學論文。
這兩家網站的共同創始人Richard Sever 說:我們希望創建一個足夠的關卡,使人們不得不進行一些研究,我們不想成為一個存在大量陰謀論的地方。

在線出版網站通常被稱為「預印伺服器」,因為許多研究人員將其用作進行傳統同行評審的第一步,從而為作者提供了一種在更全面的分析開始之前,將其作品公開並被新聞報導的途徑,但有趣的是,每個人都擔心預印本,因為從總體上看,在線網站在阻止錯誤資訊方面並不出色!

《郵報》文章引用了計算機科學家Jeremy Blackburn 領導的研究小組調查社交媒體網站4Chan 的數據,從2016年到2020年在上面發現了4000多篇關於主要預印本伺服器論文的參考文獻鏈結,而4Chan 網站受到陰謀理論家的歡迎,他說:未經審查的過程給「預印本帶來了可信度」,專家們可能會很快發現預印本存在缺陷,而普通百姓則不會 !

(評)閆博士已經說得夠明白,為什麼選擇Zenodo? 閆博士先前已經將論文提交給BioRxiv,但48小時后發現有異常,由於擔心最糟的情況出現,因為懷疑中共政府隨時可能阻止出版她的作品,所以她撤回了論文,並將其上傳到zenodo,這裡將Zenodo和BioRxiv ,MedRxiv做比較,是想得出閆博士選擇了一個不需要審評的平臺, 還是想得出閆博士論文的品質或Zenodo平臺可信度都是需要考查的呢? 拿4Chan網站上的「陰謀論」調查,是要將「閆博士的論文」打入「4chan上的預印本陰謀」之列嗎?
更進一步,《郵報》繼續討論”預印本陰謀”

Binghamton 大學助理教授Blackburn 說:預印本的報告(論文)出現在各種陰謀論中,並且被失去控制的誤解,因為那些人不是科學家! 這就是風險所在。

非贏利組織ASAPBio 執行董事Jessica Polka 表示,他們希望提高預印本伺服器的透明度並擴大使用範圍,外部研究人員的評論可以迅速的發現在工作中的缺陷,她承認因為網路工作人員及顧問會導致預印本出現玼漏,ASAP 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有超過50個的預印本網站按照同一審評規則運行著,但這個調查並不包括Zenodo .
她認為:不應該把Zenodo當作一個預印本伺服器,它只是一個在線存儲庫,可以託管一些預印本以及會議幻燈片,原始數據,只要擁有一個電子郵件便可簡單上傳! Zenodo沒有通常預印伺服器所具有的普遍審查能力! 而通常來說,預印服多器沒有資源來判斷某些事情的真偽!

(評)請完了專家,請來了非贏利組織,從批評閆博士本人,到批評發文平台沒有審查機制,再到批評這種預印本平臺被濫用助長了”陰謀論”,說白了,就是閆博士的論文不應該出現,出現了就是陰謀論,出現了就怪罪發文平臺。 傳統的發稿方式被阻死,普遍的預印本伺服器沒有被閆博士選擇,而閆博士選擇了Zenodo ,所以Zenodo不夠格當預印本伺服器,這是什麼狗屎邏輯? 自己長得胖,穿衣服不好看,反怪罪衣服!

《郵報》描述完了對於閆博士政治性科學發貼和對於發文平臺Zenodo和預印本的攻擊,接下來以很長的筆墨講述了了閆博士抗爭的經歷,筆者覺得還算客觀,閆博士的原話也被摘錄了下來!

閆博士在接受《郵報》採訪時說,Zenodo的開放性讓她決定使用其網站,她最初將論文提交給BioRxiv的原因是,作為一名研究人員,其論文已經出現在《自然》、《柳葉刀傳染病》及其它傳統出版物中,她知道此預印本伺服器對其它科學家而言將更合法!

在閆博士七月份首次在Fox news露面后, 她之前工作的香港大學在一份聲明中宣佈她不再與他們有任何關聯,並說”她對冠狀病毒起源的說法沒有科學依據,更像是道聽途說。 “

關於閆博士發現網站異常,所以從BioRxiv撤回其提交的論文,BioRxiv聯合創始人Sever說,他無法對個人提交的內容發表評論,並聲稱網站沒有顯示跡象被攻擊!

《郵報》作者本身不可能對閆博士的報告發表評論,但提到了在報告中的作者及法治基金。
閆博士在論文中沒有按照研究慣例列出學術從屬關係,相反列出了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這是由流亡的中國億萬富豪郭文貴先生在紐約成立的非贏利組織,2018年法治基金宣佈白宮前首席戰略師班農為法制基金主席。

閆麗夢博士說:出於法治基金對於中共國異議人士説明的尊重,她在報告中列出了法治基金,法治基金説明她支付了從香港逃離的航班費用,並提供了安置補助金,而她現在主要靠自己的積蓄為生,她說她的工作是獨立的,她否認班農是在説明她傳播政治主張的觀點。 並且告知,她在香港時,都不知道班農是如此的有爭議性。

評:《郵報》作者還是做足了功課,不但知曉一些重要的採訪,比如在論文發表的第二天的9月15日,閆博士成為Fox 的「Tucker Carlson Tonight」的嘉賓,當晚的直播達到了480萬的廣播電視觀眾和280萬的YouTube觀看數,更讓筆者稱讚的是, 《郵報》居然還統計了去年閆博士在「Warroom:大流行」節目中出現了22次, 爆料革命的戰友應該也沒有數過吧!

因為閆博士的控告不光得到了班農先生的支援,而且前白宮貿易顧問彼得. 納瓦羅將其論文標註為”CCPLiePeopleDied “一起推向中國共產黨,所以《郵報》認為這顯然是政治性的操作。

(評) 閆博士從一開始,一再強調她的論文和控訴無關政治,只關乎真相,為什麼《郵報》聽不懂呢? 在選舉中,左派們給川普團隊支援閆博士的病毒論文設計了一個”政治籌碼”的標籤(左媒曾攻擊閆博士站出來是為了自己能獲得”政庇”資格,川普團隊是為了選舉及其它政治資本),目的是為了贏得選舉,從不論真相,現在川普輸了選舉,”政治籌碼”的標籤貌似淡化了,換上了”科學的陰謀論”,反正只要搞臭閆博士本人及她的論文,有什麼就拿什麼來扣!

Fox節目播目後,在FB和Twitter上引起了廣泛關注,班農當周也出現在Carlson的節目中討論閆博士的控告,而論文發表在Zenodo的當天,就有超過150,000的流覽量,這對於一篇科學論文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尤其是沒有得到任何獨立專家審閱的論文! 這下連《國家地理》和其他雜誌也來質疑閆博士了!

(評)這有沒有像打群架欺負弱小的感覺? 你這是要幫誰吆喝,你的主子是誰? 雖然說言論自由下,誰都可以來評論,但請不要斷章取義,歪曲事實,甚至通過惡意改變閆博士論文里的論點,使其成為常識謬論,進而誤導你的讀者(詳見路德社博士團專業反擊請查閱:https://gwins.org/cn/lude/16740.html

在學朮界,John Hopkins的 衛生安全中心在閆博士的論文出現後一周,逐點回應提出了39個單獨的問題,稱其為”對報告中包含的細節進行客觀分析,這在同行評議過程中是慣例。 “

幾天后,麻省理工出版社在線期刊「快速回顧:COVID-19 」發表了四篇嚴勵評論,其中一篇來自著名愛滋病研究專家Robert Gallo,他同時也是Titan病毒的研究員,Gallo 將閆麗夢博士的論文貼上「誤導性」的標籤,並引用了「可疑的、虛假的和欺詐性的控告」,他還質疑閆博士「關於中國軍方製造病毒」的邏輯!

(評)怎麼說這個所謂的專家呢? 他當然可以質疑,但得有本錢吧,中共所有的內幕都是暗箱的,你Gallo知道多少? 閆博士的老公和頂頭上司都在冠狀病毒研究圈,朋友圈都是中國的醫生,還有文貴先生揭露的中共13579計劃你聽過嗎? 中共的超限戰書籍和生化病毒教材你讀過嗎? 你是研究病毒的沒錯,但你研究的和閆博士研究的應該差很遠吧! 簡單點說,閆博士要打擂的人不是你! 找錯門了!

聘請Gallo的想法來自Bertozzi , 他說:「我認為有科學信譽的人必須迅速揭穿它」”我們需要一個像您這樣有高度的人說這是垃圾科學”,Bertozzi回憶起對他說。

(評)真是太扯蛋了,這種對話怎麼像是黑幫一樣,打不過人,需要請有面子的大哥出來說話,為自己立旗子,撐場面! 科學家不是追求真嗎? 如果Bertozzi覺得閆博士傳播了虛假資訊,你自己出來和閆博士直播辯論啊! 拉一個搞愛滋病的泰鬥來為你壯膽,要麼你就是嚇得不輕,要麼你就是和中共有一腿!

Gallo和其它三位科學家還對預印本過程本身提出了疑問,他說:雖然預印伺服器提供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速度傳播改變世界的科學研究機制,但他們也能通過傳播誤導性的資訊破壞國際科學界的信譽,破壞外交關係的穩定性,並損害全球安全!

(評)看明白了嗎? 這些所謂的科學家們從來不關注什麼真相,也沒有「人」,他們關心的是自己的地位,利益和政治! 前些天看過一幅諷刺漫畫,裡面有三個角色,普通老百姓的脖子上套著鐵鏈,被前面的科學家抓著走,而科學家脖子上也套著鐵鏈,被前面的政治家抓著走! 多麼諷刺,這些誣衊閆博士的所謂科學家,給閆博士貼上”政治”、”陰謀論”標籤,自己恰恰是政治家的走狗幫兇,要不然,怎麼會有WHO的隱瞞,怎麼會有整個科學界的集體沉默! 通過閆博士的論文超大下載量,我依舊相信那些被”政治綁架”的科學工作者,因為受制於科學體制,雖然沒有發聲,但良知還健在,筆者作為普通人,也看不懂閆博士的論文,我想只能是看得懂,想瞭解病毒真相的人才會下載吧!

關於閆麗夢博士拒絕CNN的採訪,她說:因為CNN不允許她在電視直播上逐點解決他們提出的責難!

CNN在10月21日發表了文章攻擊閆博士,閆博士在班農作戰室笑諷他們說,CNN在報導之前連嬰兒水平的調查都沒做,他們所謂的抄襲gnews文章的作者都是我的聯合作者!

但閆博士11月21日在Zenodo發表了自己的回應,題目為《CNN用謊言和錯誤信息來攪亂SARS-CoV-2的起源》。

同時閆博士也向《郵報》承認,正如CNN報導的那樣,她在9月14日的原始論文中的三位合著者都是假名,那樣做是因為需要用假名來保護其它的中國研究人員,因為他們的家人仍在中國境內!” 雖然通常在學術論文中是不鼓勵用假名的。

當世衛的一個團隊派人到中國調查大流行的起源后,他們發表聲明說「冠狀病毒極不可能來自實驗室」,她的說法在本周又受到了打擊。

(評)閆博士會受啥打擊? 我才不覺得,我們從來就不相信WHO會突然改邪歸正,當個青天大老爺,那幫”專家”呆的三個小時還不夠一頓飯和卡拉OK時間,能調查個鎚子出來,那個”打雜客”(Peter Daszak:世衛調查團成員之一)是去秀恩情的,他要感謝中共過去給了他美好的十五年時光,可以美女,可以雙修,可以唱K!

閆博士的論文最早的評論者之一,病毒學家Angela Rasmussen 同意WHO的評估,但並未排除”冠狀病毒是實驗室起源的可能性,儘管可能性不大,但論點缺乏具體證據”
這位現在工作於Georgetown 全球健康科學與安全中心的病毒學家說:”這需要更少的猜測和更多的調查,弄清楚這些東西需要很長時間,要解決這個問題將需要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

(評)是不是又來一個扯的? 什麼叫更少的猜測? 閆博士基於自己紮實的P3實驗室病毒研究實驗和調查,得出了中共製造了冠狀病毒,並用於生物武器,這叫猜測? 什麼叫更多的調查? 你自己去調查啊! 讓中共給你開放武漢病毒研究所,把數據給你,讓你做調查! 科學的官腔倒是打得很響,是這樣但不排除⋯,我們要關注,但不能著急,因為不可能⋯,這洗地的工作做的真的滴水不漏! 反正就是不想確認「中共是病毒製造者」,打死也不能是中共幹的!

文末,《郵報》預告了閆博士的工作計劃

閆博士更加堅信自己的控訴,並反擊她的批評者,她用自己的證據控告中共政權特意製造並散佈了病毒,並使用一切方式使她禁聲。

閆博士說,如果中共國犯下了這一罪行,誰能追究他們的責任? 川普是對中共國強硬的人

她補充說,這是關於事實真相的,我不想誤導人們。

即使是現在,她仍然準備另一篇近30頁的論文,她希望能駁斥她的批評者,並帶給世界一個新的關注:中共國,中共病毒及一個國際性的掩蓋病毒真相的運動。

她說,她計劃在幾周之內將其發佈在Zenodo 上。

(評)《郵報》終於寫完了,跟講述其他人的故事一樣,似曾相識的結尾,全篇我沒有感覺到有”人”,也沒有感覺有”真相”,好像很中立,卻是牆頭草,風吹兩面倒,不見立場跑,這是新聞的標準嗎? 新聞不也是要求「真」嗎? 但偶覺得《郵報》至少比CNN強,做了功課,寫了長文,大體上沒有”批判”閆博士,而且還引用了閆博士的”原話”!最後也算助力一把,將閆博士的最新計劃論文拋了出來! 所以閆博士在自己的推特中也附上了文章最後一段,大家期待閆博士的最新論文吧! 也希望Zenodo到時不會歇菜⋯⋯

援引原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本文作者:上進哥
審核校對:魯邦五世
上傳排版:糖果兒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路德社精选

路德社精选栏目-喜马拉雅新西兰奥克兰伊甸农场新闻组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2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