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奧前顧問:自由世界應與中共國劃清“紅線”

翻譯:康州盤古農場-Bruce
校對:康州盤古農場-Layka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Antsee-GTV

據《大紀元時報》2月15日報道:

miles and pempeo
圖片來源:《大紀元》電視節目

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的中共國顧問說,對於中共的霸道,世界需要覺醒,並制定自己的規則,以遏制中共政權的侵略行為。

幫助制定川普政府對華政策的華裔學者余茂春(Miles Yu)大聲疾呼:中共對美國采取的威脅策略是告訴美國不要幹涉被中共政權看作 “內政 ”問題,包括中共謂之“紅線”的香港、西藏和新疆問題。

“這是中共聲稱的‘紅線’,僅此而已。這不是基於國際法的紅線,” 余茂春(Miles YU)在接受《大紀元》“美國思想領袖 ”節目專訪時說。

最近,中共政權的最高外交官警告拜登政府,“任何踐踏(其所謂內政)的行為最終都會損害中美關系和美國自身的利益”。

當中共政權告訴各國新疆議題是壹條 “紅線”時,據余茂春(Miles YU)說,它真正的意思是,“我們要把100萬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折磨他們,壓制他們的自由”。

“而妳們,國際社會,……是不允許說壹句抗議的話的。否則就是不尊重我們。”

余茂春(Miles YU)說,“面對這樣的惡霸,全世界都必須醒悟過來”並拒絕這種言辭。

雖然中共聲稱,想追究中共在新疆侵犯人權責任的國家是在幹涉 “國內主權”,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在某些時候,妳不可能真的以主權的名義殺人,進行種族滅絕,” 余茂春說。

針對中共種種的掠奪行為,他敦促國際社會設置自己的紅線,迫使該政權遵守國際規則。

做正確的事

余茂春認為,川普政府已經不可磨滅地改變了美國對中共的態度,認識到了中共所帶來的挑戰的本質——即 “我們這個時代的核心威脅”,這是前國務卿經常使用的壹個描述。

據余茂春說,前幾屆政府壹直 “耗費在 ”如何在壹個 “有缺陷的框架 ”基礎上與中共政權保持 “平穩關系 ”上。這個框架的指導思想是他所說的 “傳教士情緒”:認為與北京的經濟接觸會使中共國變得更加民主,成為世界上壹個負責任的利益攸關方。

“我們所做的是,我們試圖改變這個框架,” 余茂春(Miles YU)說,“而不是關註如何把事情做對。我們關註的是如何做正確的事情。”

在余茂春看來,以前對中共國的思考 “完全是走火入魔”,因為它沒有理解統治中國人民的中共政權的本質。

“西方人,不斷地、不斷地低估了中共國還是共產黨(執政)的程度。” 余茂春說,中共是人類歷史上最教條的列寧主義政黨。

“看看他們的國內政策。看看他們的國際政策。那裏的每壹項重大政策舉措都是出於這種意識形態。” 他說,只要讀壹讀中共領導人的講話就能認識到這壹點。然而,西方政策制定者卻沒有認真對待。

“我認為這是美國外交政策(川普政府之前)的最終缺陷,”他說。

文革期間在中共國西部重慶市長大的余茂春(Miles YU),在對該政權提出這種更現實主義的評估方面有著獨特的地位。1985年,他作為交換生來到美國。四年後的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促使余茂春(Miles YU)成為中國民主的學生倡導者。

他繼續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攻讀博士學位,1994年成為馬裏蘭州安納波利斯美國海軍學院的近代中國和軍事史教授,除去最後四年調入國務院的時間,他壹直在那裏工作。

余茂春(Miles YU)曾是該部門制定對華政策的前沿人物。在川普上任的最後壹年,蓬佩奧成為政府對北京強硬立場的公開代言人,宣布針對中共侵犯人權、壓制香港自由、南海軍事侵略以及中共技術帶來的威脅等問題進行制裁和其他措施。

雖然壹位高級部門官員稱贊他是 “國寶”,但余茂春(Miles YU)卻遭到中共政權的特別蔑視。國家媒體將他稱為現代史上頭號中華民族的叛徒,他在重慶上的中學將他的名字從榮譽墻上鑿下來。

攻陷精英

余茂春(Miles YU)說,川普政府的壹個非公開的 “最高成就 ”是,它能夠最大限度地減少中共遊說團的 “不健康影響”,因為中共遊說團在很多方面都是對中共俯首帖耳的。

中共利用其對市場準入的獨家控制權來影響想要在中共國經營的美國公司和團體。這適用於華盛頓的遊說者,他們 “必須去找中共精英,而且要想獲得任何進入中共國的機會,”余茂春說。

“這就造成了壹個非常不健康、非常危險的常設階層,”他說。

根深蒂固的遊說集團 “對我國的外交政策,特別是中共國政策的制定過程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余茂春說。

與盟友合作

這位前顧問反駁了那些批評川普政府在執行對華政策時過於單邊的人。拜登官員發誓要與盟友合作,共同對抗中共政權的威脅,他們說這是與前政府的壹個分歧點。

余茂春(Miles YU)說,蓬佩奧花了 “大部分時間 ”試圖培養全球對中共挑戰的認識,並建立壹個應對中共挑戰的聯盟。

“我們花了很多很多努力來組建這個多邊聯盟,”他說。但政府在早期遇到了很多來自其他國家的阻力。

“我們的許多朋友和盟友壹開始並不這麽看,”余茂春(Miles YU)說,他們指責美國是單邊主義。“但他們才是(最)單邊的,因為他們不想跟著走。”

他說,直到COVID-19大流行之後,許多國家才回過神來,認識到全球的威脅。

例如,美國說服北約應對中共在印太地區的挑戰,余茂春(Miles YU)說,這在僅僅三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同時,余茂春(Miles YU)認為,美國必須能夠帶頭對抗中共政權。

“當我們帶頭的時候,自由國家就會跟隨。”他說。

“這不是因為我們傲慢。而是因為……我們是有能力……在全球範圍內阻止中共擴張的國家。”

余茂春(Miles YU)表示,以上觀點僅代表他個人,不代表美國海軍學院、五角大樓或聯邦政府的觀點。

原文作者:何凱蒂(Cathy He)& 簡·傑基勒克(Jan Jekielek)

原文鏈接:https://www.theepochtimes.com/free-world-should-draw-red-lines-against-communist-china-former-pompeo-advisor_3697498.html?utm_source=share-btn-copylink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