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怨聲載道的加拿大官辦中共病毒疫情隔離營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阿黎

圖片來源:CBC

據《國家郵報》2021年2月16日報道,從國外旅行回到加拿大的人可能被關進聯邦政府的隔離酒店,這些看起來荒誕不經的地方被塑料布所覆蓋,被隔離者必須呆在房間裏,等待低質少量的飯菜送上門,每天只有幾分鐘的時間被允許到外面呼吸新鮮空氣。

疫情以來,加拿大機場的規則壹直很混亂。什麼人能飛,什麼人不能飛?測試還是不測試?2021年1月初,政府出臺規定,要求乘飛機的旅客抵達加拿大機場時,必須持有中共病毒陰性檢測結果。兩周前,又宣布對所有到達國際旅客進行強制性的72小時酒店隔離,費用自理(據說2000加元)。上周五,據悉這些政府批準的由中共控制的酒店將於2月22日開始接收隔離旅客。

然而,自疫情開始以來,已經有超過5000人被攆到了政府的隔離設施。這些由加拿大公共衛生局運營的 “最後手段 “設施,將成為那些被政府官員指證缺乏適當的病毒測試,或缺乏安全的地方隔離14天的人的隔離住所,這種地方令人想逃離。

被隔離者的自述

安吉洛-瓦內加斯(Angelo Vanegas)

他1月中旬從墨西哥探親回來後,在卡爾加裏的壹個指定設施裏被隔離了14天。他當時被壹輛車窗漆黑的車從卡爾加裏機場攆到該設施的。他說:”妳看不到司機或任何東西。壹旦妳到達該設施,他們就開始告訴妳規則……妳不允許訂購Uber Eats或Skip The Dishes(都是點餐APP),妳甚至不允許把地點告訴自己的家人。”

圖片來源 nationalpost.com

安吉洛在飛回加拿大之前,在墨西哥花了大約200美元做了壹個中共病毒測試,他被保證這個測試可以被加拿大官方接受,他本希望在家裏度過隔離期。然而測試不被接受,卡爾加裏機場的安檢人員告訴他,他需要在酒店隔離。

安吉洛說,在酒店裏他無所事事。每天有三頓小分量的飯送來。他每天有15分鐘的戶外活動時間,但由於腳趾甲感染,他無法活動,最終不得不去醫院就診。酒店有無線網絡,但質量很差。他只能用他手機的流量。他不允許和保安以及其他客人說話。他說,給家人打電話,是 “讓我從痛苦中活下來的真正原因”。

圖片來源:nationalpost.com

史蒂文-杜辛(Steven Duesing)

他在多倫多的壹個隔離點呆了近三天。他1月下旬到達,本以為自己從美國來的陰性檢測結果足以讓他回家隔離。經過幾次檢查和詢問,他最終坐上了去多倫多壹家酒店的大巴。他從離開飛機到到達酒店房間花了三個小時。他說:”肯定不是壹次好的經歷…食物很糟糕。當我試圖拍照或錄像時,他們非常生氣。”

尼基-馬西斯(Nikki Mathis)

埃德蒙頓峰會(The Summit)教會的牧師尼基-馬西斯從達拉斯出差回來後,被攆到了壹家隔離酒店。在1月28日的Facebook帖子中,她的丈夫克裏斯說,警方和衛生官員不肯告訴他妻子的去向。

“我推搡、詢問,試圖反抗,但他們說,如果她反抗,他們會逮捕她。他們不會給我任何關於他們要帶我妻子去哪裏的信息。”克裏斯-馬西斯寫道。”妳可以想象,我勉強保持鎮定,想知道世界上發生了什麼,似乎是壹夜之間在我們的國家發生了什麼。”

政府運營的隔離點有11個,分布在全國9個城市,另外還有兩個省或地區運營的隔離點。這些場所分別在白馬、溫哥華、基洛納、卡爾加裏、裏賈納、溫尼伯、多倫多、蒙特利爾、弗雷德裏克頓、哈利法克斯和聖約翰。

聯邦政府表示,截至1月24日,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已有717人被隔離在指定地點,阿爾伯塔省215人,薩斯喀徹溫省4人,曼尼托巴省112人。另外,魁北克省有790人被隔離,大西洋各省有78人,育空地區有3人。安省最多,有3111人被關在隔離營裏。

聯邦公共衛生官員拒絕回答《國家郵報》關於這些隔離設施的問題,包括:誰在這些場所提供安全保障,人們在戶外允許呆多久,是否有吸煙和禁煙的房間,是由酒店工作人員還是公共衛生工作人員值守,誰在酒店提供食物。聯邦官員也拒絕回答這些酒店中是否會有從2月22日開始參與所有國際旅客強制72小時隔離計劃的酒店。

社交媒體上還報道了其他關於在這些設施中悲慘住宿的故事,壹些人將其稱為加拿大的秘密營地。加拿大公共衛生局於是在推特上辯解:”聯邦政府指定的隔離場所,通常是酒店房間,不是拘留營”。

圍繞隔離中心的混亂,加上設施的保密性,持續吸引了人們的關註,同時也引發了圍繞憲法自由的質疑。

阿爾伯塔省省長傑森-肯尼(Jason Kenney)建議,這個過程應該不那麼神秘,他本月初在Facebook上寫道,衛生當局 “如果他們對人們將在哪裏居住等問題更加透明,就可以避免很多憤怒和混亂”。

2月初,加拿大公民自由協會致信聯邦政府,對新的檢疫制度規定所有國際旅客必須在經批準的酒店住上3天表示擔憂。信中說,這項政策 “似乎是以個人不會安全地在家中自我隔離的風險為前提的”。”這是壹個假設的風險還是經驗上可證明的?”

CCLA基本自由項目主任卡拉-祖威柏(Cara Zwibel)說,人們擔心的是酒店的花費對隔離的人的影響,而且該政策似乎是為了阻止旅行,以及是否公平地考慮了人們出國的原因。她說:”在疫情的這個階段,我們要問的是為什麼現在(這樣做)和為什麼這樣做,”

那些被允許離開強制性酒店進行隔離的人,無論是在家裏還是在其他地方完成檢疫,之後要接受私人保安公司做的後續檢查,以確保他們遵守他們的檢疫計劃。聯邦政府與四家公司簽訂了合同,分別是加拿大專員團、G4S安全解決方案有限公司、加拿大加達保安公司和帕拉丁風險解決方案公司。這些公司將在全國35個城市進行檢查,以確認旅客的檢疫工作是否得當。從1月29日起,他們開始在蒙特利爾和多倫多做這種檢查。

在沒有安全的地方隔離的情況下, 如果生活在壹個群體環境中或與脆弱的家庭成員壹起生活,或者無法負擔14天的酒店住宿,這些人可能有資格轉到11個政府隔離設施之壹。

隨著聯邦政府周五提供了更多關於邊境規則和限制的細節,有壹點似乎很清楚:對於許多國際旅行者來說,到達機場後,他們的旅行折磨遠未結束,須進行多次中共病毒測試和檢查,然後強制72小時酒店隔離等待結果。不幸的人們,歡迎來到最後的“度假”旅館。

評:

加拿大政府以病毒檢測方式不合規定等為借口,強制將飛到加拿大的旅客帶到他們的疫情隔離酒店,用封閉的車輛將旅客秘密地帶走,警察和政府官員還威脅旅客,如果他們反抗會被逮捕。在旅客隔離期間,官方不允許旅客與家人和外界聯系,甚至不允許與酒店工作人員和住客交談。規定只能呆在房間裏,每天只允許15分鐘到戶外透風。食物被送到房間,量小質劣。壹切費用旅客自付。據說落地後72小時酒店隔離,等待病毒測試結果的費用是2000加元。

這種對旅客的強行秘密關押,還不如犯人在監獄的待遇。監獄的放風時間多於15分鐘,他們允許與外界聯系,犯人的食宿是免費的!

加拿大政府利用疫情,明目張膽地違反憲法,限制加拿大人的行動自由,這與中共對待本國百姓的手法何等相似!加拿大官方對壹切隔離酒店計劃的細節保密,是避免被良心媒體報道,或被隔離旅客親友前去追究和示威,還是明知違憲而心虛?已經被曝出加拿大政府指定的隔離酒店為中共控制,除此之外,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呢?

加拿大人驚問:加拿大壹夜之間變成了這樣?!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加拿大早已被中共長期深度滲透,近年來特魯多政府的諸多對中共的妥協政策和對國內經濟的束縛,和對反集權聲音的打壓都透露出背後中共控制的跡象。

中共病毒的爆發,使加拿大政府在走向集權的道路上疾馳狂奔。如果加拿大人不拼命反抗,讓政府的酒店疫情隔離計劃得以實施,那麼加拿大距離變成中共國的壹個省或另壹個香港的日子就不遠了。希望加拿大人盡快醒來,反抗集權,與世界上壹切正義的力量聯合起來,消滅中共!

原文鏈接


校對 文錦
發稿 雲起時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