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公關政變– WHO對CCP病毒的調查結果舉世嘩然

新聞來源:Daily Mail《每日郵報》| 作者:JAMES TAPSFIELD | 發佈時間:2021年2月14日

翻譯/簡評:wmorpho | 校對:SilverSpurs7 | 審核:freedust | Page:拱卒

簡評:

世界衛生組織調查小組在中共國武漢兩個星期隔離,兩個星期對病毒的起源進行調查後,得出的結論否認該病毒是從實驗室洩漏的理論。之後,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呼籲中共國提供有關Covid-19起源的“所有證據”,因為擔心沒有原始數據會影響世衛組織的調查結果。他堅持認為,世界需要“深入了解”致命大流行的發生方式,呼應美國對科學家進行獨立調查的擔憂。他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採訪時被問及美國對調查的憂慮時,他表示深有同感,並將在即將舉行的七國集團會議上推動更加透明的調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週五表示,華盛頓對世界衛生組織“Covid-19早期調查以及對於問題的溝通方式深感憂慮”。世界衛生組織調查小組的成員之一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曾經在中共國工作長達15年之久,深諳中共國的腐敗交際之術,與武漢實驗室副主任石正麗有推杯換盞,卡拉OK的友誼,他的調查結論與中共國的官方語言別無二致,這樣的調查結果一點兒都不意外。好在英美兩國政府都不認同他們的調查結論,要求中共國提供病毒感染的所有的原始數據的呼聲會越來越高,以毒滅共的時代已經到來。

原文翻譯:

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呼籲中共國提供有關Covid-19起源的“所有證據”,因為擔心沒有原始數據會影響世衛組織的調查

  • 鮑里斯·約翰遜呼籲中共國提供有關Covid-19起源的所有證據
  • 世衛組織支持北京對疫情暴發聲明的表現遭到抨擊
  • 中國共產黨堅持認為病毒並非源自武漢

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今天敦促中共國提供有關Covid-19起源的“所有證據”,原因是擔心沒有原始數據會影響世衛組織的調查。

英國首相堅持認為,世界需要“深入了解”致命大流行的發生方式,呼應美國對科學家是否能夠進行獨立調查的擔憂。

該評論是在上週前往武漢的實況調查團否認病毒可能從實驗室洩漏的理論之後發表的。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隨後表示,所有假設仍然還是都有可能的。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週五表示,華盛頓“對Covid-19早期調查以及對於問題的溝通方式深感憂慮”。

約翰遜首相今天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採訪被問及美國對調查的憂慮時說,他深有同感,並將在即將舉行的七國集團會議上推動更加透明的調查。

他說,“當你染上像冠狀病毒這樣的人畜共患的瘟疫時,我們需要確切地知道它是如何發生的。

“的確,如果是人畜共患的瘟疫,如果它真的被斷言是源於人類與動物界的接觸,我們需要確切地知道具體它是怎樣發生的。

“它是來自海鮮市場嗎?它是來自蝙蝠嗎?蝙蝠與穿山甲有關嗎?所有這些問題都是主觀推測。我們需要查看數據。我們需要查看所有證據。”

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早些時候堅稱,科學家必須“獲得充分的合作並獲得所有他們提出問題的答案”。

前往中共國調查大流行起源的世衛組織小組成員約翰·沃森(John Watson,)教授今天證實,儘管病毒來自實驗室的理論“不太可能”,但並未排除這種可能。

英國前副首席醫療官在BBC 一台《安德魯馬爾電視秀》的電視節目中說,該調查小組無法取得病毒爆發時的某些原始數據。

但是他也強調說,他不能完全確定這種病毒最早是在中共國出現的。

他說,調查員“必須確保我們不僅僅要在中共國境內尋找病毒來源,也要在中共國境外尋找”。

鮑里斯·約翰遜今天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採訪時堅持認為,世界需要“深入了解”致命疫情的發生方式,呼應美國對科學家能否進行獨立調查的擔憂。

恩巴雷克博士說,他的團隊已經排除了這種病毒從武漢病毒研究所等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如圖),稱這種洩漏“極不可能”,不應該進行進一步調查。

世界衛生組織在湖北省武漢市訪問期間,有保安人員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外面監視

中共國科學家和官員們一直渴望將責任歸咎於中共國的境外——各種暗示該病毒可能起源於孟加拉國、美國、希臘、澳大利亞、印度、意大利、捷克共和國、俄羅斯或塞爾維亞。

沃森教授今天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發表講話說:“我認為,病毒在武漢大爆發的始發方式以及有關這些病毒在儲存的不同動物中的生活方式的各種信息有多種因素,這一切都表明,中國是病毒爆發的一個非常非常可能的發源地,但絕非必然是病毒從動物傳播給人類的地方。

“而且我認為我們必須確保我們不僅僅要在中國境內尋找病毒來源,也要在中國境外尋找。”

當被問及世衛組織小組是否有權獲取有關中共國首批感染冠狀病毒的174人的原始數據時,沃森教授說,他們看到了有關病例的“大量信息”。

但是,他補充說,中共國祇允許團隊查看“有限數量”的原始數據。

沃森教授說:“我們沒有看到所有原始數據的內容,也沒有看到所使用的原始問卷調查(當然,它們應該是中文的),但是除了事實之外,還必須考慮一個問題,是否有人去過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

他說,該小組的調查並非“一次性”的,世界衛生組織將其視為“調查的開始,這將花費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中共國已經被指控武漢病毒研究所可能是Covid-19病毒來源。

然而,世衛組織調查小組得出結論,“極不可能”是實驗室引發的病毒感染。

沃森教授說,病毒是從實驗室中傳出的可能性並沒有被排除。

外交大臣拉布先生在安德魯·馬爾的節目中表示,英國政府將“推動”讓中共國提供所有的原始數據。

他說:“我們將推動對數據的完全訪問權限,獲取需要的所有數據,以便能夠揭示我認為大多數人都希望聽到的有關病毒爆發的答案和原因。

“這很重要,不是為了地緣政治得分或類似的事情,而是為了我們可以吸取教訓並防止其再次發生。”

在此之前,世衛組織調查小組負責人彼得·恩巴雷克表示,需要對北京推動的病毒來自進口肉類的理論進行“進一步研究”,同時還要研究在國外報導的新冠病毒早期病例。

同時,他否決了該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理論,稱“極不可能”,不需要進行下一步調查——儘管數週前美國政府官員稱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漏是“最可信的”理論。

這並不是世界衛生組織第一次因鸚鵡學舌般地傳遞北京的信息而受到抨擊,唐納德·川普去年在從世界衛生組織撤回美國資金之前也提出了同樣的抨擊——拜登總統已承諾要撤銷川普總統的指控,美國要重返世界衛生組織。

世衛組織負責人譚德賽博士也因對中共國的讚美而受到嚴厲批評——在病毒爆發初期,儘管人們強烈懷疑北京披露的的數據以及過去中共國掩蓋疾病暴發的歷史,譚德賽卻讚美中共國的“透明性承諾”是“無以言表”的。

消息還顯示,譚德賽博士在競選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期間得到了北京的支持,而且中共國經常向譚德賽參與的政府或組織機構捐贈大量資金。

在新聞發布會上,埃姆布雷克博士支持北京的說法,即2019年12月之前沒有證據顯示病毒在中共國“武漢或其他地方”傳播——儘管多項研究表明該病毒在全球傳播的時間要比該時間早幾個月。

恩巴雷克博士概述了該小組為期一個月的實況調查的發現,他說該小組未能確定該病毒的起源和病毒是如何感染人類的。相反,他說團隊提出了四個有關其起源的理論。

參加世界衛生組織大流行病起源調查的世界衛生組織小組成員約翰·沃森教授說,病毒從動物傳到人類可能發生在中共國境外。

武漢調查小組世衛組織首席研究員彼得·恩布雷克提出了四種有關病毒如何感染人類的理論:從宿主動物直接感染到人類,通過中間動物感染人類,通過食物感染人類以及通過實驗室洩漏感染人類。

他說,最可能的解釋是該病毒從其最初的宿主動物傳播到一種中間動物,該中間動物與人類緊密接觸後感染了人類。

他說,中間動物可能包括在武漢市場出售的冷凍或冷藏動物產品,也包括從海外進口的產品。

恩巴雷克博士說,下一個最可能的說法是該病毒直接從其原始宿主動物傳播給人類,並提出了蝙蝠是可能的源頭。

但是,他說,人類與蝙蝠在武漢並沒有密切接觸,而且在中共國,蝙蝠和其他各種動物物種(包括野生動物,寵物和農場動物)的拭子未能找到原始病毒。

恩巴雷克博士呼籲要對這三種理論進行更多的研究,並說小組應該既在中共國境內又在中共國境外找病毒來源。

他唯一不贊成的理論是該病毒是從實驗室洩漏出去的,稱這種事件“極不可能”。

中共國武漢研究團隊負責人梁萬年博士進一步表示同意——聲稱沒有證據表明病毒在感染人類之前就已存在於中共國的任何設施中。

他說,如果在病毒爆發之前實驗室中沒有這種病毒,那就不存在病毒從實驗室洩露的說法。

梁萬年博士反而推出了令一個理論,冷凍食品可能是病毒來源的理論(最近幾週在中共國已經成為熱門話題),他的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可以在低溫下長期生存。

他補充說,這意味著該病毒可能從很遠的地方傳到武漢,但他沒有特別指出病毒來自海外。

他進一步透露,華南海鮮市場——發現第一批Covid病例的市場——並非是該市唯一受到感染的市場。

他說:“雖然一些早期案例與華南海鮮市場有密切的聯繫,但有些案例與其他市場有聯繫,而其他案例則與市場完全沒有聯繫。

“華南市場很可能成為病毒傳播的焦點,但該病毒同時也在其他地方傳播。無法根據當前信息確定該病毒是如何被傳到華南市場的。”

他聲稱,實際上,最早於12月8日發生在武漢的Covid確診病例與該市內的任何市場都沒有關係。

他補充說,從華南市場早期病例中採集的樣本顯示出該病毒的細微變化,這表明該病毒在導致這些感染之前已經存在於人體內有一段時間了。

恩巴雷克博士對此說法表示同意,他說生鮮市場在早期傳播中發揮了作用,但無法確定病毒是如何進入市場和如何通過市場傳播的。

世衛組織的調查結果是北京領導人習近平的一次公關政變(照片為習近平與世衛組織領導人譚德賽博士握手),外交官們在證據上不斷地跳來跳去力圖證明造成這場全世界大流行的疫情不是從中共國開始的。

多個國家已經發現證據表明該病毒的起始傳播比原先想像的要早幾個月。儘管北京試圖堅稱該病毒是在其他國家發起的,但大多數科學家仍然認為中共國是該病毒的起源,這加強了共產黨官員掩蓋了早期傳播證據的可能性。

對於這種病毒如何傳播到人類,梁萬年博士提出了其他解釋,在世界各地出現貓科動物中有感染病例後,梁萬年說貓可能是中介動物。

他還指出,水貂是另一種宿主動物的證據,而不是蝙蝠或穿山甲——這兩種動物都是傳統中藥和烹飪中常用的動物。

他補充說,自病毒首次爆發以來,已經對中共國各地的動物,包括對家養的動物、野生動物和寵物進行了數以萬計的PCR測試。他說,所有測試都是陰性的。

另一位調查小組的世衛組織科學家,馬里恩·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進一步建議說,兔子,竹鼠或雪貂可能起了中介作用,因為它們都容易感染冠狀病毒,而且其中一些在武漢的華南市場上也存在。

世衛組織的任務從一開始就一波三折,首先是中共國政府施加的拖延和阻礙,然後是科學家們被北京當局洗腦。

專家們在中共國呆了一個月,在隔離區呆了兩個星期,然後在實地考察中只花了兩個星期。

在訪問期間,調查小組沒有發布正式的行程安排,記者們被擋在一定的距離之外——信息洩露是沒有可能的。

例如,據透露,科學家們在華南海鮮市場上只花了一個小時,卻抽空參觀了一個慶祝中共國抗疫成就宣傳展覽。

他們似乎還花了幾天時間在旅館裡接待了來自中共國的各種官員的來訪,而沒有走入城市去調查病毒是怎樣傳播的。

他們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花費了將近四個小時進行了更深入的研究,並說在那裡會見了中共國科學家,包括中共國正統蝙蝠冠狀病毒專家之一,武漢實驗室副主任石正麗。

美國前總統唐納德·川普重申了一個有爭議的理論,即實驗室洩漏可能是大流行的根源。

實驗室的科學家對一些世界上最危險的疾病進行了研究,包括與Covid-19類似的蝙蝠冠狀病毒。

北京急於對其處理混亂的早期疫情行為的批評轉移視線。

中共國已將國內外的注意力重新集中於其對疫情的處理以及疫情的恢復上。

同時,美聯社的一項調查發現,中共國政府限制了對該病毒爆發的研究,並阻止科學家與記者交談。

世衛組織調查小組的任務旨在邁出研究病毒起源的第一步,據信該病毒起源於蝙蝠,由於一些中國人對另類美食的癖好,病毒通過穿山甲或竹鼠等其他野生動物傳播給人類。

通過冷凍產品貿易進行的傳播已作為一種新理論出現,並且這種說法在中共國變得很流行,而且世衛組織的調查人員似乎也傾向於這種可能性。

世衛組織小組的另一名成員上週晚些時候告訴美聯社,中共國的公開程度超出了世衛組織小組的預期,並給予了世衛組織小組所要求的所有場所和人員的完全訪問權限。

這位出生於英國的動物學家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專家說,調查小組調查的問題包括首例被感染的人是哪些,病毒與動物的聯繫以及進口的冷凍食品是傳染源的可能性——這種理論是中共國一直在推動的。

中共國在去年五月的世界衛生大會上承受巨大國際壓力的情況下,與世衛組織小組進行了數月的談判後才同意這一次的調查,北京方面仍然抵制要求進行嚴格獨立調查的呼籲。

自去年控制疫情以來,中共國經歷了局部感染的複發,但武漢本身的生活已基本恢復正常。

總結他在中共國的經歷,恩巴雷克博士總結道:“有趣的發現是,被調查的人並沒有掌握非常令人興奮的線索。

“當我們與第一病例感染者進行交談時,你可能認為他們一定有一些非常特殊的生活習慣,譬如在山上徒步旅行,在家養野性寵物,相反,你會發現他們的生活與我們非常相像— —在互聯網上花些時間,像我們許多人一樣,從事類似的工作、活動和體育運動。

“這說明這項調查工作有多麼複雜,歷時僅過幾週的調查研究,不可能得出所有答案。

“這需要係統地完成,一點一點地積累以獲得答案,我們將與中國同事繼續一起進行這個調查。”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