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四

撰稿:Maarago 審核:pv0 / Peace Wind

路德社自2/9/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嘉賓閆博士):川普彈劾案參議院通過不違憲投票;美國蓬佩澳以及白宮對中共聯合世衛的溯源報告紛紛否定意味著什麼?軍事科學院出版的教材揭露起開始探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這本書,而這本書可以說是中共關於基因武器的最權威的理論基礎,截至本稿發稿前路德社已經連續在2/10/2021路德時評(路安墨談):2/10/2021路德時評(路博艾冠談):拜登和習近平最快今晚通電話會勾兌哪些?繼續深入挖中共軍事科學院教材的內容揭示眾多真相(第三期);作了三期解讀,什麼是基因武器?到底哪些人參與了這本書的編纂,在這本書裡到底談了哪些關於基因武器的問題,本系列將根據路德社的解讀和《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書中的內容進行詳細解讀。

以下為《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的第四部分:

1. 非典病毒的定性——SARS-CoV無貯存宿主,因而不能維持其在自然界或人群中長期存在,故其所致疾病非自然疫源性疾病,應為非自然起源的特殊病毒病。

1.1. 非典病毒出現的超級傳播者在我國傳染病流行病學史上很罕見:據電子版頁碼21印刷本第3頁——

[另一方面,卻出現傳染性極強的特殊類型傳染源:“超級傳播者(super-spreader)”,若無有效防護措施,其可在傳染期內傳染多人甚至幾十人,引起醫院或社區爆發;在2003年1月至6月,內地和香港曾有十多個甚至幾十個“超級傳播者”;這在我國傳染病流行病學史上很罕見。]

1.2. 至今未發現非典的慢性患者和慢性攜帶者,隱性感染和/輕症發病率極低且隨年齡增長而升高:

據電子版頁碼25頁印刷本第7頁——

[但至今,未發現非典和人H7N9禽流感有慢性患者和慢性攜帶者。]

[健康攜帶者,受染時無症狀,故其開始實際為隱性感染者。若此類隱性感染者受染後短期攜帶並排出病原體,則為健康攜帶者,而非慢性攜帶者。健康攜帶者,在非典和人H7N9禽流感極少見;最近報告:中國全國禽流感樣疾病監測網(CNISN)於2013年3月4日至4月28日,在發生人H7N9禽流感的10個省市141醫院監測點,採集20739份標本檢測發現,人H7N9禽流感陽性檢出(隱性感染和/或輕症發病)率(/萬)的整個樣本人群為:2.9(/萬,下略);其中,0-14歲組:1.6,25-59歲:4.9,>60歲:7.2。可見,隱性感染和/或輕症發病率極低,對流行的影響不大;且隨年齡增長而升高,很耐人尋味,在後面詳細論及。]

1.3. 目前並未找到非典病毒的直接祖先,未找到貯存宿主:

據電子版頁碼26頁印刷本第8頁——

[2、動物傳染源分類……②蝙蝠:國際已公認,非典病毒的共同祖先為在我國發現的蝠SARS樣冠狀病毒(Bt-SLCoV)Rp2(DQ071615)株,但非直接祖先;而在其流行後十年內,仍未查見直接祖先,更無貯存宿主;故,現在無法認為非典是自然疫源性疾病;根據研究結果,筆者判斷,果子狸不是其貯存宿主,僅為SARS臨時或特定傳染源,不能維持其長期存在和世代先迴圈。不僅SARS的祖先來源於蝙蝠;而且20世紀90年代以來,逐漸在澳大利亞和馬來西亞、新加坡、孟加拉、印度和越南等南亞諸國,出現以蝙蝠為貯存宿主的人類新病毒病,如副黏病毒科(family Paramyxoviridae)的一個新屬——亨尼帕病毒屬(genus Henipavirus)的亨德拉病毒(Henra virus,HV)和尼巴病毒(Nipah virus,NV)引起的疾病;發生首次爆發後,流行區域不斷延伸,且在動物和人群中間斷性散發或流行,至今不息。…….並發現其可經受染的家畜傳播,甚至可發生有限的人-人傳播。]

據電子版頁碼28頁印刷本第10頁——

[如SARS-CoV之起源研究,包括我國學者在內的一批國際研究人員其中不乏知名的學術權威,在過去10年內苦苦地、執著地甚至可喻為一味地在我國大陸和香港,東南亞,甚至涉及歐亞大陸與非洲,在蝠內尋找SARS-CoV之”reservoir”,從最新文獻中可見,有些學者仍在堅持並寄託于未來!此種精神值得學習;但若能掌握和消化我國傳染病流行病學理論之精髓,認識到如下兩點,則將可能終止此錯誤的研究方向:①我國對貯存宿主之定義為,應能長期甚至永久維持……流行之動物和/或人體,且為一類或多類群體;因此,不應如此罕見,不應如此難找!②貯存宿主,應能長期甚至永久維持……流行之動物和/或人體;因此若SARS-CoV貯存宿主,不應在十年內既無患者又無動物感染!而且,可以得出正確的結論:SARS-CoV無貯存宿主,因而不能維持其在自然界或人群中長期存在,故其所致疾病非自然疫源性疾病,應為非自然起源的特殊病毒病。]

1.4. 非典流行三環節呈現出人類傳染病流行史上史無前例的特殊性:

據電子版頁碼51頁印刷本第33頁——

[3.時間特徵 呼吸道傳染病常呈冬春季,尤其春季高發。首例SARS於2002年11月16日在廣東突然出現,然後引起廣州市及其西部和南部市縣地區爆發;2003年2月中下旬至3月上旬,則在更大範圍內發生流行,南至香港,北到北京和山西、天津等北京周邊地區;此後又擴及世界幾大洲。但2003年6月至7月上旬各國流行突然迅速下降直至終止。令人奇怪,除當年9月、12月分別在新加坡和我國臺灣各發生1例實驗室感染外,直至2003年12月至2004年1月,僅在廣州市出現小爆發,發生4例輕型病例,且無續發。此後2004年3月至4月北京發生一起實驗室感染所致爆發(包括安徽續發病例),患者病情嚴重,亡一例;且有續發,存在超級傳播者。此起實驗室感染臨床和流行病學特點,與2個月之前廣州小爆發完全不同,但卻和2003年上半年之流行十分類似。差異之主要原因:致實驗室感染之病毒為貯存的2003年上半年分離株,其剛發生或尚未逆向進化;廣州小爆發的則基本完成逆向進化,即將離開人類。此種時間特徵,即流行一年後實驗室感染外,在人群中再無病例,在人類傳染病流行史上,史無前例;由此,可以反映非典三環節之特殊性,反映非典病毒起源非同一般!]

1.5. 非典流行過程和其他傳染病完全反常:

據電子版頁碼59頁印刷本第41頁——

[(1)非典流行過程和其他傳染病完全反常:如同宇宙和自然界任一自然進化的事物,必須遵循該種類的共同發展規律;新出現的非典,雖可和人冠狀病毒在流行病學、臨床和分子病毒學有差異,甚至顯著差異;但不能迥然不同,更不能完全反常。而非典之流行病學表現,不僅和人冠狀病毒反常,也和人類病毒反常,甚至和有史以來至今的人類傳染病反常,因為迄今尚無任一人類傳染病(均為自然進化所致)流行一年後即無影無蹤、再無病例和感染出現;因為迄今尚無任一種人類傳染病未見直接祖先、未見貯存宿主,故非典病毒,必須為非自然進化起源無疑。]

1.6. 非典病毒過短的進化過程不符合自然進化的歷程:

據電子版頁碼59頁印刷本第41頁——

[(2)SARS-CoV過短的進化時間不符合自然進化的歷程:國內外許多學者的研究表明,SARS-CoV最早祖先Bt-SLCoV(Rp3株)的共同祖先時間(tMRCA)”,約距SARS爆發4.5年,即1998年前後;也即從Bt-SLCoV(Rp3株)進化至SARS-CoV僅約4年多。而這4年多之時間間隔,在生物進化歷史年代中極短,僅為其一瞬間。在人類病毒病的自然進化歷史中,亦然。以引起愛滋病(AIDS)的人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HIV)為例,其最早的祖先病毒為猴免疫缺陷病毒(simi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SIV),雖在其宿主內進化速度相當快,但其人傳人並適應于HIV-1的形式於1921-1963年分多次傳入人群。因此,相比較,SARS-CoV這4年多之進化時間不可能發生在自然界,唯可能出現在人工設置場所內,應用人工技術,如基因技術改造之後,再在近似人類的實驗動物或人類親緣很近動物內進行快速傳代和適應試驗。]

1.7. 非典發生了明顯、快速、不間斷之“逆向進化”

據電子版頁碼59頁印刷本第41頁——

[(3)SARS-CoV發生了明顯、快速、不間斷之“逆向進化”:自其進入人群後,即處於不適應之壓力下。首先,丟失了“特徵性29-nt序列:CCTACTGGTTACCAACCTGAATGGAATAT(nt.27869-27897)”,後者處在SARS-CoV獨特的附屬基因(the accessory genes unique to the SARS-CoV),即ORF8上。迄今僅發現在流行最早期約5例廣東病例中分享到29-nt序列之毒株,即非典流行的大部分時間、絕大部分病例毒株均缺失“29-nt序列”。研究證實,ORF8表達之蛋白在細胞內可能參與調節SARS-CoV的複製,並和致病力、動物種間跨越、對人的適應性有關,故29-nt缺失將嚴重影響這些功能。

繼之,SARS-CoV受體結合點重要氨基酸(AA)發生變異,學者們普遍認為,這些AA和SARS-CoV傳播力與毒力密切相關;因為其為與人或果子狸受體—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ACE2)之結合位點。而這些變異正是“逆向進化”,這些AA之類型逐漸回歸,並最後和流行最早期果子狸毒株完全相同,因而,其傳播力與毒力明顯減弱,發病輕、無續發,和2002-2003年人群流行的流行病學和臨床表現大相徑庭。

SARS-CoV“逆向進化”另一證據,為SUD出現終止碼。SUD(SARS-CoV unique domain)是ORF1a基因nsp3區獨特的CDS(coding sequence),僅存在於SARS-CoV和某些蝠的高度相關病毒(the highly related viruses in certain bats)內,其他任何症狀病毒均無。其可能參與調節病毒複製或抵抗受感染的宿主免疫反應。而在2003年12月至2004年1月廣州爆發病例的SARS-CoV中ORF1a基因nt.6295突變,導致SUD出現一個終止密碼子,由此,也促使其傳播力與毒力顯著降低。]

1.8. 非典病毒逆向進化反映其對人類非常不適應:

據電子版頁碼59頁印刷本第41頁——

[(4)SARS-CoV逆向進化反映其對人類非常不適應:按逆向進化理論,其出現的直接原因,主要為生物生存景觀或環境發生了變化。……由此,SARS-CoV進入人群後,出現了一系列的逆向進化:一年後毒力和傳播力非常明顯下降,不久即在人類和自然界消失。實際上,這也是其最好的結局。因此我們認為,SARS-CoV只能經“非自然”的方式產生。對其起源和進化路線,我們假設如下:蝠Bt-SLCoV(親代3)——非自然進化(unnatural evolution)“UE-SLCoV1(非自然進化-SARS樣冠狀病毒1)株”(親代2)——UE-SLCoV2株(親代1)——2002-2003年果子狸SARS-CoV株——2002-2003年人SARS-CoV株——2003-2004年果子狸SARS-CoV株——2003-2004年人SARS-CoV株——??——??——消失。]

[由於SARS-CoV似人類病毒病歷史上的匆匆過客,故筆者將其謂之“過客病毒(passenger virus)”,即由非自然進化技術,將動物病毒改造成致人發病、並因完全不適應於人類且無貯存宿主,經一次(間斷)流行後即在自然界和人群中消失之病毒。]

既然非典病毒所致疾病為非自然疫源性疾病,非典病毒為非自然起源的特殊病毒,那麼這就進入了下一個問題——

2. 非典病毒的自然起源理論和相關論文是錯誤的!

據電子版頁碼46頁印刷本第28頁——

[2013年末,有人在頂級權威雜誌上發表實驗研究論文,認為“中華菊頭蝠(Chinese horseshoe bat, R. sinicus)為SARS-CoV的貯存宿主”(詳見本書附件五)。而且,此觀點在國內外刊物和媒體上引用和傳播。然而,此論點缺乏科學性和可靠性,因此是錯誤的:①無任何流行病學證據:未發現中華菊頭蝠間接或直接致人引起SARS,而流行病學證據應是判定貯存宿主的金標準。②實驗研究的證據亦不足:其僅根據從此蝠分離到的Bt-SLCoV經細胞培養後的2株病毒,在與人細胞受體[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angiotensin-converting enzyme2,ACE2)]結合的SARS-CoV某些氨基酸(AA)及其核苷酸(nt)序列較以往的SL-CoV更接近SARS-CoV。然而其一,其主要AA和2002-2003年SARS-CoV流行株較接近;但和2003-2004年廣州爆發SARS-CoV肆擾完全不同;其二,此2株病毒的特徵性29-nt和以往的Bt-SLCoV一致,卻和狸與人SARS-CoV株則完全不同。而特徵性29-nt和SARS-CoV毒力、(筆者注:以下為電子版頁碼47頁印刷本第29頁內容)傳播力和跨越動物種間傳播有密切關係。③國際上許多研究早已證實,也為眾多學者所認同:中華菊頭蝠能長期攜帶SL-CoV,且能在同類群內傳播,但非SARS-CoV。④此次分離到Bt-SLCoV的蝠,是於2011-2012年即SARS流行後9年才收集到,且在遠離SARS主要流行區之昆明,故不能排除其為時間和地區混雜因素所致。⑤若中華菊頭蝠為SARS-CoV的貯存宿主,則不可能在2004年6月後再未見SARS病例。⑥若中華菊頭蝠真為SARS-CoV的貯存宿主,則不可能除實驗室外,2004年6月後再未在自然界和人群中未分享到SARS-CoV。故正確的結論,應為“中華菊頭蝠為SL-CoV的貯存宿主”。也即在自然界,蝠僅為SARS-CoV遠祖SL-CoV的貯存宿主(此點,早為國內外學者所公認),不可能為SARS-CoV的直接祖先之攜帶者;自然界不存在SARS-CoV之直接祖先。此亦為下述結果之原因:在高科技極為發展之時代,國內外廣大學者,竟用10年多時間、費無數之精力和物力,終未在自然界尋查和研究發現SARS-CoV的直接祖先和貯存宿主。可能,也由於他們主要僅從微觀考慮、僅從一個方向考慮此複雜而全新的科學問題。判定非典病毒為非自然進化起源之主要證據,將在第四節詳述。]

3. 非典病毒到底是一種什麼病毒?非典病毒是一種人制人病毒

據電子版頁碼46頁印刷本第28頁——

[[若加之人類現代甚至超現代高技術的干預,出現“人制人病毒”不足為奇。但是由於此類病原體是在十分特殊之條件下產生的,故其和人類相互作用、對人類適應的程度,完全和上述三類傳染病不同,呈現非常複雜甚至非常難以研究的狀態。故筆者大膽提出,應將其歸入新的類型,即增加一類,第4類。

4.對人類完全不適應 某種“人制人病毒”,可使人類作為傳染源,且可人傳人,故致該 “人制人病毒”病在人群中流行,甚至擴展至全球幾十個國家。但是,人類不能作為貯存宿主,且在自然界也無動物貯存宿主,故僅能在人群中一次或一次的多階段流行後,即在自然界和人群中消失。………

但非典的出現,則改寫了歷史。上述“某種”‘人制人病毒’,即為非典病毒(SARS-CoV)。為何非典呈現上述和其他傳染病截然不同的流行病學異常表現?其原因主要在於其起源:非典病毒並非由某種動物病毒自然進化而成。目前,國內外學者均認為,蝠SARS樣冠狀病毒(Bt-SLCoV)Rp3株為非典病毒之祖,但非直接祖先;至今找遍幾大洲,未發現其直接祖先和貯存宿主。故筆者戲稱:非典病毒之曾祖已找到,但祖父母、父母均未見,而後者可能貯存在某個黑暗的角落內。]

4. 把非典定性為“人制人病毒”的依據是什麼?

據電子版頁碼52頁印刷本第34頁——

[此種年齡特徵非常特殊。傳染病發病多見於兒童,因為大部分傳染病病後有牢固的免疫力;有少數,如流行性出血熱、鈞端螺旋體病等自然疫源性疾病,因接觸機會可在青壯年好發。但在各種急性傳染病,老年人群發病均低;因為雖某些傳染病病後免疫力不強可多次感染,但可經多次累積或交叉免疫具一定的特異性免疫力。故非典此種年齡特徵主要的原因,可能和人H7N9禽流感相似,即表明非典三環節之特殊性,傳染來源異常:此種非典病毒及其親緣病毒從未在我國人群內流行過,是全新之病毒。可見,此種年齡特徵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援“人制人病毒”之論據。]

5. 出現“人制人病毒”之後給科學理論發展方面帶來什麼變化和要求?

5.1. 有關的流行病學理論、甚至人類病毒學理論和人類病毒進化理論可能將改寫

據電子版頁碼28頁印刷本第10頁——

[也由此,我國尤其我軍醫學界應警惕,世界實際已進入某些動物病毒(病原體)經基因改造結合群體傳代試驗等研製而無(或有)貯存宿主之人工新品種病原體導致人類傳染病流行的時代。在此,無貯存宿主之人工新品種原體,可稱為“人制人(新中)病原體”;有貯存宿主之人工新品種病原體,可稱為“生態型人制人(新種)病原體“(詳見下述)。由此,有關的流行病學理論 ,甚至人類病毒學理論和人類病毒進化理論可能將改寫。]

5.2. 在上一條的前提下,該書編者的理論創新主要表現在:

據電子版頁碼47頁印刷本第29頁——

[[在此,還應特別指出,由於基因技術日新月異,由於各種因素的影響,今後經“非自然“方式產生的病原體各類將增加。從筆者研究SARS和SARS-CoV的積累視之,可以推斷兩點。第一,此類”人制人病原體“的出現,雖已經歷10多年,但以後將在相當長時間持續不斷生產;換言之,今後的產品仍將為”人制人病毒“,僅為更新版或二代、三代更新版,而絕非”人制人細菌“。第二,很可能其對人類適應程度將提高,並能培育出相應的貯存宿主,使”人制人病原體“能在其體內生存繁殖,在該地區不斷流行,甚至使該 地域成為地方性流行區。對此,筆者 根據傳染病流行病學理論和人類傳染病史做了某些設想:應用人工適應性實(試)驗等方法,如人為改造又經人工傳代適應甚至現場試驗研製成”人育貯存宿主“;後者必須具備如下條件:①”人育貯存宿主“動物,必須選自將來被施放回去的地區(靶目標或靶地區)。②其能攜帶、生存、傳播並在其種群內傳代上述”人制人(新種)病原體“。③其能在靶地區自然界內長期生存繁殖傳代,而不受到該自然和社會生態之傷害。④不易被靶地區人士識別和提示。從基因武器角度,筆者將”人育貯存宿主“謂之”生態型戰劑貯存宿主動物(animal reservoir with ecological genetic agent)(簡稱,戰劑貯存宿主)”(詳見第四章);將能適應於“人育貯存宿主”的病原體,稱為“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武器(Ecological genetic agent of artificial new species of human )(簡稱,生態型基因武器戰劑),”(詳見第四章)以別於無貯存宿主之SARS-CoV(過客病毒,見下)。]

6. 作為“人制人病毒”的非典應該歸於上述術語中的哪一類?

6.1. 非典病毒是“過客型病毒”。

據電子版頁碼57頁印刷本第39頁——

[因為SAR-CoV之所以成為過客型,原因肯定不少,但主要可能由於其研製時間短或設計不嚴密,或對傳染病流行病學相關理論掌握不到位,技術不成熟,在動物傳代適應試驗時未考慮或未關注到病原體世代流行需要“貯存宿主”這一關鍵點。]

據電子版頁碼58頁印刷本第40頁——

[目前可在學術上加以證實的僅一種病毒病:非典。然後,另一種,即2013年在我國發生的H7N9禽流感尚待排除,即尚不能除外人H7N9禽流感為“生態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

[1.過客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 非典應為典型的此類新發傳染病。目前可在流行病學、分子病毒學和分子系統發育上證實為非自然起源新發傳染病。此病在本章有關內容中雖已多次提及,現再以基因武器型新發傳染病的視角,進行扼要的學術論證。]

6.2. 非典是“人制人病毒基因武器(man-made human virus genetic weapon)”

據電子版頁碼60頁印刷本第42頁——

[同時,從我國國防安全和軍隊保障以及當前國際各種恐怖主義猖獗活動態勢之綜合考慮,SARS-CoV很可能甚至即為最新型的基因武器,甚言之:劃時代之基因武器。因為在此前,基因武器均為原有病原體之武器化;而SARS-CoV是由動物病毒經人工改造成人類新品種病毒再武器化,並以前所未有這方式施放。筆者將這史無前例的基因武器類型,按其起源稱為“人制人病毒基因武器(man-made human virus genetic weapon)”,即應用基因技術結合群體適應試驗,將動物病毒改造使這之致人發病並武器化施放于靶人群。]

7. 作為“人制人病毒”的非典病毒,其可能的製備方式是什麼?

據電子版頁碼65頁印刷本第47頁——

[目前,將動物病原體改造 為“人制人病原體”,從公開發表的文獻和流行史可見的,僅限於病毒類。改造的方法,因限於條件,從文獻的字裡行間,唯能窺見一二,推測有如下3種。

1. 應用最新的基因改造技術,將動物病毒和人類病毒進行重組,並在和人類最相似的組織細胞內傳代,增加其對與人類近親的動物致病性,直至可攻擊人。

2. 將動物病原體(目前主要為病毒)以各種方式和途徑,攻擊與人類細胞受體十分相似的或與人類近親的動物,並做多種多樣的許多次傳代,最終使之適應在該種動物群體內傳播,再通過類似方式部分適應人群。筆者暫稱為“人制人病原體動物群體適應試驗(adaptive trial among animal groups for artificial human pathogen,ATagAHP)”

3. 兼用上述2種方法。]

8. 作為“人制人病毒”的非典的未來發展趨勢是什麼?

據電子版頁碼54頁印刷本第36頁——

[因此,非典過後,恐怖主義者已經醒悟,設法找到施放靶目標區之相應“貯存宿主”的人類新品種病原體並成為戰劑:人制人新種病毒生態型基因戰劑(ecological genetic agent of artificial new species of human virus),指將有限的空氣傳播新種病毒株在雪貂這類群體和戰劑貯存宿主群體之間,進行傳代-適應-世代迴圈試驗,直至其完全適應于戰劑貯存宿主,即能在後者群體內生長、繁殖、傳播、流行,世代往復;然後將其武器化。可簡稱,生態型基因武器戰劑。後者可致“生態型基因武器型人類新發傳染病[emerging human infectious diseases by genetic weapon(ecology type),EHID-bGWet]”,並使之在適宜於此貯存宿主生存之景觀內長期地反復地流行,而在此類新品種病原體完全適應於人類之前,僅局限於該靶目標地區流行。所以,“生態型”較“過客型”更加能滿足恐怖主義者之戰術目標。]

9. 未來生物恐怖主義製造生化武器要達到的目的或效果是什麼?

據電子版頁碼32頁印刷本第14頁——

[空氣飛沫傳播,是呼吸道傳染病的主要方式。但是,在此需特別強調,某些自然疫源性疾病在特定之情況下,也可出現空氣飛沫傳播,經典的如肺鼠疫、呼吸道炭疽。這些傳染病病死率相當高,故傳統稱之為烈性傳染病。鼠疫現仍在許多國家列為一類傳染病;若此類疾病出現流行,危害十分嚴重,應引起全體醫務人衛生人員和公眾警惕;更甚,肺鼠疫和呼吸道炭疽病原體均可武器化,製成生化武器。]

[空氣飛沫傳播的主要特點和流行病學意義:①易實現、傳播廣,因其較其他途徑簡捷;②若人群易感性高,易發生爆發,甚至大範圍的流行,此和前一特點也有關,尤其是交通發達的現代,如2009年新甲型(H1N1)流感、非典;所以一旦此類傳播發生,有關部門應立即啟動應急預案,公佈疫情,實施防控措施;③冬春季,尤其春季多見,季節性特徵是鑒別呼吸道傳染病和其他傳染病重要之點,但若一旦大流行,即能波及全球的流行出現,季節性特徵可減弱甚至消失,如甲型流感大流行,全年均可出現,發生後若措施不及時,可整年流行;④有家庭或群居單位的聚集性;⑤居住擁擠、人口密度高、流動性大的地區或單位多見;⑥除普通感冒、流感等少數疾病外,受染後免疫力持久。故在兒童或部隊新兵中多發;該病久未流行的邊緣地區,一旦傳入時可造成爆發和流行。]

續上篇——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一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二

關於《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詳解三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发布:法国巴黎七星农场编辑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们: https://discord.gg/mM4pXyJJAx 2月 21日