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醫療保障基金入“監管” 以法搶錢現原形

作者:美國紐約香草山農場 鷹(文言)

澎湃網2月20日報道,中共司法部網站發布《醫療保障基金使用監督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此條例自2021年5月1日起執行。

鑒于基金使用率低下、騙保屢發、體制陳舊,2020年7月10日,中共國務院發布《關于推進醫療保障基金監管制度體系改革的指導意見》,稱將在2025年基本建成將醫保和政務信息系統整合,實現結算數據全網上線,利用視頻監控、生物特征識別促進基金監管,智能監控;建立綜合監管制度,醫療保障、衛生健康、藥品監管、審計機關、公安部門等按法律法規和職責對違規個人或單位實行從嚴處理。

既然涵蓋個人身份信息、行程等數據的“健康碼”一年時間就從無到有,再到國內通用,那麽原有的醫療信息整合以及大數據監管又爲何需要耗時4年,此時爲何不再提飛一般的“中國速度”?再者既然要搞視頻、指紋、面貌等生物特征的鑒別(從小區門禁刷臉對應了普適性),又爲何還要加強政府各機構的權力,變相增加部門機構的管理權限和彈性操作空間?依法治國都被拖延到了2035年,2025年實現法治保障下醫保基金監管更是妄言。

《條例》涵蓋職工大額醫療費用補助、公務員醫療補助、基本醫療保險(含生育保險)基金、醫療救助基金等醫療保障基金;針對監管提到行政監管配合新聞媒體監督,但事實上罕有騙保事件被通報,反而“不符合報銷條件”等報道層出不窮,底層民衆關切的醫療報銷常被各種機構以文字遊戲、不合標准所拒,而騙保卻屢屢發生在本應履行監督職能的醫療、衛生、藥品等部門個別領導身上。裁判員變成運動員不管、吹黑哨不管,現在《條例》反倒加大了裁判員的權力,監管變成見慣,何其荒謬。

再看《指導意見》中提及的從嚴處罰,結果到了《條例》中卻變成了罰酒三杯:對醫療保障機構、定點醫藥機構違法或騙保的,概述爲“改正、退回、罰款”三部曲,首先裁判員本身參與造假這一問題難發現,其次罰款又是根據“視情節嚴重程度”這一彈性處罰,怎能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再者“機構違法或違規的,給予負責人處分”,如果處分有用的話還要法律幹什麽?就連入獄幾年的貪官都被重新啓用,更何況不痛不癢的處分?所以中共的監管,實際是镴槍頭,中看不中用,與其說提高法律法規對騙保等行爲的約束力,不如說是助長了各政府機構以法律名義瓜分醫療行業的歪風邪氣。

新聞來源:
懲處騙保作了哪些規定?兩部門就《條例》答記者問

責任編輯:加拿大溫哥華圓成農場 比卡丘
校對: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錦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