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為什麼中共不代表中國人(2)

作者:紐約香草山寫作組 霍比特人

之前我們說過中共國所謂“議會”——人大——選舉就是作秀。絕大部分候選人和最終被選上的都是中共黨員,其餘的也基本上是準黨員(即所謂民主黨派)。但就是這麼個幾乎由中共黨員組成的“議會”,也根本就不是中(共)國的真正立法機構和最高權利機構。組成這個議會的,不過是中共當中的二流甚至是三流貨色。他們必須服務和聽命於那幾個真正的大佬:江澤民、王岐山、孟建柱等。具體我還是從身邊的生活來看吧。

上次說過,我的一朋友曾經一度當過地方人大委員。有一天,我們幾個人在一起吃飯,有人就問他,“你在議會里乾點啥呢?”他說,每次開會,所有重要的議題都是預先規定好的,尤其是那些關於人事任免的事情,絕對是事先就定好了的——人大的主任或者代理主任會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而幾乎都是黨員的那些“議員”——人大代表——必須,也只能遵從“命令”,舉手錶決通過這些議題。他當時忽然拉下臉來一本正經地說:“這個開不得玩笑的,可不是鬧著玩的。”

除此以外,他們也可以提一些雞毛蒜皮的議題——這個他們是可以做的,而且也應該做,以顯示他們確實是人民的代表,能夠代表人民進行表決。比如,我這個朋友因為是做教師的,所以他就提出,不應該強制規定學校把牛奶作為學生早餐的標配(大家懂的呀,這些都關繫到選哪個商家的哪個牌子,都是產生腐敗的問題)。他哪怕提類似這樣的議題,都怕會得罪人。

那麼,是誰預先規定了那些重要的議題呢?這他就說不上來了。因為沒法確定地說到底是哪個人或者哪幾個人,但他說,只有三個來源:上級黨委、上級政府、同級黨委。——“絕對沒別的了。”

所以我們就可以看到,中共國的人大隻能按照上級黨委、上級政府或同級黨委的指示來進行表決。因此,人大被戲稱為“橡皮圖章”。你沒有別的選擇,如果你不想丟官丟命的話——“可不是鬧著玩的。”

到現在為止,我們說到的還只是中共和人大之間的關系。事實上,在中共國,無論你身處何地,無論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你必定屬於整個權利結構的某個級別,處在整個權利巨塔的某個角落,你必定被中共所統治控制。村有村支部,鄉鎮有鄉鎮黨委,車間有黨支部,工廠有黨委,中共無所不在。

以中共國的軍隊為例,連隊有指導員,團以上單位都有政委。每個地方都是兩個領導,也就是所謂的“雙首長制”。工廠有廠長和黨委,車間有主任和支部書記。

那麼問題來了,在這兩個“首長”之中,誰更大呢?誰擁有最終決定權呢?答案是明確的,黨的領導權更大。

比如,連隊里指導員大於連長,團以上單位里政委大於團長、師長、軍長等等。在工廠里,黨委書記大於廠長。這就是所謂的“黨指揮槍”。

這在中共國是盡人皆知的。之所以還要專門再提一下,是因為外國人,或者港台同胞連這都不知道。他們太天真、太單純、太善良,從而容易被中共欺騙。我還是舉我身邊的例子。我曾經在一家原本是國營的公司工作過,當時說要把這個國營公司私有化。但當地政府要約定,這家公司“私營”之後,每年要給當地政府提供一大筆固定的利潤分成——不管你經營情況如何,固定給錢。當時的總經理就不同意,說這個付不起。結果,他被公司的總支部書記給批評了,當然也被政府給批評了,最後被撤了職。後來,接替他的新任總經理就說,他是個傻叉,讓你交錢你就答應下來嘛,交不出還能槍斃了呢?到時候總有辦法對付的。現在好了,被撤職了。

對西方人來說,他們對中共總是沒有真切的感受——中共對他們來說很神秘。這是因為,在西方,任何一個政黨都只是政黨,是社會團體,你參加和退出都是自由的,而且任何政黨的費用都是自理:不管你如何募集資金,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但中共它可不是一個政黨。你入黨可以,退黨可是不行的。它的費用除了基層黨員是繳納黨費之外,其他只要是科級以上乾部,都是拿工資的,是國家財政支出。也就是說,它的費用是納稅人承擔的。

中共不是政黨,中共不是政黨,中共不是政黨。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中共就是政府本身,就是議會本身。我叫它“超議會超政府”。中共的乾部都有自己的辦公室,拿國家的工資。各地方中共政府辦公地和中共中央辦公地都是由中共國的國家軍隊武裝保護的。中共國所謂的人大,不僅那些人大代表幾乎都是黨員,而且就這麼個人大都是被中共中央以及各級地方黨委完全控制的。政府就更不必談了。中共就是議會本身,就是政府本身,它是“超議會超政府”。

可是它卻在名義上頂著個“黨”的名稱。這樣一旦有重大問題發生的時候,它可以不必承擔責任,而讓並無實權的人大和政府,尤其是政府去承擔罪責。我再舉個例子。在中共國,房地產項目的驗收是由房產商組織監理、施工、勘察和設計等幾個方面來進行的,錶面上看,沒有政府的參與。但實際上,在驗收的時候,坐在現場中央檢視所有文件的,是政府質監站的公務員。他不點頭,驗收就無法通過,雖然在書面上沒有他的存在。然而,一旦房子產生任何問題,都跟質監站無關,你去找房產商,去找施工總包,去找設計,找監理等等。板子打不到政府的屁股上。有人會覺得奇怪,說那你就不理他不行嗎?你要是不想活了,你可以試試。

我舉這個例子是說,中共就像例子中的坐鎮現場的質監員。他審查一切而不承擔名義,總攬一切而不承擔責任。

對西方人來說,談判的一個重要原則是對等原則:總統對總統,市長對市長,議長對議長。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當他們來中國談判的時候,所面對的實際上是個“副手”。中(共)國的總統(主席)只是“副總統”,因為他的權利比中共的總書記小。北京的市長實際上是“副市長”,因為他得聽北京市委書記的。西方人來談判,從一開始就輸了一招,因為他們面對的僅是對方的副手而已。

中共國是由“黨”,而不是由議會(人大)和政府來統治管理的。中共控制著中國的一切: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等。註意,這是白紙黑字、明明白白地寫在中共國所謂的“憲法”里的。在我上初中的時候,就在課本里讀過所謂“四項基本原則”,即,所謂“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無產階級專政(1982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將無產階級專政改為人民民主專政),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考試也考過好幾次。現在的憲法,用詞用語上有所變化,但在總綱第一條里,仍明文寫著“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

在中共國有無數的法律,條目多到讓人吐。要說真正被貫徹落實到百分之百的,我想就只有這一條了。

那麼,這個事實上統治著中國的中共,又是個什麼東西呢?以我個人的觀察來說,中共的大部分普通黨員都是好人。所謂好人,我的意思是說他們很能乾,勤勞,有人情味,耐心細致。但我不認為那些中共的乾部是好人,從科級乾部開始,官越大人越壞,盡管可能更加聰明。這個話題我們下次再聊吧。

(未完待續)

(本文觀點僅代表個人)

初版校對:悟空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