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2.18早間(路安墨談):被中共外交部環球時報大批判的捷克紅衣主教居然是捷克總統的親密戰友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強)、Amber仰望星空、葉落知秋(文秋)、愛麗絲ALICE、蓉兒(文蓉)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2/18/2021路德時評(路安墨談):被中共外交部環球時報大批判的捷克紅衣主教居然是捷克總統的親密戰友!這個捷克紅衣大主教說哈了?讓中共如此害怕?深入分析他代表官方嗎?

摘要

1·捷克紅衣大主教杜卡站在歷史最重要前沿公開發表了:新冠病毒就是中共釋放的’生物武器’令世界為之震動;真正扎到了中共最深的痛處,中共瘋狂的利用媒體以多語進行攻擊。

2·在北約30國捷克率先敢於第一個挺身而出,傳遞了一個重要的信號就像當年的反納粹;緊接著北約整體的行動馬上會跟進,將成為推動新的反共趨勢形成和正義力量的結集。

3·現任捷克總統與紅衣主教杜克在哈維爾時期,就結下了偉大的戰鬥友誼和播下真正繼續革命為自由而付出的精神火種。

4·紅衣主教杜卡的聲明不僅僅代表現在的羅馬教廷,也代表他繼承這個神聖羅馬帝國這一血脈之權杖;更代表’布拉格之春’之後的捷克人在歷次這種面對強大邪惡它都是中心點。

5·真相擋不住未來一定會被驗證,突破基礎理論在戰爭新概念上重新定義:叫做5·0版超限生物武器。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1)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墨談,今天是2021年2月18日,美國東部時間早上8:45啊。我們今天來看啊,這個今天最轟動的莫過於中共外交部以及環球時報英文中文兩個版本,來抨擊一個捷克的紅衣大主教。他說了什麼東西讓這個中共如此緊張啊,我們待會節目裡說。更重要的這個捷克紅衣大主教,是在這個級別首次提出的,我們昨天做節目已經給大家鋪墊了,北約的任何一個國家,只要把這個東西說出來,那就北約就必須得聯合防衛。更重要的這個捷克大主教,可是之前捷克最重要的這個反共產主義反蘇運動的一個領導人,更重要的他是捷克總統的最鐵的哥們啊;獲了總統這個獎,他是捷克里面最最牛逼的這個大主教紅衣主教。這個里頭他說的這個,你看中共多緊張,無論是大使館開始,還有包括環球時報中英文,這裡頭我告訴大家這個信息量很大啊。因為他說他說的什麼?他說這個病毒就是中共的生物武器,他說捷克軍方都知道,他說全世界各國軍方都知道,就是不,第一不敢說,有的國家不敢說,有的國家暫時不說暫時不想說而已。這裡面信息量很大啊,這個咱們待會直接節目跟大家分享,這裡頭,這就是咱們說完以後,你就知道這爆料革命的這個巨大的影響力啊。

這個安紅女士跟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安紅(00:02:22)

好了嗎,能聽到嗎?路德好墨博士好大家好,第1條新聞來自香港,香港政府呢,今天公佈了2020年年底人口數字比2009年少了至少45,000人。也就是說呢,至少有將近5萬的人用腳投票離開香港,那麼具體的一個數字呢,其實是49,900,僅僅差100就達到5萬;那可見呢這個老百姓或者香港的居民他們真正心裡到底怎麼想?

第2條呢是所謂這個港府政府的林鄭么蛾子,她表示她要率先打這個疫苗,那我們姑且啊,我覺得我們都可以看一下,我們香港同胞也好,我們這個所有的同胞也好,最好做個現場直播,最好不要把這個假的打進去,不要打生理鹽水;還有打的時候呢,一定要這個有專家驗證哈,有這個公證人驗證,還有就是一定不要使用這個假的針頭;像我曾經看過一些視頻,他根本就沒有推進去是假的,然後就能到垃圾桶裡了,所以這兩點。

第三一條呢是來自緬甸,緬甸這個這個民間的心聲呢已經再清晰不過,就是說哪怕是緬甸的華人都發這個發聲表示,說我作為一個華人,但是我也是個緬甸人,我不希望中國中共政府來染指我們緬甸的內政。那個豁牙露齒的老嫗就是老太太老人家也振臂高呼。同時呢,也有很多人都這麼表示啊,說如果這個中國繼續或者中共國也繼續這種什麼扶持啊,那個幫著裝防火牆這種方式,那緬甸人拒絕。同時呢,連這個這個天然氣管道,他們都說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把那個天氣管道直接給他炸掉或者給他堵死,所以可見老百姓的心聲到底如何。好謝謝路德。

路德(00:04:05)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4:06)

路德先生安紅女士大家好,這裡先分享一個,就是說隨著那個現在病情的有所,病例的有所減少,很多國家開始就非常樂觀的看待這個病情,實際上最新出來的一份研究報告說是就是美國新墨西哥州的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發現了,肆虐英國的變種病毒B117與美國加州本地發現的B1429病毒已經合體,就是說更厲害的變種病毒已經開始出現,有可能有巨大的傳播性和抗藥性特徵。也就是說病毒仍然沒有減弱,而是在擴大。

下面還有一條就是說,英國議員現在開始在議會中提出來,就是對中共國在英國的投資進行警告,認為中共的投資已經進入了國防產業鏈的供應,威脅到了英國的國家安全。

好的,最後說一個,就是大家在國內炒的沸沸揚揚的一個什麼國台國家中共國茅台鎮酒廠總工要入圍這個參選中科院的兩院院士。這裡面我只想說一個就是說,這其實體現了中國的這個科技的人員的評選體制的腐敗和墮落。大家知道中共國其實從2000年開始,從開放以後,就很多的高級的官員和一些事業單位的老總,經常入選兩院院士,其實體現了中共國很多官員的其實叫做一種叫做文化上的自卑,包括習總加速師的這些博士身份。大家看到很多中共國的當官的省部級幹部都要掛上一個碩士和博士,實際上反而體現了他們在文化水平上的自卑感,他們需要貼一個標籤去遮掩其醜惡的嘴臉和無知的一面,這也是體現了中共這個虛假文化的一部分。但是最大的問題是,現在這個東西全國人民看的到,現在談論的只是當做娛樂新聞,根本沒有看到這個實質,真是非常的可悲。也就是說大家已經有了這個意識,只要有權有錢,知識和水平實際上任意可以購買和踐踏。好的路德。

路德(00:06:42)

這個大家看啊,今天最猛的就是這個捷克紅衣大主教,你看到沒有,杜卡,這英文的,說新冠病毒是中國的什么生物武器,生物武器。這裡頭啊,首先我們要說一下這個未來要跟他們一定要在理論上給它重新定義啊,叫做超限生物武器啊。

這個捷克樞機主教和紅衣主教,多米尼克杜卡在2月初進行了佈道,他對COVID19病毒提起源,大膽的說就該病毒起源於生物武器,他的主張可以得到軍方的支持。他明確這樣說的啊,全世界所有全世界所有軍事專家都對此深信不疑,他們要么害怕說,要么不說。

看見沒有啊?他這個這個布拉格大主教發言人啊,叫做吉日普林茲,這個告訴美國有線電視CNN說,紅衣主教這是告訴CNN的時候,這一說法他說更多是一種理論,但他的主張得到了捷克軍隊成員的支持。啊,雖然捷克軍隊已表明不同意杜卡的說法,當然不會說,這個時候不會說;國防部發言人,這個高也說啊,我們沒有這樣的證據,也從未在任何地方提出過;世衛組織在試圖找出病毒來源,我們將等待專家意見,我們拒絕推測。還對病毒如何說?這個杜卡還對病毒如果超越我們先進社會發表評論。他說看不見的病毒可以對付我們,也可以對付整個社會和先進社會;一家試圖提供幫助但無法提供幫助的公司;相反恐怖和憂慮正在蔓延,孩子們的抵抗啊;然後隨即我們看到這個中共大使館著急了,在17日,這個中共駐捷克大使館督促杜卡總主教立即糾正錯誤,切實消除惡劣影響。然後呢英文啊也開始了,你看英文也開始批,這個環球時報,剛才是環球時報,環球時報的英文也開始批了,說什麼捷克這個紅衣大主教。我們看這個大主教的這個來歷啊,他是一個非常牛的。這個杜卡可不是一般人啊,是不是?他不僅僅是主教,更重要的是,看見沒有?他在1975年,捷克斯洛伐克的當時的共產黨政府就撤銷了杜卡的牧師的資格;在共產黨執政期間,這個人專門幹啥?你看他專門參與多米尼加教團的活動以及參與出版未經授權的薩米達文學作品,就是搞地下活動啊,反共反共的前沿陣地;他於1981年被囚禁在寶坻監獄,他的同胞包括未來的捷克總統哈維爾,跟他一起囚禁在一起的是未來的捷克總統;說白了他就是這個宗教界的啊,當時的宗教絕對反共的第一人。他在監獄中,杜卡偽裝成,為其他偽裝成國際象棋俱樂部的囚犯進行了秘密集會,就給他們佈道啊;從1986到1998,他是波西米亞和摩拉維加多米尼加共和國的一個省長就相當於州長,看見沒有?他還在這個神學院叫做拉帕斯基大學教授聖經人類學導論;他後來當選了捷克共和國上議院的主席,就相當於美國參議院的議長,1989年擔任至92年;這個92年之後,他成為主要歐洲領導人歐洲會議的聯盟副主席,服務至1996年;他是現任的捷 克總統啊,捷克總統鐵哥們。為什麼呢?因為有一個這個教宗,哦有一個主教叫哈利克批評杜卡脫離教皇,與捷克總統澤曼過於親密,看見沒有?說這個澤曼啊,在10月28號2016年給這個杜卡大主教授予了一個類似於總統勳章啊,授獎章,他是一個總統最高州獎,總統頒發的最高州獎。

所以說啊,這個紅衣主教,所以就在這個羅馬教廷裡的紅衣主教,每一個紅衣主教能到這,都是可以說是啊,政商兩界絕對最頂級的人才可以。這個紅衣主教你看,總統幾任啊,第1任總統就說白了,反共的絕對前沿,第一最前沿。是不是?總統都要看他的面子,因為他一句話,你總統說白了就直接下台的。是不是?捷克大家知道,那絕對說德語的,當時反納粹的時候,絕對也是不顧英法出賣,依然堅持反納粹反希特勒。當時後來導致實力不濟背納粹吞併。在布拉格之春1968年的時候,捷克就有個布拉格之春,蘇聯前蘇聯導致這個蘇聯武裝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最終撲滅了布拉格之春;可以說是點響了這個東歐反甦的第1槍。布拉格之春,大家看見沒有?所以這個大主教出來啊,這個中共阿外交部緊張如此緊張,這意味著啥啊?安紅,咱們這幾個討論的話題,你先看看這個,看完這有啥感覺啊?

安紅(00:13:01)

看完了很震撼啊。第1條就是中共如臨大敵,而且馬上這個雙語或者多語,要求他立即讓他糾正錯誤。到底是按照你中共你認為是錯誤,還是說世界的正義力量,認為這不是錯誤,所以我相信呢,這麼一個大主教能夠站出來,絕對是這個民心所向,天意所為。最最重要的最最讓人震撼的是他說的這句話,就是全世界所有的軍方都知道,這是一個生物武器。也就是說只是他們念於這個,怕害怕恐懼不敢說,或者說呢,時機還不到不能說。那麼既然這個紅衣大主教他敢於站起來挺身而出,說這第1次說這一句的話,那我想其它國家一定會跟上。第3條呢給大家介紹一下,有一首特別著名的歌,我們在節目裡曾經談到過,就是在布拉格之春之後,說他們害怕老年人的記憶,他們害怕歷史的書籍,他們害怕年輕人的聚會,他們害怕以前所有的一切一切;他們這麼害怕,那我們還怕什麼呢?

所以真正這是一個信號,這也是個號角,所以集結起來吧,真正能夠這個反共滅共的人。而且同時徹底戳穿中共撒謊欺瞞世界,徹底曝光真相的這麼一個義舉,使我們很欣喜的,很快就看到的。先說到這裡,謝謝路德。

路德(00:14:32)

墨博士先點評第1輪啊,然後我們再深入啊。慢慢深入墨博士。

墨博士(00:14:38)

首先我覺得這個主教的聲音絕對不是什麼單一的,他們在捷克的這種叫做傳統媒體的布拉格早晨晨報上發表,這說明實際上有一股力量在跟他一起來推動這個事情。這個主教他的很多信息他肯定是來自於政府,因為他跟政府和總統的關係,還有包括捷克的軍方,其實肯定,捷克的高層跟他的關係一定非常的緊密;那麼他的信息肯定不會是來自於這種學術界科學界。那麼這個問題就出現了,就是他不來至於學術界,來自於政府和軍隊,意味著實際上北歐北約的很多國家的軍隊和政府應該得到的相類似的消息,就如他如同他的文中所說,只是不敢說和現階段不能說。這是一個問題,還有為什麼路德先生覺得這個事情非常重要,重大就是看中共的反應,中共反應跳得越高,說明這件事對它的危害和傷害性是越大。特別是我們最近說,如果其作為北約成員國的捷克之一,突然出現了強烈的反共聲音,那麼整個北約的跟進,美國的跟進是中共最害怕和不願意看到的。所以在一天之內,整個中共的媒體就出現了巨大的連大使館也出來,這說明什麼打的正是要害。我希望這個事情會隨後繼續的推動,為什麼?只要中共跳的高,說明我們就打得對。

好的路德。

路德(00:16:26)

大家知道,樞機主教就是紅衣主教,紅衣大主教,是僅次於教宗之下的,你看,看見沒有啊,因為衣服紅色。為什麼他們是紅色衣服?你知道這在歷史上就是這個羅馬教廷,就是你是站在前面,你要用自己的鮮血來染紅你的衣服;就是你要為這個,為什麼?為你的這個信仰為你的這個,把自己的鮮血你都要付出的這叫紅衣主教;在歷史上是這樣的,所以才叫紅衣主教。可不是大家想得這個概念啊,就說身先士卒,那才叫紅衣主教。歷史上為什麼這個基督教為什麼這2000多年一直被人信奉,特別是在歐洲這個,就是每每當這種啊,這個政治的力量,這種邪惡的力量壓過這個社會的主流的時候,這個最先站出來的都是這些宗教力量。

你看美國的很多電影啊,之前講二戰的時候,在私底下在德國敵占區啊,全都是那些牧師啊或者這個教父神父他們來負責來搞地下活動,都是打著神父的這種名頭,說白了。大家去看,所有電影都是,包括前段時間基本上都是,街頭的都是神父。看到沒有?你看捷克也是一樣,最早站出來反共的就是他們,宗教羅馬教廷的力量啊;正是因為你站出來,最後你贏了​​,所以大家說,哇你看,就會這樣說嘛,你看,哇你看,他們說的都是對的。歷史上你看他們反納粹,我們跟著他最後贏了,我們是代表正義;而反蘇聯,蘇聯如此強大,我們跟著他也贏了;現在這個紅衣大主教站出來,最後都證明是對的,我告訴大家。他才敢,你要想想,他為什麼不是政客先站出來?因為政客,他承擔巨大的責任。知道吧?因為我們之前說,所有的宗教的力量底下都是一種神秘的力量在底下,你根本是看不到的啊。一句話,我跟你說,他這句話他能隨便說嗎?說這全世界軍方都知道,他敢隨便這樣說嗎?你想隨便這樣說的,結果如果沒有被驗證,那你整個基督教就是天主教都沒人信了;你吹牛逼。是不是?比如說啊,舉個例子,如果說當年納粹,你反納粹的時候天主教反錯了啊,然後最後是納粹贏了,估計天主教已經不存在了。我跟你說啊,肯定是納粹教第一了;反共的時候也是,反共產主義反蘇聯的時候,如果也輸了?

所以它代表著,因為你知道這個天主教他傳經佈道,更多的是以先知的角色在在傳經佈道。你去看,天主教和基督教新教最大的區別,新教的這些牧師他叫上班,但天主教有很多神父啊,我告訴大家,他都是什麼呢,都是以先知的角色,我提前告訴你:這個就是中共的病毒,中共的生物武器;在那個布拉格之春的時候,提前告訴你,前蘇聯,你們雖然被洗腦洗成這樣,一定會垮台的啊,這一定是未來搞不下去的。在納粹的時候,它代表的更多的是一種,我跟你說,一個先知二個就是給人自由的希望。他堅守著這個,所以你想,天主的耶穌的這個2000多年文明一直可以延續下來,就是因為在,越是在這個時候,他們越敢第1個站出來。看見沒有啊?所以大家想想,這個捷克前段時間那個議長還被毒死了嘛,是不是?捷克後來高級官員說要訪台,是不是?總理還是什麼的總統底下的。

所以說捷克真的,這個國家,如果人類文明啊,有人的文明說,這個往往捷克他都站在前沿:一個是當時反納粹的時候,是不是?他不跟納粹搞在一起,納粹那個希特勒說啊,你跟我們搞在一起吧;他不,堅決反,哪怕英法把他出賣,他依然堅決要對納粹說不。後來布拉格之春,現在你看,他成了第1個站出來。因為你專門找的是這個級別的紅衣大主教,可以說是,其實他就是半官方;只要到北約任何一個國家說這個,政府說這個就是生物武器,我告訴大家,北約都要聯合上,30多個國家。

昨天我們剛說完,這就是做的鋪墊,今天大家看明白了吧,安紅。

安紅(00:21:40)

這個中共國治下,是中共國的治下再嚴厲,也有民間的神祇和信仰。曾經講過一個就是漁民甲告漁民乙,漁民甲借給了漁民乙的這個20萬,但他不還,後來呢這個法庭當地法庭判了,他也依舊不還;最後在出海之前呢,他要求他在這個媽祖像神像面前宣誓,你到底還還是不還,結果那個人老老實實就還了。法庭無法進行了,但是民間的信仰有信仰的話都可以。這是真的事例。

第2個想說一下呢,這個要知道當年那個布拉格1968年應該是5月份沒記錯的話,這個8月蘇聯入侵的時候,這個布拉格之聲廣播電台,曾經一直堅持到最後,說實在無奈,我們知道坦克已經開進來了,但是呢,這個民心是不會被侮辱掉的,然後永遠正義自由永遠的花種在老百姓心裡。那麼我們那時候被洗腦,我們還認為這個蘇聯做的是對的,但是真正我們看到了真相的時候,我們就知道,這個捷克這個國家曾經有多麼優質的位置。

第3呢在網上發現一條非常有趣的信息是在2016年3月30日,這個紅衣主教杜卡曾經跟習包子互動過,那麼他呢是給習近平上了一堂人權課。這課怎麼上的啊?第1個是親手交給他一封信,然後呢贈送了他一份禮物,這個禮物呢是一本禁書;同時呢,給他講了東歐當時是如何推翻了前蘇統治的,並且呢這個宗教領袖還跟習有個互動,之前據說是在這個,哦習曾經跟俄羅斯的這個東正教大牧師也曾經互動過,但是2016年就曾經跟這個杜卡。杜卡曾經給習包子上過課,那至於習包子是不是個好學生,咱們姑且不論。但是這一次這個跳得如此之劇烈,可見扎到了中共有多麼深。也就是說,全世界都能正式的認識到,只是需要一個英勇的先驅者的調撥,非常榮幸杜卡紅衣大主教做到了這一點。那我們希望從現在開始,一定會有其他國家或者其他的宗教領袖或者其他的元首或者首相領導人跟進。好謝謝路德。

路德(00:23:52)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23:54)

好像在我們路德社節目裡提捷克的對中共的這個反華並不是第1次。大家是否還記得我們當時曾經說過,捷克代表一個龐大的捷克代表團訪問台灣,當時北京提出了嚴正的抗議;而且捷克的前參議長也是在2月份訪台之前不幸突然猝死,其實很多蹊蹺的事情都在裡面。也就是說,包括紅衣大主教,還有捷克的參議院的這些議員們,其實都應該反華在這裡面得到了具體的信息,知道中共做了哪些事情。那麼這裡面可能看出一點,就是說不光是捷克,可能北約的所有成員國都在面臨一個問題,就是說中共是這個病毒戰的發起者和反人類罪,但是這問題出在哪裡?問題出在這些國家有沒有在政治和經濟上達成統一,如何向中共進行索賠,甚至向中共進行這個攻擊或者防禦,我覺得這個方面仍然是政治上的考量,並不是情報上的。而這個主教突然能官方的說這個話,實際是在表面上在推動這些實力開始轉向,開始向滅共和脫共的方向前進的一個信號。

我覺得隨後會有一些爭奪戰。包括很多人出來否認,很多人在推動;但是我覺得北約這方面開始慢慢的聲音出來了。好的路德。

路德(00:25:39)

你看他說,你看他的發言人說,杜卡說全世界軍事專家都對此深信不疑,他們要么害怕說,要么不說。他能敢隨便亂說這個話嗎?你想他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主教,他可是紅衣大主教,真正的半官方啊,可能超越官方。說白了,總統沒有他支持,你肯定當不了;所以總統都得,是不是?並且關鍵他在這個蘇共統治期間,他就是站在前排的;宗教的力量站在前排,是不是?你想想,然後這個還得到了捷克軍隊的成員的支持。所以啊,這個軍方就是軍方的情報,軍方的這些生物專家,仔細一看,看完閆博士報告,然後再仔細驗證,就知道這跑不掉啊。是不是?

所以啊,大家想想,這裡頭這個紅衣主教說的,你覺得,安紅,它是否代表官方啊?

安紅(00:26:43)

這個有的時候官方的聲明,如果真是通過這個所謂的喉舌或者是正式機關發布的,可能有很多人正是因為它是從政客或者從正式的官方出來,還打個問號;但是從紅衣大主教這裡出來,應該是有更大的信眾。信眾也相信,同時官方也相信,民間也相信,那麼這個我知道,所謂的紅衣大主教,他有信仰,他是宗教領袖,他在東歐這種國家,而且傳統的曾經被蘇共或共產國際洗過清洗的國家裡,那老百姓心裡頭的那種信仰從來都沒有被泯滅過。為什麼說前蘇聯這個崩塌之後,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社會波折,最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俄羅斯這個民族本身它是有信仰的,民眾之間有信仰就可以排著長隊冒著風寒,哪怕你官方說每人買一個麥當勞,是射向自己一顆子彈。那民眾用實際行動,在寒風臘月裡頭,繼續去排隊,以實際行動說NO,我們就要願意去買麥當勞,我們就願意支持這種自由民主。所以真正從他嘴裡說出來,簡直是石破天驚。

那麼我真沒想到有這麼快的速度,我們昨天前天還在討論,今天就以這種方式震驚全世界。而且我個人相信呢,既然北約的一員,那他同時以一個宗教人士的口吻口氣和敘事過程,然後在北約成員國里面,這個又首先發佈出來,令世界為之一振。為什麼中共這些報紙,或者這些新聞單位,或者使領館,命他立即收聲,立即修改錯誤。可見是絕對扎到了中共的最深之處。

好謝謝路德。

路德(00:28:42)

這個我們再來看看捷克,在古代被稱為波西米亞王國,這個有一首歌叫波西米亞狂想曲,是皇后樂隊的,為什麼叫波西米亞狂想曲?所以它這個國家,他這個自古他就這個名字啊,他是追求自由的,很追求自由的一個,最信仰自由的,所以他不懼怕任何的,是不是?然後它是奧地利和奧匈帝國的工業中心,當時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首都,捷克的布拉格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首都,宗教戰爭的發源地;在冷戰時期,它是世界七大工業國之一;冷戰啊。實際你想像不到,一個小的這個捷克是世界七大。之前我們之前說他這個他有個兵工廠,後來就是斯柯達這個兵工廠,這個是歐洲排名第二大的兵工廠,僅次於當時德國的科隆克虜伯兵工廠所,以它的機械製造業啤酒產業觀光旅遊業非常發達,所以說斯拉夫民族國家中教育程度最好,最民主化的國家。它的機械製造業,你要知道以前啊,這個兵工廠它不是說你想開就開得了的,特別是在二戰之前。它現在有一個巨大區別,為什麼德國和捷克它成為一個整個歐洲最大的兵工廠?就是它的煉鋼、冶煉水平。

之前那個叫做紅衣大砲,我看過這段歷史就是別人的紅衣大砲啊,剛開始做的時候發幾個,它就發熱它就變形,或者是你沒法那個;德國當時就研發出了一種鋼材,發幾百顆它都不會變形,都不會發燙,然後捷克呢,因為它跟德國一起嘛,所以它也掌握了這個技術,所以很多單子都放到它那兒去了。後來又發明了後膛大砲,以前紅衣大砲是前膛,後膛這個大砲也是德國發明的,德國的機械能力最重要是材料,金屬材料水平是全世界相當領先,捷克之所以厲害就厲害在這裡。大家知道你去買軸承,這個世界軸承做的最好,一個德國,一個捷克,就兩個國家。你的手槍也是一樣,為什麼說捷克的,這個捷克造,以前二戰時候咱們那個叫啥手機啊?那駁殼槍就是捷克造的,都是捷克,所以這就是這個國家,它之所以,它的這個教育,然後還有一個就是它的民主化程度很高,所以它在歷史上最差的時候它都是七大工業國,就是被前蘇聯統治,它都依然是七大工業國。所以你就知道在捷克這個國家裡頭,它的影響力非常大的。

這個紅衣主教又是在捷克這樣的一個地位,所以我覺得說得,其實決定捷克下一步的動作,至少捷克會影響周邊很多國家像奧地利,斯洛伐克等等這些國家正在做一系列的運作。這就是我們說北約30個國家,北約三十個國家,你中共,你能買通所有嗎?不可能,知道吧?特別是宗教的力量,他只能買通教廷,但你要知道在羅馬天主教裡頭,教挺的實力沒有紅衣主教大,因為紅衣主教是具體專門的這一個區域的直接主管,直接最大的;而你這個教廷,他是在這個梵蒂岡,很多地方它都是架空的,所以一個紅衣主教真正在當地的這個影響力,你羅馬教廷你是管不了,你無法插手的。所以說你要知道,這個紅衣主教他這種影響力,我們剛才說捷克它是七大工業國,它又是神聖羅馬帝國,為什麼叫神聖羅馬帝國?因為他就是之前繼承了羅馬教廷的,就是羅馬的正統。他說是搬到哪裡去了,搬到神聖羅馬帝國,因為當時西羅馬帝國已經覆滅了,早在公元幾百年的時候,就已經早就覆滅了,覆滅了以後,然後他們說啊,我們把這個繼承的東西就搬到神聖羅馬帝國。就是神聖羅馬帝國說我們是繼承了西羅馬帝國的,東羅馬帝國的君士坦丁堡1453年這個被陷落的時候,是俄羅斯然後繼承了君士坦丁堡,東羅馬帝國,所以就變成了叫東正教。所以說什麼意思?就是他的這個教廷的權杖,當時西羅馬帝國滅亡以後,他們說啊,我們是神聖羅馬帝國繼承的,意思說他的什麼東西就是它強大的、地下的1000多年執政影響力。我們之前說,天主教最重要的由之前的顯性的變成了神秘的各種力量,你想想這1000多幾千年有多少錢啊!多少資金啊!多少你認識的,你看這個紅衣主教都是總統、全都是當地最有錢的人。為了能上天堂,買一個贖罪券就得花多少錢啊!你身價有10個億,別人願意花9個億,因為臨終之前啥都願意,因為有的人因為西方的國家,特別是他的家族概念不重,子女這個概念不重,他寧願把自己所有的錢掏出來,說買一個上天堂的一個贖罪卷,他都願意。你想想,這個錢不可能是黃金,就是一些地契,不就是一些房產,不就這些東西麼,這就是為什麼之前我不說什麼麼,這個聖殿騎士團富得流油,最後成為整個歐

很多人說現在美國的這個什麼就繼承了聖殿騎士團的神秘的財富。醫院騎士團,就是全世界,就是整個各地的就是金融房產、大量的地契全部都在。那你說這些七大工業國,又是神聖羅馬帝國,你說紅衣主教他繼承了多大的實力!他繼承的,因為捷克所在的奧地利帝國一直都是很富得流油的地方,那就奧地利帝國和奧匈帝國,它是相當於它首都-神聖羅馬帝國的首都,之前有個著名的音樂家叫啥?三歲就寫歌那個,他不就是神聖羅馬帝國的嘛,很富、很富的當時。墨博士。

墨博士(00:36:45)

昨天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捷克實際上包括這個大主教,就是對中共,特別是對共產國際是非常熟悉的,也就是說從他開始從政和站到政治和教會的時候,他都是反共第1線。也就是說他對共產主義的這種惡毒、這種危害是非常的清楚。那麼隨著前蘇聯的這個倒台,現在中共又接手了共產主義,現在打著新的旗號開始向全世界輸出的時候,那麼這個大主教非常的警惕,可以看出他對這個情報要核對的信息性的總結是非常到位的。可見他並不是胡說,並不是為了什麼拉眼球,大家知道以他的這個地位,他不說這個話比說這個話對他的壓力要小得多。因為他的地位已經到這麼高,在教會、在整個捷克的地位基本上已經到最高了,他不需要用這種話來拉什麼政治,他也不需要參選總統,那麼很簡單他代表的是捷克里面一大股勢力,即使不一定是官方和軍方,我認為就是官方和軍方知道卻不敢說的聲音,他卻可以說,雖然不能超越官方的聲音,就是代表捷克向中共宣戰之類。但是他已經把這個實力的聲音和發言已經提出來了,也就是說捷克現在有了多一種的官方聲音在這裡面,那麼未來隨著北約各國類似的聲音出來的話,就會成為一種新的這個趨勢和這個動作的施力的總和。那麼北約的整體行動就會跟隨,有可能會另外一個國家甚至捷克本身成為在北約中第1個站出,明確反對中共的國家,這個現在是最重要的,就看這股聲音和實力的推動能達到什麼地步了。

路德(00:38:55)

所以这里头大家要看到很多这个信号啊,这个信号,这就是捷克站出来,这就有点像当年反纳粹,当时捷克站出来一样。后面一定是摧枯拉朽,现在任何啊,现在我们的感觉有点像当年的英法这个绥靖啊,历史往往都是重演。当时第一个站出反纳粹的也是捷克,反苏的也是捷克,然后英法当时跟纳粹绥靖,现在美国、法国,这个美国总统拜登也在跟中共绥靖。但是记住,永远记住!红衣主教的这个罗马教廷,罗马天主教,基督文明为什么能延续2000多年?它往往在关键的时候它都站在正义这一边,所以它就能延续。如果在某一次他站在邪恶那边,还有人信他吗?你想想啊,你觉得有人信吗?他支持的是那种邪恶的。所以说这个里头,因为大家知道,这个红衣主教能做红衣主教可不是你的权势啊,记住啊。就跟在中共国啊,咱们在中国古代,你比如说你做一个大方丈,就是老和尚、大和尚可不是说你这靠资历慢慢的念经,你就可以能做成方丈的,绝对不是,一定是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就跟那个虚云老和尚,他能展现出很多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他才可以成为老和尚,并且被别人如此敬仰啊!成为一代的甚至类似于这种圣者。他至少当时在泰国入定,打坐一打就打30天,把泰王都惊讶了。

所以你去看美国的很多这个宗教电影啊,他们这样,特别是南美洲是天主教的,家里闹鬼什么的,他就请神父过来啊,刚开始那些小神父搞不定,就请大的,大的不行就请主教,唉,你看很多。我就经常看这些美国欧美的,就跟我们去找这个和尚,找这个寺庙里的和尚一模一样的这个概念。因为他们往往都是在这个人临命终时,快死的时候给他们去安抚啊。你看中国的这个寺庙,就是给他们念往生咒助念,助念团,你想在那种环境下,有些人说实话,你想想,经常去那个,这人快死的时候,他会展现出很多不好的东西嘛,有的是得病又是很臭啊,然后甚至大小便失禁,所以是真的没有人去愿意接近的。人快死的时候,你得有一定修行你才可以,你在才敢去做祝念,之前我见过很多啊,他们做祝念,他们说,唉哟,确实有的家人都不愿意跟这个快去世的人去端个饭都不愿意,只能找寺庙的人。寺庙的人因为修行嘛,所以他们就看你的修行怎么样,有的时候,因为有的人快死了,他这个嗔念比较重的人,他可能发疯,发狂都有这种现象啊。

所以你就知道啊,这个宗教界的影响力,他能做红衣主教,主要他可不仅仅是你的德行、你的影响力、你的资历,你还得要跟别的主教PK啊,PK什么?在宗教界PK的就是,就跟那个方丈建议,你PK的就说你的境界,咱们在那个点,你是不是真正和上帝对话。说白了别人就证明你是不是和上帝对话,你的预知能力你的各方面最终比的是这个才可以做红衣主教的。记住,这个,你想想大家知道,可不是,论资排辈可以做得了的。就跟那个那个藏传佛教一样啊,这个转世活佛,我都接触过很多转世活佛,他们都要讲修行的,你才可以做得了,否则你是坐不住的,你这个活佛是不会有影响力的啊。安红。

安红(00:43:41)

這個我也是覺得非常令人稱奇哈。大家可以去看一下那個誰能夠最終,嗯,可以說用PK的方式要戰勝所有那些學佛修為的人,他必須是學富滿車,他必須是這個為人行善,它必須是能夠以身作則,他必須能夠以一己之力服眾,同時呢他還能夠真正廣傳這個所謂他的這個佛門也好的,他的這種道理或者是真理;而且呢,真的能被信眾信服,真的有這些資歷資格才能最終能成為。

那我想西方社會一直以來就不是說靠著所謂的這種什麼官官相護啊,或者是這個所謂的什麼中共這種方式的,說這個不是任人唯賢而是任人唯親,而且是可能是要拉攏異己就是排斥異己拉攏這個自己的親信,他不是這樣的一種方式。

第二我注意到呢,他曾經和哈維爾那一個時代,哈維爾呢是後來92年結束,93年選為這個捷克總統,他是天鵝絨革命的領導人。那兩個人都有遭遇,曾經都是獄友在監獄裡頭,所以我們就可以想像這裡面到底醞釀著一種什麼樣的偉大的戰鬥友誼,和真正這個繼續革命為自由而付出的這種火種從來沒有泯滅過。

捷克的國家雖小,但是這個我看了一下網上這個月收入應該是在1562左右,是去年9月份的,年收入呢可以達到這個將近4萬。4萬美金的年收入,你就可以知道這麼一個小國家,它真正這個國力有多強。我們還暫且不論他所謂的什麼軍事啊科技,但是真正就從這個國民收入我們也可以看到,捷克這個國家整個整體是發憤圖強的。

同時呢,正是因為有哈維爾當過這個,也有過這個監獄的經歷,天鵝絨領導人的經歷,同時最終他成功的成為捷克總統,我們就知道捷克這個國家應該是一掃曾經在前蘇聯所謂社會主義陣營國家統治之下的那種那個禁錮,直接就是一直把這個國民的自由民主放到一個最最重要的位置,所以為什麼這一次是捷克來首先率先而出,而且是紅衣大主教挺身而出站起來,也不是太令人這個奇怪了。為什麼?因為他有這個一如既往的歷史的這種革命傳統。

去年年底應該是捷克布拉格市長宣布和這個中止與中共國上海的這個姐妹城市,後來是在跟台北直接簽約成為這個姊妹城市。我們就從這種也能看到過這個,嗯,在上面我們在推行爆料革命,傳播這個CCP病毒真相的這個過程中,其實有一種暗流一直在下面湧動,只是可能沒有被左媒報導出來。所以真正今天紅衣大主教站出來,絕對不是令人這個還打個問號,而是真的是覺得他就應該能夠站出來,他有他優秀的歷史。

聖經上說過多少次,天底下沒有什麼不一樣的事情,很多事情都在重複,那我們有幸再一次看到了他們一直站在這個反抗暴力,反抗專制,追求自由民主的最前列,所以非常榮幸有這個這樣一位紅衣大主教替天下人先開這一聲,這一聲應該是一下子讓全世界為之一震。好,謝謝路德。

路德(00:47:18)

對,安紅說得對啊,這個你看他跟哈維爾是戰友啊,一起在監獄裡的同胞,包括未來的捷克總統。哈維爾,這個捷克這一次獨立的可以說是之父,是不是?捷克總統和捷克共和國第一任總統,捷克斯洛伐克的總統;捷克斯洛伐克當時獨立就是他領導的,後來被稱為20世紀最重要的影響世界的人之一,也就類似於這個印度甘地,類似於這個叫做之前那個就是很多啊,咱們別的人咱們就不說了,有爭議的那個南非的啊這個。你看甘地和平獎,費城自由勳章,加拿大勳章四大自由獎,還有美國的總統自由勳章,無數。就這江湖地位,大家看見沒有啊,大家看看啊,所以說難怪這個紅衣主教,那絕對是等於說你現在這個捷克的總統都沒有他的影響力大,說實話。他跟哈維爾是戰友啊,是最早的跟哈維爾一起坐過牢的,一起在一個牢房裡頭,是不是?反蘇聯的,反蘇共的。你想難怪中共如此嚇人啊,那接下來估計…..。

墨博士你覺得中共說讓這個捷克立即糾正錯誤啊,讓這個紅衣主教,你覺得這個紅衣主教會糾正錯誤嗎?會糾正嗎?會主動承認你看,你覺得會嗎?

墨博士(00:48:56)

首先我覺得中共的這個首先的外交辭令和這個邏輯有錯誤,就是說你不應該說糾正錯誤,在這個時候你應該先指出錯誤,就說你不可能一上來就對外國的一個領袖說你錯誤,對吧,你首先指出別人的錯誤,你才能說我糾正。你這種傲慢的直接說別人錯誤有時候會讓大家一種感覺,你是在什麼掩蓋真正的勢力,也就是說這個時候你應該放下私心來,慢慢解釋哪裡有誤解,哪裡有錯誤,才是一個外交方面叫做圓滑和正當的手續。你直接叫囂型地讓人糾正錯誤,第一你是對別人的不尊重;第二其實正好顯示中共的心虛。這個就很像那個二戰時期希特勒威脅那個英法一樣,你們不是把蘇台德地區給我,我就打仗,你們敢簽不簽?就是這種口吻。這種口吻在西方特別在捷克方面,我覺得反倒不會是一個好的現象。就是大家我們前面也說了,捷克是一個很硬氣的一個國家,包括當時蘇台德地區,英法都在退讓的時候,捷克做的一件事情是全民動員,打算跟希特勒硬碰硬地全民開戰的。如果不是那個英法強硬簽下的慕尼黑協定,可能對希特勒的第一仗就是跟捷克開始打的。也就是說捷克這個國家真的不是吃硬的,真的是吃軟不吃硬的國家。中共這種硬朗我覺得是好事,也體現了中共現在內部啊,真的是沒有很好的方案去解決,只能出什麼出這種粗魯的下招。但是我覺得,這個對捷克,對整個西方人民這個人民和政府,其實是一個警示,因為中共的傲慢正好顯示了這個大主教說的是什麼,打到了他們的痛處。好的路德。

路德(00:51:07)

你看啊,是啊,大家看啊,這我們為什麼要說這個捷克?他之前神聖羅馬帝國,大家看啊,是羅馬滅亡以後,等於說這些貴族這些繼承的這些騎士精神,最終就組建了這個神聖羅馬帝國。你看主要就這一捷克、瑞士、波蘭的啊。這個等於說他這個區域很大,你還這麼大一塊區域,捷克等於說是最富的,有著先進的就相當於城市那塊;然後呢他們自稱成為羅馬人的神聖當選羅馬皇帝啊,所以他其實就是什麼呢,就是各種貴族就是我們說的貴族是一種貴族精神的貴族啊,他繼承的是之前的這種貴族精神和騎士,他往那邊去了,所以說啊,這包括這些都包括資金啊,精神所有的東西都往那邊去走了。那匯聚起來騎士,你像就匯聚到捷克這種地方。他為什麼?那就是他那個地方的精神的一貫他都繼承下來了。

第2次世界大戰1939年,然後被納粹德國占領,當時他沒有妥協,因為捷克當時被英法出賣,被英法出賣,所以被德國占領。因為他自己一個國家,畢竟領土不大,是不是?雖然工業很發達,沒有戰略縱深啊,說白了這個但是依然不畏懼強權,這就是他這一個民族性,在這個關鍵時刻可以看得出來啊,看得出來;然後在共產主義時期也是也是一樣, 1989年這個天鵝絨革命最終,就說當時啊整個東歐劇變,可以說第1槍就是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後來在1989年這個,然後變相地讓蘇聯解體。

發現沒有,這個歷史,真的啊,現在又是捷克又打響這第1槍,中共你想想,說什麼糾正錯誤,你要知道這裡頭,中共等於說是向,向什麼,第一向捷克發起了正兒八經的挑戰,說白了就跟當年希特勒對捷克;當時捷克的外長到希特勒,希特勒直接給他下最終命令,最終最後通牒,說你如果不那個,我就怎麼怎麼滴啊,蘇台德地區讓不讓,不讓我就馬上去給你,全部給啊,是不是入侵了。他依然不讓,對不對,然後英法,然後最後給他寫個紙條,他說我們已經商量了你得主動讓,否則的話我們不管。但是就算把他讓了,你看英法還依然毀約,就是入侵捷克的時候,英法沒有出兵。

這就是什麼呢,我們可以看到就是在這個相當於第一,對宗教啊對羅馬教廷的一個什麼,一起發起的挑戰。我剛才始終說神聖羅馬帝國,神聖羅馬帝國的很多東西在繼承,他在羅馬是繼承了一部分;還有很多的繼承,到哪裡去了?就是神聖羅馬帝國有一部分到了君士坦丁堡,因為君士坦丁堡各自都說自己才是繼承了羅馬的精神,羅馬教廷的正宗。所以說這捷克他是有一部分,等於說是第一,你向什麼天主教發起的挑戰,這句話說什麼啊純屬誹謗,說什麼立即糾正錯誤;第二,因為這個杜卡他不僅僅代表的是宗教的力量,他更代表的是,你看他跟這個哈維爾代表的是整個捷克的民族意志,你是對整個捷克的一個挑戰,說白了相當於宣戰;第三,你代表的是什麼?你是對整個這個什麼正義力量的一個宣戰。

所以啊中共很緊張現在,當然我跟你說,你說中共對他有沒有之前做藍金黃的動作,肯定有,但是搞不定。看見沒有?這就是為什麼之前還跟習近平有對話,為什麼?又專門捷克組織了這個主教跟習近平來對話,說白了,就是當地的大使館一定是跟這個主教經常搞活動,但是最終還是搞不定。這個捷克使館一定會被中共啊,現在馬上要換人了。所以啊這個關鍵的時刻,這個中共現在他知道,這個杜卡這個大主教是搞不定的,所以現在用這種方式來強硬打壓。

安紅你覺得壓不壓得住?

安紅(00:56:24)

這個強壓是一定的,壓肯定是壓不住,要知道這個蘇聯大軍坦克直接開到布拉格的時候,布拉格的民眾都沒有屈服,那是迫於無奈,因為不希望死人。而且轉入地下,那麼多年,68年到89年,最終一直到整個東歐劇變的時候,真正徹底見證蘇聯的解體,可想而知這個捷克人你是心裡有多麼的高興和欣慰。也請大家想一下那個波羅的海那個三個國家當時手連手,單人連邊境歡樂,也是慶祝美國的進來,慶祝這個蘇聯解體!還有一個小國家,我想大家一定要高度重視,就是波蘭,波蘭跟這個捷克的歷史非常相像,有悠久的歷史文化信仰,音樂藝術大師,科學家也層出不窮,包括我們這個瑪利亞居里她也是。那真正波蘭也是在二戰中被出賣,然後整個這個國家一次兩次被清洗,但是從來都沒有泯滅過,而且波蘭最終是世界上第1個把所有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除非你研究歷史,進行這個科學研究或者學術研究,否則在任何地方都不可以提及,全部埋葬到歷史垃圾堆裡。所以真正像捷克這樣一個小小的國家,雖然地域面積真的不大,人口也不多,但是它的歷史悠久的歷史和不屈不撓反抗專制權貴,不被淫威所屈服的這麼一個精神,一直都在!所以我個人認為,中共一定沒有任何可以奈何他的,他既然站出來挺身而出, 就不會有任何退縮。

第2中共能做的無外乎就是很下三濫的,可能謀殺呀,投毒啊,什麼槍擊啊,或者是製造一些什麼事件,或者是放毒,比如說它把這個病毒放出來,都完全有可能,因為窮凶極惡到了最後的節點上,它一定是希望能夠從這個肉體上,讓你收聲消滅你。在這一點呢也提醒,希望捷克這些大主教們,還包括所有願意為正義站出來挺身而出發聲的人一定要小心點,中共是無所不盡其極。

第3個呢,我也同意路德先生剛才說的,很有可能當地那個使領館的工作不力,有可能換人,換的過程中就有可能中共要使一些花樣,不知道耍什麼陰謀詭計,所以請一定要高度重視。謝謝路德。

路德(00:58:57)

你看這個神聖羅馬帝國,當時在公元800多年的時候,承認神聖羅馬皇帝為最高權威,等於說不尊羅馬教廷,他們那裡才是最高的,所以他當時這個歷史你就可以看到啊,等一說這個後來歐洲的很多都得要,就在那個段時間神聖羅馬皇帝他任命的這個王才是王,這個歷史的,有這個過程,這就是一種繼承。所以就這個杜卡,他不僅僅代表的是一種宗教的羅馬教廷的,真正繼承了至少繼承了一部分正統的,也代表了現任羅馬教廷在捷克的這個官方的這種繼承,還代表了哈維爾當時捷克反獨裁、反專制脅迫、反壓制的這種精神,是不是啊?所以這幾方的力量一起都代表了。這次中共,估計因為這個信號太強烈了啊,我相信這個一定會在捷克引起巨大的反響。這個墨博士。

墨博士(01:00:22)

是的,我覺得這個紅衣大主教他的影響力其實應該是超過總統的,就是按我們的理解,西方國家的總統要么是很親民,要么是對那個上層的這個勢力所看重,總會佔據一方面,但是主教他是從最底層到上層,他全部是可以覆蓋的,也就說他的朋友和他的追隨者是全面的。也就是說捷克這個國家裡面有很多人可能不聽總統的話,有些人不聽政府的,但是很多人是聽這個大主教的意見,也就是大主教至少表明了捷克有相當一部分人的觀點和勢力,包括他在政府和軍界的朋友和這些追隨者的勢力,也就是說他能站出來說,說明這些勢力給他的情報和支持是足夠的。那麼還有一點就是說,這個捷克的紅衣大主教,他同樣在整個歐洲的教區仍然是有話語權和威信的。那麼就是說整個北約地區西方社會對他的這個聲音的出來,實際上很多人應該是有所準備的;而且中共在這方面,包括在捷克一定有更深層次的藍金黃,一定要把這個聲音壓下去,特別是這個主教說的是生物病毒武器,這個問題是基本上西方社會官方和高層第1個出來說的這個聲音,中共這個上面基本上是被打開了一個缺口。那麼有第1個聲音出來,隨後是不是會有更多的聲音出來,只要西方國家這個聲音開始出現在官方的話,後面就很難壓制了。這也是中國為什麼很著急的一點,因為對他們來說藍金黃總是有限度的,特別是到了主教這一層就是藍金黃的話,這麼多年也沒有搞定,那麼現在有信仰的一個主教站出來了,那麼很多這些大主教是不是很快就出來,那西方的很多民意和官方的勢力,是不是都可以站出來了。好的路德。

路德(01:02:45)

好,我們大家看啊,這個紅衣主教他的推特賬號也被封了。就是說我們再談一點,這個北約啊,我們昨天說北約任何一個國家只要正式說這個東西就是生物武器,咱們的博士軍團和閆博士一定要開始做什麼呢,就是要把這個概念一定要強化細化,就超限生物武器的概念。因為生物武器,西方的定義和現在這個不一樣,生物武器是在戰時啊,現在中共搞的這個是叫做和平時期他搞出來的,所以要把這個概念性的東西,這個戰爭5. 0的概念一定要傳播出去。因為人的這個概念性的東西,他西方他們對中共的很多東西,因為文字上的這種差異,傳到他們那裡很少,他因為信息孤島,知道吧?是不是?所以很多軍方他們對這個事情判斷他模棱兩可,在他們的概念裡頭,就相當於什麼呢,比如咱們吃飯,他們就永遠用刀叉,你說用筷子可以吃飯的,如果沒見過之前他絕對不想人還可以用筷子吃飯,就這樣一個概念。明白不?你告訴他這個筷子也可以吃飯的,就像文貴先生這兩天說那個白虎電影,我昨天看了這個影評啊,這裡頭的這個概念,印度的概念和咱們中國人的又不一樣,我看完以後才發現,咱們真的是有不一樣的概念,完全可以說孤島。原來在印度這個低種姓的人,在現代社會去給別人做服務做service,原來地位都這麼低,如果出賣了他們家十幾口人,全部被殺了,是合法的被殺,這在印度是合法合規合道德的,道義上不會有問題的,在於咱們就不可想像,這就是概念上的一個巨大的差異,他們沒這概念,他們總覺得因為他們繼承的是一種騎士精神,他們繼承的是說白了有本事拉著乾一架;在中共國是孫子兵法,說白了一直玩的都這玩意,就是怎麼搞偷襲,就是毛澤東就把孫子兵法上升到,敵疲我打,就是你睡覺叫我騷擾你,然後敵退我追就玩這玩意,敵進我退,他的16字遊戲方針,其實這就是他現在病毒的超限生物站,就是毛澤東的這個游擊戰一貫的一個延續,就是悄悄的人海戰術加游擊戰,然後再加希特勒的閃電戰,為什麼叫閃電戰?就讓你無法戰爭動員。希特勒閃電戰的一個最核心的就是迅速的,讓你建立不起防線陣地,然後快速穿插,然後讓你來不及建陣地以後,然後你無法防守,然後你無法做戰爭動員。一戰的時候你只要戰爭動員都做起來了,說白了用人堆都要給你賭住,反正有人,但這個二戰他這個閃電戰的理論就是這樣,你無法做戰爭動員,來不及戰爭動員的時候,你這個國家就結束了,波蘭都這樣,捷克都這樣啊。但是他都是不宣而戰,所以這個日本也是想用這個閃電戰啊來偷襲,就是不宣而戰來打個措手不及,讓你馬上迅速佔領重要的戰略要地;中共也是這樣玩法,不宣而戰,什麼這個人海戰術用人的方式,把 人不當命,然後再用什麼毛澤東的游擊戰術啊,說白了就是攪渾水嘛。游擊戰是典型的。就是這所有的東西放在一起,他們真沒這個概念,沒這個意識,再加上中共之前的是孫子兵法啊,這所有東西中國的一起結合起來,咱們中國人得告訴他這個概念,超限生物武器,他們才會明白。知道吧?

所以這個軍方說啊這個東西,他們為什麼說不敢說,或者是不想說,這裡頭他們因為他在這個教科書裡頭這個定義的,要么害怕說,要么不說,就教科書裡定義生物武器的時候,他的定義和這個有些區別,所以他們有的時候都不敢去。就閆博士我們在去年9月份就跟大家說了,見了白宮第一的這個人,他就說不是生物武器,後來我明白了,原來他們在定義上根本不同,它的定義的生物就是用導彈的方式給你發過去,並且根本不需要什麼動物傳代,不需要隱瞞,就直接的,明白吧,為什麼呢?他是戰時能用;而這個東西它不是戰時的,所以他們沒這個概念,他因為沒有想到一個可以不在戰時的時候給你來這麼一下。他們沒這概念,就跟那個二戰一樣,不宣而戰,他真沒這概念。安紅。

安紅(01:08:51)

這補充兩點,一個是我想到了,這個如果是紅衣大主教知道了,那世界上所有的紅衣大主教,或者說可以拓展到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領袖就都有可能已經知道了。

第二,紅衣大主教能說出所有的軍事都知道的話,那也就是說世界上所有國家的軍事方面都知道。那好軍事人員都知道了,那他們的政府、首領、首腦、他們的領導人和他們這個頂尖的政客呢,是不是也都知道了?那麼把它們分成兩類,一個是不想說,一個是不敢說。紅衣主教敢說,所以我相信,我也堅信,可能這個大家都站出來敢說,想說的人越來越多,或者國家和地區。

第二條呢再給這個補充一下,就是這個16字方針沒記錯,叫’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真正這個方針還不是毛的,是毛剽竊了別人,如果沒記錯的話呢,他不是戰士是很好的軍事官,他是姓張在當地應該是江西人,他的有一個姻親有一個支脈,他親自寫的一篇文章,講述一下這個是他的這個叔公寫的,那最後被毛拿過去改了幾個字就變成毛的了。我們也可以看到的,就是整個中共的運作都是暗箱的,都是私下的,都是不光明正大的。而真正像紅衣大主教杜卡這樣的敢於直言不諱的,擲地有聲的直接喊出來,真的是英雄一個。

那麼我這個時候可以稍微總結一下,全世界都知道了,只分成兩類人,一個是不想說的人,一個是不敢說的人,當然呢,我們也就是像紅衣主教杜卡這樣敢說敢做,還有我們的閆博士還有爆料革命,那這三類人最終會如何運轉,如何變化我們可以拭目以待。謝謝路德。

路德(01:10:49)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1:10:51)

我覺得為什麼現在這個歐美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他們對這個戰爭的概念還是跟中共不在一個層次上面,特別是中共現在把這個戰爭5.0提出來以後,遠遠超過就是說國外對戰爭的這個底線的認識就是我們有時候看西方的電影,包括二戰時期,任何國家西方的戰爭,他總是也有它的叫做規則和底線,比如說對俘虜不可以殺害,對投降的人不可以殺害,不可以對平民使用過度的武力,不可以對什麼種族進行滅絕這些事情。但是中共就是利用了這一點,利用了底線就是對底線的規矩的突破,就是他專門對弱點弱者平民下手,甚至用自己的人做人肉炸彈去換,讓整個西方的戰爭體系和戰爭防禦徹底的崩潰了,包括現在。即使我認為現在西方開始跟中國打,仍然會在剛開始出現一個被動的局面,就是因為他們完全沒有進入中共的這個戰爭理念和概念,他們還是按自己的戰略,就像有時候看到二戰的時候,在聖誕節的時候他們會坐下來一起什麼抽根煙喝個東西慶祝聖誕,像中共一定再這個時候會偷襲投毒。那麼看到中共這無底線能不能宣傳出去,讓西方認識到,特別是這紅衣大主教不單說生物武器,而是中共的超限生物武器,這個時候滅共大事可能就成功了。好的路德。

路徳(01:12:48)

是啊這個所以這個真相永遠擋不住,真相這個未來一定會被驗證的。這個杜卡他所說不僅僅啊,剛才我再說也不僅僅代表現在的羅馬教廷,也代表之前他繼承了這個神聖羅馬帝國的這一支血脈這一權杖啊,更代表布拉格之春之後的捷克人在歷次這種面對強大的邪惡,它都是中心點,你看沒有啊,都要大家都要把它給吃了。因為它是工業極其發達,因為這就跟這個這個國家的這個老百姓的這個技工水平啊,就是學業就是教育水平啊,包括他們,說白了就是這個,這個素質有關係,是不是?有些地方你怎麼搞,你也搞不起來,你怎麼變?不能變成一個技術強國,一個工業強國,他們在最弱最弱,所以再怎麼獨裁,他都可以變成世界七大工業國之一,就這樣的一個地方,是吧,他就依然站出來,又站在這個歷史的這個重要的前沿來說出這一番話,病毒就是中共的生物武器。後面大家就知道這個後面就意味著,然後就是我們之前一直說信號啊,這就是重要的信號,後面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到一定時候啊。因為他這個站出來,因為他的巨大影響了,他不敢隨便亂說話。關鍵他還是在講道的時候說的,並且你這個講道還在CNN並且播出去了,是不是?把它錄下來,放在捷克的視頻裡頭播出去了,因為他講到估計是肯定是至少幾萬幾十萬上百萬來聽的啊,一般在美國歐美都這樣,他這個很多這種大主教講道的時候,一般都是電視直播啊,這個收音機也直播,然後底下很多人,他在這個時候講,安紅,對,就等於說他故意選這個時候在講,你知道吧?他比如說他自己也有自己的教堂,在為什麼不在自己的小教堂裡都講,估計他之前都講了很多遍了啊,而這次是專門一個大場合專門來講。你要知道這點啊,那他這個講要不要跟總統商量?因為這個要影響外交政策,影響你捷克或者這個斯克達,和你兩邊雙邊關係的,因為他這個影響力不一樣,所以他說的每句話,總統要不要認可要不要商量?要不要接下來敢不敢去面對中共對捷克的各種制裁或者?是不是?並且還說軍方,對不對啊?這裡頭,所以他能敢講出來這就在這樣重要的佈道場合,並且把它錄下來了,全部傳播出去了,整個捷克社會都炸了鍋了。大家想想,捷克它不僅僅說斯拉 夫語,他還說德語,德語區,斯拉夫語區,你像這就像那個瑞士一樣,瑞士一個人生下來他一般都至少能會講5種語言啊,從小要學5種語言,可能小學說法語。那個之前那個咱們大使館那個叫凱琳,她就會說7種語言,意大利語,我就問她法語、德語、什麼瑞士語,然後英語的不用說了吧,反正很多種語言;我說你怎麼這麼厲害?她說:我小時幼兒園啊,整個幼兒園的時候是說什麼意大利語,然後小學的時候把我送到什麼一個法語的,中學的時候又送了一個什麼瑞士語的,然後大學的時候又什麼,反正大概就是,她一生中接觸很多種語言。

所以在捷克那種地方,基本上等於一說完,整個歐洲都知道了,因為語言他很快就翻譯出各種各樣的語言,馬上整個歐洲都知道了。不像咱中國中文說完以後還要再想辦法翻譯成英文,再翻譯成西班牙語,別人的嘴巴一傳就傳出去了,整個歐洲都已經知道了。好安紅最後總結分享一下。

安紅(01:17:39)

今天很振奮我們能夠看到這個捷克的紅衣大主教杜卡先生,直接發表了這個非常擲地有聲的宣言,說這個就是一個生化武器,而且呢全世界所有的軍方都知道。那我們節目裡徹底剖析了一下到底會引起什麼樣的軒然大波,為什麼中共一下子驚慌失措立即讓他們收聲,把這個改正錯誤,其實就是紮到了中國的7寸。那麼有這麼一個旗幟鮮明的季節,我相信我們也相信,整個這個爆料革命推動的包括閆博士站出來挺身而出揭示真相,早晚有一天會在這個新版的戰爭5.0的這個理論體系下,讓全世界各國都夠理解明白同時傳播真相。那麼中共倒台的那天真的越來越近了。謝謝路德。

路德(01:18:28)

好謝謝安紅,謝謝墨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雖然今天咱們只說一個話題,但這話題很深入啊,因為大家一定要意識到,一般我們說一個話題的時候,其實這個事情就很大啊。

好謝謝墨博士謝謝安紅,謝謝這諸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