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封殺”螞蟻金服”的首次公開募股,顯示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白熱化

翻譯者報道:牛小妹
責編:白夜
圖片:AFP

中共國政治家族權力脈絡錯綜覆雜,借由層層隱晦不明的投資工具躲藏在商業的外衣下,這樣隱藏的政治實力對於習近平的獨裁體制構成了潛在的威脅。在徹查”螞蟻金服”首次公開募股可能的受益人之後,中共國封殺了馬雲的”螞蟻金服”的首次公開募股。馬雲對習政權金融體系愈來愈強大的威脅,以及他公開直言不諱地批評中共國金融體制都讓習對”螞蟻金服”及其背後的力量如坐針氈。

馬雲的发跡史

今年56歲的馬雲於1999年在自己所在的浙江省省會杭州的公寓里創辦了阿里巴巴,杭州一直是經濟活躍的地區。一年後軟銀首席執行官孫正義(Masayoshi Son)與馬雲舉行短暫會晤後,決定投資2000萬美元給阿里巴巴。天生冒險家的孫正義在2019年的一次公開演講中回憶道:“我們臭氣相投,我們是屬於同一種人。”從2002年到2007年之間在浙江掌權的習近平,曾鼓勵阿里巴巴等私人企業的擴張,因此,浙江企業家精神的價值在那個時期似乎還沒有被中共政權完全吞噬。

馬雲的"螞蟻金服"成為習近平的眼中釘、肉中刺

去年年底中共國領導人習近平取消”螞蟻集團”的首次公開募股,其動機昭然若揭,他擔心”螞蟻金服”會給中共國的金融體系增加更多的風險,最重要的還是習對”螞蟻金服”的創始人馬雲感到憤怒,因為馬雲公開批評習加強了對金融制度監管控制。在2020年10月24日的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馬雲嚴厲地批評中共金融監管機構的規則,他認為這些規則是不必要的,並且阻礙了金融的技術創新。他的談話激怒中共國的高級財務官員,其中有些人參與了此次金融峰會的演講。就在馬雲在上海會場发表批評性講話同一天,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生在北京論壇上暗示了對螞蟻金服所有者性質的擔憂。潘功生在著名的北京大學主辦的論壇上的講話記錄說:“一些非金融公司已經盲目地進入了金融業。”他補充說:“他們的股權結構和組織結構很覆雜,甚至還存在著交叉持股,虛假注資和大量資本提取之類的嚴重問題。”接近中央銀行的人士說,潘先生的言論是直接針對”螞蟻金服”。中央銀行一位官員說:“股權結構是我們需要監管像螞蟻金服這樣的公司的原因之一。”

根據知情人士說,由於馬雲對於國家金融監管權的公開抨擊,及在馬雲演講之前早就開始進行對螞蟻金服所有權結構的調查,結果導致習近平下定決心阻止螞蟻金服首次公開募股並迫使該公司縮減借貸規模的基礎。

“螞蟻金服”的潛在市值超過3000億美元

據調查的中共國官員和政府顧問了解,在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金服”計劃公開上市的幾周之前,此前未曾公開報導的中共中央政府調查发現,”螞蟻金服”的首次公開募股招股說明書隱藏了公司所有權人的覆雜性,透過種種不透明的投資工具擁有該公司股份的持有者背後,隱藏著錯綜覆雜盤根錯結的中共國權力結構,其中一些與江、曾、孟上海政治家族勢力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這對習近平及其內部權力核心構成了潛在性的巨大威脅。預計包括馬雲及”螞蟻金服”的最高管理者,都可望從”螞蟻金服”上市的股票獲利十億美元,而該公司的市值預估將超過3,000億美元。”螞蟻金服”的首次公開募股計劃表明,習近平的政治對手長期以來一直在積累大量財富,而這是他不願接受的。

馬雲背後的勢力雄厚,就是中共國的沼澤地

馬雲與受過哈佛教育、被稱為中共領導人後代的“太子幫”的江志成的關系可以追溯到當年馬雲創立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的時候。2012年,年輕的江志成幫助馬雲談判,成功收購了雅虎在阿里巴巴一半股權,其中交易所需要的71億美元的一部分是由江澤民的博裕資本、中共國投資公司以及中共國國家開发銀行和中共國中信集團的私募股權部門組成的投資者財團提供的。兩年後,阿里巴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時,該財團獲得的阿里巴巴近5%的股份的價值飆升。阿里巴巴的財富讓馬雲成為中國最富有的人之一,並且最終催生了”螞蟻金服”。

與江派勢力相關的另一個利益擁有者是所謂的“上海幫”,該利益團體由賈慶林的女婿領導,賈慶林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原政治局常委。

知情人士說,其他可疑的江派支持者還包括一家房地產開发商,該公司早在幾年前就從點對點貸款計劃中受益,這個計劃導致數十名投資者破產失去了一生積蓄。

習近平腥風血雨的權力鬥爭

習近平掌權八年以來,一路血雨腥風剷除異己,如今他的執政態勢足可比擬當年的毛澤東。

習近平對中共國私營企業发起了一場政治運動,用政治力量全面控制中國的私人商業技術領域,以防止未來像”螞蟻金服”這樣的大公司利用其規模和他們的大量消費者數據從事市場壟斷行為。

這些動作表示習近平在與高科技企業家打交道多年之後,更進一步的要求這些高科技企業家與習的政治立場一致。

習在執政期間表面上提倡包括打擊房地產投機活動和其他高風險的金融活動等一系列反腐敗運動,實際上是利用反貪污運動打擊政治對手的勢力,增強自己獨裁的掌控權。

“螞蟻金服”黑影幢幢

螞蟻金服发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說,螞蟻金服股權結構的詳細信息已在該集團的招股說明書和其公共業務注冊記錄中完全披露。

調查发現有些”螞蟻金服”的股東將網際網路金融、金融科技領域玩弄於股掌之間,房地產開发商王小星就是其中之一。監管機構表示,她從對等借貸公司籌集資金,讓一些夫妻投資者的終身儲蓄全部用於高風險融資計劃。

幾年過去之後,當這些貸款計劃破產時,王小星透過管道找到通過中國國際金融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rp.)或中國領先的投資銀行中金公司(CICC)設立的私募股權基金投資螞蟻的方式。

馬雲的一些老朋友也通過各種投資工具獲得了螞蟻金服的股份。其中包括中共國一些最富有的人,例如房地產大亨盧志強、在線遊戲公司Giant Interactive的董事長史玉柱以及覆星國際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郭廣昌。
包括郭的覆星,以及其他幾家蓬勃发展的私人公司,都用關系向銀行借了大筆貸款以資助海外購買熱潮,幾年前因為承擔過多債務而陷入危機。監管機構发起了一系列調查,這些調查削弱了公司的借貸能力,此舉震撼了當時中共國的企業菁英們。

“螞蟻金服”將風險轉嫁給中共國及大眾

在調查之前,中共中央銀行的監管機構十分擔憂”螞蟻金服”的商業模式,該公司擁有一個超過10億人使用的Alipay的移動支付APP,它為螞蟻金服提供了所有消費者的消費習慣、借貸行為以及帳單和貸款支付歷史的大量數據,這些數據讓該公司有實力建立了一家金融服務業巨頭。“螞蟻金服”向中共國近五億人提供貸款,並經營著中共國最大的貨幣市場基金,出售許多其他金融產品。然而,”螞蟻金服”卻不須要提供大部分資金,反而是讓中共國有銀行提供大部分資金,並且讓中共國有銀行承擔大部分的風險。”螞蟻金服”不用遵循商業銀行必須遵守的嚴格規定和資本要求,卻輕易地從交易中獲利。一位知情的調查人員說:“一方面,螞蟻金服偷偷積累了一大堆有大量財富的人,另一方面,卻將大量風險轉嫁到中共國本身。”

馬雲在”螞蟻金服”的股份是通過兩個名為杭州君漢和杭州君澳的投資工具進行的。馬雲擁有阿里巴巴近5%的股份,而阿里巴巴又持有螞蟻金服32.7%的股份。

知情人士說,隨著監管機構深入研究招股說明書的細節,一些螞蟻金服的投資者及其股權的結構引起了中共當局的警覺。

“螞蟻金服” 與中共國沼澤地上海江家政商關系盤根錯節

2016年,博裕資本的股權利用層層空殼公司迂回地進入螞蟻金服,總部設在香港的博裕資本成為早期螞蟻金服投資人之一,支付服務的所有權是螞蟻金服業務的核心部分。當中共國法規限制“離岸”或在大陸以外地區的支付服務的所有權時,對博裕資本而言成為一個棘手的問題。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商業記錄,博裕資本首先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子公司,該子公司轉投資了一家上海的投資公司。然後,該公司又轉投資了一家名為北京京冠投資中心的私募股權公司,後者再收購”螞蟻金服”的股票。

北京京冠是2016年向”螞蟻金服”提供總投資291億元人民幣(約合45億美元)的16個投資者之一,2018年北京京冠加入了另一筆向螞蟻金服投資的218億元人民幣的基金。根據”螞蟻金服”的首次公開募股文件,北京京冠擁有螞蟻金服近1%的股份,使得北京京冠躋身”螞蟻金服”前十大股東之列。招股說明書中並沒有提到博裕與北京京冠之間的關系。

北京兆德投資集團是隱藏在層層投資工具背後的另一位利益相關者,該集團是由與中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有密切聯系的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控制。

在中共國的商界和政治精英中,李伯潭最有名的是他於2009年幫助建立了茅台俱樂部,這是一家位於北京故宮附近歷史悠久的民居中的私人俱樂部,一直都是太子幫與其同黨鬼混的地方。

習近平是掃除江家勢力的幕後推手

盡管習近平仍在幕後,然而他實際上就是掃除江(澤民)派勢力的推手。其中之一就是博裕資本,博裕資本是一家私募股權公司,由前中國領導人江澤民的孫子江志誠創辦,江澤民的許多盟友也在習近平此次借由反腐敗運動中鬥垮博裕資本被清除幹凈。

習近平自2012年底執政以來利用”以貪反貪”的手段,借機削弱政治對手的影響力。習認為像李伯潭創立的茅台俱樂部對共產黨而言是一個毒瘤,這些高官的貪腐足以使得中共國的老百姓嘲諷共產黨的表里不一並嗤之以鼻。習借由整肅黨內的腐敗、高官的豪華宴會和淫亂荒誕的行為,來達到清除異己的目的。據知情人士透露,習在任職之初與高級官員會晤時曾說,”你們的下場要麽進監獄吃牢飯,要麽死在監獄里。”

知情人士說,習近平反對將利潤豐厚的金融股份集中到著名的中國太子黨。對習而言,這樣的做法只會加深貧富差距並與他執政時哄騙民眾「消滅貧窮,讓民眾邁向小康!」的口號相悖。

馬雲對中共掌權者而言就是毫無意義的工具人

為了減緩”螞蟻金服”擴展導致日益沈重的監管壓力,馬雲提供”螞蟻金服”的股份給一些國營機構討好它們,例如中共國家養老基金、中共國最大的主權財富基金及其最大的保險公司中共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

知情人士說,”螞蟻金服”的所有投資方都熱烈期待身為董事會成員的馬雲這樣的“戰略投資”可以讓他們從首次公開募股中獲利,而這樣的做法也有助於”螞蟻金服”2020年夏天申請的股票上市順利通過各級證券監管機構,果不其然該申請在一個月之內就獲得批準。

曾在2000年代初期幫助軟銀管理在亞洲的投資的投資家加里•里切爾(Gary Rieschel)分析說:“馬雲的政治正確性很高。然而,如果他沒有讓那些高官都變得很富有,那馬雲對他們而言就只是個工具人而已!”

中共政權下私人企業家的樣板人生

多年以來,馬雲在政治上汲汲營營,讓他已然成為“紅色資本家”中最傑出的人物之一(與統治者有密切關聯的商業大亨),這就是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樣板人物。

中共的私人企業家以為與中共紅色政權掛勾就能保證茍且偷生,事實證明在中共政權的眼中,私人企業家永遠是中共"過河拆橋"的那座橋。

舉例來說,在1949年中共接管大陸之後,共產黨求助於富有的實業家榮毅仁,希望讓這個飽受戰亂的國家重新站起來。中共明白,適度地給商界大亨一些甜頭與支持對中共本身是有利的做法,榮毅仁曾因此得到中共的讚賞和重用。他於1957年出任上海市副市長,之後又擔任了紡織工業部副部長。文革爆发初期,榮毅仁一家卻受到極大沖擊,榮毅仁的右手食指被鐵柱打斷,妻子楊鑒清更是昏死過多次,連他們因患大腦炎而精神障礙的四女兒智遠也未能倖免。

另一個例子是聯想集團的柳傳志,中共國在1980年代初開始重整計劃經濟後不久,柳傳志就在中共國政府的貸款下創立了現在的聯想集團,聯想集團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個人電腦制造商,柳傳志曾任聯想控股有限公司總裁、聯想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2019年12月,柳傳志卻被中共強迫退休。

中共的私人企業進入”國有化”

多年來,馬雲企業帶給中共國經濟的創新力量與中共領導人想要將中共國轉變成科技強國的目標同步。最近十年來,阿里巴巴還涉足了人工智能和雲計算領域,這被認為是中共國未來的重中之重。

雖然中共官員們有些小埋怨,然而2014年馬雲卻將阿里巴巴的股票在紐約发行,中共政府仍然以放寬中國貨幣和增加股票投資的舉動證明中共國政府的官方支持。

然而隨著中共國經濟的一蹶不振導致債務融資的增加與中共國股市的崩盤,2015年中共國的政策已轉向將私人企業國家化,企圖將魔手伸進私人企業家的口袋里。

“螞蟻金服”無力可回天

據知情人士透露,馬雲曾計劃在上海以新科技為導向的STAR股市及香港恒生股市上市,以取悅中共高層領導。上海 STAR市場是應習近平的要求所開发,其目的是要創建與納斯達克媲美的科技公司為主的中共國股市。

可惜這一舉動並沒有減輕官員對馬雲這個億萬富翁關於螞蟻金服的擔憂。

“螞蟻金服”現在主要是將作為一家金融公司進行重組,但要遵循對銀行更為嚴格的資本要求。這項規定意味著”螞蟻金服”可能不得不籌集資金以增強其資本基礎,從而為大型國有銀行或其他類型的政府控制實體購買股份打開大門,並且可能進一步稀釋現有股東的股份。

此舉預計也會讓”螞蟻金服”的主要股東,高級管理人員和董事受到金融監管機構的審查,金融監管機構審查的重點會是追查其資格和資金來源。
接近調查的官員表示,”螞蟻金服”的重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完成,至於該公司能否重啟首次公開募股,目前並在中共國政府高層議程的範圍之內。

點評:

習近平最近對中共私人企業的打壓及阻止”螞蟻金服”上市,在在顯露出
中共對於私有企業的真正嘴臉:”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對於阻止”螞蟻金服”的首次公開募股,就是習近平對馬雲及其背後中共國沼澤地勢力的鬥爭,顯現出中共權力鬥爭的白熱化。

然而無論如何,最後清理戰場的一定是”新中國聯邦”。”以錢滅共”不是一個口號,而是現在進行式。

文章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