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重啓”或許才是釋放武漢病毒的真正黑手

作者:澳洲雅典娜農場 美國漂移

 2021年2月9日,WHO聯合專家調查組一行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逗留了三個半小時後,調查組專家皮特.達紮克就毫無意外,迫不及待地對外界發布了由中共供稿並確認的調查結果:“由實驗室泄漏引發疫情極爲不可能,病毒通過中間宿主傳播給人類仍是最有可能的感染路徑,同時對于冷鏈動物制品是否可能成爲病毒引入渠道,仍需要進一步探索。”[1]自此WHO在全世界人面前與邪惡中共聯袂表演的一場滑稽鬧劇徹底落幕了。勞累了三個半小時的皮特.達紮克當晚終于晚可以與石正麗、王林發一起喝著茅台唱著歌,不醉不歸了。在他們這些所謂的“磚家”眼裏,全世界人民不過都是些低智商、好糊弄的“韭菜”而已,想割就割。果真如此嗎?

       2020年1月19日,正義的天使“闫麗夢”博士,通過爆料革命的排頭兵“路德”先生的youtube直播節目,首次向全世界傳遞出一條可能是人類曆史上最重要的一條足以拯救全人類的信息:“目前在中國武漢發現的類似03年非典肺炎的病例具有人傳人、強變異;病毒來自于實驗室由人工基因編輯而成;具有中共軍方背景的舟山蝙蝠病毒是新病毒的骨架,疑似軍方有意釋放的生物武器;如控制不力,恐會造成全球範圍的大爆發;而且WHO正與中共一起向全世界刻意掩蓋病毒真相。”[2]

       也正是從這一天開始,這個世界就完全陷入了一個嚴重扭曲的科學版羅生門。各種形形色色、林林總總的滑稽時刻不斷瘋狂地上演,顛覆著每一個善良人的三觀。如果想穿透這重重迷霧去看清這個病毒的真相幾近不可能,我們只能將一些支離破碎的事實,努力拼湊後才可略知些一二。

        好吧!先來看看這個世界究竟發生哪些瘋狂的事?2020年4月,闫麗夢博士曆經千辛萬苦、九死一生後,在由郭文貴先生發起創立的法治基金幫助下,從香港來到美國。闫麗夢博士本人具有生物科學和醫學雙博士學位,並在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與全世界冠狀病毒最頂級的專家潘烈文一起工作。港大公共衛生學院實驗室也是WHO在亞洲地區從事監測有關傳染病的合作實驗室,潘烈文同時也是WHO的科學專家顧問。當武漢爆發疫情時,闫麗夢博士便是由潘烈文親自指派去爲WHO調查病毒真相的當事人。這也是爲何闫麗夢博士對疫情初期的病毒了解如此透徹的緣故,而一年後的今天,疫情的走向也完全驗證了她當初對全世界的所有警告。

       來到美國後,在其他博士的共同協助下,闫麗夢博士發表了兩篇迄今爲止讓全世界所有的科學界人士都無法從科學角度辯駁證僞的,關于武漢病毒真相的論文。在這兩篇論文中,她通過大量翔實的科學數據、科學證據、和科學依據充分證實了肆虐全世界的武漢病毒就是來自于中共軍方實驗室制造,並有意釋放、攻擊全世界的“超限生物武器”。這一結論目前已獲美國軍事生化武器專家的首肯認可,是完全毋庸置疑的事實。

        但遺憾地是,有時候事實卻是可以被扭曲的。看看WHO是如何爲中共釋放的反人類病毒掩蓋真相的吧!當闫麗夢博士在2019年11月被潘烈文指派去爲WHO調查武漢疫情時,闫麗夢博士就已獲悉武漢病毒具有人傳人,高感染,高致命的特性。並第一時間告知了WHO在亞洲的科學專家顧問潘烈文。但隨後潘烈文卻詭異地第一時間要求闫博士不要聲張、嚴格保密否則恐有生命危險。所以說,WHO最早在2019年12月就知道武漢病毒具有人傳人,高感染,高致命的特性。與此同時,在2019年12月底,台灣CDC也向WHO通告了武漢病毒具有人傳人的特性。

        可直到2020年1月20日,中共在闫麗夢博士通過路德先生的直播平台警告全世界的幾個小時後,終于承認了武漢病毒具有人傳人的特性。這時候WHO才猶抱琵琶半遮面的發布了武漢病毒可以人傳人的警告,但這已經距WHO最初得知武漢病毒可人傳人的情報延誤了近1個月。不僅如此,當中共已經禁止國內旅行和封城的同時卻讓國內遊客去往全世界各地之際,WHO的主席“譚書記”在新聞發布會上一邊委屈地承認武漢病毒可人傳人,一邊卻在警告全世界各國,必須要對來自中國境內的旅客開放國門,爲武漢病毒擴散到全世界,造成不可避免的疫情大爆發立下了“汗馬功勞”。

        更爲可疑的是,在如今越來越多富有正義感的科學家站出來證明武漢病毒就是來自于實驗室時,如著名的史蒂芬.奎伊博士就通過“貝葉斯分析”的方法得出病毒來自于實驗室的概率是99.8%,這概率大于法律標准中『排除合理懷疑』所要求的95%-98%。[3] 也就是說,在法律上,已經可以完全認定武漢病毒是來自于實驗室制造的事實。史蒂芬.奎伊博士還將他的論文發給了世界範圍內衆多依然認爲武漢病毒來源于自然的科學界人士,比如福奇、石正麗等,當然也發給了這次WHO武漢聯合調查組的專家皮特.達紮克。但盡管如此,WHO的皮特.達紮克卻在未能進入武漢P4實驗室的情況下,依然厚顔無恥地發布了“沒有證據表明病毒來自于實驗室的”聲明。這TMD究竟是什麽樣的操作?

       可能有人會說“他們不是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逗留了三個半小時嗎”?但真實情況可能只是他們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辦公室裏被款待了三個半小時,並與武漢病毒研究所裏的工作人員開了個令人愉快的茶話會而已。因爲進出P4實驗室每個人光是消殺等准備工作都需要至少45分鍾,更別說還要開展其它的調查取證工作了。WHO一行十人,三個半小時能幹啥,你懂的……

        另外再來看看那些科學界的各種組織和科學大佬們的“表演”吧!自從闫麗夢博士率先揭露武漢病毒來自于實驗室之後,著名的科學期刊《柳葉刀雜志》和《自然雜志》不但大肆發表世界各國“僞專家”各種關于武漢病毒來源于自然的文章,還同時打壓、禁止一切揭露病毒來源于實驗室的科學家和文章。《自然雜志》甚至在他們的官方推特上直接屏蔽了闫麗夢博士。據相關郵件曝光,皮特.達紮克甚至給各國二十多個博士發郵件,要求他們聯署簽名病毒來源于自然的聲明。

        尤爲過份的是,這些世界頂級的科學期刊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刊登多名來自中共國所謂的“科學磚家”的造假論文。這些論文無不是將病毒來源歸于蝙蝠、果子狸、穿山甲等衆多無辜的小動物,企圖混淆視聽掩蓋武漢病毒實際來源于由中共軍方獨家擁有的舟山蝙蝠病毒爲骨架的事實,並通過人工基因編輯制造而成的“超限生物武器”。“蝙蝠女石正麗”甚至直接造假虛構了一個所謂的“RaTG13”病毒,想把此病毒作爲武漢病毒的起源,以圖掩蓋舟山蝙蝠病毒的蹤迹。但最後還是被闫麗夢博士在她主導撰寫的兩篇關于武漢病毒的論文中,用無可辯駁的科學數據和科學證據證明揭露了,這個所謂的“RaTG13”病毒不過就是石正麗用電腦編造杜撰的一組基因序列,是一個根本不存在的用來混淆大衆視聽的産物。荒唐嗎?其實這還不算荒唐。

       更加荒唐的是安東尼福奇博士,這位美國NIH的負責人、主導控制武漢病毒疫情的白宮首席專家,同時也是美國年薪最高的公務員。在武漢病毒爆發前,由他領導的NIH每年都撥款資助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內的多個中國病毒實驗室,以及石正麗、王林發等多名中共病毒專家,研究早已被美國政府明令禁止進行科學研究的“病毒功能增強性”實驗。該類型實驗唯一的目的就是“將病毒武器化”,而肆虐全球的武漢病毒正是該類型研究的成果。在武漢病毒爆發初期,福奇又極力勸阻川普總統頒發中美旅行禁令。同時忽悠川普,說這個病毒其實跟流感差不多,不需要戴口罩,而戴口罩可能對身體傷害會更大。而他最新的言論卻是:“戴兩個口罩的防護效果更好”。

        其後,福奇還置若罔聞不顧多名醫生根據臨床治療的結果和經驗,得出“羟氯喹”對武漢病毒早期治療和預防有顯著效果的事實。極力否定抹黑“羟氯喹”,從而導致該藥無法成爲FDA推薦治療武漢病毒的藥物,甚至無法成爲非處方藥物。可正是這位“伏地魔”早在03年就曾推薦使用“羟氯喹”去治療SARS冠狀病毒。而今天的武漢病毒正是當初的SARS冠狀病毒的加強版。這兩種冠狀病毒的致病基本原理是一致的,那究竟是什麽原因讓這位“美國鍾南山”如此狠抽自己的耳光呢?

        答案是“疫苗”。這個“伏地魔”傾盡全力主推全民接種疫苗計劃,甚至不惜對美國民衆撒謊。先是說只要疫苗接種率達到60%-65%就能形成群體免疫,而當民衆開始接種疫苗時,他卻屢次改口調高疫苗接種率70%-75%、80%-85%,最新改口是接種率達90%以上,才有可能形成群體免疫。(我就好奇他爲何不說99%呢?)尤爲可恨的是,他甚至大言不慚地承認當初欺騙撒謊民衆,是因爲擔心民衆的心理承受不了事實的真相,活脫脫一副“我騙你是爲你好”的醜惡嘴臉。多麽熟悉的無恥操作,是不是很“鍾南山”呢!最近幾天他又開始忽悠給孩童接種疫苗了。如此邪惡之徒,他日必遭天譴。就看上天都饒過誰?

    別忘了!闫博士早就通過各種媒體告訴過全世界:“武漢病毒不是來自于自然界的病毒,而是中共實驗室研發的“超限生物武器”。在目前對該病毒了解有限的情況下,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研發出任何有效的疫苗。” 到目前爲止,接種疫苗後有人嚴重過敏,有人不停抽搐,有人面癱嘴斜,有人數日後被證實感染武漢病毒,有人數日後暴斃……更蹊跷的是,有醫生研究過輝瑞疫苗的報告後發現,實際真實效果是全部的7086人中只有1人約占0.01%有效,其中的5960人約占84%有或多或少的嚴重反應,其中的3190人約占45%需要服用止痛劑 。[4]而與此同時,武漢病毒仍在全世界範圍內不斷變異中,英國、南非乃至美國等地先後發現了不同的新變異毒株。據研究後發現,變異後的病毒傳染性比原病毒增強70%,致死率也更強。

         “全世界現在沒有一個科學專家在研究疫苗的ADE即綜合抗體的作用”闫博士一再提出警告:“疫苗的ADE綜合抗體極有可能導致接種疫苗的人比沒接種疫苗的人更容易感染武漢病毒”。這也正是爲什麽到目前爲止全世界都沒能研制出一款有效、安全的SARS病毒疫苗。現如今所有研發出的武漢病毒疫苗完全都是“大躍進式”的産物。福奇力推民衆接種即無效又危險的疫苗,是不是很奇葩呢?他究竟想幹什麽?“不錯”!他的目的並不是爲了拯救更多的人。恰恰相反,他是爲了傷害、殺死更多的人。其心可誅啊!

         那麽現在問題來了,爲何WHO、科學頂級雜志和科學界人士們如此恬不知恥地爲中共掩蓋“超限生物武器”的真相呢?想要弄明白這個問題,我們就先要弄明白最近流行的耳熟能詳的一個詞——“大重啓”。

        在2020年5月的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全球化主義精英們第一次提出了所謂的“大重啓”。其目的是要重新建立一個通過大數據等高科技手段,以防疫爲藉口對人類各種活動實施全方位無死角的監控,再利用受其控制的某些世界級科學大佬宣稱的一些高大上言論,如環保、氣候變化、碳排放等,來限制、改變全球目前固有的經濟産業模式,將全球産業鏈遷往某個固定國家如中國,完成綁架全球經濟的一種經濟模式。若以時間先後順序來看,大部分人或許覺得這個所謂的“大重啓”是經濟學家在武漢病毒疫情爆發後,才提出來應對疫情的經濟模式。果真如此嗎?答案是否定的。

       在筆者看來,這個所謂的“大重啓”經濟模式是由某些邪惡的人、以邪惡爲目的,組成的邪惡組織在很早之前就醞釀計劃好的。這些邪惡之人並不是來自某個特定的國家,也不是來自某個特定的行業,更不是來自某個特定的人種。他們散布于全球各個國家,涉及全球各個行業,無關男女老少,但他們的目的卻很明確:要統治和奴隸全球各國政府和民衆。

         大致的具體步驟是:第一,先由這個邪惡組織裏的某些頂級科學家們提出一個看似人畜無害無比高尚的科學觀點,如環保氣候、碳排放、全球變暖、冰川融化、拯救地球、人類等,並成爲這些觀點最具發言權的科學大佬來搶占道德的制高點,誰敢反對他們就是反對真理、反對人類。

        一旦他們擁有了絕對話語權後,緊接著提出各種所謂的“最佳解決方案”。如重組全球産業鏈的方式來減少工業排放和人類各種經濟活動,通過征收碳排放稅,逼迫發達國家的工業遷往某個特定國家,從而扼制住發達國家的經濟命脈並全面的掌控各發達國家。以減少碳排放爲理由,限制各個國家的電力使用,並通過控制全球的電信基礎設施,以達到掌控每個人各類活動的目的。

        第三步通過釋放可造成全球範圍內傳染的病毒,形成各種類型的流行病後,利用疫苗爲工具,輔以高科技産品如植入型芯片,疫苗護照等方式全面實時監控這個地球上每一個人的每一類活動,最終將地球變成監控全人類的超級大監獄。當前三步完成後,他們將開啓能夠全面摧毀全球現有的金融系統,經濟運行系統的毀滅模式,利用各種高科技手段,推出使用各種數字貨幣來代替全世界央行的貨幣。屆時,美元、歐元、日元等恐都將統統化爲廢紙。他們通過掌控數字貨幣來全面掌控各國、各人的財富,于是他們就變成了各國政府和各國民衆的“上帝”。全球所有的宗教頃刻間都將灰飛煙滅不複存在,以後全球就只能信仰一個宗教–“科學教”。無論你有多麽富有、多高的地位,只要你敢反抗“上帝”,他們隨時都可以將你一鍵清零。最終全人類都將成爲這個邪惡組織的奴隸。餓了吃你的肉、渴了喝你的血、困了睡你的子女、器官壞了就拿你的器官來置換,這聽起來是不是很熟悉呢?不錯!現在的中共國便是這個邪惡組織的一個成功“實驗模版”。可怕的是,現在他們正式開啓了全球推廣模式…

        邪惡組織要統治全球,首先就必須要拿下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美國。這不但是因爲美國有全世界最強大的經濟、軍事、政治、金融、科技力量,還因爲只要拿下了美國,全世界其它的國家都將會自動地俯首稱臣,再無反抗之力。同時這個邪惡組織在美國境內也擁有最多、最廣的“信徒”,他們統稱爲“DEEP STATE”。邪惡組織經過多年的布局和滲透,基本完全掌控了美國的國會、議員、司法部、FBI、各級法院、最高法官、衆多主流媒體、社交網絡平台、高科技公司、地方官員、衆多科學界大佬、各級教育系統、多數知名大學、文體娛樂界……等等。

       唯一無法掌控的就是2016年當選的美國總統—川普。因爲川普是一個成功的億萬富翁,所以對邪惡組織的殺手锏“藍金黃”,具有天然的免疫力。也因爲川普是政壇菜鳥,所以邪惡組織手裏也沒掌握可以用來要挾他的任何政治汙點。否則也不會假造一個“通俄門”來彈劾他了,只要甩出一個如同亨特拜登的“來自地獄的硬盤”,川普就足以死個幾百回了。

        那麽邪惡組織爲什麽非要搞掉川普呢?答案是:川普是個堅定的反全球化、反社會主義、追求自由民主,奉行美國人優先的總統。川普在任內退出了巴黎協議、退出了TPP、退出了聯合國人權組織(甚至還威脅要徹底退出聯合國)、以雙邊貿易協議代替多邊貿易協議、將産業鏈搬回美國、建牆、與中國打貿易戰….等等。川普所做的這些無不都是對邪惡組織的沈重打擊,如果讓川普再繼續幹四年的話,邪惡組織的“大重啓”計劃必將蕩然無存。所以搞掉川普便成爲邪惡組織能夠繼續存活最重要的一個前提。在彈劾不成、下毒也沒弄死他的情況下,唯有依靠“選舉”這唯一的選項了。

        2016年邪惡組織因爲過于大意,小觑了川普的號召力。本以爲只要使用了由他們控制的,可以修改投票率的“多米尼”投票系統就能輕輕松松搞定川普,讓他們的“代言人”—希拉裏.克林頓獲勝。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川普贏了太多的選票。多到連“多米尼”都改不贏。所以2020年大選,邪惡組織誓要萬無一失,絕對確保另一個“代言人”拜登能夠順利上台。

       于是邪惡組織早早就在所有的搖擺州布下了“多米尼”投票系統,還讓紮克伯格在所有搖擺州砸下重金,重建和擴建大量的投票點、計票點,資助、聘用、賄賂大量的計票點官員和工作人員。可僅僅做到這樣還是不夠的,一旦出現16年川普獲得過多選票的狀況時,邪惡組織還需要一個備選方案來翻盤,那就是使用“假選票”。可假選票要想蒙混過關的話,靠組織人到現場投票是不行的,人數和身份驗證都會是問題。唯一可行的使用“假選票”的路徑就是以“郵寄選票”的方式投入。而各州對于郵寄選票的規則都有明確規定,正常情況下也很難塞入過多的“假郵寄選票”。于是便需要先修改各搖擺州的郵寄選票規則,比如修改不再限制郵寄選票的數量,延長郵寄選票收到的時間。這樣才能保證等到需要時可以順利地塞入假選票。可要如何才能合理去修改規則呢?邪惡組織們終于決定铤而走險了。

        根據目前所獲取的各方面信息分析後,我認爲最可能發生的實際情況是:邪惡組織核心層要求主要的邪惡成員之一福奇,在美國境內造成一個可防可控的流行病疫情,以便各搖擺州修改郵寄選票的法規。福奇立刻想到了他領導下的NIH長期投資的武漢病毒研究所,通過長期被他安插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和WHO的皮特.達紮克,了解到中共第二代SARS即武漢病毒的研發已經基本成型。跟上一代SARS比起來,新研發的武漢病毒無論是在傳染性、致命性、適應性還是隱蔽性方面都取得了極大的改善和提高。並且基本確定會跟SARS一樣在天氣溫度升高後會自行消亡。

       這不正是福奇想要的東西和結果嗎?高傳染性能短時間內造成大範圍的傳播,高致命性則會造成民衆極度的恐慌。當氣溫升高時又會自行消亡,神不知鬼不覺啊。再加上“羟氯喹”能夠很好的預防和治療病毒,可以保護好邪惡組織內部的成員。

        不僅如此,福奇甚至還准備好了如何掩蓋中共以及武漢病毒行蹤的預案。那就是利用早就被邪惡組織管控下的WHO以及WHO的專家皮特.達紮克等在武漢病毒來源和溯源時,配合掩蓋真相和引導至錯誤方向,並佐以《柳葉刀》、《自然》等國際頂級期刊出來爲武漢病毒自然論背書,同時開動所有邪惡組織掌控的主流媒體和網絡平台來引導風向,打壓揭露武漢病毒事實的所有報道和正義人士。當一切准備好後,中共在邪惡組織骨幹福奇的命令下,最終向全世界釋放了“超限生物武器”武漢病毒,發起迄今爲止全人類曆史上最邪惡的一次對全球所有人類的攻擊。

        這次攻擊順利地造成了全世界的恐慌,尤其是美國民衆的恐慌。邪惡組織最終也正是利用這次恐慌,指使由他們控制的各搖擺州的政府官員順利成功修改了郵寄選票的規則。是的,你沒看錯!肆虐全球的“超限生物武器”武漢病毒,正是由包括來自美國國內腐敗官員組成的邪惡組織指使他們最得力的爪牙–“中共”,向全世界惡意釋放的。目的就是幫助邪惡組織搞掉川普,偷竊美國大選。

        可讓這個邪惡組織萬萬沒想到的是,一個靠“假、騙、偷”爲生的中共,哪能弄出什麽靠譜的東西?武漢病毒並沒有像他們設想的那樣,在氣溫升高時自行消亡,反而愈戰愈勇,橫掃全球每一個角落。全世界超1億人被感染,超2百萬人被殺死。還記得當初習近平曾是那麽自信的當著全世界人,拍著胸脯說道:我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疫情可防可控”。並親自電告川普“4月份天氣溫度轉高後病毒就會消失”。他的這種自信是有原因的。或許有人會說這不過又是一個陰謀論而已。那好吧!史蒂芬.班農曾說過:“我們不相信陰謀論,但也不相信巧合”。就讓我們來看看事實有多麽驚人的巧合吧!

        爲什麽這麽巧?福奇領導的NIH資助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被美國政府明令禁止的,旨在武器化病毒的“病毒功能增強性”研究?福奇難道不是早就知道武漢病毒研究所在研發武器化的病毒嗎?

       爲什麽這麽巧?WHO在武漢病毒爆發以來,一直費勁心機幫中共掩蓋病毒真相,甩鍋全世界? 甚至將武漢病毒的命名由通常慣例以發現地命名,改成“COVID-19”,這難道不是要爲將來篡改曆史時留下空間嗎?

        爲什麽這麽巧?這次WHO武漢聯合調查組的核心人員皮特.達紮克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長達15年,他此行是去敘舊還是調查?

       爲什麽這麽巧?這次WHO武漢聯合調查組的成員組成是由中共挑選認可的,WHO難道不應該是一個國際獨立機構嗎?

       爲什麽這麽巧?武漢病毒疫情在美國爆發初期時,福奇、佩洛西、拜登等政客以及美國幾乎所有的主流媒體都大肆批駁反對川普對中國的旅行禁令?這難道不是爲了讓病毒更容易的進入美國,制造疫情嗎?

       爲什麽這麽巧?世界頂級科學刊物《柳葉刀》、《自然》都不約而同的爲病毒來自于自然的論文站台,即使是明顯造假、僞造的假論文。同時打壓所有病毒來自于實驗室制造的論文和專家?科學難道不就是要允許不同的聲音都可以自由的表達嗎?

       爲什麽這麽巧?福奇反轉了他關于“羟氯喹”對SARS冠狀病毒有效的觀點,力推疫苗科技。並得到了《柳葉刀》、《自然》以及美國FDA和WHO的背書?有的醫院甚至開除了給被感染的病人開“羟氯喹”處方的醫生。這難道不是爲了增加武漢病毒的傳染力和殺傷力 ,在美國境內制造出更大的、無法控制的疫情和恐慌嗎?

        爲什麽這麽巧?美國幾乎所有的主流媒體全都同不約而同地封殺任何有關武漢病毒來自于實驗室以及任何有關“羟氯喹”對武漢病毒有效的文章、推文、視頻、報道以及醫生和科學家?自由、公開、透明難道不是媒體應該遵從的行業道德准則嗎?

        爲什麽這麽巧?美國幾乎所有的主流媒體在大選前都突然選擇性失明般看不見亨特拜登那塊“來自地獄的硬盤”,並封殺一切與這塊硬盤有關的所有消息和報道?美國民衆難道不希望得到一個公平、公正、合法的選舉嗎?

        爲什麽這麽巧?美國幾乎所有的主流媒體在大選前都不約而同的幫拜登僞造虛假的民意調查數據,而在大選後都對無數海量的選舉舞弊證據、證人、證詞再一次選擇性失明?媒體難道不是應該監督政府、追求真相、還原事實的無冕之王嗎?

        爲什麽這麽巧?美國司法部,FBI在選舉前近一年就獲得了亨特拜登“來自地獄的硬盤”,但卻選擇無所作爲?即使全世界所有人都看到了喬

治亞州一計票點在趕走監票員後,數名計票員從桌子底下拉出數個裝滿無數假選票的手提箱並多次重複計入假選票的舞弊錄像,可偏偏司法部,FBI卻沒看到?威廉.巴爾不是應該要捍衛法律,打擊罪犯的嗎?

       爲什麽這麽巧?本應該是維護美國憲法的最後一道防線“最高法院”,在1月20日前對一切有關選舉舞弊的案件都以各種理由不予受理?就算傻子都可以想到,他們是要等拜登正式上任後,才開始接案。到時就算川普的官司贏了,最高院法官的裁決也不外乎是,拜登確實有選舉舞弊,但不足以改變選舉的最終結果!他們就耍流氓了,你又能怎樣?

        爲什麽這麽巧?“多米尼”計票系統在無法通過安全專家的安全認證的前提下,仍被各搖擺州采購用于2020年的大選計票?難道擁有該公司股份的佩洛西的幕僚長真與佩洛西無關嗎?

        爲什麽這麽巧?在大選夜,所有的搖擺州以各種奇葩的理由,幾乎同一時間決定暫停計票。然後在趕走所有的監票員後的三個小時內,全都灌入數以萬計的假選票,最後一刻造就了全球舉世聞名的“拜登曲線”?不只是一次,而是兩次。這種神同步般的神操作,難道不是有組織、有預謀的嗎?

       爲什麽這麽巧?搖擺州的衆多計票點的工作人員可以肆無忌憚地將監票員驅趕出幾十英尺開外?別說簽名了,估計連選票都看不見。這還不算邪的,有某些計票點公然藐視法律,不但將監票員趕出房間,還把窗戶用紙板封住,連在室外透過窗戶監票都幾乎不可能,而這些計票點似乎全都得到了來自紮克伯格的資助。計票員難道不應該遵紀守法地計票嗎?

        爲什麽這麽巧?全美總計1.3億多的選民,在川普證實獲得7500多萬張的選票後,拜登竟還獲得了8000多萬張選票。而所有的主流媒體也全都達成共識的認爲7.5+8=13。難道他們的數學老師都是同一個人?

        爲什麽這麽巧?拜登正式上任第一天就決定重回巴黎協議、重返WHO、重新重用福奇、廢除川普禁止美國電網采購中國發電設備的禁令、廢除川普限制中國滲透美國校園的行政命令、任命多個與中共有淵源的內閣大臣官員、禁止美國官方提及武漢病毒時使用中國、武漢的表述(爲中共甩鍋做准備)、將也門胡賽武裝從恐怖分子名單裏剔除(爲解除中共的種族滅絕,反人類罪試水)?這番操作難道不正是拜登對即出錢又出力的小弟的一種犒賞嗎?

         爲什麽這麽巧?在川普的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發布確認中國幹預美國大選的報告後,拜登竟然公然拒絕對相關的中國政府,實體和個人進行制裁?這難道不是因爲拜登害怕東窗事發嗎?

        爲什麽這麽巧?所有以上發生的巧合最後都只有一個人受益—拜登?記得拜登曾對著鏡頭說:“我不需要你們投票選我,無論你們選不選我,我都將會是你們的總統”。哪來的自信?事出反常必有妖,對嗎? 

         爲什麽這麽巧?拜登政府在認定中共在新疆犯有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後,卻依然聲稱要與中共合作?我就問問:美國政府與罪犯合作合法嗎?

        這麽多巧合,最後其實都指向一個結果,那就是:邪惡組織爲了偷竊美國大選,指使中共釋放出武漢病毒攻擊全世界。福奇、皮特.達紮克《柳葉刀》、《自然》、WHO等科學界大佬負責爲中共掩蓋武漢病毒真相,甩鍋給各種動物或各國;各主流媒體、網絡平台、高科技公司負責進行輿論引導、風險管控、敲鼓呐喊、配合作惡;司法部、FBI、各級法官負責爲偷竊大選的違法行爲提供法律支援、保駕護航;各州政府地方官員、計票點工作人員負責直接操作偷竊大選的具體實際工作;國會參衆兩院的民主黨議員、共和黨建制派議員則負責對舞弊選舉的結果進行快速認證和彈劾川普。

        所以根本不是因爲出現了疫情後才決定“大重啓”。恰恰相反,是因爲需要“大重啓”才制造出了疫情。這或許就是邪惡之所以被稱爲邪惡的原因吧。親愛的戰友們,請擦亮你們的雙眼,保護好自己和家人!我始終相信“正義或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邪惡組織爲了他們邪惡的目的打開了潘多拉盒子時,他們絕對沒想到釋放出來的惡魔已經無法控制,最終也會吞噬他們自己。如果不追溯病毒的真正來源,研究中共究竟如何改造了病毒,人類將無法研究出任何有效的疫苗和藥物去戰勝這個病毒。據最新研究結果,這個病毒將會持續變異,最終長期與人畜共存。[5]想想看,如果沒有任何有效的疫苗和藥物,十年後,人類將會怎樣?這個地球將會怎樣?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邪惡組織當初用病毒做爲武器攻擊全世界政變奪權時,殊不知自己也終將會死于病毒上。想要拯救他們自己,就必須先要拯救其它無辜善良的人。這該是多麽的諷刺啊?

參考鏈接:
(1)聯合國新聞
(2)路安艾時評
(3)唐平轉發喜馬拉雅工作站翻譯的奎伊博士的推文
(4)GNEWS翻譯文章:報告出錯:接種”冠狀病毒”疫苗後更可能發生 “嚴重 “感染
(5)2/9/2021路德時評


責任編輯:多倫多楓葉農場  孫行者
編輯/校對:溫哥華圓成農場 比卡丘
發布:京都富士會農場 孤獨的小生(文留)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