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政府刻意淡化采購羥氯喹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阿黎

圖片來源:Political.com

據《義軍新聞》2月16日報道,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的政策和內閣事務主任瑞克-涕斯(Rick Theis)給特魯多的主要演講稿撰寫人艾斯特瑞德-克裏蘇斯(Astrid Krizus)的壹封關於訂購治療中共病毒用品的郵件顯示,他建議正式聲明裏不要提及加拿大政府購買其他用品的同時購買了羥氯喹。

涕斯在2020年6月1日的電子郵件中建議演講稿撰寫者,專註於政府疫情采購的某些方面可能不是最好的。“有些內容,我們可能不想公布(例如,購買羥氯喹[原文如此])”郵件中指出。

“謝謝瑞克”克裏蘇斯回復道。

在這封郵件發出後不久,政府對該藥物的爭議性使用的官方立場變成不將其作為中共病毒療法。政府的臨床藥理學工作組引用了 “可忽略的療效證據和導致高風險收益比的重大潛在危害”。

在美國前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認可該藥是治療和抵禦中共病毒的手段後,羥氯喹成為了壹個爭議的話題。川普在2020年4月首次宣傳該藥的可行性,隨後在5月公開表示,他壹直在服用羥氯喹以抵禦病毒。

2020年6月,發表在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的壹項批評羥氯喹的研究被撤回。根據MSN分享的CNN報道,7月發布的另壹項研究顯示,該抗瘧藥物能 “幫中共病毒患者更好地生存”。

2020年7月,美國“白衣峰會”的壹群醫生宣布羥氯喹對中共病毒的真實療效,其中壹位醫生稱贊該藥能夠幫助那些患有中共病毒的患者之後,該藥又壹次被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

根據中共走狗世界衛生組織的說法,“目前的數據顯示,這種藥物並不能減少住院中共病毒患者的死亡,也不能幫助中度疾病患者。”不過世界衛生組織也指出,“需要進行更果斷的研究,以評估其在輕度疾病患者中的價值,或作為暴露於中共病毒的患者的暴露前或暴露後預防措施。”

評:

受中共嚴重影響和控制的世衛組織並沒有否定羥氯喹對預防中共病毒感染作用和對輕度病毒感染的治療效果。這已足夠說明羥氯喹對預防和病毒感染初期的治療效果。左媒CNN已在去年七月報道羥氯喹對中共病毒的治療效果。因受到中共威脅的醫學雜誌《柳葉刀》也撤回了批評羥氯喹的文章。臉書也於壹月份公開承認過去刪除關於羥氯喹治療中共病毒有效的文章是錯誤的。

最早提出羥氯喹防治中共病毒的是爆料革命《路德社》,該節目早在去年壹月份就提出羥氯喹是中共病毒的解藥。世界各地參加滅共爆料革命的戰友想盡各種辦法買羥氯喹。相信並服用羥氯喹的戰友成功地免於病毒的侵襲和傷害。

川普總統由於聽取了爆料革命關於羥氯喹預防中共病毒的建議,服用羥氯喹,使他從病毒爆發到幾個月後都沒有因為頻繁接觸病毒的機會而感染病毒。他後來被中共病毒感染,不知與停止服用羥氯喹和接觸病毒濃度過大有多少關聯。

到目前為止,羥氯喹被證實是安全有效,物美價廉的預防和治療早期中共病毒感染的藥物。該新聞中,政府人員刻意淡化羥氯喹的采購。不僅如此,2020年4月21日,加拿大唯壹的羥氯喹制造商Apotex曾向加拿大公共衛生局捐贈了200萬劑羥氯喹,這批藥不知所蹤,沒有後續報道。加拿大政府應為本國人的福祉講真話,不畏中共強權,放開羥氯喹的處方權,把加拿大人從中共病毒中解救出來。

原文鏈接


校對 文錦
發稿 雲起時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