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時評2021.2.19早間(路安墨談):科頓參議員發布“擊敗中共國:有針對性的脫鉤和經濟長期戰”的報告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葉落知秋(文秋)、hone_modaosi(文強)、Amber仰望星空、愛麗絲ALICE、蓉兒(文蓉)、四十而立、通天大道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2/19/2021路德時評(路安談):科頓參議員發布“擊敗中共國:有針對性的脫鉤和經濟長期戰”的報告內容都有哪些? 科頓參議員能夠推動成功嗎?中共緊張立馬開始運作華盛頓關係。

摘要

1·共和黨參議員科頓發布長達84頁《打擊中共國》報告中呼籲:反擊中共打敗中共,對中共針對性的脫鈞和經濟的長期戰爭;核心目標:一脫鉤二減輕脫鉤影響三重組聯邦政府更好應對中共。

2·同時參議員科頓又連發4推疾呼:中共撒謊偷盜並扼殺通往顛峰的道路,美國需要製定計劃來擊敗這個的新’邪惡帝國’;在關鍵時刻製止拜登親共政策喚醒美國政界,切斷助長中共崛起。

3·美國必須重新定位建立新的架構體系重組政府,全面推進打脫鉤戰,徹底擺脫中共潛在力量和深度操控;扭轉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地位。

4·科頓報告直接詳盡步驟清晰明了看到問題的癥結所在,但在基礎理論新概念上還沒有佔據正義的至高點;還是作為和平時代這個層面來估價政策經濟金融範疇,而中共已進入到戰時狀態。

5·定義中共超限生物戰建立5·0版戰爭理論體系已勢在必行,決定著美國與整個世界乃至地球的存亡;期待閆麗夢博士的報告拯救人類!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1)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談,今天是2021年2月19日美國東部時間早上8:30。我們來看,這個今天啊,這個昨天出來的最重磅的無非就是湯姆科頓參議員,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發布了一份反擊中共啊,這個反擊中共打敗中共國,有針對性的脫鉤和經濟長期戰爭的這樣的一份報告。然後再一次啊,在川普政府換屆換成這個拜登政府,拜登準備跟親共的這個關鍵時刻,突然發布一份這樣的脫鉤的報告,我們可以看看內容是什麼?很多人說科頓參議員沒什麼影響力,只是他一個人的作用。我們待會來討論一下,是否有沒有影響力,會不會能成為當時蘇聯的一個重要的一個報告;當時我們之前節目說過一個報告,可不可以類比?因為那份報告當時就導致了和蘇聯之間的冷戰;科頓議員的報告意味著什麼,我們重點待會詳細說說。

安紅首先跟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安紅(00:01:44)

路德好、戰友們好!第一條呢來自香港前沿。香港最終呢是這個科興疫苗被允許通關,科興新冠疫苗今天抵達香港,應​​該是在下週五也就是農曆的正月十五就會正式開打。那麼它有個前提條件就是說港府運防局這個局長陳帆接受這個媒體採訪的時候,他這麼說的啊,說何時恢復大陸和香港之間的通關,那一定是香港人在去大陸之前一定要打疫苗。那大陸人在離開大陸之前去香港,也要打疫苗。也就是說這個港陸通關的先決條件是一定要這些人要打疫苗;那這個疫苗到底成功率有多少呢?大家自己去看自己去找。

第2條呢依舊來自香港,這個香港電台改朝換代,這個正式進入了清算時代。這個李柏權接受這個接任廣播處長,這個之前的梁家榮與政府提前解約。這裡面到底暗含了多少?既然中共把他的這個電台或者是媒體視為喉舌機構,那一定不放過任何一個他可以染指和控制的這個地方。那麼這麼看來,那就是政府早前就公開的這個招聘過人士,但是沒能物色到合適人選,那乾脆呢這個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表示說,李柏權呢,是一個資深的政務官,由他出任呢,因為他具備出色的領導能力,如何如何,所以最終呢,這可能是一個不二人選。那我們也可以看到整個這個香港曾經自由民主的這麼一個地方,那如今命令一個或者說任命一個資深的政務官來出任這個廣播處處長,到底結果如何?我們不用想都能知道。

另外兩條呢來自我們澳大利亞,這個澳大利亞很英勇,我們的總統呢,我們的總理不是總統SCOMO就是號召全世界響應,這個正式面對Facebook對這個在某些局部方面不允許發推或者說不允許表達自由見解的這麼一個權利;包括呢,他跟這個印度的總理莫迪也達成了這麼一個協議,就是說一定要向這個Facebook堅守到底,其中談到的很深刻的意思就是說什麼呢?就是說我們不會被這個大科技公司這種欺凌行為嚇倒;然後呢,我們經常問的一些問題,和其他國家領導人保持這種密切的關係,就像當年亞馬遜也曾經威脅過要離開這個澳洲時候,我們能做的。那麼當時的澳洲呢,吸引了其他很多國家一起,打擊在社交媒體平台上發布恐怖主義內容,我們沒有被嚇到一樣,所以呢,澳洲的態度非常堅定。

另外一條呢就是澳洲這個跟最大的他叫是伍德賽德石油公司,可以說跟中共國一個澳洲出口天然氣最大的一個買家就是中共國;那麼現在呢,他也是這個口水戰,談了談就沒談成。那最終還是決定了這個非常明確的表示呢,在這個澳中兩國政府沒有正式恢復邦交關係或者關係改善之前,不是邦交關係啊,關係改善之前,他們不會或者說我們不會優先考慮這些液化天然氣公司的合同。伍德賽德的首席執行官科曼告訴這個澳大利亞人報說,這個根據諮詢公司這個提出的數據,中國是這個液化天然氣的這個聯合最大出口市場,然而這種僵局可能會持續到整個2021年。

好,內容分析到此。謝謝路德。

路德(00:05:16)

謝謝安紅啊,然後我們看昨天科頓參議員發推,然後同時在自己的官網上發布了重要的報告。他發推是這樣說的,中國共產黨撒謊偷盜並扼殺了通往最高峰的道路啊,最頂尖的道路,美國就文明最頂端的啊,美國需要一個計劃來擊敗這個新邪惡帝國,這是我的一些建議,附參議員的報告,打擊中共,擊敗中共。這裡有鏈接,他連發4個推,第2個推是美國應該對於中共國的交易進行境外投資審查,美國人不應該為中國的技術和軍事崛起提供資金;第三我們應該禁止將我們最敏感的技術出口到中共國的任何人,而不僅僅是特定的中共國公司;最後美國必須終止針對中共國公民的為期10年多次入境簽證計劃,該教允許中國間諜和知識產權竊賊隨意進出我們的國家。

然後他這份報告大家在這裡看,總共是長這個80多,84頁,名稱就是有針對性的脫鉤DECOUPLING和經濟的長期戰爭,經濟長期戰爭。這是科頓參議員在自己的網站發布的,這裡面談到啊這個目錄啊內容啊,大家可以看到有很多內容。

這裡面就講到這個在哪些方面呢,首先,這個報告內容是說打擊中共國三個核心目標,一個就是脫鉤,第2個減輕脫鉤的影響,重組聯邦政府以更好的應對中共。他在這裡頭,首先說這個中共這個邪惡帝國,撲食和監視美國人,他把無辜的人關在集中營,他使用奴隸、勞工來為其工廠提供燃料,他剝奪了14億人的基本自由。之前在裡根學院的一次演講中宣布,我們要打敗這個邪惡的帝國,把中共象布爾什維克一樣把他扔到歷史的這個火堆裡灰堆裡頭。科頓讚揚了裡根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打敗蘇聯的歷史性成功;但他警告說,針對中共國的冷戰將比第1次更加複雜;中共國比美國曾經面對過的任何敵人都要富裕,人口也更多,他在經濟上與我們的糾葛也更多。科頓承認美國對中共國的深度依賴並不是一夜之間增長的。相反,美國人積極追求與中共建立戰略夥伴關係,理由是開放市場和開放邊界會讓中共國富裕,然後帶領中國走上自由之路。中共國確實富起來了,但中共不但沒有改革,反而開始利用我們的自由世界以及自由社會之間的新聯繫,中共國,科頓裡面還指出中共國把美國大學學習的中國籍學生當成間諜,北京強迫公司交出專利技術,以換取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中共國還威脅要切斷美國外包給中國生產的必需品,本周中共提對稀土礦產品進出口管制,而這稀土礦產品,對包括武器在內的各種形式的美國技術至關重要。然後最後說到了,中共在疫情上的惡劣瀆職行為,以強調反制中共國的必要性,中共在早期撒謊,掩蓋疫情,等到500萬人離開武漢後才封鎖武漢市;該黨銷毀了早期的病毒樣本,(其實沒有銷毀,它們藏起來根本就不遞交出來啊),讓世界試圖向全世界發出警告的醫生噤聲,向世界衛生組織施壓,讓他們在疫情問題上撒謊,向全世界索要各種防護裝備;當外國提出同樣要求時,又提出敲詐,將醫療設備運回國內。科頓提出了三個反擊步驟:第一,脫鉤。說克頓的戰略建立在脫鉤的理論上,及在經濟和政治方面將美國與中共國分開徹底分開啊,任何擊敗中共國的嚴肅戰略都必須從承諾在關鍵領域使我們的國家脫鉤開始,以便利用我們對中共國的影響力,並儘量減少他對我們的影響力。他解釋說 在拉我們拉開距離的同時,我們也必須重建部分經濟,以盡量降低脫鉤造成的損失啊;科頓鼓勵拜登政府在川普政府制裁中共臭名昭著的行為者,特別是人權侵犯者的政策基礎上,切斷他們與美國金融體系的聯繫;他說我們應該把這場運動擴大到包括整個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中共國公司,或者甚至從竊取的知識產權中獲益,這個信息應該是明確的從美國人那裡偷一次,就永遠回頭看你的肩膀;科頓督促道。他害呼籲國會和總統扭轉克林頓總統在二兩千年簽署成為法律的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地位,在該法律之前,國會和總統每年都會根據中共在人權方面的進步來審查中共國的貿易特權。當時運作這個什麼永久貿易關係的,就是好像現在很多欺民賊去作證了,包括龔小夏據說;科頓督促美國加強出口管制,防止中共國獲得具有軍事用途的尖端科技;他呼籲美國切斷助長中共的崛起,腐蝕我們精英階層的資金來源;這些資金建立了一個從紐約和華盛頓延伸到矽谷好萊塢的遊說團,中間觸及企業董事會和大學校園,美國應該嚴格審查來自中共國的入境投資,同時防止對中共國的出境投資,這將包括防止美國養老基金投資於與中共共產黨或人民解放軍關係密切的公司。克頓呼籲美國減少接納中共國公民工作和學習,在研究生及以上的高級STEM領域一律不接納。第二重建美國。他說這脫鉤政策不僅會傷害中共國,還會將使美國投資的選擇減少,是讓美國的大學的學生減少,美國工業的支撐面減少,至少在短期內如此。關係的,就是好像現在很多欺民賊去作證了,包括龔小夏據說;科頓督促美國加強出口管制,防止中共國獲得具有軍事用途的尖端科技;他呼籲美國切斷助長中共的崛起,腐蝕我們精英階層的資金來源;這些資金建立了一個從紐約和華盛頓延伸到矽谷好萊塢的遊說團,中間觸及企業董事會和大學校園,美國應該嚴格審查來自中共國的入境投資,同時防止對中共國的出境投資,這將包括防止美國養老基金投資於與中共共產黨或人民解放軍關係密切的公司。克頓呼籲美國減少接納中共國公民工作和學習,在研究生及以上的高級STEM領域一律不接納。第二重建美國。他說這脫鉤政策不僅會傷害中共國,還會將使美國投資的選擇減少,是讓美國的大學的學生減少,美國工業的支撐面減少,至少在短期內如此。關係的,就是好像現在很多欺民賊去作證了,包括龔小夏據說;科頓督促美國加強出口管制,防止中共國獲得具有軍事用途的尖端科技;他呼籲美國切斷助長中共的崛起,腐蝕我們精英階層的資金來源;這些資金建立了一個從紐約和華盛頓延伸到矽谷好萊塢的遊說團,中間觸及企業董事會和大學校園,美國應該嚴格審查來自中共國的入境投資,同時防止對中共國的出境投資,這將包括防止美國養老基金投資於與中共共產黨或人民解放軍關係密切的公司。克頓呼籲美國減少接納中共國公民工作和學習,在研究生及以上的高級STEM領域一律不接納。第二重建美國。他說這脫鉤政策不僅會傷害中共國,還會將使美國投資的選擇減少,是讓美國的大學的學生減少,美國工業的支撐面減少,至少在短期內如此。

這個中共啊,你看昨天立馬出了一份美國商會說的,若與中共國脫鉤,美航空半導體業將損失數百億美元啊,你看做了一份這樣的報告。科頓說,這個是在考慮範圍之內;他說美國必須加緊發展自己經濟,以應對來自中共國的危險,削減stem領域的中國學生數量,將對那些依靠中國公民支付賬單和為實驗室配備人員的大學大科技公司來說是一場痛苦的離婚,然而克頓堅持認為,只要有正確的激勵和支持,我們可以用美國學生去取代中國公民,一旦聰明的美國年輕人的供應耗盡,我們可以轉向我們的盟友,而不是加深我們頭號敵人的人才庫。

這個方案非常棒啊。

科頓參議員堅持美國必須打破對中共國的依賴,以獲得對生存至關重要的基本商品,如基本藥物,醫療用品和稀土產品,美國愚蠢的將這些生產的大部分送到海外,因為他們便宜。現在我們必須把他帶回來,一個不能治愈,不能照顧病人,一個不能讓飛機上天的國家是不安全,也不會長久的保持超級大國的地位。科頓認為美國應該對尖端技術的出口管制,與對研發和製造的投資搭配起來。這些關鍵技術未來才是美國製造,而不是亞洲製造,當然也不是中國製造。

調整聯邦政府的結構啊,他說聯邦政府已經30年沒有面臨大國競爭,所以脫鉤必須伴隨著政府的重組。他說像工業和安源安全區這樣的出口管制部門應該從商務部轉移到像國務院這樣的國家安全部門,他呼籲財政部的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擴大規模,成立一個單獨的專案組專門負責制裁中共國的知識產權盜竊,軍事公司和國有傀儡;最好他呼籲國防部長在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中發揮更突出的作用,以確保在有關中國對美國投資的決策中,國家安全觀點優先。

克頓承認他的戰略只是一個草圖,但他認為美國必須重新定位,避開中共的利用,重建自己,為一場決定世界命運的曠日持久的黃昏鬥爭做準備。

好,這是他的啊,這個後面還有有一些,我們再深入的啊。第一遍,安紅你怎麼看啊?你點評一下,看完報告以後。

安紅(00:14:18)

第一我們節目裡曾經談過這個科頓議員,他曾經是親自親臨香港現場。所以呢,凡事呢以這個時效實際實幹著稱。

那麼粗粗的讀了一遍,可以說涵蓋了各個方面,而且是在仔細地審慎了美國這一整個這個階段,包括之前可以說三年階段,整個這個外交技術,留學移民等等方針政策,他可以說提供了一個非常詳實案子。當然我們也可以逐條細說,但是這個粗粗讀一遍呢,非常詳盡,給人一種很清新,條分理順感覺。

第三呢強調就是說,他這個時候提出這麼一個,其實就在利益上高度上,直接給美國一個架構,就說建立這種體系,必須把中共列為頭號敵人之後,看清楚中共的實際本質,只這樣才可以讓美國有一個修正,把整個目標重組也好,重新架構也好,或者是委任官員,或者說由官員選出來的,都是可以直接把這個計劃付諸實施的。

第四條如果這逐條逐條都能夠得到事實,我真的認為這個美國儘管在中共要求下可能短期之內要損失數百億美元這些所謂的這個半導體啊,或者是一個中國式市場,但是長遠或者長遠已久的計劃和政策,一定是可以讓美國再次偉大。

最後還想補充一點點第一輪說法,這個可能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其實都有科頓議員提到了某些項目,譬如說在美國當地也很少能夠買到美國產品,很多東西都是made in China,包括我們澳洲也一樣,包括加拿大,包括英國,所以這種格局恐怕一定會讓世界所有的國家都要審慎考慮一下,自己國家的國策是否需要調整。謝謝路德。

路德(00:16:08)

這個科頓參議員是共和黨的參議員,在1月6號的時候,他實際上是沒有替川普總統站出來的啊,實際上在那個事情上卻是霍利替川普總統站出來的,他沒有啊,他實際上表明了就是他不是川普派。第一可以說自己是建制派,他其實也不是純粹的建制派。但在1月6號那一場情形實際上至少讓別人,他出這個報告的時候別人無法攻擊他,說你就是和川普是一起的,這是一個。大家知道很多人說這裡頭不就是川普這四年所做的嘛,確實是啊,無論哪一個體系,重建美國,包括把美國優先,這就叫重建美國,包括這個脫鉤,川普總統一直在不管是加關稅等等,包括這個各方面的製裁,大家知道包括對華為等等,包括最後調整聯邦政府的結構在這一塊兒,川普總統沒有開始做啊,沒有做,但是在FDA啊,這個FDA實際上納瓦羅已經在開始做,因為我們的易博士他就是那個再生源公司的,他說現在FDA的審核速度很快啊,實際上他一直在做這個,所以很多人說這不就是政府在做的麼。對,但是現在科頓議員提出來,實際上其實就是等於說撇開川普這個政治這一環,就像我們昨天做節目,這個拜登政府的人,他說川普政府說的,不是所有的都是錯的,關於來源於實驗室,他說雖然是川普最早提出來的,但是怎麼怎麼,但是他說一句,不是川普政府所說都是錯的。等於說現在是別人說出來以後,沒有川普總統提出來,因為之前是川普逢川必反啊,基本上是這個概念,一個民主黨、一個建制派的共和黨就是逢川必反,基本上是這個概念啊。反正把它上升到一個政治上一個很高的高度,然後就說未來怎麼彌補你這個執政能力差,或者是彌補為了你這個連任所有的東西,你把矛盾轉移,現在沒這回事兒了。

科顿在这个时候提出来,我相信啊,至少之前的很多因素他就不具备了,是不是啊?大家就会冷静下来,重新考虑。之前完全处于这个吵架的状态,反正你CNN、什么纽约时报只要川普总统提出的,班农先生提出的必反啊,反证找不到点,找不到理由,鸡蛋里挑不到刺,反正也要说这个鸡蛋壳破了,里面臭了,反正想方设法都要给你找到挑出刺儿出来。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科顿参议员在拜登政府上台明显的是和中共比较紧密的关系,再次提出这个脱钩。安红你觉得意义在哪里啊,在这个时候?

安红(00:19:33)

路德社早在2018年就谈论过脱钩,脱钩之初很多人还不相信包括中共也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但真正实际运作就是要脱钩。而且由美国的参议员来提出来,远远要比我们在这儿给点什么建议啊,或者点评啊,或者做这个时评要好得多。为什么?因为是他们切身实地的已经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了,但如果自己不再站出来,已经没人可以再来挽救他们的命运,他们如果不站出来,已经没有人可以再挽救美国,而且他们已经看到这里面的这个利与弊、这个是与非、黑与白,真正由他们提出来,那就是真正美国人关心美国内部事。我们只能做个政治点评,给一些建议,但是采纳不采纳完全是靠美国人民自己。那么美国的政客或者说美国的政界能够意识到这一点,一定要脱钩,否则没有任何,就是说可以再进行一个,哪怕中共千言万语地说我们是良好的夫妻关系,但这个夫妻关系到了大难来时各自飞的时候,因为谁让你作为其中的一方要害另一方,那一定是要公开的。

而且呢他已经提出了非常详尽的步骤,我点评几个非常重要的,比如说10年签证,曾经有多少人狂欢,狂呼说为美国能够批10年签证,那澳洲呢顶多批个三年到五年,但是10年往返本身可以说之前从来没有过,那最终能够批下来,确确实实在某种方面是给中国开了一个绿灯,大行其道。

第二呢,關於這個留學生stastem的這種政策,就說英國曾經也漸別鑑定是44種高科技的這些,是不允許大陸學生再進來。那美國曾經也做到了,就是說某些非常有名的大學整整在2012年一年可能都沒有招收幾個中國大陸的學生,那麼這一次嚴肅的提出來,就是有特別具體的明細的,那麼這些項目是不可以,或者這些學科不可以讓這些海外留學生尤其是中共國的。

第三還有一點就是說,他特地點出了在這個疫情開始之初,中共派人到世界各地的不全是美國的收集,然後這個拼全力把所有的這些什麼防護服、口罩、衛生消毒用品全部都賣給了中國,那放眼看起來,整個這裡面所有的這種歷史前因後果,初期中共做了什麼,中期中共做了什麼,後來中共做了什麼,其實已經完全在美國掌握之中。那麼他本身這些提議呢,應該說全都可以說確鑿,有證據,同時應該執行起來非常的可行,因為沒有任何人再可以阻攔,畢竟這個疫情給美國帶來重創,因為畢竟那麼多人生命都已經不在了。好,謝謝路德。

路德(00:22:17)

這個我想說科頓參議員絕對參議院裡的明星參議員,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他寫這個報告出來,如果沒有人和他一起的話,他就是面子上過不去啊,就是你作為一個這種明星參議員,如果想推動一個事情,最終不了了之,一定會被別人、被你的對手給打擊的啊,就是政敵嘛,會打擊的,“你看,你不管用吧,你搞的這事都搞不下去”,這是很丟人的啊我告訴你,在這種級別的,他是比較丟人的。

第三點他這個里面他作為參議員,競選參議員都要資金的,資金都來源於哪裡,都是很多背後的人支持他,各種企業什麼什麼。如果說他背後的人,他寫一個這個東西,得罪了他背後人的利益,肯定不給他錢,你脫鉤,我的生意都是在中國的,你居然讓我脫鉤,不給你錢了。如果他背後10家企業有8家,都反對他這個報告的話,他不可能能出得來,我告訴大家啊。可見10家裡頭至少有6家以上、60%以上是支持他的。

這三點你就可以看到啊,因為他出這個東西是直接針對中共國,可以說是影響很多人的利益。

中共在這裡,美國商會:若與中國脫鉤,美航空、半導體業將損失數百億美元。說是華爾街日報援引了美國商會17日發布的《了解中美脫鉤》報告,科頓參議員是昨天發布的這個報告,《華爾街日報》美國商會早就知道17日就發布了說脫鉤的這個報告。你看《了解中美脫鉤》報告的這樣一個報告,提前就已經知道科頓基本上也沒有什麼保密的,基本上都很多人都知道啊。他們也出了一份88頁的評估,中美脫鉤的嚴重的後果,科頓這個也正好是84頁,他是88頁。你看,這科頓都還沒出來,這就已經出來了一個評估報告。說美國航空業損失360至510億美元,導致16.7萬至22.5萬工作崗位流失;如果半導體業將損失830億美元和12. 4萬個工作崗位;還有什麼一些極端的情況等等各方面。說這份報告目標讀者是政策制定者和商界領袖,所以說88頁的報告他也不是一天做成的,你一個這樣的88頁報告就跟哈弗批閆博士那個報告,我們算過至少三個月以上兩、三個月以上,因為它要嚴謹,它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填個數字,特別是有數字的東西,它一定要嚴謹,回頭說你這個數字是假的,你這個報告是胡編的,他就結束了。他這是要替中共站台花多少錢,但是科頓這個一樣的,他這個報告也不是昨天想起來就突然那個,他一定也是討論很長時間,有很多人各方面給他頭腦風暴,或者是各個學術,或者是這個政經兩界的人給他出點子,或者是要至少有人幫他形成文。裡面他有數據的啊,你仔細看,84頁的東西它是有做依託的,他可不全是喊口號,84頁的報告要寫出來沒這麼容易,閆博士那個報告100多頁,都好長時間,這裡頭都是要有數據的,這些數據都是要收集的,不可能一拍腦門就出來。所以你就可以看,現在這個東西一定會上會啊,就科頓參議員提出的這個東西,他至少會到這個美國參議院或者眾議院,接下來可能就拿著這個東西作為一個討論或者是一個立法的一個依據。中共已經通過這種美國商會,通過華爾街日報來發布的這種輿論鋪墊已經開始了。等於現在這個撇開川普政府、川普總統的這種影響,純粹就是在國會正兒八經打這個脫鉤戰;中共肯定是全面運作,中共一定會拿這份報告來說導致多少崗位流失等等,用這個方式來在美國運作,甚至來否決脫鉤這些。那科頓的話,他們的陣營,一定是裡面就講到了重建美國,如何把這個損失減少,怎麼樣做?這一系列的這裡頭,所以接下來會在這方面全面地推進。安紅怎麼看?

安红(00:28:13)

中共也精心准备了88页的报告。我们想想,我们当时谈芯片,谈脱钩,谈台积电,最后百分比被制裁,一直到最近这个华为任正非竟然宣布华为呢不在芯片上去争执,他们要去养猪,你就可想而知到,底是谁损失大。

第2条这个无论是抖音也好,还是说我们在推特上经常看到的很多在中国南方曾经非常热闹,这个人人来人往,像潮水一般的所有当年的那些什么商场、市镇,包括进行这个来料加工、三来一补的所有这些城镇们几乎已经都空无一人。很多最新的视频在大涨,甚至在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商场、很多地方这个小小商铺也都已经关门,这个打样就没法再经营下去。那么真正谁的损失大?脱钩对美方的损害大还是对中共方的损失大?其实一定是对中共方损失大的。毕竟川普总统在台的时候曾经给过我们很详尽的数据,至少是5000亿美元左右。那中共国每年从美国能够偷走盗窃的,无论是从知识产权、科技、高科技、尖端军事全部都可以看出来,真正脱钩对谁有力?

那么这个时候中共才出88页的这个报告来说,无外乎就是想要挟一下美方,说你看,如果你要这么真的这么做的话,那你一定会有损失。数百亿美元和数千亿美元比孰多孰少?大家其实心知肚明。那么美方这个参议员的这篇文章本身其实也在尽可能的弥补一下美国的损失,但是前提是如果说真的按照这个123456逐条去做的话,本身也能让美国重新再站在这个高峰,那么毕竟在很多领域可以彻底摆脱中共的钳制和中共的操控,以至于今后可能不会再让中共出这样的文章,说你如果愿意跟我们脱钩的话,或者如果强行推行这些政策的话,那你会损失多少多少。

  • 还有就是说我们看到中共去年1月15号签的贸易协议都没有最终按照这个协议去完成,那么很多农产品中共方并不是没有买,而是通过在巴西和其他市场上转了一圈再买美国产品,用这种方式来赚足了自己的面子,但亏了自己的百姓。所以真正谁来买这88页的单?全部都是中共国的老百姓。那么如果说美国有这样意识的参议员能够真正看到这个问题的实际,那脱钩是一定要做的,而且是势在必行。好,谢谢路德。

路德(00:30:54)

你看这里面还提到了拜登签署了一项范围广泛的关于气候变化的行政命令,就是将从根本上重组联邦政府以对抗所谓的危机,实际上使美国更容易受到中共国的影响。

大家知道這個拜登為什麼要簽這一系列的氣候變化,這就是之前我們說的大重起的三大正義制高點被別人佔據了,被左派被中共他們佔據了。哪三大?其中之一就是氣候變化。氣候變化是全球範圍內的氣候變化,他們佔據了這個正義制高點,說實話如果科頓的這個報告在參議院或者國會去討論的時候,別人拿美國商會的這個報告說你這樣就可以造成這麼多工作崗位的流失,損失這麼多錢,那你怎麼彌補,那這邊肯定傻眼,甚至說現在全球氣候一體化,如果中共國不斷的排放碳,地球會變成未來的世界末日,就像2012一樣的這樣末日,怎麼辦?他說你不能跟中共國脫鉤,脫鉤的話那中共完全這個在大氣環境上給你製造麻煩,他們會說你科頓說的這些都是事實,但是沒法做到。為什麼?你現在全球氣候一體化命,運共同體,然後我們這邊還有這麼多工作崗位流失,那怎麼辦?所以這一點會制約他,就是他沒有站到正義制高點,這是他的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三大正義制高點都被中共包括左派給拿去了。所以這一點他出來以後,我覺得比較難推動,除非拜登政府直接上,硬搞,但拜登看樣子比較麻煩啊。那川普政府之前本來想硬搞的時候你看,所以整個中共的媒體對川普個人的宣傳就說他這就是一個商人,一會說他這個什麼什麼啊,都是為了轉移美國內部的矛盾,很多人說這要怎麼辦。其實這個里頭我們之前說了,你看他這裡頭還有一個長期的經濟戰。這裡頭就是在理論上美國現在落後,所謂的理論就是你的正義的製高點你沒有佔據。大家知道歷史上1453年是人類歷史上一個最重要的轉折點。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君士坦丁堡的被攻陷。君士坦丁堡之前一千年被稱為永恆之城,為什麼叫永恆之城,因為它三面環海,一面是陸地,城牆特別堅固,永遠攻不破,被稱為永遠不可攻破的,但是在1453年被攻破。這個永恆之城的攻破就跟現在美國一樣,美國二戰一戰都是得益於他的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就跟當時的君士坦丁堡一樣三面環海,現在美國兩面都是海,你德國過不來,日本也過不來,在這個基礎上美國來得及做戰爭動員,告訴大家。之前君士坦丁堡為什麼攻不破,攻擊的人都無功而返?因為他可以守很長時間,他就來得及在東羅馬帝國做戰爭動員,別的騎士圍過來就可以反包圍,攻城的進行被反包圍,最後你攻了一段時間攻不破趕緊撤,因為害怕東羅馬帝國散落在外面的各種騎士的包圍圈。戰爭動員很關鍵!那時君士坦丁堡被稱為永恆之城,現在美國總覺得自己兩邊靠海也是山巔之城,建立了各種防禦體系總覺得美國的本土大陸永遠攻破不了,前蘇聯因為國土面積大所以誰也無法攻陷。這就造成了除非打到美國本土,否則他根本沒這概念。中共現在打的就是這一點,就跟當年君士坦丁堡一樣。君士坦丁堡的大帝天天日日笙歌,外面打得很激烈的時候他還在裡面唱歌跳舞和一堆人慶祝,他覺得肯定攻不破,這個概念一模一樣。但是我要告訴大家,這一點實際上中共就用了超限生物武器的方式對美國進行了攻擊,但現在美國沒意識到,而這個意識到很關鍵,必須得讓他們意識到。如果意識不到這一點,別人就永遠可以拿工作崗位,銷售損失這一點來說,因為美國我們說了分三個狀態,一個是和平時代,這些什麼工作崗位啊,都是和平時代的藉口,和平時代至高的正義制高點,在和平時代你如果損失他的工作崗位那是違憲的,他可以就用這一句話,把你科頓的這個報告徹底否掉。但是在戰時,這些東西都不是事兒,如何進入戰時這是美國現在真正要考慮的。你知道二戰之前美國有多少士兵嗎?就是對德國宣戰時美國總共才有10萬士兵,後來動員幾年下來,逐漸才有幾十萬上百萬。他得花時間啊,在那種動員的情況下,你還去考慮跟德國去做銷售,跟日本去賣石油嗎?早就已經不是了,知道不?所以美國的地理優勢已經造成了新時代的馬奇諾防線,虛的我告訴你。但美國都沒意識到,這是美國現在最大的悲哀,所以無論你在和平時代推動任何的什麼脫鉤,我告訴你很難,為什麼,因為別人就用這一招就可以了,你看有22 . 5萬個工作崗位的人直接上街,他的影響力多大,你想想是不是啊?22萬個工作啊,帶動的多少個家庭加起來幾百萬吧,是不是,這影響力得多大?損失380億,但如果是進入戰時狀態他就不一樣了。所以說啊,這個超限戰它是沒有地理概念,是新時期的,必須得告訴美國人,現在是超限生物武器。這個概念有了,你才可以進入到戰時狀態,才可以談託管,後面所有東西你再用這個搪塞就不管用了,核心是這一點,這個是我的個人觀點。安紅你怎麼看?

安紅(00:40:09)

我們來看另外一條信息正好做一個補充。英國談到不再跟香港有互惠合作關係了,香港的這個所謂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這本身也是在英國一步一步,日拱一卒在做這些,那麼他本身也在遇到這個問題。那剛才我同意這個這一點就是我們這兩天節目天天在說,一定要構架一個戰爭5.0的新體系。這個體系首先是理論體系,一定要讓美國意識到中共國的這種襲擊已經直接悍然在美國本土發動,因為畢竟美國的這個得天獨厚,一戰二戰的主戰場都不在美國當地,除了這個珍珠港以外,但是這一次人家敵人是有目的,備好了目標做好了充分準備而來的,而且直接襲擊的就是美國本土,而且目標也很顯而易見,就說直接把你美國整個的價值體系,甚至包括你整個白人的這種運作系統全部都給你摧毀掉,所以美國一旦要意識到這方面的話,才能真正站在一定的高度上來徹底反擊。那科頓參議員提出的本身這些條款其實就是在喚醒美國,也同時喚起美國政界,更何況他也直接就建議說這個拜登政府就應該1,2,3,4,5如何如何去做,拜登政府12345做不做那是拜登政府的選擇,但是有人提出來才是真正最重要的,因為站在他後面的畢竟不是他一個人,一定有利益,我們已經分析過了。

還有就是說它能夠在這個時間節點上84頁的報告直接曝光出來,說明也早就一直在做準備,已經看到了問題的癥結和所在,也就是說有很多人在這裡面支持他,所以才能真正有這個能發出來。

那至於最終美國是否能跟中國脫鉤,一定要看美國的民意和美國所有這些實體企業,包括那些老百姓們失業與否,在失業期間能否能夠重新找到工作還是再次失業,真的是民生關係到每一個民意,他們的民意反映折射到每一個議員或者參議員他們的心聲。政府能不能採納,那最終由人民說了算,不全是政府。

有另外一條消息挺有意思啊,象沙特這樣的地方,沙漠裡下著雪呢,羊踏在雪地上走,像我們澳洲這邊今年也是雨水特別多,明顯的跟同期相比感覺偏冷,所以氣候本身也在變化。那麼整個環境到底能不能按照所謂的大重啟,他們這些團伙的意願去行做呢,也可能在某種程度上老天爺出手都不願意。所以真正讓我們能看到的這裡面的對決才剛剛開始,但是美國一旦有科頓議員這樣的意識和認識,並且能夠曝光被發佈出來,並且能夠被直接喊出來,就說明很多的問題。好,謝謝路德。

路德(00:43:16)

人類歷史上很多帝國,地球秩序的製定者,從之前的羅馬帝國,阿拉伯帝國,奧斯曼帝國,葡萄牙帝國,西班牙帝國,中間還有荷蘭,還有英國,法蘭西,再到蘇聯,在蘇聯之前都是用戰爭的方式結束。但是蘇聯是第一個用非戰爭的方式結束,就是和平演變,其實美國對蘇聯的這種和平演變,其實就是美國對蘇聯的一種新形式的方式,導致蘇聯最後經濟崩潰,軍事隨之崩潰,啥都沒了,幾十年到現在都起不來,貨幣崩潰,金融體系崩潰,整個華沙條約組織秩序的崩潰,最終蘇聯的貨幣貶值一萬倍,兌換美元從一比一到八千盧布換一美元,不到兩個月貶到十幾萬換一美元,這就是現代的戰爭的一個最重要的特點。中共仔細研究,所以他就有超限戰這本書,然後接下來就有我們說的當代基因武器,就是以攻取代之前是以守從而反對和平演變,在89年後美國以和平演變的方式讓中東巨變,蘇聯解體,中共國進行各種思想教育工作,政治課必須得上並納入高考,政治考核這一系列的,到後面出現了超限戰這個概念體系,發現了最好的一種彎道超車的方式,就是通過超限生物武器,就是當代基因武器,就是他們所說的就是和平時期可以放出來,把對方的軍事、政治、經濟。金融甚至軍事全部徹底顛覆,慢慢地,讓別人根本感覺不到,你這個政權就像前蘇聯垮台了,就是你整個經濟的崩潰是最核心的。因為現代社會和以前不一樣,以前你可能啊,你在冷戰時期,美國就是美國獨立的一個經濟體,但現在滲透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旦這樣的話,美國崩潰的話你的政治就被別人控制了,就是徹底通過這種方式,就叫顏色革命,他就是反顏色革命。他這種方式,讓你美國變成中共國,他不就說話算數了嗎?

現在啊,感覺美國好像沒有這方面的理論體系,沒人提出來。文貴先生在2017年這個國際記者俱樂部提出來的時候,是吧,已經幾年時間了,很多人只是停留在這個技術偷竊,美國現在理解層面還屬於這個知識產權偷竊,他們覺得我們沒有航母,我們有先進的武器,最終一定可以防住你。但是他們沒有理解到,一旦你這個社會因為這個超限生物武器徹底崩潰的時候,你這些武器還管用嗎?你沒錢了你怎麼弄啊?是不是啊?所有的採購別人都跑到中共國買東西去了,最基本的生活用品,藥品紡織品,吃穿啊,這些東西全部是中共國給你生產的。而且病毒到底會怎麼樣,現在還不知道,很多人得了,他說沒事。但是那本書裡不說了嗎?可以放激活劑啊,是不是啊?然後變異出來的和之前的再產生各種反應,現在還不知道,萬一又出現更重要的,那真的是很恐怖啊,然後現在再加上疫苗,所以這很多事情,這些美國人沒這概念。你只要有這個概念以後,然後才能研究怎麼防治。我覺得科頓這個報告雖然在參議院現在提出來,但是你要知道美國畢竟是民主社會,我得出的結論就是它到不了一個很高的一個點,如果能到這個高度的話,那直接就進入戰時狀態,是不是?那就根本不存在什麼十幾萬失業,什麼幾十萬幾百億上千億美元的損失,不存在這個概念了。安紅,分享一下。

安紅(00:49:09)

第一呢可以說科頓那個報告已經把中共設為一個帝國,一個真實的敵人,也可以呢,我們有一個簡稱叫中共帝國。他到底是不是個帝國呢?他奴役了14億同胞,全世界GDP排第二,他可以按他所謂的全國之力辦大事情,沒有什麼事情是在中共之下辦不到的,只要它願意,包括像這次對美國悍然發動襲擊,包括這次對全世界悍然發動襲擊,尤其是生物武器戰,所以真正它本身已經是一個紅色中共帝國。我們如果真談歷史的話,一定也不要忘了現代史,也看一下中共國,其實就是這麼一個帝國。那麼這個帝國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把美國搞弱、搞死、搞垮,那如果說美國能意識到這一點,真的非常之不易,而真正推動之手就是我們爆料革命文貴先生。

第二條,凡是曾經經歷過8964那一波的人,只要你曾經稍稍有所思考,你就會意識到一定不是美國的和平演變,可以直接把這些國家徹底摧垮,而是這個國家本身一定有他歷史的淵源,是他們不願意在前甦的那種高壓集權專制下繼續生活;或者說人民有了新的選擇;或者說人民曾經在兩個制度之間比較過,他們更願意選擇美國這種制度。如果說他真的內部堅如磐石,堅不可摧,牢固不可破的話,沒有任何一個體係可以去催垮他,但是恰恰他們倒了!為什麼?可能中共給我們洗腦,還說是所謂的西方思潮洗腦,但是真正很多百姓是有信仰,見證了不同的這個制度,見證不同的民主自由也好,他們真正能夠意識到他們不願意在前甦的這個制度下生活,所以選擇了這個徹底解散,那真正最好的例子是前蘇聯前蘇解體。我還記得那個時候呢,中共國是如臨大敵,整日就是鎮壓這個學運之後呢,天天都在考慮、討論,到底什麼方式可以防止和平演變。鄧當年呢,其實是採取了姚依林的一句話,就是說滅掉他20萬起碼可以保20年穩定。那麼咱們這一撥戰友裡,能夠意識到跟從文貴先生爆料的,也是很多人看到那一波沒有成功,那這一次應該是能夠成功,堅信滅共一定能夠成功,所以大家才紛紛站起來。這一點請大家一定考慮到,如果說他自己本身的製度牢不可摧的話,沒有任何人可以摧垮他;而他的體系本身是不牢固的,是靠謊言來蒙蔽全世界的,那任何一個真正自由民主憲政制度,都可以把他摧垮。那其實中共現在就面臨著這麼一個局面,這個局面靠我們傳遞真相,這個局面靠美國人民自己覺醒,這個局面靠美國一定要盡快地架構起這麼一個新版體系。

第三就是想說的是,太重要了,因為中共集權力,金錢,資金,實力於一體,他想幹什麼幹什麼,他的理論體系早就形成了,不要忘記我們節目也分享過多次,這個鄧也說過,遲浩田在2005年就已經很明確地告訴大家,他們要製造生物武器;而美國起碼在這個16年之後,在整體的國民死了已經40萬以上的時候他還在這兒,可能強調的是戰爭應該是一個傳統的形式,在生化武器上可能還在糾結;或者說拜登政府以竊取的方式上台的話,他依舊要跟中共勾兌,所以這裡面的林林總總關係我們真的要理順。但是無論如何,科頓這個報告其實已經很鮮明的指出來了,同時也在祈求渴盼,一定要有這麼一個體系。這個體系一旦牢固的話,我個人認為無論是這個參議院眾議院,無論是共和黨民主黨,都會有一個最終的共識,就是說中共紅色帝國已經悍然對美國發動襲擊,美國這個時候如果再不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再不予以反擊,再不徹底脫鉤話,可能整個這個世界或者整個美國都要被中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好,謝謝路德。

路德(00:53:25)

我手上有一份報告,是專門發給這些組織的,華爾街的傳統基金會,以及很多基金經理的,裡面專門引用了閆博士的報告說現在這個病毒,但是他們還沒這個概念。可見閆博士的報告到處被引用,我看完以後很震驚,就是說WHO去中共國檢查半天啥都沒查出來,閆博士報告裡頭說這個病毒就是怎麼來自實驗室的,華爾街必須得對中共強硬,但是他們現在就是在理論上還不明白,剛才有個戰友就說期待閆博士的這個病毒超限戰的這本巨著一定要出來,給他們有這個概念。閆博士之前還很不自信,她覺得這個報告好像沒人關注,現在看完以後嚇一跳,原來這麼多地方都有引用啊,很多牛的就做決策的地方都在引用,因為這裡頭無懈可擊。就剛才說,就比如寫報告最核心的….., 比如說我們去投標啊,去破解別人的標書,就看那標書裡面的數據哪張是有問題,幾個數據有問題,我就在我們的講標會上揭露對方,舉個例子啊,要建一個樓,這個力學上肯定承受不了,他這個地方都算錯了,可見他的標書純粹胡扯;甲方一看,哦是哦,這個地方都錯,這麼明顯的數字都錯了,那家肯定不考慮。所以你核心要打擊閆博士,最簡單她做的那個圖,你如果證明她那是錯的,你這個是對的,那閆博士報告不攻自破。如果閆博士報告有問題的話很容易找到破綻。但是現在沒人找,找不出來!你看美國商會這個數字得出來的一定是很嚴謹的,不能隨便亂編的,特別是有數字和工作崗位,所以閆博士研究生報告無懈可擊。包括他們批來批去都是跟什麼法治基金、跟班農啊,跟文貴先生之間的關係,這有啥用?別人一看,內行的人一看就明白,你只不過是搞輿論的噱頭而已,真正明白的人很清楚,包括大主教、紅衣主教他天天見的都是牛人,軍方的肯定都會問他這個事到底咋回事,見一個問一個,他見的人絕對比咱多,他是一個信息中心,紅衣主教絕對是頂級的俱樂部的信息中心,他打一個電話,估計捷克最牛的人馬上過來跟他見面,來談這些,這就叫圈子,就是最頂級的圈子。昨天說漢堡大學科學家物理學跟別人說是搞物理的,他也是最頂級的圈子,德國科學院的院士,這是最頂級的圈子,意味著他的信息量絕對比咱普通人要多很多,情報獲取能力比咱普通人多很多,是不是,比那些5毛多很多,5毛在監獄里呆著讓他寫啥寫啥。剛才我看的這個報導那都是最頂級的,直接給華爾街傳統基金會和相應的各種組織發布的,就說WHO這個完全的有問題,閆博士這個報告裡面說的全是真的。大家一定要仔細考慮這個意思,就是這裡的都在引用,知道嗎,都在引用。你千萬別以為啊咱們這個所有的觀眾戰友,你寫的留言沒用,很有用,我告訴大家,千萬別與暴料革命,好像就咱們這幾個人在直播,其實影響力超大,都在很多人都反映,這個確實是驗證了,所以說啊接下來這個如果閆博士能出那個,就徹底顛覆西方人的認知。你看科頓寫這個東西我覺得很蒼白,蒼白的就是他的基礎不夠,知道吧,很容易被破解。脫鉤,他說你給我解決問題,我們現在兩國屬於和平之際,是不是啊,這個東西一個憲法,直接說你違憲,你脫鉤違憲就解決了,就這麼簡單,是不是,這麼多人直接到最高法院打官司,這麼多人失業,失業的原因是你美國政府在和平時期居然強行讓這些企業脫鉤,你違反了美國自由經濟,自由的最基本的原則,那不就結束了嗎?所以說很多一定要,比如中共最早包括左派他們就已經考慮到一定要站在全球性的正義制高點才可以構建很多政治體系,法律體系的所有東西都是在這個基礎之上,你必須得掌控那個話語權。你看現在他就把全球氣候的話語權已掌控,那些人全是他們的人,任何一項,他都可以用一個很高的話語權來否定你,中共都可以用,來打擊你,讓你無法進入到對他們直接治罪、算賬、脫鉤的這些上面來,他有很多方法很多招啊,這就是為什麼要行動起來。強硬的,你看他們來另外一招,通過大選這種方式;然後你通過國會去推動,民主投票,他肯定還有別的招。所以核心就是要上得一個新的概念,要提出來。安紅。

安紅(01:00:2 )

這個見招拆招哈,就說你有言來他有去,你有這個政策出來了,他有這個對策。更何況他們已經準備了很多年,無論是在檯面上還在檯面下,所以這一點呢就是說,你要說是老奸巨猾來形容中共,或者形容那種暗勢力,或者使用這種大重啟的這種所謂的撒旦背後的黑暗勢力,真的是一點也不為過。但是起碼無論如何呢,雖然就說可圈可點,但是起碼他被提出來了,一旦被提出來,我們希望這份報告或者由這份報告引起的,其他以後所做的所有事情,真正一定要契合到這個生物武器和真正是把美國陷於戰爭之地的這麼一個高度上來談。

那麼我個人也是非常期待閆博士這篇第三個或者說是一篇非常與眾不同的報告,就是從詳細的闡述生物病毒,或者生物武器這方面開始,來真正能夠讓美國和正義力量意識到一個政治的高度,這個架構起來有多麼的重要;同時可以讓一切所謂的大重啟勢力徹底啞口無言。但是我們一定不要忘了,畢竟中共在背後他的這個水之深、潭之深,這個所謂的惡龍這個行凶的這個能力有多大,但是有一點就說我們在中間一直在這個馬不停蹄地做著向全世界傳播真相,我們一直在向西方社會向正義力量提供我們能做的所有的事情。那戰友們任何一次基金,任何一次行動都會在這上面添磚加瓦,所以真正一定是正義戰勝邪惡,但是這中間的角逐和較量,靠我們每一次的步步前行。好謝謝路德。

路德(01:02:12)

當年宋美玲跑到美國是吧,也是說服美國重視日本,而日本當時和美國都是建交的,直接啊,這也是運作各種關係到美國國會說,日本啊只是要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是絕對不會對美國進行什麼開戰啊,不會的啊,我們都是友好鄰邦的,關係好得很啊,大家是吧,我買你的東西,你看買從美國買到讓美國人賺錢是吧,我們日本是一個什麼啊民主的,但是宋美齡她一直就一直說的就是日本今天可以侵略中國,一樣的未來一定會對你美國下手。是不是啊?就是做這個,當時說服羅斯福,就是對日本進行各種海上的製裁啊,各種讓日本難受,最後才有珍珠港這一系列。

所以戰爭,它是要有一個過程,但是現在的時代,就中共他如何就打到你美國本土的,就是他通過要換一種形式。美國總覺得自己是馬奇諾防線,就跟那個二戰一樣,是不是?一戰法國就是靠的馬奇諾防線最後打贏的。就是靠著堅固的防線啊,鋼鐵堡壘絕對無法穿越的,馬奇諾防線最後打贏的一戰,他覺得二戰絕對沒問題,我法國陸軍是歐洲大陸第一的,你什麼鋼鐵坦克那東西管啥用啊,還要加油,但是這就是落後的理論,一個月法國就投降了。他們覺得這美國就像當年君士坦丁堡一樣,永恆之城永遠不會被攻陷的,一千年都沒被攻陷,這奧斯曼這些人你看多土啊,他能把我們的怎麼的不可能,是不是?這就是人類的這個一攻一防啊,這個完全是中共不一樣,知道吧。

我們再看啊,奧斯曼而當年攻陷君士坦丁堡,是一個羅馬教宗的一個正宗繼承,整個歐洲都在追這個像咱們的這個天命之子一樣,你繼承真正的羅馬,就相當於你是真正上天派來的這個公民一樣類似於大概這個概念啊。說你繼承羅馬的輝煌那你就是正統,在中國你是皇帝天命之子天子,你才是有正統的,他那時候是正統,無論跟伊斯蘭之間的爭鬥都是繼承的這個正統,伊斯蘭後來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把君士坦丁堡攻陷了,後來他說我繼承了羅馬皇帝的正統,有羅馬教廷的正統,是不是?但是他們別人不承認,然後俄羅斯啊後來就東正教繼承了;然後呢,有一支就到了美國。現在說美國現在是繼承了整個的羅馬的撒旦的衣缽,就是羅馬共和國的衣缽。但中華文化和這個完全是兩個概念,中華文化叫天子 不需要你這個羅馬教廷的繼承,他們那繼承的依然,都是騎士精神,就跟那個薩拉丁一樣,他也是騎士。就是你要知道啊,在那個時候的那些,包括穆斯林他們也是騎士,你別以為就只有基督教有騎士,薩拉丁也是騎士,他們打仗都講規矩,騎士是有騎士規矩的,大家談好約定守契約的,這是關鍵。當然十字軍屠城絕對有問題的,後面蒙古人屠城,這都是不守規則。但中共國就沒這個,中華文化里都沒這個契約這個概念,它不是一個這個聖經的這個之下的概念,沒有說什麼大家約定啊,明天正午大家帶好人,在那打一仗,或者是明年,因為美國他們都這樣,都是提前約好的,明年什麼時候我們來跟你宣戰啊,大家我給你時間去準備,互相都準備就是戰爭動員。但中國是孫子兵法天天玩這個是不是?游擊戰16字方針玩這玩意。你看美國那個電影叫《戰馬》大家說休息就休息,你休息我休息,中間還踢球;中共國就是休息時候上,打他,他是玩這玩意,所以他們在這裡沒概念。在這方面更加不會想像到這個對平民是可以合法的,中國就是平民老百姓嘛,趕到前面擋子彈、當炮灰,是不是,然後呢,甚至根本想不到和平時期有這個超限戰生物武器,超限戰這個概念,他們永遠不會想到超限戰也是戰爭,他們覺得超限戰只是一個遊戲或者只是一個噱頭,他們沒有這個概念,他不知道超限站也已經是戰爭。這是我們必須得給他們提出了一個重要的概念。安紅。

安紅(01:09:06)

我們能做的就是提出這個概念,也希望美國這邊能夠盡快加入這個體系,也希望閆博士的報告能夠早一天出來,同時也能讓美國一定是要意識到這場戰爭,不比什麼所謂的一戰二戰要這個要簡單,同時呢中共來得要更加邪惡。因為恰恰是在這個過程中,美國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完全意識到,這是一場戰爭中超限戰中,儘管閆博士已經在這個第2篇報告都提出來了,但是就是說什麼時候能夠意識到,哎呀有點著急啊,那我們的戰友能夠做的就是action,用我們的實際行動發貼、轉推、做節目,能夠喚醒一個就喚醒一個,能夠啟蒙一個就啟蒙一個,當然了我們的節目由美方來看,這也一定在裡面起了很大的作用;同時也一定能夠讓美國意識到,像剛才路德給大家分享的這個傳統基金,其實就是在意識到這一點。那他美國曾經有沒有因為失業的人在這個疫情期間失業,哪怕有政府補貼,最終還是失業,或者說完全有機會在川普總統的政策下,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但在拜登上來之後最後又丟失他們的崗位,那這一波人永遠是最先可以意識並且是被啟蒙的。那他們的覺醒本身也有助於美國整個團體或者整個民眾意識的覺醒。好,先說到這兒,謝謝路德。

路德(01:10:40)

我們來看歷史上,這個坦克集群作戰的理論提出者古德里安,很多人說後來是上將,但是古德里安提出這個坦克戰的,最重要的時候他是1922年他還是一個技術員,他只是技術性軍職,明白不?他只是一個技術員的時候提出的,並不是他做上將啊什麼,知道吧,他打波蘭的時候還只是個少將。你看他在1922年1月啊,他意想不到被調往國防部運輸兵監察處擔任參謀,正是在這里古德里安開始了坦克與裝甲兵的作戰理論,改變了整個二戰的運作。他當時只是一個參謀,說白了是國防部後勤,他那時候才34歲是不是啊?提出來的並不是說他是一個上將少將,但是他提出的時候,最後改變了整個二戰歷史,明白吧,所以並且1922年的時候,坦克的很落後的很原始的,並沒有很牛的坦克,那是因為這個一戰剛結束,只是摩托化問題,所以我們就說啊這個很多,這個有的時候啊,很多人覺得啊自信不夠啊,這個閆博士,我沒跟她溝通過的,她肯定也覺得啊,我只是一個這麼一個人,那別人都是這麼牛的人才能夠提出一個理論,我們只是那個….. 。我告訴你這個人類歷史很多都是在,你看古徳里安提就是一個技術員提出來的。中共說你是個博士後,這有啥?他並且他當時也沒上過前線啊,他只是一個後勤的一個管理員,明白不?他在第1次世界大戰時候,他才歷任電台台長,看見沒有啊?他是電台台長,說白了就是做宣傳的,並不是說啊大家想像的,很多事情一定要,就跟我們就說愛因斯坦也是25歲,啥都沒那個就提出的改變世界的很多,所以很多事情他就這樣。記住啊,核心是你的東西最終能被驗證,這是最關鍵的。不要想我們的戰友也是一樣喲,牛的人千萬不要覺得自己不行,因為咱們中國人就是這樣,被中共洗腦洗得你不是聖人你就不能提理論啊,不能搞這些玩意,中國自古啊什麼老子,什麼孔子都是聖人,所以才是精,普通人你千萬別那個,你這自己給自己打臉。美國你看,愛因斯坦,美國這種文化就是這樣,最終是事實驗證最關鍵,不管出身是不是?不管出身。中國就是只有皇帝啊,然後什麼這個什麼文治武功到了你才可以提出什麼東西,就是你當官所謂文治武功,就是當官到一定級別你才可以,否則靠邊站,你算老幾啊,就這概念。歐美你看它就這樣,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咱們這個在這個時候大家記住就是要站出來,要敢於去那個,因為我們對中共最了解,我們對中共最了解,對中華文化可以說最了解。不管是他們喝了15年的茅台,一根汗毛都了解不到。我們可以說是當代以來最早的一批,就是之前有個楊什麼寫了一本書,第1個睜眼看世界的人罵中國,是不是?咱們不僅僅是第1個睜眼看世界的人,而是第1個告訴美國人,要睜眼看中國,怎麼看中共這個的邪惡的,並且要把他告訴全世界。這是最關鍵的,否則老外根本不明白,這個理論體系的建立很關鍵。安紅。咱們不僅僅是第1個睜眼看世界的人,而是第1個告訴美國人,要睜眼看中國,怎麼看中共這個的邪惡的,並且要把他告訴全世界。這是最關鍵的,否則老外根本不明白,這個理論體系的建立很關鍵。安紅。咱們不僅僅是第1個睜眼看世界的人,而是第1個告訴美國人,要睜眼看中國,怎麼看中共這個的邪惡的,並且要把他告訴全世界。這是最關鍵的,否則老外根本不明白,這個理論體系的建立很關鍵。安紅。

安紅(01:15:50)

先賢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那時候的天下呢,只是限於這個所謂的九州華夏,那現在天下呢可能要先於整個這一波地球,這一波地球上的人類。

第2句話想說的是,他26歲左右是當電台台長,那愛因斯坦25歲還在做這個專利申請人,也就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那真正這個英雄無須問出處,只要你有這個實業做出來。

我想呢,這個里頭無論包括我們來做節目的,誰以前知道我們可以做節目呢?那路德是學理工的,誰知道路德最後可以是開了光,然後這個熠熠生輝做節目呢;誰又能夠想到我們的節目能夠真正被西方世界能予用認識,而且正是他裡面提供了所有的情報和信息以及價值呢。還有就是說誰能夠想到95.7億次人的觀看,那天錄的節目裡總結的,,在整個過去的一年2020年,真正引發了多大的這種效應。

那麼整個中共國內部的被誅心被瓦解,就是因為我們在不停地、沒有間斷地在做這種啟蒙傳播。那麼任何一個人只要你認為你的觀點正確,你的論據充足,就應該可以來做這個,所以閆博士不需要有什麼推辭或有什麼顧慮,該寫就寫,還有我們的博士軍團,還有我們任何戰友,只要能夠提供合理化建議和真正能把新版的生物超限戰5.0版本的理論體系建立起來,一定請拿起你的筆或者直接留言都可以。所以我想呢,這個所謂英雄不論出處,英雄出少年,那真正是中共的歷史告訴我們,或者說傳統的歷史告訴我們就一定要讀熟了四書五經,已經考過了這個所謂的什麼青黃明寶,你才能真正來做這個經天緯地的事情,但是真正不拘一格降人才的事情,才是這個時代我們真正需要的。

還有一點呢,就是說我想這個一切都是天意行,包括閆博士出來,一開始我們節目也談到了很多次了,沒想到是因為女性,沒想到這麼年輕,沒想到還是雙料博士,那本身她的出現也令世界震驚。文貴先生就更不用說了,那到現在還在被中共一直無恥讕言在這個繼續潑污,甚至一波一波的這種5毛啊,侵襲呀,還有臥底啊,都在對他施壓。那真正就是因為他們的出現徹底觸動了中共的根基,徹底在全世界面前揭穿了中共的邪惡,所以有這麼樣的這麼一個得天獨厚的這麼一個條件,所以我們真正能做的事情非常之多。好,謝謝路德。

路德(01:18:35)

這就像剛才古德里安他只是一個後勤運輸的技術員,居然形成了這個坦克集群戰的曠世理論,當時改變了整個世界作戰方式,所以你像這個超限生物武器,第一超限兩個字的理解,美國人西方人他們永遠不明白啥叫超限,說白就無恥,知道吧,說白了就是敢干,但他們絕對不理解,這個就是跟中華文化有關,就一定要中國人才明白啥叫超限,潛規則,反正各種藍金黃,文貴先生3F,中國人入到骨髓裡才會說出來。

第二生物武器。那你說這個搞軍隊的,什麼航母的總指揮,或者這個參謀長那個參謀長,他們不搞生物,他們搞不定,我告訴你,是不是啊?絕對搞不定,然後對於有些搞病毒研究的,主要是搞實驗室的,他們對中國的生物已經很了解,他們怎麼做傳代的。你看之前美國的根本不搞動物傳代,都沒這個概念,他們的生物武器的概念不是這個概念,他不搞生物傳代,他說白了他不需要隱瞞、隱藏把它變成一個自然來源的概念。這些東西只有咱中國人,只要咱們爆料革命,只有新中國聯邦的戰友明白,因為這一年多可以說是站在這個理論的前沿,很了解。毫無疑問的閆博士那絕對是第1個,119當時就提出來的,是吧,她都沒看過那書,就把這個東西提出來了;那還要對政治很了解,而對中共的邪惡的程度要很了解,你才可以形成這一套。

那所以說那毫無疑問,那肯定必須得是咱們把這些東西要弄出來,那才可以提出這個概念,這概念性的東西很關鍵,我告訴大家啊。有這個概念,才能集結很多東西,沒這概念都沒有,你根本無法競爭,就像為什麼他們要提出氣候變暖,這就是一個概念,一旦有這個概念了,人的意識就會影響震驚所有的事,社會生活都會影響到。接下來就會討論到底怎麼變暖的,就會集結一幫人,說白了一幫科學家,這就是一個產業鏈了,怎麼避免變暖又是一個產業鏈,這裡頭一旦有產業鏈就牽扯到政治,因為有人就有政治,說白了有人他就有錢,就有這個產業,就有人在裡面撈錢,有邪惡,所以什麼樣的概念能容納多大的東西,這是最關鍵的。你來個氣候變暖,我一看這氣候變暖能容納多少?第一全球,第二人類的滅亡。所以這個超現生物武器,是等同於氣候變暖的一個這樣的大概念,因為不控制,一定是人類滅亡!你別的武器都不是這個概念,以前的生物武器那隻暫時投放小部分,超限生物武器直接是可以導致人類滅亡的,就跟氣候變暖一個概念,這麼大概念,能容納多少你算算。第二,我剛才說了,很多人就會去研發,到底是還是不是,怎麼立法?就是震驚所有的東西能拿多少概念也很大很大,這個大的概念直接就相當於和左派現在搞的這個氣候變暖一樣的概念。誰掌握這個至高無上的話語權,誰就決定了一切很多事情,這裡頭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大家知道啊,安紅最後總結分享一下。

安紅(01:23:22)

我們其實之所以再三強調啊,無論是這個參議員科頓議員發布中國脫鉤報告,還是說我們在引用德國漢堡的特別著名的教授,還是說我們昨天講的紅衣大主教,所有的這些都是希望我們能夠幫助美國構建一個體系,或者說給建議。那麼真正是中國聯邦爆料革命,希望美國能夠正視,意識到這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決定了美國的生死,決定了整個世界的生死,決定了地球的存亡。那麼能夠把他架構在這一起的,就是因為我們有了爆料革命,有了閆麗夢博士,讓她跟這個世界氣候變化成為相等同的一個理論架構體系,就是說所謂的超限生物武器。那麼這個決定著世界地球人的生死,決定了世界地球的未來,也決定了我們每個人的子孫後代,那到底是人類想不想幸福美滿自由自在地活下去,還是說就屈膝跪在了中共這種淫威和那個魔爪之下,那麼真正能夠把這個體系架構起來,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做的,尤其是我們華人,尤其是我們非常理解懂得中共邪惡的這些華人。那麼戰友們行動吧,我們希望美國能夠盡快的意識到這一點,同時盡快的建立起來這個體系!謝謝路德。

路德(01:25:02)我最後再補充一下,咱們去年用中文做節目,這個說119等等後面,但這些他只是叫做傳播啊,就是媒體傳播;但閆博士那個報告,它就會被別人引用。概念不一樣啊,這種科學報告,並且是英文的,它被引用的概念和這個,比如說昨天啊,這個拜登那個政府那個人說什麼實驗室來源的那個人,他是在媒體採訪說的,媒體採訪就像我們做節目和別人出一個報告,那個是漢堡科學家出的報告。報告在美國人心裡頭是不一樣的概念,你的報告那就是很嚴謹的,說白了就是別人可以引用,而最終他的份量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們你哪怕喊1萬遍,這個什麼什麼超限生物武器,都不如別人的一份重磅實錘的報告,更重要的甚至是書的影響力大,那很重要的!好,謝謝安紅,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點贊,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