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三

撰稿:Maarago    審核:pv0 / Peace Wind

路德社自2/9/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嘉賓閆博士):川普彈劾案參議院通過不違憲投票;美國蓬佩澳以及白宮對中共聯合世衛的溯源報告紛紛否定意味著什麼?軍事科學院出版的教材揭露起開始探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這本書,而這本書可以說是中共關於基因武器的最權威的理論基礎。截至本稿發稿前路德社已經連續在2/10/2021路德時評(路安墨談):2/10/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拜登和習近平最快今晚通電話會勾兌哪些?繼續深入挖中共軍事科學院教材的內容揭示眾多真相(第三期);做了三期節目,解讀什麼是基因武器、到底哪些人參與了這本書的編纂、在這本書裡到底談了哪些關於基因武器的問題。本系列將根據路德社的解讀和《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書中的內容進行詳細解讀。

以下為《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的第三部分,在這一部分裡我們從該書第12頁的“本書提出的新術語”說起——

原書注:[本書提出的新術語,指目前國內外尚未見的流行病學和基因武器術語;是由我們首次提出,用漢語表述。因此,括弧內的英文注,僅供國外學者參考。]

關於這一段注解可以證明在本節中列明的基因武器的術語絕對為中共軍事專家獨創,而獨創術語的背後則意味著獨步全球的研究成果及對成果的定義——這同樣證明了在基因武器方面中共及中共党衛軍的反人類先驅地位。

1、中東SARS(the Middle East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ME-SARS):由中東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the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MERS-CoV)引起、中東為自然疫源地、動物為主要傳染源、目前在家庭或醫院具有限的人-人傳播、其病毒和SARS-CoV同為一屬且臨床表現非常類似的新發傳染病。

關於中東呼吸症的生化戰爭本質目前雖沒有公開資料佐證,但從其冠狀病毒屬性和財新閘道於中東呼吸症的報導軌跡看,非常有可能是中共在全球開展的另一起基因武器試驗,限於篇幅,本文不對這一部分進行詳細剖析,但請務必關注財新閘道於中東呼吸症的報導軌跡,請讀者自行尋找答案——財新閘道於MERS(中東呼吸綜合症)的報導軌跡

2、自然進化型人類新發傳染病(emerging human infectious diseases by natural evolution pathogen, EHID-bNEP):由動物病原體,在自然界中經非常漫長持續的適應性進化,不斷跨越一系列種間屏障,正在或部分或基本甚至完全適應于人群所致流行的新傳染病。

由於筆者並非此間專業人士,對於這條定義我能想像到的就是自然界發生的流行性感冒等自然存在的致病病毒。自然進化型人類新發傳染病作為該書的專用術語列明,意味著導致這種所謂自然進化型人類新發傳染病的病毒就是中共生化武器庫的成員並且屬於早期的生化武器。

3、人制人病原體動物群體性適應試驗(adaptive trial among animal groups for artificial human pathogen, ATagAHP):將動物病原體(目前主要為病毒)以各種方式和途徑,攻擊與人類細胞受體十分相似的或與人類近親的動物,並做多種多樣的許多次傳代,最終使之適應在該種動物群體內傳播,再通過類似方式部分適應于人群。

關於這一部分的最佳例證見於石正麗的論文——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發表於2015年11月9日(Published: 09 November 2015 )提到的: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裡頭ACE2這個受體開關只要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對應的英文原文是——【Therefore, we synthesized the SHC014 spike in the context of the replication-competent, mouse-adapted SARS-CoV backbone (we hereafter refer to the chimeric CoV as SHC014-MA15) to maximize the opportunity for pathogenesis and vaccine studies in mice (Supplementary Fig. 2a). Despite predictions from both structure-based modeling and pseudotyping experiments, SHC014-MA15 was viable and replicated to high titers in Vero cells (Supplementary Fig. 2b). Similarly to SARS, SHC014-MA15 also required a functional ACE2 molecule for entry and could use human, civet and bat ACE2 orthologs (Supplementary Fig. 2c,d). To test the ability of the SHC014 spike to mediate infection of the human airway, we examined the sensitivity of the human epithelial airway cell line Calu-3 2B4 (ref. 9) to infection and found robust SHC014-MA15 replication, comparable to that of SARS-CoV Urbani (Fig. 1c). To extend these findings, primary human airway epithelial (HAE) cultures were infected and showed robust replication of both viruses (Fig. 1d). Together, the data confirm the ability of viruses with the SHC014 spike to infect human airway cells and underscore the potential threat of cross-species transmission of SHC014-CoV.】【The results indicate that group 2b viruses encoding the SHC014 spike in a wild-type backbone can efficiently use multiple orthologs of the SARS receptor human 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II (ACE2), replicate efficiently in primary human airway cells and achieve in vitro titers equivalent to epidemic strains of SARS-CoV.】

(該論文作者:Vineet D MenacheryBoyd L Yount JrKari DebbinkSudhakar AgnihothramLisa E GralinskiJessica A PlanteRachel L GrahamTrevor ScobeyXing-Yi GeEric F DonaldsonScott H RandellAntonio LanzavecchiaWayne A MarascoZhengli-Li Shi & Ralph S Baric

類似的論文舉不勝數,請移步閆麗夢博士兩篇科學報告結尾部分參考文獻查尋例證。

請注意從這條定義開始往下依次展開基本可以繪製出中共生物基因武器的線路圖,此為其中一環——人制人病原體動物群體性適應試驗

4、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emerging human infectious diseases by genetic weapon, EHID-bGW):非自然起源,以基因改造技術和動物群體傳代適應試驗等方法,將動物病原體,製成人類新品種病原體戰劑所致新傳染病。目前至少又可分為兩種(亞)類型,即“過客型(passenger type)”和“生態型(ecology type)”。

關於這一部分以筆者的非專業人士眼光來看,主要是應用CRSPR技術進行基因編輯和動物反覆運算實驗對病毒進行種群間反覆運算傳染和進化產生致病型病毒的過程。

這條術語與第3條術語的存在對應關係,用基因編輯方式生產出來的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病毒必須經過人制人病原體動物群體性適應試驗檢驗。

5、過客病毒(passenger virus),即由非自然進化技術,將動物病毒改造成致人發病、並因完全不適應於人類且無貯存宿主,經一次(間斷)流行後即在自然界和人群中消失之病毒。

關於這一段從已經發生的2003年非典病毒的流行和消失可以窺見端倪,也就是說非典SARS-CoV完全具備過客病毒的特徵。

這條術語與本文第條術語對應,屬於在中共掌握基因技術之前製備的生化武器類型,這種病毒與基因改造技術生產出來的病毒的不同之處在于過客病毒屬於傳統的實驗改造,在改造過程中沒有使用基因技術。

6、過客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emerging human infectious diseases by genetic weapon (passenger type), EHID-bGWpt):將動物病毒以基因技術發行和動物群體傳代適應等試驗後,研製成自然界無貯存宿主的人類新品種病原體戰劑所致新傳染病。

中共病毒是否完全具備了這種過客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的定義特徵呢?

這條術語與第5條術語對應,屬於中共在掌握了基因改造技術之後製造的生化武器類型。

7、生態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emerging human infectious diseases by genetic weapon(ecology type),EHID-bGWet]:指標對靶標目的地區域某種動物作為或改造成貯存宿主,將動物病毒以相應的基因技術改造和動物群體傳代適應等試驗後,研製成自然界貯存宿主的人類新品種病原體戰劑所致新傳染病。

這條術語與本文下邊第10條所列的人制人新種病毒過客型基因武器和第11條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武器、第12條生態型戰劑貯存宿主動物、第14條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戰劑存在區別與關聯,本文將在第14條術語下邊進行綜述。

8、傳統基因武器(traditional genetic weapon),指自然界病原體及其產物、其他生物和人類自然存在的基因,經生物技術等實驗手段改造後並武器化。

以筆者的非專業人士判斷,傳統的碳疽、鼠疫等烈性傳染病病毒應屬於此類。

9、當代基因武器(contemporary genetic weapon),指應用不斷發展的生物技術等實驗手段結合動物群體性適應試驗,對自然界病原體及其產物和動植物乃至人類之基因進行改造,人工產生危害人類和生物界或其某群(個)體之新的物種或致病基因並武器化。

中共病毒是否完全具備了這種當代基因武器的定義特徵呢?

10、人制人新種病毒過客型基因武器[genetic weapon with artificial new species of human virus(passenger type)或genetic weapon with man-made new species of human virus(passenger type)],指經基因改造結合一系列動物群體性適應試驗等方式,將某些低級野生動物病毒製成對人類致病、致命之人工新品種病毒並武器化。可簡稱,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

這條術語與本文上文第7條所列的生態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和下文第11條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武器、第12條生態型戰劑貯存宿主動物、第14條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戰劑存在區別與關聯,本文將在第14條術語下邊進行綜述。

11、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武器[genetic weapon with artificial new species of human virus(ecology type)或genetic weapon with man-made new species of human virus(ecology type),指研製成對靶人群,作為載體的,已經一系列動物群體性適應試驗後適應其生態環境和人群,且能作為人制新品種病原體(戰劑)之貯存宿主的某種動物並武器化。可簡稱,生態型基因武器。

這條術語與本文上文第7條所列的生態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和第10條人制人新種病毒過客型基因武器、第12條生態型戰劑貯存宿主動物、第14條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戰劑存在區別與關聯,本文將在第14條術語下邊進行綜述。

12、生態型戰劑貯存宿主動物(animal reservoir with ecological genetic agent),指研製生態型基因武器時,選擇適合靶人群生態環境、能長期生存繁殖且和人類密切或較多接觸、並能或人工改造為人制人新種病毒(病原體,戰劑)貯存宿主的某種動物。可簡稱,戰劑貯存宿主。在傳染病流行病學理論上,又可稱“人育貯存宿主”。

這條術語與本文上文第7條所列的生態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和第10條人制人新種病毒過客型基因武器、第11條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武器、第14條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戰劑存在區別與關聯,本文將在第14條術語下邊進行綜述。

13、有限空氣傳播的人制人新種病毒候選株(artificial new species of human virus candidate with limited air-borne transmission),指將能適應或易經人工改造適應“戰劑貯存宿主”、具有毒力高和傳播力強、傳播媒介多、進化期短、便於基因改造的特定病毒(病原體),進行基因改造和系列動物群體性適應試驗,使其產生具在如雪貂群體(相當於人群)內進行有限空氣飛沫傳播和流行之人制人新種病毒株。可簡稱有限空氣傳播新種病毒株。

這條術語基本上算是對中共冠狀病毒生化武器家族的精准描述和定義。

14、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戰劑(ecological genetic agent of artificial new species of human virus),指將有限空氣傳播新種病毒株在雪貂之類群體和戰劑貯存宿主群體之間,進行傳代-適應-世代迴圈試驗,直至其完全適應于戰劑貯存宿主,即能在後者群體內生長、繁殖、傳播、流行,世代往復;然後將其武器化。可簡稱,生態型基因武器戰劑。

綜合對比第7條生態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第10條人制人新種病毒過客型基因武器、第11條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武器、第12條生態型戰劑貯存宿主動物、第14條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戰劑之間的相互關係,基本可以繪製出中共的生態型基因武器的線路圖:以基因改造技術生產出[過客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emerging human infectious diseases by genetic weapon (passenger type)]然後進行[人制人病原體動物群體性適應試驗(adaptive trial among animal groups for artificial human pathogen, ATagAHP)],對於沒有培養成宿主的病毒即為[過客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emerging human infectious diseases by genetic weapon (passenger type)],對於培養或改造貯存宿主成功的就是[生態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emerging human infectious diseases by genetic weapon(ecology type)],而培養或改造的貯存宿主就是[生態型戰劑貯存宿主動物(animal reservoir with ecological genetic agent)]。

15、致病基因基因武器(genetic weapon with the pathogenic gene),指針對人類某特定個體或群體的某種基因或免疫狀態,經基因改造與研製技術結合包括一系列動物群體性適應試驗等方式,製成使上述特定物件致病或致命之人工致病基因並武器化。

這條術語屬於對專門攻擊人類某個特定基因的基因武器的定義。

16、判定當代基因武器的“金標準”(the gold standard to recognize contemporary gene weapons):突然出現之新疾病的發生和/或流行過程及其病原體或致病基因之進化歷程均不符合其各自相應的自然史!

用這條術語就可以對中共發起的生化戰爭中的生化武器攻擊進行準確定義,而所有的其他的西方或者國際標準都太low,因為所有的其他標準都考慮了人性和國際法,而這些並不在中共的考慮範圍之內,所以必須用中共的標準來判斷中共是否發起了生化武器或者基因武器戰爭!

續上篇——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一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们: https://discord.gg/mM4pXyJJAx 2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