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213連線櫻花團I二戰後的日本用自強的方式讓自己覺醒

編輯整理:

紐約香草山農場:鷹(文言)

法國巴黎七星農場:楓丹白露

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2月13日大年初二連線櫻花團,在連線中郭先生與櫻花團的戰友們談到了日本未來的經濟走向、政治走向等內容,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與櫻花團戰友互動過程中涉及的不同話題逐一上傳,以下為第一部分——二戰後的日本用自強的方式讓自己覺醒

櫻花團新春聯歡,郭先生連線寄語20210213 時間點1:45:47——

文藝女士:大家看一看現在誰來了,好激動,我們親愛的七哥來到了我們的直播間,我想現在底下已經開鍋了吧,大家都開心不已,興奮不已。這底下的螢幕刷刷的留言呐,看七哥的魅力。七哥百忙之中來非常感謝您來參加我們的新年會,七哥可以說為了我們全球農場包括所有的花傘(注:花傘這個詞不懂,如錯誤請在留言區指正),可以說每天睡覺不超過一兩個小時,太辛苦了,不忍心。但是大家的心情還是非常期待七哥能出現,對七哥還是挺殘忍的,實在抱歉。

那首先請七哥對我們戰友,有些什麼話想對我們櫻花團的戰友們說嘛,請七哥您先說兩句好嗎?

郭文貴先生:二尊,我們文藝妹妹,我們勇氣妹妹,日本櫻花團所有的兄弟姐妹們,文貴在這裡向你們拜年了。牛年大吉,萬事順利。今天特別榮幸跟二尊、跟文藝、跟勇氣以及跟日本櫻花團的所有兄弟姐妹們在這裡相聚。真是個特別的日子,特別是在2020庚子霹靂滅共年之後,進入了辛醜以錢滅共、以毒滅共的關鍵時刻。此時此刻在亞洲最重要的日本,特別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1.2億人口的這麼強大的國家,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尤其需要這時候日本農場的強大和發展。所以今天很高興和大家互動,現在請二尊、文藝、勇氣你們來主持,謝謝。

文藝女士:好,感謝感謝,七哥辛苦。我想好不容易咱們能同框,現在二尊哥和勇氣姐都已經按捺不住了。那麼咱們先請二尊哥和七哥互動下,看看二尊哥對七哥有什麼想說的。

二尊先生:七哥你好,我是定於二尊,我很激動不知道說什麼好。首先就是今天是初二,拜一個晚年,祝七哥和您家人團團圓圓、美美好好、健健康康,謝謝七哥今天光臨我們櫻花團。櫻花團的1800多櫻花團的戰友非常敬佩您,我們也會更加團結,在新的領導班子的帶領下把櫻花團的工作做的更好,滅共不能沒有您,我們每個人都是滅共的戰士,希望七哥繼續給予我們強大的支持,謝謝您。

郭文貴先生:謝謝二尊。

文藝女士:下面勇氣姐,您有什麼想跟七哥說的嘛,我想有很多話相對七哥說吧,請勇氣姐。

勇氣女士:七哥,自從加入爆料革命,我覺得我最大的改變就是拿出勇氣做自己,真的。

郭文貴先生:所以你叫勇氣,勇氣在日本是火花塞的感覺,勇氣在日本叫火花塞是吧,開玩笑的。

文藝女士:真的以前這麼多年對一些看不慣的事情和對一些想發聲的事情又不敢發聲、又不敢做,甚至用腳投票跑到了日本。但是到了日本之後也是發現,哇,我的孩子突然間,我以後的生活也是不安全了,真的,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的把自己那麼壓抑著,不敢說一句話,甚至是躲避著跑到了國外,現在已經沒有可逃可躲的地方了。所以說我就加入爆料革命以後,最大的、最大的我覺得對我最大的昇華就是有勇氣做自己了,謝謝七哥。

文藝女士:感謝感謝。我們勇氣姐也是實幹的一位戰友,平時勇氣姐一般情況下不太表達自己的情感,但是見到七哥了還是按捺不住了。勇氣姐真是非常穩的,包括我們二尊哥,很穩很穩,但是見到七哥了,我看任何人都不能抵擋七哥的魅力了。

郭文貴先生:剛才我給他們說呢,我說日本所有的,剛才我誇文藝呢,我覺得文藝從國際歌曲組,我就看出文藝一開始到現在重大的變化,就是文藝這個妹妹她摟的住、控制的住。就一個人和夫妻也好、兄弟也好、合夥人也好,當你發現對方張牙舞爪的時候對你來講是絕對不安全的。就文藝妹妹,她不僅她能受得住苦,還能受的住不公平,或者說一些對自己的一些不公平的事情,這個很了不起。就像二尊啊,這都是最早我都知道,後來是魔女不當領導以後,二尊浮出水面我才知道二尊,你看勇氣我就根本不太熟悉了,真的是發自內心地說。但是這就是日本的這個國家的個性,世界第二大經濟體,1.2億人口,現在世界上第三大技術儲備國。千萬別忘了,這個第三條我認為比啥都重要。它從來也沒有說讓任何人去寫遺書,它也沒有任何人說去搞什麼一帶一路,它也沒搞什麼種族大屠殺。它在二戰以後深刻覺醒,它用自強的方式讓自己覺醒,而不是天天鑽在墳頭去哭去燒紙去和對著香念經去,它絕對不是。所以說我覺得日本這種個性和日本這種民族優勢在二戰以後能看出來,二戰以前日本絕對是瘋狂的,絕對是喪盡天良犯下很多罪的,這是毋庸置疑的。那麼作為一個二戰後的日本,這個民族和強大,在你們身上、文化上明顯能看出來。你看勇氣,她是很有感情,但是她要控制自己。就我跟日本人打交道,這說句難聽話,我去過很多次那種煙花場所。就是日本的女性在你未寬衣解帶之前,那都是摟的很好的、很客氣的。叭!一到那時候,小煙一點、小酒一喝,哇塞火山一樣,突然發現從冰山直接從北海道移到了火山去了。但這就是日本人的性格,既能讓熱也能控制得住。這個日本人活得很苦,一開始我認為,但是後來我發現,我們亞洲人需要一個控制,需要這個穩定。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