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需要與澳大利亞聯手打擊臉書的勒索

新聞來源: 多倫多之星《TORONTO STAR》
撰稿人: 約翰·赫茲(John Hinds)
發布時間:2021年2月19日
簡評/翻譯:阿娜 校對/發稿人: Ting Guo
圖片來源:Toronto start

簡評:

據路透社報道臉書(Facebook)此前在澳大利亞,由於與政府就壹項要求其分享新聞收益的法律而發生的爭端升級而出人意料地升級,阻止了澳大利亞的新聞報道。在澳大利亞全國性的病毒疫苗接種計劃啟動前三天,臉書抹去了澳大利亞各州政府和慈善機構以及國內外新聞機構的信息。

這些大的科技公司和媒體平臺對於自由、民主和真相聲音的打壓,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從追求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角度來說,臉書、推特已經公然地在站在了言論、新聞自由的對立面。那麽這時候,它扮演的就是壹個斂財的工具,自然就需要有相關法律來規範和管束它的行為。這次澳大利亞出手了,同時也希望更多國家來同時出臺政策管理這些打壓自由、只為賺錢的媒體和科技公司,否則西方的言論和新聞自由將漸漸失去。

原文翻譯如下:

臉書本周展現出了自己的真實面目,加拿大人應該引起註意。

澳大利亞政府在該國議會的所有各方的支持下,正在立法制止臉書和谷歌濫用壟斷行為,並要求他們向該國的新聞媒體提供適當的賠償,網絡巨頭分發其內容而無需任何賠償並從中獲益。

事實是,這種令人不安的情況是全世界民主制國家中的普遍現象,這兩個互聯網巨頭利用他們的市場控制來搶占最大的在線廣告收入份額(在加拿大,谷歌和臉書占據了互聯網廣告收入的80%收入)。

真實新聞要花費金錢才能報道。但是,壟斷者利用自己在互聯網上的束縛,擠出了收入流來為該報告提供資金。結果是,全球各國發生了前所未有的新聞危機。例如在美國,這種做法使該國超過四分之壹的報紙停業。

澳大利亞是首批支持其媒體並反擊網絡壟斷的國家之壹。他們制定了新規定,以迫使谷歌和臉書與該國的新聞提供商共享在線廣告收入,並要求他們為新聞報道提供賠償。

但是通過遵守規則,這兩個參與者並沒有成為人類歷史上最大,最強大的兩家公司。因此,他們在澳大利亞已經反擊。首先,谷歌威脅要從該國撤出服務。但是澳大利亞人根本沒有理會。本周,臉書宣布正在與澳大利亞新聞提供商進行談判。

現在是臉書在試圖威脅澳大利亞人。他們在本周宣布,與其接受新規則並公平競爭,他們將“停止在澳大利亞的新聞內容的服務。”是的,妳沒有看錯; 臉書顯然很樂意傳播假新聞和兜售庸俗的關於對中共病毒的補救措施,同時也拒絕澳大利亞人獲取真實新聞。

澳大利亞政府的反應是迅速而堅定的。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裏森(Scott Morrison)表示:“這些舉動只會證實,越來越多的國家對大型科技公司的行為表示擔憂,他們認為大型公司比政府更大,而這些規定也不適用於它們。” “我們不會被試圖向國會施加壓力的科技巨頭所嚇倒。”

占加拿大新聞媒體讀者總數90%以上的日報,地區,社區和民族文化新聞出版物的出版商聚集在壹起,敦促加拿大議會采用澳大利亞模式。這是我們委托撰寫的報告的主要建議:平衡數字競技場。

加拿大文物部長史蒂芬·吉爾伯特(Steven Guilbeault)承諾采取行動,並譴責臉書在澳大利亞和其他地方的霸淩策略。下議院的每個政黨都支持采取強有力的行動,包括自由黨,保守黨,魁北克集團,新民主黨和綠黨。因此,該表格是在加拿大設置的,旨在采取有力,有效的措施來制止谷歌/ 臉書濫用職權並維護當地新聞。

但是,澳大利亞的這些最新事件表明,我們需要加快這壹過程。首先,網絡巨頭肯定在這裏準備了同樣的劇本,其中包含惡性威脅和格鬥戰術。給他們更多的主導時間有什麽意義? 第二,與這些權力勢力作鬥爭的最好方法是讓民主國家站在壹起。實際上,谷歌和臉書壹直指望分而治之。他們利用其全球規模和影響力來打敗和威嚇各國政府。現在是時候使用我們自己的全球聯系和聯盟進行反擊了。現在與澳大利亞結盟是壹個很好的起點。

(免責聲明:本文的簡評只代表譯者觀點,跟GNEWS平臺無關。)

新聞來源鏈接:Canada needs to join forces with Australia to fight Facebook’s blackmai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