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威斯康星醫護人員二次接種輝瑞中共病毒疫苗後腦死亡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阿黎

圖片來源:Humans are free

據自由人類(Humans are free) 2月15日報道,來自美國威斯康星州貝洛伊特(Beloit,美國威斯康星州南部城市)的28歲醫護人員薩拉-斯蒂克斯(Sara Stickles)在接受輝瑞公司的第二支實驗性mRNA 中共病毒疫苗註射後僅5天,就腦動脈瘤病發,現已腦死亡。這是又一個年輕健康的醫護人員,接種實驗性mRNA 中共病毒疫苗後死亡的例子。

她留下了一個幼子、兄弟姐妹、朋友和家人,他們在Facebook上對她的突然死亡表示震驚。她的姐姐傑米-林恩-克魯茲於2021年2月11日在臉書上宣布,因為她沒有康復的希望,所以全家都在告別。她說,我的妹妹實在是太優秀了!今天薩拉的媽媽、兄弟姐妹和我被要求來醫院跟薩拉告別。

薩拉在2月7日星期天,腦幹發生了出血性中風。自此,她一直在接受生命支持系統的治療。經過所有的測試和核磁共振的結果,醫生確定她的身體已經沒有康復的可能,最終會死亡。因為薩拉是器官捐獻者,醫院將繼續維持她的生命直到摘取器官。

2021年2月14日,薩拉的雙胞胎妹妹卡拉在她的Facebook頁面上分享了下面這篇帖子,這篇帖子因為提到薩拉註射了輝瑞公司的中共病毒 mRNA,而在社交媒體上被審查和刪除。

這位美麗健康的28歲母親接受了一個實驗性的、未經FDA批準的 “醫療程序”,現在家人正在為她的葬禮籌款。

從美國疾控中心(CDC)目前在VAERS數據庫中公布的數據來看,威斯康星州共有176例不良事件,其中包括26例住院,5例永久性殘疾,58例急診,11例死亡,不過年齡都不低於44歲。薩拉的病例如果已經上報到CDC VAERS報告系統,那麽顯然還未公布。

CDC網站上顯示,美國已經有1170例實驗性mRNA 中共病毒註射後的死亡記錄,而根據CDC和FDA的說法,這些死亡都與中共病毒疫苗無關。

盡管主流媒體極力封鎖對中共病毒疫苗不利的消息,仍有如此多的負面消息流出。

英雄科學家閆麗夢早就指出,只有找到中共病毒原株和數據,才有可能研發出安全有效的疫苗。世界上的大藥廠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就匆匆推出疫苗,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令人擔憂。況且,在科學家們在中共的藍金黃和各種威脅之下,幾乎集體禁聲,仍有科學家指出,市場現有的疫苗大多含有估計人體免疫系統的成分。

目前大眾(網上)排隊接種疫苗,疫苗需求遠大於供應。甚至年輕力壯的醫護人員也積極誌願參加疫苗試驗,以至數人致殘和死亡。大眾對疫苗的信任度與主流媒體的宣傳導向有極大的關系。幾個月以後,那些註射疫苗的人會怎麽樣呢?讓我們跟蹤觀察。

原文鏈接
校對、發稿 文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